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乱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那个当众给她难堪的霸道皇帝,舒鱼的恶值一下子达到了最高点,直逼那时候重伤了浮望的虎族白彻,还有杀死了她的狐族大长老。

    她回到自己那个宫殿的时候,就一直在练剑,唬的那些伺候她的宫女太监们没一个敢作声的。原本这殿中的大多奴才都是其他后妃安插的探子,对司徒静静从来怠慢,司徒静静这人温柔善良又天真,说得不好听点就是软弱了,是个比舒鱼还要软的受气包。

    这会儿她突然变了个人似得强硬起来,那些欺软怕硬的奴才们就都在疑惑不解的同时变成了缩头缩脑的鹌鹑。

    舒鱼这个人,是遇软则更软,遇硬则更硬的脾气,先前遇上个温柔如水的浮望,她就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但现在这个霸道皇帝……不好意思,舒鱼表示她对讨厌的人从不手软。

    剑法精妙,奈何这具身体不给力,练一会儿就气喘吁吁。舒鱼停了手,杵着剑考虑待会儿的侍寝该怎么办。

    是直接阉了他还是先跑?但是皇帝身边也该有什么保护的侍卫吧,还有这皇帝,原著的设定是文武双全的,她现在这个身子说不定还打不过人家。要是现在先跑路,她估计还没接近宫门就要被侍卫拦回来了,人海战术可不是好玩的,她和浮望先前不就是栽在了人海战术上吗。

    想起这个舒鱼就浑身难受,绷着脸继续练剑。她有个毛病,不管紧张还是不高兴或者要装模作样的时候,都爱绷着脸,在不熟悉的陌生人面前,她更是习惯了摆着很能唬人的高冷脸。也就只有浮望能察觉她那表象下的窘迫了。

    她这一练就到了该就寝的时候了,一伙奴才你推我搡的看着她的脸色不敢上前,最后还是桐香颤颤巍巍的上前来说:“娘娘,到了该就寝的时候了,是不是去沐浴一番,皇上应该快要来了。”

    舒鱼就当没听见,手中的剑舞的越来越快,变成一片残影。她想,如果那皇帝真的敢强来,她就拼一拼,能阉就阉,不能阉再跑。像她一年多前刚穿越到梦泽妖境时,满心的害怕,一心扮演好天风瑾瑜,生怕被人发现,而现在,她则是变得任性多了。在梦泽大场面见得多了,她现在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可惜,那皇帝没能来,他在半路上被凝妃拦走了。凝妃就是那位在晚宴上弄散了舒鱼的发髻,最后被舒鱼那一下子吓得尖叫不止的妹子,她这个行为无疑是在报复舒鱼。

    凝妃:想要得到皇上的恩宠,你做梦!

    舒鱼:做的好啊!给妹子点赞!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不过皇帝自己没来,遣了个小太监送了个盒子来。舒鱼拿起盒子上的信笺,上面用有力的笔触写了一句话:“若想朕放了那几个吴樾国刺客,便主动来伺候朕。”

    再打开盒子,盒子里面放着几根血淋淋的手指。周围有宫女尖叫起来,舒鱼淡定的关上盒子,回去宫殿洗澡睡觉。

    哈哈哈!她又不是原本的司徒静静,连妖族尸体,还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妖兽尸体她都看过无数,这几根手指还能吓到她?至于那个威胁信,她就更不用理会了。难道她还要像原著的司徒静静那样哭着说那是她的子民不能放着不管,然后乖乖投入皇帝的怀抱被他啪吗?想想就觉得反胃。

    她还是想个办法去见见那位国师比较好,这种高人一般都性格奇特,说不定还真的能答应帮她寻人呢?

    国师住在明月台,就在内宫与外宫交界处,想去那里的话,舒鱼要出去后妃所在的后宫,有一扇沧浪门可以去往明月台,但那里每日都有人守着。就算过了那门,国师所在的明月台据说是有些古怪的,里面没有宫人侍者,只有国师一人深居简出,但是没有国师的允许,任何人都进不去那扇门。

    舒鱼第二日一早就去了御花园南园,因为那里和明月台相隔比较近,还能看到沧浪门,她要去打探一下地形。

    只是还没有到沧浪门附近,舒鱼就瞥见一个穿着青衣的挺拔身影从不远处的小路上走过。那在重重花枝间掠过的侧脸,让不小心看见的舒鱼心下重重一震,然后就是满心的惊喜。

    她不顾身后桐香的呼唤,一把拂开花枝朝那个身影追上去。那是浮望!那个是浮望!舒鱼此刻也不去想浮望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了,心心念念想要找的心上人猝然出现在眼前,她只是欢喜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之前的那些烦躁心情一下子消失了个彻底。

    前面那个着青衣的身影明明离的不远,可舒鱼就是追不上,眼看那个身影拐过了一丛花树消失不见,舒鱼不由开口喊道:“浮望!”

