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97章 你可曾听过这个名字

第97章 你可曾听过这个名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97章你可曾听过这个名字】得来全不费工夫

    虽说在替温柳年审完所谓的“案子”后,施冯便被打发回了县衙,不过却也一直关注着这头的动静,甚至还象征性派了一队衙役过来帮忙——毕竟一个小镇子闹了一年多的鬼,官府却迟迟不作为,自己至少也要担个失职之罪,还是要尽量博回一些好感才是。

    温柳年倒也来者不拒,当下便派衙役去了镇里的医馆,恭恭敬敬将里头白胡子的老大夫请到了客栈。

    百姓听到消息后纷纷关切,问莫非是大人生病了?

    “不是大人,是个捡来的小娃娃。”暗卫抱剑靠在客栈门口,让朝阳落满全身,黑衣黑发,一如既往十分英俊。

    百姓只当是众人在路上捡的弃婴,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又问了几句便各自散去。镇子很小,茶余饭后的谈资也不多,这自然也能算上一件,很快便传遍了巷尾街头。

    老大夫在客栈待了整整一天一夜,非但没治好小娃娃,反而似乎还更严重了些,因为第二天的时候,镇子里头其余两名大夫也被衙役请走,甚至连采草药的小厮也一道跟了过去,都说娃娃像是染了什么重病,哭声跟猫似的,约莫着快要熬不过去了。

    虽说只是个捡来的弃婴,但也是一条人命,百姓再提起时难免唏嘘,都在埋怨父母只管生不管养,若是没被遗弃,说不定也不会这么早就夭折。

    第三天的时候,几个大夫都各自回了医馆,有人问起的时候,都说那娃娃怕是熬不过这两天,只盼着下辈子能投个好胎。

    又过了一日,傍晚时分温柳年正在卧房看书,窗外却突然传来一阵打斗声,一个白影被暗卫联手逼至墙角,没几招就落了下风,揭掉蒙面巾后,就见是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女子,五官挺周正。

    “是你的孩子吗?”温柳年怀里抱着小娃娃,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女子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暗卫便冲了过去,将小婴儿抱到自己怀中,急急拉开被子。

    “他没事。”温柳年道,“你尽可放心。”

    小婴儿双手捏在一起,笑呵呵看着他,脸颊粉扑扑的,哪里有半分生病的样子。

    女子眼泪夺眶而出,抱着小孩贴着脸,半刻也不愿再放开。

    “夜深露重,姑娘进屋坐吧。”温柳年微微侧身,替她让开一条路。

    小婴儿懒洋洋打了个呵欠,闭着眼睛打盹。

    进屋之后,木青山从女子怀中接过娃娃,放到了小摇篮中。

    “姑娘与这孩子是何关系?”温柳年倒了杯热茶递过去。

    女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未说话。

    “肯将孩子送过来,说明姑娘心里头还是相信我的。”温柳年道,“既然如此,为何不干脆将事情说清楚?若是的确有隐情,姑娘又有难处,我自然会收养这个小孩,让他衣食无忧长大。”

    这个条件诱惑力不算小,看了眼摇篮中熟睡的小脸,再想想山中餐风宿露的日子,女子最终还是开口:“这是我的儿子。”

    “到底出了什么事?”温柳年声音很轻缓。

    “我本名兰雪,先前与姨母一道,住在江南云花城。”女子道,“两年前家中突遭横祸,来了一伙恶徒,夜半不由分说进门就砍,姨母全家与我丈夫全部惨死刀下,只有我装死逃脱。”

    屋内一片静默,温柳年在心里叹气:“姑娘可知对方是谁?”

