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里春风 > 第146章 一百四十六突兀

第146章 一百四十六突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nb闻着身侧人身上久违的熟悉味道,芙蕖心中真有些又气又急,但不可忽视的,还有心底里的那一丝依赖。

    &nb当然,对于赵晋延这种偷偷摸摸的行径,芙蕖自然不愿意纵容,虽然没有像方才那般反抗激烈,却还是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手,将赵晋延环在自己腰上的那双手推了下去,声音冷冷道:“皇上怎么也做起了这般偷鸡摸狗之事。”

    &nb要知道,咱们的这位皇上,可是最自诩为正人君子的。

    &nb赵晋延闻言,脸上忍不住一红,当然在这黑暗的空间里,芙蕖也并不能够看到赵晋延此刻脸上的神色。

    &nb相反,这黑暗反倒是助长了赵晋延的气焰,将平时他根本不可能说出来的话都说了出来,他的一双手虽然被芙蕖从腰上拿下,但赵晋延很快便又放在了芙蕖身上。

    &nb芙蕖当然感觉到了,也伸出手去拒绝,但是来来回回这么几回,芙蕖自己反倒是累了,只翻了一个白眼,任由着赵晋延将手搁在了她的腰间上。

    &nb这边赵晋延得逞,心中自是忍不住得意一笑,他也是明显的感觉到了芙蕖对他态度上的软化,所以立刻便语气温柔又带着一丝小委屈道:“若是再不偷鸡摸狗,只怕你日后再也不会理睬我了!”

    &nb赵晋延带着小小的控诉,而芙蕖闻言,面上也忍不住一红。

    &nb其实,的确是这般,若是让芙蕖主动,只怕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她向来都是很被动的人,尤其是在这种感情的事情上。

    &nb当然,赵晋延也并不是太过于主动的人,但不得不承认,在这段感情里,的确是赵晋延付出比较多,他从被动变为主动,而且一直都是他在主动着。

    &nb芙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

    &nb而赵晋延则是抓住了芙蕖的手,将她的手紧紧的又包在了自己的掌心之中,芙蕖原本还想挣扎一下,但是赵晋延却用了很大的力气,将她的手包住。

    &nb芙蕖的挣扎,本就不是因为不愿意,而是因为尴尬。

    &nb所以也只是意思一下,很快便屈服了。

    &nb赵晋延感受到了芙蕖的态度,脸上又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nb他凑到了芙蕖的耳边,温声开口道:“方才,我进来的时候,你的那群宫人,可是一点声儿都没有出,可见他们心中也盼着咱们和好。”

    &nb“……”芙蕖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忍不住暗暗想着,她就想着寝宫外边那么多的宫人,怎么赵晋延来了会一点动静都没有,感情都是自己在心中有了小心思了。

    &nb赵晋延说完这话,见芙蕖还是不说话,又是轻笑道:“怎么,你还记着那日我遇见杨才人的事情。若是你不高兴,那朕这就下命令让杨才人关禁闭。”

    &nb“这事儿与杨才人有什么干系,更何况她这刚从禁闭里出来,又给关了回去……”

    &nb芙蕖语气里忍不住带了一丝嗔怪,而且她和赵晋延闹矛盾,其实根本不是这个原因。

    &nb这边赵晋延听到芙蕖终于开口说话,心中也稍稍松了一口气,芙蕖肯说话,而且听着语气,并不疏远,可见也是有心要和好了。

    &nb赵晋延这才开口说起了方才一直避着不说的话:“既然你说不罚,那就不罚了!”

    &nb说完这话,他又是故作随意的开口说道:“这回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不相信你……”

    &nb赵晋延的话还未说完,芙蕖原本一直背对着赵晋延的身体突然转了过来,她抬起头看向了赵晋延,但是在黑暗之中,赵晋延的神色并不真切,芙蕖只能够看到赵晋延的眼睛,有些亮的惊人,让她有些不敢去面对。

    &nb芙蕖想要转回身子,但身子却是被赵晋延扣住了。

    &nb他的手从芙蕖的肩膀上滑落,又重新握住了芙蕖的手,然后轻声道:“那一日,是我不好,没听你解释,便走了,也让你平白受了这么多日的委屈。”

    &nb“那一日我说的话,你……”

    &nb芙蕖有些说不出口。

    &nb而赵晋延却是笑了起来,接着她的话开口道:“我自是不相信的。只是那一日听到你这般说,难免心中气急,日后不会了。”

    &nb“可若是那些话是真的呢?”

