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78章 七十八交谈

第78章 七十八交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晋延说这个话,绝对发自肺腑,虽然当年他还年幼,可是当时的情况下,便是他那个年纪,也不得不早熟起来。

    他的母亲出身的确是不光彩,坊间的谣言虽然有虚假之处,可他母亲的出身、他母亲的为人,到底是没有夸大。当年先皇结识了他的母亲后,对于先皇而言,虽然是一段风流轶事,拿出来说,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倒也并没有什么不光彩之处。但这也是因为先皇与赵晋延的母亲并没有什么结果,若是先皇对赵晋延的母亲真动了感情,而且是打算给对方一个名分,只怕朝廷里,宗室乃至百姓,都不会答应。

    当然,这些也都不必多想,毕竟先皇也只是将与赵晋延母亲的缘分当成是春风一度罢了。

    可赵晋延的生母却从来都不是这么想的,虽然初始与先皇认识时,并不知先皇的身份,可她也是奔着先皇那副多金公子的模样去的,之后知晓了对方的身份,她便更加不想松手了。

    可先皇是什么人,说是多情,更是无情,虽然新鲜赵晋延生母与宫中女人不一样的风情,可玩过了,也就没什么新鲜,更何况外边的女人,新鲜劲儿过了,也真是没有什么稀奇了。

    宫中正好有事缠身,先皇随口许诺了一句会回来找赵晋延生母这么一句话后,便撒手走人。

    赵晋延生母当然也知晓男人的话不可信,但当时她也根本没有办法做什么,所以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先皇走了。

    若是事情仅止于此,倒也罢了,便是赵晋延生母日后发现怀了赵晋延,只怕会想到的也是将孩子打掉,或者是找个别的男人委身。

    可这样一来,赵晋延只怕这辈子都无法回到宫中。

    但当时微服出宫的人,除了先皇,还有晋阳大长公主。

    晋阳大长公主虽然不喜赵晋延生母的行事作风,可在先皇打算拍拍屁股就走人时,隐约感觉到了不妥,便留下了人马将赵晋延的生母安置了下来。

    再到后来发现赵晋延的生母怀有身孕,时间上又恰好与先皇呆在这边的时间对应,晋阳大长公主自然更加不可能不管这些事情了。

    从这方面来说,其实说晋阳大长公主是赵晋延的贵人,倒也不为过。

    可晋阳大长公主在这件事情上做的最不妥当的地方其实便是在发现对方有身孕,甚至是赵晋延的生母诞下赵晋延之后,都没有将人带回宫中,甚至没有将这件事情的风声告诉过任何的人。

    以至于赵晋延等到长成后,才回到宫里,留下了话柄。

    晋阳大长公主其实在之前是真的不觉得此事有任何不妥,至少就像赵晋延所说,若非她,赵晋延只怕这辈子都别想认回皇家。但若是真从清理而言,稚子无辜,赵晋延也是先皇的血脉,是皇家的血脉,她明明可以让他自小便如同其他皇子一样尊贵的活着,只因为她的私心与可以遗忘,过得甚至都不如普通的平民百姓。

    晋阳大长公主既然安置了赵晋延母子,在衣食住行上,自是不会对他们有什么亏待,可到底是这样的一个情况,赵晋延生母是个爱慕虚荣之人,她一心想要得到大富贵,虽然也如她所希望的,过得衣食无忧了,但与她真正所希冀的却相差甚远。过一两天、一两个月,可能还能够忍耐下来,可这不是一日两日一月两月的事情,而是一年两年……

    日子一久,养在她身边与先皇极像的赵晋延也便成了她的出气筒。

    在赵晋延的记忆中,他的生母是极美的,自然若非这份美貌,当初也不会打动先皇,而他的生母,也是极爱打扮之人,便是被限制在那一方小小的院子里,赵晋延的生母每天也要将自己打扮的妖妖娆娆、风情万种,可这份美丽在这方小院中,最终无人问津。这份寂寞,赵晋延作为一个孩童,大抵是不懂的,可眼见着自己的母亲一会儿对着镜子痴痴发呆,一会儿又是喜怒不定砸东西,甚至是动手打他……

    赵晋延从惧怕到难受,再到最后的漠然……

    他也听着伺候他的仆妇说过他日后可能会被接回宫里的,心里也一度充满过希望,但一年又一年,他没有等到,可能是因为当时太小,又或者对于进宫意味着什么这个概念并不明晰,他心里只是有一点点小小的失望,不像他的生母一般。