    “那伙贼人走之后,姨母还剩下一口气,强撑着让我去漠西七绝国,说我娘亲或许在那里。”兰雪道,“还说若是见到娘亲,就告诉她要小心青虬。”

    “谁?!”温柳年猛然站起来。

    其余人也互相对视了一眼,这……

    兰雪被吓了一跳,半天才道:“青虬。”

    “东海那个青虬?”温柳年又追问。

    “不知道。”兰雪道,“姨母说完之后,便咽了最后一口气。这么多年我与母亲从未谋面,只知道她在外乡,却不知道原来是七绝国。”

    “可否请问令堂姓名?”温柳年道。

    “舒采萱。”兰雪道。

    温柳年眼底微微一亮,采萱?

    “我自小被姨母带大,关于母亲的事知道的很少,只知道她武功很好,所以我也就学了些功夫。”兰雪神情黯淡,“只是却依旧无法保护家人。”

    “所以姑娘便打算去七绝国?”温柳年问。

    兰雪点头:“官府管不了江湖中事,我当时腹中已有一个月身孕,为了能给相公留一根血脉,便打算先到七绝国找母亲,生下孩子之后再说报仇之事。只是途径瑶家镇的时候,却发现有人一直在跟踪我。”

    “是那夜的凶徒?”温柳年微微皱眉。

    “嗯。”兰雪点头,“或许他们那夜是故意放过我,从而一路跟随,好找到娘亲的踪迹。”

    小婴儿咿咿呀呀哭起来,兰雪还未来得及将他抱起,暗卫便已经端来一碗米糊,交给木青山一点点喂他吃。

    “多谢先生。”兰雪感激。

    “姑娘客气了。”木青山笑笑,“这小娃娃很乖的,大家伙都很喜欢。”

    “是啊是啊。”暗卫纷纷点头,被尿一身也还是很喜欢!

    “所以姑娘便没有再去七绝国?”温柳年问。

    “只要赶路,就难免会暴露踪迹。”兰雪道,“所以我便想办法躲进了山中,在那里生下了这个孩子。”

    “姑娘受苦了。”温柳年道,“可还知道些什么事?最好都说出来,我们才好替你讨回公道。”

    “大人知道青虬是谁?”兰雪问。

    温柳年点头:“先前听过一些消息,据说是东海邪教教主。”

    “我却不知道。”兰雪道,“姨母几乎从来不会提起娘亲,她视我如同己出,一家人生活平凡安稳,在那夜之前,我从来就不知道原来还有如此灭门之怨。姨母当时话未说完就撒手而去,我想去七绝国找到娘亲,也是为了问清楚,这背后到底有何血海深仇。”

    “那姑娘先前应该也不认识我。”温柳年道,“为何舍得将孩子送来?”

    兰雪眼眶红了红:“上个月的时候,他生了场病,我只好冒险出山,假装外乡人去医馆求人看病,才算是熬过来。”只是一次两次就算了,山中条件那般艰苦,这么小的娃娃又能坚持多久?

    “在医馆的时候,我听到大家伙在说大人过段日子就会来这瑶家镇,还说有武林高手一路相随。”兰雪道,“我先前也想过将孩子送给镇上的人家,却又怕招来贼人,反而害了人家,所以……”

    温柳年道:“所以便冒险送给我?”

    “大人恕罪。”兰雪噗通便跪在了地上。

    “姑娘这是做什么。”温柳年赶忙将她扶起来。

    兰雪泪水涟涟道:“我也是无计可施,想着大人为人清廉刚正,又有高手在,对方应该不至于能伤到大人,所以才会将孩子送过来。”

    “送来是对的。”温柳年道,“若是不送来,才算是有罪。”

    “那伙贼人可还在城中?”赵越问。

    “不知道。”兰雪摇头,“我自从躲到山中起,就再也没出来过,只有晚上会出山偷些粮食,怕官府会搜山,便找了些白纱装神弄鬼。”越说声音越低,毕竟偷窃之事,无论有何理由都算不得对。

    小婴儿吃饱肚子,又沉沉睡了过去,温柳年将他抱起来递到女子怀中:“时间不早了,姑娘先在此休息一夜吧,有事明天再说。”

    兰雪点头:“多谢大人。”

    赵越将整间客栈都包了下来,倒还有两间空余客房,兰雪抱着儿子回房之后,其余人也便各自回去休息,赵越倒了杯热水给他:“你知道方才这位兰姑娘的娘亲是谁?”

