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 > 第139章 总裁任性番外40

第139章 总裁任性番外4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庄晓静终于下定决心:“欣然,你离开这里,主要是为了躲开祝晓伟吧?不想再和他纠缠?”

    “嗯,有这个原因。我想体验一下一个人在外漂泊是什么感觉。我的路还很长很长的,我总得走下去,对吧?”顾欣然说得也没底气:“走着看吧,反正我也没累赘,也没目标,混呗!”

    庄晓静欲言又止,“那,那,欣然,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呢?我知道你非常喜欢菲菲,你能不能?”

    顾欣然听到这里终于明白过来:“让我带菲菲吗?可是”她哭笑不得:“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明天在哪里呢?”

    庄晓静更坚定了自己的主意:“我知道你的明天在哪里,就是你女儿菲菲,你看着她长大,陪着她。你说过,她是咱们共同的女儿,对吧?”

    顾欣然含糊地回答:“那当然,可是”她自己能不能养活自己,这还是个未知数呢,她怕委屈了菲菲。“要是她跟我过幸福的生活,我当然不会拒绝,可是我这又没钱,又没多少工作经验,万一让她受罪,那多不好呢?”

    “不要犹豫了,就这样吧欣然,你有了菲菲,也就有了亲人,对吧?也有了奋斗的动力。你看,我给自己找的理由多好?你觉得可笑吧?”庄晓静还是自嘲起来:“其实,只有让她跟着你,我才放心,这是我最自私的想法,如果,你真觉得为难,就算了,我守着她一辈子。”

    顾欣然虽然感觉为难,但还是轻轻地拍了两下庄晓静的胳膊:“我又没说不行?不过是先想周全一些,怕我做不好,真的。”

    庄晓静的眼泪又一下子涌了出来:“对不起欣然,对不起,你都,我还要推这么一个包袱给你。”

    “好了,这算什么包袱啊?我本来打算自暴自弃呢,你给我一个宝贝,等于救我一命呢,真的真的,我本来打算四处流浪的。”因为急于安慰好友,顾欣然把自己的心里话也说出来了。

    “你真这么想过?”庄晓静有些惊讶地看着顾欣然。

    “想又怎样?还不是被你打乱了?算了,我现在就好好想办法照顾女儿,我们的女儿!你们去乔南的老家啊?”顾欣然询问着。

    “是啊,那你们去哪里呢?欣然你们不要离我太远,又不能太近。”庄晓静苦笑了:“算了,只要你不换手机号码,我就能找得到你。可是,咱们也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他家一直不接受菲菲”

    顾欣然安慰好友:“没关系,我说了,她也是我女儿,你放心好了!有了她,我就不孤单了,我感谢她还来不及呢。困难是暂时的,你别这么悲观!相信我,相信我!”

    因为感动还是因为即将分离的伤感,庄晓静又哭了半天。

    ―――――――――――――――――――――――――――――――

    顾欣然带着菲菲,还有庄晓静仅有的3500元钱,她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朝山市,她不知道要怎么样生存下去。朝山市离祝晓伟有一千多里地,这是一个新兴的二线城市,祝晓伟是找不到这个地方的。顾欣然不愿意再和祝晓伟有任何牵扯了,这个男人太可怕了,说一套,做一套,有了儿子了,离婚手续都办完了,还对顾欣然纠缠不停,不躲远点不安心。

    庄晓静本来想让乔南跟朋友再借些钱,但顾欣然不愿意,她想让好友没有任何经济负担地嫁过去,堂堂正正地嫁过去。坐在火车上的顾欣然,心里眼前都是一片茫然,她自己都自顾不暇,庄晓静还扔一个大包袱给她。原本毫无生存意义的顾欣然,因为要照顾这个可怜的小人,为避免菲菲和自己一样成为弃婴,她才勇敢地答应庄晓静。

    看到车窗外飞驰的田野和树木,不由得感慨万分,这样就开始了新的人生吗?前面是什么呢,就像这列车一样,只知道往前行驶吗?火车是有终点的,那我顾欣然终点是不是就是那个地方呢?这是她和庄晓静选择出来的城市,这个地方离乔南家200多公里,还算比较近,将来看孩子也方便些。

