69书吧 >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 第十四章 朝堂风向

第十四章 朝堂风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百里长歌这一嗓子,吓得里面的黑影一哆嗦,匕首哐当一声落到地上。

    百里长歌悠闲地坐在房顶上,等底下有人跑进来时赶紧隐了身形。

    说实话,红月的死活与她无关,但她就是见不惯李香兰母女整日在这府中作威作福,不把别人当人看。

    第一个冲进来的是李香兰分配给红月的大丫鬟蓝茵,她慌慌张张去敲门,门房就好像被人从里面闩住了一般毫无动静,她急得直冒汗,朝里面大喊了几声也无人应。

    蓝茵正在不知所措之时,百里长歌很适时地飘身站到她身后,故作惊讶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平夫人的房门竟然被人从里面上了门闩!”

    之前红月受伤的时候,百里长歌竭尽所能救治她,所以百里长歌留给独芳居丫鬟婆子的印象都是极好的,此时的蓝茵一见到百里长歌,便犹如看到了救命稻草,焦急的情绪消退了几分,多了几抹安定。

    “你去叫侯爷吧!”百里长歌故作疑惑地看了房门处一眼,摇摇头,“这个我也没有能耐打开。”

    蓝茵暂时松了一口气,请求百里长歌道:“奴婢恳请大小姐帮我看一下这里,奴婢去去就回。”

    “好说!”百里长歌抱着双臂一挑眉,转身走到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借着溶溶月色看向红月的房门处。

    刚才那个黑影,不用想也知道是李香兰。

    百里长歌冷笑一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沉不住气,看来从前是自己太高估她了。

    她之前跟百里敬提过纳妾之事,也正如沁雪所说,她心中那个最佳人选就是红月。

    并不是红月有多优秀,只因为这个人是李香兰的心腹,让她一朝飞上枝头与李香兰平起平坐,姐妹相称,百里长歌光是想想那场景就能脑补李香兰有气不能发的酸爽。

    然而,她预估错了一件事——红月的倔强执拗。

    不知怎的,在看到红月用匕首深深划向自己的手腕一心求死的那一刻,百里长歌觉得她这种性子有些熟悉,就好像一贯清冷的秋怜一样,但更多的是,她觉得红月在那一刻的举动像极了自己——宁折不弯。

    她原以为,红月再高冷也不过是披着冷酷外衣实则内里渴望荣华富贵的小女人,可事实证明,红月这丫头比她的主子李香兰更有气魄。

    既然生米已经成了熟饭,她怎么能轻易让红月就这么死了?

    百里长歌如是想着。

    不多时,院外便传来匆匆脚步声,百里长歌站起身,见到刚与百里若岚吵停歇的百里敬火急火燎冲进来,见到石桌旁站着的百里长歌,赶紧问道:“红月怎么了?”

    “侯爷进去一看便知。”百里长歌指了指红月的房间。

    百里敬没有时间再耽误,迅速走到房门处。

    百里长歌暗中撤去定在门窗上的真力。

    百里敬顺利推门而入。

    红月的房间里,充斥着一股非常浓郁的中药味,百里敬再顾不上其他,直接走向里间。

    桌子上点着一盏松油灯,明灭不定的光线照得整个里间昏昏沉沉。

    红月依旧躺在床榻上不省人事,只不过被子已经被百里长歌吩咐撤得只剩一层。

    床榻前,左右两边放置了暖炉,时刻向床榻上散发着热气。

    “这……”百里敬瞄了一眼昏迷不醒的红月,有些不确定地转头看着百里长歌。

    百里长歌没有理会他,随意瞥了一眼床底下,然后对百里敬说道:“我刚才看见一只老鼠爬进了床底下,想必如今还在里面,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弄点辣椒水来将她弄死!”

    “辣椒水?”百里敬一懵,老鼠原来怕这个么?

