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一顾 > 096:叶颐此人

096:叶颐此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澈不算是谋臣一派,因此这些谋臣的争论顾澈都没有参与。

    而在将军一派如今顾澈虽说职位已经不低但是到底是说不上话的。

    叶颐的身份低,但是叶家一门人才众多,个个都是出征领兵的。因此就说将军这般实际上也轮不到顾澈来说话。

    顾澈听着这些有的说基业为重有些说着此时若不争一把,以后就只有等着蚕食了。

    顾澈听来听取也每个新鲜的,不免有些失望。这一边讨论了很久也没定下来,各种大人物都说话了,顾澈这个没说话的反倒是有些奇怪了。

    于是一堆人便看了过来,叶颐看到所有人都转了过来便对着顾澈一笑,“顾卿怎么看啊?”

    叶颐这么笑的时候基本都代表着你要倒霉了,顾澈看着左右的其他大臣有一些无语。

    叶颐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想法,一直没肯定便是因为现在的舆论和论点还不足以他来敲定。

    若是他现在就开口说的话,多半会被大臣劝解。

    这些小想法顾澈看出来了,叶颐这边表情也分明在告诉顾澈:我知道你看出来了,所以赶紧配合我吧。

    “……”顾澈在内心里翻了个白眼,叶颐从来都不是那种稳着来的人,否则这个时候若他没有这个心思还开什么会议呢。

    这些老臣未必不知道,然而在他们眼里看来,只要还没出征那么就还有挽回的余地。

    顾澈看着叶颐冲他微微笑着,又看着两旁柳楷和薛瑾也微微笑着看过来。

    这个样子已经几乎可以翻译成:小心说话。

    顾澈想了一下,然后才开口,“我只是想知道,主公对这天下到底是何种报复。”

    顾澈这么一说整个都局势都愣了下来,顾澈笑了一下。“徐得如今这般局势明显已经重走了他哥哥的老路,难道我们要等到他如徐赐一般已经问鼎天下了,然后才动手吗?”

    顾澈这话一出便直接连罪名都给徐得定下来了。诚然,徐赐这次征辽东并没有上报朝廷。但是实际上徐得根本就不需要上报朝廷,辽东是蛮夷之地,历来朝廷都少有管束。

    而如今徐得作为大将军,这点儿先斩后奏的权利还是有的。

    然而若是朝廷这般否定那么徐得便百口莫辩了。

    徐得当然不会甜得认为叶颐还拿他当发小,然而这样的局势徐得却看错了叶颐。纵然叶颐不是一个能够上的。可是现在的叶颐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惨烈的从帝都逃出来的人了。

    顾澈这番话一说之前那些说着现在不能动的人一下都哑了下来,因为如果现在反驳顾澈那么要么便是藐视少帝,要么便是在给徐得开脱。无论哪种方式都绝对不适合在这种时候说话。

    叶颐想要顾澈开口。无非也就是这么个意思,顾澈把话说到这里把这些人的退路截断了,那么之后如何让他们对战争充满信心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叶颐果然很满意,然后便点了一下头,“诸位还有什么意见吗?”

    哪敢有什么意见,众人看了看再有想法也都压回肚子里了。这时候叶颐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下顾澈。

    或许顾澈这把剑没有那么好用,甚至有时候会伤手。但是关键时候这把刀刃总是能最准确无误的插入敌人的咽喉。

    在叶颐眼里只要能够这样,那么其他便是可以容忍的。

    这次集会的主要基调已经定下来了,那么剩下的细节就需要在之后再说了。

    顾澈随着其他人渐渐退下了,刚退到一边便看到叶淮等着。

    顾澈走了过去,“叶二公子近来可好?”

    “很好。”叶淮笑了一下,“倒是让顾公子多费心了。”

    “嗯。”顾澈点了点头。

    叶颐之前是很排斥叶淮同她接触的。然而现在叶翎一死。其他的子嗣都差不多的年纪,这般一来叶颐反而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

    顾澈同这般说了之后叶淮笑了一下。“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顾家有马车的。”顾澈笑了一下往一边走了过去,叶淮点头笑了一下,然后退了开去,顾澈便走出了门然后在顾小小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叶淮笑了一下转过身然后就看到一边的柳楷,“柳先生。”

    “咿呀。”柳楷短促的笑了一下,“被拒绝了。”

    叶淮笑着摇了一下头,“柳大人,这次我倒是想听听你的意思。”

    柳楷立马竖起了一根手指,“还不是时候。”

