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超级母鳄 > 258|剑冢

258|剑冢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芮祭出灵剑,载上三兽向开刃峰飞去,飞了没多久,就发现昨天那几个人又跟在了后面,这次还多了白莲仙子和金如意。

    着实讨厌的很。

    苏芮左飞飞右停停,感觉够了才在开刃峰的半山腰落下。

    开刃峰像剑刃一样直冲云霄,非常高,却很瘦。那群人本想找个苏芮看不见的地方落下好跟着苏芮,结果发现无论落哪都能被苏芮看见,索性落了下来。

    小白和阿珠现出本体跟在苏芮后面蹦跶。不料苏芮找遍了半山腰也没见到什么会飞的羊。

    白莲仙子跟在苏芮后面,其实她今天愿意来,除了自己没什么发现外,还因为贤真。自从上次贤真跟苏芮走了之后,白莲仙子就没见过贤真了。想到贤真和苏芮可能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白莲仙子心里就像有个洞似的。不过她也知道苏芮并不知表面那么简单,单是那两头妖兽就厉害的很,不过要是真有所发现,她会立即传音重小楼,到时候只要告诉重小楼这里有她要找的那种石头就可以了……

    白莲仙子正在盘算,忽然见苏芮载着三兽飞了过来。

    这一路白莲仙子已看出苏芮对他们跟在后面的不耐,难道是过来找茬了?

    她还没想明白,苏芮已经过来了,但飞剑悬在上空,苏芮并不下来,先往回看了看,有些担心道:“我们在那边发现了些危险的东西……你们不要过去!”

    危险的东西?还是有宝物怕他们先动手?

    苏芮见他们脸色变幻,又道:“是真的很危险,千万别过去,一定要过去,等我一会儿回来一起。”

    底下几人眼珠都转了转。

    金如意上前一步:“多谢前辈提醒,我们就在这儿等着。”

    苏芮嗯了一声:“千万等着我,以你们的修为是不行的。”

    这才驭剑而去,临走前又担心地往那边瞧了几眼。

    等苏芮走的看不见人影了,金如意几人立即驾驭起飞剑争着朝苏芮说的那个地方冲去。

    苏芮刚转过开刃峰就飞了回来。

    小白搓着手兴奋道:“老大,他们还真和你说的一样直接去了。”

    苏芮笑笑,这些元婴大能,自以为自己很聪明,想跟在她后面捡便宜,看看这次谁捡谁的。

    当然,能让他们上当也是有条件的。如果没有长生,她也不可能发现那一大片巨石都是会飞的羊。炼器联盟的那些修士反应再快,也比不上长生的天赋本能,等他们发现时,只能和那一群羊打上一架了。

    白莲仙子等不是没想到可能有诈,但自觉有什么危险只要他们小心一点肯定能避过去。事实上,这几个人想的美,其实彼此之间还互相戒备,真实情况是一个比一个跑的快,等发现不对时,全落入了那一大片看起来像石头的巨大飞羊群里。

    这种飞羊他们谁也没见过,措手不及间被弄的灰头土脸,白莲仙子一不小心被三头围攻,大腿上先挨了下子,她那莲花宝座也给羊角顶飞,惊慌失措道:“组阵——”

    众修士这才反应过来,组阵之后才算缓了口气,但仍不轻松。这些羊的实力相当于金丹后期修士,但个个会飞,并不能牢牢控制在阵法中,主要是数量太多了,一波波的,根本招架不及。

