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镇邪宗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隐岚,我觉得为了避免那些妖族又杀回来,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是,公主。”

    于是隐岚再次背起强装镇定,其实病后还没彻底恢复,仍旧手软腿软的舒鱼离开了这个地方。舒鱼没敢睡,生怕自己待会儿睡了再醒来就被隐岚背进妖族窝里去了。隐岚看着也不是这么傻的人啊,怎么会不觉得那种场景有些诡异呢?

    舒鱼叹气,对隐岚说:“有一个人教过我,对于莫名其妙示好的陌生人,要提高警惕,像这种荒山野岭,那个村子一看就不对劲,赶紧离开才是,怎么能往里走呢?”

    隐岚沉默了一会儿说:“属下知错,请公主责罚。”

    “唉,我只是想告诉你下次如果遇上这种情况,要小心。”舒鱼真心吃不消这位忠犬死士动不动就这么说。

    其实这几天,舒鱼发现了一件事,这位忠犬妥妥的对司徒静静有意思,但大概是鉴于他的死士身份,那是想爱不敢爱,纠结的不行。舒鱼发现隐岚总是盯着她看,等她察觉的时候他又会及时转开,几乎都让她觉得那种复杂的视线是错觉。而且他似乎下意识的想要对她好,但是很快又意识过来,止住了动作反而开始和她保持距离。

    那些小细节小动作,舒鱼看在眼里,脸上没有丝毫反应,就当没发现。不然她还要怎么办,她又不是司徒静静这个当事人。不过她这个旁观者看着都觉得别扭,这位很是沉默漠然的死士,都快纠结成麻花了吧。

    舒鱼打定主意等找到镇邪宗,就想办法混进去当个弟子,然后远离隐岚,放他去自由飞翔,她还是不要在人家面前晃了,太缺德了。

    只是,那什么镇邪宗到底在哪里呢?或者说她们现在想找的灵见派在哪啊?舒鱼被隐岚放在一棵树下休息,他自己在离她五步远的地方站着,像个忠诚的卫兵。

    舒鱼问他:“隐岚,我们还要多久才能找到灵见派啊?”

    “灵见派据说就在这附近的山脉之中,但是具体位置隐岚不知。”

    舒鱼苦恼了,那他们该不会是要走遍这一大片山脉吧?还有万一人家的门派藏在什么阵法里面,他们这种凡人看不见可怎么办,这样很容易错失的。

    正在苦恼,舒鱼忽然眼尖的发现天空上掠过去一道影子,如果她没看错,那应该,是个御剑的人?舒鱼立刻扶着树站起来大声喊道:“那里!”

    “刚才有一个人御剑飞了过去,隐岚你看见了没?”

    “看见了。”

    “我们去追!”

    “是。”

    可是还没等舒鱼再次爬到隐岚背上,那个身影又掠了回来,就停在舒鱼两人不远处的空中。

    “咦,此等妖气冲天的山中怎么会有两个普通人,尔等可是在此间迷路了?需不需要我为你们指路?”一身蓝衣的少年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眼神清澈,周身正气凛然,更有一股缥缈出尘的气息。

    舒鱼深吸一口气,先是打量了这位修真者一番,然后压住心底的喜悦,沉稳的回答:“多谢,但是我们在寻找灵见派,请问你是灵见派的修者吗?”

    少年在舒鱼希冀的目光中摇了摇头,“灵见派在几年前就已经被灭门了,现在这个山里已经被妖物占据,我此次来这里就是奉了门中大师兄之命,来清理那些越发猖獗的妖物的。你们找灵见派有何事,不知道方不方便说,若是普通灭妖之事,我也可以帮忙。”

    舒鱼又是眼前一亮,赶紧问道:“我是想找人询问镇邪宗在何处,你可知道?”

    少年一怔,很是奇怪,“你找镇邪宗作甚?”

    顿了顿,舒鱼才道:“我想拜入镇邪宗门下。”

    少年挠了挠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奇异,“我们镇邪宗一代只收九位弟子,不巧的是这一代已经收满了。”

    这两人说话的时候,一旁的隐岚就影子似得站在一旁,眉目不动,但是在那两人都没发现的时候,隐岚手中白芒一闪,似乎有什么飞了出去。

    那边舒鱼听了少年的话,瞪大了眼睛道:“你是镇邪宗的弟子?”