    他的生母到了最后,是生生将自己给逼死的,在这一方小院子里,憋屈而死的。到了最后的日子,她开始疯疯癫癫,一会儿说着自己要做尊贵的娘娘了,一会儿却痛骂先皇负心,痛骂晋阳大长公主恶毒……

    赵晋延从头至尾只是冷漠的看着,他当时倒并没有因为生母的即将离世而难受,反倒是有几分惆怅着,惆怅生母若是走了,只怕这小院子里要彻底的安静下来了。

    外边的人进不来,他也走不出去,而小院里伺候的人,虽然将他照顾的很好,但再多却是没有了。

    不过,赵晋延在那会儿也没有想到,他生母盼了一辈子的事情,在她生前,宫中、京中没有任何音讯,而她一死,晋阳大长公主却使了人,将赵晋延接进了京里,将他送入了宫中认祖归了宗。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嘲讽。

    晋阳大长公主单手支着额头坐在椅子上,眉头微微皱起,语气平淡的说着往事。

    “当年在宫外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母亲,就不喜欢她,甚至在她之后跟了先皇后,也甚少与她来往,总觉得与这般不正经的女人说上一句话,便是玷污了我。说来,你母亲心机倒真是不深沉,皇兄身边其他的女人,即使是厌恶我,但也总是想着来讨好我。可你母亲却不会,她在我面前被我下了脸后,对我倒是嫉恶如仇,还想法设法想让我难堪,憋着小心思想要给我下绊子。”

    晋阳大长公主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脸上倒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微笑,其实那段岁月,是她难得单纯、难得轻松自在的岁月,便是她厌恶的赵晋延生母,如今想来,都是带着那么一丝可爱。

    “当然,你母亲那点子手段,便是尚且幼稚的我,都能够一眼看透,偏偏她还百折不挠。”

    赵晋延脸上的笑容却是慢慢淡了,看着晋阳大长公主,没有说话。

    他也是没有想到,晋阳大长公主竟然会与他提及他母亲的往事。

    而晋阳大长公主的目光也慢慢的落在了赵晋延的身上,看着他轻声道:“后来我们要回宫了,皇兄从来都没有打算将她带回宫里,当时虽然我有些幸灾乐祸,可也觉得她有些可怜。临走的时候,便留下了人安置她,当初听着底下人回禀说她怀了你,其实我应该当时便将这件事情告诉皇兄,也的确是有这样打算的。可当时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我匆匆嫁人,与皇兄不睦……鬼使神差,我就将这件事情给瞒下,也渐渐的有些忘了,等到我有了闲心忆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你都已经能够走路了,听着那边的人回禀的情况,你母亲成日闹腾,你又懵懵懂懂……加之我与你父皇之间的事情,又不是那么简单,贸然将你和你母亲带回宫中,又怕给我带来什么不利的后果,这一拖便拖到了你母亲离世。”

    在这件事情上,晋阳大长公主毫不避讳自己心中的想法,当时的情况,太过于复杂,赵晋延是个未知的因素,而赵晋延的母亲又是个祸害,晋阳大长公主根本不可能冒这份风险。

    她从前倒是从来不屑于解释什么,可是如今,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而如今的她,也的确是不可能再像之前一样活着了,所以晋阳大长公主倒是难得多言解释了几句。

    “你母亲去世后,我也不可能将你一个人继续养在哪里,更加不可能让皇家的血脉真的流落在民间,所以便将你带去了宫里。可当时你刚进宫后,某些形态举止,忍不住让我想到了你母亲,心中十分不喜,便不由自主的针对了你一些。如今想来,你那个时候也不过是个孩子,我对你太过于苛刻了。”

    晋阳大长公主的话,倒是让赵晋延忍不住笑了一下,他其实也回忆到了小时候的那些事情,他刚刚被接回宫中的时候,其实有一些举止,现在想来,也的确是有些不太好。

    多年宫外的生活,面对着其他名正言顺、看着行为举止皆是得体优雅的其他兄弟时,他心中难免自卑,而生活待遇上的变化,周围人的奉承,又让他极具膨胀,这自卑一膨胀之下,他也的确是在宫中做出了许多不得体的事情,甚至成了一些笑话。

    其实就像赵晋延一直以来所认为的,当初晋阳大长公主对他的打击,他这些年来在心中记着,却是感激着。他甚至隐隐觉得,晋阳大长公主可能只是用这种方式在提点他,照顾着他,虽然方式很不温柔。可这一盆冷水浇的,让他当时都有些发热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赵晋延甚至不敢去想,若是当初他还是那样活着,如今的他,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姑母,这些年来,晋延都欠你一句谢谢。”

