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法医星妻太妖娆 > 191 顾家晨练趣闻,真凶浮出水面

191 顾家晨练趣闻,真凶浮出水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萱萱是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人,直接冲了过来,容景直接伸手就要护住叶萱萱,却被那个女人直接拉开。

    “怎么,我看看我儿媳妇也不行么?”女人说着直接将叶萱萱拉了进来,此刻的叶萱萱整个人都是懵的,这是什么情况?

    只是走到了灯光密集的地方,叶萱萱才发现这个女人和容景有四分相似,估计是容景的母亲吧。

    “伯母,我不是容队长的女朋友,您误会了!”叶萱萱这么急切的辩解,倒是让容景心里面有些不自在了,就算不是也不用这么急着辩解吧。

    这容景本来就是不会显山露水的那种人,只是容妈毕竟容景的母亲,都不用想,都知道敢情现在还是自家儿子自作多情啊。

    “叫什么容队长啊,你应该叫容景!或者阿景!”容妈妈拉着叶萱萱就坐到了沙发上面。

    叶萱萱嘴角抽了一下,阿景?这个称呼是不是太亲昵了些,叶萱萱脸都红了,在昏黄的灯光下面倒是显得格外动人。

    沙发的对面坐着一个男人,看起来也就是四十出头的样子,不过和容景长得倒是很像,只是那周身的气度却带了一种经过岁月沉淀后的成熟,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容家的人给人的感觉都是那种很温润的,不会让你觉得有任何的侵略性,只是……眼睛却也是一直盯着自己就是了。

    “伯父好!”

    “嗯。”男人笑眯眯的端着茶杯喝茶,倒是不动声色的将叶萱萱打量了个遍。

    “你叫什么。”相比较容爸爸的淡定,容妈妈就显得无比热切了,眼睛盯着叶萱萱,就差在叶萱萱的身上面盯出一个窟窿了。

    “叶萱萱。”叶萱萱真的是被吓到了,尤其是她一直摸着她的手,或者摸着她的头发,对于父母早逝的叶萱萱来说,真的很不习惯。

    “行了妈,我和她就是普通朋友关系,她就是暂时住在我们家里而已,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带她出去住了啊。”容景对于自己母亲这个样子,也显得很无奈。

    “这怎么行,怎么能让我家的儿媳妇儿住外面呢!”容妈妈狠狠的瞪了容景一眼,“萱萱啊,你就安心在我们家住下,对了,你和阿景是怎么认识的啊?你们进展到了哪一步了啊?平时阿景对你好不好啊?”

    “妈,你能不能别这样,我和她真的没什么,爸,你好歹说说妈,看她把人都吓到了。”容景对自己的母亲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也是,你别把人家小姑娘吓到了。”容爸爸难得开口。

    “对嘛,我和萱萱就是普通朋友……”

    “你拉倒吧,这都萱萱的叫开了,你当我是傻子么!”容妈妈一脸白痴的看着容景,弄得容景更加无语了。

    容景没有办法,只能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父亲。

    “好了好了,你别把人家吓到了,你就是想要问问题也一个个来啊!”容爸爸笑眯眯的,却让容景瞬间满头黑线。

    其实这也不能怪容爸爸和容妈妈,这容景压根就没带过女孩子回家,而且这和陆琰一直走得很近,这外面风言风语,都说自家儿子和陆琰有一腿!

    他们两个人本来是根本不信的,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这两个人愣是一个都没有带女朋友回家,这弄得他们直接和他说,你要是和陆琰在一起,你们两个人就好好的!他们本来以为自己的开明会换来儿子的感激。

    结果自家儿子愣是一个多月没理他们!