    “那里……是从那儿冒出来的!”金如意指着远处那块巨石。

    看着自己击杀一头飞羊,那巨石上就生出一头来,这些修士蛋疼不已。虽然找到了原因,但想过去击碎那巨石非常困难。

    不过这些修士别无选择,只能一面杀羊,一面小心靠近。

    越靠近那巨石,飞羊就越多,最后简直蝗虫一样。

    这些修士再厉害,不多时也挂了彩。此时他们知道若是不倾尽全力,今天怕是要交待在这里,因此虽然受了伤,仍是跟那些飞羊拼了。

    还有人想起苏芮来,除了后悔没有听劝之外,又期望苏芮能快点回来,可惜白云飘飘,苏芮一行杳无踪迹。

    这些修士也算狠辣,最后也杀到了那巨石面前。

    一声“咩~”,那巨石忽然暴起,原来这是一头飞羊王。

    白莲仙子叫苦不迭,她这时哪还有平素高贵仙子的模样,一连给重小楼发了数道传音符,都是“救命”,但她却不确定重小楼能不能来,毕竟前面已发出后就没收到回音。

    要说这飞羊王也不过等同元中修士,可这几位杀到现在,灵力几乎损耗殆尽,那法宝打在羊身上,反倒把自己震的口吐鲜血。

    见此情形,苏芮觉得是时候出去捡便宜了。

    骤听风声,几人还以为是重小楼来了,哪知回头一看是苏芮。

    他们都是杀人夺宝的好手,脸当即更惨白了几分。

    苏芮直接一剑朝那飞羊王击去,飞羊王应声倒地。

    苏芮这夺怪夺的太干脆了,白莲仙子几人的脸又白了白。

    随着飞羊王倒地,整个地面发出轰隆隆的声音,飞羊王溶入地下,从那儿射出一道金光来。

    炼器联盟的这几人脸色苍白,目中又透出不甘、害怕等各种情绪,但他们谁也没胆量开口跟苏芮分宝。

    苏芮正待走过去,忽见一道流光飞来。

    她眼皮动了动,直起身来等重小楼落地。

    见重小楼来了,白莲仙子等松了口气。

    这时谭江河忽然冲向那金光。

    见苏芮还没反应过来,白莲仙子等人眼里都露出一丝得意。倒是重小楼秀眉微微皱起。

    不过,这极短的时间还未过去,白莲仙子等人那得意还未散去,就听谭江河惨叫一声,左臂鲜血淋漓,那只伸去夺宝的手已经齐根斩断了。

    这可不是苏芮干的。

    苏芮方才只是察觉到了那金光中的一点异常。

    “哈哈哈,让你抢!”

    谭江河剧痛之下几乎昏厥过去,只能听着阿珠和小白幸灾乐祸的嘲笑,幸好他随身带有丹药,服下之后面色苍白地盯着那害他失去了一只胳膊的残剑。

    金光已去,露出半截铁片一样的残剑,那上面还残留着谭江河的血,正一点一滴地渗进剑中。

    所有人都盯着那残剑,却没人再敢出手,都在心里庆幸方才去抢的不是自己。

    谭江河恨到:“重护法,你倒是说句话!”

    他话音刚落,那残剑剑身之上最后一滴鲜血渗了进去,从残剑开始,一道道金光划开地面。

    苏芮急忙飞上高空,小白慢了一步,尾巴尖上的鳞片一下掉了好几片,疼的他龇牙咧嘴。

    “你太过贪心要夺宝,殊不知这剑冢要以血来祭。”

    重小楼的声音忽然响起,苏芮不由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再看其他人也是一样,唯有谭江河一幅不敢多说什么的样子。

    “现在可以进去了。”重小楼道,她说话的时候并不看向谁,只是盯着地上无数的剑。

    金光割破大地后,整个开刃峰从上到下都堆满了一柄柄剑,这些剑,有长有短,有重有轻,有黑色,有白色的,也有铁锈斑斑的,有完好的,有残缺的……从开刃峰下面到开刃峰顶端,有不计其数的剑。连开刃峰,也被这无数的剑组成了剑的形状。

    不过所有的剑上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烟气,令人无法一眼看透这剑的真实品质,大约只有跳下去才能知道。

    苏芮尚有疑虑,重小楼却已飞身跃下。

    见她下去,炼器联盟的人也纷纷跟着下去了。

    苏芮足尖一点,选了最近的地方落下。随手捡起一柄剑,剑身上的烟气一震,一股浑厚气势从剑身之上传递过来。这柄剑已达到了五阶法宝的级别。

    “看我这柄……”阿珠兴致勃勃拎了一把紫剑过来。

    苏芮随手一弹,那紫剑震了一下忽然化成粉末从阿珠手上飘散。

    “时间太久腐朽了。”苏芮道。

    阿珠还道自己捡了个宝贝,见状不由面露失望。

    苏芮见她和小白都不太精通分辨灵器品阶,故而先传了他们一个小小的望气辩物法。

    学了望气辩物后,这俩家伙眼冒精光,立即钻到剑堆里淘宝去了。

    这里剑虽多,但残剑也不少,想知道那柄剑是好的,只有握在手中才能感知。一时间,所有人都埋头在开刃峰仔细寻找,各自井水不犯河水。

    苏芮寻了半个时辰,一共发现了四柄低阶灵剑,聊胜于无,也装入了储物袋。她直腰略作休息时,见王剑英带着欧阳成器也来了。

    不知为何欧阳成器看起来有些蔫蔫的样子,一会儿王剑英打发他过来询问,走近时,苏芮注意到欧阳成器双唇干枯、目光乌光,但说话还是有条理的。

    苏芮并不想暴露身份,便将剑冢一事细细说了,最后道:“这里到处都是残剑,谁也不知道哪一柄利害,欧阳道友可随便找个地方试试。”

    欧阳成器本来就打算走了,脚步一顿,也没看向苏芮:“多谢,我……还是跟着王长老后面慢慢找。”

    苏芮就没见过欧阳成器这么无精打采,不过也不好直接说什么,由他去了。

    王剑英和欧阳成器加入没多长时间,联盟联盟那边忽然“嗡”的一声,接着传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七阶灵剑,老子发现了一柄七阶灵剑!”

