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二十九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渊微浸泡着的并非是寻常的池水, 而是极为适合变异冰灵根的, 独属于寒霜殿的秘宝玄冰蜕尘水,这玄冰蜕尘水看着极为清透雪亮,实则加了不知有多少种极为珍稀有的灵药, 以极特殊的手法将万年寒冰中的冰核摘取而出,融入其中,才得了这么一个小池的蜕尘水出来。

    这小小的,不足一丈宽一丈长的水池, 所蕴含的药力与寒气却是极为庞大, 便是太渊微这样一个变异冰灵根, 天生与寒气极为契合之人,进去之后肉体也不由得感觉到磅礴的压力,冰冷到极致的寒意几乎是要将他的肉体连同他的丹田神魂都给一一冰封了起来!

    太渊微依旧是面无表情的, 寒气入体所带来的极端的痛苦似乎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他心神一动,功法便自行运转了起来,呼啸着的真元自丹田中吞吐而出, 流经四肢百骸, 将几近冻结的经络重新打通。

    几近凝成实质的寒气经由真元流转,源源不断地传入了丹田之中, 盘踞于丹田之上的那尊小巧的元婴直直地站立着,双眸微阖, 嘴巴微张, 那些凛冽冰冷的寒冰之力便不间断地涌入它的口子。

    元婴原先有些虚幻的身子逐渐地变得凝实起来, 那双微阖的, 毫无感情的眸子缓缓睁开,紧紧地盯着那些盘踞在太渊微丹田之中的,依然在源源不断地流淌着的寒冰之力。随后,它轻轻地伸出了一只手,猛地一握,那些寒冰之力就仿佛是被扼住了脆弱之处的长蛇一般,陡然扭动、挣扎了起来,在丹田之中掀起了阵阵狂风,似乎是要将太渊微的五脏六腑都给毁坏殆尽的模样。

    太渊微神色未变,他丹田之中的元婴神色与他酷似,捏着那些寒冰之力的手往口中一送,庞大的寒冰之力陡然进入了元婴的腹中,撑得它的皮肤有些皲裂了。

    元婴即将崩溃的危险萦绕于太渊微心头,他眸光微动,手上指诀一变,那元婴便亦是随之而动。

    一人一元婴心神相连,那些寒冰之力在他们之间流转不休,经由功法的炼化,竟也慢慢地变得柔顺了起来,不再那般具有攻击性。

    太渊微依旧是双眸紧闭的模样,覆盖在他身上的寒冰不曾有丝毫减少,眼睫之上仍是留着晶莹的冰珠。他整个人的气息变得十分的微弱,每一呼吸间,便有一缕霜白的寒气自这蜕尘池中被吸入他体内,而他体内的元婴亦是将那缕寒气一一炼化。

    竟也是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来。

    不知过了多少时日,那池中的蜕尘之水已经有了一丝干涸的迹象,而太渊微身上的气息,却已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的容色变得愈加的清冷淡漠,气息也十分的凛冽冰寒,那冰冷的,毫无一丝波动的双眸像是埋藏着万年不化的寒冰一般,仅仅一眼,便叫人手脚冰凉,心尖发颤。

    而他体内的元婴更是宛若冰雪筑成一般,通体晶莹,看着竟有些精致夺目。

    过了一会儿,太渊微眸色微动,那缭绕在他身旁的,涌动不止的气息便被他妥善地隐匿起来,再看他时,便不再觉得仿佛他仿佛是一座冰雕般毫无人气了,反而会被他皎若明月,濯濯清冷的气质所吸引。

    太渊微直接从这池水中站了起来,雪白的亵衣亵裤因着沾了水,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他有些削瘦,却十分完美的躯体。

    只是仔细看去,却能看见那雪白的亵衣亵裤上沾了不少灰黑的痕迹,却正是这池水的妙用之一——融入了不少珍稀灵药的蜕尘水在他吸取寒冰之力时,亦是悄无声息地将他体内的杂质排了出来。此刻他的肉体,却正是澄净无垢,运转起真元,亦是更为的畅快淋漓。

    太渊微极迅速地将身上已然沾了污渍的亵衣亵裤换下,仔细地清洗沐浴了一番之后,心念一动,他的身上便又覆盖了一身雪白的衣袍了。

    他本是元婴中期的修为,此次得了这玄冰蜕尘水的助力,不但是将他体内沉积的、以往不曾发觉的杂质都是逼了出来,更是以极为强大的寒冰之力一举让他突破至元婴后期的境界!

