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本港风情画 > 12、五福星

12、五福星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离开马场,陈维云并无赚钱的喜悦,反而有点心事重重。

    他大致计算过,因为下周三跑马地的夜赛只有六到八场,每一周他能从赛马会拿到十五万左右的派彩,一个月是六十万,办理户籍估计不够,他的黑户状态至少要持续一个月。

    “一个月不算长,但我经常要外出,这年头本港巡警遍布大街小巷,查证相当频繁,我现在出街隐患巨大,我得先搞一张假证才行,可是假证贩子要去哪里找?”

    陈维云刚刚抵港一天,对这个年代的情况不熟悉,这种非法行当他一时半刻摸不清楚,必须借助外力。

    他旅行包里装着水客老伯的身份证,完全可以套用,不过他还需打探水客老伯的身世,这件事他不能自己去办,林樰是最佳人选。

    晚上七点钟,他回到穗禾苑宝仔家里。

    到了门口,他刚把钥匙扭了一圈,房门已被拉开,“阿云哥,你回来啦!”

    陈宝仔从屋里听见动静,提前跑过来开门,一整天他都在担心,怕陈维云再也不回他家。

    陈维云拎着几个朔料袋,装满了熟食、水果与点心,全部塞到陈宝仔手上,“饿了吧,快捡着吃,这些都是沙田土特产。”

    “樰哥买了便当,我刚把肚子填饱。”陈宝仔并不客气,提着袋子放上茶几,自顾扒扒捡捡,饱了也可以再塞几口。

    陈维云往客厅瞧一眼,见林樰站在沙发边儿,笑着问:“阿樰,什么时候过来的?”

    “来了一个钟。”林樰刚才与宝仔促膝长谈,专门打听了陈维云的情况。

    他已经得知陈维云帮了宝仔多大忙,以及陈维云随机应变的本事,而且还了解到陈维云的一台相机竟然价值数万港币,他认定陈维云是大陆来的红色二代。

    他言语比昨天更客气:“云哥,宝仔说你出门赚钱,搞的我很纳闷,你到底有什么赚钱门路,能不能指教一下小弟?”

    “我能有什么门路。”陈维云隐瞒了事实,“我在大陆家境不错,这次逃港带了不少细软,其实就是吃老本,卖了一批传家宝。”

    “云哥,我家刚抵港那年,也卖过祖传首饰。”林樰惊喜发现两人的共同点,都是败家仔,他感觉天然亲近,

    “我小时候的家境非常好,我阿爷是一级工程师,专门给国家造船,国家还派了警卫保护我阿爷,不过自从他去世后,我家开始破败,到我这一代,全都混成了不肖子孙,每年清明节我都无脸给我阿爷上香。”

    “我也一样!”陈维云尽量配合他,却也不能太自嗨,又鼓劲说,“但是阿樰,咱们不能总往回看,要着眼未来,去年可以当不肖子孙,明年一定要光耀门楣!咱们要立志搏前程,要相信总有出头的一天!”

    他顿了顿,又离谱强调,“没准你将来能把港姐娶进家门,让她给咱阿爷上香,让咱阿爷九泉之下红光满面!”

    “哈哈!”

    林樰被逗的前仰后合,笑停后他温言相劝:“云哥,我知你本事大,但还是要谨慎一点,你现在没有身份证,一旦出街被警察查到,后果很严重!以后你再出门办事,事先通知我,我陪着你去,会更安全一点。”

    “我知,你有心了!”陈维云礼貌道谢,他的谢意不止嘴上说,也付出了行动,他从旅行包拿出一盒雪茄,

    “回家前我去沙田马场转了一圈,见里边开了一个雪茄吧,他们吹嘘这是哈瓦那进口的上等货,也不知真假,你尝尝看。”

    “马场的雪茄专营店不敢造假的,前几天三毛哥专门跑到沙田马场买烟抽。”林樰估计从未收过外人送的礼,下意识把烟盒拿手上,盒面有标价,一盒十三支装,两百块一支,总价值比他一个月薪水还高一百块,这是奢侈品,贵的过大嘛,他急忙塞回去,

    “云哥,这烟太贵了,我不能抽!”

    陈维云不强迫,把声音摆在真诚的调子上,“阿樰,你是我来港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我有事求你帮忙,也只能找你,但是这个忙需要浪费你几天时间,我知道你工作重要,这盒烟你可以当做人情适当送给你的上司,换取几天假期,这样一来,你不会因为我的事情影响到你的本职工作。”

    这番话说的通情达理,也直指要害,林樰原本今天想请假,陪宝仔去入境处,但是他部门的头儿不同意,还对他发了大火,他担心被炒鱿鱼,这才选择晚上过来。

    “云哥,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你尽管开口,刀山火海我绝不推辞!”林樰已经做好出力的架势。

