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六十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所在的位置极高, 而他看着又好像是卸了真元,若真的这般结结实实地掉落下去,便是他肉体再如何强悍, 恐怕也得吃些苦头的, 更何况是他现在仍旧是带伤之身呢?

    辛子真只觉得自己仿佛是从云端之上掉落下来一般,想要运转真元使出身法, 却无奈丹田之中一阵阵的剧痛, 却是不知为何,堪堪有些愈合之色的丹田便又是裂开了一个大口,其中积蓄着的真元已是不听调动,在他体内到处肆虐着。

    他仿若一朵极艳丽的牡丹般自那陡然崩散的火凤之上掉落,双手不自觉地伸了出去,仿佛在向太渊微求救一般。

    太渊微缓缓垂眸,看向他似是含着绝望的面孔,却是一动不动。

    辛子真手中攥着那块玉佩, 沁出的鲜血染在那玉佩之上, 泛着一丝微弱的红光。他看着太渊微就这般一动不动地待在原地, 竟是对他此刻的处境毫无所动, 心中忍不住升起一团怒火, 原来的打算也只能作罢,只好勉力运起仅存的几丝真元, 身形一动, 落到高台之上, 脚步有些虚浮, 看着便是摇摇欲坠的模样。

    太渊微袍袖一挥,便是姿态凛然地自那半空之中落下,手中握着冰灵鞭,眸色冰寒,辛子真对上他的双眼,竟是忍不住产生了一丝胆怯之意,脱口而出道:“我认输!”

    太渊微手中的灵鞭攻势一止,在辛子真腰际虚虚地擦过,冰寒的气息钻入他的体内,他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怨愤之意,狠狠地瞪了一眼太渊微,便是转身从高台之上跳下,落入了易言之怀中。

    三轮已胜,太渊微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辛子真,随后便是转过身,轻轻一跃,落到了顾时蕴身前。

    “师尊。”顾时蕴蹭过去,一只手拉住了太渊微的衣袖,另一只手则是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复元丹塞到太渊微手里,“这是弟子特意为师尊准备的。”

    他眉眼间带着清朗温润的笑意,竟是让太渊微恍惚间感觉,那老是黏黏糊糊赖着他撒娇的毛狐狸似乎是长大了。

    太渊微心头微动,略略抬头看了一眼他,却又看见那毛狐狸露出了一副委屈巴巴的神色:“师尊怎地又不理弟子了,可是嫌弟子准备的丹药不好?”

    ……他方才约摸是看错了。

    这毛狐狸分明还是那般娇气的性子!

    太渊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却是张口将那丹药吞服了下去。

    那毛狐狸瞬间便又是露出了一副欣喜的神色。

    看着简直是……哼。

    那复元丹乃是顾时蕴专为太渊微细心炼制的,皆是极品之相,此刻太渊微吞服了下去,不过是几息之间,本来消耗了许多的丹田之中便又是真元充盈,滔滔不绝了。

    顾时蕴看着,心中有一丝隐秘的满足感。他拉着太渊微的衣袖,将太渊微引到他们应在的位子上,又是取出了几碟灵食和一壶灵茶放到桌上,看起来很是贴心了。

    太渊微神色冷然地看了一眼那满脸皆是期待之色的毛狐狸,心中轻哼一声。

    他是决计不会轻易夸奖这毛狐狸的。

    否则便是太过娇惯他了。

    他可是一个严师。

    太渊微瘫着脸,淡淡地想到。

    “师尊……”那毛狐狸动作十分小心翼翼地又来拉住他的衣袖了。

    竟又是撒娇了起来。

    看来需得多花费一些精力去寻找那增长灵智的灵药才是。

    总是这般小孩子脾气,这毛狐狸日后可如何是好。

    太渊微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拿起茶盏,轻轻地抿了一口。

    那毛狐狸便十分满足地松开了他的衣袖,模样看着当真是……哼。

    辛子真远远地看着他们师徒二人,昳丽的脸上一片苍白,只余下一双眼眸黑得发亮,里面似乎藏着一团邪气十足的火焰,艳丽得有些骇人。

    易言之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低下头看他,却只能看到他十分虚弱的神色,那张本来很是娇艳的唇瓣失了血色,看起来很是脆弱,脆弱得他忍不住对太渊微生出一丝恼意来。

    他轻轻叹了口气,便又喂了辛子真几粒丹药,输了好几股真元进他体内,好歹是将辛子真体内的伤势控制住了。只是那丹田之中的裂痕,却是有些棘手。

    高台之上换了好几波人,却是鲜少有人如太渊微这般,硬生生地挺过三轮的。毕竟各自皆是仙宗弟子,实力差距其实并不大,胜负之间,看的便是那些许的机遇罢了。

    而至于那些中级宗门的弟子,虽也是资质修为过人,但是与四大仙宗的核心弟子比起来,却还是稍逊一筹的,如今剩下的弟子,也只有寥寥数人罢了。

    只是,这余下的寥寥数人,若是运道再好一些,在修行一途之上说不得会走得更远。

    太渊微面无表情地坐在石凳之上,神色淡淡地看着高台之上的比斗。

    此次大比乃是遵循境界分开的,元婴境界的比斗早已是结束了,而此刻化神期的比斗亦是快要接近了尾声。此刻台上的两名修士分别是东极殿与云渺宫的弟子,太渊微略略地看了一眼,顾时蕴看见了,便蹭过来,以神识传音道:“师尊觉得他们谁会赢呢?”