    现在能够带个女的回家,他们就已经很高兴了!这别的东西就压根懒得计较了,只要儿子喜欢比什么都好。

    “我和容队长真的……”叶萱萱急着辩解,但是人家根本就是无视她啊。

    “叫阿景。”容妈妈说完一脸热切渴望的盯着叶萱萱,叶萱萱显得十分尴尬。

    “行了妈,你就别操心了,你们吃饭了没?”容景可不想自己的感情无疾而终了。

    容妈妈也总算是看出来了,敢情到现在是自己的儿子一头热啊,真是没用啊。

    “怎么?我和你爸还不能回来了么?你这孩子……”容妈妈自然知道,这感情的事情讲究的就是水到渠成,也不能一头热啊。

    只是叶萱萱好不容易躲到了自己的房间,这边还没有洗澡,忽然就有人敲门了,一打开门居然是容妈妈,这可把叶萱萱吓了一跳。

    “伯母,您这是有事情么?”叶萱萱可是被容妈妈给吓到了,就是这个时候还是有戏惊魂未定的。

    “没什么,给你送点东西,容景这个臭小子没交过女朋友,也没带过女孩子回家,所以我刚刚有点激动了,这里是睡衣还有一些女孩子用的东西,他一个男人粗枝大叶的,也不懂,这些你先拿去用。”说着容妈妈直接走进去,将手中的东西都放到了桌子上面。

    “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直接和我说,既然容景把你带回来了,就是他的朋友,你也不用和我们客气。”

    “好,谢谢伯母!”叶萱萱忽然心头流过一丝暖意。

    自从姐姐得了抑郁症之后,就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自己了,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对了,这里还有一点护肤品,你先拿着用,女孩子嘛,总要注意保养的,别以为自己还年轻就……”容妈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叶萱萱只是认真的听着,不时点点头,只是嘴角却不自觉地开始上扬,似乎一天的烦心事,此刻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容妈妈刚刚走出去,“哎呦妈呀,你这个臭小子,你要吓死你妈啊!”容景就站在拐角处,差点吧容妈妈给吓死。

    “行了吧,我能吓死你么?下去说吧,我有话问你和我爸。”

    容妈妈狠狠的瞪了容景一眼,就扭着腰走了下去。

    施施本来以为自己这几天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结果一大早就被一通电话给吵醒了。

    “喂——”

    “施施姐,这边出了点问题,麻烦您到警局来一趟吧。”是马超的电话,肯定是牵扯到了案子的情况。

    李慧虽然拒不承认自己杀死了梅玲,但是从他们家搜出来的东西都可以证明,这个案子就是李慧的,而且几乎所有的证据都是吻合的,况且李慧也是有作案动机的,施施本来以为这个案子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怎么又出事了。

    这会儿才六点多,施施晕晕乎乎的穿了鞋子跑下床,结果都没有看清楚,这洗漱间的门还是关的,一头就撞了上去。

    “哎呦——”施施闷哼一声,直接捂住脑袋。

    这两个人昨晚折腾到了后半夜,顾北辰本来还在熟睡,这一听动静,直接跳下床,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施施的面前,“怎么了,撞到了?”

    “疼死了!”施施自己也是快呕死了,这一撞她可是异常清醒了,仅剩的那么点瞌睡虫也被撞飞了。

    “你真是……”顾北辰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头吻了吻施施被撞的地方,“我给你揉揉好了。”

    “不用啦,我赶着出门。”施施走进了洗漱间,照了照镜子,还好没撞破,就是有点红了,等到施施洗漱好了,一扭头发现某人居然靠着洗漱间的门框睡着了,施施无奈的摇了摇头。

    走到顾北辰的旁边。

    其实顾北辰昨晚折腾了一宿,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只是听见了施施的惊呼,身体下意识的就做出了反应,看到施施没什么问题,这才松了口气,本想等着施施的,不自觉的又闭上了眼睛。

    “顾北辰?”施施的语气轻柔,顾北辰似乎真的太累了,没啥动静。

    施施踮着脚,微微仰头,吻了吻顾北辰的嘴唇,某人居然直接伸手搂住施施的腰,反客为主。

    “唔——”施施伸手拍了拍顾北辰的胸口。

    “没想到一大早就这么热情啊,虽然昨晚折腾了很久,不过你老公还是可以满足你的!”顾北辰直接伸手拖住施施的屁股,抱着施施就走到了床边,欺身压下。

    “你干嘛,我还有事情呢。”施施一看这个混蛋的手都已经伸到了自己衣服底下了,顿时有些急了。

    “好了,别急,我会速战速决的!”