    &nb芙蕖听着赵晋延的话,心中不可避免的涌现出了甜蜜的滋味,虽然她知晓这会儿自己也应该说几句动听的话,让气氛变得更好,可是鬼使神差,她却是说出了这么一番破坏气氛的话来。

    &nb赵晋延听了这话,脸上的笑容不觉微微淡了,但很快,他的笑容又重新的出现在了脸上,只握着芙蕖的手,漫不经心道:“我可不管是真是假,便是真的,既然你嫁给了我,那这辈子,你也只能够紧紧与我绑在一起。”

    &nb赵晋延的话语说的很平静,但就是这般平静,却让芙蕖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感觉,她抬起头看向了赵晋延,只看到了赵晋延脸上的微笑,芙蕖只当是自己多想,所以也没有再说什么。

    &nb赵晋延见芙蕖这副柔顺的样子,脸上忍不住起了一丝笑容。

    &nb他更加用力的伸手抱住了芙蕖,轻轻拍着芙蕖的背,开口柔声道:“好了,不是说累了吗,歇了吧!”

    &nb芙蕖躺在赵晋延的怀中,自是有一种久违的安全感。

    &nb她也想闭上眼睛就这么平静的睡下去,可是或许是被赵晋延闹了这么一出,脑子里这会儿还是在兴奋,她虽然闭上了眼睛,却并没有立刻入睡。

    &nb赵晋延抱着芙蕖抱的有些紧,过了好一会儿,她只觉得半边身子有些麻了,忍不住稍稍动了一下身子,而这一下,立刻便被赵晋延察觉到了,他睁开眼睛,看向芙蕖开口问道:“不是累了吗,怎么睡不着,可是还在想岳父岳母的事情?”

    &nb芙蕖摇了摇头,但是想到了晋阳大长公主与夏国公的事情,的确是挺愁人的。所以芙蕖又是点了点头。

    &nb之前虽然赵晋延也安慰了芙蕖,可芙蕖那会儿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有理清楚,倒是没有将关注都放在这上面,但这会儿与赵晋延感情和好如初,自己的烦心事都解决了,自然就要开始替晋阳大长公主与夏国公开始愁了起来。

    &nb一直以来,夏国公与晋阳大长公主的事情都不和睦,这些年来也都是这么过下来,其实继续这么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可今日所有的事情都捅破了,芙蕖自然不会天真的觉得,还会继续这么下去。

    &nb不管是晋阳大长公主,还是夏国公,其中一方必然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nb如果说往日里芙蕖没有认识到,可是通过今日,芙蕖还是能够感觉得到,夏国公对于儿子,其实是很在乎的,以前不在乎,并不是真的,只是因为怀疑夏越朗不是自己的孩子,所以才有意忽视。

    &nb那么,夏国公会不会让夏越朗回到国公府,又或者……想要掺和到他们的生活之中。

    &nb芙蕖一想到这些,头便忍不住疼了起来。

    &nb赵晋延虽然没有完全猜到芙蕖此刻心中所想,但其实也是**不离十了。

    &nb他摸了摸芙蕖的脑袋,轻声开口道:“这些事情,你发愁也没有用,岳母向来果断,自有自己的主意,而舅兄如今已经成亲,而且马上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也该学着成熟了。”

    &nb说罢这话,他又是冲着芙蕖轻声道:“不管如何,说到底,凡事还是得看他们自己的意愿而为,如果夏国公真的想要认回舅兄,那么家中的那点子事情,就该去丈厘清楚,这点子眼力界,他还是有的,如此一来,其实倒是一件好事情。”

    &nb“可若是他还想继续这么下去,顶多也就是一成不变罢了,其实也并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nb赵晋延语气平静的慢慢阐述着,也不知道为什么,芙蕖听着这话,心情也跟着平静了下来。

    &nb的确,不管是哪一种,可见今日发生的变故,好像并不是一件坏事情。

    &nb芙蕖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伸手摸了摸赵晋延的脸,语气之中带着几分调侃,开口笑道:“倒是不知道,咱们的皇上劝起人来,也是一把好手。”

    &nb赵晋延见芙蕖心情变好,心情倒是变得轻松了许多,便跟着一道儿玩笑道:“朕擅长的事情还有很多,不知道皇后可想见识见识?”

    &nb说着,赵晋延用力的抱住了芙蕖的腰。

    &nb这颇带着几分暗示性的动作,却是忍不住让芙蕖面上又重新烧了起来,她连忙伸手拍了拍赵晋延的手,连声道:“别闹,我真的累了,睡了吧!”

    &nb“真想睡了?”