    “是的,我是这一代的九弟子,几位师兄师姐中,我是最小的。”少年全无心机的告知。

    舒鱼考虑了一会儿,虽然有些不太好意思,但还是厚着脸皮问他:“那,请问你需要一个徒弟吗?会端茶倒水还会做饭的那种?”

    少年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顿时就脸红了,站在一指宽的剑上晃了晃,连连摆手,“不不,我自己还在学习,我还不能收徒呢,而且一般收徒都是大师兄先开始的,我不行的。”

    说完他见舒鱼一脸的失望,又有些不忍,但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就在他犹豫着是不是要告辞离开,省得自己待会儿坚持不住一个冲动就把人带回去的时候,天外飞掠过一道白影,直直朝他冲来。少年忙一挥袖将那白影卷入手中,摊开手掌,一只白纸叠成的鸟儿在他掌中生动的扇着翅膀。

    鸟儿到了他的手中就自动拆开,露出纸上的墨色字迹。少年看完,眨了眨眼睛笑着看向身穿红衣的舒鱼,问:“你今年可是十八?”

    心理年纪已经近二十二的舒鱼顶着十八岁司徒静静的壳子毫无负担的回答:“是。”

    少年笑得更加开心了,干脆直接御剑来到舒鱼面前,一点没停顿的说:“我方才接到大师兄的消息,大师兄终于出关了,还在占卜中得到了指示,他说他的徒儿已经出现,就在这片山脉的东南方向,是一位年方十八的红衣姑娘,让我找到人带回去!你看,我在这里转了这么久,只见到你一个穿红衣十八岁的姑娘,那肯定就是你了!刚好你也想拜入镇邪宗,真的好巧啊你说是不是!既然你是我大师兄的弟子,以后我就是你师叔了!我叫晴朗,你叫我九师叔就好!”

    在门派中一直是最小的少年骤然发现自己终于不是最小的那个了,高兴的眉飞色舞,伸手就去牵舒鱼,然后抓在了一个有力的手臂上。

    舒鱼和晴朗少年一同看向突然出现在二人中间的隐岚,同时反应过来,哦,这里还有一位呢。

    舒鱼从突然落下的惊喜中回过神来,她咳嗽了一下,看向一言不发的隐岚,“我要去镇邪宗了,不如我们就此分开?”早点分开好啊,免得这位越陷越深,她是真的被他偶尔看过来的视线弄得寒毛直竖。

    “此人出现的太过蹊跷,我们并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镇邪宗弟子,不能听信他的一面之词,方才公主的教导,隐岚不敢忘。”隐岚还是一如往常的平平语气。

    因为太过高兴差点忘了这一点,似乎是有些可疑。而且刚才自己还在循循教导,现在就被自己打脸,略疼。舒鱼看面前似乎很好骗的少年九师叔,见他也是一脸的尴尬,然后努力想要挽回形象,故意做出了一副沉稳的模样——没过三秒就破功了。

    九师叔说:“我不是骗子,你们看,我还有镇邪宗弟子令,整个镇邪宗都只有九块的!是我的师父交给我的!你们看!”

    好吧,这位九师叔真的太嫩了,他的师兄师姐们都放心让他出门吗?见他急急掏出一块古朴大气的令牌给他们看,舒鱼都开始担心他哪一天轻易被人骗了,竟然比她还要甜。

    “公主,请让属下一同前去。”隐岚说。

    舒鱼看九师叔,“可以麻烦你吗?”

    “你们是同伴,这位若是不放心,自然可以同去,只不过宗内不许非宗门弟子入内,所以他只能送你到宗门前。”九师叔脾气软,立刻就这么解释道。

    最后三人一同御剑回了镇邪宗,还好那把飞剑能变大载下三人,不至于超载。至于九师叔最开始说的消灭妖物的任务,则被这位热情洋溢的师叔暂时抛到了脑后。不过舒鱼默默的想,这位九师叔在找的,大概就是之前被她用浮望的名字给吓跑的那一堆……吧?

