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143章 一百四十三父亲

第143章 一百四十三父亲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过,这一声并没能够让夏珏做什么,反倒是引得夏越朗直接一棍子敲在了那女人的头上,差点没把那女人敲晕了过去,不过饶是人没晕过去,整个人被泡在冰冷的池水之中,倒也是够呛。

    夏珏显然并不在意这个女人的死活,他只是用满是红血丝的眼珠子死死的瞪着夏越朗,那目光不像是在看自己的儿子,而是在看待仇人一般。

    他站在原地,就这么死死的瞪着,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面对眼前的这一幕,没有劝阻,但显然胸中满腔怒火,不知该如何发泄。

    倒是芙蕖与卫良辰,瞧着夏越朗这动作越发激烈,仿佛真的是想要打死这个女人,或者干脆让这个女人淹死冻死在这池水之中,心中有些着急了,忍不住上前拉住了夏越朗的手,阻止了他。

    这女人的死活自是与他们无关,可她毕竟是夏国公的小妾,真因着夏越朗出了什么事情,传扬出去,坏的是夏越朗的名声。

    而夏珏这懦夫般一声不吭的样子,也让夏越朗没了趣味,他从来不是什么残暴的人,自然也不是真的想要害人性命,所以干脆直接将手中的东西往水中一扔,冷笑的走到了晋阳大长公主的身边。

    卫良辰紧紧跟在了夏越朗的身后,倒是芙蕖,目光复杂的看着夏珏,没有走动。

    夏珏的目光在对视上芙蕖的时候,眼神呆愣了一下,收起了眼底里的戾气,仿佛是多了一层尴尬与不知所措。

    他有些逃避的躲过了芙蕖的目光,将视线落在了掉落在水池之中的小妾,只冲着被晋阳大长公主府扣押跪在地上的下人们怒声叫吼道:“都是死人吗,还不快下去把你们的姨娘救起来!”

    夏珏的这番行径,不单单是夏越朗听着嘴角冷笑了起来,便是晋阳大长公主,面上的讥讽几乎充斥了她面上所有的神色。

    她朝着身边的侍卫使了一个眼神,侍卫立刻领命,不等着夏珏所吩咐的下人下去池中救人,便直接抢在前边将人从水池之中捞了起来,然后动作粗暴的扔在了地上。

    夏珏额上青筋暴起,但不等着他开口说什么,晋阳大长公主已经开口冷声道:“今日本宫原也不想与你们计较,要怪便怪你们跟错了人,跟了这么一个懦弱无能的男人,本宫也只好拿你们开开刀。”

    “赵茵,你够了没有!”

    夏珏满脸戾气看着晋阳大长公主,晋阳大长公主闻言,却是冷笑起来,看着夏珏慢慢开口道:“夏珏,今日的事情,全是你自己挑起,如今你来问本宫够了没有,那本宫告诉你,够不够,不是由你说了算!”

    说罢这话,晋阳大长公主冲着底下一干侍卫开口吩咐道:“都下去,把院子里不相干的人都带出去!”

    侍卫们立刻领命,倒也不管手中人是否鬼哭狼嚎,又是个什么样的身份,直接将刀往那些人脖子上一架,带出了这处院子,还细心的将院门关了上去。

    因着人走空,方才还是满满落落的院子,一下子变得空荡荡了,只余晋阳大长公主、夏珏以及夏越朗与卫良辰,当然还有一直站在边上仿佛是冷眼旁观的芙蕖与赵晋延。

    他们倒也不嫌院子里的寒冷,甚至连一处坐的地方都没有,直接就这么站着。

    夏珏这会儿的怒火仿佛是在崩溃的边缘,而晋阳大长公主却仿佛是根本没有看到,只是在人走空之后,她再次看向了芙蕖与赵晋延以及夏越朗一家开口道:“你们也都出去吧,此事由我与他说。”

    夏越朗自是不乐意,他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话。

    而芙蕖在这个时候,却是抢先开口拒绝道:“不,此事与我有关,今天我也想听一听,也当时了却我这些年来心中的疑惑。”

    “是,芙蕖是我的妹妹,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夏越朗立刻也跟着表明了态度,扶着卫良辰,就是一副自己不出去的模样。

