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医星妻太妖娆 > 174 顾诺之死,顾大爷的身世(必戳)

174 顾诺之死,顾大爷的身世(必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提到顾北洋,顾诺眸子蓦地阴沉下去,脸上面也失去了嬉笑之色,转而是一种愠色,“杀死了我的父亲,现在轮到我了是么?”

    只是顾北辰忽略了顾诺眼中的异样之色。

    “这是你咎由自取。”顾北辰声音森冷,顾诺只是咧嘴一笑,头疼欲裂,脸上面那道狰狞的伤疤看起来诡异得让人心头忍不住一跳。

    顾诺上前一步,顾南笙刚刚想要阻止,却被顾北辰用眼前阻止了。

    顾诺和顾北辰之间距离很近,顾北辰举枪对准了顾诺的胸口,“小叔……”

    “从小你就争强好胜,只是我没想到,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关注过我么?说到底,你关注的人永远都只有顾南笙不是么!”顾诺冷冷一笑,眼中尽是嘲讽,“小时候我不懂,为什么我和顾南笙你总是喜欢他,后来我懂了,他是你的亲侄子,而我……”

    顾北辰似乎从顾诺的眼中看见了一丝热切和渴望,顾北辰觉得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顾北辰黑曜石般的眸子微微一闪,“今天我定然不会放过你!”

    “你什么时候放过我!”顾诺上前一步,那把枪就直直的抵在他的胸口,四目相对,周围的人似乎都感觉到了暗流涌动。

    “顾诺,你真是冥顽不灵!居然将顾家的药物偷偷弄出来!”顾诺算是顾北辰看着长大的,但是他和顾南笙却是南辕北辙。

    “当然是对付你了,不过好像每次你的动作都比我快,之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顾诺眼中有着明显的不甘心。

    “是你过于自信了。”顾诺的那种自信张扬是天生的,他总觉得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喜欢将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殊不知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没有绝对,更何况他想要掌控的是人。

    “哼——我还以为那个女人对我有多么死心塌地呢,没想到天底下的女人都是那个样子,都只会背叛我,泠然是这样,安娜还是这个样子!难道我对她们不够好么?”顾北辰这才知道,那个女人原来叫安娜。

    “泠然一直把你当做她的哥哥。”一直沉默的容景开口。

    “阿景,好久不见。”顾诺似乎完全不在意抵在自己胸口的枪,神情中的淡然闲适,和顾北洋如出一辙,就好像是再和你闲聊一般。

    “是挺久不见了,把我玩弄于鼓掌之中,你是不是很得意!”

    上次警局的事情,给容景带来了很大的震撼,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一直都是顾诺手中的棋子,自己还一直想着帮他报仇,没想到,这一切不过是他用来对付顾北辰的手段罢了。

    “阿景,你知道你这个人最大的弱点是什么么?”顾诺眸子中带着浅笑,轻挑得让人很想揍一拳。

    “我只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就是遇见你!”

    “最大的弱点,就是太重感情了,你若不是太把泠然当回事,我也不至于把你当成棋子,说实话,我的朋友不多,我一直拿你当最好的朋友,但是你居然想要抢走我的东西。”

    “你把泠然当成什么了,她是人啊,不是物品!”容景双拳紧握。

    “她不过是我从孤儿院卖来的玩具罢了,要不是我给了她富足的生活,她现在还指不定在哪里呢,既然是玩偶,就该有自知之明,而不是总是想要逃脱!”

    “特么的!你个畜生!”容景怒不可遏,直接上前一步,挥拳直接砸在顾诺的脸上。

    顾诺身子向后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容景那一拳用足了力道,“呸——”顾诺撇过头,吐了口血,满嘴的血腥味。

    “北辰,我想……”容景此刻被顾诺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你随意。”顾北辰说着向后退了一步,靠在车子上面,将枪放在一边。

    “阿景,多年不见,你的身手还不错啊,对了,你还有一个弱点就是,你明明足够优秀,但是遇到什么时候你都不知道去争取,你若是知道争取,之前的泠然,现在的施施,也不会……”