    赵晋延摇了摇头,对晋阳大长公主温声说着。

    赵晋延在晋阳大长公主府里呆了很久,一直待到寅时方才离开。

    芙蕖腿伤不能行走,坐在床上却是坐立不安,担心的不得了。

    她实在是想不出赵晋延与她的母亲能够有什么可聊的,她也不敢去想象,毕竟以往的经验告诉她,这二人若是凑在一块儿,赵晋延或许不会做什么,可她的母亲,决计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甚至还有可能会做出什么难堪的事情来。

    若是腿脚便利,芙蕖这会儿自己早就跑去厅里呆着,便是在其中做做中间人,缓和气氛也是好的。可偏生她的腿脚如今连下地都不可以,所以她只能够使唤着丫鬟们一趟有一趟的往大厅里跑去探听消息。

    只可惜里边房门紧闭,而门口又有晋阳大长公主身边的侍从把守,芙蕖派去的人,一点消息都谈听不到,这让芙蕖越发的忐忑不定,唯恐下一刻,底下人便来告诉他,屋里闹翻了天,赵晋延与晋阳大长公主吵了起来……

    可是足足好几个时辰过去了,依然是没有一点点的动静,再然后,便是底下丫鬟来报,赵晋延离府了。

    芙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她再三确认后,忍不住长呼了一口气,终于将心中的担忧退了去。

    彩霞看着芙蕖这副模样,笑着将一直温在边上的点心呈了上来,冲着芙蕖笑道:“郡主这一回,可是放心了吧,这是皇上带来交给奴婢们的点心,郡主万万莫浪费了。”

    彩霞呈上的点心,色泽莹润,玲珑可爱、甜香扑鼻,芙蕖甚至还未尝,便已经很好吃了,当然这点心她也尝过,而且是她最喜欢的几味,这点心看着,也都是出自宫中那几位最出名的御厨之手。

    以前赵晋元在世的时候,也会给她待点心带果子,可是那会儿,芙蕖心中总是觉得避之不及,这份待她的好,也是一种压力。而今日赵晋延送来的这份点心,芙蕖虽然也有几分心烦,却没了那份压力……

    芙蕖也有些搞不明白自己心中的想法,不过这会儿她脑子里装的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也不想再继续多想,所以真没有多想,便接过了彩霞递上的筷子,夹了点心送入了嘴里。

    吃过一口后,她突然想到了晋阳大长公主,连忙冲着彩霞吩咐道:“这点心还有多吗,若有多,给我娘也送一份过去。”

    彩霞闻言愣了一下,不过马上点了点头,笑道:“皇上带来很多,足够了,奴婢这便让人热了给长公主送去。”

    “好。”

    芙蕖又是点了点头,其实她送这点心的时候,心里还是有几分担忧的,唯恐晋阳大长公主听得这点心是赵晋延送的,会让人直接将点心给扔了。

    可是等到送了点心回来的小丫鬟来报的消息时,芙蕖又是给愣住了,晋阳大长公主不但当时便拿了筷子用了几块点心,而且还让清语赏了跑腿送点心的丫鬟。

    这简直便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芙蕖左思右想没想通晋阳大长公主态度的转变,可这毕竟是喜闻乐见之事,芙蕖虽然心中还觉得有些疑惑,但决计不会傻兮兮的跑去问晋阳大长公主这事儿的缘由。

    不过芙蕖没有想到,晋阳大长公主与赵晋延关系的破冰,并不仅仅限于此。

    不过几日,底下丫鬟们却是传来了一个新的消息,关于赵晋延身世的那些流言竟然没了,而且这事儿与晋阳大长公主还是有些干系,竟然是晋阳大长公主在亲自在某位宗亲老人的生辰宴上,晋阳大长公主无意间听闻某几位长舌妇人在议论此事时,二话不说亲手打了那些人的脸面,然后闹着将此事澄清。

    当然她也不是无理取闹,而是在宴会上,郑重其事将此事敞亮的说了出来,一说赵晋延从出生至进京之时,由她一手经办,那几个妇人如此议论,便是再说她混淆皇家血脉,这是在诋毁她。二却是将当年赵晋延出身时的一些证据都拿了出来。