    晋阳大长公主的目光看向了赵晋延,似乎是想让赵晋延说一些什么话来劝说芙蕖与夏越朗,可是没有想到,赵晋延这一次,却并没有听从晋阳大长公主,而是脸上浮起了一个笑容,只慢慢道:“岳母,有些事情,瞒着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倒不如全部都说清楚为妙。”

    晋阳大长公主闻言,面上一窒,她忍不住看向了赵晋延,只看见赵晋延面色温柔,只是关切的看着芙蕖,她有心怀疑赵晋延已经知晓了什么,可按理而言,那些事情对比赵晋延的年纪来说,也不该是他会知道的隐秘事情。

    不过,赵晋延的话,也让晋阳大长公主心中沉思了一下,她看了一眼芙蕖,又看了一眼夏越朗,最后看向了夏珏,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或许赵晋延的话的确是对的。

    那些事情,真的没有好继续隐瞒下去,倒不如一次性说的清清楚楚。

    而想到了这里,她的目光看向了夏珏,冷声道:“行,既然如此,今日的确是该说的清清楚楚,说清楚之后,该断的,也早该断了!”

    夏珏闻言,拳头不觉又是紧了几分。但是他只是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而夏珏的这副反应,只惹得晋阳大长公主再次冷笑连连,她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冲着夏珏开口道:“你还不开口说清楚?”

    面对晋阳大长公主的话,夏珏依然站在原地,半声不吭。

    他的这副反应,只让芙蕖的心止不住的下沉,她脸色有几分苍白,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来到这个地方,她的目光忍不住再次看向了夏珏,却只看到夏珏低垂着头,看不清楚他面上的神色。

    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又一阵的发虚,甚至都要站不稳身体,而在这个时候,一双手却突然扶住了她的腰,她转头看去,只看到赵晋延不动声色的站在她的身边,伸手扶着她。

    芙蕖眼神复杂,看着赵晋延欲言又止,而在这个时候,晋阳大长公主却仿佛像是突然爆发了似得,她直接冲到了夏珏的跟前,伸出手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夏珏的脸上,嘴里啐声痛骂:“窝囊废,没用的东西!”

    面对晋阳大长公主的举动,夏珏依然是没有说话,只任由晋阳大长公主狠狠攥着他的衣领。

    “说啊,你不是在外边挺能说的吗,你不是在外边到处说芙蕖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吗?怎么这会儿不敢说了!”

    晋阳大长公主看着夏珏这般,不仅仅动了手,甚至连脚都开始狠狠的踢在了他的身上,完全没有了往日里倨傲的公主形象。

    夏珏在晋阳大长公主这般动作之下,没有还手,只是在被晋阳大长公主推到在地上的时候,嘴里发出了一阵阵笑声,那笑声之中带了悲切的哭声,似笑似哭:“你让我说什么,你想让我当着他们的面,当着他的面说什么!”

    他的目光最后停在了夏越朗的身上,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股怨恨的情绪。

    而他的这个反应,只让在场人心中都升腾起来了一股奇异的感觉,夏越朗也被夏珏这目光看得心惊肉跳。唯有晋阳大长公主,仍是一脸坦然,只冷冰冰的看着夏珏。

    夏珏的目光从夏越朗身上收回,对视上了晋阳大长公主,二人相视了一会儿,突然夏珏冷笑道:“是,我可不就是个窝囊废吗,被戴了这么大一顶女帽子,却始终不敢承认。没错,芙蕖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是赵茵,你自己拍着胸脯问问你自己,你这辈子,就没有对不起我吗,这两个孩子,真的都是我的亲生孩子吗?”

    “你胡说八道什么!”

    晋阳大长公主没有出声,夏越朗却面带吃惊的出声阻止,他仿佛是感觉到了夏珏接下来要说的话,而那些话的事实,仿佛是他不想,也不敢去碰触的。

    芙蕖同样面带震惊,眼神之中也透露出了不可思议。

    夏珏显然是一副豁出去的架势,面对夏越朗的厉声呵斥,他只是哈哈哈的苦笑了起来:“我胡说八道,你倒不如去问问你的好娘亲,她究竟是多么的胡作非为,拿着私生子充作夏国公府嫡长子,真当是好算盘!成亲八个月,便给我生下一个大胖儿子,我夏珏还真当是好本事!”