    “混蛋,你闭嘴!”容景说着大步上前,直接挥拳过去,顾诺这次侧身一躲。

    “我可不打算让你再揍我一拳!”顾诺一直躲避,而容景则是寸步不让,似乎硬是要逼着顾诺出手。

    两个人过了数百招,顾诺一直躲避,容景步步紧逼,终于顾诺出手了,因为顾诺头疼欲裂,身手明显有些迟缓,这恰好给容景制造了机会。

    容景一脚直接踹在了顾诺的右侧胸口。

    顾诺伸手捂住胸口,向后退了一步,一口血从他的嘴角溢出来,却被他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顾北辰眸子微闪,站在一边不说话。

    “小叔,快下雨了,我们……”顾南笙看了看天色,闪电越来越密集,而低气压笼罩着所有人,盛夏的空气中似乎带着一种莫名的烦躁,让所有人都无法安心。

    “不急。”顾北辰伸手摩挲着戒指,眸子紧紧的锁住还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不过容景的身手终究还是落后顾诺,终于在顾诺的步步紧逼中,容景的右腿被顾诺踢中,而就在这个时候,顾诺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针管,里面装着如同清水一般的液体。

    顾北辰眸子一滞,快步上前,但是顾诺的手更快,容景看着针头朝着自己的脖颈处袭来,下意识的伸手阻挡,顾诺的嘴角扬起了一抹邪肆的笑。

    针头瞬间没入容景的手臂中,顾诺伸手将液体推入。

    “唔——”顾北辰一脚直接踹在了顾诺的右侧胸口,顾诺大步向后退,针管瞬间落在地上面,容景看着自己在冒着血珠的右侧手臂,心头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迟了!哈哈……”顾诺放肆的大笑。

    “顾诺——”顾北辰咬牙切齿的说。

    “小叔,你知道真相了?”顾诺伸手捂住胸口,嘴巴中都是血腥味,而头部传来的阵阵疼痛,让顾诺的脑部神经都再抽动。

    “你的心脏长在右侧是不是!”顾北辰这话说完,顾诺放声大笑。

    “小叔果然聪明!”

    顾北辰之前以为自己杀死顾诺,是因为顾北辰连着向顾诺的左侧胸口连开了三枪,那是正常人心脏的位置,三枪啊,顾北辰觉得顾诺必死无疑,直到刚刚容景一脚踢在顾诺的右侧胸口,顾诺的反应才让顾北辰心生疑惑,原来顾诺的心脏在右侧。

    “你给容景注射了什么!”顾北辰大步上前,顾诺想要躲闪,但是顾北辰的身手和容景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顾诺只是两个侧身,顾北辰整个人已经绕到了他的后面,冰凉的枪口已经直接抵在了他的后脑。

    “小叔的身手一如既往的好。”顾诺似乎并不怕死。

    “你给他注射的是那个东西?”

    “我真的搞不懂了,这种药物这么好用,为什么顾家要停止研究,明明这么好用!”顾诺眼中带着讥诮。

    此刻的顾珊然和施施正坐在客厅中,看着窗外电闪雷鸣的,施施心里有些焦躁。“好了,西子美人,别担心,顾诺这次逃不掉的,放心吧。”

    “希望吧,我就是觉得这个人实在可怕,尤其是他居然会拿孩子当试验品。”

    “其实KN350这个药物,我们终止研究,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任何药物的研究,都是要经过反复的临床试验的,这个药物的副作用已经初显,对人体伤害很大,加上我们不会随意拿活人做实验,这个药物的研究就被终止了。”顾珊然不停的往嘴巴里面塞东西。

    “他真的是丧心病狂。”何止丧心病狂啊,这种药物注射之后会有一个潜伏期,而这些孩子,就是他的试验品,之后倒手转卖,倒是不亏本。

    “他一直都不是人!”

    “真搞不懂,你们顾家怎么出了这样一个人!”施施看着窗外闪电的频率越发频繁,知道雷阵雨要来了,而暴风雨之前的压抑,让人总是有些心神不宁!

    “解药!”顾北辰声音带着寒意,眸子冷冽,而顾诺丝毫不受影响,只是嗤笑。

    “我是准备杀人的,怎么会准备解药这种东西!”

