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96章 一件事换一只烧鸡

第96章 一件事换一只烧鸡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96章一件事换一只烧鸡】这种好事不常有

    城里已经闹了一年多的鬼,百姓虽说害怕还是害怕,却也多少都有些习以为常,再加上鬼影从未伤过人,所以除了晚上尽量少出门外,日子倒也没受太大影响,也没指望知县老爷还能记得这一茬。这晌骤然看到官府的榜文,心中难免好奇,于是连饭都顾不上再吃,纷纷赶往客栈前临时搭的公堂看热闹。

    知县抓鬼,自然不会像普通巫婆神汉一般插着鸡毛念念有词,百姓相互交头接耳,都在猜测官老爷要如何做法。施冯坐在正中椅子上,连后背都被汗湿透——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莫说是抓鬼,就算是抓贼,只怕也是有心无力,偏偏这位温大人又不肯挑明究竟要做什么,也便只有继续满心忐忑。

    “施大人。”木青山坐在一边,临时做回了小师爷,“该升堂了。”

    升堂?施冯闻言没反应过来,犯人都没有,莫非真要审鬼不成?

    见他半天不说话,木青山只好对百姓道:“自从鬼影出现之后,城中有没有什么怪异的状况?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只要大家觉得心里头纳闷,都能说出来。”

    “对对对,事无巨细,都说给本官听一听。”施冯总算是回过神。

    温柳年坐在另一边,端着杯子慢悠悠喝酸梅汤。

    百姓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鸡毛蒜皮……连家里丢了几根大葱也要说么?会不会被当成故意捣乱打板子啊。

    现场一片安静,恰好赶上旁边烧鸡店开锅,一股扑鼻香气迎面扑来,温柳年与周遭百姓一起默默咽口水,略想吃。

    赵越转身进了铺子,将所有烧鸡都买了下来。

    温柳年一呆:“我要根鸡腿便好。”虽然能吃,但也不至于如此能吃啊。

    赵越让老板将烧鸡一只只包好,全部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对百姓道:“说一件事便能拿一只烧鸡,说的事没用也无妨,不过谁若是胡编乱造,当心半夜鬼影找上门。”

    热气腾腾的烧鸡对于没吃饭的百姓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况且知县大人看上去似乎态度还挺好,于是片刻之后,终于有个年轻人小心翼翼道:“年前的时候,俺家媳妇的衣裳洗完搭在院子里,结果一夜之后就踪迹全无,那几件褂子上头打了不少补丁,估摸贼也看不上眼,不知道怎的就没了,这事算吗?”

    “自然算。”赵越点头,让老板递给他一只烧鸡。

    年轻人欢欢喜喜,没想到这都行!

    口子一打开,周遭百姓也活跃起来,丢了件补丁衣裳都能领烧鸡,那我家丢了三四串腊肉,就更能说一说了!

    “大家慢一些。”百姓太过七嘴八舌,木青山有点跟不上。

    温柳年放下鸡腿擦擦手,过来坐在一边帮忙。

    能让温大人亲自做师爷,施冯也不敢马虎,一个个百姓问下来,果真收获了许多鸡毛蒜皮的小事——是当真很小啊!这家丢了半缸大米,那家丢了一床棉被,加在一起也不值多少银子。

    烧鸡店老板卤不过来,只好给大家伙打了欠条,让明天再来取。

    “不错。”温柳年点头,“辛苦诸位了。”

    百姓立刻激烈摆手,表示不辛苦,这家烧鸡可好吃!

    施冯小心翼翼问温柳年:“大人可还有别的事?”

    “时间也不早了,暂时就这样吧。”温柳年捏捏下巴,脑子里已经大概有了线索。

    百姓高高兴兴拎着烧鸡回家,客栈卧房内,木青山将百姓的口供整理好:“大人可要再看一遍?”

    “不用。”温柳年摇摇头,“我都能记住。”

    现场所有人都沉默了一下,平时看书记性好也就算了,这些鸡毛蒜皮也能过耳不忘,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啊……

    “你怎么看?”温柳年问赵越。

    “丢的都是平时过日子需要的东西,米面油衣衫被褥,谁家鬼会偷这些。”赵越道,“八成又是个流落在外之人。”

    “这附近有座荒山,说不定偷东西的人就住在那里。”温柳年道,“应该多少会些功夫,所以才会在飞檐走壁之时,被百姓当成鬼影。”

    “荒山……你是说大黑山?”周慕白问。

    “嗯。”温柳年点头,“去找找看,说不定会有线索。”

    “如此简单的事,居然也能被地方官府拖这么久。”尚云泽摇头。

    “不是每个官都像大人这般聪明的。”木青山很认真。

    “施冯也未必想不到,只是不想麻烦罢了。”温柳年倒了杯水,“官场之中,这种不好不坏偷奸耍滑的人不在少数。”

    “说起来,那我们也知道一件怪事。”暗卫突然想起来,“昨晚我们上街溜达,听到一对夫妻在吵架,似乎是家中丢了个哄小娃娃的布老虎。”

    “布老虎?”温柳年疑惑。

    “是啊。”暗卫点头,“我们还苦口婆心劝了一番。”最后却连杯茶也没有喝到,简直不应该。

    其余人:……

    这也要管?

