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医星妻太妖娆 > 141 真相,熟悉的声音

141 真相,熟悉的声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子美人,这么说的话,你现在是已婚妇女喽,哈哈……已婚妇女!”顾珊然在一边快要笑疯了,施施恶狠狠地看着顾北辰,一脸的怨怼。

    “怎么了?太高兴了?”顾北辰伸手捏了捏施施鼓得和包子一样的脸,俯身在她侧脸亲了一口。

    “那上面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这种照片?结婚证上可以用这种照片么?”

    这红本本上面的照片,并不是什么正规的照片,而是一张顾北辰抱着施施,微微俯身,而施施则是抬头认真的看着他,两个人的脸上面都是笑意,看起来格外的温馨,只是结婚证的照片可以如此随意么?

    “不好看么?”

    “这样的照片他们怎么给你把这证办下来的!”施施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施施……”佟秋练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施施阿姨!北辰爹地……”小易直接就冲着顾北辰扑过去,被佟秋练从背后直接抱住,“妈咪,干嘛啦,我要北辰爹地,放开我,啊——放开我……”

    “待会儿的,没看见你施施阿姨和北辰爹地在忙么?”佟秋练真是受不了这个熊孩子了,自从知道今天要来顾家,一大早的就在衣柜里面翻箱倒柜的,这还专门让萧老爷子给他弄了的所谓最美的发型,看得佟秋练也是醉醉的。

    “小易怎么来了!”施施和顾北辰在咬着耳朵。

    “昨天打电话说要过来玩的,我忘了和你说了,我们先上去穿鞋!”顾北辰说着直接将施施大横抱起来,“小练,你和小易先坐一会儿,我先带她上去穿鞋。”

    “施施阿姨,这么大人了,居然还不会自己穿鞋,真是羞羞脸!”

    “我……”施施完全是无力反驳啊。

    施施这心里面本来就有点憋闷,这个男人为什么做什么事情都不和自己说一声呢,再说了扯证这么的事情,他居然可以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给办了。

    “怎么?还生气呢?”顾北辰此刻正单膝跪地,帮施施穿鞋子。

    其实顾北辰这样的人,当真是能够呼风唤雨,让他这般跪地给自己穿鞋子,施施这心里面说没有触动是假的。

    “你能一个人把结婚证扯了,那以后干脆你一个人把孩子也生了得了。”施施别过脸。

    “和我领证你就这么不开心?”

    “也不是,就是你做什么事情之前,能不能和我商量一下啊,弄得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我都把自己打包送你了,你还不满意么?”

    “谁稀罕你啊。”施施一听打包送她这话,心里面还是甜滋滋的。

    “迟早都是我的人,你不稀罕我,我稀罕你就成。”

    “你怎么变得这么无赖了,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我以前是什么样的。”顾北辰起身坐到施施的身边。

    “我以前觉得你是个黑帮头头,冷血无情,心狠手辣,而且还喜欢威胁别人,强迫别人。”

    “威胁?强迫……说的好像我经常威胁强迫你一样。”顾北辰还是头一次知道,自己在她心里面居然就是这样的形象。

    “难道不是么?你哪次不是强迫威胁我的,初吻是这样,然后每次做什么事情都是威胁我……”

    “这样……”顾北辰伸手挑起施施的下巴,四目相对,那眼中就像是装满了柔情蜜意一般,温柔的能够将人溺毙,顾北辰倾身上前,擒住了肖想已久的红唇。

    “施施……”

    “嗯?”男人对于接吻这事儿真的是无师自通型的,这一开始认识的时候,顾北辰还是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啃啊,咬啊,完全是处于禽兽的本能。

    但是现在某人的技巧已经越来越好,施施完全是招架不住,只能瘫软在她的怀里面。

    “我爱你……”顾北辰的呢喃细语,施施心里一紧,只是紧紧的搂住顾北辰的脖子,将头埋在她的颈部,只是为什么忽然觉得鼻子眼睛都一阵酸涩。

    “砰——”房门忽然被推开,“北辰干爹,你们怎么还……”小易噔噔噔的迈着小腿直接冲了进来,“妈咪,妈咪——不好了。”

