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 第四十四章 生存游戏

第四十四章 生存游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天钰看着叶湛,浅笑,“四皇叔手下的户部关系着全国的疆土、田地、户籍、赋税、俸饷以及财政事宜,各司又监管了其他衙门的庶物,如此百忙之中还能抽空来重华殿关心滁州刺史继任之事,实在让侄儿过意不去,皇叔不妨在这里用了午膳再回去?侄儿必定好好陪皇叔喝上一杯。”

    叶湛面色僵了又僵,但最终还是敛去一切情绪点了头。

    他的这个举动,倒让叶天钰有几分诧异,印象之中,四皇叔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他必定听得懂自己的明嘲暗讽,然而他竟然没有负气甩袖出门。

    叶天钰怔愣片刻后便让离落去通知御膳房备膳。

    只片刻之间,叶湛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手指搭在紫金椅扶手上毫无规则地轻轻敲着,那份闲情逸致,分毫看不出方才他险些被叶天钰气得满腔怒火,反而倒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叶天钰幽深的瞳眸缩了缩,再不理会叶湛,埋头看起奏章来。

    不多时,外面候着的内侍来报,“傅太子和大祭司求见。”

    叶天钰抬头看了一脸淡然的安王一眼,微微蹙眉,随后大手一挥,“让他们进来。”

    片刻之后,内侍领着苍渊和傅卿云来到重华殿。

    叶天钰搁下笔缓缓起身,“傅太子和大祭司一大早来重华殿想必是为了那日刺杀凶手的事吧?”

    傅卿云轻轻颔首,“这件事,还请皇太孙多多费心,否则本太子回国的日程有些为难。”

    叶天钰唇角一勾,“这件事,本宫已经命人严密侦查,一有结果定然会第一时间通知两位的。”

    傅卿云点头,随后问道:“听闻轻默公主中毒至深,不知太医院可有想到法子救治了?”

    叶天钰面色暗沉下来,抬目看了看外面刚升起来的朝阳,幽幽一叹,“轻默姑姑身子娇弱,哪里经得起毒箭木的摧残?太医令提议将她送去外面避暑山庄静养,皇爷爷向来疼爱姑姑,所以决定亲自送她出宫。”

    叶湛眉梢一挑,却依旧敲着紫金椅扶手,没说一句话。

    苍渊面色稍霁,“如此说来,轻默公主是有得救了。”

    “但愿吧!”叶天钰收回目光,看向傅卿云,低声宽慰,“傅太子急于回国的心境本宫深能理解,但封锁四城的命令是皇爷爷下的,他又因为二皇叔逃出宗人府以及轻默姑姑的事火气攻心,如今圣体不豫,本宫倒是想替你们去求情撤销禁令,奈何我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二位请放心,北衙禁军是皇爷爷的心腹,他既然派遣了北衙禁军出来搜捕,想必多不过一两日的功夫就能找到二皇叔,届时城门大开,本宫定然亲自送傅太子和大祭司出城。”

    苍渊微微一笑,并未说话。

    傅卿云垂了垂目,也未置一词。

    安王却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拱手,“皇太孙既有贵客,本王就不多留了,先行告退。”

    叶天钰身子躬了躬,“四皇叔慢走!”

    安王抬步,身子还没离开重华殿,离落突然从外面冲进来,脸色很不好看。

    叶天钰见状,深深皱了皱眉,“什么事?”

    离落看了安王一眼,又扫了扫殿内坐着的苍渊和傅卿云,紧抿着唇瓣。

    话都说了一半了,再没有将这几人赶出去的道理。

    叶天钰眉头皱得更深,“有事直接说。”

    离落沉吟片刻,面色依旧犹豫,“回禀殿下,枫波池边发现一名刺客。”

    “什么刺客?”叶天钰眸光清幽。

    “已经捉住了,殿下去一看便知。”离落的声音断断续续。

    原本即将走出重华殿的安王闻言勾了勾唇,顿了脚步回过身来一脸担忧,“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闯进东宫,简直太过放肆!天钰你放心批阅奏章,这等小事,让本王去帮你摆平,免得你的身子骨经不起折腾,到时候太过操劳病倒了可不行。”

