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土匪攻略 > 第156章 抽丝剥茧

第156章 抽丝剥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56章-抽丝剥茧】总能找到克敌之法

    第二天一大早,温柳年便去了王爷府。楚恒原本正打算去军中视察,听到管家来报后皱眉道:“可有说明所为何事?”

    “这倒是没说,小的也不好逾矩去问。”管家道,“不过有追影宫的人陪着,看上去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楚恒心里越发不解,觉得莫不是自己这几日不闻不问,把人给怠慢了?

    “若父亲不想见他,不如由我前去一查究竟?”楚承在一旁问。

    “大小也是皇帝派来的人,又岂能说不见就不见。”楚恒摇头,“先去看看再说。”

    这头温柳年一行人还在厅里喝茶,另一边却早已有人急匆匆跑去找楚勉,将此事通报给了他。

    “温大人当真来了?”楚勉闻言急得团团转。

    “是啊,小少爷你说你,怎么能做下这种糊涂事呢。”下人也忍不住埋怨,“且不说温大人,就算是腾云堡尚堡主,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惹的啊。”

    楚勉也觉得甚是懊恼,先前他也只是脑袋一时发热,又嫉妒木青山能时时跟在温柳年身边,所以便找了几个小混混,想着要给些教训出口气。大鲲城原本就是楚家的地盘,那些小痞子亦没见过什么世面,一听说是王府里的小少爷要教训外乡客,不仅能逞威风还有银子拿,自然是满口答应,拎着一桶水就出了门,却没想到会捅了马蜂窝——闹出此等事情,楚勉莫说是保护他们,就连自保怕是也吃力。

    “当真是为了那件事?”楚勉依旧心存侥幸,“会不会是为了西南王?或者是军政事务。”

    “那几个小痞子没多久就被抓了,温大人此行哪里还能有别的目的。”下人连连叹气,“若是被王爷知道,只怕小少爷免不了一顿家法啊。”

    楚勉六神无主,于是索性偷偷摸摸去了前厅,想要给自己壮壮胆。暗卫远远看着心里好笑,有温柳年事先叮嘱倒也没拦着,只是一直盯着动静。

    “温大人,怎么也不见通传就过来。”楚恒掀开门帘走进来,笑道,“我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楚勉在窗外偷听,紧张握住拳头。

    暗卫进来,小声在温柳年耳边低语了两句。

    楚恒微微皱眉,当着主人家的面窃窃私语,多少有些不将自己当回事。

    “王爷勿怪,是在说下官家中私事。”温柳年解释。

    “无妨无妨。”楚恒摆摆手,豁达道,“可是与赵大当家有关?”

    “正是。”温柳年挠挠脸蛋,“虽说不能时时见面,写几封书信互诉衷肠还是可以的。”

    “温大人与赵大当家当真如同传闻一般,恩爱非凡啊。”楚恒替他斟茶,随口道,“连分开这几日都不行。”

    温柳年奇道:“王爷也听过关于下官的传闻?”

    楚恒表情微微一怔,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初:“不单单是温大人与赵大当家,还有秦宫主与沈公子之间的故事,也在百姓中流传甚广,听过不算稀奇。”

    温柳年恍然,跟着笑了笑,也没再多问——这段日子一直在城内四处闲逛,大鲲城不比王城那般繁华,又时有战事,所以各类话本也要少上许多。秦宫主与沈公子的传说倒还有一些,自己便当真是闻所未闻了。楚恒若是想知道关于自己的消息,就只能是从王城暗中打探,或者说是想要打探关于皇上的动静,顺便得知了一些关于自己的传闻。

    “大人今日前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楚恒又问了一遍。

    温柳年倒也爽快,道:“实不相瞒,与府上二少爷有关。”

    楚恒闻言皱眉,“莫不是犬子不知礼数,在哪里冲撞了大人?”

    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一阵哐啷声,还有管家诧异的声音:“二少爷,您怎么趴在地上啊?”

    楚恒起身,黑着脸走了出去。

    楚勉满身是水爬起来,看上去有些狼狈,心里也是懊恼,自己为何会如此粗手粗脚,竟然不小心打翻了窗台上的水罐,分明就记得还有一些距离啊。

    暗卫将其余小石子收回去,继续气定神闲看热闹。

    “勉儿!”楚恒怒道,“你又在此处做什么?”

