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打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春寒料峭,虽然外面阳光明媚,可室内依然要放上两个火盆才能感觉到温暖。周武帝解开了桑榆的心结,这才发现她还穿着单薄的亵衣依偎在自己怀中。

    “盖上,小心冻着。”他扯开锦被将桑榆包了个严实,在她露出的小脸上亲了亲,见她眉宇间还夹杂着一丝忧虑,瑟然开口,“等会儿我给你一卷空白圣旨,若哪一天我负了你和孩子,你尽可以在上面填写圣谕,然后带着它去千佛山投靠太后,我绝不阻拦。”

    孟桑榆脸色微变,抬头看向他错愕开口,“你就那么放心?不怕我拿到圣旨后做出些大逆不道的事?”这种话从天性多疑的古邵泽嘴里吐出,当真叫人难以置信。

    “我信你。”周武帝刮了刮她的鼻头,微笑道。仅凭一张圣旨就能颠覆大周,这皇位他趁早不用坐了。敢如此行事,一是对桑榆的信任,二也是对自己能力的自信。

    孟桑榆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确认他所言非虚,闷声道,“谢谢你。”这份心意太沉重了,但正是她目前最需要的,她无法拒绝。

    “谢什么?你不会有用到的那一天。”周武帝箍紧她瘦弱的肩膀,笃定开口。

    两人静静相拥了一会儿,气氛温柔缱眷。男人将手探入锦被抚摸女人平坦的小腹,这才感受到了为人父的喜悦,垂头在女人柔嫩的唇瓣上啃咬一口,低笑道,“我们要有孩子了,真好!”收住笑,过了一会儿,他想起来,又俯身在女人唇上啄吻,如此反复,没完没了。

    孟桑榆默默承受着他雨点般的亲吻,见他眉目舒朗,唇角上扬,欢喜的像个孩子一样,也禁不住微笑。男人的感情纯粹而直白,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掩,正如他所说,这个孩子的到来凝聚了他全部的期待。

    心里有些触动,孟桑榆从被窝中探出双手,搂住男人的脖颈,主动含住他的下唇允吸。男人眼底划过一抹惊喜,迫不及待的迎合她的热情,室内温度节节攀升。

    “娘娘,该喝药了。”冯嬷嬷放心不下,见医女送了药来,忙借口入殿查看。

    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濡湿的双唇扯出一根暧昧的银线。周武帝哑然失笑,将挂在桑榆嘴角的银线细细舔去,这才看向表情困窘的冯嬷嬷,温声道,“端上来吧。”

    接过药碗,在手里试了试温度,他喂到桑榆嘴边,不厌其烦的嘱咐,“太医说你胎像有些不稳,但只要喝几天药就无碍。宫务繁重,你暂且交给别人。有哪里不舒服立刻派人来通知我,不管何时何地,知道吗?”

    孟桑榆小口小口喝药,俏脸皱成一团,连连点头,样子既乖巧又可爱。周武帝心中爱得不行,用帕子给她擦干嘴角,又喂了一颗蜜饯,在她苦中带甜的唇瓣上轻轻啃咬一口,又意犹未尽的舔了舔。

    冯嬷嬷垂头接过药碗,不敢乱看,风一样卷出寝殿,和匆匆进来的常喜差点撞到一起。

    “什么事?”周武帝扶着桑榆躺下,正准备解开外袍陪她小睡片刻,看见面色凝重的常喜,手里的动作顿住了。

    “回皇上,八百里加急,湘北王起兵谋反了。”常喜语速极快的禀报道。

    “派人急召内阁大臣进宫议事。”周武帝扣好衣襟的盘扣,见桑榆支起上半身,面露忧虑,忙上前将她按回被窝,亲亲她额头道,“不用担心,孟家军刚踏平耶律皇廷,正是士气最盛的时候,其凛然战意锐不可当。湘北王自以为是乘人之虚,实则却是以卵击石,此一役胜败早有定数。”

    “父亲又要出征了?”孟桑榆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不自觉拽紧他衣袖。

    “嗯。放心,我会派人保护他。”未免桑榆忧思过重,周武帝柔声安抚道。

    知道事情紧急,孟桑榆点头,放开他衣袖。等人走远,冯嬷嬷立刻掀开珠帘,表情很是激动,“娘娘,您猜奴婢打听到了什么?”跟在她身后的银翠和碧水满脸绯红。

    “湘北王谋反了?”孟桑榆半坐起身,挑眉问道。

    “啊?”听闻这个消息,冯嬷嬷愣了愣,又很快将之抛诸脑后,灿笑道,“不是这个。听说皇上方才遣散了所有秀女,今次大选作废了。这可都是因为娘娘啊!皇上对娘娘真是情比金坚!”

    冯嬷嬷语气极为自豪,银翠和碧水忙不迭附和。

    情比金坚?孟桑榆摇头,心里却再不能对男人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不管以前如何,男人现在对她当真是无微不至,小心周到,挑不出一丝半点的错处来。但这感情来得太过莫名其妙,到底叫她无法完全放心。

    就在这时,御书房一名管事太监捧着一个托盘在殿外求见。冯嬷嬷出去,接了托盘,看见其上放置的一封书信和一卷圣旨,表情十分疑惑。

    孟桑榆取过书信拆开,见是自己写给太后那封,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男人现在是不会放她走的。又摊开圣旨,看见左下角早已盖好的御印,放心的笑了。既然有了退路,为了孩子,她就勇敢尝试一回吧。有幸福的机会,为何要眼睁睁的错过?

