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8章 八南颐

第8章 八南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晋延将夏国公送回国公府,又赶回晋阳长公主府邸时,已是未时。

    夏国公府与晋阳长公主府虽同在京城,但路程决计不近,加之路上夏国公多番折腾,赵晋延生生被折腾的不轻,原本表情就不怎么柔和的一张脸,只越发僵硬刻板。

    赵晋延在晋阳长公主府邸大门处勒住了手上的马缰绳,翻身下了马,抬头看着顶上挂着的那个御赐匾额时,倒是难得没憋在心里,长长叹了一口气。他身上的长袍这会儿早已不复上午出门时的干净洁爽,甚至还有些风尘仆仆,便是他并无洁癖,这会儿对于自己的仪容,也难免有些不习惯与在意。

    而一想到自己方才无故被扯入这桩乱七八糟的家务事中,他的眉头忍不住又是皱了一下,好在他向来克制,并不会让这股子郁气流于形色,所以面上还是一副冷淡的神色,背手朝着大门处走去。

    赵晋延这边还未走几步,却瞧见了赵晋元从里边走了出来,看到他的时候,赵晋元脸上微微愣了一下,倒是立刻反应了过来,对他笑着说了一句:“回来了,姑父送回去了吧?”

    “嗯。”

    赵晋延点了一下头,犹豫了一下,又有几分不自然的开口道:“我想着回来与晋阳姑母说一声。”

    赵晋元闻言,点了点头,但却是阻止了赵晋延,温声解释道:“方才芙蕖的生辰宴闹了许久结束,加上宴会上又发生了这许多的事情。我出来时,芙蕖和晋阳姑母都回去歇着了,还是让她们好好歇息吧!”

    赵晋延闻言,只不在意点了点头,不去见晋阳长公主,其实他倒是乐得轻松。

    这边赵晋元与赵晋延二人又说过几句话后,另一边,东宫宫吏已驱赶赵晋元的马车过来了,二人便上了马车,不再站在门口说话。

    赵晋延一上马车,便闻到了一股香甜气息,他对于甜腻点心之物并不喜好,只是今日许久水米未进,早已是饥肠辘辘,倒是难得起了几分馋意,目光下意识寻找那香甜味道的来源,正是放在车内桌几上的一个点心盒子。

    赵晋延虽不解车上如何会多了一个点心盒子,毕竟来时他也是乘坐这辆马车,并没有瞧见这个点心盒子,但他也并无多想,便伸手去拿。

    只是,他这刚一探手,手还未碰到盒子,赵晋元却突然快速的将整个盒子都拿了起来,小心翼翼置于他身侧的座位上,而那个位置,恰好是赵晋延的手够不到的地带。

    赵晋延面上闪过疑惑,手有些僵硬的收回,而赵晋元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的轻咳了两声后,才欲盖弥彰的解释了一句:“三弟你午膳未用,只怕饿了吧?正好待会儿要经过珍馐楼,大哥请你用膳,这点心就不要用了,免得待会儿用不下。”

    “多谢大哥。”

    赵晋延轻声道了谢。若是依着他往日里沉默寡言的习惯,道了谢自是不会再多说什么,可是今日,他却是鬼使神差,在道完谢后,忍不住开口又说了一句:“这盒点心,是芙蕖表妹送给大哥的吧?”

    虽用了疑问句,可赵晋延心中,已经是确信无疑。

    赵晋元倒并未隐瞒,点了点头,只是脸上神色略带几分不自然。过了一会儿,仿佛是因为心事被戳穿了,反倒没了顾忌,他忍不住有几分得意的对赵晋延开口道:“先时我去大理寺将越朗表弟接出来,芙蕖怕我饿到,特地追到门口将这个食盒递予我,表妹总是这般体贴……”

    赵晋延没有说话,目光落在了那个刻有晋阳长公主府标志的食盒上,想到了先时赵晋元与他袒露的心思,又想到了他无意间听到的那番话,嘴角忍不住嘲讽的翘了一下。

    若真是半分心思都没有,又怎会有意无意做出这般暧昧撩拨之举?说到底,一向理性英明的太子殿下,在□□上,也逃不得当局者迷。

    闺房里静悄悄的,丫鬟们也早已经被芙蕖打发走了,她趴在床上,手上拿着一本书,半天也没翻过一页,眼睛却是直愣愣的看着书本。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窗口传来一阵细微的动静,也惊醒了芙蕖,她抬起头看去,只瞧见窗口处,放了一个足有两本书大的梨木盒子。

    光凭窗棂的宽度,根本就无法支撑住这个盒子,定然是有人在后边拿着,芙蕖身子仍然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只是手终于翻动了一页书,而后,慢慢开口说了一句:“缩着身子蹲着不累吗,站起来吧!”

