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 第三十二章 叶痕探监,金银梳现

第三十二章 叶痕探监,金银梳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如意生辰宴这一天,来了好几位京中世家夫人和小姐。

    小如意在安国公府的身份是妾室所出之女,但当家夫人水竹筠一直把她当作自家亲生女儿对待,且有传言说小如意长得精致粉嫩可比当年的晋王世子。

    因此,世家夫人们便趁机想来瞧一瞧究竟是怎样一个稀奇的人儿竟让水竹筠这样名动天下的美人待如亲生女儿。

    再者,安如寒刚刚入狱,据说要被处死,然而国公府竟然还能若无其事的摆宴,实在有违常理,故而,一部分人是来看笑话的。

    宴席设在似水榭,此榭坐落在国公府人工湖中心,铺设水杉木桥直达,榭中四角设暖炉,外面飞雪天气,暖炉上方便能清楚地看到暖气氤氲。

    一大早,水竹筠就带着府中下人忙前忙后。

    巳时刚过,门房处的小厮来报,“武定侯夫人带着五小姐来了。”

    水竹筠赶紧停下手上动作,亲自迎了出去,当看到站在门口的红月和沁雪时,顿时笑意盈盈,“你们两个怎生这么早,我这可都还没忙活好呢,待会儿呀你们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红月笑道:“就是知道夫人一个人忙不过来,我这才带着沁雪过来帮忙的,也顺便分散分散她的心思。”

    水竹筠眸光一动,偏头看了形容憔悴的沁雪一眼,低声道:“五小姐应该是为了萧将军的事犯愁吧?”

    沁雪听到“萧将军”三个字,才有了反应,转过身来,眸光水灵地看着水竹筠,“夫人,安公子也被奸人陷害入狱,你们怎的还有这闲情为小如意摆生辰宴?”

    水竹筠知她心情不好,所以听了这话也不恼,反而笑道:“孩子,生活本就艰难,我们何必为自己徒增烦忧?”

    沁雪刚想开口,水竹筠又补充,“萧将军和我们家那臭小子的案子虽然严重,可毕竟是皇上亲自参与审理,我们再着急也没有办法不是么?”

    “可是……”沁雪深深皱眉,“这个道理我明白,但要我装作若无其事,我做不到。”

    水竹筠拍拍她的肩,“你放心吧,我敢跟你保证那两个小子一定没事。”

    “真的?”沁雪眸光一亮,随即黯淡下去,“夫人怎会这样说呢?”

    水竹筠笑道:“你放不下萧将军,我们也放不下臭小子,同样的道理啊,既然我和国公还有一口气,就绝对不会看着亲生儿子这么去送死。”

    听到这番话,沁雪紧绷了几日的神情终于松了几分,难得的露出一丝笑颜。

    见到她笑,水竹筠捏了捏她冻得通红的小脸,“这才对嘛,开心点,你已经是萧将军的未婚妻了,总不能过些日子他娶个瘦竹竿儿似的人回去做夫人吧,别的不说,就你这纤瘦的小身板儿,光是摸上去手感就不好,硌得慌。”

    沁雪虽然自小在街头长大,但何曾听说过这般露骨的话,她噌的一下脸红了,低嗔,“夫人……”

    红月笑道:“夫人你可别教坏了孩子。”

    水竹筠爽朗一笑,“我这哪儿是教坏她呀,我这是提前为她上课呢!”

    沁雪脸更红。

    水竹筠见她颇为不好意思,摆手道:“好了,不调侃你了,进门就是客,我自然不能真让你们俩帮我做家务活儿,这样吧,我带你们先去似水榭,然后我去把小如意抱出来跟你们玩会儿。”

    “正好,我也想念那孩子了。”红月笑意盈盈。

    她和百里敬是那样的情况走到一起,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整天担心自己怀上他的孩子,但是上一次见到小如意之后,便爱不释手,想着若是自己也能生一个这般精致可爱的孩子就好了。

    此时听到水竹筠要抱出小如意,她有些激动。

    水竹筠带着她们二人进了似水榭,不多时她就回房把小如意抱了出来。

    即将满一周岁的孩子,被厚实的襁褓包裹着,露出一张精致粉嫩的小脸在外面,两只小手被束缚住,她只能吐泡泡玩,葡萄般圆溜溜的眼睛四处转,见到生人也不害怕,小嘴一弯,咿咿呀呀地不知道说些什么。

    红月一见,整颗心都被俘获了,她赶紧从水竹筠手里将孩子接过,紧紧抱在怀里,面上不觉勾出一抹慈爱的笑。

    水竹筠见她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红月既然喜欢孩子,怎么不自己生一个呢?”

