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心思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章

    从天风琳琅带来了灵引小会将在一个月后开始的消息之后,舒鱼就开始了极为苦逼的生活。她原本以为之前那三日的紧急培训就已经足够严格了,到现在她才发现,那不过是开胃菜,是boss看她还不怎么适应给她降低了难度的,如今这个情况才能称得上是操.练。

    一天十二个时辰,几乎都用在了武技修炼和仪态表情的装备上了,没错,以往还能拿出几个时辰睡觉,现在都被剥夺了。天风瑾瑜本不需要每日睡觉,到了她这个程度睡眠和用饭都可有可无,之前只不过是舒鱼作为一个纯种人类还不习惯罢了,浮望也有意让她慢慢习惯,可现在情势紧张,浮望也不得不抓紧时间给她制定一系列的学习课程。

    要说这灵引小会,比不得在天风府之中,好歹在天风府狐族的本家,舒鱼稍稍露出一点马脚都没问题,可若是在灵引小会中其他四大妖族面前也露出什么不对的地方,那些与狐族为敌的族群,定然是会抓着不放的,一个不好舒鱼的情况就要暴露,因此这个提前了的灵引小会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烦了。

    浮望动起了真格,直把舒鱼摧残的活像是被吸干了……舒鱼偶尔照镜子的时候都满脸黑线的觉得自己一副肾亏样。这不能怪她,只能说是这个练习强度太大,她的神经还不够坚韧。每练习六个时辰才能稍稍歇息一刻钟,谁都受不了,简直比她当年备战高考还要艰辛一百倍。

    枯燥的法决练习,一遍遍的将自己体内的灵力掏空又继续忍着那种干涩的刺痛恢复灵力继续冲击自己的极限,晦涩难懂的修炼法决即使通过浮望的讲解,她还是理解的有些吃力,所以说凭什么天风瑾瑜就能全数理解的毫无障碍,而她得到这个身体只是重温练习都这么艰难呢?

    之前以为恢复天风瑾瑜能力会很快,不过是时间问题的舒鱼,在每次在遇上瓶颈时内心的阴影都是无穷大的。要不是还有浮望这个集老师朋友大哥哥管家和心理医生集一体的合作伙伴在,舒鱼简直都要在这种一日比一日焦急的心情里崩溃了。

    舒鱼每日都累的够呛,但是看看浮望,她又完全兴不起不干了的念头,因为浮望远比她要坚强和努力。

    舒鱼没有坚韧的神经,但她有个坚韧的身体,浮望就恰好和她相反,他只有一个低等妖族的脆弱身体,可他的神经是极为坚韧的。不比舒鱼,浮望还需要休息和用饭,但是他却是陪着舒鱼一道每日只休息那么两刻钟,同时还要替她整理各种疑问,学习她的功法理解后再来教导她,理清对待各大妖族的态度,替她整理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从而从中提取出舒鱼的态度行事,再将舒鱼的行为一一指正。

    比起来,浮望要比舒鱼劳累的多,可舒鱼偏偏从来没有见到他在她面前露出过一点疲倦的神情,也没有见他有任何焦急担忧的神情,他的心态在很大程度上感染了舒鱼,有条不紊的一系列布置也让人觉得很安心。

    所以说这年头,能做boss的都绝对是全能高智商人才啊!舒鱼都不知道第几次庆幸自己上了boss的大船了。只要想想如果没有和boss结盟,她自己靠着那天风瑾瑜混乱血腥的记忆,顶着巨大的压力,靠着那和众多老妖怪们比起来明显不够用的智商,大概早就出事了。

    “用午膳了,舒鱼,你过来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

    舒鱼早就闻到了让人垂涎三尺的肉香,被浮望一说立马就刷的坐到了桌前,双眼发亮的看着丰盛的菜色,等着boss说开饭。

    这些菜都是浮望的,毕竟她对外还是个只吃灵果喝灵露的。自从她冲冠一怒为蓝颜把一群送来的男宠都打发了之后,浮望在天心岛上的地位就更高了,这具体体现在了他每天的饭食上。浮望倒是对饭食不怎么在意,不过舒鱼喜欢,他也就用了些心思,也当做是对舒鱼每天这么努力的犒赏了。

