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71 何止是疼?

71 何止是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容颜做了什么错事让何同学这么处心积虑呢?”容颜始终没有让墨哲瀚把脚拿开,尤其是在这个女生向自己认错求救之后。而墨哲瀚也像玩上瘾了一般,把那女生的脚当成刹车,一会儿就猛踩一下,还是不是的向左转向右转。

    那姓何的女生哪里还能回答容颜的问题,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到自己的脚上,一张小脸已经哭的眼泪鼻涕横流。

    “我错了......呜呜呜......放过我,我求你放过我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何同学双手趴在课桌上,双手死死的板着桌沿,因为她怕,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因为疼痛而动手去搬墨哲瀚的腿,她知道,那样她会死的更惨。所以她只能忍着。

    “容颜,你这样是不是太过了?”突然,凌蓉站了起来,声音带了点不赞同的说道。

    她一出口,立刻引来其他同学的声援:“就是呀,好歹同学一场,别太过分了!”

    “不就是想和你开个玩笑嘛?这种事情也当真?你也忒小气了!”

    “就是,好歹同学一场,难道就不能看在咱们要同班四年的份上把这件事情忘了吗?”

    “你的心思真恶毒!”

    “容颜,丽丽她错了,她已经认了,你就饶她一次,好歹同学一场,看在我的面上,别太过了好不好?”凌蓉从座位上走了出来,走到容颜的身边,声音依旧很温和,像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样。

    容颜看着她,嘴角勾出一抹温和的笑意,开口,声音却冷到零度:“哦?”

    “......”容颜那一声疑惑宛若一道利箭狠狠的戳进凌蓉的心里,凌蓉的脸色一僵,着实没有料到她会是这个态度。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随即便迅速的低头掩下,再抬头时,脸上已经多了一层受伤,开口,语气也委屈的让人心疼:“容颜,好歹我们同名同姓,我只是希望,人们在喊容颜的时候,想起来的都是美好的事情,你.....你别怪我多管闲事,我......我只是认为,同学之间能退一步就退一步,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凡事别太过!”

    凌蓉的一番表演,立刻调动了教室里大部分同学的正义感,除了寥寥可数的几个人,其他的每一个人都狠狠的瞪视着容颜,义愤填膺的模样,好像容颜果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不可饶恕的事情。

    “什么能想起美好的事情?偏偏有人顶着你相同的姓名到处败坏你的名声!”有大胆的女同学,忽视歪着头对她笑的墨哲瀚,走到凌蓉的身边,话是对凌蓉说的,意思倒也明晰。

    “就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另外一个支援的人也赶忙开口。

    “这有多大的事情啊?一个玩笑,用得着闹得这么大吗?”又走来一个人,看着容颜,那模样,有点愤怒了,似乎容颜就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人。

    容颜看着渐渐围在自己周围的女生,一个个像着圣斗士一般,嗯,叫正义使者也行。唇角弯弯,眼中的笑意越加璀璨明艳。

    “我想问问,我到底过分在哪儿了?”容颜将所有人扫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凌蓉的身上,“从头到尾我只说了一句话而已,请问我做了什么到你们的眼中就成了不可饶恕了?”

    “你......”一个女生口快,刚开口才发现自己词穷,而此时,容颜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虽然带着笑意,却让她无端的感到寒冷刺骨。

    “我怎么了?”容颜冷笑着问道:“我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吗?”

    “容颜!”这时候,凌蓉又开了口,她一说话,其他的人,尤其是刚刚被容颜质问的那个女生,更是偷偷的舒了一口气。凌蓉对着她们以眼神安抚,然后才看向容颜,语气依旧是温婉柔和的模样:“容颜,我们并没有针对你,只是何丽已经向你道歉了,你就大人大量......”

    “大人大量如何?”容颜打断她的个人秀,“我请你们看看清楚,从始至终我没有碰她一分一毫。你们想当正义使者,却又不敢对上真正的对手,一个个讨伐无辜的我就显得你们很能耐吗?”容颜轻笑着说道,然后向着凌蓉又进了一步,伸手弹了弹她的肩膀,像是扫落她肩头灰尘的模样,良久,方才微笑着开口:“你可是班级里的风向标呐!请认真点做!你看,何同学哭还是笑,是我造成的吗?”容颜的手指了指何丽伸在外面依然被墨哲瀚碾压的脚。“你恶意引导所有人把怒意牵扯到我的身上,真的很不道德呐!”