    “爹。”楚勉有些哆嗦,也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怕。

    “二少爷。”温柳年也从屋里走出来。

    见着他之后,楚勉愈发脸色苍白,几乎连视线也不敢对上。

    “快些说清楚,到底是哪里失礼冲撞了大人?”楚恒催促。

    “儿子,儿子昨日,昨日的时候……”楚勉声音小如蚊呐:“不小心,不小心……”

    “不小心做了什么?”楚承在一边凉凉问。

    “还当真是小少爷做的啊。”温柳年突然在一旁道,“我就说怎么回书房一看,先前写的书稿少了一大摞。”

    “书稿?”楚恒微微皱眉。

    楚勉眼中亦是诧异。

    “当真是小少爷拿走了?”温柳年又问了一次。

    楚勉虽说一头雾水,却也模糊觉察到对方应该是想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于是忙不赢点头。

    “胡闹,不问自取视为盗,况且你平白无故,拿大人的书稿做什么?”楚恒训斥。

    “只是奉皇命收集整理一些先贤故事,小少爷看看也好。”温柳年一边打圆场,“不是丢掉,那本官就放心了。”

    楚恒虽说平日里只器重楚承一人,对这个不成器的小儿子向来极少过问,却也清楚他的毛病,连个没什么名气的落魄诗人都能请进府中奉为座上宾,好吃好喝招待要求别人留下几个字,更别提温柳年还是传闻中的文曲星,能做出这种事情,倒也算不得奇怪。

    “若是小少爷想看,待到本官写完之后,送一本过来便是。”温柳年道,“不知现在可否先还回来?”

    “是是是。”楚勉赶紧点头,“我这就回去书房取。”

    “那本官就同小少爷一道过去了。”温柳年道,“免得有所遗漏。”

    “大人请自便。”楚恒点头,看着他二人离去后,摇头狠狠叹了口气。

    “父亲不必动怒。”楚承在一边道,“总归二弟做出此等丢人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偷些书稿诗作,也不算什么大毛病。”

    “罢了罢了,不提他。”楚恒烦心道,“随我一道去军中看看。”

    楚承点头,随他一道出了门。

    另一头,楚勉方才与温柳年回到书房,便觉得膝盖一软,险些趴在了地上。

    “小少爷小心。”暗卫一把拉住他。

    “温大人。”楚勉哭丧着脸。

    “为何要派人找师爷的麻烦?”温柳年问。

    一听果然是为了这件事,楚勉愈发抬不起头:“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师爷他,他没事吧?”

    “染了风寒,过两日就会好。”温柳年道,“只是虽说并无大碍,但小少爷怕还是要将事情说清楚,否则就算是本官不追究,尚堡主那头也不会善罢甘休。”

    “我……我也想给大人做师爷!”楚勉横下心,大声说道。

    “小少爷身份尊贵,怕是不行。”温柳年摇头,又道,“因为这个原因,便记恨上了师爷?”

    “我也是一时脑热,过后就后悔了,却也不敢登门道歉,怕尚堡主打我。”楚勉声音又低了回去,“此番多谢大人,帮我瞒过了爹与大哥。”

    “稍后小少爷便随我一道回去,向师爷与尚堡主当面道个歉吧。”温柳年道,“他们皆是宽宏大量之人,只要将话说清楚,想来也不会多做计较。”

    “好。”楚勉蔫蔫点头,又不放心道,“尚堡主当真不会打我吧?”

    “自然不会。”温柳年摇头,“还有,若是以后小少爷再想讨论歌赋诗词,尽管来便是,只要本官手头无公事,聊一聊也无不可。”

    “果真可以?”楚勉闻言猛然抬头。

    温柳道:“嗯。”

    “多谢大人!”楚勉喜出望外,先前还以为免不了要吃一顿家法,却没想到非但平安无事,居然还获得此等特权,简直要高兴到不知如何自处。

    “走吧。”温柳年道,“先去向师爷道歉认错。”

    楚勉赶忙点头跟上,虽说心里依旧担心会被尚云泽揍,但只要一想到以后可以三不五时去找温大人,便觉得即便是被揍一顿也无妨。暗卫看着他眼底的光亮,也有些摸不清头脑——这人脑袋里究竟在想着什么,当真有这么喜欢大人?

    不过话说回来,亏得大当家这阵子不在家,否则若是知道有这么一人,还不知会闹出些什么事情。

    见着楚勉登门,尚云泽虽说心里依旧窝火,却也看在温柳年的面子上勉强接受所谓道歉,至于木青山便更加不会将此放在心上,反而有些担心温柳——毕竟一来就偷贴身衣物,又指使小混混胡作非为,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君子所为。

    “师爷不必担忧。”温柳年道,“本官自有分寸。”

    既然得了温柳年同意,楚勉便当真开始日日往温府里头跑,倒也是不客气。虽说每回温柳年身边都守着两名暗卫,想离近一些都不可能,但是能如此一道讨论文史典籍,便已经是先前想也不敢想的事,也算是得偿所愿,满足得紧。

    “最近楚王爷似乎挺忙?”这日温柳年一边磨墨,一边随口问。

    “是啊,也不知在忙些什么,都连着好几天了,都是深夜才回来,大哥也是一样。”楚勉道。

    “大概是因为快过年了吧。”温柳年道,“所以会格外忙碌一些。”

    “往年也没见这么忙。”楚勉道,“不过这样才好,没人管我。”

    “小少爷为何不去帮王爷做事?”温柳年继续问。

    “我对舞刀弄枪之事没兴趣。”楚勉道,“只想做个名满天下的大才子,就如同大人这样!”