    “看出来了?”温柳年道,“干爹都没发现。”

    “因为我离你近。”赵越刮刮他的鼻子。

    温柳年撇嘴,为何不能是你与我亲近。

    连情话都不会说。

    “舒采萱到底是谁?”赵越将他抱到怀中。

    “我不知道舒采萱是谁,却知道当年白荷身边有个侍女,名字也叫采萱。”温柳年看着他。

    赵越微微皱眉。

    “我也是从先前的小话本上得知这个名字。”温柳年道,“据说很有几下拳脚功夫,在江南的时候,就曾打退过不少心怀不轨的登徒子,后来等到了王城,传闻中还是会有这个名字不时出现,据说与白荷情同姐妹,两人很是亲近。”

    赵越心里一动,骤然闪过一丝念头。

    “若这位兰雪姑娘的娘亲当真是当年的采萱,说不定会知道许多内幕。”温柳年说出他心中所想,“关于大明王的谜团,或许也会少一层。”

    赵越点头。

    “明早我们便去与干爹商量。”温柳年搂住他的脖子,“你看,好像连老天都在帮我们。”

    “确定是帮?”赵越和他额头相抵,“有些事情,不知道或许比知道要好。”

    “所以一切随缘便好,有线索就查下去,没线索就继续逍遥快活。”温柳年道,“这叫随遇而安。”

    赵越笑笑:“歪理。”

    温柳年趴在他肩头打呵欠:“有事明天再说,现在睡觉。”

    赵越叫来热水,替他擦了擦身子,而后便塞进被窝:“瘦了。”

    “当真?”温柳年吃惊,伸手捏捏自己的肚子,又捏了捏屁股。

    “是。”赵越道,“先前肉乎乎的,最近腰都细了。”

    “那明早要多吃一些。”温柳年打定主意。

    “不是吃的少,是心事多。”赵越将他抱到怀中,“不想让你这么累。”

    温柳年敷衍答应一声,然后在黑暗中想,明早一定要吃三个大火烧,还要加双份卤肉。

    整整一夜都在梦里吃酒席,第二天早上直到日出三竿,两人的卧房里还是安安静静。周顶天吹吹胡子,站起来便打算去叫人,年轻人胡闹也要有个限度,居然连早饭都不来吃。

    “周前辈。”陆追赶忙将人挡住,“不如我再去叫一碗豆腐花?”

    “去叫他下来。”周顶天指指楼上。

    “我去啊?”陆追苦了脸,还是不要了吧,万一看到不该看的呢,况且说不定会被大当家揍。

    “你不去我去。”周顶天往楼上走。

    木青山一边啃包子,一边好奇伸长脖子看。

    “要吃到鼻子里了。”尚云泽摇头。

    木青山道:“我也想去看。”

    尚云泽脸一黑:“不许看这种事!”

    木青山闷闷“哦”了一声。

    就是想看。

    “小柳子啊!”周顶天推开屋门。

    温柳年惊叫一声,瞬间冲回床上。

    周顶天迅速关上门,暗卫来晚了什么都没见着,于是十分抓心挠肝,前辈怎么能这样呢,自己看完就关门,我们一定要抗议。

    “前辈?”见他表情十分异彩斑斓,陆追也有些纳闷,这是见着什么了,方才瞥了一眼,大当家似乎衣衫挺整齐坐在桌边,也没干嘛啊。

    周顶天淡定转身下楼:“走走,回去吃饭。”

    温柳年裹着被子坐在床上,震惊无比道:“为什么干爹会在我准备洗澡的时候进门?!”

    赵越帮他将地上的衣衫捡起来,安慰道,“也不是什么大事。”

    是算不了什么大事,但是很吓人啊,还当是谁。温柳年心砰砰狂跳。

    下回在门上一定要落个大锁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