    施施简直想要将这个男人的脑子撬开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的。

    “速战速决你妹啊,我要出门了,你能不能别整天都欲求不满的样子!”

    “我这不是想要将那么多年缺的幸福补回来么?”顾北辰说得理所当然,顾北辰压制别人是有技巧的,既不会让施施觉得难受,她却挣脱不得,只能任由着某人直接将她身上面的衣服拉扯开。

    “你……禽兽,你缺的东西让我补回来做什么!”施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新买的睡衣又一次在某人的手中变成了碎片。

    施施问过顾北辰,为什么喜欢撕自己的衣服,结果顾大爷直接来了一句。

    “这样显得男人!”

    去你妹的显得男人,这些衣服有的只穿过一次,有些施施还是蛮喜欢的,只是都变成碎片了。

    “你是我的女人,我为你守身如玉这么年,总要补偿一下吧!”顾北辰说着将施施身上面唯一遮蔽的衣物给扯了下去。

    “补偿你妹啊,你为我守身如玉,难不成你暗恋我很久了么,啊——”施施的话音未落,一身尖锐的叫声就划破了寂静的清晨。

    顾珊然和顾南笙此刻正在洗漱间洗漱来着,顾家的隔音效果一直都还算不错,这一声叫喊,差点把顾珊然手中的哪牙刷吓到了。

    “卧槽——一大早的,要不要这么刺激啊。”顾珊然无语的刷着牙。

    “其实我们……”顾南笙微微侧头看了看顾珊然。

    “我们都结婚这么久了,也就是他们这种结婚没多久的小夫妻才有这种激情吧!”顾珊然说得衣服老成持重的样子,顾南笙顿时不干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是说你老公不行么?”顾南笙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遭到了践踏,顿时表示抗议。

    “行了,你在这里蹦跶啥,让开,我出去晨练!”顾珊然推了推堵在门口的顾南笙。

    “我蹦跶啥,我是你老公!”顾南笙冷哼一声,一脸的傲娇模样,这都是做父亲的人了,这平时还是不太正经。

    “我知道啊,然后呢?”顾珊然双手掐腰,不知道这货脑子里面又在想些什么。

    “所以我们……”顾南笙说着直接将顾珊然直接扛起来,扔到床上面,“不是说要晨练么,我们就来晨练啊!”

    顾南笙一边说着一边将衣服脱下来,直接将顾珊然扑倒。

    “晨练?来啊……”

    结果最后的事情并不像是顾南笙想的那个样子,压根就不是那种,两个人是在床上面进行了贴身肉搏啊,最后的结果就是顾南笙没有占到一点便宜,还被顾珊然……

    一脚踹下了床!

    “一大早的,发什么疯,耽误老娘晨练!”

    顾珊然说着拿了一件紧身的衣服穿上,直接从顾南笙的身上面跨过去。

    “顾珊然,你丫的欺负人!”顾南笙简直要哭了,为什么自己就娶了个母老虎,就不能和施施一样的,让自己想压就压么?

    “怎么滴,你有意见么?”顾珊然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顾南笙立刻偃旗息鼓。

    “没有。”顾南笙立刻蔫了,尼玛,自己还有能有点地位了。

    本来在顾家就没啥地位,自从几个小鬼出生之后,这顾南笙的地位就直线下降。

    “那不就是了!”顾珊然一扭头,直接走了出去,压根不带回头的。

    等到顾珊然走了之后,顾南笙才摸着屁股从地上面爬起来,这个死女人,对自己的老公下手还这么狠,我的屁股啊,疼死了!顾南笙就是一遍摸着屁股一边下楼的。

    施施要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怎么?还生气呢?”

