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27章 二十七慈爱

第27章 二十七慈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晋延回到自己所居之地后,只径直来了书房,不过手还未推开书房大门,背后却突然被人用手拍了一记。

    他倒是淡定,脸上没有半分惊慌,淡然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出现在他身后的人。卫麟原本嬉皮笑脸,被赵晋延这么一瞅,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连连求饶道:“别这么看我,行了行了,我知错了我知错了!”

    赵晋延眼里闪过一丝无奈,并未说什么,只转身走进了房间里,卫麟自是毫不犹豫的跟了进去,还主动关上门,讨好的冲着赵晋延笑着。

    赵晋延没有施舍半分眼神于他,自己径直坐到了书桌后边,拿起一本倒翻放在书桌上还未看完的书籍翻看着。

    卫麟又是笑嘻嘻的凑到了赵晋延身边,俊美的面容上,颇有几分贼眉数目的冲着赵晋延连声道:“晋延,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和夏芙蕖……勾搭上了!”

    “滋”的一声,赵晋延原本正要翻过去的一页,纸书分离。

    “哎,你别激动,我就问问,你干嘛好好把一本书给毁了!”

    卫麟一副对这本书心疼的厉害的摸样,而赵晋延却是直接伸手将手中的那本书砸到了卫麟身上。

    卫麟躲闪不及,俊美的脸被砸了个正着,好在赵晋延手上有分寸,并未将他这张俊脸给毁了,只是在左侧脸庞留下了一道红印子。

    “赵晋延!”

    卫麟睁大了眼睛,脸上没了笑容,捂着脸反驳,“不带你这样的,就是嫉妒我长得帅,也不带砸脸的。”

    卫麟说完这话,干脆耍无赖似得一屁股坐在了赵晋延所坐的椅子边上的……地面上,抱着双膝开始哀怨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日夏芙蕖落水,是你救了她吧!”

    “你怎么知道?”

    赵晋延有些吃惊,他自以为那日之事,他做的隐蔽,除了当事人之人,根本没有任何人知晓,可是如今看来,是他天真了。

    他忍不住想到了先时与芙蕖的求证,心神忍不住一阵恍惚,难道真的不是她告诉长公主的。

    “那天所有的人都过去了,独独少了你,旁人没注意,我还会没注意吗?所以我立刻跑到了你院子里,在你卧室的窗户上戳了个洞,果然正好看到你在换下湿了的衣物。”

    “……”

    赵晋延觉得,自己方才下手砸脸的举动,还真是有些手下留情了。

    卫麟丝毫未觉得自己的行径不妥,又是笑眯眯道:“你那晋阳姑母替你在你父皇面前说了话,让你领了筹备军粮这么好的差事,若是你没和夏芙蕖勾搭上,打死我也不信。要知道你那晋阳姑母是个什么人,对你又一直不喜,怎么会无缘无故替你说好话?”

    “而且,今日你去见夏芙蕖,可是第一个入了她闺房的人,先时便是连太子殿下,都被拒下了!”

    卫麟眨了眨眼睛,利落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赵晋延,笑眯眯道:“兄弟,你这是靠上大树,马上就要飞黄腾达了!”

    “莫胡说。”

    赵晋延面上听着卫麟的话,想到了方才在芙蕖房中不欢而散之事,心里有些尴尬,忍不住解释了起来:“我方才问过夏芙蕖了,她告诉我,她并未自己落水被我救上之事,告诉任何人,包括长公主。”

    “那便是她的丫鬟们说的。”

    卫麟说的笃定。

    赵晋延却是摇了摇头,开口道:“不可能,当时在场的丫鬟,只有两人,而那两个人不仅被我下过命令封口,夏芙蕖醒来后,也严令过。”

    “不过,你说的没错,无缘无故,晋阳姑母不可能会替我说话,我只是好奇,她如何会得知是我救了夏芙蕖?”

    卫麟听完赵晋延的分析,脸上沉思,眼里闪过一丝光芒,语气突然认真的说了一句:“晋延,晋阳长公主并非表面上显露的那般简单,便是夏芙蕖不说,她会知晓也并不足为奇。”

    赵晋延疑问的看向了卫麟,而在这个是时候,卫麟却又突然笑着不正经道:“不管你那晋阳姑母是怎么知晓的,她知道总归是一件好事吧,你看看你现下受了多大的实惠。而且你可以将她女儿从湖里救起来,这夏日衣衫轻薄,又浸了水……呵呵!”

    卫麟笑的十分不正经。

    赵晋延没有说话,而卫麟却不减兴致,仍慢悠悠的调侃着:“你那芙蕖表妹,只怕现下早已非君不嫁了!”

    “……”

    赵晋延直接伸手推开了卫麟凑过来的脸,并未去回答方才那个话题,只是开口问了一句,“我书房里是否有一本杨清漪的诗集?”

    卫麟眨了眨眼睛做无辜状,赵晋延加重语气,说了一句:“她亲笔所书,诗集原件。”

    “延延,你这样不好,非常不好,怎么可以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这和你那二哥赵晋安的小人行径,有何区别!”