    其实这种身世之类的说法,很难论证,可晋阳大长公主可能是当年便有所准备,赵晋延的生母当年自孕期至赵晋延出生的诊脉竟是由太医院一位老太医所看诊,且都一一有所记载,而当年接生赵晋延的稳婆,竟然也是从宫中出去,同样是在宫里算是德高望重的嬷嬷。

    当然,这其中这些个记载人证,若是旁人还非要较真的说是假的也不是不可以,可晋阳大长公主这般亲自出面力证,加之又是大庭广众之下将此事说出来,旁人也不可能真的去反驳这件事情,就像先时那些敢于散步流言的,哪个不是在私底下暗暗的说着,真说出来,那便是明着与当今圣上做对,明着与整个皇家为敌了。

    只要晋阳大长公主在当时没有人敢反驳,这也便足够了,消息传到民间,那些流言便会被一一反驳,也慢慢会止住。

    当然这件事情也并非只有晋阳大长公主可以做,可是真正聪明之处,却也是晋阳大长公主在当天宴会上提及。

    若此事是赵晋延自己在朝堂之上提出来说,这便显得太过于郑重其事,而且就像先时所言,这种涉及到身世之时,本就是难以论证,赵晋延真把他当成是正事,即使朝臣们不会反驳,传到了民间,谣言清楚了,可日后若是再提及到此事,说起来却仍是赵晋延的一个笑话。

    旁人只会觉得这个帝王无用,没有威信。连自己的身世都要拿到朝堂上这般较真的计较,而且还是与这个流言来较真。

    而晋阳大长公主选在这次寿宴上,说场合不正规却也足够人知晓,而且晋阳大长公主最为巧妙的将此事牵扯到了自己的身上,而将赵晋延撇干净放在一旁。

    当然这其中的关节,可能也只有局中人能够看得出来。

    芙蕖真当是意外晋阳大长公主竟然会为赵晋延做到这个地步,能够这般力挺赵晋延。

    当天晋阳大长公主来看她的时候,芙蕖也只是看着晋阳大长公主傻笑不说话,惹得晋阳大长公主没好气的敲着芙蕖的脑袋。芙蕖被狠狠敲了一记,脸上的笑容依然没有下去,只是拉着晋阳大长公主的手,笑呵呵说着:“娘,你这样真好!”

    “女生外向,那赵晋延给你吃了什么*药,让你这么维护他。”

    晋阳大长公主说话的语气依然没什么好气,不过脸上带着的笑容,却显示她此刻的心情并不差劲。

    芙蕖自然瞧得出来,所以仍然笑呵呵的拉着晋阳大长公主的手不撒,又是笑道:“娘还说我维护皇上呢,娘不是比我还要维护皇上,听得外人议论,还亲自出来说话呢!”

    芙蕖虽然这般说着,但心中其实也明白,这件事情应该晋阳大长公主早有预谋,或者说和赵晋延也通好了口风。在晋阳大长公主在宴会之上替赵晋延说完话后没多久,赵晋延便抓出了此次流言事件中的一些人,都一一做了惩处,甚至还对一些个主要人员,难得动了狠厉的手段来惩处。

    这也是谣言能够立刻止住的最重要原因。

    不过芙蕖并不觉得这般手段惨烈,虽然只是谣言,但她生活在京里,又是身处在世家顶尖的风尖浪口之中,自然比许多人都明白,这谣言有的时候,比刀箭更加惨烈,更加能够伤害到人。

    而第二日,赵晋延又来了晋阳大长公主府,这一回他倒并不是单独来的,还带了卫麟。

    卫麟自然不像其他护卫那般好打发,自进了晋阳大长公主府,便一直跟在赵晋延的脚后跟不离开半步。连到芙蕖的小院子里,都不肯离开。

    芙蕖也暗暗庆幸今日她倒是打扮妥当了,这会儿正是趁着难得的好天气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等到赵晋延和卫麟走进来的时候,她虽然也是吓了一跳,却不像之前那般惊慌了。

    赵晋延看到芙蕖的时候,原本冲着卫麟的不耐烦目光一下子变得温柔了起来,他走到了芙蕖躺着的躺椅跟前,微微弯下了身体,伸手将盖在芙蕖膝上的毯子往上边拉了拉,将芙蕖的腹部也一块儿盖上了,才满意的站正了身体,而后又冲着芙蕖语气温柔道:“虽然这会儿天气晴朗,但到底还未转暖,表妹得注意保暖才是。”

    “多谢皇上。”

    芙蕖看了一眼眼中仿佛是满是趣味打量着她和赵晋延的卫麟,面上有些不自在的冲着赵晋延客套的道了谢。

    赵晋延闻言,倒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当他的目光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卫麟时,倒是加深了眉头间的纠结,只冲着卫麟又是打发道:“行了,如今都在表妹院子里了,朕的安危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到外边守着。”

    “……这可不行,万事还是要以皇上安全为重,皇上如今手上还伤着,万万不可任性啊!”