    她冲过那个拐角,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面前的场景,就觉得脚下一绊,往前摔倒。

    “小心。”

    一个无比耳熟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同时舒鱼感觉自己撞上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有人拦腰将她拉起,扶着她的肩等她站好,又十分有礼的将她放开。那温热的手掌擦过舒鱼的手腕,让她有种想哭出来的感觉。

    可是等她红着眼睛可怜兮兮的去看他,却发现面前站着的男子,和浮望长得并不相同,面容上只有五分相似,但是那身气质相似极了,温和自制,看着她的时候,眼里像是汇了一汪桃花潭水。

    舒鱼有些不敢确认了,有些小心翼翼的问:“浮望?”

    青衣男子朝她一笑,退后一步拱手道:“在下乃叶太师之子,礼部尚书叶临淮,方才情急之下冒犯了,还请静妃娘娘不要怪罪,娘娘可是无事?”

    舒鱼站在那看他,心里从骤然的惊喜中渐渐下沉,比刚才没看到他时还要来的沮丧痛苦。那种极端失望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眼底的涩意,只能低下头去看脚下落了一地,又被踩得零落的花瓣。

    一方素白的帕子出现在她眼前,那自称叶临淮的男子轻声道:“请用。”

    舒鱼犹豫了一会儿,伸出手去,却不是拿那帕子,而是直接握住了他的手。这种时候她也管不了这人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变.态,只想验证一下——刚才她不小心扑到他怀里的时候,那种令人安心的感觉,确实是只有浮望能给她的。她想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才太激动所以出现幻觉了。

    骤然被抓住手腕,叶临淮一顿,却并没有抽出手去,而是依旧温和的询问道:“静妃娘娘,可是有何不妥?”

    “你是浮望对不对?”舒鱼拉着他的手不放,她确实觉得这人给她的感觉很熟悉,亲手触碰的时候更是这样。

    “在下并不认识静妃娘娘所说之人。再者皇上召臣召见,已经耽搁了好些时候,不知静妃娘娘还有何事?若无他事,臣便先走一步了。”叶临淮不疾不徐的说,微笑的注视舒鱼。

    在这种犹如看陌生人一般的目光下,舒鱼不得不放开手,再次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因为太过想念浮望,才会将这个和浮望相像的人当做了他。仔细想想,浮望也不太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冒犯了。”舒鱼涩声说,等他行礼离开,她就感觉全身力气都散了个干净,颓丧的坐在了路边的石墩上。

    桐香方才就寻来了,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们两人,再然后就是生怕被人看见了的不安。此刻见叶临淮终于走了,她忙疾步来到舒鱼身旁道:“娘娘,您方才在做什么呢!如果被人看见,皇上会怪罪的啊!”

    两人都未曾注意,那离去的叶临淮走出一段路后,回首望了舒鱼一眼,神情莫测。

    舒鱼在发呆,她再回想这个叶临淮的身份。叶太师之子,那个叶太师,她还有些印象,似乎是原著里的一个小反派,和皇帝不对付,一直想要扳倒皇帝让三王爷上位。但是,那老头不是不孕不育吗,满府姬妾一个孩子都没有,现在这个原著里和国师一样都没有出现过的叶临淮又是怎么回事?

    司徒静静来到天运国不久,还有许多事都不知晓,舒鱼发现找不到什么有用的记忆后,就一把拽住旁边的桐香问:“那个礼部尚书叶临淮,你知道他的事吗?”