    从出了房间之后,施施就没有和顾北辰说过一句话。

    施施拿了点吃的就走了出去,忽然被院子中的一幕给逗乐了。

    以顾珊然为首,后面跟着桃花童鞋、顾西就和顾东成,只是顾东成身后还跟着啊哈和毛球两个狗,“加油,121,121……”顾珊然一边数着节拍一边不时回头看着后面的几个小家伙。

    桃花童鞋仍旧是衣服面无表情,整个热眼睛都是眯在一起的,明显还没有睡醒,不时的张大嘴巴打着哈气,然后揉了揉眼睛又跟上顾珊然,施施简直快被自家儿子呆萌无辜的样子萌翻了。

    顾西就仍旧是像个小大人,只是专心的跑步,一副心无旁骛的样子,这孩子怎么连跑个步也是一脸严肃的模样。

    倒是顾东成最好笑了。

    一边跑一边哭!

    “妈咪,我困……妈咪,我跑不动了……妈咪,啊哈在后面咬我的屁股!”顾东成一边哭一边擦眼泪,可是他一直喊着顾珊然,顾珊然也没有搭理他啊,弄得顾东成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这啊哈本来就是个大狗狗,和几个小家伙差不多高,这总是低头拱着顾东成的屁股,就像是在催促着顾东成赶紧跑一样。

    这顾东成本来就有点怕啊哈,这一弄,哭得更大声了。

    但是又不能不跑,只能一边哭着一边跑,那小可怜的样子,真是让人觉得又心疼又好笑。

    “怕什么,又没有吃了你,都给我打起精神,121、121都加油哈,还有几圈我们就休息一下——”顾珊然这话说完,几个孩子脸上面露出了一抹喜色,只是接下来还有一句话,“休息完了继续跑步!”

    几个孩子的脸顿时垮了,看得施施乐得不行!

    顾珊然回过头,看了看几个小家伙。

    都还不错,只是目光触及到顾东成的时候,简直要被呕死了。

    顾东成一只手擦着眼泪,一只手还提着裤子,那裤子已经掉下来一部分了,导致某个小家伙后面露出了一块白皙的肉肉。

    “妈咪,我好累啊,我的裤子要掉下来了,我……”

    毛球哼哧哼哧的跑着,忽然伸出舌头冲着顾东成那白皙的地方舔了一口,然后……

    “哇——”顾东成直接一下子趴在地上面就嚎啕大哭。

    “我不玩了,不玩了,我好辛苦我好可伶啊,连狗狗都欺负我,我不活了……”顾东成哭得更惨烈了,这头上面还贴着一个胶布,整个人看起来可怜的要死。

    “顾东成,你……”顾珊然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自己的儿子了。

    倒是施施在一边笑了半天,走过去把顾东成扶起来,“呜呜——我好可怜,他们都欺负我!”

    顾东成一边说着一边擦眼泪,真是一个小可怜。

    “好了好了,别哭!”施施伸手将顾东成裤子提起来,给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口袋中拿出手帕给他擦了擦眼泪,“男子汉的,哭什么啊?”

    “我太可怜了!呜呜——”顾东成一边哭着一边哽咽,似乎越想越可怜,哭得更凶了。

    “你看桃花的年纪比你小,他都没说什么,你还哭!”

    昨天晚上顾珊然和顾南笙一合计,就想着一定要好好提高这几个孩子的身体素质,所以就说早上起来要晨练,这顾东成昨天晚上面还答应的好好的,结果一起来就给她哭个不停。

    “呜呜……人家又不是桃花,妈咪你还凶人家,呜呜,妈咪也欺负我!我太可怜了……”顾东成越想越难过,这哭得更加凶残。

    “你……”顾珊然简直要把某个臭小子抓过来好好训斥一通。

    “行了行了,你带他们先跑步,我和东成说两句。”顾珊然点了点头。

    “呜呜……”顾东成伸手擦着眼泪,真是可怜到不行。

    “好了,你妈咪也是为你好。”