    凌蓉的小脸一白,瞪着容颜,好像瞪着恶魔一样,意识到自己的小心思,在她的面前似乎清清楚楚的写在纸上一般。放在身侧的手悄然握紧,心中恨的要死,面上却只能强牵着笑容:“容颜,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我只是......”

    “只是知道墨哲瀚不好惹,而我什么背景也没有?”容颜接过她的话嘲讽的笑道,“可是这样,也不能牵扯到无辜的我身上啊!明明踩人的是别人,你不敢声张所谓的正义,却故意把矛头指向我,你应该知道,作为全科状元的你说的话要比所有人都要重,还请以后能做正确的指引,千万别把同学们带上歪路啊!他们可都是帝国的精英呢!”容颜认真的说道,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她虽不愿与所有人为敌,但是也不惧所有人与她为敌,只是她现在情况特殊,少一个敌人就多一分安全,为了小包子,心计又如何?她从不主动犯人,人若犯她她也绝不轻易放过。

    果然,听了容颜一席话,几乎所有人,除了凌蓉的死忠粉,其他的人全都变了脸色,看向凌蓉时,也不那么光辉明亮了。是呀,这个容颜,除了名字与全科状元的一样,其他又做过什么呢?就连刚刚,她也是什么事都没做不是吗?哪里值得他们如此费尽心机的对待。

    “你若想和何丽求情,你最应该声讨的应该是他!”那白嫩如葱的指指着墨哲瀚,容颜淡淡的道。

    “嗯?你有话想跟我说吗?”墨哲瀚歪着头,笑的牲畜无害的模样,看着凌蓉,声音淡漠的道。

    “......”凌蓉的脸色一僵,嘴角用力不自然的扯出弯弯的弧度,看着墨哲瀚,察觉到他眼中恶劣的笑意,她知道,如果她敢说出任何一句暗示他拿开脚的话,她都会把这人得罪的干干净净,可是如果她不说......那一双双等待她表现的眼睛,让她如火中烧,这样进退维谷的境地,握着的手狠狠的用力,容颜!容颜!凌蓉的心中在叫嚣,都是这个容颜,让她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也都是她,让她在所有同学的心中不再如之前那般,像她说了,继续作为班级的风向标。

    “行了,既然得罪了墨少,就随墨少处罚就是!”一直在外围观的苏晴,突然走上前来开口说道。声音温婉带着笑意,似乎一点也没察觉到这里尴尬的气氛。很是亲密的挽着凌蓉的手,“你虽然是好意,想让容颜帮着求情,只是终究急切了点,反倒让容颜和大家误会了!”

    凌蓉听到这话,脑子便快速的运转,便是刹那,她就理解了苏晴的意思,虽然不论苏晴这么做的用意何在,但是终于找到台阶,她自然不能不下。

    “确实是我急切了!”凌蓉对着容颜认真的躬了躬身,算是道歉:“我知道我人微言轻,而众所周知,你和墨少交好,我的本意只是想请你替何丽在墨少面前求个情,只是何丽哭声微微影响了我的心思,一时急切失言,还请你多多体谅!”

    容颜扫了苏晴一眼,终究没有紧抓不放,既然要得到同学的心,那就得做全套。

    “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只是还请容颜同学以后说话注意点,一个人的名声对一个人很重要,慎言慎行,对自己负责也对别人负责!”容颜说完,便向前走了两步,一把拽开了还玩的正兴起的墨哲瀚,“行了,人家就一个恶作剧,你用得着这么用力?”

