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精神失常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静!”老师猛的拍了一下讲台,对着叫嚣的同学怒道,沉着一张脸,扫了众人一眼,她不知道,才短短的几天,原本应该向着苏晴的人全都转向了那个仿冒品,还是浑身是刺儿的仿冒品:“学校根据这个情况,让各班级加强思想品质教育!”

    “咱们思想很健康,不健康的是苏晴,老师,你以为所有人都会像苏晴那样,自己滚下楼梯也要无赖别人推她的?”

    “咱们可不会那么傻!”

    “你看,她不仅被开除了还被告了,现在人还躺在医院了吧?”

    “老班,你就应该给苏晴好好的做一次思想教育,不过,现在也不用了,人家已经被劝退了,现在挨不上你管!”

    “住口!”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铁青了一张脸,瞪着坐在底下嘴巴说个不停的学生们:“到底你们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是你们给我上课还是我给你上课?”

    “……”学生静默了。倒不是因为服气或者害怕,反倒有人在心中冷哼,若是这个你都不知道,你还是别做老师了!只是瞧见神情淡淡的容颜,所有的躁动便突然平息。是啊,你自说你的,我自听我的,何必带上情绪呢?

    “我希望,每个人就这件事情写一份认识。第二节课下课后交给我!”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很满意自己的威慑力,看着因为她的话而变得沉默听话的人,让她不自觉的生出一种满足感和荣耀感,好似,她不知是个老师,更像一个睥睨天下的王者,或者王者的老婆,比如那个完美到比女人好看比男人强大的帝国标致——皇甫卿。

    如果容颜知道,眼前这老巫婆正在肖想她男人的话,一定就不会像现在这般淡然沉静了。实在是想不到这个方面,想不到一个三四十岁的老女人也会肖想那个人。

    “老师,你这是什么思想教育哇!”有同学终于忍不住刁难,“你这明明就是自我反省嘛!咱们有做错什么哇,需要自我反省?”

    “就是啊!你当没当过老师啊,思想教育都不会,怎么做的班导?”

    “你要不会,去看看别的老师嘛!好歹跟人家学学!”

    “我们高中老师都比你强哇!人家讲道理说事实可以说半天不停口的!”

    “……”原本还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老师瞬间清醒了过来,一张红润的脸瞬间变得黑沉。反了,反了,这些个小混账,竟然教她怎么做老师?“住口!”

    “住口哇?”突然有女生站了起来,丝毫没将老师放在眼里的模样,反而是对着其他的学生,有模有样的学着:“还不住口,尔等刁民!”

    “你这是演古装大戏呢?”又有人站了起来,对着之前那个女生嗤笑:“你这气势不对,老师可比你像多了!”然后学着老师的模样,狠拍了一下课桌,来一句:“住口!”然后还歪着头,问着:老师,对不?

    “哈哈哈……”教室里,立刻爆发出如雷的笑声,可比老师那张脸精彩多了。

    老师没有想到,自己的学生会这么和自己对着干。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说笑了!”凌蓉,作为班级里的第一名,理所当然的被选为一班之长,此刻,在班主任老师的面前,自然不能不表现一下,站起身,对着疯笑的同学们开口劝道。“老师知道咱们思想没问题,所以才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我们自己思考!”

    “思考什么?思考苏晴宁愿这么狠的对自己也要嫁祸给别人的原因?”

    “这是让咱们吸取她失败的教训?”

    “傻呗,傻的天下皆知还偏偏当自己是算计人心的高手,偏偏忘了还有监控录像这一手?”

    “我觉着这种事情实在不能深想,会把咱们纯洁的小心灵给污染了的!”

    “……”凌蓉的脸色僵了一僵,没想到自己开口,也会有人反驳,更没想到会丝毫颜面都不给她,反驳的如此彻底。

    “咦,容颜,你还真写啊!”有人发现容颜拿着笔正在认真的书写,不免惊奇的问道。

    容颜抬起头,对她微微一笑:“写呗,写写问题出在哪儿。老师说的再多,也不如自己想通来的更有用!老师应该也是这个意思吧?”最后一句,容颜转头看向站在讲台前,脸色正阴沉的班主任。

    “……咳…。对,我就是这个意思!”老师咳嗽了一声,整了整情绪,借坡下驴融会贯通,“我说一千遍好人有好报,也不如你亲自去体会,帮助别人后别人对你诚心的感谢是多么的让人欢喜。”

    那些原本还不甚服气的同学们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倒不是老师说的有多有理,而是容颜,给了她们一个方向,站起来的同学们默默的坐了下去,叫嚣着的也终究不在叫嚣。

    “那就写呗!错的终究是错的!”有同学淡淡的道。

    “就是,又不要花很多的功夫!”