    “把那个东西拿过来。”顾北辰指的是掉落在地上面的针管,左轮走过去,将针管捡起来。

    “家主!”

    “给他注射!”

    左轮毫不犹豫的将针管对准了顾诺的颈部动脉,直接将里面的液体推入。

    “还是没有解药么?”顾北辰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容景,容景倒是显得十分的淡漠,嘴角还带着轻笑,似乎毫不在意。

    “反正你也要杀死我的不是么!”顾诺一个转身,和顾北辰面对面,伸手扣住顾北辰的手,顾诺的手冰冷,带着寒意,死死的抓住顾北辰的手,“动手啊,小叔!”

    那眼神,那神情,和顾北洋如出一辙。

    顾诺的手就像是冰块一样,死死地扣住顾北辰的手,眼睛锐利的盯着他。

    “反正你也杀死过我一次了,不在乎再多一次吧!”顾诺语气轻佻,带着一抹笑意,眉眼间的神色带着一抹张扬,似乎死亡对他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可怕的。

    顾北辰扣动扳机,“砰——”枪声带着一抹沉闷感,顾北辰明显感觉到顾诺握着自己的手,瞬间收紧,继而松开。

    他的嘴角咧开了一抹笑意,似乎还带着一抹释然,“小叔……”

    “小诺……”这是一别多年,顾北辰第一次叫顾诺的小名,顾诺微微一笑,反而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孩子气。

    脸上面的煞气消失殆尽,顾诺的眼中略过了一抹只有顾北辰看见的脆弱,顾诺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力量在逐渐的被抽走,心脏的疼痛占据了他的所有神经,他仍旧想要死死地攥住顾北辰的手指,死死地扣住。

    “小叔,为什么你总是对我冷冰冰的……”

    顾诺小时候就很郁闷,自己明明什么都比顾诺出色,难道说就是因为顾南笙出生在顾家大宅,所以所有人都对他另眼相看么?就因为自己的父亲是个私生子,所以从一开始,自己无论怎么努力,也抹不去自己头上“外人”这个称呼。

    “我……”或许是从一开始自己就先入为主了,顾北辰有时候甚至在想,顾诺这么扭曲的性格,到底有没有他一部分原因。

    “小叔,父亲说得对,从一开始我们就错了,我们都错了,哈哈……”

    顾北辰的瞳孔一阵收缩,莫名的想到了之前顾北洋死前说的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都错了,都错了……哈哈!可是我已经回不了头了,回不去了,呵呵……”顾诺大笑着,笑声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里发颤,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顾诺到底在笑什么。

    墨色的天空,一道青紫色的闪电乍起,将墨色的天空照的锃亮,顾北辰注意到顾诺的眼角居然留下了眼泪。

    顾北辰从未见过顾诺流眼泪,他一直觉得顾诺是个根本不知道流泪的怪物。

    “小诺……”

    “哈哈,顾南笙,你何其幸运,何其幸运啊,你们永远都不会懂,私生子,什么私生子,都是狗屁,都是狗屁——”顾诺放肆的大笑。

    顾北辰也感觉到了顾诺攥着自己的手逐渐松开,终于……

    顾诺大笑着仰面倒下,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嘴巴里面呢喃着不知道说什么!

    顾诺的眼神过于脆弱,就像一个迷路的小孩子,他似乎找不到方向了,顾诺一向狠辣,他从小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而且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顾北辰第一次拿枪对准顾诺的时候,他的眼神倔强,就是临死也不妥协,但是今天的顾诺很反常。

    “小叔,你是我的小叔啊,我的小叔……哈哈……”

    顾诺大笑着,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凄凉,“都错了,都错了……哈哈……”

    在顾诺倒地的瞬间,顾北辰的手曾经伸出去过,顾北辰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抓住。

    顾诺放肆的大笑着,天空中电闪雷鸣,将顾诺惨白的脸照的格外的狰狞,顾诺淡淡的一笑,他也知道自己的死期将至,也不挣扎,所有人都看着他,顾南笙别过头,这个人就算是再如何十恶不赦,也是自己的兄弟。