    “你胡说,我明明便是早产……”

    夏越朗瞪大了眼睛,一把冲到了夏珏跟前,将夏珏从地上拎了起来,似乎是想要让夏珏收回这句话。

    但显然,夏珏这会儿只怕不够刺激夏越朗,只是伸手推开了夏越朗,冷笑道:“早产,早产的孩子若都如你这般健壮,这世上也便没有孩子会因为早产而夭折,早产的孩子,跟足月出生的孩子一模一样大,你们真当是我是眼瞎的吗?”

    说罢这话,他眼睛通红的看向晋阳大长公主,指着晋阳大长公主的鼻子厉声道:“没错,是我活该瞎了眼,非要娶你这个淫/贱的女人,也是我痴心妄想,竟然妄想高攀你晋阳大长公主,但是赵茵,我付出的代价也够了吧,搭上了整个夏国公府,搭上了夏家世世代代奋斗下的夏家军,甚至还让你的私生子顶了这偌大夏国公府世子的名头,成全了你和你的奸夫,我夏珏还真当是伟大,甚至……我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敢认……”

    夏珏说着,目光看向了芙蕖,眼神之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没错,他的确是胆小鬼,他没勇气承认,这所谓的唯一的儿子,这夏国公府的继承人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是他又不甘心忍受这一切,所以故意说芙蕖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故意误导着所有的人,都来误会这件事情,每当旁人说起晋阳大长公主不守妇道,他心中总有一股扭曲的快感!

    可是快感过后呢,当他看到芙蕖的时候,他心中却又充满了愧疚与心疼。

    他知晓,他对不起芙蕖这个女儿,可……这件事情的真正罪魁祸首,是赵茵。每次他这么麻痹着自己,久而久之,他有的时候甚至都觉得,事情本该就是如此,只怪芙蕖命不好,为什么要投生成他和赵茵的女儿。

    但是,今日当他将一切事情说开,对视上芙蕖的目光之时,他却发现,其实他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坦然,当她看到芙蕖转开目光时,他的心里,也忍不住开始一阵又一阵的抽痛。

    他未及多思,这个时候,夏越朗的情绪已经从迷茫不敢置信,转为了震怒,他颤抖着嘴唇,看向了晋阳大长公主,突然大声怒吼着问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我的亲生父亲是谁?”

    晋阳大长公主没说话,夏珏便立刻冷笑接口道:“自是真的,你亲生父亲,难不成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夏珏嘴角翘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你以为文景晖是多么好的一个人,若是你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会自小费心费力教导你,他会放着自己的亲生儿子不培养,让你进入焰镇军中,甚至让你一步一步接手焰镇军的势力?”

    “你母亲,与文景晖自小便青梅竹马长大,可是最终你的外祖母为了让你舅舅顺利坐上皇位,拆散了他们二人,让文景晖娶了陈氏女,让你的母亲嫁给了我,你母亲百般不情愿,奈何她那个好表哥,却屈服了太皇太后的命令,可笑你母亲还一片痴心,不仅仅偷偷替她的好表哥生下了你,还不惜算计自己的亲夫,将夏家军全部拱手给她的好表哥奉上,谁能够想到堂堂晋阳大长公主,竟是这般痴情女子……”

    “不可能……”

    夏越朗摇着头想要否认,他不相信,晋阳大长公主,他的母亲会是这样一个人,他直觉便想要反驳。

    而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听着夏珏说话的晋阳大长公主却突然大声开口道:“自然是不可能。”

    她嘴角含着一丝嘲讽的微笑,看着夏珏,慢慢开口道:“看样子,我从来都没有说错,你夏珏不但无能懦弱,更不是愚不可及。我庆幸这么多年,没有与你生活在一起,更是庆幸,早早便认清了你的面目,带着孩子远离了你。”

    晋阳大长公主走到了夏越朗跟前,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去握夏越朗的手,夏越朗直觉想要后退,可是晋阳大长公主却是伸手直接抓住了夏越朗的手,然后用坚定的语气开口道:“娘这辈子从来不说谎话,更加不会对自己的子女说谎,虽然不想承认,可你与文景晖没有半分关系,你的亲生父亲,是这个没用的男人。”

    “娘……”

    夏越朗眼神迷茫的看着晋阳大长公主,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该相信谁。

    而夏珏更是冷笑冲着晋阳大长公主嘲讽道:“到了今时今日,你还想瞒着他们,赵茵,孩子都这么大了,该说的,该承认的,你也都承认说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