    “……”凌蓉听着看着,只觉着这一幕无比的刺耳又刺眼。怎么可以这样?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风光。凌蓉的手紧紧的握住,她是个学渣,从没有享受过学霸那张处处是焦点的感觉,然而一经享受,便舍不得丢了那种光环,那种走到哪儿都会是所有人的中心,那种随随便便说一句话就能成为至理名言的感觉,她不想丢,可是……现在,竟然有人一点一点蚕食她的地位名望。心中渐渐被愤怒占领,只觉着有人抢走了属于她的东西,却没有明了,那东西原本就不是她的,只是她用金钱买来的虚名,不知终有一日,这种虚名会化为泡沫渐渐消散无踪。

    容颜写了一页纸,因为涉及到自身,写的很是顺畅,其他的人也很顺畅,实在是写的太过简单,多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恶有恶报,心怀不轨下场必悲之类的话。没用一节课的时间,所有人都交了上去。

    “你写了啥?这么多字?”墨哲瀚瞧了瞧自己的一句话,在瞧瞧容颜的一页纸,觉着自己又别出心裁了。

    容颜扫了他一眼,却见他低着头瞧着自己的脚看都不看她一眼。然后……即便有很强的心里建设,即便知道他审美观异于常人,即便他的反应都是与事实相反,但终究常人是不好接受的,而她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人。

    “我有这么不堪入目吗?”容颜问,声音冰凉。

    墨哲瀚扫了她一眼,随即快速的转头,然后对着窗户使劲儿的点头。

    再然后,容颜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

    看到差一点扑倒在地的墨小少爷,即便害怕被报复,很多人终究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墨哲瀚顶着一张大黑脸,转身,怒瞪容颜,“你敢踹我?给你三分颜面你是不是就开染房了?”

    那种怒火高涨的模样,让原本笑的正欢的同学们莫不纠紧了心,墨小少爷的名句——爷可没有不打女人的缺点。

    很多人都在提心吊胆的看着,唯有两个人,高兴莫名。一个是凌蓉,一个是刚刚还受了容颜小恩的班主任。

    凌蓉冷笑,等着容颜悲惨的下场,女人,果然会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而忘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她是以为墨哲瀚帮了她几次就认为可以对他指手画脚为所欲为?呵呵……。是不是太不了解墨小少爷了?如果墨哲瀚是这么好相与的人,又怎么会有小魔王的称号?

    至于班主任,她自然不会因为容颜借的坡就对她改变看法,她的一句话岂能和她姐一生的前程做比?碍着她背后的人,自己不敢动她,可是不代表自己不能亲眼看着她受罪,到时候自己再假装过去劝阻,再来个摔跤推迟时间,想是那个男人在护着她,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的!

    然而,担心的人没看到悲剧,隔岸观火甚至期待火越烧越旺的人也没看到他们所期待的。

    容颜只是对着墨哲瀚做了个鬼脸,便安然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至于墨小少爷,虽然怒气冲冲黑着一张脸,终究没敢使用他那名句。坏女人他是打的不忌讳,但是打容颜,尤其是皇甫卿的女人,嗯,打之前,他得想想自己得骨节有没有想象得那么结实,被皇甫卿一节一节拆下来不知道要用多少的时间。

    所以,最终,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墨哲瀚像一只竖着毛的猫,却只乖乖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们的眼!”墨哲瀚心情不好,没人发泄怒火,只能发泄在这些招人烦的人身上。

    看到他的怒,很多人都舒心一笑,唯有班主任和凌蓉,一个黑着一张脸,一个淡漠着神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二节课,老师点评各人的小结,对于那些一句话的,只能无奈的翻过,对于认识较深刻的,篇幅较长的,老师则拿了出来,让所有人赏析。