    两岁的菲菲兴奋地四处张望,她看到火车上这么多人,还有轰隆的车轮声,丝毫不知忧伤,一会儿要看窗外的风景,一会儿又要出去走动,顾欣然哄着她:“菲菲,不敢乱走啊,否则就找不到妈妈了。”

    菲菲似懂非懂地眨着眼睛,看着顾欣然。大概是坐得太久了,菲菲已经坐不住了,总想着出去玩。

    顾欣然叹息一声:“真服了你,好吧,咱们出去转一圈,马上就得回来坐着,否则警察叔叔会来查岗。”对孩子,她是缺少经验,在很多情况下不知道怎么哄孩子。坐在旁边的一位男士偷着笑了笑,这丁点大的孩子,能知道警察叔叔是干吗的?

    顾欣然带着菲菲在车厢里转悠,菲菲兴奋得都要跳起来了,一蹦一跳地,特别可爱。顾欣然不敢多呆,她的行礼包还在那里,那是她唯一的财物了,尽管里面多是孩子的衣服,但也不敢大意。顾欣然带孩子去了洗手间,又抱着她走了回来。邻座的男士张了张嘴,但没敢说话,因为他妻子正在旁边,他很想说这小女孩真可爱,但还是没敢说出来。

    “妈妈,我饿。”

    顾欣然惊奇地看着孩子:“这就饿了?刚才不是吃过吗?”

    “小孩子吃东西,就像玩一样。”男人刚说到这里,就被妻子敲了下腿,不敢再往下说了。

    顾欣然笑了笑,逗着菲菲:“你是真饿还是逗妈妈玩啊?说,哪里饿了?”

    菲菲笑着指了指肚子:“肚肚!”

    “还真是饿啊,好了,咱们再吃一点儿,你是不是属猪的?”顾欣然亲了一下菲菲的额头,然后从包里拿出半包手指饼:“给,慢慢吃。”她一根一根地递给菲菲,看孩子连着吃了几根。顾欣然拿出矿泉水喂孩子:“来,喝口水,冲一下,别噎着了。”

    菲菲喝了水,竟然拿起一个手指饼往顾欣然嘴边塞,顾欣然乐坏了:“真是好孩子,还知道孝敬妈妈呢,真是妈妈的好宝贝。好,妈妈吃!”

    吃饱喝足了,菲菲睡了一会儿,顾欣然也趁机闭了会眼,她又梦到那个男人了,她躺在他温暖的怀中,安全、幸福,他握着她的手,这么平常的一个动作,都会让她身心舒畅。

    旁边男人故意大声说了句:“快准备一下,火车进站了。”顾欣然才茫然地睁开了眼,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只是一个梦,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用下巴轻轻地摩挲着女儿的头发,咽下又要流出的泪水。从坐上火车,她就有好几次想哭的冲动,但是都忍住了。

    到站了,顾欣然背一个包,一手拖着行礼包,一手推着婴儿车,在人来人往的人流中,顾欣然站了很久,别人以为她是等人来接站,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因为声音太杂,噪音太大,还是因为坐车累了,小菲菲在婴儿车中睡得很甜蜜。站了半天,顾欣然走向一个报亭,买了张地图。看来看去,也不知所以然,都是陌生的路线和陌生的地方,看和不看没什么差别,顾欣然顺手把地图放进包里,低头看孩子,居然还是睡得很香。

    对此刻的她来说,家不家的,大约没什么差别。让这么小的孩子陪她一起流浪,流浪?如果是流浪到梦中该多好?想起梦这个字,就难免想到那个梦中人,梦中越是甜蜜幸福,现实就越是伤感和无奈,眼泪一下子盈满眼眶,她赶紧做了个深呼吸,现在的她万万不可让忧伤和软弱占了上风,否则就真要垮下来了。

    ――――――――――――――――――――――――――――

    顾欣然租最便宜的房子住,即使这样,这点钱也维持不了多久,她急着想出去打工,可是谁照看小菲菲呢?带着孩子,她才知道这是件进退两难的事。房东说附近有个农民工的幼儿园,可以放在那里,每天的收费也比其他地方便宜。顾欣然想了半天,只好先把菲菲送进那里,这样以来,她才有时间找点活干,免得坐吃山空。

    “老师您好,我的孩子,想让她在这里呆段时间。不知需要办理什么手续?”