    “她是坏人!哼——”顾东成撇撇小嘴。

    “你再这样你妈咪生气了。”顾东成也知道顾珊然生气很可怕,立刻不说话了,“好了,我跟你说,你昨天被人欺负了,那是因为你不如那个小胖子厉害对不对。”

    “嗯。”顾东成点了点头。

    “所以啊,你就要好好锻炼身子,你看桃花比你小都在锻炼身子,等你身体锻炼好了,就会变得很厉害,这样别人就不会随随便便的欺负你了。”

    “是么?”顾东成似懂非懂的回答。

    “当然啊,难道你还想被人打么?头上面疼不疼啊?”施施轻柔的摸了摸顾东成的额头,“所以你就要好好锻炼身子,这次是他们两个人在你身边,要是下次就你一个人怎么办?”

    “哦!”

    顾东成的小脑袋里已经开始在yy自己被人打得的样子了,瞬间打了个激灵,整个人都觉得不太好了。

    “那我去跑步!”说着就跟上了大部队。

    施施到警局的时候,正好容景也到了,两个人一起走进了验尸房,“怎么了?发现什么不对劲的么?”

    “是这双鞋子,我发现了一些问题,但是我并不是很确定自己的想法。”马超说着从一边的桌子上拿出了一张照片!

    这双鞋子是在施家找到的那双鞋子,上面也提取到了梅玲的血样,按理说已经是证据确凿了啊。

    “怎么了?”施施看着照片。

    除了解剖了梅玲的尸体,别的证物调查方面,施施基本是没有参与的,所以也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只是知道大概的情况。

    “我们在鞋跟处提取到了梅玲的血迹,这个鞋子和梅玲脑部的伤口也吻合,但是这个鞋子很干净啊,我们在上面只提取到了一部分的指纹。”

    “指纹和李慧的不相符?”施施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马超点了点头。

    “不相符,我们还是在鞋子内侧检查出来的,我们当时以为肯定是她在擦拭指纹的时候,没注意到里面的部分,所以留下了部分指纹,当时我们还很兴奋的将这些指纹和李慧的指纹进行了对比,但是根本就不是她的。”

    “这也可能是之前别人留下的,毕竟在鞋子内侧,这双鞋子很新,或许是售货员或者是别人的。”施施看着照片,这个鞋子看起来基本就没怎么穿过。

    “关于鞋子的问题我问过李慧,她说是因为鞋子穿着不舒服,所以就扔了。”

    “关于这点倒是在鞋子上面得到了证实。”马超拿着另一张照片递给了施施,“这是鞋跟部内内侧的照片,我们在上面检测出了部分血迹,证明是李慧的,估计是穿鞋子的时候,脚后跟被磨破了皮。”

    “前面的指纹呢?”

    “这个指纹我们本来采集下来之后,就在上面发现了一些人体的皮屑,还有一部分血液。”

    “检查结果。”

    “是属于梅玲的。”马超看了看施施。

    施施将几个照片拿起来看了看,平常人若是那鞋子的话,都是习惯性的拎着鞋子的某个部分,若是这个人在洒了梅玲之后,提着鞋子离开,不小心将指纹和血迹留在了鞋子内部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这个凶手的行为逻辑不是很奇怪么?他既然能够想到将鞋子上面的指纹擦去,为什么会想不到将鞋跟后面的血迹擦掉呢!”马超提出了自己疑问。

    “这一点确实很奇怪,按照寻常人的逻辑,就是指纹忘记擦了,也会将鞋子后面的血迹擦掉,因为在这个上面若是找到了受害者的血迹,那么很大可能这个就是凶器了,这个凶手既然擦去了指纹,却将血迹留下,怎么想都觉得异常诡异。”施施看着照片,也觉得这一点很奇怪,加上鞋子内侧的指纹上面居然还有梅玲的血迹。

    “难道说这个凶手只想要引导我们把李慧抓起来么?”容景本来以为这个案子调查到了这里,基本上就可以定案了。

    这刚刚回家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叫到了警局。

    “这个还真的有可能。”施施也是进行客观分析。

    “那么这个人能够拿到李慧的鞋子,说明他对李慧很熟悉,并且对施家很熟悉,而且对李慧和梅玲都是恨之入骨!”