    仿佛是十分好奇的模样。

    “……”

    “自然是那云渺宫的弟子。”太渊微眼中淡漠无情地看了他一眼。

    顾时蕴抬眼看了看那高台之上的比斗,那筋肉虬结的男修气势如虹,真元涛涛,好几次都是快要将那云渺宫的女修一掌打落高台;而那个女修虽是身法极妙,整个人如一叶青叶一般在那男修的密不透风的攻势之下左右闪避着,身姿曼妙,但是她境界不过是化神初期,却是比那个男修低了一个小境界,此时应对起那男修的攻势来,亦是有些左右支绌,落了下风。

    顾时蕴看了一会儿,心中亦是赞成太渊微的观点,但是这并非是他原来的目的——于是他便露出了一抹不解之意,拉住太渊微的衣袖,期期艾艾地问道:“弟子不才,却是不知道为何师尊断言胜者会是那云渺宫的弟子?”

    “……”那毛狐狸眼中亮晶晶的看着他,一副他仿佛当真是不知道的模样。

    只是太渊微自是知晓这毛狐狸的性情,必定又是拿着这个做由头想要向他撒娇的。

    呵呵。

    “既是如此,需得好生修炼。”太渊微的语气很是淡漠无情,听起来很是扎心了。

    居然叫他去好生修炼!

    他的师尊变了,变得坏坏了。

    顾时蕴眼中含着一丝笑意,脸上却还是那副委屈的神色,低眉顺眼地坐在太渊微身边,浑身都散发着可怜兮兮的气息。

    太渊微看着他这般的小可怜模样,心中冷哼一声。

    这毛狐狸以为摆出这般的神色他便会心软了么?自然是不会的。

    他早已说过,他作为师尊,是必定不会再娇宠着这毛狐狸了的。

    需得好生调.教他一番。

    太渊微这般想着,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动作十分轻柔地揉揉了顾时蕴的头发。

    ……哼,他不过是怕这毛狐狸有些想不开,道心受挫罢了。

    并非是想念这毛狐狸的手感了。

    不过,这毛狐狸最近总是不愿变回兽型,他都不曾为这毛狐狸梳理一番皮毛了。

    那毛狐狸的皮毛甚多,说不得现在便是乱糟糟的一团了。

    这样不好。

    顾时蕴顺着太渊微的力道在他手中蹭了蹭,感觉到太渊微的目光,抬起头看了看,一眼便是撞入了太渊微看着平淡深邃,实则有些飘忽的眼里。

    “……”一般太渊微露出这般的目光,便是想要……撸毛了。

    也罢,太渊微喜欢他兽型的模样,四舍五入也是喜欢他了。

    都差不多差不多。

    顾时蕴有些无奈地晃了晃脑袋,随后便是凑近了太渊微的身边,分明是以神识传音,却偏偏要做出一副说小话的姿态:“弟子最近总觉得有些不舒服,回去之后,可否劳烦师尊帮弟子看看是否是兽型出了变化?”

    太渊微:“……嗯。”

    他们二人在这边说着悄悄话,高台之上却已经见了分晓,果真是那云渺宫的弟子赢了。

    顾时蕴见了,便低笑一声,握着太渊微的袖子不放手,口中毫不遮掩地吹他:“师尊果真眼力非凡。”

    “……”哼。

    那东极殿的弟子朝着云渺宫的女修一拱手,便默然不语地跃下高台,隐入东极殿的弟子当中。

    那云渺宫的女修面覆轻纱,却是迎风而立,裙裾飞扬,青丝交缠,颇有一番气度。

    她于高台之上往下一扫,目光便是停留在了太渊微身上,只是又很快便是移开了。

    太渊微身为修行之人,神识何其敏锐,即便是这般极其隐晦的一瞥,他亦是瞬间感知到了,微微抬眸,那眸中却是一片如深潭般的冰寒与深邃,叫人忍不住心生寒意。

    顾时蕴亦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那高台上的女修,竟还是个老相识么?

    谢非衣对上顾时蕴的目光,眸色微闪,面前便又是多了一名男修。她收回目光,轻声道:“云渺宫,谢非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我的美貌无人能敌[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太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渊并收藏我的美貌无人能敌[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