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国师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千余年?一千多年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

    就是说如果她一辈子能活八十岁,足足是她的十几辈子,几十万个日夜。这么漫长的她无法想象的时间,浮望都被囚禁在某个地方,时时刻刻遭受着痛苦吗?

    这段话说的并不太清楚,但是舒鱼看着,光是想象,就觉得心疼的快要窒息。那个将她放在手心小心翼翼的珍爱着的,用自己的温柔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逃脱不能的男人,是不是还活着?

    这个记载,因为太过久远,几乎只是个传说罢了。怔然站在那里的舒鱼突然浑身一震,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她没去管那本书,而是动作极快的在这个书架上寻找其他可能记载着的书籍,果然过了一会儿就找到了好几本和这个‘魔主’有关的传说。

    有说他喜吞食妖物魂魄、有说他无心无情残暴嗜杀、有说他奢侈享乐在隐秘之地建立了一个奢华的妖怪城池,唯一相同的都是,他不知做了些什么,竟引得天道惩罚,将他囚于渡厄山,使其日日遭受鞭魂之苦,不得解脱。

    不曾有一本书提起这个魔主的名字,但是舒鱼肯定,这个魔主,一定就是浮望。可是已经过了这么久,她该怎么办?她能怎么办?渡厄山在哪里?浮望还活着吗?如果活着,他,还记得她吗?

    千余年啊,和她们相处的那一年多的时间相比起来,这么漫长的时间足够磋磨一切。

    舒鱼跪坐在地,额头抵着书架,眼泪一滴接一滴的砸落在地上,开始只是无声的哭泣,可到后来她似是再也压抑不住,大声的哭了出来,哭声里的悲恸之意任是谁都能清楚的听得出来。

    外间的噼里啪啦下起了大雨,兼有春雷阵阵,电光在翻滚的阴云之间闪烁,似要划破天际。

    又是一声震耳的雷声响起,房中的烛火一齐熄灭。雷光一瞬间照亮了巨大的房间,映出舒鱼倚靠书架后方的,那个安静站立的修长身影。

    舒鱼一心沉浸在痛苦中不能自拔,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变化,直到她哭的嗓子都快哑了,她才发现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房间里的烛火灭了,只有外面的雷光偶尔划过,打在这人脸上的白玉面具上,显出几分惊悚诡异。

    舒鱼被这消无声息出现的国师给吓的抽噎了一下,然后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扶着书架站起来,直直看着这个人,哑着嗓子问道:“国师?我听说,世上没有国师大人不知道的事情,我想请您解答我的疑惑,如果您愿意帮助我,不管您要什么,只要我有,都可以给您!”

    她想了很多,国师这种高端的生物在小说里向来就是外挂,总之只要他愿意告诉她浮望的下落,不管是集齐七龙珠还是毁灭四魂之玉,反正就算是去西天取经这种程度的要求,她都一定会去做到。

    只是舒鱼万万没有想到,她做好了接受去西天取经这种心理准备,面前这位看上去很*的国师竟然在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

    “若我说,代价是陪我一夜呢?”语气冷的像数九寒天结的冰,不带一丝感情。

    舒鱼忍不住露出了个懵逼的表情,她不太确定的又问:“陪你一夜?陪聊天?下棋?”

    国师很干脆,还是用他那冷冷的标准语气回答:“睡。”

    眼睛都哭肿了的舒鱼忍不住就在心里卧槽了。这个睡看样子是动词的睡啊,如果是这样她宁愿去集齐七龙珠召唤神龙!要是真答应他了,以后浮望知道了会气死的,他一定会超级生气的!虽然浮望从来没有明显的表达出来,但是舒鱼绝对不敢小觑浮望的独占欲。

    舒鱼一下子感觉自己刚才还充满悲壮的内心,此刻满满的都是苦逼。这个国师的设定难道不是清心寡欲不食人间烟火的禁欲系吗?怎么说都应该是个只能保持童子身修炼的高人。现在这个是设定崩掉了吧,竟然说出这种话。

    “能换一个要求吗?”

    “不能。”国师说完就转身往外走去,身后长长的黑发如流水一般披散在身后,声音凉凉的,“天下间,能解答你疑惑的,只有我。”

    这神神秘秘的国师是铁了心要睡她了,舒鱼赌五毛这国师之所以这样绝对是因为司徒静静的女主光环在作祟,白莲人人都爱她很正常啊!但是她一点都不想要这种烂桃花,她还要去把自家受了很多苦的男人从那个鸟不拉屎的渡厄山里救出来。

    舒鱼见他都快走到门边了,连忙快步追过去,连声问道:“国师知晓我想问什么?”

    “寻人,渡厄山。”

    舒鱼闻言又往前走了两步,急急追问:“那我想寻的那人是不是还活着?渡厄山又在哪里?还能找到吗?”