    “呀,这圣旨既盖好了印,却怎么是空白的?”冯嬷嬷瞟了一眼,惊叫起来。若这东西落入有心人手里,不知要翻出多大的风浪!

    “好生收起来,若哪一天皇上有负于我,这就是我和孩子的退路。”孟桑榆将圣旨卷起,语气平淡。

    “娘娘,这可是个烫手山芋啊!”碧水忧虑开口。

    “他既敢给,我就敢拿。没事,收起来吧。”孟桑榆不以为意的摆手。她也知道这东西不好拿,但有了它,心里到底踏实很多,便暂且收着吧。

    冯嬷嬷三人不敢怠慢,忙取来匣子将圣旨装好,心中暗暗咋舌:连退路都交到主子手里,皇上当真是用心良苦了!这份心意,莫说帝王,就是平民夫妻亦不多见啊!

    冯嬷嬷一张老脸都笑开了花,似想到什么,又立即收了笑,愤然开口,“娘娘,您昏倒以后皇上做主撂了二小姐牌子。贤妃转脸就安了个‘德言容功微有瑕疵’的污名到二小姐头上。好在皇上将所有秀女都遣散,才没显出二小姐的事儿来,否则不知有多少人要看孟家笑话。”

    再怎么不和,孟家人也不能叫外人欺辱了去。孟桑榆问明情况后脸色极为阴沉。她看得出,贤妃的心理状态很有问题,那就是一只疯狗,随时想着咬人一口,将自己的不幸转嫁到别人身上。

    疯狗就要狠狠的打,打到它害怕,打到它看见你就转身逃窜为止。

    孟桑榆冷笑,耷拉着绣鞋走到梳妆台前,从镜匣中抽出一根绣帕,在胭脂盒里擦了擦,血红的污迹被纯白的底色衬托的触目惊心,叫人看了顿生不祥之感。

    “用匣子装了送到绛紫宫去,贤妃看了自然会明白我的意思。”她打了个哈欠,懒懒的躺回被窝补眠。

    银翠接过绣帕往绛紫宫去了。

    绛紫宫里一阵乒呤乓啷的脆响,碎裂的瓷片到处飞溅,一众宫人跪在墙角,死死埋着头,不敢朝殿中疯狂打砸的女人投去一眼。女人眸色血红,鬓发散乱,口里不停咒骂,恶毒至极的言辞令人不寒而栗,本来十分娇俏的脸蛋此刻狰狞似鬼。

    “娘娘,碧霄宫银翠殿外求见。”因求见的是皇贵妃的大宫女,守门的太监不敢怠慢,硬着头皮前来通报。

    “不见!叫她滚!”贤妃血红的眼珠几欲脱出眼眶。沈慧茹死了,她最恨的人就是孟桑榆。凭什么她可以躲过一劫?凭什么她可以独霸皇上?而今她不但怀孕了,皇上还为她遣散秀女?!她好恨!恨不能将她剥皮拆骨,吞吃入腹!

    太监应诺,客客气气的送走银翠,转身捧了个匣子进来,战战兢兢的跪下,“回娘娘,这是皇贵妃娘娘送您的礼物。”

    “什么玩意儿!”贤妃挥手将匣子打翻,一条绣帕飘出来,落在地面,其上沾染的血红污迹深深刺痛了她的眼。她心脏狂跳,慢慢弯下腰去,用颤抖的手将绣帕捡起,展开凝望。脏了的绣帕——不洁!孟桑榆竟然知道!

    贤妃摇摇晃晃的往后栽倒,那太监眼明手快,忙起身接住,将她安置到软榻上。贤妃捂住胸口蜷缩成一团,额头冒了一层冷汗。最致命的秘密被孟桑榆知晓,可笑她还肆无忌惮的挑衅对方,这分明是在找死!

    仿佛被一只大手掐住了咽喉,她觉得呼吸不能。

    “娘娘,您怎么了娘娘?奴才这就去找太医。”太监拔腿就往外跑,一群宫女围上来查看情况,好一阵手忙脚乱。自冷宫事件后,贤妃的心腹全被暗卫杀了个干净,余下的宫人远不如老人尽心。

    “不要!”贤妃惊恐的喊道,“不要去!本宫躺躺就好!”她边说边扯开被褥,将自己紧紧包裹,蜷缩的身体还在瑟瑟发抖。只要一想到孟桑榆知晓她最不堪的秘密,她就像被人扒光了衣服般无所遁形。她不敢了,再也不敢出现在孟桑榆面前。

    从这天起,贤妃一病不起,缠绵病榻好几月才堪堪转好,自此绝迹于深宫。

    翌日早朝,湘北王起兵谋反的消息被帝王公之于众,并派遣孟国公前去平乱。国祸当头,本欲拿大选说事的朝臣们消停了,谁在这个关头劝谏皇上甄选秀女,谁就是实打实的没眼色,到最后还可能落下个奸佞的名声。

    大军开拨后第二日,帝王颁下圣旨,晋封皇贵妃为皇后,着礼部即刻筹备封后大典,群臣纷纷跪地恭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宫斗不如养条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流书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流书呆并收藏宫斗不如养条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