    容景说着看了看施施。

    “你看我干嘛,我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施施对着容景翻了个白眼。

    “你对这两个人的关系比较熟悉,我就是让你想想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而已。”容景耸了耸肩膀。“你想得太多了。”

    “最好是!”施施将照片放下,想了想。

    “要说两家剩下的人也就这么几个了,我、徐敬尧和我的生父,根本不需要你怎么筛查,直接将另外的两个人带过来,采集一下指纹,对比一下就好了。”

    其实此刻所有人似乎心里面都有数了,徐敬尧是没有作案时间,而施施不仅没有作案时间,也没有作案动机,就算是她憎恨梅玲,也不需要要等到这么久才开始报复她,更何况,施施和徐敬尧都是有是见证人的,这两个人基本都是被排除在外的。

    这么说的话,也就剩下一个人了。

    “立刻去施家!”容景说着直接就冲了出去,施施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如此峰回路转。

    她一开始觉得李慧那是罪有应得,只是此刻却忽然牵扯到了施毅,施施的心头忽然有些怪怪的感觉。

    施施是坐着容景的车子,一路上面警笛长鸣,直接到了施家门口,只是他们冲进去的时候,发现早就已经人去楼空了。

    “立刻派人排查各个路口的监控,立刻将车站和机场等各个能够出入的地方也着人排查,务必找到他的下落!”

    “是!”说着所有人就立刻行动起来了。

    因为现在你做任何的事情都难免要用到自己的证件,而且这里是高档的别墅区,虽然说里面的监控探头很少,但是出入口的探头却很多,所以很快他们就发现了施毅的行踪,而根据出去的路线,一路排查,很快的就找到了施毅的行踪。

    “队长,找到了,人现在正在机场,根据机场那边反馈过来的消息,他购买了九点的飞机!”

    容景低头看了看手上面的手表,已经七点半了,从这里去机场需要半个多小时,时间还是够的。

    “立刻去机场,通知机场那边的工作人员,帮我们留意一下施毅的行踪,若是发现了千万不要打草惊蛇,等我们过去再说!”

    “好!”

    说着一行人开着车子就一路朝着机场过去了。

    此刻的施毅穿着一身灰色的衣服,将他瘦削的身子整个裹在衣服里面,戴着一个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眼睛却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形,整个人都是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

    他不时的低头看着手表,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机场每天的人流量都很大,有打扮怪异的人也很多,而且大家都是神色匆匆的,倒是没几个人注意到施毅的诡异。

    施毅伸手摸了摸自己口袋中的卡和一些现金,试图缓和自己躁动不安的心。

    若是有人朝着他这边多看一眼,他都会像是惊弓之鸟一般,整个热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

    施毅看着手表,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多小时,他起身去一下洗手间。

    “哎呦——”施毅的眼睛一直在乱撞,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面前的情况,结果和一个小女孩直接撞到了。

    小女孩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面,施毅此刻也不敢伸手去扶,只想着赶紧离开这里,他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喂——撞了人就想走了么?”一个男孩的声音从后响起来,施毅一阵懊恼,正准备弯腰将小女孩扶起来的时候,小女孩居然自己爬起来了,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屁股。

    “哥哥……”小女孩说着就跑向了那个男孩,男孩低头检查了一下女孩的身体。

    “没摔着吧!”