    虽然一直和自己作对,让顾南笙看着他死去,顾南笙的心头难免有些触动。

    “轰隆——”随着一声巨响,天空中的雨水倾泻而下,大颗大颗的雨水打湿了所有人的脸。

    “家主!”左轮立刻从车子上面拿着伞走过去,顾北辰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顾诺的声音逐渐消失,他的眼睛睁得很大,慢慢的失去了焦距……

    左轮示意一个手下去检查一下,那个人蹲下身子,将手放在顾诺的脖子处,“已经死了。”

    “家主……”左轮搞不懂顾北辰在想什么,顾北辰眸子比此刻的天空更加阴沉。

    此刻洛阳已经赶过来,洛阳哪里知道,顾北辰叫她过来,不过是让她收尾罢了,留给了洛阳满屋子的死人,洛阳伸手扶额,“顾家主,你还能给我留个活口么?”

    “洛少校,地下室有新型药物的实验室,证据都在那里!”顾南笙走过去。

    “谢了!”有证据就行,她也好交差。

    “这个人我带回去!”顾北辰说的自然是顾诺。

    洛阳当时也是忙着处理接下来的事情,就随口答应了,后来可是后悔的要死,这主犯居然被顾北辰带走了,虽然只是尸体。

    顾北辰坐在车上,他总觉得大哥一家似乎藏了许多的秘密,不过现在知情人都已经死了,顾北辰根本无从考证。

    “家主,毛巾。”左轮递给顾北辰毛巾,顾北辰不说话,也不动作。

    沉默着回到了顾家,施施一眼就看见淋得满身雨水的顾北辰。

    “你怎么回事,怎么满身……”施施小跑过去,刚刚开口,整个人就被顾北辰拥入怀中,顾北辰的身上冰冷,施施身子一个哆嗦,因为顾北辰身上好冰。

    “你怎么……”

    “让我抱一会儿!”顾北辰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杀死顾诺是他一直的愿望不是么?为什么他的心里却没有那么开心。

    施施看了一眼左轮,左轮摇了摇头。

    施施拉着顾北辰到了浴室,伸手解开顾北辰身上面的扣子,“到底怎么了?怎么淋雨了,身上面还这么冰。”

    顾北辰不说话,施施也没办法,只能将顾北辰身上面湿漉漉的衣服扒下来,转身给顾北辰放洗澡水,蒸腾的雾气瞬间弥漫了整个浴室,“温水就可以了吧,对了,你先洗澡,待会儿我给你那换洗的衣服,你……啊——”

    施施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从后面抱住,然后整个人就被顾北辰抱到了洗漱台上面,顾北辰身上面的温度逐渐升高,伸手抱住施施,低头就含住施施的红唇。

    “唔——”施施还没有反应过来,顾北辰已经急切的将施施身上面的衣服全部扒光了,直到施施一丝不挂。

    “我冷……”洗漱台是琉璃面的,很冰,施施伸手抱住顾北辰,双腿盘在顾北辰的腰上。

    “我们洗澡……”顾北辰眸子掠过一抹掠夺般的精光,抱着施施就直接进入了浴池,热水瞬间裹住了施施的四肢百骸,施施舒服的长舒了一口气,然后顾北辰就直接开始攻城略地。

    施施根本不知道顾北辰折腾了多久,从浴室到卧室,到大床,到地面,施施最后是昏死在顾北辰的怀中的。

    顾北辰小心的帮施施清理着身子,眼中带着爱怜。

    就在顾诺死去的一瞬间,有个场景在顾北辰的脑中上过,那是一个长得十分美艳的女人,有点混血的感觉,顾北辰只隐约的记得,那个女人的眸子就像是星光一般璀璨,抱着自己笑眯眯的,面部表情十分的柔和。

