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恐怖(二)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浮望抱着舒鱼,一直来到亮着灯的校医室。路上舒鱼一直都没抬过头,只把脸埋在浮望胸前,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不过他们离开那栋教学楼后,舒鱼就放松了一些,不再抖的那么厉害了。

    校医室里面一片明亮,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窗帘,白色整洁的床,还有摆了绿色植物的办公桌和天蓝色的隔帘,和外面阴森恐怖的氛围格格不入。

    浮望粗略的观察了一番这校医室,拉开隔帘,想将怀里的舒鱼放在床上。可是他刚俯身想把舒鱼放下来,刚才还安静的舒鱼立刻就不安的将他抱得更紧,吊在他的脖子上,一点都没有离开他的意思。

    这可真是,小鱼也有这样完全离不开他的可爱模样,真是令人心动极了。浮望微笑着,干脆重新把她抱着一起坐在床上。如果小鱼不想离开他,他自然也愿意这么一直抱着她,要知道,小鱼的主动可是比较难得的。

    “小鱼?没事了,你睁开眼看看?”

    舒鱼试探着睁开眼,就看到面前的一片纯白,抓着浮望衣襟的手松了松又握紧,唇抿的紧紧的,依旧不愿意离开他身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舒鱼略觉羞愧,她是真的很害怕这些东西,就表现的怂了点,可是她没法控制。

    “没关系,我会带小鱼离开这个世界的,现在小鱼你需要先休息一下。还有你的脚是不是摔了,我给你看看?”

    “……没事,只是摔倒的时候有一点痛,现在没什么了。”舒鱼轻声说,在他怀里坐直身子。她觉得也许这个叫浮望的男人并没有骗她,他们确实是恋人关系,因为她坐在这个怀里,感觉特别的安心,还有些羞涩难为情。

    “不然,我还是自己坐着吧。”舒鱼觉得自己很没用,竟然怕到像个树袋熊一样抱着人家,他会不会觉得她这样很烦呢?舒鱼偷偷看浮望的脸,发现自己没法从那张带着微微笑意的美丽脸庞上看出什么。

    浮望笑笑,将她放在床上,然后蹲在她身前,扶着她的腿查看她被摔到的地方,莹润的皮肤上没有一点痕迹。这很正常,因为这个身体来自于浮望的血肉,不可能那么容易受伤。浮望摩挲了一下手中握着的小腿,微微低头,在她的膝上吻了一下。

    舒鱼一愣,猛地缩回了腿,满脸的红,有些惊诧的看着他。浮望回以更加惊诧不解的目光,“怎么了小鱼?”舒鱼顿时就觉得是自己反应太大,既然是恋人,这种亲密也很正常。她抓了抓床单,摇头表示没事。

    浮望眼里有些微笑意,脸上表情依旧很平常,他看了一眼舒鱼沾满了干涸血迹的手,说:“我去找点水给小鱼擦擦手,这样不舒服吧。”他站起来往旁边一个小房间里走过去。

    坐在床上的舒鱼立即扑过去抱住他,很快的说道:“我不要一个人在这里。”

    浮望早有预料,不过,他眨眨眼安慰的摸了摸舒鱼的脸,露出安抚的表情,“是我没有考虑到小鱼的心情,来,我牵着小鱼。”

    一只手牵着紧张的舒鱼,浮望打开洗漱室的灯光,白惨惨的光映在白色的瓷砖上,折射出冰冷的感觉。一面巨大的镜子正对着两人,微微带着锈迹的水龙头正在滴答滴答的滴水。

    浮望牵着舒鱼走过去,拧开水龙头,透明清亮的水涌出来。浮望拉着舒鱼的手放在水龙头下,细细洗干净,连指缝也没放过。舒鱼感受着手上那种温柔的触感,不禁往他身边凑得更加紧了一些。

