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你是乌龟吗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三章

    太阳的光芒从屋顶照到窗户,透过缝隙投进房间里,在宽大凌乱的书桌上打上一条光亮的线。书桌上放着的明珠在亮起来的空间里不再显得耀眼,只剩下微微的光芒。房间角落里放的香炉半夜里就熄灭了,但空气里还是有着渺渺的幽香。

    趴伏在桌前认真摆弄一个小玩意的浮望终于停下手里的动作,拿起桌上的精细小玩意左右看了看,眼里露出一丝满意。把东西放回桌上,他扭了扭手腕,将椅靠上搭着的一件外衫披上,推门从书房里走出来。

    外面的空气比起紧闭了一晚的书房要清新许多,浮望披着外衫拢着手站在书房门口,被太阳刺得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不用看旁边的房间他都知道,舒鱼已经出门了。从她彻底能和妖族交手后,他这个‘老师’就再没有布置过作业,舒鱼很自觉地找人练手,没再让他操心过。他忙着学习很多东西,舒鱼也有她自己的想法,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反倒没有前几个月那么多。

    想着舒鱼每日早出晚归,只有晚上一起吃饭,然后就去休息,一大早就出门的作息时间,浮望忍不住摇摇头,他很确定舒鱼在避着他。

    她做的很隐秘,没有急着避开他,而是慢慢在改变,似乎怕他看出什么来。可浮望那是个什么样的玲珑心思,她有那个意思后,浮望就察觉到了。

    只是就算察觉到了,浮望也没什么办法。

    这半年下来,浮望试了许多种方法,都没奏效,有时候浮望看着那姑娘,都忍不住觉得她其实是只小乌龟。任由他敲龟壳也不生气,看似柔顺的很,实则嘴巴和龟壳一样的硬。无论如何暗示明示她都慢悠悠的不表态,暧昧起来她就缩着脑袋任由你暧昧。

    实在是……让他又怜爱又无奈。想用点过分的手段逼一逼她,却又如何都狠不下心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小乌龟探个头出来无辜看他几眼,又轻手轻脚的缩回去。除了敲敲龟壳出出气,他还能做什么。

    如果她摆出拒绝的态度,浮望就有办法顺杆上,但她没给他这个机会,也或者说她似乎没法拒绝他的好意。可是她更不会回应,你对她好,她就会努力对你更好。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不愿意,浮望不可能来强的,他的性格决定了他不会那么粗暴的达到目的,再加上他一日比一日更加在乎舒鱼的感受,因此束手束脚,从前那些个小计谋是半分用不出来,竟然就这么僵持了这么久。

    眼看着一年之期已经过去一半,浮望纵是再不动声色,心中也有几分焦急。

    “竟然心软至此,不像浮望了。”轻的像叹息似得话语消散在晨光里。

    浮望正准备提步下台阶,眼角余光瞄到什么,一转头就发现书房窗台上放着东西,心下一动,走过去看,果然如他所想。几块玉简,两株他现在刚好能吃的灵药,还有一张笺纸。

    ——“昨天无意中得到的东西,你应该能用。另外,晚上还是要休息的。”

    摸摸那被露水浸湿显得有些模糊的字迹,浮望一笑,又忍不住叹气。

    这半年来,她给他送什么,从来不肯当面送,总要他某个不经意间瞟到放在某个地方的东西和一张书笺,才能知道,她又给他弄了什么来。并且那书笺上从来寥寥几语写上类似“无意捡到的”“无意挖到的”“无意得来的”,一定要叫人觉得这些东西来的容易没费力气才行。

    他有几次还撞见过她拿着东西左右看看,做贼心虚一般的放在他的书桌或者窗台上,然后又悄悄溜走的样子,那样子简直像在做什么坏事,从头至尾冒着一股子熟悉的傻气。这让浮望忍不住想起初初见她的那日,嘴边自然而然的就弯起一个弧度。

    他从不吝啬对舒鱼好,而她看似当时不在意,却会在后面默默的对他更加好。这种付出能得到回报珍惜的感觉让人着迷。

    浮望从某个方面来说又是个很吝啬的人,他从来吝啬于给别人自己的感情和真实情绪,对于给舒鱼的感情经常让他感到不安,于是就更加迫切的想让舒鱼和自己有同样的心情。

    想让她也因为他辗转反侧,患得患失。

    那她有没有这种心情呢?浮望不太确定。他将窗台上的东西收起来,留下一株灵药处理了,放进小炉子上的壶里炖,自己则是坐在小炉子旁边的躺椅上。许久没好好休息,骤然躺下懒洋洋的享受阳光,感觉不错。

    这摇椅还是浮望受伤养伤那会儿做的,后来他伤好了,迷上了阵法丹药等杂学,这摇椅就弃之不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舒鱼占据,就放在院子里,每天晚上吃完饭,舒鱼就窝在躺椅上盖着毛毯看会儿天发呆。

    那时候的她总是显得很难过,好像心里装满了心事。她也许是想家了,想念那个,她怀念却最终闭口不曾提起的世界。她从没和他说过想回去,可浮望知道,她是想回去的。所以,如果她有一天真的能回去呢?