    红月耳根一烧,但水竹筠与沁雪都是自己人,况且她已为人妇,便没有沁雪那般拘束,只犹豫了片刻便直接道:“不瞒夫人,我与侯爷才刚圆房没多久。”

    水竹筠有些惊愕,但转念一想,红月的性子能做到这般已是不易,她轻笑,“那看来侯爷得多加努力了。”

    红月羞涩地垂下头。

    她抱了一会儿,沁雪喜爱得紧,便抢了小如意过去好一番疼爱。

    水竹筠将所有的事情交代完以后回来又与红月说了好一会儿话。

    世家夫人小姐们陆续到来,在家丁的带领下进了似水榭,一个个都跑过去沁雪那边看小如意。

    巳时三刻,国公府外面传来太监扯着嗓子高喊:“静太皇太妃驾到——”

    众人闻言,赶紧出了似水榭前往门外迎接。

    静太皇太妃今日一袭简便的深蓝暗花袄裙,整个人看起来端庄典雅。

    起身后,水竹筠赶紧走过去搀扶她,“太皇太妃能驾临,实乃小如意三生修来之福,臣妇感激涕零。”

    静太皇太妃淡淡一笑,“哀家也是好久没有出宫散散心了,早就听闻小如意得了安夫人待如亲生女且生得好看至极,哀家能在今日与她相遇也是缘分。”

    水竹筠扶着她走进似水榭入座。

    不多时,外面又传来高喊:“圣皇冉公主驾到——”

    众人又连忙起身去外面迎接。

    叶轻默今日气色不太好,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虚弱。

    水竹筠担忧问道:“大长公主可是身子不适?”

    叶轻默摇摇头,“我无事,大概是天气太过寒冷。”

    “快里面请。”水竹筠说着便前方引路将长公主府的人领去似水榭。

    安国公一大早就被叶天钰传进宫商议与西陵签订和平协议去了,因此如今的国公府里尽是女眷。

    最后来的是晋王府的青妍,她见众人早已经落座,有些不好意思道:“真是抱歉,我误了时辰。”

    今日来的都是各大家族的夫人小姐们,唯独晋王府来得是小世子的奶娘,众人也没觉得多意外,毕竟,晋王府的奶娘可比一般世家夫人还要尊贵许多。

    将礼物递给国公府的管家,青妍向静妃和叶轻默行了礼之后徐徐走到指定位置坐下。

    似水榭位置极佳,拥暖炉观飞雪。

    难得能在这样的天气大家聚在一起,菜肴上来以后,夫人小姐们一边品菜,一边窃窃私语。

    当谈论起裴烬与长公主时,广陵侯夫人一脸得意,“我们家子安原本是不喜欢战场厮杀的,谁料去了北疆一趟,竟还会制造火器,又抱得美人归了,这呀,都是他和长公主的缘分。”

    有人附和,“是啊是啊,裴世子才华横溢,岂是那等整日倚马观花的懒散之辈能比拟的?”

    毕竟裴烬将会是本朝第一个拥有实权的驸马。这一点不可否认。

    但明眼人顷刻便能听出,刚才这句话是在打水竹筠的脸。

    她本人自然也听出来了,只不过不甚在意,只低头与红月秋怜逗弄着小如意,对那些话恍若未闻。

    静太皇太妃也对小如意喜欢得紧,挨了她们坐下来从红月手中接过来抱,谁料刚接过去,小如意便开始倒奶,不小心沾染到太皇太妃的衣袖上。

    水竹筠大惊,赶紧站起身来赔罪,“太皇太妃恕罪,臣妇这就带您下去处理。”

    有宫女过来阻拦,“安夫人,太皇太妃需回宫了。”

    “这……”水竹筠看了太皇太妃一眼,低声道:“既然太皇太妃的衣服弄脏了,臣妇自然有义务带她下去重新换一身,总不能就这么回宫吧?”