    国师停下了脚步,但他并没有回答。舒鱼正屏息等他说话,就见他转过头往她的脚下看来。舒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自己不小心踩在他拖在地上的衣摆上了。

    难怪他不走了,感情她踩到了人家的衣摆,但是他的衣摆这么长,会踩到很正常吧。而且他脸上的面具严严实实的,连个眼睛都没露出来,他到底是怎么看到面前景象的?舒鱼讪讪的退后一步,又问:“可以请国师告诉我吗?”

    “睡不睡?”

    舒鱼很挣扎,特别挣扎,可国师不管她挣不挣扎,转头就往外走。舒鱼一咬牙,喊道:“等等!”

    她又憋了一会儿才从嘴里蹦出一个字,“睡。”

    舒鱼坐在热气腾腾烟雾缭绕的水池里,深深的感受到了一种命运的嘲讽。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苦情的女主,逃得过霸道皇帝的威逼,逃不过高冷国师的利诱。但是浮望……不管他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她都要去找他,然后告诉他,她回来了。

    他们离别的那么匆忙仓促,她还有很多话没有和他说过,还有很多事想要和他一起去尝试。舒鱼在水里握起了拳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忽然被什么啄了啄,不由吓了一跳,等她细细看去才发现,这个浴池里面竟然还有一群红金鱼?

    等等,这可是热水,金鱼怎么能生活在热水里面?她很快就没有心思多想了,因为那群悠悠哉哉游到她面前,发现她是个无害家伙的小鱼儿们,对她发起了‘攻击’。

    “哈哈哈好痒!”舒鱼在水里扑腾,企图阻止这些小鱼的么么哒,但是这群小金鱼还以为她在和它们玩呢,绕着她的身边玩的更起劲了,一个不小心被它们啄到腰,舒鱼简直都要跳起来。

    就这么被一群奇怪的小金鱼追着亲了一顿,舒鱼的苦逼心情竟然诡异的好了些。她坐在温热的池水里,捧起一只呆头呆脑的小金鱼,低声说:“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你等我,大鱼。”

    小金鱼呆呆甩了甩尾巴,从她的手心里跳出去,回到了水里。舒鱼发了一会儿呆,给自己鼓劲加油。

    但是再怎么加油,真的穿着轻薄的纱衣来到那位国师的房间,看到那张干净的好像从没人躺上去过的床,她还是打从心底的怂了。

    已经等在那里的国师还是那身打扮,见她进来就指了指床。舒鱼僵着脸同手同脚走过去,一把坐下,在那位国师越走越近的时候,她几乎要跳起来。

    舒鱼觉得自己一定无法忍受,可是当那个国师将手指按在她的肩上,手掌温热的气息透过薄薄的纱衣传递过来的时候,舒鱼诡异的发现自己竟然升起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

    声音冷成这样,手竟然是热的。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后,舒鱼就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同样让她觉得安心的叶临淮,难道说……只要是个汉子,她都觉得安心?不不不,这也太奇怪了吧!她怎么看都不是那么不讲究的人啊。

    被推倒在床上的时候,舒鱼略害怕,她都没发现自己现在的表情多么苦逼,眼里的惊恐藏都藏不住。舒鱼只觉得国师似乎动作一顿,接着在她眼前挥了挥手,她就陷入了黑暗,人事不知了。

    一夜无梦,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她躺在国师的大床上,身上盖着轻软的被子,只有她一个人。身上的衣服完好,身体没有奇怪的感觉和痕迹。所以,这是没被睡?难不成那位国师是在逗她玩吗?

    她下了床,发现衣服叠在一边,衣服上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渡厄山,今无蒙山,修真第一大派镇邪宗宗门所在。

    舒鱼紧紧握着那张纸看了好几遍,眼神坚定。她要去这个什么镇邪宗,打探浮望的消息,把人救出来。

    舒鱼没有看见那位国师,人家也没留她吃早饭,直接一条船给她送回去了。坐在船上思考着如何逃离守卫森严的皇宫,舒鱼自然没能看见高塔之上,最高一层的窗边坐着一个人。

    黑白重衣,墨发飞扬,半个身子都坐在窗外,似乎下一刻便要乘风归去。

    国师注视着下方的小船,伸手揭开了脸上的白玉面具,露出一张和叶临淮一般无二的脸,只不过额间一抹刺目血红,双眼也是染了鲜血似得殷红颜色。

    他唇边含笑,沐浴在雨后清朗的阳光下,却无法让人觉得温暖,而是无端的给人残暴血腥之感,那双眼睛里似乎藏着一个血腥的地狱一般,令人无法直视。

    手腕翻转,露出掌中一朵紫蓝色的星辰花。将那娇嫩花朵把玩一番,他突然启唇将花卷入口中,细细嚼碎吞咽。

    那唇边忽然出现的邪异笑容,与书册上恐怖魔主的笑如出一辙。

    “去吧,去将‘他’找回来……只是,你还能找得回来吗,小鱼?”冷郁的声音,低不可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