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杀魔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舒鱼以为自己以一种玄幻的姿势进入了这个看上去十分高大上的镇邪宗,并且成功成为最强大师兄的弟子之后,就能开启牛逼哄哄的修炼up一路成长为万人敬仰修真者,救出自家浮望一齐走上人生巅峰的光明道路,但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还是太年轻。

    来到这个花岛五日,舒鱼要做的事,只有一样,就是浇花。

    修炼?嗯,她也问过自己那位师父,然而对方神棍一笑,只说:“还不到时候,稍安勿躁。”她再问,他就笑而不语了,那态度温和,像个滑不溜手的老狐狸,完全找不到下口的地方。

    内心弹幕刷屏,嘴上战斗力为五的舒鱼三言两语被忽悠回来,乖乖浇了好几天花,到最后看什么都是一片紫蓝色的重影。

    舒鱼在花岛上住了七日,开始敬佩起自己的师父,或者说敬佩起每一个在这个花岛上住了几十年的大师兄们。虽然说吧,这花岛是很好看,初初看去的时候简直浪漫极了,比现代那什么薰衣草花海还要棒上一百倍,但是再漂亮的地方,看了这么久之后,就会觉得眼晕。

    如果自己在这里一住就是几十年,每一天都看着这一模一样的花海,好像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些花,说不定会疯掉。舒鱼兢兢业业的提着小木桶,拿着小木勺给这些星辰花浇水,一边在心里各种走神。

    她不用修炼,每天的工作轻松的很,天决明没有给她布置一定要浇多少面积的任务,也没有强制她一定要去浇水,只说她随意便好。舒鱼是个认真的人,每天起床就自主的提着自天决明给她的小木桶扑进花丛里去浇水。

    这小木桶永远都只有半桶水,提着也不重,但是不管舀了多少勺水,里面的水都不会减少,只有从这一点上,舒鱼才看得出来自己师父确实是个修真者。

    说实话,天决明这个师父和舒鱼想象中的修真者完全不一样,舒鱼没见过他修炼,他每日除了有一会儿不知所踪外,就是坐在屋外看书和摆弄一些奇怪的东西。每当这个时候,舒鱼都会不敢去看他,因为这个时候的天决明,太像浮望了。

    浮望和她一起在清野秘境的时候也经常这样,安静的看书,认真的摆弄那些她看不懂的东西。只是浮望和天决明不同,每当她将眼神放到他身上,浮望就会抬头朝她笑一笑,偶尔还会干脆放下手里的事过来抱抱她。而天决明,舒鱼偶尔盯着他看一会儿,他都好似全无所觉,反倒是舒鱼很快反应过来,连忙转开视线。

    说起来,天决明这个师父当得特别称职,堪称进化型老妈子。她来到花岛第一天,九师叔就带着一大堆的食物来到了花岛,兴奋的和她说接到大师兄的消息来给她送食物食材和一些日常用具,还兴冲冲的在这里转了许久,据他说他一共才来了这里三次。

    所以你压根没见过你大师兄几面,为什么还这么崇拜他?舒鱼送走兴奋过头的九师叔,之后每三天他都来岛上送一次东西,全部都是给舒鱼的,还给她看了一次天决明给他的采买单子,事无巨细林林总总,那真是边边角角都考虑到了。

    除了浮望,就连舒鱼她爸妈都从来没有这么替她考虑细致的。尤其是后来看到已经辟谷不食的天决明专门替她修了个厨房,挽起袖子给她做饭的时候,舒鱼内心复杂的表情都快溢到眼睛外面了。

    等到她看到天决明给她洗衣服,舒鱼都快给这个一脸正气不食烟火的师父跪下了。

    然而他一脸从容,理所当然的说:“我是你的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照顾你是应当的,不要和师父见外了。”

    舒鱼吐槽脸,她才没有这么年轻的爹好吗!而且让浮望以外的男人给她做饭洗衣她真的无法承受啊!

    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这位师父做的饭菜比她还糟糕,更不要说能比得过浮望了,那做出来的是人吃的东西吗?还给她洗衣服,天啦撸她开始来这里一共就两套衣服,被他洗坏了一套,无奈之下换洗只能用他的衣服了好吗!等到九师叔给她买了衣服回来又被这位师父给她洗坏了两套好吗!

    舒鱼偶尔会觉得,这个师父怪怪的,因为他有时候对她,会有些亲密小动作,比如摸摸她的头发和脸颊什么的,要不是看他每次都是表情和蔼气度从容,好像这样很正常,舒鱼一定会觉得这是个故意占他便宜的变态。

    “师父,我不太习惯和人靠这么近。”

    “为师也不太习惯与人靠近,但徒儿不同,毕竟我们是师徒。”

    这种不由自主被对方云淡风轻憋回来的感觉,倒是很熟悉。但是她坚决不约,所以每天大部分时间在岛上到处跑着浇水,没事不往那位师父面前凑。

    清亮的水珠洒在紫蓝色的花海中,舒鱼偶尔还会看见一小道彩虹出现在花从上,漂亮的让她很想用手机拍下来給浮望看看,可惜这里没有。空气清新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花香,当然舒鱼是装备了天决明给她的纸符的,不然再次陷入那种幻觉就糟糕了。