    过了一会儿,水龙头的水开始慢慢小了,水龙头里面似乎没有水了,发出咕隆咕隆的声音。浮望刚将舒鱼的手拉回来,就见那个水龙头再次开始流出水来。不过这回流出来的是鲜红的血液,鲜红浓稠的血液还有一些热度,像是刚从身体里抽出来的,水池里很快被红色蔓延,空气里散发着难闻的腥味。

    舒鱼低低惊呼了一声,一把抱住了浮望的胳膊,半个身子都藏在他身后,满眼惊惧。而浮望,他就好像没看到面前的一切,表情如常的拧上了还在哗哗流淌血液的水龙头,然后对舒鱼说:“好了,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舒鱼看着他,好像突然也没有那么害怕了,不过她仍旧不敢去看那一池的血,几乎是被浮望抱着回到了校医室。舒鱼有些坐立难安,总觉得下一刻这里也会发生什么变故,就连坐着的柔软的床,她也觉得好像床底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会突然伸出手来攥住她的脚。

    想得越多越害怕,越害怕就越控制不住去想,舒鱼自己把自己吓得脸色苍白。眼看着她刚才才稍微有些红润的脸色又变的惨白,浮望用自己的额头贴了贴舒鱼的,“怎么了,这么凉,还是很害怕吗?”

    “我有一个办法,让小鱼不再害怕,小鱼愿不愿意试一试?”浮望突然说。

    舒鱼眼睛一亮,紧紧抓着他,“什么办法?”

    浮望笑起来,眼角斜斜飞起一抹绯红,看上去比之前多了一丝魅惑,他一把将舒鱼按倒在床上,一手撩起她身上的裙子,在她脖子旁边吻了一下,“这个办法。”

    “啊?!”舒鱼万万没想到,他们是遇上了恐怖事件吧,随时会出现危险吧?为什么还能随心所欲的做这种事啊!“等等,为什么现在要做这个!”

    “唔~”浮望从她颈边抬起头,露出个颠倒众生的笑,“小鱼不是害怕吗?那我就让小鱼没时间去害怕。”

    舒鱼:我竟然没有理由反驳,但是我还想不起你呢!就这么熟练自然的开始撩起来了是怎样!

    舒鱼:“我觉得,这样不太好,万一发生了什么危险……”

    话没说完,她就被吻住了,再也没法说出话来。就在这被亲的晃了个神的时间里,舒鱼发现自己已经没法阻止事情发展了,毕竟她自己也擦出火来了。就像浮望说的,之后的时间里,舒鱼果然没有时间去害怕了,完全沉浸在某些无法描述的感觉里面。

    “小鱼,想不想去之前醒来的那间教室里试试?在讲台上,看着下面那些令小鱼感到害怕的东西……唔,看样子小鱼很激动啊,怎么样,要去吗?”

    “不!不要去……不要……”

    “好好好,我知道,不去,我开玩笑的,我们不去,就在这里。乖,别怕了~”

    舒鱼:这个人,偶尔真的很恶劣,枉费了那么一张有温柔表情的脸啊!

    本该惊悚的夜晚变成了一个冒着粉红泡泡的夜晚,不管外面是有猫叫还是有女人的哭声,不管洁白的墙壁上溢出血色还是骨头架子模型里多出了跳动的心脏器官,不管是有人在外面拍打窗户,还是床底下伸出了被剥了皮的手,都压根没有引起某两个人的注意。浮望是压根不在意这些,舒鱼,她就是真的注意不到周围的任何变化了。

    多么和谐平静的夜晚啊。当舒鱼醒过来,她发现自己已经穿好了衣服,身体里清清爽爽,精神状态也很好,简直就像是充电了。浮望还抱着她,两人坐在床上,浮望手上拿着一本解剖方面的书在看,他翻书速度快的就像是在扫描。

    “小鱼,还怕吗?如果还怕的话我们可以再来几次。”

    “我们是不是该去寻找出去的路?”舒鱼挤出这句话。

    “那我们就走吧。”浮望将书放到一边,表情里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遗憾,抱起舒鱼往外走。

    出乎意料的,外面的天空又是昏黄的,就像昨天舒鱼刚醒来看到的那个场景。她不由自主的抓紧了浮望的衣领,问他:“我睡了一天?”