    叶天钰眼眸沉冷下来,视线从苍渊和傅卿云身上转移到安王似笑非笑的面容上。

    少顷,叶天钰突然坐下,对离落吩咐,“既然刺客已经捉住了,就地处决,免得劳烦四皇叔去见那样的人污了眼。”

    离落面色为难,眼见着这三人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近一步走到叶天钰的身侧,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叶天钰闻言顿时瞪圆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霍然起身厉声喝道:“速速带本宫去看!”

    “不行啊殿下!”离落劝道:“北衙禁军已经包围了外面,相信片刻之后就会进来,倘若看到你也在场,到时候你有理说不清的。”

    叶天钰死死盯了安王一眼,坚持自己的想法,“前方引路!”

    离落劝慰不住,只能转身出了重华殿,带着叶天钰一路前往枫波池。

    安王瞄了一眼殿内正襟危坐的二人,笑道:“这等热闹,若没有傅太子和大祭司在场岂不可惜?”

    苍渊有些无奈,最终还是在傅卿云的点头示意之下站起身来跟随着安王走向东宫枫波池。

    离落口中的“刺客”被抓起来关到了铁笼里,长发松散凌乱覆盖住面容,衣衫褴褛如同街边的乞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酸臭味。

    叶天钰在铁笼三尺之前定住脚步,衣袖中手指紧了紧,死死盯着铁笼内的人,冷声问:“什么时候发现这个人的?”

    离落答:“就在一炷香之前。”

    叶天钰目光冷鸷,“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属下不知。”离落如实回答。

    “把他放出来!”叶天钰一挥手,示意站在旁边的东宫侍卫。

    离落一扭头,看到枫波池边的枫林尽头,安王和大祭司以及傅太子三人正朝着这个方向走来,他脸色大变,忙阻止叶天钰,“殿下万万不可,倘若放出来,安王和大祭司铁定会认出这个人的身份,到时候我们便无辜背了黑锅。”

    叶天钰眉目深锁,沉吟片刻深觉有理,遂又命令准备开铁笼的那几人住手。

    不多时,安王负手走了过来,同叶天钰一样在铁笼三尺之前站定,挑眉看着铁笼内邋遢不堪的人,笑道:“还是东宫的侍卫有本事,不过只言片语间就能将光天化日闯进来的刺客给捉住。”

    叶天钰转身看着叶湛,“三位还请先行回去,这刺客胆子太大,光天化日之下胆敢擅闯东宫,待会儿得就地处决,这等血腥的场面实在不宜污了三位的眼。”

    安王无所谓地摆摆手,“既然这刺客如此狂妄,让他轻易死了岂不是太便宜?”

    叶天钰冷眸缩了缩,“那依照四皇叔的意思,当如何?”

    安王勾唇一笑,“本王年少时随父皇去过西陵,那边王公贵族们会将死囚犯手脚戴上镣铐拉出来玩‘生存游戏’。”

    “生存游戏?”叶天钰凉凉看了一眼铁笼内的人。

    他本就聪明,自然能从安王这四个字当中就听得出所谓的‘生存游戏’是怎么个玩法,心中霎时涌上不好的预感。

    再看安王之时,只见他面上神情一如既往,似乎真的不认识铁笼内的人,挑眉道:“多拉几个死囚犯出来,每个人都给戴上镣铐,让他们互相搏杀,获胜者获得生存的机会。”

    见叶天钰久久没说话,安王问:“怎么,天钰这是心疼刺客了?”

    叶天钰牙关一咬,眼神再度冷了几分,嘴里却应承道:“既是刺客,本宫又怎会心疼?只不过东宫出现刺客这还是头一例,只他一位犯人如何玩‘生存游戏’?”