    盒子动了动,过了好一会儿,在盒子背后,终于钻出了一个脑袋,夏越朗那张看起来还算是清秀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只是因着黑了一个眼眶,脸上又是青紫交加,显得有些滑稽。

    他说起话来又是小心翼翼,又是殷勤,嘴上那一声又一声的妹妹,叫的分外甜蜜。

    芙蕖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角,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从床上爬了起来,目光直直的看着窗口,语气里也带了几分无奈:“哥,我没怪你。”

    夏越朗闻言,脸上却是带了几分难受的神色,语气颇有几分期期艾艾:“我知道妹妹你最善解人意,是不会怪我。我只是自己在心里怪自己,我怎么就那么控制不住,非得坏了你的生辰宴呢!妹妹你一定受了委屈,都怪哥哥不好,你骂哥哥,打哥哥吧!”

    一连串的话说出来,夏越朗的语气越发低落。

    芙蕖看着,脸上却是笑了一下,从床上爬下穿上了鞋子,走到窗口,伸出自己的手对夏越朗笑道:“哥哥,我的礼物呢?你为了这礼物,都把人给打了,我到现在还没看过呢!”

    “哦,在这,在这!我到了大理寺,那群人硬要我交出来,我都死活不肯拿出来呢!”夏越朗的语气里带了几分邀宝。

    而芙蕖应景的冲着夏越朗笑了一下,接过了那个梨木盒子打开,只瞧见里边放了一套红宝石头面。首饰上镶嵌的红宝石殷虹如血,熠熠生辉,金底首饰皆刻了荷花底纹,精致非常,显然送礼之人,所花所费的心思,决计不少。

    夏越朗不是个沉得住气的人,早些时候,他在宫里得了这几块红宝石赏赐,便不止一次冲着芙蕖保证要做一套天下无双的首饰给她。为此,他几乎跑遍了京中大大小小的首饰铺,连宫里的工匠也被他扰烦过多次。

    而今天早上,夏越朗出门去取首饰的时候,还特地到芙蕖屋里冲着芙蕖说了一遍这套首饰的事情,不想却因着这套首饰,让夏越朗无端惹了大祸。

    “哥,成亲王世子那边,怎么样了?”

    芙蕖没忍住,还是担心的问了一句。

    夏越朗提到芙蕖提到这个,面上有些尴尬,但还是故作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冲着芙蕖笑着安慰:“没事儿,没事儿。他自己身子弱,我都没下过力气,再说,不是有皇帝舅舅吗?”

    夏越朗显然不想让芙蕖提这个,他随口敷衍了两句,立刻转了话题,“我听青竹说,他今天竟然带着那几个小贱人来了!”

    芙蕖没有说话,眼里却是闪过了一丝难堪。

    夏越朗看着自己妹妹这副样子,心中怒火一下子燃了起来,只大声嚷嚷着:“芙蕖,你放心,我去教训他一顿给你出气,看我不烧了那破宅子,烧死那群贱人!”

    “哥,你别去,上次你和爹都吵成这样了,你又何必为了我,伤了你们父子情谊。”

    芙蕖闻言,有些慌了,连忙一把拉住了夏越朗的衣袖,连声哀求着。

    其实夏越朗大闹夏国公府给芙蕖出气的事情,早已不是一次两次。就在去年,芙蕖去皇觉寺上香的时候,恰好撞上了那边府里的几人,听了几句不好听的。结果夏越朗知道后,半夜三更跑去烧夏国公府,被抓了个正着。当时夏越朗和夏国公二人,闹得天翻地覆,最后还是皇上出面,才将此事安抚下来。

    芙蕖心中惊慌,话自是说的有几分不妥,夏越朗闻言也是皱了一下眉头,只粗声粗气道:“什么为了你,什么我们的,我和你还有娘才是一家人,他算是个什么东西,你说的好像我和他才是一家人,你不是咱们家的人一样。”

    夏越朗的话还未说完,芙蕖眼眶一红,泪水却是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夏越朗慌了,连忙不再多言,只冲着芙蕖开口道:“妹妹,你别哭,我都听你的,我不去找他行了吧,你别哭了!”

    屋内兄妹情深,门外晋阳长公主轻轻叹了一口气。

    站在她身边的王嬷嬷小心翼翼看着晋阳长公主脸上的神色,许久轻声开口说了一句:“长公主,您不进去吗?”

    晋阳长公主摇了摇头,慢慢开口说道:“你说皇兄给芙蕖封了封地?”

    “是啊,奴婢今日出宫时,太后娘娘让奴婢和长公主说的,圣旨稍后便下,郡主的封地就在长公主封地边上,南颐县虽比其它郡县小了些,但毕竟是盐邑之地,每年的出息可不少。最重要的是,咱们郡主如今成了南颐郡主,那可是有名有实的。”

    晋阳长公主嘴角微微翘了翘,没有说话。

    芙蕖出生之时,便得封郡主,封号为容华,对于一个公主之女而言,算得上是尊荣,可终究有名无实。她其实知晓,芙蕖这郡主早晚会变得有名有实。只是,先时她以为那一日会在芙蕖及笄之时,不想,却是在这十四生辰。

    不管皇上这份生辰礼送了,是为了今日之事,为她和芙蕖撑面子,还是有别的考量,但至少,明年芙蕖及笄之辰,得到的生辰礼,决计不会比今年轻。

    而对于一个及笄少女而言,最好的礼物,莫过于一桩最好的亲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