    “北辰,妈妈永远爱你……”女人玫瑰色的唇瓣轻启。

    只不过这个女人却不是他的母亲。

    顾北辰不敢深究,只是抱着施施,只要抱着她,他就觉得无比踏实,这样就足够了,就让一切都这样过去吧……

    顾北辰将施施搂在怀中,低头在她的额头亲了亲,随即沉沉睡去。

    此刻的容景已经被雪伦拉去采集了血样,同时左轮将那个针管也带回来了,检测的结果显得格外的漫长。

    而这场雨整整下了一整夜……

    当年顾诺拖着残破的身子回到了家中,顾北辰的三枪虽然没有命中心脏,但是也差点让顾诺丢了性命,顾诺在一个地下诊所,休息了一个多星期,这才回到家中,顾诺心里简直郁结的要死。

    自己已经命人封锁了消息,为什么父亲明知道顾北辰害死了自己,却一直无动于衷,顾诺心里面窝火,直接冲到了家里面,但是顾诺刚刚踏入家中的大门,就感觉到了家中气氛格外的诡异。

    因为门口没有守卫的人,而且家中很多人都在往外面走。

    “老爷死了,少爷也死了,还是赶紧跑吧,对了,拿点值钱的东西!”说话的是他们家的一个佣人。

    “很多东西都很值钱啊,拿点古董出去卖吧,还能卖点钱!”几个人窃窃私语!

    父亲死了?这个消息对于顾诺来说,无疑是个重磅炸弹,他走过去,“你们在说什么!”

    顾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休息好好吃饭,整个人消瘦得异常厉害,面黄肌肉,脸颊都没有一点肉,面颊整个凹陷下去,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单薄,完全没有了以往的高傲自持,身上面的衣服也很破旧脏乱,难怪这一路过来很多下人都没有认出来这是顾诺。

    “少爷……”几个人吓得手中的东西都掉了。

    “你们说什么!”顾诺伸手扯住其中一个人的衣领,“你再说一遍,我父亲怎么了!”顾诺咬牙切齿的说,气息喷洒在那个人的脸上面,眼珠突出,看起来格外的吓人。

    “老爷被家主杀了!”

    “放你妈的狗屁!”顾诺直接拿着枪,直接将那个人打死,所有人都愣住了。

    此刻在客厅中的所有人都准备往外面跑,“你们谁敢出去,我现在就崩了他!”顾诺大声吼着。

    “哥哥……”顾泠然从楼上跑下来,泪眼婆娑,自从顾诺禽兽的将顾泠然凌辱之后,顾泠然就没有叫过他一声哥哥,而此刻顾泠然脸色苍白,跌跌撞撞的从楼上面跑下来。

    “父亲呢!”

    “父亲他……呜呜……小叔,小叔他……”

    “滚开!”顾诺直接将顾泠然推开,顾泠然直接栽倒在墙边,额头瞬间被撞出了血花。

    “哥哥……”

    “少爷……”

    “该死你的,你们都该死,顾北辰过来的时候,你们都是死人么,都是死人啊!”顾诺拿着枪就像是发狂一般的随意扫射!

    此刻顾家的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下人罢了,顾泠然被吓得伸手捂住耳朵,躲在墙角,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的眼眶中夺眶而出,“哥哥,哥哥……”顾泠然只是不断地叫着顾诺,小脸惨白得有些吓人。

    等到顾诺的子弹射击完,整个顾家大厅已经是尸横遍野。

    有个幸运的人,看到顾诺子弹用完,撒腿就朝着外面跑,顾诺从鞋子内侧拔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朝着那人的后脑扔去!

    “啊——”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那个人应声倒下。

    顾诺什么都没说,直直的朝着顾北洋的房间走去,没有人,然后是书房,书房中的顾北洋仰面躺在地上面,“爸——”

    顾诺一下子扑过去,顾北洋的身子还是还是热的,“爸,爸……”顾诺伸手捂住顾北洋的胸口,“我们去医院,爸,爸,你醒醒,你醒醒……”