    佟秋练正站在门口懊恼呢,这个小兔崽子,一溜烟的就冲了上去,这顾北辰的房间是单独的楼层,平时根本无人上来,他们也就没有关门的习惯,这下好了,这气氛刚刚好,就被破坏了。

    “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佟秋练那叫一个尴尬啊。

    “妈咪,施施阿姨哭了,你看嘛,真的哭了……”小易伸手指着施施,直接跑过去,“施施阿姨,是不是谁欺负你啦,你告诉我,我去揍他。”

    “没事啦,来,阿姨抱抱……”施施伸手将某个活宝抱起来。

    “嘴巴都肿了,还说不是,你别维护那个坏蛋。”

    “额……”施施和顾北辰四目相对,均是无话,而佟秋练,更是直接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此刻顾北辰和小易正在草地上面不知道玩什么,小易只是笑着,用一种很崇拜的眼神看着顾北辰,而佟秋练和施施则是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面,惬意的喝着茶。

    “施施,恭喜啊。领证了……”

    “恭喜个屁啊,我领证了,可是我连民政局的大门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我一开始觉得顾北辰这人危险乖戾,并不适合你,现在看来,你们还是挺幸福的,你们能够生活的如此幸福,我真的替你们开心。”佟秋练脸上面带着笑意,让她本来冷若冰山的脸,显得灵动逼人。

    “你有没有想过和萧寒……”

    “我的事情你比谁都清楚,我本来就是个不完整的女人,又怎么敢奢求他给我一份完整的爱呢。”

    “可是你们毕竟有孩子啊,小易以后势必要继承萧家的,难道说你和萧寒是准备终生不见了?”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之后后来我才知道,我是他的父母强加给他的,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是我却让自己变成了他的负担和累赘。”佟秋练笑得十分落寞。

    有些东西佟秋练并未对施施提起,她本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有什么心事也都是藏在心里,她敏感纤细,却又伪装的比谁都坚强。

    “不过小易不能一直过着没有父亲的生活啊,你看他那么喜欢北辰,小易这孩子我也是看着长大的,从小就很懂事,他不说不代表他不想要一个父亲,再说了,你和萧寒都没有给对方一个彼此了解的机会,你又怎么知道,萧寒不会真的喜欢上你呢。”

    “谁会喜欢一个以怨报德的女人。”佟秋练只是看着笑靥如花的小易,那孩子实在和他父亲长得太像了。

    “你喜欢萧寒吧……”

    佟秋练身子一僵,嘴角轻轻扯起,带着一抹嘲讽的笑,“谁说的,我和他见面的次数五根手指都数的过来,怎么可能……”

    “小练,我们认识的时间或许并不是很长,但是我自认为还是很了解你的,你这个人面冷心热,而且你知道么?你并不善于撒谎。”

    “是么?”就像是心底藏着的某个秘密被人忽然挖出来,佟秋练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施施伸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她的手冰冷,就像她这个人,仿佛是个冰块,永远都捂不热一般。

    “你看着小易的眼神,就像是在透过他看着另一个人,我知道那个人是萧寒,听说他和他父亲长得极像,你不知道你的眼神温柔的都能够滴出水来么?”

    “这么明显么?”佟秋练苦涩的一笑,她自认为已经将这份不可能的感情埋藏的很好了。

    “别说什么不可能,若是真有机会,你就好好把握,再说了,我一直觉得你很吸引人,说不定那萧寒就忽然发现自己的老婆还是不错的!”

    “行了吧,你就别取笑我了,对了,那天老师还和我提起你了,你毕业之后是准备继续留在警局,还是想留在教授身边!”