    只是修行之途,不仅要时时刻刻地积累、捶打自己的修为根基,更是要明心见性,了悟道心,他虽是隐隐约约捉摸到了一丝,可到底是不曾堪破,是以也只能暂时止步于元婴后期的境界,若是要再进一步,却是需要他更加地去明悟自己的道心,去寻找自己的道途了。

    太渊微并非是那等只识修炼之人,须知修行一途,若是不曾经历一番锤炼,那修来的修为便如水中之月,稍有不慎,便会陡然溃散了。

    <br/>他面无表情地走在寒霜殿之中,冰天雪地中唯有他一人在行走着,偌大的宫殿显得十分的寂寥和冰冷。

    他先是去拜见了一下洛有卿,洛有卿修为极高,一眼便看出了他的境界来,不由得满意了几分:“甚好。”

    随后他看了一眼太渊微的神色,便从袖中拿出一块令牌来:“本殿知晓你心忧你那个小徒弟,此为本殿的信令,你且拿着,自可进入归神殿了。”

    太渊微神色微动,随后便是接过了那块信令,声音清冷却恭敬道:“多谢殿主。”<br/>

    洛有卿衣袍一拂,声音沉肃:“且去罢。”

    .

    顾时蕴被柳清芜带回了归神殿之中,除却一开始柳清芜给他巩固了一番根基,他便是一人待在外门弟子的居所之中,自行修炼着。

    一日,他正引动着丹田之中的青木之火,打算炼制一粒那《万丹诀》<br/>上记载着的丹药,却不曾想心头一动,那火焰轻微地跳动了一下,那炉丹药便毁了个彻彻底底。

    只是,顾时蕴却分不出一丝心神到这炉废了的丹药之上了。他极迅速地从榻上跳了下来,一打开门便是见到了一张他时刻惦念着的,看起来似乎毫无变化的冷漠面容。

    “师尊。”原先绷得紧紧的,神色看起来与太渊微有些相似的脸上陡然露出了一个欣喜的笑容,太渊微见着了毛狐狸这般的蠢样子,神色未变。

    “师尊,弟子很是惦念你。”毛狐狸似乎是有些拘谨地拉住了他的衣袖,神色看起来蠢极了!

    太渊微面无表情地伸手揉了揉毛狐狸的头发,“嗯。”

    他从未惦念过毛狐狸。

    哼……只有一丝惦念罢了。

    顾时蕴却已经是十分开怀了,他拉着太渊微往自己的洞府里面走去,嘴上絮絮叨叨地说道:“弟子如今长大了,师尊可还认得弟子么?”

    “师尊必定是认得弟子的。”

    “弟子炼制了许多丹药,正要献给师尊呢。”

    太渊微任由他拉着,可是顾时蕴却突然脚步一停,太渊微面无表情地看过去,便见到了已经是长成了一个男子模样的毛狐狸竟然眼中含泪,一副委屈得不得了的神色:“师尊怎地不理弟子?”

    “……”太渊微冷漠地看着他,最终还是败在了那双亮晶晶的眼瞳之下,语气十分别扭地说道,“本尊知晓了。”

    这毛狐狸都这般大了,竟然还是这般娇气,当真是令人……哼。

    顾时蕴的眼睛瞥见他染上了一点粉色的耳尖,只觉得这般逗他……实在是太好玩了。

    太渊微眼睁睁地看着他这个已然是长成了一个俊美青年模样的弟子眼中泛起泪光来,委屈兮兮地嘟哝着:“师尊莫非不想念弟子吗?弟子可是时时刻刻想念着师尊的。”

    “……”太渊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随后伸手一拍,扔下一句冷冰冰的话语,“不想。”

    顾时蕴立刻收起了脸上的神色,变得十分可靠,拉着太渊微继续往里走:“唔,师尊不想念弟子,弟子想念师尊便是了。”

    太渊微不再理会他的胡言乱语,淡漠冰寒的眸子在他身上扫了一眼:“金丹初期。”

    顾时蕴回头对他露出一个笑来,那张俊美的脸上满是期待之色。

    “……不错。”<br/>太渊微看着毛狐狸简直是咧到耳边去的嘴角,神色冷然。

    ……哼,日后多夸一夸他便是。

    顾时蕴引着太渊微坐下,随后献宝似的从怀中掏出来几个玉瓶,送到太渊微面前:“此为弟子为师尊炼制的。”

    那玉瓶封得严严实实的,没有一丝气息泻出。太渊微面无表情地接过玉瓶,随后在毛狐狸期待的目光缓缓打开,一股清冽精纯的气息便陡然从玉瓶当中弥漫而出。

    不过是一粒益气丹。

    太渊微将丹药从玉瓶中倒了出来,晶莹雪白的丹药落到同样白皙的掌心之上,一时之间竟是让顾时蕴有些分不清究竟是那只手更为好看一些,还是丹药更为莹亮一些。

    太渊微仔细地看了看这粒丹药,丹香浓郁,丹形浑圆,仔细听来似有轻微的嗡鸣丹音,却是一枚极品益气丹。

    顾时蕴紧紧地盯着他,却见他只是端详了一下那枚益气丹,便又是将它封回了玉瓶当中了。

    “……”难道是不喜欢么?

    顾时蕴有些挠头。太渊微待他极好,他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人,亦是想要回报太渊微的,可若是他的回报太渊微不喜,那可如何是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我的美貌无人能敌[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太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渊并收藏我的美貌无人能敌[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