    一位中年妇女接待顾欣然:“身份证,户口本,要交三个月的费用900元。”

    顾欣然有些为难:“我刚到这里,也不知将来会在哪里打工,所以,你看,我们能不能少交一点儿?等固定下来,我再”

    中年妇女查看着顾欣然的材料:“怎么户口本是复印件?这孩子是?这是她妈的复印件”

    “是我表姐家的孩子,她也外出打工了,家里出了事,暂时由我照顾她。”

    中年妇女摇摇头:“让孩子也漂泊不定,真是不该啊!”

    “还得麻烦你们多照顾些。”顾欣然陪着笑脸。

    “这孩子可是有点小,会哭闹几天的,你别心疼!这很正常,有的孩子会哭一星期呢。”她打量着菲菲。

    菲菲紧紧地拉着顾欣然的手,不敢松开,她怯怯地看着陌生的地方。顾欣然蹲下去握着她的小手安慰她:“菲菲,这就是妈妈跟你说的,那个很好玩的地方,有很多小朋友,老师和阿姨,咱们去玩好不好?老师,第一天我陪她好吗?”顾欣然越说越不放心。

    “里面有好多玩具,小孩子玩起来就行了,她小,越小越容易接受新环境。”中年妇女安慰着顾欣然:“父母是不能陪孩子的,否则这一天就白呆了!像断奶一样,得狠下心!”

    看到菲菲被老师抱走时,满脸委屈的样子,眼泪泫然欲滴,顾欣然的眼泪就忍不住了,掉了半天眼泪,她还是离开了那个地方。又付了三百元,她手里的钱越来越少了。

    顾欣然为了彻底和祝晓伟失去联系,她的手机换了号码,她的新号码第一时间发了短信给庄晓静,这是之前约好的,庄晓静的手机也要换成婆家当地的号码,她也会发号码过来,但是这个短信她一直没收到,顾欣然不能轻易给庄晓静打电话,但心里一直存着疑问。

    ――――――――――――――――――――――――

    有几天她帮人发小广告,过两天她又去给人洗碗,就在她去买早餐的旁边一家饭店,老板说试工一天,然后才谈工钱。老板非常奇怪:“你这模样这年龄?干服务员吧,服务员工资高。”

    顾欣然婉拒着:“我家负担重,我晚上要回家照顾家人,所以时间没有保障,做不了那个。”

    老板惋惜地摇了摇头:“那好吧,晚上的碗筷也留到早上洗,你得早点来上班。像我这样通情达理的老板哪里找啊?人善有人欺啊,我这么好的老板,天下少找了,还能听员工讨价还价,唉,这还有天理吗?”他一边感叹一边察看着手里的单据:“按时来啊,一般不能请假的。”

    顾欣然点头致谢,心里却不服气,一个月1200元工资,要不是这里还管饭,这点钱真干不着呢。可是没办法,她人生地不熟的,不能挑活儿干,挣一点是一点吧。

    ―――――――――――――――――――――――――――

    顾欣然上班后才知道,她哪里是洗碗,什么活儿都喊她干,洗菜择菜,擦桌子,搬凳子,有时连端盘子也要她帮忙,分明是欺负外地人,能干的活儿全都推给她,可顾欣然只能忍气吞声。干满一个月,拿到工资,顾欣然就不干了,这家小店也太黑了。顾欣然听同事们讲,她们还有看桌费、开瓶费,这加起来也算一笔收入,可惜老板欺生,根本不会把这些钱算给顾欣然,她都等于白干了。幸好,不讲条件的话,工作的机会还是不少,顾欣然找到另一家快餐店,业务量主要集中在午餐,她就是只干白天,也比在那里的工资高700元。别小看这四百,这已经够菲菲一个月的入托费了。