    桐香满脸苦意,“娘娘,您可不能这样啊,虽然叶大人确实是个翩翩公子,但是若是被皇上……”

    “说!”舒鱼打断她。

    桐香只能小声道:“叶大人是皇都里有名的公子呢,不知道多少姑娘做梦都想着能得叶大人青睐,叶大人十六岁时就夺得了状元之名,很得皇上重用,夸赞他谋略无双。但是听说叶大人有个怪病,据说是从娘胎中带来的,他偶尔会突然不省人事,隔上几日才会醒来,有时不言不语似是听不见他人说话,只恍恍惚惚,说是有失魂症呢。”

    舒鱼眼中思索,过了一会儿她的眼神重新坚定起来,透过树枝去看远处高高的塔尖,那是国师所在的明月台高塔,据说国师就住在其中,她要去找这位国师询问。

    至于怎么去,舒鱼决定夜探明月台。

    是夜,扮作小宫女的舒鱼穿过御花园,来到了明月台附近。靠着她锻炼出来的警觉,还真的被她躲过了几波巡夜的人,顺利来到了沧浪门附近的围墙下。

    用习惯了妖族那种妖孽的身体,突然变回了人,还真是有些不习惯,果然是由奢入俭难,这样高度的墙都爬不上去了。舒鱼咬咬牙,试了几次,终于费力的翻过了围墙,往明月台跑去。

    明月台附近根本没有人巡逻,一片漆黑,只有高塔上最高的那层有些灯光。高高的围墙将明月台围在其中,舒鱼和刚才一样开始翻墙,但是翻过了墙她才发现一个问题。明月台里面,就只有一个建筑,就是那座高塔,而在高塔周围,都是水。

    没有桥,没有船,她难道要游过去?

    刚想着,就见一艘小船靠近了岸边,船上空无一人,只有一盏灯笼,那盏灯笼开了个口子说了话,“国师请客人入塔相见。”

    舒鱼想起了那个国师能御妖的传说,面前这个会说话的灯笼不是妖,像是那种小灵物。所以这个世界里出现的这些非人生物,和梦泽那里的有什么关系吗?而且,国师不愧是国师,神棍的道德素养还真不错,装神弄鬼很顺手嘛~

    小心上了船,这船自己就向着高塔驶去,诡异的紧,还真让人背后有些毛毛的。舒鱼想着待会儿看到国师怎么拜托他帮忙寻人,就镇定下来,转而开始有些紧张。她下了船走近高塔,一走进门中,塔中就亮起灯盏,又有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声音说:“国师正在祈福,请客人上楼稍待。”

    正对着的楼梯两侧也亮起了灯,像是在指路。舒鱼往后看了一眼外面的湖水,向着楼梯走去。一直上到了三楼,那声音才再度响起,“请客人在此等待。”

    舒鱼所在的像是一间会客室,又有些像是图书馆,因为一侧有桌椅茶具,茶水冒出腾腾的热气,另一侧则是许许多多的书架书籍。舒鱼安安分分的在椅子上坐了好一会儿,还没见到那位国师出现,整个楼里安安静静的。

    外面好像突然刮起了大风,将一扇窗户吹开,撞在墙上发出哐当一声响。

    舒鱼被吓了一跳,朝那边看去,恰好看到书架上一本书被吹落到了地上,发出啪嗒一声轻响。

    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站起来,先是关上了那扇被吹开的窗。关窗前她朝外看了一眼,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外面果然变天了,黑沉沉的阴云聚集在天际,似要下雨。

    关好了窗,她又走到书架旁去捡那本掉下来的书。书是摊开的,舒鱼捡起本想合上放回书架,但是瞄了一眼就不由停住了动作。

    书上一侧画了一个男人,浑身浴血,踩在尸山血海之上,手中还提着一颗人头,嘴边的笑容阴冷残忍,令人一见之下就觉得恐惧。但是吸引舒鱼注意的,是旁边的那段文字。

    ——魔主原身乃一狐族半妖,后因缘际会下入魔,成魔后凶性大发,发狂屠戮狐族众妖,使其灭族,其余四族亦死伤无数……被逼入葬神渊,却未曾身死,反倒修为大进将葬神渊毁去……梦泽内乱,历经百年,四族分裂对立,无数妖族不堪魔主残暴,退往人间界……魔主所率众妖追杀至人间界,致使生灵涂炭……天道不容,降下天罚,将万恶魔主镇压,囚于渡厄山,使其日日遭受鞭魂之苦,不得解脱……

    舒鱼整个人颤抖起来,翻过了一页,只见到一行字写道:

    ——距今已有千余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