    再如果,让她相信,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呢?这样的话,她是不是就能安心留在他身边?

    浮望相信舒鱼对自己是有着那种感情的,他还记得那时候,舒鱼还没能像现在这样下手不留情,并且她那时还只会选择男妖练手,对女妖从来不下手。

    他觉得不妥,便在后来的一日随着她一起去,先前从不对女妖下手的舒鱼,看到那位狐族女妖出言调戏他时,却突然抿着唇二话不说的动了手,后来面对他的笑容又尴尬的红着脸干脆逃了,实在让他印象深刻。

    就算那不是喜欢,哪怕只是在乎呢,只要有那种感觉,他就有自信让她离不开自己。只是她顾虑太多,始终不对他吐露分毫,让他无从下手。

    摇椅咯吱一声停顿下来,随后又开始慢慢的摇晃起来。药香逸散白烟袅袅,浮望的眸子半瞌,瞟着那咕嘟咕嘟沸腾的炉子,看不清眼底的光芒。

    她被他刚来秘境里受伤那次给吓住了,即使他现在身体很好,也总是会给他搜罗这些药草灵物带回来。他的身体是半妖驳杂之体,于修行一道并无天赋,他再如何努力修炼百年也比不上舒鱼这个身体修炼一月。

    这种差距他从出生被丢弃起就每时每刻都在感受,那些看不起他,欺辱他的人,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的高度,他却需要不停的去追赶去用尽自己的力量得到。

    不甘、愤怒、想要改变,这个念头始终很强烈,只不过从前他会表露出来,而随着年纪增长,这个念头渐渐被他藏在了心里,只等着哪天酝酿发芽。

    从前,他想靠着天风瑾瑜,一步步得到权利和力量,半妖之体又如何,他终将成为那些人仰望的存在。

    他是个有野心的人,即使现在仍旧没有变,他不否认喜爱舒鱼,或者说正因为明白了爱这回事,让他比从前更加迫切的想要得到力量。

    半妖,活得最长不过区区两三百年,而舒鱼呢,她的天生神体,接近不灭。浮望要如何忍受这种只能相伴短暂的事实,他怎么可能接受百年后,自己垂垂老矣走上末路,而舒鱼还正在最美的年纪。

    无法忍受。浮望看着自己修长年轻的手掌,骤然握紧。

    这一晚,舒鱼回来时意外的发现,boss他今天没有泡在书房里研究他那些叫人看不懂的东西,而是睡在院子里的摇椅上,看样子还睡了挺久的。

    需要睡觉的boss经常整夜整夜的不睡觉,忙忙碌碌。她这个不需要睡觉的妖怪,倒是每天按时休息按时起床,作息时间比在原来世界还要规律健康。boss努力的时候,她在睡觉,总有种说不出的心虚。

    舒鱼先是在院子门口站了一会儿,见浮望没动静,鬼使神差的就踮着脚走到了摇椅旁边。

    他微锁着眉头,似乎在梦中还在思考着一件让人烦恼不解的事情,只穿了一件中衣,外套大概原本是披在身上的,现在躺在摇椅上睡着,那外套就滑落下来了,微微敞开的领口能看见漂亮的锁骨和喉结。

    舒鱼摸摸鼻子,默默把自己的眼神从脖子上拔下来,伸手把堆在浮望腿边的毛毯拉起来,盖上了腹部。再一低头,看见浮望那流水一样的黑色长发没有束起,都垂到了地上,又蹲下去把那几缕头发捞起来,小心拍了拍灰尘,放回摇椅上。

    就像每个故事里,给人盖被子都会被发现,舒鱼看着那只突然握住自己手腕的手,心想:我竟然丝毫不觉得意外。

    “舒鱼。”

    “嗯?太阳要下山了,外面有点起风,要不你进房里去睡吧?”舒鱼说着,还没发现什么不对劲,身体比思想快一步的发觉危险,脚下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浮望眯着眼睛瞧她,就在舒鱼动了的下一秒,他手里突然一用力,一用力……舒鱼气沉丹田双腿微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巍然如一座大山,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倒下来摔进他怀中。

    浮望:“……我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把你拉倒?”

    舒鱼默然,良久迟疑的说:“大概需要再用力,额,一点。”嘴里说着一点,手里却诚实的比划了一个很长的距离。

    浮望看着那个距离,叹气收手,把身上的毛毛毯往上拉了拉盖住脖子,他决定今晚霸占摇椅,不让舒鱼睡摇椅看星星。

    袱脆皮·boss·望,膝盖被.插一箭,今天的调戏依然失败了,他不开心。

    这天晚上,舒鱼果然没能睡上摇椅,她只能搬着小马扎坐到浮望旁边看星星,最后看着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困,脑袋一歪就靠在摇椅旁边睡着了。浮望看一眼自己刚才放在舒鱼旁边的香炉,露出【和善】的微笑。

    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浮望俯身把她抱上摇椅,揽着她躺在一处。

    看,他的目的总会达到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