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34 第一次胎动

134 第一次胎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34

    “对了,你和皇甫湘之间怎么样了?”好像解决了心头大患一样,似乎只要自己的儿子和三少说一声,这件事情就一定能够轻松解决,董老板终于有心思关心别的事情了。他没有忘记,现在能这般放松的原因。如果没办法永远攀上皇甫家,他们的荣华富贵和一帆风顺也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所以他还不能让儿子大意。一点都不能大意。

    “阿?”董玥愣了一下,没料到爸爸突然会为这个问题,他和皇甫湘已经好些天不曾见面,自从那天离开她的公寓之后就再也见到她,而他心心念念全是容颜,哪里还想着去求皇甫湘的原谅,似乎认定了,只要皇甫卿看中他了,无论皇甫湘如何态度,他这个皇甫家的姑爷是少不了的了!而现在,听爸爸如此这么一问,突然间便没了信心,似乎皇甫湘真的不原谅他,皇甫卿再是权势谈滔天,还能逼着皇甫湘嫁给他不曾?原本对于求皇甫卿这件事情再信誓旦旦不过,现在突然便觉着忐忑,合同签了皇甫卿没办法反悔,可是这婚姻大事却不是如此笃定,皇甫卿如果看不好他分分钟就能把他踢得远远的!

    “你这是怎么了?”董老板瞪着自己的儿子,眼神凌厉,声音也不由得冷了三分,“莫非你又做了什么混账事儿?”

    “怎么可能!”董玥心里一抖,面上却镇定自若,“我又不是傻子,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难道我还不知道吗?错过一次,我又岂会在错第二次?”那种身无分文孤立无援的日子他是再也不想体会的!想到这里,董玥对容颜的执念似乎也没那么强了,有钱了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找到,没有钱再丑的女人也不会跟着你!放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容颜,你等等我,总有一天我会财势双收,到那时我一定把你接到我的身边。至于现在,他想,是时候拼尽全力挽回皇甫湘了!

    “你知道就好!”董老板的声音严肃,“找个机会让湘儿姑娘来家里吃饭!你都见过她的家人了,她也合该见见咱们才好!”董老板对着儿子吩咐道。心里知道,不盯着点不行,这个儿子在女人方面有点不靠谱。

    “嗯,我和她商量一下,尽快安排这件事情吧!”董玥人忍着心中的震撼,面色镇定的说道。

    “嗯,你放在心上就成了,最迟这个周末!”董老板淡然的说道。

    “行了,先别说了,快来吃晚饭吧!”董夫人从餐厅里走了出来对着他们父子俩说道,保姆已然将饭菜都准备好了。

    “走吧,吃饭吧!”董老板对着董玥说道,便径自走向了餐厅。

    “大哥不是还没回来吗?”董玥看了看寂静的门口,疑惑的说道。

    “管他做什么?”董老板皱着眉头说道,“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不知道吃饭吗?别管他!”

    “哦!”董玥应了一声,终是乖乖的走向餐厅,也是,他大哥,似乎很少和他们在一桌吃饭,他都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了。

    华府豪庭壹号院,此刻也正在吃饭,只是吃饭的人不止是皇甫卿他们夫妻俩还有皇甫琅和明烨,今天下午,明烨终是从国外归来,皇甫琅特意开车去帝京国际机场去接的人,这不,回到二号院休息休息,到饭点的时候直接就来壹号院蹭饭了,到底人家刚回来,皇甫卿在不喜这个人,也不好意思让人家伸手做饭的。

    得知他们去做了产检,四个月了,按理来说就可以知道宝宝性别的,皇甫琅和明烨两人都跟着问了一番。

    “我不知道,你问她!”皇甫卿放下筷子,对着两只渴望的人开口说道。说完,这才拿起筷子继续优雅的吃饭。

    皇甫琅和明烨的眼光立刻射向容颜的方向,显然,对于皇甫卿的说辞表示不信,却在看到容颜的神情时产生了一些怀疑,这丫头笑的那么得意莫非皇甫卿真的被瞒住了?有可能吗?