    顾诺此刻是慌乱的,在他的心里,他就只有顾北洋一个亲人罢了,但是此刻这个唯一的亲人都要离他而去了么,顾诺怎么可能不心慌。

    “你回来了……”顾北洋缓缓睁开了眼睛。

    “爸——”顾诺惊喜的看到顾北洋的眼睛睁开,只是那双眼睛灰败的没有一点以前的神采,此刻顾北洋没有了以往的神采飞扬,让顾诺觉得,自己意气风发的父亲,瞬间老了……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顾北辰这个混蛋,你是他大哥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真的是要将我们赶尽杀绝么!我要去杀了他,杀了他!”顾诺眼睛充血,他此刻浑身的肌肉都在膨胀,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因为愤怒。

    “他其实……”

    “你不是最恨他的么,还有顾南笙,我们也是顾家的人,我们凭什么就不能坐这个位置,凭什么,明明都是顾家人,我们就要被千夫所指,凭什么!”顾诺心里面有很大的怨气。

    “我……我早就和你说了,别怨恨他!”

    “为什么,这个位置是你的,凭什么我还不能恨他!”

    “他是你的小叔!”

    “呵呵……小叔,我知道他是我的小叔,但是这个小叔什么时候喜欢过我,你看看我胸口的三枪,就是我亲爱的小叔亲手射进去,我的好父亲,他差点杀了你儿子,你都没想过为我报仇么!”

    “咳咳……”顾北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一样,吓得顾诺抱着顾北洋就要外面冲。

    “别折腾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爸,这都什么时候了,我送你去医院,有什么时候我们待会儿再说……”

    “不用了,是我对不起你,从一开始我就不该给你灌输那种思想,让你从小的性子就扭曲!”顾北洋深吸一口气,胸口的剧痛袭来,让他额头冷汗直冒。

    “你没有对不起我,这些本来就是我们该得的!”

    “都错了,一切都错了……北辰他……”顾诺竖起耳朵,为什么到现在还是绕着他,“他是我弟弟啊。”

    “我知道!”顾诺看着顾北洋奄奄一息的样子,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

    “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去把保险箱打开,密码是……”

    顾诺将顾北洋轻轻放下,走到了这个房间唯一的密码箱,输入密码,里面居然还真有一个紫檀木的小盒子,顾诺将盒子打开,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女人柔美恬静,黑色长直发,一直垂落到腰间,坐在一个藤椅上面,嘴角带笑,那星子般的眼睛熠熠闪光,就是这张泛黄的相片,顾诺都能够感觉到这个女人笑得是多么的灿烂。

    她的怀中抱着一个孩子,脸上面洋溢着幸福的笑。

    “这是奶奶的照片……”这个女人就是顾老爷子当时的外室,也就是顾诺的亲奶奶。

    顾诺转过身,顾北洋已经沉沉的闭上眼睛了。

    顾诺手一松,照片瞬间落地,照片反面朝上,后面是一排秀气的小楷。

    “我儿北辰一百天!”

    “轰——”的一声,顾诺整个人的脑子瞬间炸开了锅,“爸,爸——”顾诺几乎是一路爬到了顾北洋的身侧,伸手轻摇顾北洋,但是顾北洋却不可能再回答他一句话了。

    “怎么会是这样的,怎么可能,他是,他居然是……”顾诺将照片拿起来,整个人的呼吸都是凝滞的,顾北辰居然是……

    自己的亲叔叔!

    他不是顾南笙的亲叔叔,是自己的亲叔叔,怎么回事这个样子的,难怪父亲一直说别恨他,难怪父亲就是被他杀死都没还手,难怪一直以来父亲对所有顾家人都恨之入骨,偏生对顾北辰一直都照顾有加。

    就算是顾北辰坐上了家主的位置,父亲也什么都没说。

    爷爷和二叔是怎么死的,顾诺比谁都清楚,父亲都费劲这种周折了,但是的顾北辰也不过是半大的孩子,杀了他易如反掌,而父亲当时在顾家的地位如日中天,想要取代顾北辰简直轻而易举,但是父亲却迟迟不动作,顾诺一度质疑过父亲,为什么要这样,这不是养虎为患么?