    水竹筠说话的时候,用了凝神术,眼睛一直看着静太皇太妃。

    太皇太妃对上那样一双眸,心中登时迸出一个想法——这个人或许值得信赖。

    她摆摆手,“既然安夫人都如此说了,那哀家便去换一身也无妨,这个样子回宫也太不成体统了。”

    宫女抿了抿唇,躬身退到一旁。

    水竹筠带着静太皇太妃起身,所有宫女护卫全都跟了上来。

    护卫等在房门外,宫女随着二人进了房间。

    水竹筠找出自己刚做好没穿过的新衣服,静太皇太妃看了,笑道:“安夫人手艺与眼光齐佳呢,这件衣服听说是品仙阁刚出来的时兴样式,竟被你搭配得这样好看。”

    水竹筠笑道:“太皇太妃过奖了,臣妇的手艺哪比得上水娘子呢?”

    静太皇太妃见水竹筠欲言又止,索性挥手屏退房内的宫女,“你们且先退下去,哀家有许多体己话想同安夫人说。”

    宫女们面面相觑后齐齐跪地,“太皇太妃恕罪,出宫之前皇上再三嘱咐必须寸步不离您身边。”

    静太皇太妃登时有些恼怒,“你们怕什么,安夫人还能将我吃了不成?”

    宫女们齐齐惶恐,再度被厉喝之后不得已退了出去。

    水竹筠趁机将整个房间都设了结界,拉着太皇太妃坐到里间,神情凝肃,“太皇太妃,今日请你来,实际上臣妇是有些事想问一问你。”

    静太皇太妃本是在宫中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听闻这番话以后也并没有多意外,问她:“你想问什么?”

    “先帝病倒移居景阳宫之后是否交给你什么东西,又或者交给怀王什么东西?”水竹筠毫不避讳,直接问了出来。

    “嘘——”即便做好了准备,静太皇太妃还是没料到她竟问得这般直接,吓得脸色全变,赶紧示意她噤声,压低了声音,“你怎会这样问?”

    水竹筠直接道:“相信您也听说了,我们家那臭小子被皇上关进了刑部大牢,用不了几日将会处死,臣妇作为他的亲生母亲,总不能什么也不做看着他白白去送死吧?”

    太皇太妃大惊,“所以你是想找出皇上的把柄威胁他?”

    “算不得威胁。”水竹筠摇摇头,“我们只是想查清楚紫荆关的真相,救安如寒出来而已。”

    太皇太妃有些犹豫,那些话已经隐藏在她心中很久,她也曾想过找个人倾诉,但人心多变,谁能看得清对面的人是人是魔。

    她斟酌片刻,突然笑道:“安夫人说笑了,先帝移居景阳宫当晚,新帝就登基了,他哪里还会有什么东西交给哀家的?”

    “新帝就登基了”这六个字一直回荡在水竹筠的脑海里,太皇太妃说的竟然不是“奉旨登基”,那么,是她说话太急,还是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见她不肯说,水竹筠也不再勉强,站起身就要送她出去。

    太皇太妃突然回过头,神情哀戚,“怀郡王一直没有消息,还望安夫人能与国公说说,上朝的时候提醒皇上安排人去搜捕,便是不在人世,有个消息,哀家也能心安。”

    说来说去线索还是在怀郡王身上。

    水竹筠有些气馁,暗中撤了结界将太皇太妃送出门,她面色苍白地扶在门边气喘吁吁。

    婢女见状,大惊,“夫人您怎么了?”

    “刚才设结界的时候损耗过度。”水竹筠叹了一声,“终究是老了,没有年轻人那份朝气活力了。”

    “夫人这容颜,可一点都不老。”婢女笑道:“更何况您身边还有殿主呢,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护你周全的。”

    “倒也是。”水竹筠轻笑一声,由婢女搀扶着回似水榭,刚踏上水杉木桥才听说夫人们都想看国公府的梅花,已经去了梅园。

    水竹筠只好重新调头。

    梅园这边,青妍早就在似水榭的时候得了水竹筠的传音入密,知晓了今日设宴的目的,所以她特地从红月手中接过小如意来抱,引得叶轻默也不由得放慢脚步与她并肩而走。

    青妍道:“听闻公主这两日身子不适,王爷担忧得紧,却又不好直接去您府上,公主是否哪里不舒服,可有传了宫中太医来看?”

    这句话,听得叶轻默眼眶微湿,果然,关键时刻,最关心她的还是皇兄。

    考虑到周遭有太多隐探,叶轻默摇摇头,“我无事,青姨你回去以后只管告诉皇兄让他大可放心,我身体好得很。”

    青妍颇有些担忧,“奴婢看公主心事重重,是否担心和亲往西陵的事?”