    苏芮抬头看去,见被削了一条胳膊的谭江河用残余的那只胳膊举着一柄黑色重剑仰天长笑。

    从那剑的光芒来看,的确是柄七阶灵剑。

    他周围的人都羡慕地看着他,不过同时也戒备地盯着苏芮和王剑英。

    苏芮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这一天里,陆续有人发现不少灵剑,不过七阶只有谭江河那一柄。

    眼见天色变暗,苏芮招呼长生几个先下去休息。

    “老大,这天黑不黑的,跟寻剑也没关系啊!”自从学了望气辩物法后,小白和阿珠对寻宝兴致很高。

    长生早就不耐:“破铜烂铁也叫宝贝?亏你还说天宇仙啥厉害的不得了,就弄着一堆破玩意?”

    长生是本能直觉,这却是苏芮思考了一下午的想法。

    见长生这么说了,她也没说什么,直说先下去找个地方休息。大家都记挂着昨晚上的烤兔子,决定还去昨天晚上那草地上。

    快到那地方时,苏芮忽然传音三兽:“你们先去生火,我去去就来。”

    小白他们还道苏芮要去抓兔子,笑嘻嘻让她多抓点。苏芮应了,化作一道微光消失在夜色里。

    须臾,苏芮出现在一处树林里,她现出本体,贴着地面而行,一点声音也没有。爬到一处树前,见那有一片白色的衣衫,猛地蹿了出去。后面没有人,就是不知谁的衣裳挂在树上了。

    苏芮化出人形,晦气地吐了一口,直接驭剑走了。

    待苏芮走的看不到影子了,从树上面无声无息下来一个人。

    这个人苏芮没见过,身量很高,穿着一件黑色的丝袍,不过仔细一看,他那袍子像是能吸光一样,透入林子的光都被它吸进去了,但它本身却更暗,所以这个人站在林子里很难发现。

    但方才,他差点就被那头妖鳄发现了。

    站了一会儿,这个人忽然掉头朝树林的另外一端走去,他走了一会儿,才有一只鸟儿跟着飞出林子。

    过不多久,这人走到了一片山谷。山谷里不知种的什么花,一大片一大片的正在盛开,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

    那一大片花海前已经站了一个人,正是梅婷。

    “啾——”一声,有一只鸟飞过。

    那人毫不迟疑扬手朝那鸟击去,鸟儿应声落地,坠落离梅婷不远的花海里。

    “梅寒,一只鸟儿你也不放过……”梅婷看到这一幕有些生气道。

    原来这人是梅寒,但与那日苏芮等所见截然不同,这个梅寒五官俊逸,气质温润,唯有眉宇间隐有一丝凌厉。

    难道这才是梅寒的真面目?

    神识感知到那鸟儿已经死透了,梅寒笑道:“我这是以防万一,万一那些人再来找你的麻烦……”

    “那和这只鸟有什么关系?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梅婷这么说话,梅寒不但不怒,反而惊喜道:“你想起以前了?”

    梅婷头疼似的叹了口气:“我说了多少遍了,我能记得的就是咱们在仙府里的日子,我的性命是仙尊给的,我以前……我都没有以前。你就不要再逼我了。”

    梅寒见她面现不悦,似怕把她逼急了,忙道:“好好,不说这些,我去给你采些鸢尾,你最喜欢这花了。”

    原来这山谷中密密麻麻种植的都是鸢尾,却不知如何培育出这种银白色的鸢尾。

    梅寒采了一大捧鸢尾递给梅婷,梅婷面色似乎好了些。

    梅寒趁机道:“没想到这些贪婪之徒竟然找到剑冢,我看还是趁早把他们给灭掉,以免……”

    他还没说完,梅婷便截住了他:“是我让他们去的,这与他们何干?”

    鸢尾花下,苏芮感觉到空气一窒,却听那梅寒细声慢气道:“阿婷,你也瞧见了,这些人从进府开始,就到处烧杀抢掠。他们杀了老四、老二,还弄坏了我的眼,这些人,有哪一个有资格得到仙尊的传承?又配得上你?”

    梅婷道:“我看未必,小白跟着的那人……”

    “我这只眼就是被那人给射中的……”梅寒陡然道,见梅婷一脸受惊,忙低了声音:“阿婷,难道我对你不好么?这么多年,我都在等着你……不提这些,仙尊对我怎样,我对仙尊怎样你也是知道的,难道还有人比我更适合做仙尊的弟子么?”

    梅婷道:“难道你不是仙尊的弟子?”