    看着皇甫卿一脸懊恼的模样,容颜就欢喜不已,随即看向疑惑的两个人,依旧笑眯眯的开口:“现在知道了,到时候生孩子的时候不是一点惊喜也没有!所以不如不知道!是不是?留点期待嘛!”

    看着艳若春花的容姑娘,皇甫琅和明烨终是乖乖的闭上嘴巴,确实,男女都一样,想来,无论是男是女,他们都会很欢喜。只是……

    “我比较喜欢男孩!”

    “我喜欢女孩!”

    明烨和皇甫琅互看一眼皆小声的嘀咕。然而这种事情天定,他们总没有办法左右。

    容颜只是笑着,甜蜜蜜的模样,她很期待呐,期待皇甫卿黑脸的模样。

    用过了晚餐,四个人坐在楼下打牌,本来,皇甫卿是极不愿意的,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打牌和打麻将一样的不卫生,只是,架不住容颜生拉硬拽,愣是不情愿的坐在了其中一边。

    “待会儿打完牌你再去好好洗洗就是了嘛!”容颜小声的嘀咕。

    “行了,出牌吧,不要浪费时间!”皇甫卿淡淡的说道,终归还是坐在边上了不是?

    “三带两!”斗地主,现在,容颜已经孰能生巧了,几乎战无不胜,只是,多了一个智商只比她高不比她低的皇甫卿,这个地主就有点不好当了。

    “压上!”坐在容颜下家的皇甫琅出牌。

    “炸,小三!”充当守门员的皇甫卿生生把皇甫琅的大牌给炸了,放了一张小三给容颜。

    容颜傻眼之余欢喜异常,唔,枉费她还担心来着,原来这人智商最高,牌技却是不咋地啊!连忙把手中的孤牌扔了下去:“小五!”

    “……”

    “……”皇甫琅和明烨互看了一眼,同时望天,这牌还有打下去的意思么?

    “哎,你们倒是说话啊,要不要?不要我就出牌了啊!”容颜看着呆傻的皇甫琅和明烨,催促的说道。

    “你说呢,小五我能不要吗?”明烨瞪她,声音凉凉的说道。

    “那你还拖延时间干什么?一张孤牌而已!”容颜觉着这么一张牌确实不需要考虑多少的!

    “……”

    一晚上,总共打了五轮,最终以皇甫琅和明烨的投降而告终。这两人,完全是合起伙来的,打他们的时候一个比一个狠,每当两人之中其中有一个是地主的,立刻变成了白痴,完全不管什么该出什么不该出,除非是傻子才和他们继续玩。

    “不要介个样子嘛,这才玩了多久一会儿啊!”容颜一边点这钱一边对着皇甫琅和明烨劝话,果然,几牌下来,她才是最大的赢家。点钱差点点到手软。

    “以后再说吧,做了一天的飞机太累了!”明烨开口说道,心里却打定了主意,以后,是绝对不和这对夫妻打牌的,耍诈耍的那么的理所当然。

    “也是!”容颜想了想,连忙点头,“那你早点休息吧,对了,周末过来吃饭吧,这么些钱够好好吃一顿的了,怎么样?我大方吧!”

    “……”明烨和皇甫琅一阵无言,只相携着快步离开了壹号院。

    “哎,小别胜新婚呐!”对于他们等不及的样子,容颜只摇头感叹,惹来皇甫卿一阵白眼。果真,有时候聪明的跟鬼一样,有时候傻的跟白痴似的,这不,现在就是傻的。

    “你那是什么眼神?”容颜看着皇甫卿甚是疑惑的问道:“难道我说的不对?”

    “对!对!对!”皇甫卿一连说了三个对以表示对她的认同,“行了,赶紧上去睡觉吧!”