    除了容颜,还有几个人写的篇幅都不短,其中一个就有凌蓉,凌蓉写的,无外乎就是给苏晴开脱,各种理由借口,什么刚受到重创心里不平衡之类的,同学们虽有赞同却不甚多,毕竟,自己遭受的厄运,不能怪罪到别人的身上。难道受过一次打击,就要让所有人都跟着赔罪吗?难道悲惨的人杀人放火就不用受到法律的惩罚吗?这是道德绑架,所有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无论是善人还是恶人。

    容颜所说的,也提到了这一点,所以写了,当时很生气,事后倒也算理解。

    看到这里就没有再往下看的老师开始冷笑了。

    “既然这样说,又何必咄咄逼人,一定要将她告上法庭呢?”老师冷着声音说道:“你也知道她受到了打击,精神有些不正常!”

    容颜看着老师,嘴角微勾,嗯,到底谁才是咄咄逼人?“那老师觉着我该怎么做呢?当做没发生什么一般,让她和我在同一个屋檐下,然后想出更周密的法子设计陷害我或者其他的同学?”

    “你……既然不能宽容以对,那你又写的那么冠冕堂皇干什么?”班主任忘了教导主任转告了的话了,对着容颜怒发冲冠。

    “我没有冠冕堂皇!”容颜站了起身,看着班主任,依旧一脸的坦然淡定,“我虽然提到她事出有因,却没有说有因就能避开一切惩罚,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能因为一个人的遭遇而改变判断错误的标准!我原本没有打算对她提出状告,而我的家人却在知晓此次事件之后替我做了决定。但是我并不会反对,因为他们的用心,是为我好,为了其他无辜的同学不会受到伤害。”

    容颜这一句话立刻为她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是哇,你自然想表现你的大方了,可是苏晴总不会设计陷害你,可是无辜的咱们呢?

    “这还是说明你没有宽容之心!”老师冷冷的说道,在看到其他学生不满的眼神之后,神色更加的愤怒,但终究还是耐着性子装着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儿说道:“学校已经对她做了处理,劝退,这样对一个学生来说已经是无法再大的惩罚了,她也再也不会威胁到你或其他人,你就不能……”

    “老师!”容颜喊了一声,打断她十分悲情的表演,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在为自己闺女求情呢。

    “……”老师愣了一下,一时之间忘了接着要说了什么。

    “老师,就算诽谤污蔑的罪名成立,也不会是多大的罪行,道歉,最多也就两三年的强制教育,再无其他,我觉着如果这两三年的时间能够让一个心理扭曲的人脱胎换骨开始新的生活,这是一件很值当的事情!”容颜淡淡的说道,“姑息养奸,若因为我们的纵容而让一个人在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那么,老师,到时候谁来承担这样的后果呢?”

    “我……”老师被问的哑口无言,一张脸清清白白霎是精彩。

    “好,姑息养奸!容颜说的好!”一个人带头,大喝一声,便开始用力的鼓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何丽,脚差点被踩断的何丽。即便现在,她的脚还在疼,然而,面对容颜却没有一丝的反感厌恶,对姑息养奸这个词语感受最深刻的恐怕就是她了,何丽想,如果那天容颜在她求救的时候就拉开墨哲瀚,她想,她不但不会感激容颜反而会接着在心中仇视她,然后会想法设法的刁难她。而现在,她在也没有这种心思,只因容颜让她知道自己那种做法是多么的不负责任和幼稚。

    何丽就像一个导火索,她说了这么一句并带头鼓了掌之后。教室里立刻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和如浪潮般的叫好声。

    “容颜,说的好!”

    “你好样的,我挺你!”

    “赞!”

    ……

    此刻,老师的脸已经不能用青白来形容了,一会儿黑一会儿白一会儿青一会儿紫一会儿……调色盘一样,看着不受控制的学生们。啪啪啪的很拍了几下讲台,“安静,安静,都给我安静!”

    容颜一抬手,所有同学像得了将军命令的士兵一样,瞬间安静了下来,站着的坐了下来,鼓掌叫好的也收了声,等着容颜,等着她继续发言。

    班主任见到这种情况,更是气得差点吐血,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他们眼中还有她这个班主任吗?她的话现在连一个学生都不如了吗?

    容颜扫了一眼期待的众人,呃……她没话说了呐!

