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醉酒事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浮望站在小院门口,一路上心中翻涌的暴戾之气,就像遇水的火苗,噗嗤熄灭,只冒出一股苦涩的青烟。

    他很久没有来过这里,就像他下意识的想要遗忘舒鱼,这个曾经给他带来美好和痛苦记忆的‘家’,也被他遗忘了。

    在舒鱼死去的第二个十年,他独自一人住在这里,看日升月落,花开花谢,春来秋往,一年又一年。明明清楚的知道舒鱼已经不会再回来,却总抱着一丝奢望,日日在这里等着,也不知道究竟在等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度日如年,疏忽就是百年千年,足够一人等到白头,彻底绝望。

    “浮望。”几乎趴到桌子底下睡的醉鬼转头看到门口站着的浮望,开心的喊了一声,想要站起来,咚的一声撞到了桌子,抱着脑袋又坐回去。

    浮望提步走进院子,踩在这座后来被他封闭再也不想来的院子里,黑色的衣摆卷过路边的低垂的花木枝条。

    舒鱼已经慢腾腾的再次扶着桌子站起来了,将空酒坛子往桌子上一放,指着浮望就字正腔圆铿锵有力的吐出一个字:“坏!”

    浮望脚步一顿,把目光从那个略有些眼熟的酒坛子上移到舒鱼抹了胭脂似得脸颊上。很明显,她喝醉了,不然怎么会抱怨他坏。她自个儿说完那个字,还打了个迫不及待的酒嗝,身子晃了晃。

    浮望的目光跟着她的身子摇摇摆摆,见她终于站稳了,又去看她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有些小委屈,红红的,之前大概哭过了。他刚想上前,又听舒鱼张口说:“黑不溜秋。”

    低头看自己一身黑衣,浮望哦了一声,声音温柔:“小鱼不喜欢我穿黑衣?”

    舒鱼点点头,“穿黑衣像boss。”说完她又摇摇头,“可是你本来就是boss。”

    浮望:“嗯?”

    舒鱼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浮望那点疑问也就没办法解答了。舒鱼踉跄的往前走了一几步,一把抱住浮望……旁边的柱子,委屈的质问:“你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柱子不会回答她,只有微微张开双手却没有接到她的浮望会回答她,但接了个空的浮望也不想回答他了,就这么看着她抱着个柱子反复问:“你怎么不喜欢我了?七年之痒?不对不对,是千年之痒?果然是异地恋没有好结果吗?每天都忙忙忙,什么你说你要加班?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你看你怎么变成了这么冷硬的一个人!”

    她伸手表情带点悲愤的敲敲柱子说:“硬邦邦的,说好的暖男呢?升级了怎么还不好用了呢?”

    “你看,连嘴都没有了!这下我怎么亲你啊!”舒鱼在柱子上摸啊摸,又打了个嗝。

    浮望站在她身后,把她从柱子上撕下来,抱在怀里,拉着自己的手按在自己的唇上,“在这里。”

    “哦。”舒鱼感觉手摸到个软软的东西,忍不住揪了揪,点头煞有介事的说:“解冻了啊!”

    “那解冻了你还喜不喜欢我啊?”她又问。

    “小鱼觉得呢?”浮望抱着她,轻咬了咬她的手指。

    “你肯定不喜欢我了!”舒鱼又哭了两声。

    浮望闻言点头,“那我就不喜欢你了。”

    舒鱼这回不是假哭了,是真哭,真哭起来是不出声的,只掉眼泪,憋得可怜兮兮的。浮望抬起她的下巴,又被她拍掉手,低着头不给他看。浮望似乎叹息了一声,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来,微微抬头刚好看见她的表情。

    一滴泪砸在他脸颊上,浮望坐在椅子上,把舒鱼放在自己腿上,用手指擦去她脸上的泪,低头轻声说:“这么伤心?你以为哭两声,我就会心软了。”

    舒鱼眼泪掉的更厉害,让他擦都擦不及,看着可怜可爱极了。醉的这么迷迷糊糊的,还因为他几句话就哭成这样,也不知道她现在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欺负她,可是稍稍戳一戳就这么可怜,让人没法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浮望最后只好将她抱得紧了紧,去吻她的眼睛。

    “我输了,我说谎,我还爱着你。”

    舒鱼细细的哭声停下,瞪着个红眼睛看他,有些不敢置信,“我还没放大招呢!”

    “大招?”感情她觉得他是太容易妥协?浮望缓缓问道。

    舒鱼还点头,伸出手指给他数,“一哭二闹三上吊。”

    浮望笑了,很和善,“那我收回刚才那些话,小鱼你可以继续。”

    “不不不!我不要!”舒鱼使劲摇头,突然看见墙角一丛紫蓝色花朵,顿时眼睛一亮,一个咕噜从浮望膝上滚下来,拉着他就往那边走。好不容易七扭八扭的走到了那丛花面前,舒鱼揪了一朵就往浮望嘴里塞。

    “星辰花,我种的!吃了之后就不能反悔了!”