    提起这个,叶轻默整张脸都晦暗下来,咬唇道:“我对西陵太子没有感情。”

    “这些,王爷都知道。”青妍微笑,“倘若你不想嫁,没人勉强得了你,毕竟,你还有个无所不能的皇兄不是么?”

    叶轻默一惊,随即四下扫了一眼后重新看向青妍,“青姨你说真的?”

    “自然是真的。”青妍压低了声音,“只不过奴婢不明白你既然不想嫁,为何最终还是答应了?”

    “因为……”叶轻默锦袖中的拳头捏了捏,她很想很想通过青姨把那些话传给皇兄,可是周围有这么多隐探,万一一个不慎传入了皇帝耳朵里,到时候害了她不要紧,还会牵连到皇兄。

    “这是身为公主理应为国家做出的牺牲。”叶轻默补充完剩下的话。

    没听到预想中的回答,青妍有些失落,她凝神听了听,周围确实有不少耳朵等着叶轻默即将出口的话。

    青妍勉强笑道:“公主能有这份为国为民的大义精神,相信上天定会厚待你的。”

    “希望借青姨吉言吧!”叶轻默垂下头。

    青妍又道:“听闻公主在丹青方面颇有天赋,能否借这满园飞雪梅花作画一幅让奴婢带回去给王爷留作纪念?毕竟再过几日您就要走了,恐怕以后也很难再见到。”

    叶轻默双目一亮,立即让国公府的人取来了纸笔就着此时的漫天飞雪和满园梅花作了一幅画,待墨迹干了以后交给青妍。

    画到手的青妍借口说要回去照顾小世子,与水竹筠辞行时传音入密已经得手后就匆匆离去了。

    知晓身后有隐卫跟踪,她用了凌虚步三两下甩了那几个隐卫快速回到晋王府。

    那几个隐卫到了晋王府三百步开外便再也靠近不了分毫,索性只得作罢,原路返回。

    叶痕已经从宫里回来了,见到青妍手中的画时一愣,“这是谁做的?”

    青妍把今日水竹筠设宴的目的原原本本告诉了叶痕。

    叶痕静默片刻,拿着画轴进了书房缓缓打开,画卷上的确是飞雪红梅图。

    青妍站在旁边看了半晌,没觉得这图中有什么玄机,她不由得疑惑,“王爷,会不会是公主根本没领略到奴婢的意思?”

    叶痕深深看她一眼,“青姨,你本是夜极宫的圣女,私下里你不必自称奴婢。”

    青妍大惊,“王爷你……怎么知道的?”

    叶痕淡淡一笑,“因为……岳父岳母。”

    这一下,青妍算是全明白了,王爷早就知道国公和夫人才是他真正的岳父岳母,难怪他刚才听到安夫人设宴的意图时一点反应也没有。

    看到青妍尴尬的神情,叶痕也不打算过多纠缠下去,迅速转移话题,“这幅画确实只是简单的飞雪红梅图,但若是不看其中细节,只看大局,便能发现端倪。”

    青妍走过来仔细看了一眼,还是无法参透其中之意。

    叶痕指了指画上,“你看这两株梅花树的横向枝桠,虽然中间隔着积雪的路,若是左右两株拼在一起,不难看出两边枝桠交叠错落,且两株梅花树的树干颜色一深一浅,再把整幅画的大体轮廓结合起来不难看出这是一把梳子的形状。”

    “叶型梳子?”青妍微微蹙眉,“我听说当初您向武定侯府下聘的时候静妃曾经赏赐了王妃一把金银梳,就是叶子形状。”

    “我果然没猜错。”叶痕望着外面的飘渺小雪,“金银梳的每一次出现都不会简单,它让前朝颠覆,兴许,本朝也会因为这个东西天翻地覆。”

    “这就是一把梳子而已,应该没这么大的威力吧?”青妍觉得不可思议。

    “一把梳子自然不能做什么。”叶痕道:“但如果梳子上有秘密就不同了。”

    见青妍茫然的模样,叶痕也不打算解释,反问她:“我母亲是不是还没有死?”

    “这……”青妍想到宫主和殿主以及夫人的交代,她看着叶痕道:“殿下的母妃早在很多年前就病逝了。”

    叶痕也不恼,不紧不慢道:“嘟嘟告诉我,西宫良人带他去夜极宫的时候,他见到了西宫良人的娘。我与那个人是同母异父不是么?”