    自从庄晓静和乔南离开,顾欣然只接过她一个电话,说公婆管制用手机,怕辐射到孩子,而且也不希望她分心,要一心一意地迎接乔家第一个孩子的出生。全家人盼子心切,也可以理解吧,顾欣然在电话中是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别扭。那个电话之后,庄晓静就好像失去联系了,顾欣然曾经忍不住拨打过那个电话,听到的都是提示关机的声音,联系不到庄晓静,收不到她的新电话号码,顾欣然心里总是慌慌的,生怕孩子出点什么事。顾欣然陷入极度紧张和孤独中。

    但事实就是这样意外,越是害怕,越是发生,菲菲生病了,高烧三十九度,小脸红红的,顾欣然吓傻了,以前有庄晓静在,两个人总是胆壮些,可以商量,可以作伴,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她一边着急一边找诊所,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医生一看孩子的状态,就催着去医院做个检查。顾欣然又坐出租赶到一家最近的医院,到了急诊室,医生说要抽血化验,让她先去办个手续。看到孩子躺在病床上,顾欣然要一走开,身边就没有亲人照顾,她十分担心:“医生,交费得很长时间吧?”

    “是吧?这里天天忙。你去吧,我帮你看着。”见顾欣然迟疑着不动,就无奈地笑了笑:“你还怕她跑了不成?”

    “可是”

    “要不你就抱着她去交费?你这人,居然还不放心呢?”医生不解地笑了笑:“你应该和你老公一起来。”

    顾欣然又看了看菲菲:“医生,麻烦您了,我马上回来,请您一定看好她。”

    “这会儿就俩病人,你就放心去吧。要是忙的时候,我才懒得管你。”医生这样轻描淡写地说着。

    一个老太太感叹:“这年纪,到没到结婚的年龄啊?怎么孩子这么大了?结没结婚都是个问题呢?”

    “你怎么看出来的?”医生有点好奇。

    “哪有慌张成这样的?看着吗?眼泪马上就要掉出来了,显然是年轻没经过什么事。也没打电话通知老公,估计这孩子”老太太一边摇头一边撇着嘴,还好她把来路不正四个字咽了下去。医生也轻轻地笑了一下,心里直为这个年轻漂亮的母亲惋惜。

    顾欣然正在排队交钱呢,看到前面还有七八个人,她心急如焚,一边回头看急诊室门口,一边掉眼泪,菲菲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千万别吓我,这世界上就咱们俩了,就咱们相依为命了。后面的人劝道:“别太伤心,生老病死全是天意。”听到他这话,顾欣然的眼泪更多了涌了出来,在别人可以是天意,在她来说,孩子是她的唯一,不能让她有任何的意外。

    终于交了钱,顾欣然跑回去抱起菲菲的时候,心里才踏实了些,之后去抽血化验,在护士的安排下菲菲在打着点滴,顾欣然不停地摸着孩子的额头,希望能快点降温。直到化验结果出来,说是没问题,就是一般感冒,她的一颗心才稍放下些。顾欣然喂菲菲喝了点水,看到她脸的红潮有点退去,额头不再那么烫了,又测量了一下孩子的体温,37度5,太好了,明显在下降,顾欣然的脸上才平静些。晓静要在这里,该多好啊?如果能打通她的电话,哪怕只听到她说一个字,顾欣然也不至于这么无助和慌乱。

    庄晓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通上电话呢?

    在顾欣然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庄晓静在家并不好过,她对女儿和顾欣然的思念越来越强烈,吃饭都明显不知其味了。也许是母女同心,也许是巧合,庄晓静在女儿生病的时候,居然心烦意乱,十分思念和牵挂好友和女儿,很想听到她们的声音。乔南看到妻子的异常,睡觉前就安慰她:“很快了,等孩子生下来,我一定带你去找她们。”

    这话一经点破,庄晓静的眼泪便忍不住了:“打个电话总可以吧?我生菲菲的时候,天天打手机呢?还在办公室里工作,不也是个健康的孩子?”