    墨哲瀚耸了耸肩,无所谓的开口:“行吧,看在你的面上我就饶她一次,下次再在我面前折腾,老子非把她的猪蹄给砍了!”墨哲瀚扫了一眼哭的梨花带雨的何丽,声音冰冷的说道。

    “好了,赶紧去坐下!”容颜看着他说道,然后才转身,看的毫无血色的何丽,声音软软糯糯的道:“也许,你认为只是一件小事,可是与我而言却是一件大事,我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两天前才从医院里出院,我现在的身体根本就不允许摔跤!”容颜说的很认真,脸上没有带着笑意,一字一语,声音不是很大,然而,在这教室里,却异常的清晰明了。

    原本还哭哭啼啼的何丽突然便住了口,即便脚依旧生疼,即便脸上依旧毫无血色,只愣愣的看着容颜,良久,才像回魂了一样,“对不起!”这一句对不起,不是之前,因为疼痛不得不说的道歉,不是惧怕墨少而违心的道歉,而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道歉,事实上,她与容颜,本就是无仇无怨,只是因着所有人都说她,不自觉的就开始仇视她,将她作为自己的对立面,没事总想着刁难她。现在,听她这么一说,突然就觉着自己卑劣。

    “我接受!”容颜看着她,淡淡的道,然后便不在停留,一步一步,稳稳的走向后排以往自己常坐的位置。

    而就在这时,教室里突然想起一阵激烈的掌声。为认错的何丽,更多的是为容颜,这个曾经被他们错待的女生,淡然沉稳,宽容大气。

    掌声很激烈,直到老师进教室的时候方才停歇,老师很讶异,感受教室里不同寻常的气氛。每个学生都很兴奋的模样,除了少数的人。比如凌蓉,比如苏晴,一个脸色僵硬,一个手脚冰冷。

    苏晴看了看容颜,又看了看凌蓉,她刚刚之所以出言相助凌蓉,不过是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能多一个人对付容颜,她又何乐不为?然而,现在,她突然就没有信心了,看着这么快就能逆转的容颜,她的心中越发的不安,想要收拾容颜的心也越发的急切。她不能再等了,不能等她羽翼丰厚,否则,她如何能?

    至于凌蓉,心思同样深重,这个越来越优秀的容颜,让她的危机感越来越强,慕樱已经被快速的安排出了国,临走时送给她的一句话总会时不时的在她的脑海中飘动。

    ——凌蓉,别以为自己能一手遮天,我要靠着你爸养,不会拆穿你和你鱼死网破,但总有人能认出你的正面目,将她伪善的面皮拔掉,让你无处躲藏。

    当时她只是冷笑,并没有将这些话放在心里,还冷冷的嘲讽慕樱一番,然而事后,这句话就像生了根一样,发芽然后疯长,尤其是现在,看着这样的容颜,慕樱说的话突然就冒了出来。

    “谁都不能毁了我的人生!”凌蓉握紧自己的手冷冷的告诫,没有人可以,懦弱的妈妈不能,无耻的爸爸不能,慕家那对不要脸的女人不能,自然,容颜同样也不能!

    所以,刚刚何丽动手的时候,她才表现的那么急切,最后反倒被容颜反咬了一口。然后,现在,她似乎不用那么急切了。苏晴,当她察觉到苏晴在听到那般激烈的掌声后突然变得黑沉的脸,似乎一下子就想到了她刚刚出言帮助自己的用意,她这是想拿自己当刀儿使呐!呵呵呵......想用自己,也得看她有没有那个能耐呀!

    两节课后,抱起书本,放在桌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容颜打开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短信——到楼顶上来,有事相商!容颜撇了撇嘴,手指在手机上点了点,想要删除这条无聊的短信,却在按删除键之前止住了动作。算了,放在手机上也占不了多少的空间。

    “什么事情?”墨哲瀚从桌子上爬起来,看见她那模样开口问道。

    “没有,就是收到一条垃圾短信!”容颜开口道。

    墨哲瀚点点头,“你现在情况不同,自己注意点!”

    “嗯!”容颜点头,“谢谢!”

    “什么?”墨哲瀚歪着头不明所以的问。

    “谢谢你为我教训何丽!”容颜说道。

    “哼!”墨哲瀚冷哼一声,“我已经救了你很多次了!谢谢两个字值几毛钱?”

    “......”容颜撇嘴,“人家不都说大恩不言谢嘛!”

    “那就是跟你客气客气,你还当真了你?”墨哲瀚背起书包冷哼。

    容颜也拿着包抱着书和他一同走出了教室,“那你想怎么样?”

    “这样吧!”墨哲瀚凑到容颜的身旁,一脸神秘兮兮的模样。

    容颜放慢脚步,歪着头看他。“什么?”

    “拍一张皇甫卿的裸照给我!”墨哲瀚很是小声的说道。有了那张裸照,他就可以威胁他了,看他以后还能不能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容颜停下来,看见鬼一样的盯着他,“原来,你还有这个癖好啊?”