    把舒鱼捅向他鼻子的手往下拨了拨,将那花含进嘴里,浮望说:“这是我种的。”

    说完他低头把嘴里的花哺给舒鱼,“所以,应该是小鱼吃。小鱼吃花,我吃小鱼就够了。”

    舒鱼的脸皱成了一团,苦瓜似得,一把将浮望的脸推开,她捂着嘴含糊道:“好苦,好难吃,比中药还苦。”

    浮望又贴上去磨蹭她的唇,哄到:“吞下去,不许吐出来。”

    舒鱼果然就拧着眉咽下了嘴里的花,浮望见状才再次和缓了神情,抱着她亲昵。咬破自己的舌尖探进舒鱼嘴里,熟悉的味道在口腔里炸开,舒鱼顾不得那苦味了,揽着浮望想要更多。直到嘴里的苦味完全褪去,舒鱼才放开浮望。

    “不能反悔了!”

    浮望笑了笑,突然问:“小鱼,你想回家吗?”

    舒鱼毫不犹豫的回答:“想啊!我爸妈还在等着我回去呢!”

    “所以,你有一天会离开我?”浮望捏了捏她的耳垂,声音渐低。舒鱼毫无所觉,坦然的摇摇头:“虽然我想回家,但我也不会离开你的,而且我根本回不去,死都死不回去了,还能怎么回去啊。”

    浮望若有所思,又问:“那小鱼的家在哪里呢?”

    舒鱼眨眨眼睛,突然一嗓子唱了出来,“我的家在黄土高坡喔哦~~”

    不远处水池里的小红鱼跃出水面,水花四溅,也不知道是在配合她还是在抗议唱的难听。浮望愣了愣,表情不变道:“黄土高坡?”

    舒鱼又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啊~~”

    “东北?松花江?”

    舒鱼再唱:“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

    “中国?”

    “快使用双节棍!讨厌啦~”

    “……”

    浮望觉得,他大概现在是问不出来的。而且,小鱼每次一喝醉,和平常真的是判若两人。舒鱼还想再唱,被浮望堵住唇,好一会儿放开她后,浮望揽着她说:“小鱼,不要试图离开我,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你不会想看到那种事发生的。”

    “想看!”醉鱼立马又拆台了,但浮望刚一挑眉,就听舒鱼加了个词,“想看,狐狸!”

    “我要看狐狸,我要耳朵我要尾巴~给我看~给我看~大鱼~我要看~”被她搂着脖子又叫又跳,浮望揉了揉额头,决定现在还是不要和她说正经事。但是她究竟是怎么跳到狐狸上面去的?

    就在稍稍愣神的这么一会儿,浮望察觉自己的衣摆被舒鱼拉起来了,一只手在他屁股后面摸来摸去,“咦尾巴呢?你把尾巴藏到哪里去了?”刚按住舒鱼胡来的右手,浮望的脑袋又陷落了,舒鱼跳起来扒在他的脑袋上,拉开头发找耳朵。

    如果他只是个普通人,被舒鱼骤然这么一压,脖子铁定已经断掉了。浮望沉默了一会儿后,把舒鱼撕下来放到一边,脾气颇好的回答:“我不会,已经没有尾巴和耳朵了。”

    “骗人。”

    “没骗你。”

    “我知道了,肯定是掉了,我去给你找回来。”舒鱼转身就往外走,浮望跟在她身后,扶住她差点栽进花丛里的身子,及时把她从水池边上拉了回来,就这么在院子里迂回的转了一圈才艰难的找到了大门,舒鱼往外走,摸到了小院旁边那丛昙雾花林里。

    然后她指着枝头上两朵大红花得意的笑了,“你看,你的耳朵不在这里吗。”说完她摘了花,往浮望脑袋上插。浮望退了一步,见舒鱼醉醺醺的往一边倒,只好上前扶住他,被舒鱼趁机把花别到了他耳朵上,一边一朵大红花,至俗至雅魔王。

    浮望面无表情,舒鱼从他怀里睁开,忙碌的折了一根花枝,绕到他后面掀他的外套,眼看都要拔裤子了,浮望按住她的手,从外袍里拉出来。然后他脑袋上长出了毛茸茸的耳朵,一条大尾巴也从衣服里露出来。

    舒鱼把手里的花枝一丢,欢呼着抱住了他垂在身后的尾巴。喝醉的人是不知道轻重的,所以浮望倒抽了一口凉气后,看着自己毛毛乱七八糟的尾巴,一把抱住舒鱼往昙雾花林深处滚去。

    “唔唔,尾巴!”

    “小鱼要尾巴?好,给你。”

    过了一会儿

    “嗯?不不,不要,不要尾巴~”

    “呵~”

    ——舒鱼从床上坐起来,缓缓记起了之前的事。在花林里滚来滚去,被尾巴这样那样这个且不说,那种污力滔天的事还是和谐掉比较好。

    之前那些……以后她要是和浮望吵架或者不高兴了,直接喝醉就行了,不仅能解决问题还能出气。喝醉的那家伙没脸没皮还不心软,用哭就能解决所有问题。这么一想她竟然觉得本体好没用。

    身后忽然覆上了一具温热的身体,舒鱼被抱进怀里,一个微带黯哑的磁性声音在耳边响起:“小鱼,等我夺取了天运国所有的气运,有了彻底打破此间天道桎梏的能力,我带你回家,可好?”

    “回家?”舒鱼一愣。

    “回小鱼的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