    “是啊,菲菲很可爱。”乔南给妻子递过纸巾。

    “你爸妈根本不想接纳菲菲”说到伤心处,庄晓静的眼泪更多的涌了出来,如果真这样的话,顾欣然就要带一辈子菲菲了。

    乔南赶紧安慰她:“不是说好了吗?生完孩子,做完月子,一切好商量。”

    “商量?还是个商量?还不是定局。”庄晓静报怨着。

    乔南又说了很多好话,才哄得庄晓静开心些,因为心情好点,她忽然觉得饿了:“我想吃点东西。”

    “妈妈早就准备好了,已经熬了你爱喝的红豆粥,我马上去拿。”乔南说着几步就走出去了。

    说实话,在照顾庄晓静饮食方面,乔母和乔父可是尽心尽力了,每次都算计庄晓静的食量,如果看她吃少了,必定再准备一些备用食物,而且都是按照科学搭配营养,保证各各种营养均衡吸收。为了能做到这一点,乔母特地去参加了一个孕妇营养培训班,学习了一个月,对照顾孕妇更是得心应手,她还在学习月嫂知识呢,乔母不打算让外人来看她家的第一个宝贝孙子孙女,她得亲手迎接孩子出生、照顾庄晓静,让她们母子母女都长得胖胖的。

    “刚才小南出来盛粥了?”乔父看乔母乐滋滋地走进卧室,就问她。

    “我说没事吧,就算是她不想吃,孩子还要呢?饿了就会吃的,看把你怕的。”乔母嗔怪着老公:“刚才你那份自责和批评啊,弄得我差点失去原则。以后要淡定啊,别不是风就是雨的”

    乔父笑了:“我不是担心咱们的孙子吗?你说,你真能感觉出这是个什么孩子吗?男孩女孩你能算得这么准?”

    乔母坐到床边上:“不客气地说,我已经连猜带测地蒙对了十几个孩子的性别了,估计这个没错,和我怀乔南的时候一样一样的,这么能吃,一定是男孩,再说晓静也说和怀女儿时感觉不一样呢,这个应该是准准的。”

    乔父呵呵地乐起来:“ 我是不重男轻女,不过有个孙子的感觉肯定不一样,是吧?”

    “哈哈,还说你不在意,那你打听孩子性别干吗?”

    两个人都笑起来,未来真是越来越近了,孙子孙女的到来,两位老人才感觉他们有了未来,是看得见的未来。乔南第一次婚姻没有孩子,这一直是两位老人的心病,这回可好了,马上就有了,马上就要抱到自己的亲骨肉了。

    ―――――――――――――――――――――――――――――――――――――――――――

    听同事聊起,附近有家洗车店正招小时工,十一点至下午一点,干三个小时,工资是计件的,按洗的车辆提成。顾欣然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坐不住了,她中午这段时间正好有点空,如果早上洗碗的速度加快一些,刚好赶上去洗车。

    这天,顾欣然匆匆地洗好碗,一路小跑着去洗车店,站也没站稳,就赶紧去换工作服,拿工具。一位同事招呼她,让她过去帮忙,顾欣然快步跑了过去:“师傅!”

    “把那面擦干净些,我去打个电话。”

    顾欣然二话没说,就去擦车,边上一个同事看不下去了:“太过分了,她就会欺负新人。”

    顾欣然淡淡地笑了笑,继续擦车。有一位车主站在一边等着,他看到顾欣然认真、细心地擦着车,就过来搭讪:“新来的吧?以前没见过。”

    顾欣然微笑着点下头:“没干几天。”

    “叫什么名字?以后我专门找你来擦车。”男人对这个漂亮的擦车工很感兴趣。

    “谢谢,我姓古。”顾欣然头也不抬地擦着车,把姓还转了一下音。

    “那好,以后我的朋友也会来找你”男人的话还没说完,那边又有人喊了起来:“小徐,过来帮个忙,我去喝杯水。”新人还是好支使,难免被人挥来喝去。

    男人正想说什么,这是手机响了起来:“喂,来视察?好啊,当然欢迎,刚见起色,你正好来指点一下。嗯,好,再联系。”这时一个工人喊他:“陆先生,你的车已经洗好了,你检查一下,看满意不?”