    “什么?”墨哲瀚呆了呆,她这是什么意思?

    “收集男人裸照啊!”容颜满脸的鄙视,随即想到另外一种可能,顿时黑了一张脸:“呃......还是说你一直对我家皇甫卿心怀不轨?你你你......”容颜想说你对我这么好难道是因为想曲线救国?只是还没挨着说,就被墨哲瀚打断。

    “瞎说什么呀你!”墨哲瀚一脸的嫌弃,拍开她颤抖的指着他的手,“我对他心怀不轨?老子瞎了眼了吗对他心怀不轨?”

    “你还不承认!”容颜冷哼,“那你要他裸照干什么?肯定别有用心!

    ”

    “行了!”墨哲瀚受不了,尤其受不了她说他对那人心怀不轨,“天下美女无数,老子会对一个男人心怀不轨?”

    “不要掩饰了!”容颜依旧一脸的鄙视。

    “丑女人,你再说我弄死你!”墨哲瀚受不了的大吼。

    “......”容颜不说话了,走人,良久才说出这么一句:“恼羞成怒哇!”

    “丑女人!”

    他们两人,慢慢悠悠一路离开教学楼,倒是发了短信的某人,却依然站在顶楼上吹风。一分钟,两分钟,三分......直到日中天,依旧没有见到容颜的身影。

    “容颜,你敢放我鸽子?我和你势不两立!”又饿又气的人终于受不了仰天长吼。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着急着报仇的苏晴。她不能在事情超出她控制之后才付出行动,所以,她只能趁她羽翼未丰的时候动手。

    “真蠢呐!”一道女声响起,打扰了正在怒吼的人。豁然回头,却见对方正是自己的老熟人,上午在教师还伸出援救的人——凌蓉。

    “你说什么?”苏晴的语气带着怒火,双眼像着了火一样狠狠的瞪着凌蓉,原本的愤怒似乎越来越旺盛了,显然,没有人喜欢被人说蠢。

    “我说你很蠢!”凌蓉一点也没把她的怒火放在眼里,慢慢的走近,很是优哉游哉的来了这么一句。

    “你......别忘了,上午是谁蠢到让自己陷入被围攻的地境!”苏晴怒极反笑,开口,便是浓浓的嘲讽。说别人蠢,好歹得想想自己到底是不是聪明人,能做出那么蠢得事情,她都怀疑,她那全科状元的成绩到底是怎么来的了!

    “我再蠢也不会像你这样!”凌蓉冷冷的道,“我听你刚刚在骂容颜,我想,这个容颜指的不是我吧?”

    “哼!”苏晴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凌蓉也不追问,不回答就当她是默认了,“你让她到这里来是想和她谈谈心?”

    “要你管!”苏晴冷冷的道。

    “这里的视野确实不错,很适合谈心聊天!”凌蓉淡淡的道。

    “别装了!”苏晴冷笑着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比我更讨厌容颜!”苏晴轻哼一生,她还没有傻到这种程度。

    “我是不喜欢她!”凌蓉也不隐瞒,却也没有正面回应,“只是我的不喜欢和你那厌恶憎恨不同!我不会想至容颜于死地。而你,显然不一样。”

    “我也是......”

    “你应该知道不是!”凌蓉打断苏晴的演讲,然后,很确定的开口:“你很想指容颜于死地!”

    “你......’苏晴瞪着她,目光幽冷。

    “你不用担心,我没有说破的打算!”凌蓉淡淡的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苏晴问,眼中充满了防备。

    “我只是无聊,来说你一句很蠢而已!”凌蓉淡淡的道。

    “你......”

    “你把她叫道这里来干啥?把她推下去还是让她把你推下去?”凌蓉冷笑,“这里是十五楼,谁掉下去都会死!你是想做杀人犯还是想做死人?”

    “......”

    “二楼没意思,对了,咱们下午上课的时候好像是四楼,四楼,倒是不会死,最多摔个残废!”

    “......”