    “不……”青妍有些慌乱,她不知道从何解释。

    叶痕动作轻柔地将画轴卷起来,用丝带绑好放在书架上,淡淡道:“我能查到语真族避世于地宫,能查到国公和夫人是我真正的岳父岳母,自然也能查到我的母亲在不在人世,你现在哄我,我只不过是晚些时日查出真相而已,你当知道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所有的真相都会水落石出的。”

    “王爷……”这一次,青妍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你能不能接受西宫良人,不要处处针对他?他已经继位,在很多事上都能帮到你。”

    “接受?”叶痕冷笑一声,隐约含了几分讥诮,“他是他,我是我,我为何要接受他,我的事,轮不到他插手,他的事,与我无关。”

    “可你们是同一个娘胎所出啊!”青妍红了眼眶,为这对同母异父的兄弟感到心酸。

    听到这句话,叶痕站在原地呆愣半晌,突然之间语气沉冷下来,“同一个娘胎又如何,之前我一直以为那个女人真的在很多年前病逝了,如今想来,我只不过是她一夜风流过后扔下的包袱而已,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回来看过我一眼,她可曾把我当成儿子看待过?”

    他冷笑,“既然她只认定她的正牌儿子西宫良人,那我便与她没有关系,你如今让我接受西宫良人,岂不是天大的讽刺?”

    “实际上……”宫主也没有得到母爱。

    后半句,青妍还来不及说,叶痕已经抬手打断了她,“你走吧,若不是前些年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我铁定是不会留你的。”

    “王爷……”青妍万万没想到叶痕会直接赶她走,她声音微颤,“我走了不要紧,小世子怎么办?”

    “我会亲自照顾嘟嘟。”叶痕道:“我自己的事,不希望你们夜极宫的人介入。”

    “王妃也是夜极宫的人。”纵然知道这句话残忍,青妍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心中直为宫主喊冤。

    这句话,直接让叶痕陷入沉默。

    青妍又道:“你不想夜极宫的人介入你的事,难道连王妃也要赶走吗?”

    叶痕抿唇不说话。

    青妍趁机道:“王爷,你没错,宫主也没错,你们是两兄弟,干嘛非得要把关系弄得这么僵硬?王妃是夜极宫的人,这样一来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想必你也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吧?”

    叶痕还是抿唇,当年陪着长歌回冥殿养胎的时候他无意中得知她原本是夜极宫的凰女,少宫主的未婚妻。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母亲的真正身份,所以便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直到后来,越来越多的真相浮出水面,他知晓了自己与西宫良人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心中便对这个还没见过面的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排斥感,甚至是恐惧感。

    他害怕西宫良人会在某一日毫无预兆地出现带走长歌,所以拼命对她好。

    他觉得西宫良人什么都有,而他只有长歌,一旦失去,便一无所有,他无法想象长歌跟着西宫良人回去以后自己将会堕落绝望成什么样。

    良久,叶痕声音低沉道:“你回去告诉他一声,倘若有空的话,来一趟帝京,有些话,我想当面跟他说。”

    青妍有片刻错愕,随即惊喜地看着叶痕,“这么说来,王爷你不赶我走了?”

    “但你总要回去将他请来不是么?”

    “多谢王爷。”青妍心中窃喜,若是宫主知道的话定然欣慰。

    这两个人的心结能解开,是先宫主和王后最大的心愿。

    “对了,你找个机会去一趟国公府把金银梳的事情告诉国公和夫人。”叶痕嘱咐,“再有,让他们别担心,这两日我就会想办法救出长歌。”

    “王……王妃?”青妍瞪大眼睛,“她怎么了?”

    “说来话长。”叶痕一叹,“总之她现在的处境很不好。”

    “王爷,需不需要我帮忙?”青妍问。

    “嗯,你能不能避开天牢外面的守卫带我进去?”

    叶痕这一说,青妍前后一联系便醒悟过来王妃进了天牢,她分毫没有犹豫,“能!”

    叶痕左右斟酌好久,强压下心中那蚀骨的思念,摇摇头,“还是先等一等,我若是就这么把她救出来,她会怪我坏了她的计划。”

    青妍越想越觉得疑惑,“王爷,秋怜曾经来找过我,她问我能否看穿幻容术下真正的那张脸,如今我听你这么一说,难不成王妃用了幻容术?”

