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勾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心中的郁气消了一大半,宸妃领着心腹回到昭纯宫。

    看见施施然走来的主子,一名太监快步上前,满脸焦急的开口,“启禀娘娘,八皇子突然发了高热,哭闹不休,您快去看看吧。”

    宸妃行走的速度依然不紧不慢,跨进寝殿,脱下大氅,在火盆上烘了烘手才漫不经心的问,“请太医了吗?”

    “已经请了,这会儿正在里面诊治。”太监恭声回禀。

    “嗯。”宸妃低应,从宫女手里接过一杯茶水慢悠悠的啜饮,丝毫没有过去看一眼的打算。以往这孩子三天两头的生病,弄得她心力交瘁,恐惧不安,生怕他养不大。而今既知道他中毒已深,早晚要死,根本没有荣登大宝的机会,她所有的耐心终于告罄。这孩子就是个累赘,她得另作打算。

    过了片刻,太医出来复命,言及小皇子高热略退,喝下药已经安睡过去了。

    宸妃一脸感激的将太医送到门口,待人走远,立即收了和煦的微笑,对身边的大宫女命令道,“去乾清宫求见皇上,就说八皇子重病,请他马上过来看看!”

    “是。”宫女应诺,匆匆朝乾清宫去了。

    “好生打扮打扮,待会儿就看你表现了。”转回头,宸妃对身边一名姿容殊丽,身材傲人的宫女嘱咐道。

    上回给皇上送汤,皇上连个正眼也没给自己,名唤初雪的宫女心中有些忐忑,到底还年轻,脸上不免露了几分。

    “将这香囊戴着,对你有好处。”宸妃微微一笑,从心腹嬷嬷手里要了一个桃红色的香囊递给对方。

    香囊的味道十分浓郁,内里蕴涵着千百种花香,细细嗅来颇令人迷醉,嗅得久了竟还有些神魂颠倒。宸妃身边的嬷嬷一把扶住脸色酡红,目光迷离,身形涣散的初雪,在她胳膊上用力拧了一下。剧痛让初雪迅速回魂,这才意识到香囊的奥妙。

    “先放在窗沿上冻一冻,等皇上来了再戴,这香囊遇热味道更浓,可助你一臂之力。”宸妃的视线在初雪春情盎然的脸上扫过,眼底略微露出满意的神色。

    “今天的汤药喝了吗?”踱步回殿,她不放心的追问。

    “回娘娘,喝了。”初雪毕恭毕敬的答话。

    “很好,争取一举得男,日后本宫必不会亏待于你。下去打扮吧。”宸妃挥手,初雪满面羞涩的退下,脚步雀跃。

    “蠢货!”宸妃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嗤笑,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指尖奢华的金丝甲套。灌了那等虎狼之药,虽然可以一举得男,可母体也会被腹中胎儿生生耗空,落得个血崩而亡的下场。到最后,她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一个皇子。

    呵~想到这里,宸妃用绣帕掩嘴,眼里满是得意之色。

    乾清宫,听见常喜的禀报,周武帝本打算遣杜太医过去,自己并不亲去,似想到什么又改了主意。

    “将前日你得的那瓶神仙水带上。”他勾唇,笑的玩味,披上大氅负手往昭纯宫走。常喜答应一声,从博古架的暗格中取出一个黑色小瓷瓶揣进怀里,面上有些不舍。这东西他还没玩够呢!

    “臣妾参见皇上!”看见大步而来的男人,频频引颈眺望的宸妃眼圈一红,落下两行热泪,将一名心忧如焚,爱子如命的慈母形象刻画的入木三分。

    宫里的女人,个个都演技不俗,包括桑榆!只不过桑榆惯爱用张扬跋扈、心狠手辣来遮掩自己的柔软,而这些女人惯爱用柔软来遮掩自己的心狠手辣。前者让人怜爱,后者让人厌憎。

    周武帝锐利的眸光在宸妃脸上一扫而过,也不叫她起身,径直往内殿走去。

    宸妃表情尴尬,迅速擦掉眼泪,直起身快步追上。

    内殿烧了好几个火盆,温度相当高,脱了大氅只穿单衣还会觉得有些热。八皇子脸颊绯红,呼吸粗重,睡得还算安稳,并不如宫女描述的那样哭闹不休。一名身穿粉红宫装的少女守在床边,秀眉微蹙,小嘴微抿,一脸的愁容。