    “偷米面油就算了,偷个布老虎作甚?”周顶天皱眉。

    暗卫道:“玩。”

    周顶天随手敲了个爆栗过去。

    暗卫泪眼婆娑,居然和宫主一样暴力!

    “先吃饭吧。”尚云泽道,“已经是夜深时分,再等会儿酒楼都要关门了。”

    “也好,先吃饭。”温柳年先前烧鸡也没吃完,不说还不觉得,一说肚子立马就开始咕咕叫。赵越道:“城中也没好的酒楼,转角有个大一些的面馆,只有去凑活一顿了。”

    “无妨。”温柳年道,“能吃饱就好。”

    暗卫在后头感慨,大人真是非常好养,大当家简直有福气。

    泗方城盛产小麦,所以面食也做得很好,虽说比不上江南那般精致,却也别有几分浓烈滋味,红艳艳的辣椒末用香油一泼,满屋子都是香气。

    温柳年低头大口吃,显然饿了许久。

    尚云泽心里有些感慨,为何别人家的就如此好养?

    木青山继续认真往外挑东西,萝卜不要,青蒜不要,黄花菜不要,面条也要挑掉一半,全部丢到尚堡主碗里。

    尚云泽只好叹气,又帮他要了一小盘糯米红豆糕。

    看着还挺好吃……温柳年默默伸筷子,过来夹走一个。

    于是尚云泽便愈发羡慕赵越。

    面条铺子里烛火温暖昏黄,暗卫说说笑笑,看起来很是热闹。

    不远处的街转角,一个白色身影倏忽而逝,半分踪迹也未留下。

    吃完面条之后,众人心满意足回了客栈,打算继续商议前往大黑山搜寻之事。温柳年推开卧房门,结果就听到一声婴儿啼哭。

    木青山被吓得一哆嗦,本能抓住尚云泽的手。

    哭声还在继续,明显是从床上传来,暗卫上前掀开纱帐,就见是个粉白粉白的小婴儿,看上去有些瘦弱,正在咬着手指大声哭。

    “这……”众人面面相觑,叫来客栈老板一问,也说什么都不知道,压根就没人进来过。

    “应该是走窗户。”温柳年从地上捡起断掉的半截木插扣。

    暗卫检查了一遍小婴儿,发现身上什么线索都没有,倒是真的瘦小,于是让小二弄了些米糊,一勺勺喂给他吃。

    “看着还挺可爱。”木青山捏捏小娃娃的手,“这下要怎么办?”

    “估摸着就是鬼影送来的。”温柳年道。

    周顶天也点头:“这一路行踪和身份并未保密,大概是对方听到了风声,于是便将小娃娃送了过来,身上没有任何标记,应当不是为了伸冤或是别的事,只是单纯想让我们收养。”

    “要养吗?”暗卫一边手忙脚乱哄,一边问温柳年。

    “就算要养,也不能稀里糊涂便养。”温柳年看向赵越,“你明日带几个人去大黑山,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赵越点头:“好。”

    小婴儿吃饱肚子后,便呼呼睡了过去,倒是着实乖巧。

    暗卫小心翼翼将他放到床上,顺便感慨比左护法的儿子好哄多了啊……娘亲一定很贤淑!

    第二天一大早,赵越便与周慕白,连同几个暗卫一道进了山,由于这里平日里也没什么人来,所以很是荒凉,几乎连路都要被杂草和枣刺掩埋。

    “山太大,想要找一个人也不容易。”赵越道,“大家分头找吧,以信号弹为联络。”

    周慕白点头,众人四下分开,顶着烈日继续在山间搜寻。赵越在朝暮崖住过好几年,自然知道什么样的地势更适宜居住,峡谷里头有一股水流,沿着往里走了一阵,就见路边有几个树桩,看上去像是被人用刀剑砍断。