    当时他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让他安分一点,但是他并未听从劝告,反而是变本加厉,以至于最后惹怒了顾北辰。

    “哈哈……居然是这样的,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哈哈……”顾诺放肆的大笑,心里十分悲凉。

    他打死都不会相信,顾北辰居然是自己的亲叔叔,父亲的亲弟弟,顾北辰已经不知道真相吧,也不知道,自己亲手杀死了亲哥哥。

    顾北洋的生母叫做季柔,从名字就看得出来,是一个十分温婉的女人,也是个大家的小姐,从小教养良好,但是却遇到了顾老爷子,当时的顾老爷子已经有了未婚妻,但是两个人还是发生了关系,生下了顾北洋。

    但是两个人并没有结婚,顾北洋就是个私生子,而之后,迫于家族的压力,顾老爷子还是和自己的未婚妻结婚了,而顾家的主母,并不打算放过季柔,但是顾老爷子说会和季柔断了关系,为了避免季柔拿顾北洋要挟顾老爷子,顾北洋就被带回了顾家,不过一直养在外面。

    季柔的家族毕竟有些势力,所以顾家主母也不好直接下手,季家的人,立刻将季柔打发出国了。

    而之后顾家的主母也顺利生下了儿子,地位算是稳固了,只是她没有想到,顾老爷子对于这个初恋情人并未忘记,两个人多年之后居然又再次重逢了。

    季柔并未婚嫁,心里有了人,自然就不会再嫁给别人,两个人只是发生了一夜情而已,却不曾想,季柔居然就怀孕了。

    这件事情被顾家主母知道,自然是不可能绕过季柔的,但是顾老爷子当时态度强硬,不许她动季柔。

    但是季柔的年纪毕竟很大了,生下顾北辰之后,身子就坏了,下体总是会出血,一段时间也不见起色。

    但是孩子还很小,她决定赌一把,抱着孩子找到了顾家的主母。

    那个女人哪里知道季柔活不长了,季柔说自己无力照顾孩子,请求她照顾一下,并且承诺自己不会再和顾老爷子见面了。

    但是顾家主母觉得季柔是疯了,不过有个孩子做要挟,季柔自然不敢乱来,她也就欣然答应了。

    直到季柔去世,她才知道明白季柔是真的不会和顾老爷子见面了。

    而顾北辰一直都是长在她的身边,时间长了自然有感情了,虽然顾北辰生性寡淡,但是顾家主母自己的孩子当时已经很大了,顾北辰的出现似乎让她重新找到了一丝生活的乐趣。

    季柔去世,顾北辰的出现,成了缓和她和顾老爷子的润滑剂,顾家主母深居简出,是否怀孕根本无人知道,况且顾家一直宿敌很多,怀孕保密也是正常,几乎无人怀疑顾北辰的身世,况且当时顾家的二少爷在外面特训好几年,回来之后多了个弟弟也是很开心,自然不会怀疑顾北辰的身世。

    而当年的知情人,都被顾老爷子用各种理由或者各种借口抹杀了,所有的往事都伴随着故人的离去长埋地下。

    顾诺自然不会知道这其中的曲折,不过他知道,顾北辰根本和自己是一样的。

    顾北辰居然坐上了家主的位置,所以顾北洋一直说自己不算是输了,毕竟他是自己的亲弟弟,算起来真的不算是输了。

    顾北洋只是很后悔,因为自己的阴鸷,将自己的儿子葬送了,顾家的男人不仅仅是模样俊秀,而且都是天资聪颖,只是顾诺从小就受到了顾北洋的影响,这久而久之的,心里已经扭曲了。

    以至于后来越发的变得癫狂,做出了许多人神共愤的事情。

    顾诺曾经有很多的机会朝顾北辰下手,因为顾北辰根本不知道他还或者,而以顾诺的身手他想要潜入顾北辰的身边也是很容易的,但是他放弃了。

    只是看着顾北辰这般护着顾南笙,他的扭曲心理又开始作祟了。

    其实这所有的事情,从一开始毒品,到后面的新型药物,从对付施施,到后面暗中针对令狐家,顾诺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或许他从来都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他想要的无非就是顾北辰的关注,或许只有通过这种极端的手段,才能够引起顾北辰的注意,只是他从一开始就错了。

    顾北辰这一夜做了噩梦,半夜猛然惊醒,施施揉了揉眼睛,顺手拉开台灯,“怎么了?”