    而此时,容颜已经在食堂喂饱了小包子,准备去下午要上课的教室休息。原本准备回家的墨哲瀚见她不回家,也屁颠屁颠的跟在她的身后。实在是那个不讨喜的男人有交代,让他在学校里的时候照看着点。哼,说的好听,照看着点,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他还不以命相赔?他早就知道,这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可是还容不得他拒绝。

    到教室的时候,容颜的手机又响了,直到找个位置坐下来,容颜才拿出手机看了看,“我想和你谈一谈!”

    “又是垃圾短信?”走在她前面的墨哲瀚回头问。

    容颜点了点头,然后若无其事的找了个座位坐下,并不将短信放在眼里,有事想要和她说的,自可以找她当面说,这般装神弄鬼太过麻烦。

    于是,转到这边教学楼的苏晴,再一次空等了半晌。直到要上课,才黑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进了教室。

    而早就坐在教室的凌蓉,只是失望了摇了摇头,果然,蠢货到哪里都是蠢货。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然而,蠢货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找不到的,小课间的时候容颜起身去向卫生间。

    而一直注意着她动向的苏晴则连忙跟了出去。

    卫生间,在每一层的左右两侧,容颜选了右侧的那间,刚出来的时候,就遇到了苏晴,容颜皱了皱眉,向边上让了让。

    然而,就像特意和她作对一样,容颜走向哪边苏晴就跟着走到哪边,总是挡住了她的去路。

    “有事吗?”容颜皱了眉头,停下脚步,看着她淡淡的问。

    “不是要我赔那件衣服的送洗费吗?我不问问清楚怎么知道?”苏晴冷笑着说道,那件衣服就是她噩梦的开始,如果她不和自己穿一样的衣服,自己也不会遭受那样非人的对待。

    “不......”然而,容颜才开口,便被苏晴打断。

    “去那边说吧!”苏晴指了指一旁的楼梯口对着容颜说道:“你不觉着这里的味道太大了吗?”说完,也不等容颜回答,便径自走向楼梯口。

    “行!”容颜点头,跟着走了过去,只是两人之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是容颜的小心,她始终记得,自己的肚子里有个小包子,需要她小心保护。

    “送洗费是多少钱啊?”苏晴倚在楼梯转弯的扶手上,那模样,似乎一不小心都能从楼梯上滚下去。

    “那两条短信都是你发的吧?”容颜轻笑着说道,明明是疑问句却是很确定的语气,“我不相信你这么费力的找我就是为了要给我送洗费!有什么话直说吧!”

    “呵呵呵......”苏晴轻轻的笑着,“你果然聪明,有时候我都觉着你才是应该被众人瞩目的全科状元,而那一个才是一无是处的仿冒品!”

    容颜看着她轻笑,若不是时机不对,她真想赞她一句聪明。“行了,你有话直说吧!不用再浪费咱们的时间了!”

    苏晴却是不理,径自倚在栏杆上轻轻的笑着:“你知道我被绑架了遭受了怎样的对待么?”

    容颜看着她不说话,只是皱着眉头,淡淡的看着她,等待她接着说下去。

    确实,苏晴也没有要她回答的意思,她只是想说,而除了父母,她谁都不能说,所以,只好找这个人,说给这个让她受到无妄之灾的人听。“绑架,殴打,强暴,我所有美好的未来都在那一刻断送!你知道吗,就是这样,我都没有想过要去死,你知道为什么吗?”苏晴又看向容颜,微笑着询问。

    容颜看着她,依然没有说话。她着实也没想到,短短一日,苏晴就已经遭遇的这些。

    “你知道为什么吗?”没有等到回答,苏晴又问了一句,然而,这一次,苏晴却又没有给她回答的时间,便接着开口道:“我还没有让害我成这样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我又怎么能轻易的死呢?那不是正对了那些人心意,你说是不是?”

    容颜还是看着她,不说话。

    “那你知道我是替谁受的这些罪的么?”苏晴笑了,笑的很是阳光灿烂:“你呀!那个人是你!那个绑匪的手机上一只都是你的照片呀,之所以绑走了我,只是因为你和我穿了一样的衣服呀!你说,我替你受了这么大的罪你是不是要偿还一些呢?”

    照片?容颜皱了皱眉,突然就想到那天,那个被称为全科状元的容颜替老师拍照的场景,那时......难道那时不是她的错觉?她拍的真的是自己?