    “没事啊,就是被撞了一下,屁股有点疼!”女孩撅着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男孩,男孩个子比女孩高出了许多,整个人将女孩小心翼翼的护在怀里面,再一抬头,发现那个人居然没了。

    “哥哥,你在找什么?”女孩疑惑的看着自家哥哥。

    “就是刚刚撞了你的那个人,这个混蛋居然跑了!”男孩一脸的懊恼。

    “没事啦,反正我也没摔着。”女孩儿倒是大大咧咧的,显得一脸的无所谓。

    “幸好是没摔着,以后走路小心点,别横冲直撞的,屁股不疼吧?”男孩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帮女孩掸去身上面的灰尘。

    “疼啊,当然疼了,哥哥……你是不是心疼我了啊!”女孩撒娇一样的搂住男孩的脖子。

    “是啊,最疼你了。”男孩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是眼睛却还在四下打量刚刚那个人的下落,真特么是个混蛋。“妈咪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出来?”

    “妈咪还在洗手间,要不要我去找找。”女孩笑嘻嘻的说。

    “不用了,你还是和我一起在这里等吧!”男孩可不想自己的妹妹再遇到什么变态流氓。

    施毅此刻倒是被吓得有些胆战心惊,跑进了洗手间,只是施毅没想到机场里面的人这么多,到了洗手间,居然每个隔间都是有人的,而此刻倒是有几个人漫不经心的看了施毅几眼,施毅只是压低了帽檐。

    施毅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就准备出去,但是一出去就看见了一群警察就忽然涌入了机场里面。

    施毅下意识的就是要躲开这些警察,他看了看周围,正准备拔腿就跑,忽然一个女孩的声音响了起来!

    “哥哥,你看,那个怪蜀黍!”

    女孩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足以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了,此刻很多人将视线转移到了施毅的身上面。

    施毅心里一急,狠狠地冲着女孩瞪了一眼,女孩急忙跑到了男孩的身后:“哥哥,他好凶!”

    “不怕!”男孩拍了拍女孩的头,不动声色的将女孩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施毅此刻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面,他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被人拔光了衣服,好像什么东西都被人看透了,而这边的动静成功了引起了警察的注意。

    “队长,人好像在那边!”一个警察指了指骚动的这边。

    “立刻过去实施抓捕,注意周围的群众!”容景说着就开始布置抓捕的工作,施施毕竟不是警察,而且之前是公众人物的关系,让她自己的行动也受到了一些限制,只能戴着口罩眼镜在一边围观他们的抓捕工作。

    协助警察去抓捕自己的亲身父亲,施施越想越无奈。

    而施施不知道施毅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按理说施家一直都是巴结着徐家的,尤其是施家的公司每况愈下的时候,而且之后两家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为什么施毅会动手杀了梅玲呢。

    加上之前了解的诸多情况,比如李慧和徐谦之间的关系,李慧和叶蓁蓁之间的关系,施施忽然不懂了,这两家人这么多年到底是如何过来的。

    表面上面的和平还要维持着,但是私底下却是各种波云诡谲。

    此刻的施毅看到警察冲过来,魂儿都吓飞了,直接就往别的地方冲。

    一路上面倒是撞到了不少人,而眼看着前面又有一拨警察逼近,施毅根本就是慌不择路,身体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直接朝着别的地方冲过去,但是这边明显没有退路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很多,有的人居然自动自觉地拦住了施毅的退路。

    而施毅眼看着警察慢慢的形成了自己的包围圈,施毅瞬间觉得天昏地暗,整个人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

    而目光所及的地方,所有人都是用一种疑惑不解的目光看着他,但是每个人的眼中都是带着戒备,还有一种嫌弃和不屑。

    施毅的脑子中忽然闪过了许多的片段。

    从他年轻的时候,到处风流,和一群富家子弟在一起吃喝嫖赌,过着各种声色犬马的日子,那个时候施家还是如日中天的,谁看见他不是都巴结他啊,然后他顺理成章的结婚生子,本来的生活也是人人艳羡。

    妻子贤惠大方,而女儿聪明懂事,但是这一切却只是转瞬即逝,随着李慧的出现,他的生活整个都被打乱了。

    施家慢慢变得没落,而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都变得从一开始巴结讨好,到后面的轻蔑不屑,而那些平时和他交好的人,也慢慢的疏远了他。

    直至到了最后妻离子散!