    陈维云又取出一个笔记本,其中一页记载着水客老伯的家庭住址、身份证信息,这个地址包括了老伯位于屯门乡下的祖屋。

    他撕下来交给林樰,

    “帮我调查一下这个人的底细,重点查一查他的履历,他都在哪一所学校上过学?毕业后做过哪一个行业?调查完毕,再帮忙联系一下假证商贩,我准备套用这个人的身份证编码。”

    林樰认真看了一遍资料,“姓名陈伟云,1958年生人,家住屯门区龙鼓滩村……”

    这个屋村相当远,龙鼓滩在新界最西边,靠着海边,隔海就是珠三角与奥门,搭乘巴士车过去至少两个小时,一来一回半天时间。

    假如陈维云事先不送雪茄,林樰会推迟办理这件事情,毕竟他要上班,又兼职着宝仔家人的跑腿活,实在太忙,根本脱不开身。

    不过现在嘛,他可以把雪茄转赠给剧组的大佬,他有把握拿到带薪的假期,于是爽快作了承诺,“放心云哥,你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把他的人际关系调查清楚。”

    “你办事,让我感觉踏实,我等着你的好消息!”谈完私事,陈维云开始唠八卦,“你刚才提到的三毛哥,是不是出演过《龙争虎斗》的肥佬洪金保?”

    “是啰!他入行已经二十年,面子超大,我们剧组的几位主演都是戏王,他只一个电话就把他们全部招致麾下。”

    “洪金保今年不大吧!”陈维云稀奇问:“他应该是50后,也就三十岁出头,已经入行二十年了?”

    “他是童星出身。”林樰从1980年开始跟剧组,第一部戏是许庵华的《撞到正》,至今已有三年之久,虽然全是打杂工,没有出过镜,却增长了他的见识,

    “三毛哥出身名门望族,祖辈都是民国时期的当红影人,祖父洪基创建过‘金龙’、‘华南’电影公司,大祖父洪森是大陆电影工业先驱,三祖父洪叔云是著名导演,解放后全家移居到港,一门都是影坛显贵,他根本不用挨苦,从小被家人安排了大好前途。”

    “原来洪生是影二代呀,怪不得能混的风生水起。”陈维云有点小意外,又笑着问他:“那你们目前在拍什么戏?”

    “《奇谋妙计五福星》!”林樰给他介绍,“大卡司来着,单单片酬都花了三四百万,嘉禾皱老板出的钱,上个月成立的剧组,我跟在剧务部门,主要工作是搬运布景道具!”

    原来是五福星,平行时空陈维云看过整部系列,当然重点是看美女,第一部都有谁呢?钟楚虹、李塞凤、叶彤、夏文希,都是刚刚冒尖的靓星,全被洪胖子弄进了剧组。

    “阿樰,这部戏的几位女明星都是大靓女,你有未泡过谁?”陈维云知道林樰是单身汉,这是在打趣他。

    “我只泡过茶!”林樰傻笑着说话,“云哥,我不瞒你,我的梦中情人是冰山靓女文希姐,每次在剧组看到她,我心跳自动加速,能娶到她才算不枉此生。”

    “港姐钟楚虹也在你们剧组吧,她比夏文希正点多了,如果是我,我肯定会暗恋钟楚虹。”陈维云最会配合人。

    “云哥,不怕你笑话,剧组成立一个多月,我都未和钟小姐说过一句话!”林樰的性格很有意思,一般大陆仔到港后都中意讲大话,但是林樰直来直往,一点不虚荣,

    “钟小姐与杰克哥在拍拖,两人如胶似漆,三毛哥都插不进话,我这种小杂工更不用提,文希姐不一样,她是小角色,待遇不高,我能和她能讲几句,虽然我有点好高骛远,但我不会痴心妄想,暗恋文希姐比钟小姐更实际。”

    有区别吗?

    真是搞笑,反正都是单相思,你又不敢付出行动,你思谁不是思!

    唉,这种问题不值得探讨。

    陈维云连那位杰克哥是谁都不想再打听,他惦记着另外一件事,“宝仔家人的事情处理怎么样了?”

    林樰跟着严肃起来,“原本这件官司被警方定性为普通的打架斗殴,但是昨晚发生了一件事,把官司又搞复杂,大佬新得知那位仇家派人搞成哥,暴跳如雷,发疯一样去报复,昨晚半夜两点钟,大佬新斩断那位仇家一条腿,然后跑路去了菲律宾,留下一堆烂摊子,警方顺藤摸瓜查出成哥的社团身份,现在官司的性质已经变了,成哥原本是自当防卫,如今被警方认定为社团仇杀,已经进入检控程序!”

    “宝仔大哥被起诉,拘押他理所应当,宝仔老豆为什么还呆在警署里?”陈维云又问。

    “警方有权利拘押他四十八小时,假如收集不到他的犯罪证据,无法对他发起检控,到时才会放人,大概是明天凌晨四点钟,宝仔老豆才能回家!这套房子是宝仔老豆借钱买的,他家没什么积蓄,连请律师的钱都出不起,保释就更不用提。”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陈维云对此没有发表看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本港风情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凋零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凋零树并收藏本港风情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