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本港风情画 > 9、黄金配角

9、黄金配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原来是云哥,你真是行侠仗义!感谢感谢!幸会幸会!”林樰今年十九岁,他78年跟随家人从津门抵港,直接辍学谋生,至今已有五年工龄,社会的磨砺导致了他的从容老练,说话有礼有节:

    “这半天我一直在担心,最怕宝仔被打蛇集团抓走,幸亏你把他送回家,不然我没法向他家人交代。”

    “他家人究竟出了什么事?”陈维云切入重点。

    “先进屋!”林樰不回答,压低声音,“进屋慢慢谈!”

    开了门,首先看见一个鞋柜,往里是客厅,家具不是太多,却有股书香气,墙壁上挂满了美术画框。

    林樰应该经常登门拜访这里,先从冰箱拿出两瓶‘怡泉’牌易拉罐饮料,递给两人,又指指厨房:“宝仔,吃饭未?你老妈喜欢做蛋挞,厨房剩了很多,饿的话自己去拿。”

    “阿云哥带我吃过饭,美国佬的洋餐。”陈宝仔紧贴着陈维云,偷偷打量家里的环境,像是客人。

    “到自己家你拘束什么。”林樰笑眯眯示意他,“那边是卫生间,该冲凉去冲凉,那边是你老妈给你腾的卧房,想睡觉去睡觉。”

    陈宝仔只顾来回打量,没有搭腔。

    陈维云朝他挑下头:“别傻愣着,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热水,再找找茶叶,这位大佬找了你半天,应该斟茶道谢。”他在反客为主。

    “知了阿云哥,我这就去。”陈宝仔觉得心安理得。

    “这么听你话?”林樰超稀奇,他把陈维云请到沙发上,打探着问:“云哥,你们是非法偷渡,从元朗赶过来估计会遇到麻烦,宝仔是不是途中碰上什么事被吓到了?”

    “未请教?”陈维云不慌解释,先问对方姓名。

    “哦,我叫林樰,在嘉禾影城做事。”

    “能给皱大亨打工,林生你肯定有过人之处。”

    “哪里啦,混口饭吃而已!我没有签约的,属于临时工,而且我不是演员,只是在剧组干杂活。”

    “我听说嘉禾红星程龙也是从临时工上位的,只要挨得了苦,拿到合约是早晚的事。”

    “有见地!”林樰称赞一声,“云哥你对本港娱乐行蛮熟悉的。”其实他有点不习惯和陈维云谈话,总是不自觉受到引导。

    “我在大陆接触过几位香江的左派片商,称不上烂熟,却也不算陌生。”陈维云的解释点到为止,“林生,咱们还是谈谈宝仔家人的事吧!”

    他不透露底细,只关心切身问题:“实不相瞒,我在港没有亲戚,这次护送宝仔,不全是做好事,也有投靠的打算。”

    林樰注意到他的坦诚,也开诚布公的讲述宝仔家人的情况:

    “今天凌晨十二点钟,宝仔父母与成哥乘坐一辆私家车去元朗天水围接宝仔,这辆车是成哥老大新哥的,他们在屏山文物径出了车祸,这起车祸不是偶然发生,大佬新有一位仇家,把成哥误认为大佬新,派人拦截这辆车,现场打斗激烈,宝仔老妈为了救成哥被斩了一刀,成哥盛怒下把那几个烂仔全部斩成重伤,目前都呆在元朗博爱医院的ICU里,成哥与宝仔老豆则被抓进了元朗警署。”

    林樰口中的成哥即是宝仔大哥陈宝成,陈维云从只言片语里得知一件事,陈宝成是一位职业古惑仔,不幸替他老大背了黑锅。

    “我老妈被砍了一刀?严重吗?”陈宝仔拎着茶瓶走过来,听见这话直接吓哭。

    “宝仔你不要担心。”林樰急忙安慰,“你老妈伤势不重,你大哥女朋友在医院照顾她。”

    “我要去看我老妈。”陈宝仔想老妈想到望穿秋水,恨不得长个翅膀飞到老妈跟前。

    “你现在不能去探望她。”林樰脸色为难,“这件案子很严重,医院派驻有警察,一旦你露面,他们会调查你的资料,如果查出你是逃港者,肯定也要抓你。”

    “阿云哥,我想去看我老妈。”陈宝仔囔着鼻子,祈求的望向陈维云,他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能难住阿云哥。

    “这件事很好办。”陈维云没有让他失望,

    “你不是拿着大陆的户口本吗,可以直接去入境处申请办理居港手续,《入境条例》是英国佬制定的,英美法律最重视个人权利,只要你是未成年,他们必须遵照人道主义条款给予你留港的资格。

    虽然你暂时拿不到身份证,但你能从入境处先领一张临时‘走街纸’出来,有了这张纸,你就能合法去医院,警察没有胆子抓你。”