    施施这几天忙的晕头转向的,完全忘记了,自己即将要毕业这个事实,施施伸手托着腮,说实话,选择法医这个专业,一开始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但是这种能够让死者说话,慰藉他们的灵魂,让他们得以安息,同时让家属得到了慰藉的工作,还真的让她停不下来。

    “我还没想好呢,等我手头的案子结束再说吧,毕业真是烦人。”施施无奈的叹了口气。

    “所以老师问你,是不是想继续留在他身边,这样的话,科技让你继续读博!”

    “读博就算了吧,我都一大把年纪了,再读下去,等我从学校出来,都是老骨头一把了,才不要。”施施直接拒绝了。

    “你知不知道容景追查顾北辰很多年了?”佟秋练以前是在容景的警局实习的,自然比施施多了解一些。

    “为什么要追查顾北辰?”容景这人看起来温文尔雅,总是对你笑眯眯的,但是却是个很有城府的人,对人对事,几乎都看不出来他的喜恶。

    “这个我就不懂了?不过你若是在容景手下做事,还是小心点好,保不准他已经盯上你了。”

    “得了吧,别危言耸听的,难不成容景还能一锅端了顾家不成。”施施耸了耸肩膀。

    两个人正聊得开心,施施的手机就忽然响了,容景的。

    还真是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啊,怕啥来啥。

    “喂——容队长?”

    “施法医,麻烦你来一趟纸醉金迷,又有命案了。”

    “嗯,好。”施施起身伸了个懒腰,“我要去一趟现场,你好不容易来一次,就多呆一会儿,我让珊然过来陪陪你,我先去趟现场。”

    “反正我没事,和你一起去吧。”

    “那小易呢……”

    “麻烦你家老公帮忙带喽,我看他们玩的挺好的,对了,你们这都领证了,这是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然后生个小宝宝……”

    施施眼神一暗,也只是一瞬间,“再说吧。”

    施施和佟秋练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刚刚进入大厅,就看见容景正和陆琰说着什么,说实话,陆琰的生气做得很大,不过这么大张旗鼓做皮肉生意的也就只有他一家了,谁让人家黑白两道通吃呢。

    不过这容景既然和陆琰这么熟,就该知道,顾家的独大基本就是一个默认的事实,没人敢动顾家,这容景为何会有这样的执念呢。

    “施法医,佟法医也来了,死者在六楼的套房里面。”容景走过去。

    “死者的身份确定了么?”

    “石森!”

    施施故作惊讶的看了一眼容景,容景却像是什么都知道一般,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施施。

    “嫂子来啦,恭喜啊!”

    “恭喜什么……”施施嘴角抽搐了一下,该不会一个多小时前的事情,现在都传到陆琰耳边了吧,顾北辰这个大嘴巴。

    陆琰笑着走过去,伸手拿出了一个盒子,“礼物!”

    “额……不用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当然是大事,你可是解决了我们的心头大石啊,我们都开始给他物色男人了,还好他性趋向还算正常,你收了这个妖孽,也是辛苦你了,再说了,小礼物而已,不用推辞了。”陆琰笑着将礼物塞到施施的说中,俯身过去,“领证快乐。”

    尼玛……顾北辰,你这个大舌头,现在好了吧,大家都知道我是已婚妇女了。

    “你怎么知道的,顾北辰告诉你的?”

    “不是!”

    “那你……”

    “华家一直在政界人脉甚广,北辰这事是找华生做的,华生就把你们的结婚证拍照发给我了。”

    “我懂了,礼物我收下了,谢谢……”

    “没事,还有……嫂子这事儿做的干净利落啊!”陆琰意味深长的说。

    “我听不懂,我先上去了。”施施说着拖着佟秋练就朝楼上走。

    “阿景,这仲文轩和石森都死了,你的案子怎么办?”陆琰从口袋里掏出烟,隐身在暗处,神情慵懒。

    “我已经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了,就不劳你操心了。我先上去了,改天再说。”

    “今晚去我那里?”