    叶淮看向柳楷抬了一下眉毛,柳楷已经笑了笑往一边过去了。

    叶淮笑了一下没有追问,自然也不确定的柳楷说的“为时尚早”是指的这次釜底抽薪还不到他最后下定语的时候,还是说柳楷觉得现在就肯定他是继承人而将所有押在他身上为时尚早。

    走到这一步叶淮反而不着急了,对于很多人来说,战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例如顾澈。

    这一批世家子对于战队从来都不会含糊,甚至不会介意自己暂时占到的是看起来的弱势力。他们唯一要确定的便是这支势力能够得到什么,然后在这中间再去拼尽全力。

    也因为这样所以最后他赢了,而他的哥哥败了。

    然而另外有一批人,薛瑾也好,柳楷也罢。从来不在意这些。

    对于他们来说,这都是叶颐的势力,只要这一刻还是叶颐的,那么之后便不重要。等到叶颐死的时候他自然会告诉你方向,这个时候再做这些判断便可以了。

    叶淮想着这些然后才笑了起来,他这个父亲到底是……

    对于叶颐如今世上褒贬不一,叶淮从未得到过类似于子嗣晚辈方面的关注,甚至叶颐很少去和他谈论这些,无论是作为父亲对孩子应该有的关心,还是作为前辈对晚辈的忠告,都没有。

    不仅对他没有,对于其他的兄弟也没有。

    叶淮并不知道叶颐为何会这么做,仿佛只是提供了一个舞台,你想要如何做都是你的事情,他不会干扰,除非你做的事情触碰到他的禁区了。

    叶颐为什么会这么做呢,好像给组了每个孩子机会,只要你想要做,那么你便可以。

    叶淮不知道应该说是叶淮这样的做法让他终于一步一步的走到这一步,谋划这些将叶翎杀掉。还是应该说叶颐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很多时候果树的同一枝条上总是会长出不只一个果实,而很多的果农会在果实尚且刚长出来的时候便只剩下一个掐死其余所有。因为这样留下来的果实才没有别的争夺养分,才会涨的肥美。

    然而若是太早下手,果农又怎么知道在同样的条件下留下的那一个才是最大的呢?

    叶颐从未从父亲的角度关心过叶淮,然而从他将叶淮从主宅接入云州之后,从将他带到世人面前的时候叶淮便知道了叶颐在告诉他:这是我能够给你的资源,而你能达到何种高度,便要看你自己了。

    “翎”为一飞冲天之意,只要张开羽毛,那么便可以在这广阔的天际翱翔。作为嫡长子叶翎确实得天独厚。仿佛一生下来便应该一鸣惊人,仿佛便该站在至高点。

    一般对于子嗣的名字同一辈都应该有一个系列的模样,可是到了二子却名为“淮”

    “淮南为橘 淮北为枳。”从叶淮读到这句之后终于明白了自己名字的意思。

    没有那般锋芒毕露,也没有那般*裸的期待之意。

    然而这个名字却仿佛多了万千的选择,而这个选择权从来不在别人手中。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仿佛应正了这个名字,叶淮从来不着急,每一步都稳着来,只要这一步未曾错,那么便不会错。

    顾澈无疑是叶淮最为重要的一步棋,云州第一世家大族。而它的族长是这样的一个少女。

    叶颐想过这些吗?未必没有想过,然而叶颐却并没有这么做。

    是刻意留下来的吗?逼着顾澈不得不同他们这些子嗣合作,而从他们这一代开始顾澈便不会同直接加入叶颐阵营一般是外臣。

    而直接变成了最早的簇拥。

    所以说叶颐这个人啊……

    叶淮叹了一口气向叶颐的方向看了看,然后才又向母亲的方向看去。

    顾澈很快到了顾家,如今顾家嫡系只剩下她一个男丁因此对她格外在意,此时看着顾澈回来便立马拥了上去。

    顾澈安慰了大嫂和一干的侄女儿,大嫂出身并没有卉歌那般好,再加上当初顾淳是庶子,又和顾澈关系不错,因此这位大嫂虽然在行为举止上或许还不够大气却也未曾有过什么私心和小动作。

    顾澈对于顾淳的妻妾们有子女的都供养了起来,没有的想要走的也都给了一笔钱。不过顾家家业大如今战乱不想走的也多。

    因此顾家的后院实际上还是顾澈的大嫂在管理,其余的店铺和世家之间的走动倒是都交给了卉歌。

    此时看到顾澈安全了大嫂便没有说什么笑着下去了,政局上的事情她一个妇道人家是插不上嘴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江山一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凌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澈并收藏江山一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