    施施这才注意到顾北辰的额头都是细汗,“你不会做噩梦了吧!”

    顾北辰不说话,施施抽了张面纸,慢慢的帮顾北辰擦掉额头的细汗,“你居然还会做噩梦,真是难得啊。”

    顾北辰只是搂住施施,“我们要个孩子,我想要个孩子了……”

    “嗯!”施施会心一笑,就像是初春的暖阳,瞬间将顾北辰心头的阴霾驱散,顾北辰将头埋在施施的颈侧,直接咬住施施的脖子。

    “嘶——疼啊!”施施伸手想要捂住脖子,但是顾北辰却伸手将施施的双手反扣到后面,又开始新一轮的掠夺。

    施施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今天倒是很奇怪,顾北辰居然还在床上,“醒了?”

    顾北辰微眯着眼睛,笑着看着施施,施施忽然面色一红,掀开被子躲进被子里面。

    “好了,赶紧起来吧,洗个澡,正好吃中饭!”

    顾北辰说着就翻身下床,感觉到身边的人起身,施施才从被子中探出脑袋。

    顾北辰已经穿上裤子,此刻正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站在窗口纤细修长的手指正在扣着纽扣,凌乱的黑色长发,在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泽,嘴角难得带着一抹笑意,整个人散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

    “怎么?我有这么好看么?”顾北辰扭过头,看着施施。

    施施大囧,裹着被子就钻进了洗漱间。

    此刻顾南笙正扶着顾珊然在楼下散步,顾珊然的肚子日渐大了,人也变得越来越懒散了,女人生孩子就像是在鬼门关走一圈一样,更何况顾珊然的肚子大得有些吓人,医生也建议孕妇都运动,所以顾南笙每天都要抽出许多时间陪着顾珊然散步。

    顾北辰站在窗口,他此刻才觉得有个孩子似乎也是个不错的想法。

    只是顾北辰错了,别人的孩子固然是可爱的,只是他家的小恶魔,从小就不可爱,应该是从来没有可爱过,顾北辰觉得自己真的是生了个讨债鬼。

    “容景……”顾北辰下楼的时候,容景正坐在客厅中,看着文件,“检测结果出来了么?”

    顾北辰指的容景手臂被刺中的地方。

    “夜里结果就出来了,只是普通的止痛剂。”

    顾北辰脸上不动声色,却还是有点好奇,因为所有人都以为顾诺身上面随身携带的必然是能够保命或者是威胁敌人的东西,是新型药物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没有想到,居然不是,止痛剂?

    “我也很好奇,他的身上面居然会有这种东西。”容景耸了耸肩。

    “谁说我好奇了。”顾北辰随手拿起手边的报纸,难道说自己的心思现在这么容易被人看出来了?顾北辰心里面一阵懊恼。

    “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好奇呢,看样子我想错了。”容景说着一笑。

    此刻施施从楼上面下来,而关于昨夜的所有事情,他们所有人都觉得让施施知道结果就可以了,这过程是如何的,从没有人和施施提起。

    而对于昨晚顾北辰的反常,施施并没有多过问,施施并不打算追问。

    施施觉得就算是最亲近的人,彼此之间也该自己的秘密,或者是自己的心事,况且这并不影响他们的感情,施施就直接将这一夜翻篇了。

    本来以为所有人能够过一段平静的日子了,但是随着顾珊然的生产,顾家又一次被闹得人仰马翻……

    顾家根本就没有人有带孩子的经验,偏生顾珊然怀的还是双胞胎,这一时间弄得顾家简直人仰马翻,尤其是有洁癖的顾大爷,他甚至都不想回家,而顾南笙这个初为人父的人,更是紧张的不行,除了要照顾两个宝贝,还要照顾妻子,更是忙死了!

    ------题外话------

    顾诺这个事情就揭过去了,下面就是小魔女生孩子,哈哈,想想顾大爷这种有洁癖和强迫症的人,要如何面对两个奶娃娃,哈哈……

    话说顾大爷家小恶魔的名字还没有找落呢,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法医星妻太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