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逼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朋友都不要做的理由是什么?”洪亦琛严肃地问道,“就是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接着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要听实话,不是你得那些漏洞百出的借口。”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一声声敲击着她的耳膜,心跳失了节奏。

    陆皓儿稳了下心神立即说道,“跟你这种人我连朋友都不想做。”

    “那你为什么搭理我。”洪亦琛立马问道。

    陆皓儿没好气地说道,“因为我不知道你是这么的无聊。”

    “你没有必要,对朋友都这么刻薄吧!”洪亦琛紧追不放道,剑眉轻挑道,“连个朋友都没有的人,还计较什么有聊,无聊。”

    “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朋友。”陆皓儿语气不善道。

    “就你这种坏脾气,不用说,哪有什么朋友,有朋友也被你给气的远离你了。跟刺猬似的,逮谁刺谁,又愚蠢又顽固的性格。”洪亦琛使劲儿地说道。

    “既然这样,你干嘛还死乞白赖的追着不放。”陆皓儿随口就反击道。

    “我那是可怜你,我是个富有同情心的人。”洪亦琛说的自己都感动了。

    “这世上值得同情的人多了,谁要你同情我了,我不需要。”陆皓儿没好气地说道。

    “我怎么能不同情呢?以现代人的冷漠来说,本来是擦身而过的缘分,何况这段日子里咱们说过多少话,吵过多少架,不用看我都知道,你这辈子把自己仍进故纸堆里,全身上下包裹着重重的铠甲,没有男人,没有朋友,就这么一个人孤零零到老,躺在床上哆哆嗦嗦的死去。就算是不认识的人,也会看不过去,更何况那个是皓儿你呢!我怎么能置之不理呢,我是那样的坏人吗?”

    陆皓儿越听眉头皱的越紧,最终情绪崩溃道,“好了,不要再纠缠不清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很痛苦,很痛苦。”

    “难道我心里就好受了,就开心的大笑了。”洪亦琛不甘示弱的大吼道。

    “你不要管我,我什么时候叫你介入我的人生了。”陆皓儿气急败坏地说道,“你管我投入故纸堆里,还是穿上一层层的铠甲,还是什么?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有什么关系。”

    陆皓儿拿着听筒,在房间内走来走去的,平复下心绪后道,“听着,现在我平心静气地说,我不想结婚,你不是已经很明白了。不是说了都结束了吗?”说着说着又控制不住地吼道,“不是都结束了吗?”

    “我现在也没说要结婚啊?”洪亦琛平心静气地说道。

    “你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陆皓儿口气不善道。

    “没有,我放弃了,结婚我已经放弃了。”洪亦琛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别误会我不会再提结婚两个字。这事你不用担心,而且就算你跪在我面前,求我跟你结婚,我也不绝会跟你这样的女人结婚的。”信誓旦旦地说道。

    又道,“你也别期待什么了。”

    陆皓儿闻言心里一松,随即掩饰自己的失落,故作轻松地说道,“这可真是件值得可喜的事。”

    “对我来说是个万幸,这些天想了想,我何必非要吊死在你这棵歪脖树上呢!这世界有一半的人是女人,没理由只有叫陆皓儿的才是我的真命天女,才是最好的结婚对象,说不定是最坏的对象。”洪亦琛不客气地说道。

    “你说的对极了。”陆皓儿鼓掌道。

    “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不定能遇上更温柔,更善良,更体贴的女人。”洪亦琛故意刺激她道。

    “祝贺你。”输人不输阵,陆皓儿随即就道。

    洪亦琛闻言不客气滴说道,“因为在这个世上,不会再有比你更尖锐,更刻薄,更非人道,更自私,更残忍,狠毒的女人了。在怎么不好也会比你强。”

    “谢谢你的恭维。”陆皓儿照单全收道,紧接着就道,“祝你幸福,再见,再见是再见面,应该说拜拜!我挂了,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洪亦琛赶紧说道,“不!电话我还会打。”

    陆皓儿停住手,听筒重新放回耳边道,“为什么?”