    安王大笑一声,随后看向叶天钰,“你是皇太孙,代掌大梁江山的储君,如今皇宫天牢都要有你的手令才能让人进入,要想从天牢提出几个囚犯对于皇太孙来说想必不是什么难事。”

    离落一听顿时皱眉,上前道:“安王殿下恕罪,皇太孙体虚,不宜看太过血腥的场面。”

    “看不得血腥场面么?”安王反问,眼神似笑非笑,嘲讽之意尽显。

    叶天钰眼风似利刃,恨不能将眼前故作懵懂的人剜心剐肉。默然良久突然笑道:“既然四皇叔喜欢,离落你迅速去皇宫天牢里提几个死囚犯过来。”

    离落心下一沉,不明白皇太孙今日怎么犯了傻竟会顺承安王的意。但皇太孙命令已下,他不得不从。

    犹豫片刻,离落迅速去了天牢,不多时便带来了十多个手脚戴着镣铐的囚犯,人人蓬头垢面分不清容颜。

    重新拿了一副新的镣铐给铁笼里的人戴上放出来带到东宫训练兵卫的校场上,离落又吩咐人给安王,大祭司,傅卿云和叶天钰备了软椅,遮了盖伞,小几上准备了精致的瓜果差点。

    一副等着看戏的做派。

    傅卿云和苍渊对视一眼后都没说话,依次坐在安王旁边。

    叶天钰亲眼看着离落将铁笼里的人带到场上,心脏突然狠狠抽了一番。

    离落交代完那几人关于游戏的所有规则后返回来请示叶天钰:“殿下,可以开始了吗?”

    叶天钰瞳眸内暗潮波动,似有挣扎之意。

    离落看出来了,不动声色地退到一旁,示意侍卫去通知那些囚犯可以开始了。

    侍卫过去大喊一声之后,十几个人揪打成一团。

    由于每个人都带着镣铐,所以动作相较正常人来说非常笨拙。

    铁笼里放出来的那个人衣着与其他囚犯的不一样,整个场上,除了他的灰色衣着显眼之外,还有他不凡的身手。

    同别人一样带了镣铐,但他每一个动作都迅捷利落,周围的人靠近不了分毫。

    人在被逼到极限时,能激发出隐藏在最深处的潜力,那十几个囚犯见他勇猛无比,便齐齐对视一眼,意图让所有人联盟先把这个人灰衣人打死。

    灰衣人不紧不慢地抬起头,对上所有人的目光里丝毫不畏惧,亮如雪光。

    囚犯们突然得见这样的眼神,齐齐惊了一下,但到底畏惧还是敌不过求生的本能,再次对视一眼之后,囚犯们一拥而上。

    灰衣人一个漂亮的回旋踢,踢倒最前面的两个囚犯,手肘往后拐,将身后意图偷袭的那人撞得喷血。

    鲜艳的血珠喷在灰衣人凌乱的头发上,让人感觉不到狼狈,反而如同看到雪原里求生的饿狼,那种不顾一切也要将对手踩在脚下撕成碎片的气势让人心惊胆战。

    安王看得极为尽兴,每每看到精彩之时不忘抚掌大赞。

    叶天钰面无表情,眼风时不时扫向校场门口。

    那日安王亲自去漪澜阁说的交易,傅卿云是全部知晓的,此时看向铁栅栏里为了求生与死囚犯们搏斗的人,面上露出犹疑,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苍渊。

    苍渊看穿了他的心思,对他轻轻颔首,示意他稍安勿躁。

    既然大祭司说没事,那就一定没事。

    傅卿云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边安王眉目染笑,端起茶杯冲叶天钰一敬,赞道:“大快人心!”