    舒鱼自己并不排斥那种感觉,只是担心陷入幻想的时候不小心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如果被那位师父发现不对劲,那她还怎么找到机会救浮望。

    她已经做好了长期奋斗的准备,想也知道,浮望被困了这么多年,那么厉害的地方她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能把他救出来,说不定要等她接替了大师兄……额,大师姐之位,然后就可以接受什么镇邪宗的隐秘啊宝物啊之类的,能在其中找到关于浮望的消息。

    但她又想错了,机会来得太快,猝不及防间就被拍到了她的脸上。

    这天傍晚她提着小水桶回到木屋,就见师父坐在屋前仰望天际,一脸肃然。舒鱼在这种氛围下,隐约觉得大概要发生什么了。

    果然,天决明朝她招招手,舒鱼快步过去,走到他对面,在他的示意下坐在了另一个石凳上。

    “你既为我弟子,那么镇邪宗的一些事你也该知晓了。”

    舒鱼心中一跳,紧紧盯着他。

    “你可知我镇邪宗为何叫做镇邪宗?”天决明问道。

    舒鱼有些猜测,天运国国师说,当年浮望被囚于渡厄山,就是镇邪宗现在所在的地方,镇邪镇邪,那个邪,大概就是浮望吧。

    她在天决明的目光中摇摇头,“弟子不知。”

    天决明忽然笑了,春风拂柳一般,语气温和,“那是因为我镇邪宗最初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镇压一个邪魔。”

    “千余年前,有一祸害苍生的魔主,他带来了无边祸事,不论是妖还是人,都被他无情屠戮,无人能阻止。幸而天道自有平衡,那魔所造杀孽太重,身上戾气太重,被九百九十九道天雷击杀七天七夜,也未能将他杀死,最后只好将他囚困于一处,想要以正气消磨他身上的魔气,最后将他彻底消灭。”

    舒鱼的手指颤抖了一下,声音都有些变了,“那他……那个魔主,他现在已经、已经死了吗?”

    天决明摇了摇头,“并没有。”

    舒鱼还没松一口气,就听他又说:“但也快了。”

    “我镇邪宗日复一日惩恶扬善,乃天下正道修者之首,如此浩然之气镇压下,大约再过百年,那魔就将彻底魂飞魄散了。”

    舒鱼过了一会儿才继续问:“魔主,他杀了很多人?”

    舒鱼低着头,没看见天决明忽然扩大的笑容,和眼中一闪而过的红,“是,那魔主手中杀孽无数,毫无怜悯之心,他一出现便使生灵涂炭。魔是万恶之源,若是不彻底杀了他,迟早有一日他会再度酿下大祸,到时苍生百姓都将深受其害,千余年前的悲剧会再次重演。所以,我们决不能对他手下留情,赶尽杀绝才是对的。”

    他的语气温和中带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冷肃,似乎满是对邪魔的杀意,“你为我镇邪宗弟子,当时时谨记,万不能让那魔逃出生天,再去祸害无辜生命,你可明白?”

    “……明白。”

    舒鱼低声说,忽然察觉自己的手被天决明按住,霎时一惊就要抽手。然而天决明并不放手,反而握得更紧道:“还有一事,是关于徒儿的。”

    舒鱼挣脱不开,见他一脸严肃并无其他意思,只好强压心思,又被他这句话吸引了注意力,不由停下动作问:“关于我?什么事?”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天决明眼中明亮的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在占卜中看到了变化,那个变化就是你。你是天生带有大气运之人,是天道钟爱之子,若是你的话,只用三月,便能将那魔彻底消灭。”

    “为师有一套九杀针,共九十九枚,只要徒儿亲手将这针扎入那魔主的身体,一日一枚,三月过后,那魔就会彻底被消灭。这针只有拥有大气运的普通人才能用,因此为师才没有让你立刻修炼。”

    舒鱼倏然抽出了手,脸色有些僵硬的说:“如果放着不管,不是迟早也会死吗,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

    “自然是为了不节外生枝,百年还是太久了,如今只要三月便能彻底杜绝后患,不是更好?”天决明神情依然温和,但看在舒鱼眼里却让她一下子如坠冰窟。

    他又说:“徒儿莫不是害怕?没关系的,那魔主已经十分虚弱,陷入长久的沉睡无法醒来,并且被牢牢缚住,无法伤害你。”

    舒鱼沉默了良久,长长出了一口气,“师父,你能先带我去看看那魔主吗?我想先看看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然可以,为师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看。只不过,徒儿说错了,那不是人,是邪魔。”天决明笑着将装着九杀针的盒子放在她僵硬的手中,顺手轻轻抚了一把她的长发。

    当那顺滑的长发从他的手指之间彻底滑落,天决明收回手,满面温和爱怜:“徒儿记着,这是为了苍生大义,所以不必犹豫,也不必害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