    “你滚蛋!”容景真是无语了,特么的,他是直男好么?还能别把话说的那么暧昧么?

    陆琰看着容景的背影,笑得意味深长。

    施施和佟秋练,此刻已经进入了房间,整个楼层已经被全部封锁了,施施和佟秋练刚刚走进去,就闻到了一股强烈刺鼻的糜烂味道,还有血腥味,只不过那种糜烂味道过于浓烈,遮盖住了血腥味。

    施施和佟秋练戴上手套,进入现场,这是一件十分豪华的总统套房,但是地上面却十分的凌乱,到处都是一些衣物杂物。

    而死者则是仰面朝天躺在床上面。

    “尸体检查过了么?”马超已经在现场了。

    “我刚刚做了粗略的检查,应该是兴奋过度,导致的猝死。”马超指了指房间,“房间只有他一个人的衣服,现场并未发现他人的痕迹。”技术人员已经在对现场进行初步勘察了。

    “那他怎么……”佟秋练指着床上面的男人,这头破血流的不算,还赤身*,而且……这明显就是精尽而亡啊。也太惨了点吧。

    “估计是吃了什么药物吧,这个需要进行抽血化验,暂时还不能确定死因。”马超似乎也显得有些无奈。

    这石森和仲文轩是钟静维和宋晴案子的重要人物,仲文轩死了就算了,这石森位高权重的,听说待会儿上头要亲自去局里面问候容队长,督促案子的侦破情况呢。

    施施则是走到床边,石森的眼睛睁得很大,瞳孔几乎都要凸出来了,他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抓痕,施施直接抬起石森的手指,每个手指的指甲里面都有皮肤组织,施施拿着镊子棉签,将生物检查全部取样。

    “他身上面的伤痕应该是他自己抓的吧。”现场根本找不到第二人进来的痕迹。

    而佟秋练则是弯下腰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在床底下的一个药瓶,她药瓶捡起来,上面是一连串的英文字母,不过佟秋练还是认得这些东西是什么。

    她将药瓶打开,里面还残留着几颗药丸。

    “什么东西?”

    “壮阳药!”

    “噗——”马超差点没喷出来,之前和佟秋练合作的时候,就知道,这姑娘年纪不大,但是给人的感觉十分的沉稳,不太容易亲近,不过这说话从来都不会遮遮掩掩的,每次都有点语出惊人。

    “是么?”施施显然也是被佟秋练的直白吓了一跳,低头检查死者的身体,“死者的身体只有部分尸僵的现象,身体有多处的抓痕,尤其是下体……”施施伸手检查死者别的地方,“头皮出现伤痕,血迹已经凝结,头发上面有玻璃的碎片。”

    说实话,施施觉得自己不去演戏真的可惜了,这明明就是自己砸的啊,施施拿着镊子从死者的头发上面取出了一些玻璃碎片。

    “深绿色的碎片?红酒瓶?”佟秋练看了看玻璃碎片。

    “是这种颜色?”一个技术人员手中提着一个透明的密封袋,里面正装着一个深绿色的破碎的红酒瓶碎片。

    “颜色很像,不过还需要进行技术对比。”施施现在说谎根本就是脸不红心不跳。

    “不会是他自己拿酒瓶自己砸的吧。”主要是现场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别人入侵的痕迹。

    “尸体别的地方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想确定死因,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尸检。”施施看了看现场,凌乱异常,不过左轮做事倒是真的干净利落。

    因为石森的身份特殊,所以施施和佟秋练直接将去了验尸房,简单的将尸体处理了一下,就准备进行尸检了。

    “死者姓名:石森,年龄五十二,华裔,身体有多处抓痕,指甲中有皮屑残余,身体部分尸僵,推测死亡时间实在昨天夜里十一点左右。”施施对尸体进行初步的尸表检查。

    “死者的头部被红酒瓶敲击,造成了头皮破损。”施施检查者死者的头部,“死者面部有血迹。”这些血迹已经被人抹去了一部分,都流到了眼角处了,上面还有一些指纹,别人不懂,施施知道啊,这是石森自己擦上去的,不过还是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进行了指纹采集工作。