    &nb赵晋延有些不甘心的问了一句。

    &nb“是是是。”

    &nb说罢这话,芙蕖瞧见赵晋延还是两眼晶亮的看着自己,知晓这几日恐是让他憋坏了,但今日她还真是累得够呛,实在没有体力、也没有这个兴致,所以想了想,她又是连忙开口道:“我真的有些困了,对了你先时不是说明日太皇太后可能会找我吗,你给我说说。”

    &nb芙蕖这话,显然是在搪塞方才的事情,可是她嘴上却又是提到了这件事情,倒真不好轻易忽视,所以赵晋延只好打起了精神,对着芙蕖开口慢慢道:“今日的事情,只怕太皇太后已经知晓,届时,恐也会找你过去说这件事情,到时候你只管说不知晓,能推都推到我身上便是了,知道了吗?”

    &nb“嗯。”

    &nb芙蕖含含糊糊的应着。

    &nb赵晋延低头一看,没想到,芙蕖就在他说这么一句话的功夫,睡意便涌了上来,而且瞧着样子,还真不是装睡。

    &nb赵晋延忍不住是又气又好笑,只好报复性的掐了掐芙蕖的小腰,可别说,这几日赵晋延瞧着芙蕖的样子还以为她也跟自己一样清减了,但是这小腰掐着,好像没瘦反而还有几分胖了的架势。

    &nb赵晋延心中顿时不平衡了,暗暗想着回头得从芙蕖身上找补回来才是。

    &nb第二日一早,赵晋延起身的时候,芙蕖还在呼呼大睡,睡的分外香甜。

    &nb赵晋延倒是很想将芙蕖也拉起来,可瞧着芙蕖恬静的睡颜,又是不忍心了,所以轻手轻脚自己起了身,到外间洗漱完了,回屋又是看了芙蕖一眼,只瞧见芙蕖依然香甜的睡着,他也只好让底下宫人将床帘放了下来,唯恐让窗外的光线打搅了芙蕖的睡意。

    &nb芙蕖这一觉,的确是睡的无比香甜安心,可是说是自与赵晋延闹矛盾以来,睡的最香的一次。

    &nb睡得好了,起来自然也是精神奕奕。

    &nb她起身掀开了床帘,看了看窗外的阳光,阳光正是灿烂,她这一觉起的有些晚了,不过还不至于夸张的地步。

    &nb芙蕖招来了底下宫人替她洗漱,正是站在梳妆镜前梳头的时候,绛雪一边替她选着今日所要佩戴的首饰,一边轻声开口说起了一事:“娘娘,太皇太后方才命冯女官过来传您过去见她。”

    &nb芙蕖拿着口脂盒子的那只手微微顿了顿,看向了绛雪,开口说了一句:“太皇太后召见,你怎么不叫醒我?”

    &nb虽然之前芙蕖的确是一直避着太皇太后的召见,也一直用称病这个缘由没有去见过。

    &nb可昨日赵晋延歇在了她的寝宫里,这生病的借口自然是不攻而破了,今日芙蕖当然也能不去见太皇太后,可毕竟这许多的时候都没去见过了,而今日她也是的确是打算去的。

    &nb那么宫人这般怠慢太皇太后宫里的人,却是有些过分了,传出去也不好听。

    &nb绛雪闻言,倒是笑嘻嘻不紧不慢道:“娘娘,这可不是奴婢擅作主张,是……皇上吩咐的,说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不要打搅娘娘休息。”

    &nb说罢,她又是嬉皮笑脸的说道:“娘娘您瞧皇上对您多好啊!奴婢自然是要遵从皇上的命令。”

    &nb“你这小丫头。”

    &nb芙蕖闻言,忍不住拿着手中的盒子敲了一下绛雪的脑袋,心中倒是并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

    &nb她想了想,只是吩咐着伺候她梳妆的宫人说了一句:“你们动作快些。梳妆完了,便让冯女官过来。”

    &nb芙蕖倒是并没有打算在这会儿匆匆忙忙将冯女官叫过来,反正已经怠慢了这么久,其实已经不差她梳妆打扮的这点子时间了。

    &nb而刚从寝宫外边走了进来,正安排着宫人给芙蕖布置早膳的彩霞闻言,却是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娘娘梳妆完了,也等用完了早膳,再去见太皇太后吧!”

    &nb“皇上特特吩咐了奴婢们,说让奴婢们盯着娘娘好好用膳呢!”

    &nb“你们这群丫头,才一夜的功夫,怎么都张嘴闭嘴的都是皇上,忘记你们真正的主子是谁了?”