    “小少爷过誉了。”温柳年摇头,“本官才疏学浅,如何担得起名满天下四个字。”

    “大人这话便是自谦了。”楚勉闻言摇头,看着似乎有长篇大论表白的趋势。温柳年赶紧转移话题道:“快过年了,不知城内可有开善堂的习俗?”

    “什么开善堂?”楚勉闻言不解。

    “看着大鲲城的百姓也不算富裕,快过年了,地方官府可会送些米面粮油给百姓?”温柳年解释。

    “偶尔会有,不过今年也没听爹提起过。”楚勉道,“本地百姓虽说不富裕,吃饭还是没问题的,不需要官府接济,大人不必担心。”

    温柳年点点头,心里却是微微皱眉,这些年楚恒向朝廷要走了不少银子,现在看来一没有兴建城镇,二没有接济百姓,那大批银钱想来不是被贪污私藏,便是被投到了军队之中。想起先前叶瑾所言,说楚恒在军中的威信要远高于皇上,两厢联系起来,多少也能猜到些许原因。

    果然,晚上沈千枫回来也说探听到消息,楚恒手下的军队所拿到的垧银,要比朝廷规定数额多上不少,这还只是普通士兵,若换作教头副官,只怕还要更加夸张。

    “拿朝廷调拨给百姓的银子,用来给自己收买军心,倒是一笔便宜买卖。”温柳年摇头,“这城内房屋破旧不堪,百姓冒着有海寇的危险也要出海打渔,将士们却过得舒坦自在,也难怪个个对楚恒死心塌地。”

    “大人下一步有何想法?”叶瑾问。

    “三尺浪上神出鬼没的海寇,应当就是楚恒的障眼法。”温柳年道。“毕竟若是东海当真如此不消停,自然要集中力量先剿匪,那么这破破烂烂的城镇,与贫寒饥渴的百姓,也就有了解释搪塞的借口。”

    “可要想个办法。先去三尺浪那头看看?”叶瑾问。

    “现在倒是不着急。”温柳年摇摇头,“已经有人前去查看,想必不日便会有结果。”

    “谁?”叶瑾好奇问。

    “咳咳。”温柳年道,“西南王。”

    “谁?!”叶瑾震惊。

    “西南王。温柳年只好重复了一遍。

    “段白月?”叶瑾又问。

    温柳年继续点头——总归当初段王说的是“切莫让叶谷主看到红甲狼”,而不是“切莫让叶谷主知道本王行踪”,所以说一说大概也无妨。

    “段白月怎么会来大鲲城?”叶瑾惊怒。

    “为何不能来?沐阳城离这里也不算远。”温柳年眨眨眼睛,“况且临行前皇上就说过,若是有困难,尽管找西南王便是。”

    “居然还下过这种旨?”叶瑾闻言歪嘴角,一把揪住沈千枫,“走,我们去见见段白月。”

    “要见可以,总得有个理由。”沈千枫哭笑不得拉住他,“现在西南王既已与大人有了计划,又在帮皇上做事,按理来说应当与我们是一路人。若非迫不得已,还是不要轻易打扰为好,免得被楚恒觉察,又打乱了原本的部署。”

    “但是……”叶瑾在屋里转圈。

    “但是什么?”沈千枫与温柳年都看他。

    叶瑾语塞,心里那叫一个憋闷啊。

    这要如何说?

    眼睁睁看他黑风煞气出了门,沈千枫无奈追上去,温柳年坐在桌边,心里头却是松了口气。还当谷主听到西南王来了,第一反应便是想要红甲狼,没想到居然提都没有提。

    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知叶谷主与西南王之间有过何种纠葛,为何一提起来便像是要吃人一般?

    真是非常吓人。

    又过了两日,温柳年正趴在床上铺被子,突然就听窗外传来一阵声响,而后便是暗卫的声音:“谁?!”