    叶天钰应承地点点头。

    校场外边突然传来大批兵甲快速行走的声音。

    叶天钰敏锐地回身抬目,看到当先进来的人一袭深紫色劲装,身披玄色大氅,乌皮军靴穿出寻常女子无法比拟的军人特质,整个人往那儿一站,周遭的空气流动似乎都减缓了速度。

    “沈都尉,真是稀客!”叶天钰站起身,唇边微微带笑。

    沈千碧抬手示意身后的一众北衙禁军原地待定,她走上前,冲叶天钰挑眉,“皇太孙好久不见。”

    叶天钰随意扫了北衙禁军一眼,冷笑,“沈都尉似乎很喜欢弄排场,其实我们这么久没见,你一个人单独来也是可以的。”

    沈千碧微微一笑,“听闻东宫不太平,若是我一个人来见皇太孙,你能否保证得了我的安危?”

    叶天钰沉下脸没再说话。

    沈千碧又上前几步,看到坐在前排的安王以及苍渊和傅卿云,对这三人拱了拱手,直接道:“方才,北衙禁军找到了怀王的踪迹,但他在东宫附近突然不见了,不知三位可曾见到有人闯进来?”

    叶天钰皱眉上前一步,还没开口,衣袖就被人轻轻揪住。

    叶天钰回头,见到离落对他摇摇头,他眸中划过一丝了悟,不动声色地退了回去。

    安王没看见这一幕,他的目光自从沈千碧进来以后就定在校场的那名灰衣人身上,此时听到沈千碧一问,他面色有些惊慌,眼眸里却是一片冷寂:“怎么?沈都尉找到二皇兄的踪迹了?”话完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苍渊和傅卿云。

    “嗯。”沈千碧颔首,顺着安王的目光看过去,当看到那名灰衣人时,眼眸眯了眯,突然转头问叶天钰,“皇太孙这是在做什么?”

    叶天钰懒懒抬眼,“场上的都是死囚犯。”

    “对!”安王笑道:“刚才闯进来一位刺客,皇太孙见他有几分身手,觉得就这么让他死了有些可惜,所以想出了这个办法给他一线生机,当然,倘若那名灰衣人赢了,也是要留在皇太孙身边当值的。”

    沈千碧怒目圆瞪,指着那名灰衣人,“你们可知道那个人是谁?”

    安王一愣,“难不成……”

    “那是怀王殿下!”沈千碧对着叶天钰厉声怒吼,“皇太孙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沈都尉你说话可得拿出证据。”安王突然起身,和蔼道:“那个人的确是刚刚闯进来没错,可你凭什么说他就是二皇兄?”

    “本座亲自追踪的人,我会不知道?”沈千碧冷哼一声,吩咐身后的北衙禁军,“去把那个人带出来!”

    有一人赶紧去了校场将满身凌乱不堪的灰衣人带出来,此时他的身上早已是血迹斑斑,本就褴褛的衣服被撕扯得不堪入目。

    与死囚犯的一番搏斗似乎耗尽了他为数不多的体力,粗重的铁链在地上划出沉重的声音,他随着北衙禁军走过来,脚上力道难以支撑,一个不稳跪在地上。

    沈千碧连忙上前将他扶起来。

    虽然怀王犯了错,但到底还是一朝郡王,自然不能对在座的每一个人下跪。

    “打水来!”沈千碧将灰衣人扶起来以后又让人去准备热水。

    北衙禁军的速度很快,片刻之间就端了一盆清水过来。

    叶天钰冷眼看着这一幕。

    安王抱着双臂,饶有兴味地打量着正在亲自给灰衣人净面的沈千碧。

    苍渊则是眼风都没有扫过来,一直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千碧一边给灰衣人净面一边指责叶天钰,“若是让皇上知道你这样残害郡王,你这储君之位恐怕难保。”

    安王附和道:“哎呀天钰,你刚才怎么不说这个人就是二皇兄,竟然还把他关在铁笼里,你真是……你真是……”

    叶天钰一言不发,定定看着灰衣人。

    他的脸上实在是沾染了许多死囚犯的血,沈千碧换了好几盆水才帮他把脸洗干净,当看清灰衣人的面容时,沈千碧眼眸皱缩,“这……”

    安王闻声低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这……这个人是谁?”

    叶天钰嘴角扬起非常温和的弧度,答:“刺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染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染衣并收藏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