    梅寒一时语塞。

    梅婷抱着一大束鸢尾花站在花海前面,眉眼淡淡,柔和里却透着一股坚决。

    梅寒心下叹气,眼里却多了几分宠溺。

    他取出一条淡蓝色披肩给梅婷披上:“这里风大,我送你回去歇息。”

    待两人远去,一道乌光从花海中逸出。

    待苏芮回去,小白、阿珠已经开始烤兔子了。

    看见苏芮,长生忙从地上爬起来,将手上的兔子递给苏芮:“阿姐,快来尝尝,我烤的。”

    苏芮瞧他一张白净的脸弄的小花猫似的,抬手想给他撇干净,转念一想,抛了帕子过去:“擦擦。”

    长生化出水镜一照,暗自懊恼坏了形象,正待擦干净,眼珠一转想撒娇让苏芮帮他,却见苏芮默默坐在旁边出神地在想什么。

    苏芮所想不过是梅寒与梅婷那些对话,可以假设梅婷梅寒以前是认识的,看梅寒的态度,大约关系还很亲密。后来可能发生了什么,导致梅婷忘了梅寒。但有两句话苏芮想不明白,一句是“我的性命是仙尊给的,我以前……我都没有以前”。假设梅婷是为天宇仙尊所救后带回仙府的,正常的说法应该是“我是仙尊救回来的,我记不清以前了”,一个人对少会对遗忘的事情有所好奇才对,但梅婷的态度似乎很笃定她没有以前。第二句是“又配得上你?”难道梅婷和仙尊的宝藏是绑定在一起的?

    苏芮想的入神,肩膀忽然一痛。她回头一看,长生正“轻手轻脚”地给她捏着肩膀。

    “阿姐,你累了吧,我给你捏捏。”见苏芮要推开他手,长生眸光闪了一下,却飞快鼓足勇气解释道。

    苏芮瞧他那两眼圆溜溜的跟松鼠似的,苛责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长生估摸着刚才那一下重了,拿捏着力度按了起来。

    小白和阿珠从背后偷偷看着,虽然早见了多次,可还是忍不住看了再看……兔子虽然都烤熟了,小白却不敢拿给苏芮吃。

    不过时间不长,夜色中现出个纤细的人影来,梅婷又来了。

    “打扰。”

    除了长生瞪眼,旁人都挺和气的。

    苏芮也不讨厌梅婷,这姑娘看着弱,但面对梅寒也没有低头。

    “来一只?”苏芮叉下一只兔子。还是个吃货,挺能吃的。

    梅婷没拒绝,吃些东西能热络气氛。她在苏芮对面坐下,啃了一会儿就道:“剑冢不是开了么?你们怎么出来了?”

    苏芮瞧着她笑道:“俗话说送佛送西天,咱们才被送到一半,找不着出路自然就下来了。”

    梅婷一顿,她并非不通人情世故,苏芮这话换个人说她可能就觉得讨厌,但面前人一说,反倒透出些光明磊落的样子。

    她又咬了一口:“其实我也不知道,但主人说剑冢自有玄机,大约需要好好领悟一番吧。”

    她既然这么说,苏芮也不好强求。

    大家就在一起聊些别的,这晚上聊炼器就多些。梅婷虽然年轻,但毕竟跟的是天宇仙尊。苏芮炼器可谓已经登堂入室,有时候梅婷不解的,只是随口提到的,她便能立即想通其中门道。

    不过这一晚的畅谈最后又被梅寒打断。

    见梅寒默不作声地站在自己身后,梅婷再好脾气脸上也没法带笑。

    梅寒倒是笑了起来:“几位,我有要事想询问梅姑娘,不介意我带走梅姑娘吧?”

    梅婷道:“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梅寒:“我忽然想起来,你的事不太重要。反倒是他们闯入我的洞府,将我洞府打劫一空的账还没有算。”

    梅婷无奈,最终跟着梅寒走了。

    看不出这梅寒也会耍无赖,偏对梅婷还很管用。

    苏芮盘膝坐在火边,阖上眼睛没多大一会儿。开刃峰上忽然现出一片华光。

    “灵宝?”小白和阿珠对视一眼,并不能十分肯定。

    苏芮察觉到异常的灵力波动,睁眼往开刃峰方向看去,点头到:“是后天灵宝。”

    “真是灵宝?”小白和阿珠齐声道。

    “那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长生也来了兴致。

    “不用。”又不是自己的,看了有什么用,说不定现在上面正打着呢,要不那光芒出现好一会儿了还没收起来。

    “我们等那光芒灭了再去……”苏芮还没说完,开刃峰上又亮起一道华光,比方才那道还要炫目。

    这一道橙光之下,连苏芮这里的夜空都亮了不少。

    又一件灵宝……

    阿珠忍不住在掌心唾了口唾沫。

    见苏芮轻轻皱眉,长生以为苏芮是因为一无所获而心生烦闷,扒着苏芮袖子:“阿姐,我们也上去看看,指不定能捡一件半件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超级母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滃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滃滕并收藏超级母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