    就在这时,站在她对面的苏晴却突然向边上让了一让,慢慢的,一步一步离开身后的栏杆,看着容颜,脸上笑容更艳,突然却发出一声惨叫。

    “啊!”一声惨叫,引来一些刚从厕所里出来的人慌忙的跑了过来。

    “容颜不要!”苏晴直直的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摔下去的时候还在喊着容颜不要。

    容颜很淡定的看着她,没有上前一步,没有退后一步。即便身后的人围了过来,她也只是乖巧的向后退了一步,以防那些人伤了她的小包子。并不理会其他人对她的指指点点。

    “这么狠?把人推下楼梯?”

    “就是呀,好歹是同学,这是不是也太过了?”

    “空长了一副好相貌,偏偏有一副蛇蝎心肠!”

    “果然,人不可貌相!”

    ......不认识的人站在一边看热闹,认识的人则匆忙的跑下楼梯,扶着滚到下一集阶梯苏晴查问伤势,那些人,原本因为上午的事情对这个容颜才改观了态度,现在倒觉着自己果然莽撞了,原来不是他们误会了她,而是她确实不值得人亲近,对同班同学都能下这样的狠手,即便有再大的纠纷,也不该如此......

    “别怪容颜!”摔得头破血流的苏晴被人扶坐起来,看着众人,声音虚弱的开口:“是我,没有把钱还给她,她也是一时失手才......才把我推下来的!”

    “你不要替她说情了!”又扶着苏晴人带着怒气说道,今儿上午,她还真的认为自己看错了容颜,没想到,不是她看错了,而是这人确实不值得真心对待。

    “就是,真是太恶毒了!”另外一个人同样义愤填膺。

    容颜冷言看着她表演,心中却在庆幸,庆幸是她自己往后倒而非推她下楼,否则就算她能躲过去也定会吓坏她的小包子。

    “你说我推的你?”容颜站在一个人的地方,坦然而从容的看着苏晴,声音平和的开口。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只是一时失手,我不......我不怪你!都是我......”看着容颜,即便自己满脸是血,苏晴依旧在为容颜说话。

    “不用说多!”容颜打断她那断断续续的表演,“只是在确认你有没有污蔑毁谤我而已!行了,你们可以送她去医院了,至于污蔑毁谤什么的,等你包扎好了伤口在谈!”

    “你说什么?”不止是苏晴,还有几个围在苏晴身边的人都诧异的开口,倒是苏晴,心中在冷笑,污蔑?诽谤?是事实又如何?谁又能为你作证?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所有人看到的都只是我被摔下楼梯你依然完好。你就是跳进江海里都洗不干净。

    容颜同样冷笑一声,自然从她的眼神中读懂了她的意思。然后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时候,向前走了两步,靠近了苏晴几分,然后抬手指了指拐角上的摄像头,“那里应该把你的独角戏记录的很清楚!”

    众人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这才看见墙角的摄像头。是了,事实真相如何,看看就知道了。

    而此时,苏晴也看见了,那个明晃晃的摄像头,向一个看透一切虚妄的神眼一眼,正死死的盯着她,摄像头?摄像头?苏晴觉着,自己果然蠢透了,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忽略了?那她狠下心受这么重的伤又是为了什么?

    “这......”而扶着她的几个人自然也看到了那个摄像头,再看到容颜坦然的模样,突然便觉着怀疑,“苏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我......”一脸心虚的苏晴,终于受不了打击,头一歪便晕了过去。

    见到这种情况,原本那些还站在苏晴那边的同学突然便觉着不靠谱了,想来,就算不看录像,事实真相如何他们也能猜到七八分了。现在,看向容颜是,突然便多了一些愧疚,她们总是直觉的不相信她,发生一点事情,就能动摇她们对她好不容易生出的一丁点的信任,所以,当问题来了的时候,她们就会这般轻易的背离她。

    容颜看着他们愧疚的眼神,只是宽容的笑笑,眼中是理解。

    这样的宽容大方,让他们更加的愧疚难安了。只是,她们如何也不敢想,竟然会有人这么狠心的伤害自己用以嫁祸她人。

    “好了,你们送她去卫生室吧!”容颜淡淡的开口道,“其他的事情,等她醒了再说,无论如何,伤口不能不包扎!”