    “也许是。”叶痕颔首。

    “原来是这样。”青妍恍然大悟,随后皱眉,“可是幻容术除了先宫主就只有国公会,王妃既然是用了幻容术,那她会不会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爹娘就是国公和安夫人?”

    “这个我还不太确定。”叶痕摇摇头,“目前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金银梳,弄清楚里面的秘密。”

    天黑的时候,叶痕叫上青妍,“去皇宫天牢。”

    青妍一愣,“王爷不是说暂时还不能救出王妃吗?”

    “不救她不代表我不想她。”叶痕扔下一句话便飞身骑上马朝着皇城方向而去。

    青妍紧随其后。

    二人没多久就来到皇宫,青妍用灵术一路避开重重守卫带着叶痕来到天牢,由于天气寒冷的原因,天牢外的禁军们防守得比较松懈,青妍轻而易举从头领腰间取下钥匙直接带着叶痕进了天牢,她则守在门后面以防突发情况。

    取下墙上光线微弱的火把,叶痕一步一步朝着里面走去。

    百里长歌正躺在石床上,早在叶痕刚进来的时候就敏锐地察觉到气息。

    心中有些慌乱,她索性将侧过身,将脸朝向里面,顺便抓了一大把稻草盖住。

    “长歌……”叶痕很快来到她这间牢房外面,声音低哑而柔弱,仿佛一个随时都能再次裂开新缝的伤口。

    百里长歌佯装没听见。

    “我好想你。”微弱火把下,他完美的面容明灭不定,双眸却盛放着蚀骨温柔,用恋人之间最寻常的四个字来表达了他数月以来几近崩溃的思念。

    百里长歌长长的睫毛动了动,没说话,也没打算转过身去看他。

    “你肯回来,就说明我还有被原谅的机会。”叶痕素来了解她的性子,知晓她不愿意见到自己,索性不管不顾直接往下说,“不管你遇到了什么困难,又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都别忘了,长乐坊晋王府是你永远的家,便是没了那个家你还有我和嘟嘟。”

    百里长歌心头一揪,紧抿着唇瓣。

    叶痕继续道:“你曾数次说过倘若你忘了我,让我再见你的时候要记得带你回家,哪怕是强行捆绑也必须留你在身边,我一直都记着这句话,所以你从百草谷回来的时候我等,如今我依旧等。你曾经问过我,为什么晋王妃狠心抛下我和嘟嘟,我还那么执着等她回来,我现在告诉你答案,这世上的好女人并非只有她一个,我也不是非她不可,只是除了她,这世上再没有一个人能让我找到等的理由。”

    百里长歌伸出手,指腹划过眼尾,微微有些湿润。

    “回家吧长歌。”他看着她清瘦的背影,“我们错过了那么多年,请让我用余生来填补那几年的时光缝隙好么?”

    没听到回答,他又道:“我走了,先委屈你在这里待两天,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出去。”

    话完,他抬起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走了出去,自始至终,都没有听到百里长歌一句话。

    出了天牢,二人一路施展轻功回府,青妍刚站稳身子就问他,“怎么样,有没有见到王妃了?”

    “见到了。”叶痕点头,眉眼尽是疲惫之色。

    “那她可有说了什么?”青妍又问。

    叶痕扯了扯嘴角,“她说会等着我接她回来。”

    “那就好。”青妍放下心来,“我之前还一直担心王妃对过去的事无法释怀呢,如今看来,倒是我想多了。”

    叶痕吩咐她:“青姨,你去安排一下,调动一半王府隐卫掩护,另外一半连夜搜索怀郡王的下落,务必要在两日之内将那个人给找出来。”

    “好,我知道了。”青妍立即下去与闲鸥一起开始着手布置。

    叶痕刚回到沉香榭踏进门,嘟嘟就抱着小枕头从外面进来,揉着惺忪的睡眼,“爹爹,我今晚还要跟你睡。”

    “行,你就是搬过来我都没意见。”叶痕蹲下身,厚实温暖的手掌包裹着他微凉的小手,柔声问:“冷不冷?”

    嘟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接了前面那句话,“这个房间是给麻麻住的,我不能搬过来,等麻麻回来我还是得回自己的房间。”

    叶痕清楚地看到了他眼眸中的祈盼,认真道:“爹爹答应你,两日之内一定让你娘亲回来陪你好不好?”