    “反了!简直是反了你们!”众人期待的人还没说话,站在讲台的班主任已经忍不住吼了,啪啪啪的拍着讲台,似乎要把讲台拍烂的样子。“公然在课堂上叫嚣,你……你们每个人给我写一份五千字检讨!十二点之前必须交给我!”

    “老师,你昏聩了吧!”坐在容颜身后的墨哲瀚站了起来,声音困顿的说道,五千字检讨?说笑呢?从小到大,他也就那次迟到还笑了被那个宿敌罚了五千字检讨,其他时候,谁敢让他写检讨?

    “……”班主任被噎了一下,刚想要发火,却在看到对方是谁之后立刻把嘴巴闭上。

    墨家小少爷,便是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昏聩她也是不敢有一丁点的意见,这时候突然便想起表姐说过的话,哎,别看帝国大学的待遇丰厚,可是也不是谁都想呆的,随便哪个学生站出来都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除了少数平民,更多的是贵族,不是少爷就是千金,是你一个凭着成绩当上老师的人无法撼动的,稍微有点骨气的人都是忍受不了的。

    她是没骨气的人,只要她低声下气能让她过上富足的生活,只要苟延残喘能够让她在家人和朋友圈里高人一等。她愿意做一个没有骨气的人。当时虽然面上不赞同表姐的话,但是心里却偷偷的加了这样的一句话。是了,她要让曾经看不起她的人都仰望她,所以,她在被帝国大学录取之后抛弃了和她一起打拼的男朋友。她觉着偏安与小高中的男人配不上她这个帝国大学的老师。她心高气傲,她目光长远,然而现在,她被一个学生堵的哑口无言,突然就想到她的前男友,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模样?

    “老师,是我们一时失控了,我代表同学们向您认错,原谅我们这一次吧!”突然,凌蓉站了起来,对着神情迷惘的班主任微微深深鞠了一躬,言辞恳切的开口道。

    “……”所有被代表的人瞬间把目光投向凌蓉,对于这个一开始就得到她们无理由拥护的也叫容颜的人。心中微微有了不满,他们没有错,也不会认,可是这个人轻轻一句话,就把她们全都代表了。

    “咳咳…。”班主任咳嗽了两声,再一次借坡下驴,“行了,这一次我就不计较了!下次别再犯了!”

    “是!”所有人都没有开口,除了全科状元的凌蓉。恭恭敬敬,甚是听话的答了一声。

    “……”很多人的心中都生出一抹异样感,想不清道不明,总之是很不舒服的感觉。看着凌蓉,眼中不再如以往那般的热切包容,反而多了一丝挑剔。

    容颜没有说话,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静默的看着。

    至于凌蓉,回答完之后同样不再说话,对于周遭的视线,虽然心焦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她是看出来了,她的班主任与她一样不喜欢容颜,所以,首要的是把班主任拉到她的阵营,至于这些鼠目寸光的同学,事后在安抚就是了。想到这里,凌蓉的心就更定了。看着班主任,脸上挂着善解人意的笑容。

    班主任看着凌蓉,心中是越看越欢喜,果然,学习成绩好的人,素质也比别人高人一等。再扫向容颜时,却不由自主的皱紧了眉头,这个不知因为什么而得了皇甫三少庇佑的人,除了一张容易让人失神的妖容,其他的真是乏善可陈。

    “行了,今天的班会就开到这里,其他的时间大家自行复习!”班主任厌恶的扫了容颜一眼,然后看着大家冷冷的说道。然后便拿着课本走了。

    “老师再见!”凌蓉对着班主任温和的道。

    班主任点了点头,然后脚步不停走了出去。

    班主任一离开教室,教室就闹了起来,即便围在凌蓉身边的人也略微不满的看着她,似乎很不喜欢这样子的她。

    “容颜,你刚刚为什么要道歉呐,明明是她不对,开班会就是要各抒己见,一个个不说话那叫开什么班会?”

    “就是啊,谁错了?”

    “你要道歉你自己道歉呗,怎么能把咱们也给带上去?”这话说的就有点直白了,不像之前的两人说的那么隐晦。

    凌蓉一听,顿时掩了笑意,满脸受伤的看了周边的人一眼,随即低下了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我只是……我只是那么一说!”凌蓉开口道,声音也带着哭音,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我以为到底是咱们的班导,闹僵了总归不好,咱们班里从开学到现在,明明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却发生了好几件大事,如果咱们在和班主任闹翻了,对我们自己也会有很不好的影响,我这才……这才那样说,算是给个台阶给班主任,息事宁人,我以为你们也会支持我,没想到……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多管闲事了!我……”

    “好了好了!”刚刚还质问的人连忙摆手,好吧,她最受不了动不动就哭的人了,“误会说开了就好了!”