    然而,原本站在苏晴旁边的人则纷纷的躲避,一个推让一个。

    “你去吧,我是不想管她的死活了!”一个女生瞧了一眼狼狈的苏晴,冷哼一声,直接上楼站在了容颜的身边。

    “你去吧!我要厕所还没去呢!”另外一个女生开口道。然后哒哒哒的跑上了楼,说是去厕所的人,却与之前那个女生一样,同样站在了容颜的旁边。渐渐的,苏晴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容颜身边的人越来越多,直到最后一个女生,让无可让,为难又费力的托着苏晴。

    “你也没办法,打电话吧!让保安过来送她到医务室!”容颜对着那个满脸为难的女生说道。

    那个女生听到这个提议,顿时欢喜了起来,连忙将苏晴放了下来,颠颠的跑上了楼。

    至于其他陌生的人,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愿意上前送苏晴去医院的,本来,与那些人一样,同情苏晴责怪容颜,现在,看着她狼狈倒地的模样,再无一丝同情心,反倒觉着她罪有应得。

    “我没带手机哇,有谁带手机的给保安室打个电话呀!”跑上去的女生,站在容颜的身边对着其他的人说道。

    “我已经打了,保安已经过来了!”其中一个,摇晃着自己的手机对着大家说道。

    “我们走吧!她这是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围在容颜身边的人有的开口提议道,现在是真不想管这人的死活了,因为苏晴辜负了他们的信任,让她们愧对了另外一个人。

    “你们先回去吧,该上课了!”容颜开口道,小课间只有十分钟,刚刚铃声应该已经想过了,只是这边太过嘈杂,把上课铃声给盖住了。

    “那你呢?”有人问,除了外班的人,他们班上的倒是没有一人移动分毫。

    “至少得等到保安过来!”容颜说道,即便这人自作自受,也不能把受了伤的人丢在这边无人看管,这是人品,无关大方或者矫情。

    “咱们和你一起等!”

    “对!咱们一起等!”

    “好!”容颜微微点头,轻轻的应道。

    楼梯口的厕所旁,无人看见,一直站在厕所门前观望的凌蓉悄悄的离去,脸色很难看,主要是被苏晴给气的,蠢货,真的是蠢到家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说的就是她了。

    回到空荡荡的教室,凌蓉一直皱着眉头。苏晴是完了,不仅没伤到容颜一分,还让她的地位越发的稳固,想到这里,凌蓉的脸色又难看了一分。

    “该死的!”咬牙,凌蓉暗暗的道。

    “谁?谁该死?”一道微哑的还带着睡意的声音响了起来,凌蓉一惊,转身,才发现墨哲瀚揉着眼睛站在她的身边,一脸疑惑的开口。

    “没......没谁!”凌蓉没有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还知道眼前这人不是自己能惹的,连忙摇头否认。

    “嗤!”墨哲瀚冷嗤一声,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趴在课桌上继续睡觉。

    凌蓉不知道,当她站在女厕所门口对着那边发生的事情愤怒跺脚的时候,可以堪称睡神的墨哲瀚就站在男厕所的门口淡定的看着她表演,而墨哲瀚之所以没有出现,只是因着,容颜解决这件事情绰绰有余。

    重新回到教室的老师看到这个空荡荡的教室时,很是不悦的皱了皱眉。

    “怎么回事?人呢?”老师冷着声音问道。

    “老师,有同学摔下楼梯,其他同学在边上守着呢!”有同学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刚想要开口的凌蓉立刻识相的闭上嘴巴,她告诫自己,不能冲动,现在不是对容颜发起攻击的时候,她需要时机,而非像苏晴那样,因为冲动而把自己给搭上去。

    不一会儿,容颜在同学们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当凌蓉看到这个情况的时候,心中的愤怒不安差点就要失控了,然而,她只能死死地握紧自己的拳头,拼命的告诉自己——不想像苏晴那样就微笑。

    “进来吧!”老师对着站在门口的学生说道:“那个摔下楼梯的同怎么样了?”

    “已经被送到保安室了!”站在最前面的容颜淡淡的道。

    “嗯,那就好,咱们开始上课吧!”老师开口道。

    “是!”

    至于苏晴,躺在医务室的床上,眼泪默默的从眼角溢了出来。

    “怎么了?很疼吗?”不明真相的医生开口道,手上的力道越发的轻。

    疼?又何止是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