    施施拿着手术刀,直接将死者的胸腹部剖开,在对骨肉进行了初步分离,就看见了死者的脏器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这人生前是有多爱抽烟啊,这肺部……”佟秋练只是在边上负责围观。

    施施将死者的肺部取出来,这些脏器取出来之后,都是要进行取样检查的,以便更好地确定死者的死因。

    死者的身体脏器别的看起来都很正常,施施将死者的心脏取出来,“去做个分析吧。”马超点了点头。

    其实在对死者的脏器进行检查的时候,最主要的是心脏和胃部,心脏就不用说了对人体是相当重要的,而胃部内容物和胃液对尸检也是十分重要。

    施施在检查死者胃部的时候,发现了一些还没有消化完全的药丸,还有一些少量的食物残渣。

    尸检刚刚结束,施施就接到了容景的电话,让她立刻跟他再去一个现场,“哎——最近可真不安生。”马超背着工具箱,叹了口气,“最近接二连三的居然死了五个人!”

    “行了,别抱怨了。”施施无奈的摇了摇头。

    施施刚刚上车,容景就递给了施施一杯咖啡,“辛苦了,你那边刚刚结束,就让你跟我去现场。”

    “没事,这是我的职责,该不会又出人命案子了吧。”

    “不是,有人举报石森涉毒,上头很重视,已经有一对人去了石森的办公室进行搜查了,我们现在去他的家里。”

    “涉毒?”

    “和毒枭勾结。”容景手中端着咖啡,神情闲适,就好像这所有的事情都和他无关一般。

    “有人举报?还真是凑巧。”

    “嗯,直接据报道了我们市长的办公室,匿名的举报信。”容景掏出手机,给施施看了张照片,这是那封信的内容,并不是手写的,而是用报纸上面的剪下来的一些字拼凑起来的,看样子这个人很谨慎小心,怕自己的字迹被人认出来。

    “这封信进行检测了么?”

    “扫描过了,上面一点指纹都没有,信封上面也都是邮递员和政府办公室人的指纹。”容景将手机合上。

    施施粗略估计,这个手机应该是五六年前的款式了,翻盖的,虽然保护得很好,但是磨损的还是有些严重。

    “这个手机对你很重要么?这种手机已经很难看见了?”在智能机触屏机很行霸道的年代,这种老款的翻盖手机,真的很难见到。

    “一个十分重要的人送的。”容景似乎想到了什么,笑得十分灿烂。

    看的施施有一瞬间的怔愣,因为这一次的笑容,并不是浮于表面的那种,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仿佛他的眼中都是星星点点的笑意。

    “女的送的?”

    “直觉很准。”

    “你喜欢的人?”

    “不算是,她喜欢我的时候,我并没有很喜欢她,等到她离开了,我才知道,自己是爱她的。”容景说到这里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既然知道自己喜欢她,就去找她啊。”

    “她死了。”容景冲着施施一笑,施施却觉得十分尴尬。

    “不好意思。”

    “没事。”容景忽然伸手,施施下意识的向后躲了一下,容景的手指纤长,有一种不可言说的苍白感,他的手至温热,将施施额前的碎发轻轻拨到了一边,“你的头发乱了。”

    “是么?刚刚从实验室出来,刚刚懒得弄了!”施施伸手扒拉了几下头发。

    “嘿嘿……”容景却忽然笑了,“你知道么?你和那个女孩长得很像。”

    “嗯?”很像?施施长得美艳,她的妩媚妖娆是那种带着很强侵略性的,虽不俗艳,但是却让人过目不忘,那种从骨子里面散发的媚骨,让她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妖气,说实话,还真的没见过有人和她撞过脸。