    一路上,舒鱼被隐岚隔开,一个衣角都没能碰到那位人如其名的晴朗师叔。虽然隐岚保护过度,不过鉴于他们两待会儿就要分开,舒鱼也就没再做什么。倒是九师叔什么都没察觉到,兴致勃勃的和舒鱼介绍宗门情况。

    镇邪宗确实是个画风清奇的宗门,就像晴朗之前说的,每代都只有弟子九人,一代传一代,每一代皆以大师兄为首,至于他们的师父,在他们有资格得到弟子令的时候,就会离开镇邪宗,入世除妖再不回去。所以,整个镇邪宗,大部分时间都只有九人。

    晴朗有六位师兄两位师姐,不是在宗内闭关修炼,就是听从大师兄指派的任务,在外除妖。

    舒鱼深刻的认识到这位九师叔对他的大师兄有多么的盲目崇拜,三句话有两句话离不开大师兄,在他的话中,那位大师兄温柔和蔼,正直善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并且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美男子,简单来说就是苏到爆。

    舒鱼才不信世界上还有比浮望更温柔,知道的更多,更出色的男子。

    在晴朗的唠唠叨叨中,三人比舒鱼想象中更快的来到一处山谷。明明是一处绝路,只见晴朗手中一挥,就像拨开一阵迷雾,一个巨大的一线天出现在面前。两侧高耸的山壁,中间一个狭窄的小径,看不到尽头,只有一道线光洒在小径上。最面前的山壁上有三个血色大字,镇邪宗。

    镇邪宗三字在山壁上刻得十分深,上面染的红色也不知是什么,鲜艳如血,但却感觉不到一丝腥邪,只有一股同晴朗身上如出一辙的浩然正气。初初看去,就有一种被利剑割伤的错觉,耳边也仿佛能听见剑的清鸣声,让人一瞬间就脑中清明。

    舒鱼被震慑了一下,想到也许浮望就在里面的某处,心跳不由得加快,又有些微的疼。

    “公主,请保重。”隐岚的声音拉回了舒鱼的思绪,她以为还要多劝隐岚几句,比如说让他以后不用为谁卖命,自己去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啦之类的,但是隐岚只是这么告别了一句,就似乎是放心了似得,十分干脆的转头离开了。

    舒鱼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没有多说一句话。她叹了一口气,又松了一口气,只希望这个忠犬别搀和男女主角之间的剧情,弄到最后丢了性命。

    情爱这东西,最是磨人。

    舒鱼跟在晴朗身后走进了那个小径,走到尽头她才发现自己站在一处悬崖上,面前是翻滚的云海,云海之中隐约露出几块漂浮的小岛,舒鱼数了数,发现果然是九个。

    晴朗很有几分好师叔的样子,从左往右,挨个介绍了一圈那九座云海之中的小岛,“最后那座就是大师兄的花岛了,大师兄和我们不同,他的花岛上没有他的允许是无人能入的,而且大师兄经常闭关,我们这些师弟师妹们都很少能见到他,有什么事都是传书给我们的,不过大师兄最厉害啦!”

    说着说着,他又开始了滔滔不绝的夸赞,舒鱼实在不想听他把同样的夸奖重复十遍以上,就开口岔开了话题,“为什么要叫花岛呢?”

    “这个啊,等你到了就知道啦~”晴朗笑道:“来,九师叔带你去花岛。”

    舒鱼被他拉了一把上了飞剑,却不由得一愣,这位晴朗师叔,她碰到他的时候,没有那种安心的感觉?可她第二次穿越以来,不管是国师还是叶临淮还是隐岚,只要碰到他们,她起初都会有一种熟悉的安心感,她还以为对谁都是这样呢,怎么这位师叔没有?

    这种疑惑只是一闪而过,舒鱼想也许刚才自己太激动了没有在意,便没有再去试试的意思。反正肯定是因为女主的身体,才会有这种感觉。

    等到穿过云海来到了那座在云中隐隐绰绰的花岛,舒鱼就再没了去想这件事的心思,她看着面前的景色,完全怔住了。

    望不到边际的紫蓝色花朵成片成片的盛放,从小岛边缘一直延伸到远处,整座岛上几乎看不到其他的植物,全数都被这种花占据,仿佛真的变成了天上无数的星辰——那是一整座岛的星辰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