    “在下段念。”对方道,“王爷有话想与大人讲。”

    西南王?温柳年心里一喜,赶忙披好衣服,下床将门打开。

    外头天气很冷,又在飘着小雨,两人肩头皆有些沾湿。温柳年心里过意不去,赶忙煮了热茶过来。

    “红甲狼没事吧?”段白月开口便问。

    “西南王放心,都很精神。”温柳年打开小瓷罐,将红甲狼放出来给他看。

    段白月明显松了口气。

    “不知三尺浪那头可有收获?”温柳年小心翼翼问。

    “有。”段白月点头,“说是海寇,其实根本就是楚恒的人。”

    “果然如此。”温柳年道,“与我先前所料一模一样。”

    “之所以会神出鬼没,是因为那片海域有不少礁石。”段白月道,“对方船队看上去声势浩大,但真正的战船却没几艘,大都是些小船挥着旗帜来回穿梭。只需要很短的时间,便能隐匿与巨石后头,在加上茫茫白雾做掩护,便会像是凭空消失一般。”

    “西南王何以断定,这伙海寇与楚恒暗中有勾结?”温柳年又问。

    “我与王爷暗探三尺浪,曾亲眼见到楚承与其首领暗中会面。”段念道,“看上去甚为熟络。”

    “温大人下一步有何打算?”段白月问。

    “这伙海寇不除,只怕百姓也不能过个安生好年。”温柳年道,“不知西南王可否出手相助?”

    “要本王出兵?”段白月微微皱眉。

    “不是明里出兵。”温柳年摇头,“而是暗中相助,将这支船队捣毁,让楚恒摸不着头脑。”

    “此事非同小可。”段白月摇头。

    “所以不如大家先坐下来,好好商议一番?”温柳年道,“西南王也正好有机会,将红甲狼当面送给叶谷主。”

    “这个……”段白月摸摸下巴。

    温柳年眼巴巴看他。

    “也好。”犹豫片刻后,段白月点头。

    段念心里叹气,虽说早就知道王上估摸不会拒绝,但见他如此爽快就点了头,还是有些心情复杂。

    对朝廷里的那位,会不会太有求必应了些啊……

    隔壁小院里,叶瑾正在帮沈千枫按肩膀,灯火昏黄被窝温暖,两厢情浓之际还未来得及做些事,外头却突然有人敲门。

    叶瑾被吓了一跳,沈千枫将他安抚抱进怀中拍了拍,下床开了门。

    “盟主。”暗卫低声道,“西南王来了。”

    “段白月?”沈千枫闻言意外。

    “正在大人房中。”暗卫道,“请盟主与谷主一道过去,说有要事相商。”

    过了一阵子,尚云泽也被暗卫找了过来,身后跟着风寒初愈,被裹成小包子的木青山。

    叶瑾端着茶杯,一脸高深莫测看着段白月。

    屋内其余人都很茫然,按理来说西南王是前来帮忙的,就算不能道谢,也应该热情友好一些才是,为何叶谷主回回提到都是一脸炸毛相,莫非是欠了银子不成。

    “小瑾。”沈千枫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

    叶瑾不甘不愿,将目光收敛了一些。

    “听闻叶谷主想要红甲狼?”段白月倒是不在乎他的态度,反而主动笑着问。

    “没有。”叶瑾立场坚定摇头。

    “是吗?”段白月将小瓷罐拿出来,“费劲力气才找了这三只,还当谷主会喜欢。”

    叶瑾:“……”

    真的有三只?!

    “可要看一看?”段白月问。

    叶瑾点头,看一看也无妨。

    但是一定不能要!

    段白月微微一笑,伸手打开盖子。

    由于先前一直与金甲狼在一起,又吃得好,所以三只红甲狼都很是精神,爬得嗖嗖飞快,被烛火一照,个个亮闪闪红灿灿。

    叶瑾内心天人交战。

    “多谢西南王。”沈千枫出来打圆场。

    “沈盟主客气了,只是三只红甲狼而已。”段白月笑笑,爽快将小罐子递过来,“本王今日前来,送红甲狼倒是其次,东海三尺浪的那支船队,才是眼下最应当解决之事。”

    叶瑾眼光随着一路飘。

    沈千枫将罐子接在手里,递过去给他。

    叶瑾冷静接在手里,捏得特别牢。

    段白月笑笑:“按照温大人的意思,是想要趁机一举歼灭这伙海寇,让百姓过个安稳好年。”

    “若真是与楚恒暗中牵连,将其歼灭也无不可。”叶瑾道,“正好趁机搓一搓对方锐气。”

    “会不会让对方起疑心?”段白月道,“毕竟按照楚皇的意思,是要将其稳住一年两载,而不是现在便发动攻势。”

    “不会。”温柳年果断摇头。

    “哦?”段白月试探,“大人似乎很有把握?”

    “是。”温柳年摸摸鼻子,“只要按我说的去做,楚恒非但不会起疑,反而还只有吃哑巴亏的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土匪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语笑阑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笑阑珊并收藏土匪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