    “也不算是长得像,性格有点像。”

    “我的性格你都了解了?”施施托着下巴,看着容景。

    “出身不低,所以天生带着一股傲气,偶尔自私毒舌,不过内心却很柔软。”

    “容队长,你这么了解,是不是不太好啊。”施施笑了笑,其实他也不算说错了,自己却是如此。

    “怎么了?怕你家的那位吃醋?”容景的手居然不自居的伸到了施施的发顶,轻轻揉了一下。

    施施身子一僵,下意识的向边上挪了挪位置,端着咖啡,喝了一口,容景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所有所思的一笑。

    很快就到了石森住的地方。

    “确定是这个地方,这最近不是在反腐倡廉么?一个官员可以住在这种地方?”这些人虽然位高,不过这薪资待遇都是固定的,又不像是私企,你做的好了,还有提成什么的,这样的地方,他就是工作一辈子都是住不起的吧。

    “匿名信中说的,我查了一下,这件别墅的主人署名是石森的一个远房亲戚,不过这个人住在农村,这辈子还没到过我们这地方。”

    “好吧,懂了。”

    一行人直接找这边的管理要了钥匙,进了别墅,别墅打扫的很干净,他们要找的是石森的被人举报的证据,所以目的性很强。

    施施走到了一出保险箱面前,蹲下身子,是数字密码锁,一共六位数,容景走过去,“你会开这种东西?”

    “不会,怎么?你会?”施施往边上挪了一下,容景从一边拿出了几个紧密的仪器,一个是直接粘在密码箱上面的,另一边则是放在耳朵里面的,这种东西,施施只是听过,却从未见过。

    容景神情专注,细碎的阳光透过来,给他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朦胧感,让他整个人呈现出了一种不真实的秀美。

    “吧嗒——”清脆的声音响起,密码箱应声打开。

    “容队长,你可以啊!”

    “其实你可以叫我容景,我们岁数相差不多,你总是容队长,容队长的叫我,总是有些不舒服。”

    “可是你毕竟是我的前辈啊。”施施伸手打开了保险箱,这里面满满的都是钱币,施施和容景对视一眼,这石森就算没有涉毒,光是这些来历不明的钱,就需要彻查了。

    而实验室那边也反馈来了小心,根据心脏的切片检查,初步确定死因是因为心脏引发的猝死。

    施施回到顾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的事情了,小易此刻正坐在沙发上面倒腾着手中的平板电脑,顾南笙则是坐在边上,像个小媳妇儿一样的咬着手帕。

    “你怎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施施话音未落,顾南笙就一脸委屈的看着施施。

    “啪——”顾珊然直接伸手给了顾南笙一记棒槌,“行了你,输给一个小孩子不丢人。”

    “这还不丢人,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怎么回事?”施施看到顾南笙那一脸委屈的样子,真是想笑,明明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

    “刚刚无聊,顾南笙就教小易玩游戏,没想到小易对这方面还挺有天赋的,刚刚玩了几局,就完虐童养夫了。”

    “对了,珊然,有个事情我想问你一下,你跟我出来一下。”

    顾珊然趿拉着拖鞋跟着施施到了大宅前的草坪上面。“西子美人,怎么了?”

    “当时说钟静维、宋晴死因和石森有关的人是你吧,你怎么知道的。”

    “嗯?”顾珊然抓了抓头发,似乎有些为难。“我不是给你发了邮件了么?”

    “我没收到!”

    “不可能啊,我明明把视频资源打包发给你了啊,怎么可能没有呢!”

    “真的没有,我从来没收到。”

    “我跟你去看看。”

    两个人挪步到了施施的卧室,顾珊然直接打开施施的电脑,打开了邮箱,刚刚检查了了一会儿,就耸了耸肩,“西子美人,你的电脑被人监控了你知道不?”

    “监控?”