    “不要!”容颜连忙摇头,“今天的胎教还没有进行呢!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能忘记,果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皇甫卿的脸黑了一黑,现在知道胎教了?想当初他不想打牌就用的这个理由,那就是是时候进行胎教了,只是这人,想打牌想疯了,只说打牌也是一种益智游戏,算得上抬轿的一种了,现在却还有脸说……

    “放在闲着也没事,就看一会儿电视吧!”容颜将皇甫卿给拽着耍赖一般的说道。

    “行吧,你先去看,我去洗个手!”皇甫卿终是无奈的说道。

    “OK!”容颜摆了一个OK的手势这便回了客厅,皇甫卿则径自走向了洗手间。

    进了客厅,容颜直接拿了放在装饰架上的遥控器,一边开电视一边寻一个好位置坐下来,打开电视,容颜直觉的去找动画片,却在看到屏幕中间那段广告位,此刻正在播放一则新闻,容颜愣了一下,终是没有急着去看动画片,而是寻了今日的新闻看了起来,看着一个女人和好几个乞丐……此时,比早上的新闻更加的详细,竟然已经有人深扒了金娜的资料其父是帝京一知名大学的教授,其母是董家的千金小姐,更是把金娜在学校期间谈了几次恋爱男朋友是何人全部都给扒了出来。

    容颜想着,为什么这么一个家世良好的女孩子竟然不知道珍惜这个难得的好机会呢?明明可以活出更好的生活不是吗?她却不知,这个明明可以好好生活的女人,就是觊觎她大姐夫的人,而现在,同样觊觎着她的老公。

    当皇甫卿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她看的新闻,不由得皱了眉头,终归没想到,防了一天,竟然在晚上的时候出了这样的疏漏。

    皇甫卿走了过去,直接把她手中的遥控器拿了过来,找她以前看过的动画片。

    “阿卿!”容颜歪着皇甫卿的肩膀上,突然就没了看动画片的动力,不明白一个女人为何要这么作践自己。而这样的新闻是不是不该大肆传播?“这不是个人*吗?新闻怎么能……”

    “那你去告诉电视台让他别播了!”皇甫卿瞪了她一眼凉凉的说道,他就是不想让她看见了瞎想,自然,也不想告诉她这是他的手笔,他希望,自己在她的心中一直都是光明伟岸的模样,至于暗黑的那一面,只有他自己知道就好了。

    “我就是随口说说!”她当然也知道,这个女人,能够被逼上这样的绝境,也只是她自作自受罢了,只是……终归她的父母很无辜不是吗?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负责!”皇甫卿似是看到了她的内心所想一般,声音淡淡的说道,“无论是这个女人自己还是被波及的她的父母,终归都犯了错,所以,落得今天这样人人喊打的下场也怪不得别人?如果这个女人自尊自爱,如果她的父母从小教导她自尊自爱,现在都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是吗?”

    容颜看着他,良久,方才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容颜想,以后她即便做个让儿女厌恶的严厉母亲,也是断然不会让儿女走了岔路。她要引导孩子做一个积极善良的人。而非如同这个金娜一样自甘堕落的人。

    容颜没有深想,新闻上自然也不会把皇甫家的人给扯上去,无论是皇甫家还是赫连家都不是谁都敢轻易得罪的家族!

    “行了,还是早点休息吧!”皇甫卿看她没有看动画片的意思,只好开口说道,现在也确实不早了,都快九点半了。

    “嗯…。啊!”容颜刚点头答应,却蓦然惊叫一声。

    “怎么了?”皇甫卿大惊,连忙看了过来焦急的询问。

    “动……动了!”容颜盯着自己的肚子眼神发直的说道。

    “嗯?”皇甫卿疑惑,语气中满是不解。“什么动了?”

    “肚子……肚子动了!”容颜傻傻的说道,盯着自己的肚子,一动也不敢动。

    皇甫卿终于回过神来,“你是说宝宝动了?”

    “嗯!”容颜点头,把皇甫卿的手拿起覆到自己凸起的肚子上。

    然而,皇甫卿却没有那么幸运,当他的手覆在上面的时候,两只小包子就像睡着了一样,愣是过去良久,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宝宝,再动一下!”皇甫卿蹲在容颜的旁边,声音是少见的温柔。

    容颜看着皇甫卿的神情,那种近乎虔诚的模样,心中说不出的感受,这人和她一样,如此期待着宝宝的到来。

    “包子,乖哈,爸爸在和你们打招呼呢,你们也和爸爸打个招呼好不好?”容颜摸着自己的肚子甚是温和的说道。

    而就在这时,奇迹一般的,原本身为平静的肚子竟然又动了两下,只是到底宝宝还小,肉眼是看不见明显的起伏的,只是覆在上面的手,却能清晰的感受到,感受到那充满生命力的运动。

    蓦然感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皇甫卿几乎说不出话来,再一次,体会这两个生命是如此的鲜活。他的孩子,听话的在同他打招呼。当然,如果听他的话就更好了。

    “钟主任说了,四个月往后,包子的胎动会越来越频繁!”容颜看着皇甫卿声音软软的说道。“据说,等到月份大了,肚皮都能被踹的鼓鼓的!”