    这么一个一看就知道从未吃过苦的小姑娘,骤然到了这么个陌生的地方,承受了这么大的压力,每天不能休息的修炼那些从未接触过的东西,就算她看上去脾气再好,浮望也做好了随时开解劝导她的准备。可是这么多天以来,她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偶有受不了的时候,苦着脸看他一阵就咬咬牙接着受苦受累,竟是一句抱怨都没有。

    浮望是个一向对自己狠,对别人也狠的角色,纵使脸上再和善,内心也十分冷硬。可是如今看到舒鱼这么听话的样子,又见她累的半死可怜兮兮的也不说一句,心里竟然诡异的有些犹豫,想着自己制定的锻炼方法是不是太过了,说不定还有其他的方法来解决这次的事。

    舒鱼拿着筷子奇怪的看一眼似乎在考虑什么的浮望,出声唤道:“浮望?”

    浮望回过神来,将手里夹着的一筷子菜放到了舒鱼面前的碟子里,才柔声应了一声,“何事?”

    舒鱼咬了下筷子,才犹豫的说:“你是不是累了?你这么多天没休息了,不如今天休息一下吧?”她今天上午练习告一段落准备去询问boss一些事的时候,无意中看到boss坐在书桌前微颦着眉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又接着提笔整理东西的样子。

    那一瞬间的疲惫转瞬就被他藏了下去,取代的是一派平和自然,转头看到她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这个男人伪装的太好了,舒鱼总是在他那淡定的态度和自信的气势里不自觉的忽略这个人只是个低等妖族的事实,然后那一瞬间他眉眼间露出的疲惫,又让她骤然回过神来,这个人他毕竟不是神啊。

    嘤嘤太特么的心疼了,简直控制不住啊!强势的人露出脆弱的一面,和铁汉柔情是并称不可承受之反差萌的好嘛!

    舒鱼心里脑补的缩小版boss强撑的傲娇模样,浮望是不知道的,他听见舒鱼这番话,第一反应就是舒鱼累了,所以这么曲折的提起大概就是表达她想休息。想太多的浮望看见舒鱼眼里的期待,稍考虑了一会儿就笑说:“我倒是还好,舒鱼这几日辛苦了,不如你今日就去休息吧,明日再继续修炼。”

    “舒鱼也不必太过忧心,车到山前必有路,事到临头自然是有解决的办法的,何况还有我,情况未必就有多糟。”浮望又安慰了几句,接着给舒鱼又添了些她喜欢吃的菜,温声道:“吃完就去休息吧,你且安心好好睡一觉。”小姑娘很努力,还是要夸奖的,休息一会儿也不打紧。

    浮望宽容的想,至于原本的修炼计划里,今日需要达到的程度,他需要再改改看看能否找出时间在之后补上。

    想劝人休息却差点被人劝去休息的舒鱼都快掉眼泪了,boss真是大好人啊,这保姆当得太称职了,你说好好的一个汉子怎么最后就成了变态boss呢!就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多好啊!

    他都那么认真拼命,却让她去休息,她肯定惭愧的睡不着。

    浮望一抬头看到舒鱼那毫不掩饰感动还有些惭愧的小眼神,蓦地失笑,真是个认真的好孩子。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声音不自觉柔了八个度,“只是耽搁半天,没关系的,只有休息好了才能更好地做准备不是吗,快去吧,到时间了我会叫你起身的。”

    舒鱼被他的语气说得腿都软了,抓着他的手严肃的说:“你去休息吧,我就不休息了,我保证不会偷懒,你放心。”

    看到她如此认真的表情,浮望才反应过来,原来她真的只是想让他去休息,而不是委婉的表达自己想休息。

    浮望顿了顿,见她吃完了,递过一方软帕让她擦嘴,然后站起来说:“跟我来。”

    舒鱼跟在他身后一直走到了内殿,见他坐到床边才停住了步子,“你要睡吗?那我出去继续修炼了。”

    “等等,舒鱼过来。”

    舒鱼依言走过去,才靠近就被按坐在了床边,接着就见boss他熟练的扒掉了她的外衣,又抬起她的腿准备给她脱鞋。

    “诶?”boss你给我脱鞋真的好吗!而且连胸都没来得及捂这外衣都没了倒是给我一点反应的时间啊!