    “是啊!说开了就行!”

    “只是,我还是不喜欢这种被代表的感觉哇!”

    “我也不喜欢!”

    “下不为例了吧!”

    “算了算了,还是想想待会儿去哪儿吃饭比较实在!”

    ……

    容颜只淡淡的看着,不参与不避让。

    “容颜,一起出去吃饭吧?我请客!”突然,何丽回过头来,看着微笑着的容颜,声音清丽的说道。

    容颜看着她,微微摇了摇头,“不行呐,我得回家!”出去吃,也不是不行,只是她还不怎么相信她们呐,为了小包子,还得审慎一点的好。

    “啊?”何丽嘟着嘴有些失望了叹了口气。

    容颜笑了笑,声音微软的开口:“脚还疼吗?”

    一句主动的关心,让嘟着嘴情绪并不怎么高昂的何丽立刻甩掉了低落的情绪,直接从桌位上转了个身,面对着容颜,轻快的摇了摇头,“已经好很多了!几乎感觉不到疼了……啊!”还未说完,便发出一声惨叫,何丽转过头,凶神恶煞的看着自己的同桌,“你谋财害命哇!”

    “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死要面子活受罪!”何丽的同桌,另一名娇俏的女子很是无辜的说道。

    “钱瑶,我要杀了你!你个混账东西!”何丽红着一张脸尖叫。

    容颜笑着看他们胡闹,正好看到何丽前面的凌蓉,此时她正歪着头,斜斜的看着自己,容颜点点头,算是和她打招呼,看着她冷漠的转过头去,也只是轻轻的笑着,并没有放在身上。

    “何丽,你个一条腿的蛤蟆!”钱瑶一边躲着何丽的攻击,一边继续笑着挑衅。

    “啊!我杀了你!”

    ……

    “哼!”对于何丽和钱瑶的玩闹,其他的人都只是当趣事一样看着,唯有凌蓉,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打开书本,再不看她们一眼。她知道,何丽已然完全背离了她,而和何丽玩的好的,自然也会离她越来越远。

    “叮铃铃……”下课铃声终于如约而至,早就准备好的同学们立刻三三两两的走了出去。

    今天只要上午两节课下午两节课,中间的时间很宽裕,可以回家睡个午觉。

    “喂,丑女人,你可不可以稍微有点品位,别穿这么丑的衣服,原本就丑的狠了,现在都已经快刺瞎我的眼了!”在回去的路上,墨哲瀚终究还是没忍住,走在容颜的身后,小声却认真的开口劝说。

    “真的这么丑吗?”这一天这人对她的打击已经够多了,所以,现在她已经能很平静的听他的谬论了。回过头,容颜看着他,很是认真的问。

    墨哲瀚小心的瞧了她一眼,然后很认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很丑!我从没有见过比你还丑的人!”

    “……”在有好的心态,容颜也觉着脑仁疼,实在是忍了又忍,抬头时,正好看见学校门口一打扮别致的人,二话不说,拉着他就走。

    “喂喂喂…。这是要干什么?”墨哲瀚颤抖了,以为这人要拉着他到皇甫卿面前告状,瞬间觉着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就…。我就开玩笑来着!”

    容颜不理他,拉着他一直往前走。

    “喂喂喂……我还有事呢,你要拉着我去哪儿啊?”虽然要挣开她的桎梏很容易,但是想到那个龟毛又不讲理的男人,墨哲瀚只能有着她拽着自己。行动上没办法反驳,嘴上却一刻都没闲着,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哎哎,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很美,美的惊心动魄惊天地泣鬼神,行了吧行了吧,我绝对不去见皇甫卿!”最后,墨哲瀚也不罗嗦了,很是爷们的说了这么一句。“若见卿毋宁死!”

    “你想得美!”容颜对他冷哼,暗恋她家男人还指着她带他去见,她看起来很傻么?