    “真的吗?”皇甫卿看着容颜的肚子难得傻傻的问,想象着,她的肚皮一会儿凸起一块一会儿凸起一块的模样,心中越发的期待。期待着他们快些长大,快些来到这个世界上。

    “宝宝,来,在踢一脚给爸爸看看!”大大的温热的手掌依然覆在容颜的肚子上,皇甫卿对着她的肚子小声的说道。

    然而,一如上次,两只小包子再次沉寂了下来,像是没听一般,安然无声。

    皇甫卿撇了撇嘴,想着这两只小包子太没有眼力劲儿了,这个家他才是当家的好不好?难道他们不应该先巴结巴结他吗?“我告诉你俩啊,你俩要是不听我的话,等你们出生之后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然而,饶是他如何的威逼利诱,两只小包子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愣是没动一下。

    “哈哈哈……魅力不行了吧!”容颜欢喜的嘲笑,“看我的!”拿开皇甫卿的手,容颜再一次故技重施,只是这次却不如上次那般顺利,无论她的语气动作如何的温柔,两只小包子就是没有在动一下。

    “难道刚刚你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吓着他们了?”容颜抬头瞪着皇甫卿甚是怀疑的说道。

    皇甫卿扫了她一眼,“你还好意思说,刚刚那只是凑巧罢了,你还以为他们真的是因为听了你的话不曾!行了,咱们上去睡觉吧,想来,他们也到了睡觉的时间了!”

    容颜瘪着嘴,显然不喜欢他的说词儿,明明就是她让包子和他打招呼的!早知道她刚刚就不出手了!

    “行了行了,是你的功劳行了吧!”看着她委屈的模样,皇甫卿终是无奈的让步,“现在可以上楼去收拾睡觉了吧!”

    “明明就是事实,你不要说得那么不情不愿!”容颜瞪着他,开口严正的说道。

    “对对对!”皇甫卿点头,“多亏了你,要不然这两只小混蛋还不跟我打招呼呢!”

    “你这是在讽刺我?”容颜歪着头盯着他甚是疑惑的问。

    皇甫卿连忙摇头,“那哪儿能啊,情真意切,断没有讽刺的意味!”

    “好吧!”容颜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就相信你一次!”

    孕妇综合症!皇甫卿很是识相的闭上了嘴巴,不在继续这个话题。

    两个人这才相携着往楼上走去。

    而此时,这个本该收拾睡觉的时间,皇甫琳,皇甫卿的姐姐,被赫连非白要求写三千字检讨的人直到现在才领着公文包离开了办公室,而她的公文包中,正安安静静的躺着三份检讨。这是她寻了三个版本一字不漏的抄下来的。所以才忙了这么久,连赫连非白打电话说要来接她都被她给拒绝了,当时正抄了一半,哪里敢让他过来,他若来了,岂不是让他抓个正着?

    所以,拒绝了赫连非白过来接,她便安然的抄了,九点半,终于圆满完成了工作,她想着,这三个版本,总有一个能满足他的要求的吧!

    想到这里,脸上的笑容越甚。只是……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能不能说来听听?”一道温和带笑的声音响了起来,差点把欢欣鼓舞的皇甫琳吓傻。

    刚走到门口的皇甫琳,愣愣的转头,便看见她的老公正倚在墙角,修长白皙的指间夹着一颗烟,正云雾缭绕。

    “你抽烟!”本来的惊恐没了,皇甫琳指着赫连非白,声音难得的带了三分冷色。

    赫连非白将烟蒂扔到地上,顺带用脚碾了两下,带身上的烟味儿散了散,这才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温润的笑容。

    以往,最受不得这样的笑容,此刻,皇甫琳却没有妥协,依旧狠狠的瞪着他,好似他做了多么了不得错事一般。明明答应他不抽烟的,竟然背着她偷偷的抽。

    “我没抽烟!”终究,赫连非白还是开了口解释。

    “我这眼睁睁的看着呢!”皇甫琳瞪着他,这人,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了,烟蒂还在那里呢!