    看见皇上进来,她连忙跪在床边低声请安,嗓音娇娇柔柔,颇为动听。

    “看过太医了?”周武帝坐到床沿,手置于八皇子额头低声询问,对宫女视若无物。

    初雪有些失望,打叠起精神回话,“启禀皇上,娘娘心焦如焚,立时就遣了太医来探,喝下药后八皇子便睡下了。”

    “怎会无故高热?”周武帝冷眼睨去,嗓音微沉,视线在她腰间的桃红色香囊停留了一瞬。他一进来就闻见了那股子邪魅的香味,如腐烂尸体上开出的鲜花,再美也令人作呕。

    “奴婢也不知,请皇上恕罪。”初雪磕了个头,怆然欲泣的表情给她娇艳的脸庞增添了几分惹人怜爱的韵味。

    “自己的主子都照顾不好,朕如何恕你的罪?来人,拖下去杖打八十。”周武帝语气平淡,说出的话却令人毛骨悚然。当初德妃杖责那些禁卫军,八十廷棍下去连铁骨铮铮的汉子都死了数十个,更何况娇滴滴的女子?就算不死,半身不遂也是跑不了的!

    走进内殿的宸妃脚步一顿,用惊骇畏惧的目光朝座上男子看去。皇上这是怎么了?以往自己皱皱眉头他都要心疼半天,稍一撩拨便热情如火,而今怎会变得如此冷酷?

    “皇上饶命!”初雪惊叫,膝行上前。

    “堵了嘴拉出去!”

    近了香味更浓,燥热的感觉从心间一直烧到小腹。儿子重病躺在床上,这些女人却欲勾-引自己在病榻前颠鸾倒凤,想到这里周武帝表情阴冷,一脚将初雪踹出去,锐利如刀的视线狠狠剜向宸妃。

    宸妃呼吸一窒,强笑着上前,声音略略发抖,“求皇上看在臣妾的份上饶她一回吧。皇儿病重,不能见血。”

    “你觉得殿内空气可好闻?让八皇子闻了会如何?好一个不能见血,好一个慈母!”周武帝冷笑,对常喜招手,“把窗子都打开,去唤杜太医过来,吩咐外面的人,给朕狠狠地打!”

    这味道以前皇上也经常闻,次次都顺水推舟,在皇儿的病榻前也与自己抵-死-交-缠过数回,怎得今日气性这般大?宸妃心中惶恐,期期艾艾的开口,“皇上,皇儿已经看过太医了。他既已熟睡就算了,改日再叫杜太医来看吧。”杜太医来了,她做的那些手脚恐会暴露。

    周武帝睇她一眼,握着八皇子的小手并不说话。令人窒息的威压在殿内蔓延,宸妃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狂跳的心脏几欲蹦出胸腔。

    不过片刻,杜太医就匆匆赶到。闻见室内残留的香味,他皱了皱眉,但到底什么也没说,上前执起八皇子的手探脉。

    周武帝踱步到殿外等候,宸妃立即亦步亦趋的跟上。本来有十足的信心夺回皇上的宠爱,可眼下,她却觉得前所未有的迷茫。眼前这满面威仪,气势慑人的男子真的跟以前那柔情万千的皇上是同一个人吗?

    “宸妃,你说有没有人能够令这菩提花在冬日开放?”走到一盆含苞的菩提花前,周武帝微笑询问。

    宸妃呼吸有些急促,颤声道,“怎么可能?”

    “除非菩萨下凡是不是?”周武帝笑容加深,修长的指尖在菩提花苞上点了点,只见那本蜷缩在一起的花瓣渐次绽放,层层叠叠,美不胜收。

    殿内的宫人目瞪口呆,唯独宸妃和她身边的嬷嬷容色惨白。

    “菩萨降世,天佑大周,这话你觉得耳熟吗?”周武帝转身,走到宸妃面前,一字一句缓缓问道。

    宸妃的呼吸都停止了,表情骇然的朝男人看去,心里反反复复只回荡着一句话:他知道了!他什么都知道了!