    刘家群走到自己车前,胡乱看了一眼:“行,不错,先记账吧,我月底来结。”

    工人陪着笑脸:“可以,很高兴能为您服务。”

    刘家群淡淡地笑了笑,开了自己的车门,这时他看到那个小徐的美丽背影,感慨打工妹中也是藏龙卧虎。

    ------------------------------------―――――――――――――――――-

    房东说有一个临时的活儿,他有个亲戚承包了一段马路,最近身体不太好,早晨扫大街的任务想转包一下,顾欣然闻听非常高兴,虽然一月只有三百元,但是也算是份收入,最满意的是时间,天还不太亮,她就去扫大街,那时菲菲还睡不醒,等干完活儿,再回来叫孩子起床,时间还可以。

    天蒙蒙亮的时候,顾欣然的手机就振动起来,这是她上的响铃,她赶紧起床,这是第一天扫大街,她还需要适应和熟悉。按房东叮嘱的,她准备了口罩和帽子,也穿上了环卫工人的上衣,这样就可以上工了。五百米,在她的印象里是一个小数字,但在宽阔的马路上,她才知道这个概念并不和想像中一样,而且路上的各色垃圾应有尽有,进度较慢。

    没扫多长时间,她的腰就酸了,手也痛,尽管有手套,仍然累得酸痛。等顾欣然干完当天的活儿,站在那里擦汗和喘粗气的时候,她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那个转包的人,据说会干晚上的活儿,天都黑了,他干什么啊?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拿出手机看时间,天啊,这么晚了?菲菲还得吃饭呢?她拿上工具,一路小跑着回出租房。

    把菲菲叫起来,穿好衣服,又给她洗脸,喂她吃饭,然后送她去上幼儿园,顾欣然又马不停蹄赶到打工的饭店。为了不让老板扣钱,她一下公交车就飞快跑起来,还差一个人就点完名时,她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老板和其他人的目光都转到顾欣然这里,顾欣然歉意地笑笑,站到队伍里,老板不满地斜了她一眼。

    第三天去扫大街时,顾欣然的手已经磨起泡了,速度明显慢了很多。在顾欣然相邻路段的一个女孩观察她很久了,看她不时停下来甩手,就明白了,她主动多扫了些。看到有人帮自己,顾欣然非常感激:“谢谢你啊,今天我差点干不完了。”

    女孩摘下口罩,露出一张朴实的笑脸:“都是打工的,不容易,我叫贾莹莹,你呢?”

    顾欣然也摘下口罩:“顾欣然。”两个女孩就这样认识了。

    贾莹莹是从农村来打工的,她白天在超市工作,早晨做兼职,她扫地的速度比顾欣然快很多,所以经常帮助顾欣然干活。有一天她问顾欣然:“他给你多少工资啊?”

    “说是300,这月没干完,还没给我。”

    贾莹莹瞪大了眼睛:“300?我可是500呢?”

    “啊?”顾欣然一脸尴尬,人心这么可怕啊?

    “他付你工资时,你就说不干了,这样他就会加你工资。我听人家说了,他们一个月的收入是1200,真干活儿的没几个,都在转包,专门欺负咱们这些外地来的,还急需钱的。”贾莹莹撇着嘴。

    顾欣然直摇头:“又有什么办法?咱们完全是弱势群体。”

    “可不能认命,领工资时你叫上我,咱们一起找他理论,有我在这比着,他至少会让咱们一样。”贾莹莹很有信心。

    顾欣然感激地点了点头,她的社会经验等于零,以后还得多长心眼、多跟贾莹莹学习呢。

    ―――――――――――――――――――――――――――

    已经康复的何宇非,第一件事就是回去找顾欣然,因为顾欣然在洞中答应做他的叶欣然,所以他嘴中梦里的名字都是叶欣然。刘家群复杂地看着何如玉,她也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他们看着何宇非要去寻找一个死亡或根本不存在的人,不知该怎么劝他。

    何宇非找到顾欣然和祝晓伟的家,通过买通保姆得知,他们已经离婚,顾欣然去向不明,这是祝晓伟和洪洁吵架时听到的。何宇非的脸色也变了?不会失踪了又?