    卫麟一副冒死直谏的忠臣模样,不过芙蕖听着卫麟这语气,只觉得心中诡异,原来却是卫麟这说话的语气,分明与赵晋延方才叮嘱她的语气如出一辙,分明便是卫麟有意在调侃着她和赵晋延。

    芙蕖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卫麟,还真不想去搭理这家伙。

    赵晋延拿着卫麟也是有些头疼没办法,倒不是他在卫麟面前没有帝王威信,而是对于卫麟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也真不可能拿出君王的威信来命令他。毕竟这并不是什么大事,而卫麟在这会儿也是将他和芙蕖当成朋友调侃才会如此,若他真去命令了,反倒是他较真了。

    虽然不好命令卫麟,不过赵晋延倒也不是对卫麟真没办法,他只冲着卫麟开口吩咐道:“朕让你从宫中拎出来的点心,你去小厨房热了,给芙蕖端来。”

    瞧见卫麟似乎是还想要说话,赵晋延又是加重了语气开口说了一句:“你亲自去,毕竟是入口的动作,自是要慎之又慎万万不可出错,若芙蕖吃下去后,有什么不适,朕拿你是问。”

    卫麟不甘心的闭上了嘴巴,但一时之间还真是被赵晋延将了一军,只能够灰溜溜的捧着装了糕点的盒子,让小丫鬟带路,亲自去小厨房给芙蕖热点心。

    等到卫麟一离开,芙蕖身边的丫鬟倒是立刻识相的后退出了几步,给赵晋延和芙蕖留下了二人独处的时间。

    赵晋延坐在了芙蕖对面的一条凳子上,倒也没有说什么肉麻的甜言蜜语,只是看着芙蕖温柔的笑着,又是仔细的看过芙蕖的脸色,发现她的脸色比之先前好了许多,满意的点了点头轻声道:“表妹瞧着好了许多了,腿脚可还疼?”

    “不太疼了,除了不能够走动,和平日里倒是没有什么区别。”

    芙蕖笑容淡雅,神色却十分的安逸,显然今日的心情她也是很不错的。

    赵晋延看着芙蕖这般,自己的脸上,忍不住也露出了一个笑容,他放缓了声音,对芙蕖又是轻声道:“这次糕点,里边有了几样新的品种,是御膳房的御厨新研制出来的,我尝过觉得应该合表妹的口味,表妹待会儿用用看,若是好,明日我再送来。”

    赵晋延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亲昵自然,那神色瞧着,并不像是高高在上的皇帝,看着更像是一个急欲想冲着心仪姑娘讨好的小子一般。

    而赵晋延这话中的意思,其实也有流露出了他明日还想再来的意思。

    芙蕖听了,倒是不像之前那边排斥,她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而芙蕖的态度上的亲近,也让赵晋延眼中的笑意加深。

    赵晋延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其实他有些笨嘴拙舌,他本就是沉默寡言之人,让他说出甜言蜜语,肯定是不能够了,可是即使嘴笨着,她这会儿都忍不住想要去讨好芙蕖,想要逗芙蕖开心,至少若是能够看着芙蕖高兴一下,他的心里,也会如同百花盛开一般喜悦。

    但赵晋延脑子里还没有想出如何逗芙蕖开心,芙蕖的小院门口,晋阳大长公主身边的清语又是出现了。

    清语依然如同上一回一般,面色如常的走入,仿佛是根本没有看到赵晋延方才讨好她家郡主的模样,只恭恭敬敬转达了晋阳大长公主的口令:“长公主听闻皇上来了,特让奴婢请皇上去他院子里坐坐。”

    赵晋延思绪一被打断,还真是有些想不出来了,他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芙蕖,可晋阳大长公主的邀约,他却是不能够拒绝,尤其是在晋阳大长公主就在不久前,还帮了他一个大忙的情形下。

    殊不知,清语的出现,其实也是让芙蕖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她并不排斥赵晋延对她的讨好,甚至也在心底里慢慢劝服着自己去接受赵晋延。毕竟这对于她,对于她们家而言都不是什么坏事,若她强烈排斥拒绝,或许反倒是不美。可她与赵晋延之间的相处,他们之间的关系,突然一下子转变,其实是有些急了,芙蕖到这会儿还有些无法转过弯来。