    “那你要带我去哪儿!”听到这里,墨哲瀚也放下心来了,只要不见皇甫卿,啥事都好说。

    “带你去和美女合影!”容颜道,笑的花容月色。

    “真的?”这声音都有点飘了,连墨哲瀚自己都觉着了,实在是从小到大,除了在电视上,他就没见过几个好看的姑娘。和美女合影,能不让他激动么?

    帝国大学的对面就是一精神病研究中心。此时,门口正站在一个女生,披头散发,目光呆滞。

    容颜一直讲墨哲瀚拉到那个女生的面前,对着墨哲瀚说道:“怎么样?美不?”

    墨哲瀚盯着她看,“一张脸还是挺好看的,就是头发太乱,影响了整体感觉。”

    容颜疑惑了,扫了一眼一脸清秀的女生,她看着也觉着这人的五官也很好啊,按着墨哲瀚那诡异的审美观,不是应该觉着人家看不下去的么?

    “墨…。墨!”那个目光呆滞的女生,盯着墨哲瀚,终于像是回神了一样,嘴巴开开合合,很费劲的说了这两个字儿。

    “……”容颜和墨哲瀚皆是一呆。容颜转头,看向墨哲瀚,问:“你认识她?”

    “嗯嗯嗯……”墨哲瀚连忙摇头。然后又像不确定一般,双手捧起那个女生的脸,仔仔细细的扫了一遍,然后歪着头,看向容颜再一次确定,“不认识!”

    “墨……墨!”那个女生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双手突然死死地抓住墨哲瀚的衣角,原本无神的大眼睛突然便盈满了泪光,然后一颗一颗吧嗒吧嗒的落在地上。

    “哎哎哎……”墨哲瀚是傻了,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小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可得看清楚了再哭,我是那个你想他看见你哭得人吗?”

    “……”那个女生却不说话,只死死的拽住墨哲瀚的衣角,低着头掉眼泪。

    “……”容颜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很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又向后退了一步,然后……然后她的手臂被抓住了。

    “你还敢跑?”墨哲瀚瞪着她咬牙切齿,“这什么情况?”

    “呵呵呵……”容颜干笑,她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呃,不是你在外面惹的风流债吧?”

    “容颜!”也不喊丑女人了,墨哲瀚瞪着她的目光都能杀人了。

    “哎哎哎,行了行了,你先松手!”容颜挣开墨哲瀚的手,这才走向那个女孩的身边,这姑娘,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纪,一张脸只能算是清秀,唯独那双眼睛,墨亮的像个钻石,眼型也很好看,眼尾处微微上挑,很勾人的模样。只是现在,脸色很是苍白,身上的衣服也很破旧。

    “你叫什么名字?”容颜站在那个女孩的身边,声音轻柔的问。

    那样温和的声音似乎很能安定人心,原本只低着头不愿开口的女孩想了很久,似乎终于愿意抬起头,目光有些怯怯的看着容颜,嘴巴张张合合,很长的时间才结结巴巴的吐出两个字——柴蝶。

    “柴蝶?”容颜向她确认。

    柴蝶缓缓的点了点头。“嗯,柴蝶,我叫柴蝶!”

    “你怎么到这里的?你要找谁?”容颜又问,声音依旧软软糯糯。

    “墨墨!”似乎是喊的次数多了,柴蝶再喊墨墨的时候终于不在结巴,抓着墨哲瀚衣角的手还使劲儿拽了拽,似乎在告诉容颜,她要找的人就是他。

    容颜扫了墨哲瀚一眼,凶神恶煞的瞪了他一眼,“你还不承认?”

    “我……”墨哲瀚一脸被雷劈的表情,他真的不认识这个人,“我叫什么名字?”伸手,又将那女孩的脸抬了起来,瞪着她怒问。

    “墨……墨!”被吓得,柴蝶又开始结巴了。

    “你……”墨哲瀚咬牙。却被容颜一把扯了过来,“你别吓着人家好不好?”

    “我……”墨哲瀚无语了。

    容颜却不看他,只温和的看着柴蝶,“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他就是墨墨的!”

    “墨墨,他!”柴蝶拽着墨哲瀚的手,固执的说道。

    “……”容颜也没有办法了。

    “怎么办?”墨哲瀚愣,“你呀的带我和美女合影的呢?”这个叫什么事情?