    “也不算是监控吧?就是有人给你的电脑转了个程序,但凡是不良信息就会被自动过滤,我的邮件就被直接拦截了,所以你没收到。”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我不知道啊。”

    顾珊然吸了吸鼻子,这事儿怎么觉着和干爹有关系呢。“没事,我拿U盘给你拷一份!”

    等到施施打开视频的时候,就愣住了,尼玛,这根本就是二人动作片啊……

    “顾珊然,你就是要给我看这种东西么?”施施简直无语了,这里面还不停的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看的施施整个脸都红到不行。

    “哎呀,好东西还在后面呢。快进啊……”顾珊然连忙切换视频。

    很快,施施就在视频中看见了钟静维,接着是宋晴……而视频中的男人除了石森之后,还有个她并不认识的人。

    “这个男人是周印堂,以前是我们家的律师,前段时间被我杀了,这个视频是从他的电脑上面拷贝过来的,听说他和石森私交甚密。”

    “但是这些只能证明他们有关系,并不能说明她们的死和石森有关系啊。”

    “看看这个吧。”顾珊然关掉视频,打开了一段音频。

    “我们的事情好像被人知道了?”

    “什么人?”这个人的声音显得有些阴柔,带着些许懒散。

    “一个小明星。”

    “名字。”

    “钟静维,还有一个我不确定!”

    “嗯。”

    “那我们怎么办?钟静维居然拿这个事情威胁我,我……”

    “交给我。”

    “嗯。”

    “最近安分点儿,不然别怪我,我能把你捧上去,自然也能把别人捧上去。”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小心点。”

    “以后少玩点女人,告诉仲文轩,别以后真的死在女人手上。”

    “我知道,我会和他说的,那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

    “嗯。”

    然后顾珊然打开了另一个音频,这里面的女人名字换成了宋晴而已,对话倒是一成不变。

    音频很短,顾珊然看着施施一脸怔愣的模样,耸了耸肩,“听见了么?他们是发现了石森不可告人的秘密,然后被人杀人灭口了。”

    “有人举报石森涉毒,所以今天我们去他家里面搜查了,查出了大量的现金,因为是现金,所以根本无法追踪来源,看样子这件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复不复杂都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又不是做刑侦的,你只负责尸检而已,还有啊,你们那个容队长,你小心点。”

    “容景?为什么?”今天已经是第二个人和自己说到容景的问题了。

    “这个人貌似盯上我了,真是讨厌,最讨厌警察了,总以为自己是救世主,这是世上面的坏人这么多,他干嘛盯着我啊。”

    施施此刻脑海中忽然划过了一个念头,这容景看来并不仅仅是盯着顾北辰一个人,而是盯着整个顾家的人。

    不过这容景和顾家又能有什么关系呢。

    而就在当天晚上,施施就接到了容景的电话,说是钟静维和宋晴的案子,或许他已经知道她们被害的原因了。

    原来宋晴一直住的地方,也是公司给她租的精装套房,宋晴离开之后,陆琦那边就准备着手将这套房子退了,他们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找到了一个U盘,这里面居然是一段视频,上面记录的就是仲文轩和石森的谈话内容。

    谈话的内容只是其中一个片段,但是从中就可以猜测出他们的谈话内容涉及了某个似乎很厉害的人,而他们之间的勾结也是昭然若揭。

    而之后,容景顺藤摸瓜,在纸醉金迷那段时间的监控录像里面,居然找到了一个走廊的视频片段。

    因为视频离得比较远,是钟静维拿着什么东西在和石森说话,而石森脸色难看,钟静维则是笑得一脸得意。

    容景专门找了懂唇语的人,他们的谈话内容,被整合出来,大致就是。

    “石先生,我这里可是有一些你感兴趣的东西哦?”

    “钟静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么?”