    “这是看门的大爷给的!”赫连非白拉着她的手不允许她挣开,一边向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一边开口接着解释:“人家给我总不好拒绝不是?不过我可没抽,只是放在手中任由它自生自灭!”

    “我不信!”被赫连非白推进车里,皇甫琳还是小声的嘟囔。

    自己也坐上车的赫连非白终是无奈的笑着,“好吧,既然不信,那就亲自验证吧!”

    “嗯?”皇甫琳抬头,验证?抽烟还要如何验证?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身子便被赫连非白揽了过去,惊呼一声,便被堵住了嘴。

    不知何时,赫连非白终于将呼吸不稳的人给放开,脸上带着温润的笑,轻轻的问:“如何?”

    “嗯?”还没有完全平复的皇甫琳,抬着头看着问话的赫连非白,一脸的懵懂,什么如何?

    “没有烟味吧!”赫连非白轻笑着问。

    “……”皇甫琳瞪着他,依旧呆傻的模样,被他波涛汹涌的吻着,哪里还顾得上验证他到底有没有抽烟?只是……他的口中似乎却是没有烟味儿。

    皇甫琳悄悄红了脸,这才把头转向另外一边,假装看外面的夜色。

    赫连非白只是笑了笑,这才发动车子回家。

    “拿来!”一回到家里,赫连非白就像皇甫琳伸出手,声音淡淡的说道。

    “嗯?”皇甫琳看着他疑惑。

    “检讨!”赫连非白轻声提醒。

    “哦!”这次,准备充分的皇甫琳一点也不耍赖,连忙将自己包里的检讨拿了出来,三份,全部递到了赫连非白的手中,“喽,三份,我可忙了一下午呢!人气可高的检讨书呢!”

    “……”这句话一听,赫连非白的脸就黑了,什么叫人气可高的检讨书?直到他扫了一眼手中的检讨书,他已经忘了该如何生气了!果然,比让他帮着写还要恶劣,这抄的也抄的太彻底了些,最后的署名都不曾改一下!

    “皇甫琳!”赫连非白大吼。

    “非白,你看,我的手指!”皇甫琳将自己的手伸到赫连非白的面前,中指上还有小小的凹痕,“写了这么多字儿,把手都写变形了!”

    于是,赫连非白到嘴边的批评又无奈的吞了回去,“行了,我在水墨楼买的晚餐,赶紧吃饭!”

    “哦!”皇甫琳低头,乖巧的应着,也不问他何时去水墨楼买的,也不问现在是不是已经冷了,逃脱升天这种事情最是要小心翼翼。

    她以为自己真的逃脱升天了,却不知道,有人虽然舍不得在这方面折腾她,却舍得在另外一方面使劲儿的折腾她,一夜无眠,赫连非白身体力行,让她认识的比写检讨更深刻。让她发誓,以后再也不瞧任何一个裸男一眼了。

    直到天亮,赫连非白才放她沉沉睡去。

    而这时,董玥依然被董老板从床上喊了起来,今天,照例,所有的报纸新闻全是对昨天的巩固与加深,他怕,在耽搁下去,他们董家就要被深挖出来成为明天的头条,所以,这件事情万万不能再耽搁了。

    “爸,你放心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董玥起身,意识迷迷糊糊却坚定的应道。

    “嗯!”董老板点了点头,“你赶紧收拾收拾!”