    而现在他居然成了警方抓捕的对象,他的人生经历了许多的大起大落,而这一次他注定在劫难逃了。

    警察的包围圈越来越小,施毅的眼睛忽然定格在了刚刚那个小女孩的身上面。

    小女孩穿着一件十分简单的藕粉色连衣裙,梳着羊角辫,整个脸红扑扑的,显得十分精致可爱,而且看她的穿着家庭条件估计也不错。

    施毅忽然目露凶光,要不是这个女孩,自己根本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都怪她,都是她的错!

    男孩的目光在触及到施毅眼睛的时候,立刻想到了可能的情况,连忙伸手将女孩护在自己的身后,不自觉的往后退,但是周围都是围观的人,而且人群越来越密集,根本没有退路。

    “都怪你,都是你的错!”

    施毅咆哮着朝着女孩扑过去!

    “啊——”女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狠的人,直接被吓得失声尖叫。

    男孩只是不动声色的将女孩护在身后,似乎已经做好了施毅随时冲过来的打算,倒是显得比周围的大人都淡定。

    “小易……”

    此刻忽然从人群中冲过来一个女人,直直就横在了施毅的面前,而施毅本来就是卯足了劲儿冲过去的,此刻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施毅脚步不稳,整个人都往后面倒去,而女人不自觉的伸手推了他一把。

    施毅伸手阻挡,女人没打到施毅的脸,但是却将他的帽子打落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均是露出了一种十分震惊的神色。

    施毅此刻觉得自己十分没脸,慌忙的想要找东西遮掩,但是自己根本没有无路可退,无处可躲,只能将自己*裸的半路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佟秋练,你疯了么!”

    萧寒本来和佟秋练站在一起,本来想说从人群中绕到孩子身边,但是佟秋练当时心里面太着急了,就直接冲了出去,把萧寒吓个半死。

    萧寒急吼吼的跑过去,伸手检查了佟秋练的身体,确定佟秋练并没有受伤,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你疯啦,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样的人你也敢冲出来,要是有个好歹没让我怎么办!”萧寒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这种担心受怕的滋味了,整个人的心脏此刻还是悬着的。

    “伯父……”佟秋练很久没看过施毅了,因为施施和施毅决裂之后,佟秋练更是不没见过施毅。

    没有想到,再一次的碰面居然会是这样的情况,佟秋练整个人脑子有点懵。

    “你认识这个人?”萧寒打量了一下施毅,确定他肯定是不认识的。

    “我……”佟秋练话到嘴边,却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哥哥,这个怪蜀黍是妈咪的熟人么?”萧容拉了拉小易的胳膊。

    “不知道。”小易伸手将自家妹妹搂到怀里面,“没被吓着吧!”

    “没事,有哥哥在嘛!嘻嘻……”萧容只是好奇的多看了施毅几眼,不过小易却因为萧容这句话无比满足。

    妹控的哥哥果然很容易满足啊!

    而施毅此刻却完全无处遁形,容景一群人已经直接冲了过来,施毅忽然一笑,他自己的气数已尽……

    他已经完蛋了,一切都完了,所有的一切都没了,哈哈,都没了……

    施毅忽然疯狂的大笑,倒是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所有人都用一种看着怪物的眼光看着他!

    ------题外话------

    明天这个案子的所有真相就会浮出水面了,千万别错过哈。

    萧公子一家也出来遛弯啦……

    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文/大雪人

    沈沐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被硬生生的夺走了一颗肾脏,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手术台上,双眸竟流出血泪来:许君翔,沈轻枫,我就是化作厉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未曾想到,她没死,一遭重生,回到了刚被沈家赶出家门那一年!

    这一世,她要将许君翔踩在脚下,推入地狱!

    这一世,她要将沈轻枫碾碎成泥,生不如死!

    只是这个集钱权色为一体的自大又自恋的傲娇男人是怎么回事?

    为毛线一定要跟她扯证不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法医星妻太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法医星妻太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