    &nb芙蕖故意虎着脸开口说着。

    &nb而彩霞和绛雪闻言倒是半分不惊慌,相互对视了一眼,笑着开口道:“这可不是奴婢们不忠心,奴婢们的衷心娘娘最是清楚不过了,这会儿也不过是因为奴婢们知晓皇上是真正疼爱着娘娘,所以才斗胆与娘娘这般说话的。”

    &nb“你们呀!”

    &nb芙蕖最终只是叹了这么一句。

    &nb虽然芙蕖也知晓不好过于怠慢冯女官,可毕竟已经怠慢了,的确是不差这么一会儿。

    &nb而且一想到待会儿要去太皇太后那边可能面对的事情,芙蕖心中便没有什么好情绪,她只是用了比较快的速度,梳妆完了后,又用了早膳,这才让人宣召了冯女官。

    &nb冯女官被凤栖宫的宫人拦着,足足在前殿坐了一个时辰有余,不过冯女官脸上却没有半分急躁,在芙蕖出现之后,她还笑着冲芙蕖行了礼,开口轻声道:“娘娘可是准备好了,太皇太后特地让奴婢过来邀请娘娘。”

    &nb“好,咱们过去吧!”

    &nb冯女官越是和颜悦色,芙蕖到底年轻脸皮子浅,闻言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羞涩与丹霞。

    &nb芙蕖来到太皇太后处时,其实已经快要临近正午时分了,太皇太后与皇太后自然早早便用了午膳,坐在大厅内等着芙蕖的到来。

    &nb芙蕖进门一瞧着这副架势,心中顿时从方才那点子迟到的不好意思中醒悟了过来,只怕这会儿三堂会审正等着她呢!

    &nb她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进门不卑不亢的冲着太皇太后与皇太后行过一礼,然后在太皇太后的免礼赐座声中,自己先在一张皇太后对面的凳子上。

    &nb太皇太后自然早早便知晓了昨日赵晋延与芙蕖和好的消息,也因为这个消息,她简直比当年自己的夫君去宠幸别的女人还要难熬的翻来覆去了一夜,一等着天亮,便早早的起了身,开始梳妆打扮,然后掐着时间点就让冯女官去请芙蕖过来。

    &nb当然,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芙蕖竟然敢迟到,而且是一等便让他们等了近一个时辰有余。

    &nb太皇太后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急等着爆发。

    &nb可是一等着芙蕖出现,她却是将这火气咽了下去,面上换上了慈和的笑容。

    &nb不过到底是双方都打了好几次的交道,芙蕖也不至于傻到别人对她笑就对她好,就放松警惕,相反因为太皇太后这个笑容,反倒是让芙蕖心中一凛。

    &nb果不其然,这边芙蕖刚刚坐下,太皇太后便开口问起了昨日之事。

    &nb“芙蕖,昨日哀家听说你和皇上匆匆忙忙出了宫,听说你母亲又去夏国公府里闹了?”

    &nb太皇太后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温柔,可话语之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情。

    &nb芙蕖面对这个问题,倒是并未过多的犹豫,毕竟先时来时,早已经有所准备只怕太皇太后不会避开这个问题,她脸上笑容不变,只是语气平静的慢慢回答道:“皇祖母也知晓,父亲母亲向来都是吵吵闹闹,不过总归不会出什么事情,皇祖母不必担心。”

    &nb芙蕖的回答,颇有几分四两拨千斤的架势。偏生这回答之中,还真是让人挑不出错了。

    &nb也是,虽然二人向来都闹得凶,但总归是每回都没有闹出什么大事情来,这闹得再厉害,那也是两夫妻的事情,太皇太后总是不好过问两夫妻的事情,若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那自然是不好去怪罪了。

    &nb太皇太后深吸了一口气,最终也只能够佯佯的说了一句:“虽是没有出什么大事,可让你和皇上这匆匆忙忙敢去做调解,你娘这般,总归是有些不懂事。”

    &nb芙蕖闻言,只笑而不语。

    &nb太皇太后一窒,心中只被芙蕖这态度弄得怒火三丈,她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又道:“昨夜皇上可是在你寝宫里歇下了?”