    “红月受了惊吓,如今呼吸非常弱,你千万不能离开,否则我不保证她能否保住小命。”百里长歌谆谆警告。

    “我不走就是了。”百里敬回答得有些郁闷,想他堂堂朝廷一品军侯,如今竟然被个女人颐指气使,尤其是刚才在书房还被百里若岚一顿数落……

    百里敬正沉浸在郁闷不忿中,百里长歌已经端了半盆辣椒水走进来,直接蹲在床榻前,对着里面大声道:“本小姐数三声,你若是乖乖出来,我就饶过你,倘若你装作没听见,那就怪不得我的辣椒水了!”说着便把装辣椒水的铜盆往床榻下边挪。

    百里敬闻见那辛辣至极的味道,早已连番打了好几个喷嚏。

    百里长歌当做没看见,眼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床榻底下。里面的人始终没动静。

    “三……”百里成功开始数。

    “一……”直接越过“二”,百里长歌以最快的速度端起铜盆里的辣椒水往里面一泼。

    里面顿时传来杀猪般的鬼叫声,李香兰再受不住满脸被泼了辣椒水,双眼疼痛得几乎快要失明,她哐当一声放下匕首,紧紧闭着眼连滚带爬从床榻下面钻出来。

    百里敬见状大惊,连忙起身皱眉望向穿着一袭夜行衣的李香兰,眸光乍冷,“你怎么会在红月房间里?”

    “侯爷,救命!”李香兰睁不开眼睛,只能循着百里敬声源方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嗷嗷直叫,“妾身的眼睛快废了,侯爷救我!”

    百里敬呆呆看着她,昔日里娇美的面容此刻沾染了许多辣椒,因为痛苦而致使整张脸扭曲在一起,那个样子,活脱脱一只女鬼!

    百里敬往后退了一步,眼尾瞟见百里长歌从床底下拿出来的匕首,瞬间明白了李香兰的意图,他原本在红月这件事上觉得有些对不起李香兰,心存愧疚,但在这一刻,那些愧疚就好像常年积雪的地方发生雪崩,瞬间粉碎得渣渣都不剩。

    “红月已经昏迷不醒这么多天,性命垂危,你竟然还想趁机杀了她!”百里敬脸色阴沉得可怕。

    “不……不是这样的。”李香兰拼命用手去揉眼睛,结果便是越揉越辣,她再也说不出辩解的话,一个劲儿地求百里敬救她。

    百里敬用脚踢开她摸索过来的手,冷哼一声,“万万没想到,你竟存了如此歹毒的心思!”

    “侯爷,妾身求您看在我们夫妻这么多年的份上救救我。”李香兰痛苦得用手去抓双眸处,恨不能直接将眼珠子挖出来以减轻痛苦。

    百里长歌从百里敬的眼眸里看出了一丝犹疑,她冷笑一声,在李香兰面前,百里敬就是个耳根子软的窝囊男人。凭李香兰三言两语便能扭转他堂堂一品军侯的心思。

    真不知该说李香兰的狐媚之术太厉害还是该说百里敬太过窝囊。

    百里敬原本因为李香兰那句夫妻情分动摇了心思,想出手相救,但眼尾突然瞥见站在一旁的百里长歌脸上的讥诮和讽刺眼神,他一怔,瞬间反应过来李香兰方才拿了匕首过来要刺杀红月,倘若自己再晚来一步,红月可能真的已经死了。

    “滚开!”

    想到上面那些,百里敬突然冷下脸来,冲着李香兰大吼一声。

    “侯爷,你怎么能听信百里长歌那个贱……”

    “啪!”李香兰还没说完,就糟了百里敬一个响亮的巴掌。

    她不敢置信地捂着被打肿的脸颊,但终究脸上的痛比不上眼睛的痛,不过片刻,李香兰又将双手放在双目处,拼命哀求百里敬,“侯爷救我……”

    百里敬的第一反应是抬目看向百里长歌。

    接收到这样的眼神,百里长歌觉得莫名其妙,难道他堂堂一品军侯想要决定什么事还得看她脸色?

    懒得去管这种事,百里长歌装作没看见,直接走向床榻边沿坐下,轻轻替红月把脉,又吩咐人找来银针扎了几针方才罢休。

    百里敬一再下不了狠心,总觉得夫妻十多年,今夜突然这样对待李香兰有些残忍,他本想用眼神请示百里长歌,但得到她的不屑一顾之后,他泄气了,对外吩咐了婆子来将半死不活的李香兰带了回去。

    将红月打点妥当之后,百里长歌站起身,看见百里敬还坐在桌旁浅浅喝着茶,眉眼间已现疲惫之色,但他分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百里长歌脚步一停,问道:“上次侯爷被绑匪劫出去的时候,那些人可曾向你提起过傅卿云的下落?”