    船上时听陈宝仔讲到入境政策,陈维云专门在手机里搜了《入境条例》,确实有特赦条款,天后王非88年使用探亲签证抵港,她的身份证就是通过未成年条例拿到手的。

    “对对对!云哥你不说,我差点给忘了,走街纸最多三天就能办出来。”林樰关心则乱,一经陈维云提及,马上附和一声。

    陈宝仔一听不再纠缠,开始沏茶。

    “林生,恕我冒昧,你和宝仔家人是什么关系?”陈维云迫切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这对他相当重要。

    如今宝仔家人被抓,审问的时候会不会把宝仔的事情捅出来?如果警察得知这里有非法移民,肯定要上门检查,这样的话,宝仔家里不能长住,他需要寻找下一个落脚点。

    “老乡关系!”林樰简略解释:“不止是大陆老乡,我老豆和宝仔老豆都是侨民,他们当年在星马长大,不过相互间不认识,到港后我们两家才交往。”

    林樰说话的时候总喜欢憨憨发笑,这是他的招牌表情,很容易引来外人的好感,他继续讲:

    “宝仔家76年抵港,我家78年来,那年我才十四岁,我没有文化,跟着成哥在油麻地果栏做搬运工,成哥刚来时是大陆仔,市场里总有人欺负他,他脾气火爆,经常和人打架,后来被大佬新看中,把他收为门生,大佬新是号码帮的头目,整个油麻地果栏都归他罩,原本我也想跟他混,但他看不起我,觉得我身手差胆子小,所以我一直没有加入社团,我跟着成哥在果栏做了两年,看不到前途,于是我转行进了电影圈。”

    果栏就是水果批发市场,而九龙油麻地果栏则是本港最大的水果集散地,每天四点到六点,这里会进行水果批发、竞标、转运等交易,世界各地的生鲜水果通过海路运过来,再从这里销往本港十八区。

    因为利润丰厚,油水巨多,又汇聚了三教九流的闲杂人士,所以油麻地果栏也是本港最著名的社团绞杀地之一,性质与红灯场钵兰街差不多。

    陈维云接过宝仔递来的茶杯,抿了一口,“林生,除了你之外,还有谁去找过宝仔?”他的话题从不偏离他的思路。

    “只我一个!”林樰停顿一下,似是猜到陈维云话里的意思,直白问:

    “云哥,你是不是担心我把偷渡的事情泄露出去,导致警方来家里抓人?”

    “宝仔老豆这么信任你,把找宝仔的重任交在你手上,你一定义薄云天啦,我怎么会担心你。”陈维云以玩笑的口气讲出这句话,心里却有点刮目相看,这胖子面相迷迷糊糊,反应倒是快。

    “过奖啦云哥!”林樰谦虚的摆摆手,“偷渡的事情,你把心放肚子里,我肯定守口如瓶!”

    他拍起胸脯保证,“本港入境处没有咱们大陆亲属的资料,警方根本不知道成哥有位亲细佬,成哥马子在天水围有亲戚,他们给警方的口供是去走亲戚,为了防止泄密,宝仔老豆的同事以及成哥的兄弟全都被蒙在鼓里,这件事只我一家人和成哥马子知道。”

    “那以后要请樰哥你多多关照啦!”陈维云拿出万宝路,递上一根烟,对方接住他直接点了火机。

    “不要客气云哥!”林樰很享受他的恭维,却又不托大,吐着烟圈说:“叫我阿樰!”

    “得!”陈维云不反对。

    林樰受人所托,忠于人事,又作了善后叮嘱:“云哥,我会先替宝仔办理走街证明,但是你的证件有点难搞,这需要宝仔父母回家后再详细商量,这几天你不要出门,暂时委屈你一下,呆在家里等消息。”

    “明白!”陈维云点点头,他在港举目无亲,暂时只能寄人篱下,“阿樰,像我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怎么落籍的?”

    “办假证!”林樰张口既来,“现在政策超严,咱们又无钱无势,除了假证没有更好的办法。”

    林樰见他揉眉毛,急忙把当前的政策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目前想移居香江,必须走正规渠道,假如是外国佬,一般都采用海外雇员的身份,以工作签证的办法留港,七年后有资格申请香江身份证。

    假如是大陆户籍,政策又不同,因为有同胞的加分,港府采用了多个人道法案,未成年给予特赦,成年人可以使用探亲签,工作签,包括以两岸婚约的形式,居够七年也能拿证。

    但这些政策只针对正规手续入境的人,非法偷渡者即使居够两个七年也转不成合法,因为黑户偷渡香江那一刻已经触犯了香江法律,七年拿证的条款不适用于黑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本港风情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凋零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凋零树并收藏本港风情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