    被推倒在床上,身上盖上了柔软的被子,舒鱼还沉浸在“boss竟然弯腰给我脱鞋是要怎么样”的错愕里。再一转头,浮望也和衣上了床榻,就躺在她不远处。对上她的目光,他笑说:“那便一起休息吧,我确实有些累了。”

    舒鱼还想说什么,瞧见浮望微弯的眼睛,好像感觉到了他的疲惫,顿时也不说话了,而是点点头闭着眼装睡。这么一闭眼,一会儿不到就真的睡着了,她确实是累了,心理上的累。

    睡在她身侧的浮望却没有睡着,他侧头往熟睡后面目平和的舒鱼看来,静静看了一阵也开始闭目养神。多日不曾合眼是有些累,但是对他来说并不算难以忍受。他以为自己掩藏的很好,但是还是被她发现了那点倦意,明明是一个不怎么敏感甚至可以说迟钝的人,某些时候却出乎意料的敏锐。

    舒鱼醒来的时候是凌晨,外面天还未亮。经过一晚上和一下午的休息,这么多天以来的倦意都消失的干干净净,只感觉身体里有用不完的力量。这次醒来,她没有把人家浮望当做抱枕,因为人家压根就不在床上睡着,偌大一张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顶着那头睡的有些乱的长发,舒鱼随手穿上外衣往外走,果不其然在外殿的书房里找到了浮望。他坐在书桌前提笔写着什么,长发披散,几缕垂在鬓边,眉间微微拢起似在思索什么难题,书桌上摊着许多册书籍以及玉牌。

    书房一侧的大窗全数开着,夜将近的清冷气息透过木窗漫进房中,院外的树影和朦胧的月也一同映在房中铺着白玉的地上,反射着冷冷的辉芒。

    浮望就独坐在这一室冷清宁静中,就着散发光芒的鲛烛不知忙活了多久。舒鱼将目光移向书桌一侧散着袅袅青烟的香炉上,那里燃的是浮望自己配的醒神香,估计这人压根没休息多久就又开始忙活了。

    boss的通病,就是都很敬业还喜欢拼命。舒鱼挠着脑袋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打个招呼还是向浮望靠齐继续去修炼。她还没考虑完,就被浮望给发现了。

    浮望看见她一身红衣穿的连领子都没理好,头发也乱糟糟的站在那门口发呆,放下手里的笔笑问了一句:“舒鱼醒了,休息的可好?”

    舒鱼回神,点点头不太好意思的问道:“你没休息吗?”

    浮望哪里能不知道她那点明显的小心思,笑笑说:“我已经休息好了,我素来休息不了多久,醒了就干脆来书房看看。”边说着,他已经站起身朝舒鱼走过来,先是很自然的给她整理了一下衣领,又说:“来这边坐吧,我替你绾一下发髻。”

    舒鱼穿越之前那半长的头发从来不需要扎,所以没点亮扎头发这个技能,更不要说是梳那么复杂的发髻。来了这里之后因为需要避免见太多人,那些在殿内伺候的都被赶走了,像梳发髻准备衣物食物这些杂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全数落到了浮望手里。习惯了也没什么好不自在的,舒鱼坐在垫子上等着浮望给她梳头发,眼睛瞄向他之前写的东西。

    “……清野秘境……”将那张纸上被朱砂标志出来的几个字念出来,舒鱼侧头询问的看向浮望。

    浮望走到她身后,手执木梳给她梳发,嘴里解释道:“清野秘境在无闻山中,距离此次灵引小会所在的馨城很近。按照舒鱼你现在的程度,若真的参加灵引小会中的演武,一定会被察觉,其余四大妖族之中的天之骄子们同样不可小觑,就算是从前的天风瑾瑜也是谨慎对待。”

    “就此参加演武定然是不行的,只能另辟蹊径。这清野秘境,所有进入之人都需得待满一年才能出来,是五大妖族中资质最高的后代成年历练之处,况且每次进入之人所到之处都不同,是个清静修炼的好去处。”

    舒鱼闻言在天风瑾瑜的记忆里一顿翻找,果然找到了她之前进入这个清野秘境里修炼的记忆。里面的妖兽众多,并且里面的空间极大,她在里面一年都没有走遍秘境,那个天风瑾瑜就像个大杀器,把清野秘境里面的妖兽们杀了个遍,因为她杀的太多,甚至后来其余四大家族的人都拒绝了她再次进入修炼,就担心她在里面把里面的外围妖兽杀光了。