    “呃……”容颜无辜着一张脸,耸肩,“这怎么能怪我?”

    “那怎么办?我还得把衣服脱给她?”墨哲瀚看着自己被她紧紧抓住的衣角,瞪着容颜。

    “……”容颜不说话,心道,你把衣服脱给她就能把事情解决了那还好,就怕你把衣服脱了也解决不了。

    “我没有病!我没有病!你们才是神经病,你们这些疯子,你们眼睛瞎了吗?你们才是神经病!”突然一阵嘶吼声响了起来,打扰了正在困扰的他们。

    两人循着声音望去,便看见几个熟人,苏晴疯狂的从神经病研究中心的大门跑了出来,她的身后,跟着的正是哭啼啼的苏妈妈,以及一脸悲痛的苏爸爸。

    “孩子!孩子!你别跑啊!”苏妈妈跟在身后追着。

    在后面,还有几个容颜认识的人,萧敬东和宁宗。宁宗容颜只见过一面,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是知道他是皇甫卿智囊团中的一员。

    他们看见了那些人,那些人自然也看到了他们,无论是装疯跑出去的苏晴,还是跟在苏晴身后的苏爸爸苏妈妈,还是萧敬东一行人。

    得到了结果,萧敬东他们自然就不用再跟在他们的身边,尤其是看到容颜这边,自然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容颜行礼问好。

    “宁宗,见过夫人!”之前,也只是和团员一众问好,没能向夫人介绍自己,这次,正好得了机会,走到容颜的面前,宁宗学着萧敬东的样儿,很认真的行礼问好。

    “我是容颜,你好!”容颜也认认真真的回了礼。

    “夫人好!”跟着宁宗身后的律师团,同样认认真真的行礼问好。

    “你们好!”容颜微笑着回礼。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萧敬东看着眼前这个情况,很是友好的问。

    容颜瞧了瞧,这才发现,因为这么多人的靠近,柴蝶已经害怕的躲在墨哲瀚的怀里,原本只是抓住衣角的手,变成现在死死地圈住他的腰,而墨哲瀚,因着正人君子不占人家便宜,只能微抬则双手,全身僵硬。

    “呃……”容颜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个柴蝶!”

    “我怕,墨墨!”

    “你能不能松开手?”

    “不要!墨墨骗我!”

    “我没有……”

    “墨墨骗我!”

    “我……”

    容颜决定不管了,先让他们自己好好谈谈,想起刚刚看到的苏晴,容颜看向萧敬东,“你们和苏晴一起来的?”

    “是!”萧敬东开口,“我们想到她们会借由受刺激精神失常来逃避判罪!所以特意来看看!”

    “哦!”容颜点头,“那判定结果呢?”

    “我们来晚了一步,苏晴被鉴定为精神失常!”

    “……”容颜皱眉,想到苏晴刚刚那意味深长的一眼。这是还不死心的意思吗?

    “夫人放心!”看她皱眉,宁宗开口道,“被鉴定为精神失常也不是坏事!和判定监禁三年相比,我觉着被送到精神病院更让人难以忍受!”

    容颜看了看,果然,那人的身边没几个是善茬,是啊,三年的牢狱之灾,表现好一点,说不定一年半就出来了,可是精神病院,进去容易,出来却很困难吧?

    “容颜,你还有良心没有?”看着她只顾和别人谈天说地彻底把他给忘了,墨哲瀚终于没忍住吼了出来。

    “呃……”容颜回头,便看见他还维持这原来的模样,忍着笑,板着一张脸走了过去,“你真的不认识她?”

    “我保证,我绝对不认识她!我要说假话就天打雷劈!”墨哲瀚开口,毒誓都发了。他一十八岁,一心只想着打败皇甫卿,滴女不占,哪里会认识这么一个小丫头。

    “那……”看着柴蝶那盈满泪光的眼,那种像是被遗弃后的受伤,容颜突然就想到了五岁的自己,可是,这个世界上被人遗弃的很多,她无法也不能一一领回家,迟疑了一会儿,终究还是看向了萧敬东,“萧特助,你能不能……”

    “交给我吧!”萧敬东开口,善意的打断她迟疑的话。

    “谢谢!”容颜对着萧敬东说道,故意不去看柴蝶的眼睛,那种受伤她不愿看见。见了会心虚,似乎她才是遗弃她的那个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