    &nb芙蕖依旧没有回答,只抬首看着太皇太后。

    &nb太皇太后见此,立刻来了劲似得,冲芙蕖连连道:“你这孩子,可不是哀家说你,这两夫妻之间闹得矛盾的确是寻常,可咱们皇上毕竟是皇上,身份特殊,你怎么又好真与皇上较真,皇上这日理万机的,回到后宫还要面对你的冷脸,自是心中不好受。咱们做女人的,尤其是坐在你这个位置上,一定得是体恤自己的夫君。这点,你还真是跟你娘学坏了,你可以学学你母后,她便是一直做得很不错。”

    &nb一直坐在边上做着隐形人的皇太后倒是没料到太皇太后会突然提到她,把她也扯进了这堆事情之中。

    &nb不过她听到自己被提起,也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并没有出来说什么。

    &nb太皇太后也不以为意,只看着低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芙蕖,又是一副谆谆教诲道:“你呀,不是哀家说你,先时哀家就想着好好劝劝你,可每回让人来叫你,你便称病不愿意见哀家,让哀家也没了法子,做女人可不能够这般任性妄为……”

    &nb“皇祖母怕是误会了吧!”

    &nb芙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只开口打算了太皇太后的继续发作。

    &nb太皇太后被芙蕖这突然之语说的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目光有些呆愣看着芙蕖。

    &nb芙蕖见此,又是笑道:“可是臣妾与皇上做了什么事情让皇祖母误会了,臣妾记得,好像从未与皇上闹过矛盾,先时皇上的确是有段时日未进过凤栖宫,可那也是皇上公务繁忙,所以没办法,才在自己寝宫住下。皇祖母只怕是记岔了,若是不信,尽可让皇上过来一道儿问问。”

    &nb“算了,既然连你说没有,哀家能够说什么。”

    &nb太皇太后被芙蕖这再三四两拨千斤的架势弄得心中差点没给气岔了气。

    &nb什么叫做让皇上过来一道儿问问对质,如今你们小夫妻已然和好,只怕感情比之前尤甚,过来还不是一道儿跟着你说瞎话。

    &nb偏生这赵晋延与芙蕖闹矛盾的事情,的确是他们小夫妻之间的私密事情,便是太皇太后发现了,但那会儿太皇太后为了避免促成他们两夫妻和好,一直憋着没有发作,这会儿,反倒是错过了最好的质问时机,也让自己变得无话可说。

    &nb太皇太后一想到这里,心中便忍不住开始后悔,可这事儿,还真是有几分不太好说。

    &nb毕竟不管是她在那会儿开口还是不开口,只要这对小夫妻感情尤在,外人还真破坏不了,也质问不得。

    &nb太皇太后一想到这里,心中便忍不住开始憋闷,说来她现在最后悔的还是当初自己为什么没事儿想着去促成这二人的感情,弄到如今,后悔的,还不就是她自己。

    &nb这么想着,太皇太后这质问的心思,也淡了许多,语气也多了一层索然无味:“行了,既然你都说没有闹矛盾了,哀家还能够说什么,哀家这把年纪倒也什么都不盼了,只盼着你和皇上能够好好过日子,哀家便安心了。”

    &nb芙蕖轻笑点了点头,轻声开口道:“皇祖母放心,臣妾与皇上会的。”

    &nb芙蕖正说着,突然冯女官一脸凝重的从外边走了进来,她走入大殿的时候,看了一眼芙蕖,侧身行过礼后,走到了太皇太后身边,轻声禀告道:“太皇太后,皇上身边的宫人过来传达旨意,说是请皇后娘娘回去。”

    &nb冯女官的话,让太皇太后面色变得更加不好看,她目光落在了芙蕖身上,目光也冷了许多,只看着芙蕖意味不明说了一句:“先时哀家还担心皇上与皇后闹矛盾,如今瞧着,倒是哀家多虑了,皇上可是把皇后看的比眼珠子还重。这才刚刚离开凤栖宫多久,来哀家这宫里坐了只怕一盏茶的功夫都没有,皇上便开始念叨了。”

    &nb太皇太后话中含酸带刺,芙蕖笑而不语。

    &nb一旁的冯女官闻言,反倒是有几分不自在的将方才还未说完的话又是轻声说道:“太皇太后,皇上说是让皇后娘娘回去见夏国公爷,夏国公爷一早便进了宫要见皇后娘娘。”

    &nb“夏国公……”

    &nb太皇太后乍然听到自己女婿的称谓,还是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nb她面上忍不住带起了一层疑惑。

    &nb而芙蕖同样也起了一丝疑惑,说来,夏国公这辈子还真从未主动进过宫,便是芙蕖嫁进宫里已经有好些时日了,可夏国公好似自己根本没有当了皇后的自觉。

    &nb当然,这宫廷深深,作为皇后的父亲,倒的确是不必进宫来看皇后,所以夏国公虽然态度冷淡,但也的确是没有做错,可问题是,在场所有的人都知晓夏国公是个什么德行,突然之间出现,还真是……有些突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十里春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非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非娆并收藏十里春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