    “因为是朋友。”洪亦琛认真地说道。

    “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说了我不要。”陆皓儿气呼呼地说道。

    “又不结婚你紧张什么?还是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洪亦琛轻松地说道。

    “总之我不要。”陆皓儿断然地说道。

    “有我这个不让你喜欢的朋友做榜样,就会更喜欢别的朋友。这也未尝不是好事!”洪亦琛宽容地说道。

    “好一个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陆皓儿媚气道。

    “不过你也没朋友,也没机会喜欢别的朋友了。”洪亦琛继续说道。

    “别再给我打电话了,我明天就把电话给掐了。”陆皓儿立马说道,咬牙切齿地又道,“听着我再也不想和你这么无聊透顶的人说话,再也不要。”赌气地朝听筒吼道。

    “求你,别挂电话。”洪亦琛哀求道。

    陆皓儿闻言,听着电话那端低三下四的请求的声音,收回快要扣上的电话,“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我很想知道一件事?”洪亦琛问道。

    “什么事?”陆皓儿也问道。

    “你不想结婚的准确理由是什么?”洪亦琛飞快地又道,“你不给我明确的答复,我明天上你家找你。”不惜威胁道。

    又道,“是,这个问题跟我也没关系,打听这个,我也不是想干什么?只是很好奇,好奇地实在忍不住才问的。就算是被判死刑,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只要不是特别的不方便,就告诉我吧!就当是最后的留言。”

    “哼!”陆皓儿冷哼一声说道,“我讨厌跟男人共有一个空间。”

    “这个我知道,你生理原因。”洪亦琛点头道。

    “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是。”陆皓儿进一步说道,“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问。”

    “我想听具体一点儿的。”洪亦琛说道。

    “我不想事事围着老公转,我不想早起,却因为男人要上班,还得爬起来做饭,不管你想不想,都能让他空着肚子上班。事事得看男人的脸色行事,这些我都不喜欢。总之我不想为一个男人委曲求全的过日子。”陆皓儿喋喋不休道,“我不喜欢什么事都要迁就男人,不喜欢从结婚那天起,我的表就停掉。所有的时间都要按照丈夫的时间来过。我要自己的表,我要按自己的时间过日子。”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想,你就当两个人共用一块表不就可以了。互相商量,互相妥协着过不就行了。”洪亦琛食指轻叩着沙发的扶手道。

    “那么是男人妥协,还是女人妥协。”陆皓儿随即就反问道,“男人婚前是一条哈巴狗,婚后是一条狼。男人在没有女人之前,什么都很听话;但得到女人之后,男人的心态在很多方面就会开始发生变化,什么都变得乱七八糟,杀女人个措手不及。

    商量?哈……猎人会听到手的猎物的话吗?

    怎么办?不想、也不能离婚,那么就妥协着过日子呗!这就是大多数婚后女人的真实写照。”

    又道,“结了婚的女人是什么?是叫醒男人的闹钟,做饭、洗衣服、刷碗,打扫卫生,还有床上的性*伙伴,传宗接代的工具。是万能的奴隶。”

    提高声音道,“结婚之后我能得到什么呢?婚后不如现在来的自在,惬意,你说我结婚干嘛!找罪受吗?这帐会算吧!”

    洪亦琛轻抚额头道,“看来你病的不轻啊!严重的很啊!你把人类夫妻间最美好的感情批的一无是处的,这样就标榜着你聪明了吗?错,恰恰证明你的肤浅和无知。像你这种古怪性格的人会有男人喜欢才怪呢!也只有我这个愣头青,栽进你的丝网里拔不出来。”

    “怎么想当救世主啊!”陆皓儿尖酸刻薄道。

    “我就是想,也得看人家愿意不愿意。说出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理由,无非是想呆在黑暗里,****那可怜又幼小受伤的心灵。”洪亦琛摇头叹息道,“有人说世界上最可怜的女人,是被抛弃的女人。其实不是,而是不能爱别人的女人,是那个人搞错了,可怜啊!你真是可怜无比的女人,不过这种想法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是看见男孩子扯女孩子的辫子,还是掀女孩子的裙子开始产生的这种想法吗?很显然不是,是什么时候呢?”