    百里敬怔然,“傅卿云不是自己走的吗?怎么会与那些绑匪有牵扯?”

    “他是被人绑走的。”百里长歌神情晦涩,许久才道:“然而我破了宫里那个案子,保住武定侯府,保住百里若岚,却始终没有傅卿云的任何消息。”

    百里敬皱眉,“我竟不知道!”

    “谁叫你是素来以铁血著称的一品军侯呢?”百里长歌面上尽是嘲讽之意,“你的世界里,从来只在乎如何保住武定侯府,如何让百里家的名誉不受半分损害,从来不会考虑我们这些被你当成蝼蚁的人心里会怎么想。”

    “长歌,其实我……”百里敬眼神晦涩,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一切辩解都那么苍白无力,即便他说了,她又怎么会听,会信?

    “好好对待红月吧!”百里长歌懒得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只是希望姑姑回来的时候能看到这个家一片和谐,而不是后宅妇人们无止境的勾心斗角。”

    提起二十多年前与男人私奔让百里家蒙羞的妹妹,百里敬面色有些不善,但终是在百里长歌的逼视下缓缓点了头。

    红月是武定侯府后继有人的所有希望,他怎么可能不对她好呢?

    ==

    怀王被废,朝堂的风向似乎在一夜之间就转变了,除了几个老臣始终站在怀王党之外,另外那些朝廷新贵皆从昨日那件事里面看出了些许端倪——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即便前太子被废,即便叶天钰再病弱,那也是东宫的人,光凭这个,失去一个宁贵妃的安王以及被降为郡王的叶祯就无法比拟。

    然而最重要的是,昨日那件事里面,隐约可看见晋王偏颇东宫。

    经此一事,众人才纷纷想起来晋王虽然被架空了诸多权利,却无人能架空他那一身才华,倘若他想扶东宫,那么皇太孙无异于添加了一道强劲的助力,安王必败!

    混迹朝堂的那些大佬都是善于看风向之人,从这件事里早已嗅到东宫要崛起的味道。

    故而,翌日一早,当看到晋王府的马车到了宫门外时,大臣们纷纷上前请安,与晋王较熟的还能勉强唠一两句家常,比如夸赞小世子两句,与晋王不熟的也非要想出一两句屁话来找存在感。

    叶痕对这些人的殷勤视若不见,拉着嘟嘟的小手,嘴角挂着一如既往的浅笑,迈着一如既往镇定从容优雅的步子去了殡宫。

    “皇叔早!”

    到达殡宫大门外的时候,叶天钰站在柱子旁浅浅一笑。

    叶痕挑眉,“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似乎从昨天那件事以后,皇太孙你脸不白了,手脚不僵了,一口气竟能从东宫到达殡宫了。”

    早在之前的接触中习惯了这位皇叔的毒舌,叶天钰轻轻一笑,“皇叔说的哪里话,侄儿能有这般精神,还不是全靠你这位高明的大夫么?”

    “不敢当。”叶痕摆摆手,“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你方才这种话莫要传出去才是,否则让人白白看了笑话。”

    叶天钰自知皇叔是提醒自己不要在这种场合暴露二人之间的关系,深深看了嘟嘟一眼,他闭了嘴。

    “爹爹,麻麻怎么还不来?”嘟嘟不肯进去,非要在门口等着百里长歌。

    叶痕微微皱眉,想着这个女人今天早上的确是有些迟了。

    叶天钰催促道:“皇叔先进去吧,长歌小姐若是来了自会进来的。”

    “没事,我就在这里等着她。”叶痕弯唇看着不远处随着大臣们一起进来的娇小身影。

    叶天钰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目光触及到百里长歌看向叶痕的温润眼神,顿时觉得天上的太阳尤为刺眼,他闭了闭眼睛,一转身进了殡宫。

    “怎么这么晚才来?”叶痕掏出帕子替百里长歌擦去额头上的薄汗。

    “安如寒从天霞山传信回来,让我告诉你,南豫国的使者团这两日便能入京。”百里长歌压低了声音。

    ------题外话------

    今天有二更,大概下午两点左右发O(∩_∩)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染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染衣并收藏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