    地势险恶,显然不会镇子里的砍柴人,赵越沿途越发仔细,终于在一蓬极隐蔽的树丛后,找到了一处洞穴,旁边还有木栅栏的残痕。

    随手点燃一个火把,赵越扫开枯枝败叶往里走去,洞穴不算大,拐弯便是尽头。墙角有一些残破的被褥,上头落了厚厚一层灰,还有一个打碎的陶罐。

    “怎么样?”接到信号弹之后,其余人也赶了过来。

    “这里住过人。”赵越道,“不过按照被褥的破旧程度看,起码已经荒废了三四个月。”

    “至少说明先前的推断没错,鬼影的确很有可能就在山中。”周慕白蹲下看了看陶罐,“客栈和昨晚的面馆所用水罐都是这种样式,应该就是从镇子里偷来的,若是实在找不到,就只有调兵封山了。”

    赵越摇头,“再找找吧,对方除了偷些吃食衣物外,也并未作恶相邻,不算是大奸大恶之徒,犯不着如此大费周章。”

    但说起来容易,几人又在山中找了许久,却也没发现其余线索,深夜之时回到客栈,温柳年正在桌边哄小娃娃,其余人也还没睡。

    “怎么样?”周顶天问。

    赵越将山中的发现说了一遍。

    “山洞荒废,会不会对方已经走了?”木青山皱眉。

    “倒不一定。”赵越道,“也有可能是冬去夏来风向改变,所以换一处更适宜居住的洞穴。”

    “但是那么大一座山,适宜居住的地方着实太多。”木青山道,“要怎么找?”

    其余人都看温柳年。

    “很难找吗?”温柳年问赵越。

    “要费一番工夫。”赵越道,“若是对方存心躲避,或者干脆出城,就更难找了。”

    “这样啊……”温柳年若有所思。

    小婴儿咯咯笑,伸手拽拽他的头发。

    “山里头的条件应当很艰苦。”温柳年道,“不过这个小娃娃却被养得很好,虽说有些瘦小,不过今日大夫来看过,说没什么大毛病,衣裳也是干干净净的。”

    “所以呢?”赵越问。

    “所以不管对方是人是鬼,应当都很喜欢这个小娃娃,想让他过好日子。”温柳年道,“否则随便丢到一户人家门口便好,也不会冒险来送给我们。”

    木青山点头:“的确是。”

    “所以你想用这个小孩引对方出来?”赵越问。

    “嗯。”温柳年逗逗小娃娃,“听起来也不像是坏人,说不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又何必要一直半人半鬼在外流落。”

    “但是还要回王城复命。”周慕白提醒,在这一耽搁,又不知道要几天才能结束。

    温柳年问:“我就不能多病几天么?”

    周慕白顿了顿:“……能。”

    “那不就好了。”温柳年将小孩塞给他,“今晚你带。”

    周慕白僵着身子:“我?”师爷昨夜分明就带得很好。

    但温柳年显然不打算改变主意,拽着赵越便回了卧房,叫来热水帮他擦身子:“累不累?”

    “不累。”赵越握住他的手,叹气道,“又没有帮到你太多。”

    “那么大一座山,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温柳年帮他捏肩膀,“能找到一处山洞便很好了,若是换做我,估摸着一年也未必能找到。”

    赵越低头亲亲他的手。

    “我去倒杯水给你。”温柳年道。

    赵越点头,看着他站起来到桌边,心口却没来由一阵闷痛。

    “你怎么了?”见他脸色不对,温柳年被吓了一跳。

    “没什么。”赵越道,“我调息片刻便好。”

    温柳年点头,坐在一边小板凳也不敢出声,就睁大眼睛看着他。

    胸膛像是被人重重击了一拳,钝痛如同涟漪般在全身散开,赵越在水下握着拳头,虽说泡在热水中,全身却是刺骨寒冷。

    见他脸色越来越不对,温柳年也顾不得许多,站起来就要跑去找周顶天,却被他一把拉住。

    “怎么样?”温柳年急急蹲在他身边。

    “没事了。”赵越出了一口气,靠在桶边休息片刻。

    “怎么会突然这样。”温柳年握着他冰冷的手,还是有些着急。

    “大概是练功太累了。”赵越道,“我明早自己去问周前辈,现在就不要打扰他休息了。”

    “嗯。”温柳年点点头,拿过一边的里衣给他换,直到上了床,心还在怦怦狂跳。

    “吓到你了?”赵越将他抱在怀里。

    “练武功的人都会这样吗?”温柳年问。

    “偶尔会。”赵越拍拍他的背,“别怕。”

    温柳年心想,有点吓人。

    屋内一片安静,红甲狼趴在小盒子里,无聊晃动触须。

    没有蛊王陪自己一起玩了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