    “也许是和她朋友一起走了,听说那个叫庄什么的朋友,还有孩子,都莫名其妙地搬走了,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听保姆这一句安慰,何宇非心里才放心一点,庄晓静,他听欣然说过。

    何宇非到庄晓静工作过的公司打听,同事说她结婚去了,连孩子都没带,怎么会带一个朋友去?这一下又让何宇非的心凉了半截,欣然到底去哪里了?她无亲无故的,又没有多少记忆,能去哪里呢?他在各个城市的报纸上都刊登了寻找叶欣然的寻人启示:叶欣然,你在哪里?无论你在哪里,都给我回个电话好吗?让我知道你一切安好!哥的电话是……有提供线索者,重谢!

    ――――――――――――――――――――――――――――

    顾欣然在休息的时候,一个服务员惊叫起来:“顾欣然快来看,是不是你哥找你啊?”她把报纸递给顾欣然:“一字之差呢?也许是个富翁呢?你赶紧改名,去认这个哥去。”

    顾欣然笑了一下:“我看看,叶欣然,你在哪里?无论你在哪里,都给我回个电话好吗?让我知道你一切安好!哥在等你!有提供线索者,重谢!联系电话……呵,这人是找妹妹还是找爱人啊?没说明白。”

    这时老板喊起来:“都在偷懒呢,快点起来干活!”

    顾欣然顺便把报纸塞给那个服务员,赶紧站了起来。

    晚上睡觉时,贾莹莹很开心地向顾欣然报喜:“喂,我找到新工作了,在一家超市,新开业的,你去不去?还没开始营业呢?需要很多人。”

    顾欣然想了想:“倒是不错,也不需要什么高学历,可是他们的时间紧张,我怕是照顾不了菲菲”

    贾莹莹给她出主意:“让她全托吧?费用高点,但是你也可以多赚些,应该没问题。”

    顾欣然还是犹豫不决:“再看看吧。”全托,她真是舍不得,也会想孩子,她们俩,现在是相依为命的,是顾欣然为之奋斗的动力和目标,也是她活下去的意义。

    ―――――――――――――――――――――――――――

    何如玉和刘家群也在看寻人启示:“怎么办呢?就任他这么找下去啊?”

    “找吧,找一段时间,慢慢地会淡忘,真找不到,他也会死心。什么都不让他干,怕他会疯掉。男人有时也很脆弱。”刘家群劝何如玉。

    “咱们的超市开业后,我想回去,让我哥在这里负责,给他点压力和责任,让他分分心。就是要你两边跑了。”

    刘家群笑了:“没关系,我家就在这里,正好可以假公济私。”

    “咱们明天就找我哥谈,不反对他找人,但是也不要把工作放在脑后。万一他不同意呢?”何如玉还是有些担心。

    “没关系,其实他很善良很心软,咱们软硬兼施,不行你就哭给他看,这招儿准灵。”

    何如玉嗔怪着:“你什么馊主意?不过关键时刻也可以一试。”她和刘家群之间的配合已经越来越默契了。

    ―――――――――――――――――――――――――――

    这天下午下班了,顾欣然匆匆忙忙地去坐公交车,她得接菲菲回家。还没到车站,就看到一个骑电动车的人刮倒了一位老太太,那人头也没回,直接就走人了。边上几个人看着,也不敢去扶老人家。顾欣然赶紧跑过去:“阿姨,你摔到没有?”她扶老人家站起来,往路边走了几步,老人家不满地看了她一眼,一瘸一拐的走着:“不行,腿痛得厉害。”

    “那我送你上医院吧。”顾欣然赶紧招手叫了辆出租车,扶老人家坐进去:“师傅,去最近的医院。”

    “阿姨,你家还有什么人啊,电话多少?我通知他们。”顾欣然好心地询问。

    老人家斜了她一眼:“怎么?你想不负责任啊?这伤在这里,你撞了人还装没事人啊?”

    2、遇见和错过

    “阿姨,不是我撞的,我都没电动车。”

    “不是你,我一起来就看到你了,还说不是你。”老人家分明很生气。

    “咱们先去看病吧。”顾欣然忍气安慰老人家。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明V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明V并收藏总裁任性,后悔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