    这含苞的菩提花是她费尽千辛万苦才找来的,给太后的慈宁宫送去好几盆,并从父亲永安侯那里要来了一种秘药,只需沾几滴在指尖,往花苞上一点,就能令鲜花开放。她本打算请慧能大师进宫陪太后论述禅理,用菩提花开的神迹和慧能大师的声望来逼迫德妃出家,却没想皇上竟然什么都知道,连秘药也弄到了手!太可怕了!

    宸妃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周武帝淡淡睨她一眼,在主位坐下,俊美的脸上神色莫测。但正因为他没有任何责问和动作才更加令人心惊肉跳。

    宸妃在心腹嬷嬷的搀扶下勉力站稳,额头浮起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就在这时,杜太医出来了,躬身回话,“启禀皇上,八皇子风邪入体,喝了药已经没大碍了,只是这刚调养好些的身体又败了,日后需更加小心。”

    “好端端的怎会风邪入体?”周武帝沉声询问。

    “回皇上,要么便是八皇子长时间接触了寒气,要么就是他每日喝下的药量减少了。近日天寒,微臣调整了药方,刻意添加了几味预防风邪的药材,若定时定量饮用,稍微接触些寒气也无妨,应不会病重到这般程度。”杜太医笃定开口。他是太后的御用太医,常年居住在千佛山,无需看嫔妃脸色,自然是有话说话,没有半分遮掩。

    “开药吧,这几日还需杜太医多费些心。”周武帝话落,眸色阴沉的睨宸妃一眼,宸妃摇摇欲坠。

    杜太医思量片刻,写下一张药方交给昭纯宫的宫人。周武帝什么话也没说,越过面无人色的宸妃,径直往乾清殿去了。

    “娘娘,皇上这是什么意思?”等人都走了,将浑身发软的主子扶到主位上坐下,心腹嬷嬷不安的问。

    “不知道,且等着吧!”宸妃上下牙齿还在打颤,好半天才吐出这句话。

    乾清殿里,周武帝双眼微阖,靠在椅背上思量。连自己唯一的孩子都能下此毒手,后宫女人的心狠手辣再次让他大开眼界。他毕竟是帝王,除了桑榆,何曾细细揣摩过哪个女人的心思,一路走回乾清宫才明白了她们的想法。她们这是打算利用宫女或低位嫔妃借腹生子,有了健康的孩子,体弱的孩子自然就没用了,抛弃甚至毒害都不会犹豫。

    “呵呵,果然是最毒妇人心。”他沉声冷笑,拿起御笔,快速写下一张圣旨:宸妃照看皇嗣不利,即日起降妃为嫔,移居昭纯宫偏殿,着令日夜照料八皇子以将功赎罪。日后,若八皇子病重,杖十,殇夭则贬为下等宫女发配浣衣局。

    “颁布圣旨后你多走几趟,告诉几位皇子的母妃,若皇子因她们照顾不周而出了差池,她们也一并按照此例处理。”放下笔,周武帝按揉眉头,补充道,“即日起,在皇子公主们身边安插几个人手,随时向朕汇报情况,去吧。”

    常喜领命,心中对宸妃致以万分同情。品级连降九等并不算什么,惨的是最后一句。八皇子中了毒,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是常事,再加上今天这么一折腾,身子骨那是更弱了。就算宸妃日后照料的再精心,这三五天一顿板子是跑不了的!等不到八皇子病逝,一段日子下来,宸妃极有可能死在八皇子前头,就算侥幸不死也逃不过被贬为宫女的下场。皇上这是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啊!

    昭纯宫里,宸妃接过圣旨,一下就瘫软在了地上,任身边宫女如何呼唤也不见醒。其他几位皇子母妃闻听消息纷纷歇了不该有的心思,一心一意照顾孩子。太医们一时间忙碌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宫斗不如养条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流书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流书呆并收藏宫斗不如养条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