    有的时候看着赵晋延有意无意的想要讨她欢心,且做法还有些笨拙生硬的样子,她其实是有点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的感觉。她听到了清语的话,自然是连忙冲着赵晋延开口道:“既然母亲请皇上,那皇上便去坐坐吧,我正好也趁此时机,可以尝尝皇上送我的糕点。”

    “好。”

    赵晋延笑着点头,又是细细的替芙蕖理好了毯子,这才站起身,跟着清语往晋阳大长公主的院子里走去。

    赵晋延离开后不久,一阵咋咋呼呼的声音便从院门外边穿了进来,只瞧见卫麟手上提着篮子,脚步飞快的跑进了芙蕖的小院子,而一跑入芙蕖的院子后,卫麟瞧着院子里只剩下了芙蕖一人在悠闲的晒着太阳,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冲着芙蕖开口问道:“皇上人呢?怎么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便不见了?”

    “皇上去母亲屋里了。”

    芙蕖不欲多言,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句,而后她伸手指了指躺椅边上的一条刚让丫鬟们撤下糕点果子的矮几,冲着卫麟又道:“糕点放在矮几上就好了,我会用的,你去找皇上好了。”

    卫麟闻言,却是笑了笑,拿着适合慢腾腾的走到了那处矮几上,一边伸手端着食盒里的点心,一边嘴上笑眯眯道:“不急不急,左右是大长公主府上,皇上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我瞧着芙蕖你如今一人在家养伤,定然空虚寂寞,不如我陪你来聊聊。”

    卫麟的形容词运用,实在是让芙蕖有一种眼前一黑的感觉,她咬牙啮齿看着卫麟,冷笑开口:“那我还真是要谢谢你的好意了!”

    卫麟对此,倒是十分坦然的摆了摆手,连声笑道:“不必不必,毕竟日后指不定那一日,你就成了我的主子了。”

    说罢这话,他有一些贼兮兮的看着芙蕖笑道:“皇上待你还真是够用心的,这糕点可是皇上亲自吩咐御厨给你研制出来的,连我瞧着,都忍不住流口水,你还是趁热用吧!”

    芙蕖没有搭理卫麟,只自顾自的伸手捡起了一枚糕点,放进嘴里轻轻的咬了一口。糕点自然是精美,味道也是十分合乎芙蕖的胃口,就像是卫麟所说的,赵晋延的确是用足了心思替她筹备。

    但面对卫麟一脸期待的询问时,芙蕖却是沉默的没有说完,只是飞快的将这枚糕点往嘴里塞了进去,一副不想搭理卫麟的样子。

    卫麟受了冷遇,倒是一点都不气馁,自顾自的坐在芙蕖一侧说了一会儿话后,突然脸上却是没了笑容,看着芙蕖满脸认真的开口问道:“表妹,你是真的做好要和皇上在一起,打算入宫做皇后了?”

    芙蕖原本还是不想去搭理卫麟,只是卫麟这话问的并不想先时那般带着调侃,相反还十分认真的样子,而且这一句话,恰恰也问出了芙蕖这些时日来自己最为迷惘的,也是最直击她内心深地处疑问的一个问题。

    她看着手中的糕点,突然没有了进食的胃口,沉默了许久之后,她自己依然迷惘,没有想出答案,所以她只是摇了摇头,轻声开口道:“我也不知道。”

    卫麟眨了一下眼睛,那张俊美的脸上,神色突然浮现出了一个怪异的表情。

    而芙蕖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是开口轻声道:“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的意见并不重要。而且嫁给谁都一样,反正我早晚也是要嫁人的,表哥他待我很好。”

    “做皇后自然是尊贵荣华,但所要承担的责任,日后所要经历的风雨也并不少……”

    卫麟犹豫着轻声开口道:“我知道晋阳姑母,她其实并不是非得让你嫁入宫中,坐上那个尊贵的位置,可能更想让你日后的日子能够过得平平顺顺、能够过得幸福……”

    芙蕖对此,却并没有回答,只是笑了一下。

    而卫麟却能够看得出芙蕖这抹笑容后边的意思,她并不排斥进宫做皇后,又或者该说,她自己可能并不想,但她觉得做皇后对于她而言,对于她的家人,可能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卫麟坐在一侧,看着芙蕖这般,心中突然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也让他安静了下来,不再说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