    卫麟张口调侃着,似乎是想要避开这个话题。

    赵晋延一把抓住卫麟手腕,堵住了他想要逃跑的想法。

    卫麟手掌被抓的生疼,只好连连求饶说了实话:“先时不是你说的吗,想要收藏几本当代大家的诗词歌赋,杨清漪素有才名,她的诗集墨宝在京中可是备受追捧,我这花了多少心力才给你寻来的,你竟这般忘恩负义!”

    “……你,一个闺阁女子的墨宝,你怎么能够放在我书房内。”

    赵晋延被卫麟这荒诞行事给彻底弄了个无语,最终也只是质问了这么一句。

    而卫麟回得也是振振有词:“你怕什么,这杨清漪自己一个闺阁女子,都不怕墨宝在外流传,你只是收藏了,无伤大雅。”

    “还是说?”卫麟眼珠子一转,笑眯眯道:“你被人知晓了这件事情,那人误会你喜欢杨清漪,所以你心中才这般恼怒!”

    “这事儿本就不合乎规矩,闺阁女子墨宝诗集,也不该在外流传,你如今还要拿到我书房里来……”

    赵晋延心中其实是十分接受不了这类事情,他只觉得,一个女子,便应该本本分分,在外莫传什么才名,而闺中所做诗词,更不应该在外流传,至于说女子墨宝,那更应该是藏于自家内部的东西。

    “你呀,就是个老古董,自咱们文太后之后,哪家女子不想着传点才名出来,便不是一朝选在君王侧,但好歹日后说个好人家,也能有所依仗。”卫麟一点都不以为然。毕竟当年的文太后,可全凭在闺中时候的才名,才会让先帝心仪,以至于入宫有了如今的地位。

    “不过,文太后当年才名斐然,偏生晋阳长公主和夏芙蕖二人,没见着有什么才华,反倒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杨清漪,却又几分文太后当年的风采。”

    卫麟说完这话后,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层,不等着赵晋延解释,突然窜到了书房门外,支着脑袋超里边笑眯眯道:“你既然担心被误会,那我替你去解释,行了行了,别阻止了,我走了!”

    卫麟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合上了门,让赵晋延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赵晋延只能够心急如焚,一路追了过去,到了夏芙蕖的房门前时,他发现卫麟蹲在房门口,并未有进去,只当是被拦下,心里忍不住松了一大口气,正要将人带走时,卫麟却抬起头看着赵晋延开口道:“咱们的南颐郡主回家了!”

    “回家?”赵晋延愣住了,没反应过来,毕竟他上午的时候,才来过。

    “是啊,回家了!”

    卫麟呼出一口气,为自己来晚一步而忍不住有些遗憾,心里更是暗暗想着,这夏芙蕖住的好好的,干什么回家。

    其实说起来,芙蕖要回家这件事情,绝非心血来潮,早在几日前,她便和晋阳长公主和文太后做了请示。二人原本并不想答应,但架不住芙蕖的劝说。一来芙蕖这病一直未见好,这避暑行宫是个养病的好环境,却不是养病的好地方,至少三天两头过来探望的人并不少,芙蕖便是不见,也没个清净,而且长此以往,也容易得罪人。其二却是,这避暑时日,也已经过去大半了,若是芙蕖病还未好,届时要么被单独留在行宫中养病,要么,便是拖着病体跟着大家一起回去。前者未免凄凉后者则是劳累。

    这么一想,倒不如让芙蕖自己先回了宫中府中清净养病来的更好。

    而芙蕖之所以走的这般急,完全是因为刚刚见过了赵晋延的缘故。她先时谁也不见,倒是一碗水端平了,可见了赵晋延,便不好不见旁的人,不然他人只以为她与赵晋延之间有什么事情。

    所以未过多会儿,赵晋安过来探望她,芙蕖硬着头皮还是见了。

    只不过当时是一边见着,一边收拾东西罢了。

    赵晋安见芙蕖要归家,主动提出护送,芙蕖婉言拒绝。而夏越朗疼爱妹妹,也提出要陪着妹妹回去,芙蕖见他在行宫里玩的畅快,不忍打断,也拒绝了。

    最后却是晋阳长公主做了决定,谁都不用陪,她陪芙蕖回家去,顺便还可以在府中安排一番。

    芙蕖同样也想反驳,但晋阳长公主若是做了决定,没有谁能改变。

    于是最终回京的队伍,却是变成了晋阳长公主与芙蕖。

    毕竟是天子脚下,加之队伍中护卫又极多,一路自是顺风,只是到了京城门口时,车驾被一人拦了下来,并非守城卫兵,而是夏国公夏珏。

    夏珏坐在马背上,看到了芙蕖的马车时,立刻从马上翻身下来,走到了马车边上,脸上带笑冲着芙蕖连声道:“芙蕖,爹听说你病了,现下有没有好些?”

    夏珏的语气里满是关怀,坐在马车内的芙蕖闻言,心中一动,她下意识看向了晋阳长公主,却见晋阳长公主只是坐在车内,面无表情。

    她咬了咬唇,犹豫着,最终还是拿起放在边上的一角纱巾,给自己戴上后,掀开了马车的帘子,轻声唤了一声:“爹。”

    夏珏脸上满是慈爱笑容,连连点头应着:“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