    “听说几个月前有个走私犯准备跨境,被抓住了,体内藏毒来着,然后都死了,这事情……”

    “你到底都知道什么!”石森都要上去将钟静维掐死的冲动。

    “警察查到了,可是在上面可是被你压下去的哦,你猜下面的人要是知道这个案子和你有关……”

    “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你也知道我最近闲得很,我就是想要多写演出机会罢了,我相信以你的地位,和一些制片商投资商说一声,把我安插进去应该不成问题吧。”

    “就这样?”石森似乎并不太相信钟静维。

    “我只是个小女子,我想要的东西本就不多,只要你能够答应我,等我接到片约,我立刻将这个U盘双手奉上,我保证,这个U盘是独一无二的!只有这一份,我从未拷贝过。”

    “我凭什么信你。”

    “可是你没有选择不是么?”

    “好,我信你这一次!”

    而石森最后就是将一直宅在家中的钟静维安排在了苏漾的一部民国剧中,虽然只是个小角色,不过钟静维还是挺高兴的,高高兴兴的将U盘送给了石森。

    而就在拍戏的第一天,那一场刺杀戏,她就直接死在了片场。

    而那个时候宋晴不过是个三流小明星,她想要借机上位,无论是牺牲什么,她都无所谓。

    宋晴长得美艳,她在纸醉金迷,认识了石森,通过石森,她被举荐饰演了施施出演的那部电影的女主角,而之后电影大火,宋晴虽然没有大火,但是也算是事业有了些起色,那段时间宋晴基本就是石森别墅的常客。

    而那天不过是宋晴在完事之后,没有立刻离开,就听见了石森和仲文轩的对话,混迹这种风月场所的人,宋晴也不是个傻子,石森对自己不过是三分钟热度,想要彻底利用这个垫脚石,手中若是什么都没有,这以后只会被他一脚踢开吧。

    而宋晴完全不知道,这段视频却成了她的催命符。

    宋晴在知道这部电影最后火的人居然不是自己,她自然不甘心,就想要通过石森教训一下施施。

    她根本不知道,这自从王坤的事情之后,施施身边总是跟着顾北辰的保镖的,都在暗处,若是有人想要图谋不轨,自然是不可能得手的,这一来二去的,宋晴实在等不住了。

    她直接拿着视频去威胁石森,自己一次两次的毁在女人手里,这石森心里面也是很恼火的,还总是被女人威胁,而就在不久之后,宋晴就出了电梯事故。

    这看似意外的所有事故,通过这些证据链串联,全部都被整合起来了。

    只不过到了这个份上,却始终没有找到幕后的那个人。

    石森和仲文轩勾结黑帮贩卖毒品已经是事实,但是却始终都找不到那个组织。

    这边的政府高层自然也是十分重视,而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顾北辰这边。

    “干爹,你找我干嘛啊?”

    “那几段音频给我?”

    “干爹,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不知道。”顾珊然抓了抓头发,干爹是从哪里知道的。

    “别和我打哑谜,音频给我。”

    “知道啦,你要那种东西做什么,这事情和我们顾家可没啥关系,我们家根本不涉及毒品这一块的。”

    “我知道,只是最近有个组织似乎对我们家虎视眈眈的,我想听听这个人的声音是不是熟人罢了。”因为几个大的组织头目,他都比较熟悉。

    顾北辰这人小时候就比较聪明,对人对事,基本上只要经过脑子的,就不会轻易忘记。

    当顾北辰打开了那段音频,声音中那个声音虽然不甚清晰,甚至带着些许的轻挑傲慢,但是这个声音……

    “干爹,怎么了?难不成背后的这个人你认识?”

    “不认识!”

    “那你一脸严肃的做什么。”

    “就是觉得有些熟悉罢了!”

    “熟悉?你又不认识,真矛盾。”

    “不太确定!”

    顾北辰确实一时想不起来。

    ------题外话------

    等施琪的事情解决之后,时间就会跳跃一些啦,会快进到上一本书的时间……嘿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法医星妻太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