    嘟嘟咬了咬手指,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更没有应声。

    这样的话他几乎每天都在听,却没有一句能实现。

    麻麻永远不会像她说过的童话故事一样成为奇迹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青妍不仅动用了晋王府的顶级隐卫,还调集了帝京城所有的使女,又向国公府借了数名冥殿的人,所有人对帝京城进行了地毯式搜索,终于在乞丐堆里找到了隐匿已久的怀郡王,他整个人大变样,若不是青妍盘查得仔细,根本就认不出来。

    被带到晋王府的时候,他像个疯子一样时刻自言自语,也听不进别人在说什么。

    叶痕还来不及盘问,外面突然传来踏破雪夜的马蹄声,骑在马背上的士兵各个高举火把,火光映红半天阴沉天空。

    北衙禁军。

    这支自成立以来就肩负维护皇城和皇帝安危职责的铁血军队,统领在外有先斩后奏的特权。

    乌皮军靴在雪地上踩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威风凛凛的北衙禁军统领沈千碧负手走进来,表情似笑非笑,目光落在屋内背对着她的怀郡王身上,少顷,看向石阶上的叶痕,“打扰了,晋王殿下,本座听闻失踪已久的怀郡王突然出现,特奉皇上旨意前来将他缉拿归案,还望殿下通融通融。”

    依旧是高冷美女将军的模样,仿佛前两日被鬼吓到真的只是传言而已。

    叶痕面色冷冽下来,“沈都尉好大的胆子,没有任何证据就擅自闯进亲王府,如若待会儿你找不到人犯,该当何罪?”

    “任凭处置!”沈千碧嘴角一勾,走上前来就要进屋,与叶痕擦肩的瞬间,她压低了声音,“真正的怀郡王早在那晚被我送到了永昌太长公主府里面,这个有些相像的,就送给我带回去交差得了。”

    叶痕睨她,“你就这样带出去,岂不是让我背上私藏罪犯的罪名?”

    “这……”沈千碧一懵,她的确是没有想过这么多。

    叶痕道:“你随便敷衍过去,待会儿我会让他逃出去,你再去追捕。”

    沈千碧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进去仔细查看了那个人一番,最后走出来告罪,“请晋王降罪。”

    叶痕懒懒瞥她一眼,迅速抽出她腰间的宝剑利落地削落她的一缕发丝,语气微冷,“若是再有下一次,沈都尉就如同此发!”

    “谢殿下不杀之恩。”沈千碧装模作样演了一番,又迅速带着人退了出去。

    “让他走。”北衙禁军走后,叶痕吩咐青妍放了那个人。

    青妍不明所以,“王爷……”

    秋怜低声道:“王爷自有他的道理,我们照做就是。”

    青妍虽然不甘心,却也只能按照吩咐放了那个人。

    于是,沈千碧带着北衙禁军绕了帝京城一大圈之后“终于抓到”了失踪已久的怀郡王,连夜带进宫。

    叶痕为免夜长梦多,当夜便带着青妍和秋怜去了永昌太长公主府,怀郡王成了里面的花匠,在得知叶痕亲自前来的时候,他非常激动,赶紧出来迎接,叶痕一见他老了几十岁的样子,顿时当大了眼睛,“你是?”

    “我是叶祯啊!”五个字,那人说得老泪纵横,断断续续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为了躲避叶天钰的搜捕,他跑去了道观不知从哪儿求来了丹药服下去就老了几十岁,但这件事被沈千碧查出来了,于是沈千碧不动声色地将他带了回来,前几日借助出面调停这才将他送进了这个地方。

    “沈千碧为什么要救你?”叶痕不解。

    叶祯道:“她告诉我,先帝移居景阳宫那晚叶天钰的登基没有那么简单,但她苦于没有证据,所以一直暗中查询,后来又从我母妃口中得知先帝驾崩之前留下了东西,所以才会对叶天钰阳奉阴违,暗地里找我。”

    叶痕默了默,“先帝驾崩之前,他告诉我他曾写了一份圣旨,莫非他给你的就是一份圣旨?”

    “不是。”叶祯摇摇头,转身走进屋,在床底下的匣子里拿出了合拢的叶型金银梳递给叶痕,“先帝把这个交给了母妃,母妃又把他交给了我,说等时机一到,就转交给你,你天资聪颖,一定知道这里面的秘密。”

    ------题外话------

    吼吼吼,每天都要吼一遍,文文要结局了,要结局了,要结局了,还没开啃的亲可以开啃了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染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染衣并收藏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