    而天狐族的人也同意了,没有再让天风瑾瑜进入清野秘境。毕竟天风瑾瑜是个好杀的性子,在那秘境里面没有了拘束杀红了眼,根本不知晓后退,就连秘境深处的那些大妖兽也敢挑衅,简直不要命,天狐族的人怕这位不怕死的祖宗把自己的性命都交代在里面了,只好约束她。

    看完了那个天风瑾瑜在清野秘境的记忆,舒鱼感觉胃部冒出熟悉的翻涌之感。每次翻找原主的记忆,舒鱼都感觉像是看完了一部血腥电影。那手撕妖兽,徒手掏妖兽内丹,挖眼球挖器脏挖脑髓,生吞血肉,不高兴就灭杀整个妖兽族群的疯狂行为,已经不是一个丧心病狂能概括的了。

    浮望注意到舒鱼神情,知晓她又被天风瑾瑜的记忆给恶心到了,便将旁边燃着的醒神香换做了清心香,继续告知舒鱼自己的打算,“在演武开始之前,我会被人恶意陷害打入清野秘境,而你要在紧要关头赶到,为了救我一同‘误入’清野秘境。”

    舒鱼啊了一声,“你是说我们要躲到清野秘境里?”

    “对,演武你不能参加,只能在那之前出现一点‘意外’。到时候我会找机会和人起争执,引人去清野秘境附近,你准备好收到我的消息就去找我,然后假装为了救我一起进入清野秘境。”浮望给舒鱼梳好发,坐到她身侧拿出一份地图点在上面某处。

    “就在此处,只要能进入清野秘境,一来能避过演武,二来也能借机锻炼你的能力。你若想恢复天风瑾瑜的能力,在此处单独练习是做不到的,必须实战。既然你不想杀妖族,那么秘境之内要食妖族血肉的妖兽,你可以用来练手。”

    “清野秘境一旦进入必须待满一年才能出去,那样一来我们就有了一年的时间来准备,不至于像如今这样匆忙了。”

    舒鱼有种boss为了她操碎了心的感觉。这个方法听上去确实不错,可是如果那些长老们也进入秘境找她们怎么办?这么想着,她也就这么问了。

    浮望耐心的解释道:“灵引小会是五大妖族年轻一辈的较量,各族长老们一般都不会去,而年轻小辈们的矛盾只要没有生命危险也不会引得各族撕破脸皮。如果我们入了清野秘境,确实会有人进入寻找,但是不会有太多人,毕竟再着急找到你也只能在一年之后出去,别无提早出去的办法。”

    “秘境内只要不去深处对天风瑾瑜来说也没有生命危险,所以天狐族长老们不会担心,倒不如安心等一年后你出来再论情况。就算有人来寻,秘境之大要躲他们也很容易。等到一年后你出来,有了能力底气便也足了,要做什么便不会像现在这般举步维艰。”

    看样子浮望已经打算好了,舒鱼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连连点头,“我听你的!”

    “只是……”浮望看着她,眼中似是有些担心,“只是恐怕要辛苦你了,秘境之中的拼杀你可能会不习惯。”

    boss越是为她着想,舒鱼就越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深吸一口气,舒鱼坚定道:“我迟早要习惯的!”说完这句她眼里有些不安的看向浮望,“你会和我一起去里面的是吗?”

    浮望见她那明显的依赖神色,眼底幽幽,面上露出个一如往常的柔和笑容,“我自然会陪着你一起。”

    听到他的回答,舒鱼松了口气露出个笑脸,“我会保护你的。”

    浮望正色道:“那就劳烦舒鱼了。”

    “好,我这就去修炼!”舒鱼打了鸡血似得站起来匆匆往外走,留下浮望一人坐在原处笑看她离去的背影。

    提笔将地图上一处点了一点,浮望唇边笑容不改眼神幽深。或许这里,就是舒鱼从此改变的地方。舒鱼确实需要时间和机会来成长,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必须成为她无可取代的看重的人。清野秘境之中危机四伏,如此单独相处一年,浮望不信得不到舒鱼的心。

    一年后,舒鱼要变成“天风瑾瑜”,他则要成为舒鱼无法离开的人。

    舒鱼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呢?也许,最终也会因为生存,变得和他一样,不折手段心机深沉。天真善良的人若没有足够的手腕和能力,便只能被称作软弱,这样的人在梦泽妖界是活不长久的,他们如今的行事不是长久之策。所以,他能纵容舒鱼的,也就只剩下这短短半月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