    “并不是,而是夜晚过去之后,就变成了黄昏。刚才我似乎感觉到这里来了新的人,也许马上会发生什么呢。”浮望抱着舒鱼往那栋教学楼走过去。

    “我们要去那里吗?!”舒鱼记忆里那些恐怖的画面又浮现了。

    脸颊上被亲了一口,舒鱼转头看见浮望无论何时都镇定的神情,他说:“放心,有我在。”舒鱼诡异的觉得自己被安慰到了,安静下来。这回,在第四层的某间教室里,他们找到了一个娇小的女孩,又在第五层的某个教室里,找到了一个身材高大肌肉发达的糙汉子。

    也是两个昏迷中的人,也是一男一女,这到底有什么联系呢?舒鱼跟着浮望,看他把两个人带到操场上,又把两个昏迷中的人弄醒。

    醒来的一男一女都很迷茫,然后那个娇小的女孩子先说话了,她戳了戳身边的糙汉,“宝贝,我们怎么在这里啊?”

    那个糙汉则是迷茫的看着她,略显凶恶的长相透出一股子无辜。

    “干嘛这么看着我?”娇小女孩子按住糙汉的脸搓揉了一阵,又疑惑的看看浮望和舒鱼,扬起一个笑容:“你们好,请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浮望将目光从茫然的糙汉身上收回来,开口解释了一下目前的情况,当然话里有真有假。弄清了情况的娇小女子嘴巴张的老大,不可思议的指着糙汉问:“唐刃!你不记得我是谁了!”

    名叫唐刃的糙汉老实点头,娇小女孩立即炸了,将糙汉的胸膛捶的咚咚作响。一边捶一边说:“你竟敢忘了我!我是何禾,你女朋友兼学姐!”舒鱼在一旁看的咋舌,她听着都痛,这位是怎么做到被这么捶还能巍然不动的,看样子是深受锻炼啊平日。

    关于这新来的两人,名叫何禾的娇小女孩和名叫唐刃的高大硬汉,是一对情侣,何禾记得唐刃,但是唐刃不记得何禾。这个配置,和他们很像,舒鱼又想起看到的天台幻像,那对是不是也是情侣呢?因为听从了黑板上的话,在这个诡异的地方被吓的疯狂,酿成了悲剧。

    “说起来,这个地方我觉得有些眼熟。”何禾盯着周围的景色看了一会儿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她突然一拍手说:“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们医学院的老校区!”

    “哦?可以具体说说吗?”浮望说。

    “当然,现在这里就我们四个大活人,咱们要互相帮助嘛~”何禾笑得开朗,似乎不受周围恐怖氛围的影响,倒是那个大块头糙汉唐刃,已经越蹭越近快要把何禾挤摔跤了。舒鱼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同道中人的苦逼,这也是个怕鬼的人啊,果然人不可貌相。唐刃和何禾的属性似乎有些微妙的错位。

    “我是大四的学生,唐刃是大二的,我们医学院建在郊区,据说从前是个坟地。在我入学的时候,我们新的医学院刚建成,旧的那个医学院只留了一些照片,我曾经见过,就是这样的。但是这个已经被拆掉了的旧的医学院怎么会出现呢?”

    何禾摸着下巴说,她很有讲鬼故事的天分,一段话抑扬顿挫语气森森,明明没有什么,可是舒鱼已经把浮望的胳膊勒的快要变形了。唐刃更是往何禾身边蹭,被蹭了个趔趄的何禾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唐刃的脑袋,下一刻又十分无奈的揽住了他的腰,“真是拿你没办法,长这么大块头白长的吗?有什么好怕的。”

    唐刃就默默的垂着头也将她抱紧,眼睛里似乎看不到其他人的存在。

    舒鱼觉得自己被秀了一脸恩爱。嗯,她觉得自己说不定get到了这个奇怪地方主人的心思呢,什么情侣必须死之类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