    “我说你到底说完了没有。我不用你给我做人格分析。”陆皓儿截住他的话头道。

    “没有,障碍中最伤脑筋,最可怜的就是性格障碍和人格障碍,皓儿小姐,和这些比起来你的异性接触性障碍真不算什么?是比任何障碍都要残酷的障碍。”洪亦琛装腔作势地说道,“哎呀,我实在是忍不住同情你了,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得了这么严重的病。搞得自己不敢碰触爱情,到死的那一天都不知道爱情是什么?还以为自己最聪明,最明智,其实就是个胆小鬼,胆小鬼……”

    “洪亦琛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凭什么说我是胆小鬼,凭什么?”陆皓儿紧握着话筒朝他吼道。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告诉你十八岁那一年发生了什么?什么伤害让你身上披着厚厚的铠甲,不敢接近人群?告诉我,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才让你患上了异性接触性障碍,告诉我十八岁到底发生了什么?”洪亦琛残忍地逼问道。

    “你这么富有同情心,我告诉你,我差点儿被人强*暴,在对爱情最憧憬,期待的年龄,差点儿被人……呜呜……”陆皓儿抱着电话哭了起来。

    虽然早就猜到最坏的答案,可还是心疼不已,洪亦琛恨不得现在就在她身边,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他在反而更让她害怕,因为他是男人。

    “哭出来,哭出来就好。”洪亦琛低沉地嗓音在她的耳边乍起,“皓儿小姐,你让我很佩服知道吗?你很坚强,遭受如此重大的打击,坚强的挺了过来。没有被打倒,干自己的活儿,被人认可,赚钱,自由,你过的比大多数人都好……”

    &aamp;

    陆皓儿这边的动静太大,尤其是撕心裂肺的哭声,吓得上厕所的陆皓逸一哆嗦,蹬蹬跑下楼去了,敲开了父母的房间。

    正在铺床的朱翠筠闻言立马扔掉被子,蹬蹬朝楼上跑去,陆江舟也顾不得擦湿漉漉的头发,滴着水,紧随其后的跑了上去。

    朱翠筠砰的一声没想到推开了陆皓儿的房门,冲了进来,看着陆皓儿哭的稀里哗啦的,不能自已。

    “怎么了,皓儿你这是怎么了。”朱翠筠紧张地问道。

    “皓儿。”冲进来的陆江丹担心地问道。

    “怎么了,你这好端端地哭什么吗?”朱翠筠着急的问道。

    陆皓逸推了着陆皓儿肩膀问道,“皓儿、皓儿别哭了,怎么了,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真是急死人了。”

    “我好像听见哭声了,谁哭了?”陆露走过来道,“爸、妈,二姐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哭啊?你倒是说啊?”朱翠筠问道。

    “别哭了,让爷爷、奶奶听见,怎么解释,你眼里还有没有长辈。”陆江舟将桌上的纸巾递给她道。

    “到底为什么哭?快把哭的原因告诉我。”朱翠筠问道。

    陆皓儿接过纸巾,粗鲁地擦了擦脸,哭声渐小,“没什么?”

    “这哪来儿的歌声?”陆皓逸问道,“还是英文歌,叫什么名字来着,很熟悉的。”

    “hero,堕天使有名的歌曲。”陆露突然说道。

    “对对,就是这个名字。”陆皓逸恍然道,“可是哪里来的歌声。”

    离的书桌最近的陆江舟看着上面的听筒,拿了起来,“歌声是从电话里传来的。”

    “爸,谁的电话?”陆皓逸压抑着怒气道,“谁把皓儿给惹哭了。”

    “喂喂!你是谁,为什么把我的女儿给弄哭了。”陆江舟拿着听筒放在耳边道。

    洪亦琛闻言赶紧道,“是我,洪亦琛,伯父。”

    “她为什么会哭,她为什么哭?”陆江舟提高声音质问道。

    “这个我不能说?”洪亦琛声音嘶哑地说道。(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生活是美好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秋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味并收藏重生之生活是美好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