    “好!”董玥从床上爬起来,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尽快解决难免会波及到董家,而董家不好他自然也不会过的好。想到这里,意识又清醒了几分,他得尽快去求皇甫卿解决这件事情,余下的时间,就去找皇甫湘,无论如何,他的赢回皇甫湘的心。

    想到辉煌腾达的自己,董玥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快速的去浴室冲了个澡,换上一身自认为很帅气的黑色西装,又套了一件呢大衣套在外面,便急匆匆的离开了董家,便是早饭都不曾吃,毕竟,他没有和皇甫卿越好,难免会有意外,他早早的去,说不定能在魅影大楼的一楼等到皇甫卿。因而,对于董老板让他吃过饭再去不迟的话也听而不闻。

    七点钟,董玥便到了魅影大楼,而此时,除了值班的人,魅影大楼还没有多少人。

    这一次,董玥也没有不自量力的往里面冲,只老老实实的坐在一楼大厅的长椅上等候。

    八点,来来往往的员工多了起来,前台的接待员也站到了自己的岗位上,阿妹,瑶姐以及晓静三个人。

    “麻烦你们,能不能帮我通报一声,我想见一见你们boss,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他说!”董玥一看到她们连忙从长椅上起身走了过来,对着这几个姑娘甚是客气的开口。

    “您好,请稍等!”阿妹对着董玥点了点头,这才拨电话到了上面。

    而此时,萧敬东和宁宗他们则刚刚从他们的面前经过,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似乎每见着这人一次,总能遇见好玩的事情,所以,惯性的,看见这人,他们就莫名的兴奋。

    别人不知道,萧敬东却多多少少能猜到这人是来干嘛的,毕竟,他让人查的金娜,自然知道这个董玥和金娜的关系,那么大的新闻,甚少有人可以压制,想来,这人想着来求他们boss出手相助的?只是,若他们知道这件事情全部都是boss一个主导的,不知道他们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难道这里面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歪着头,看着萧敬东,宁宗甚是兴味的问。

    “金娜,是董玥的表姐!”萧敬东淡淡的说道,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

    “金娜?”

    “就是那个一战五郎的美女!”叶名琛勾着唇轻笑着说道。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武胥开口,“极品都弄到一家去了!”

    “幸而小姐慧敏,及早和这人一刀两断!”姜洋摇头庆幸的说道。

    “还好,boss出手收拾他了,不然见着他恐怕都认不出想要替天行道!”秦醉在进入电梯之前还是扫了那人一眼,果然,多看一眼都觉着恶心不已。

    “难道他是来想boss求情把他表姐的事情给摆平?他知不知道他算哪根葱?”闵矜冷笑着问。

    “你还指望他能有多高的智商?”宁宗冷笑,正常人会连boss的面都不曾见到,就捧着一纸合同当宝一样拿回家去了吗?想来他的那个爹也是个傻缺,否则,又如何能看不出合同上的漏洞?不仅当宝一样,反而投进了中原集团大部分的资金。

    “打个电话通知boss一声!可别污了boss的眼,到时候心情不好反倒我们遭殃!”叶名琛开口提醒。他可不想遭受无妄之灾。

    “对对对,叶子说的对,东子,你赶紧给boss打个电话通知一声!”其他人连忙附和。

    萧敬东想想也是,可不能让这人影响了boss的心情,于是,一出了电梯,便开始给皇甫卿打电话。

    就在皇甫卿快要到达魅影大楼时,接到了萧敬东打来的电话。

    皇甫卿愣了一下,却也想萧敬东这人最是识时务,不会浪费他的时间,打电话定然是有事。这便也就接了。

    “boss,董苍蝇在一楼等着您呢!”萧敬东开口说道。

    “我知道了!”皇甫卿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原本想要停在上面的车子直接开进了地下停车场,显然,皇甫卿是见都没有要见这人的意思,只是……

    从地下停车场的电梯直接上了九十八楼,刚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便听见秘书琳达的报告。她的报告和萧敬东的一般无二。

    “让他等着!”皇甫卿淡淡的说道。说完,便直接进了办公室。

    “boss!”萧敬东一进办公室,萧敬东和缺了余味以及梅林的智囊团成员便对着他恭敬的行礼。

    “嗯!”皇甫卿应了一声,便直接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刚坐下,便伸手对着萧敬东招手,“萧敬东!”

    “boss!”萧敬东连忙走了过来,“有何吩咐?”

    “那个董玥交给你!”皇甫卿淡淡的说道,“折腾一天,下班之前答应他的要求!”

    “boss?”萧敬东愣了一下,折腾他情有可原,这答应那个渣的请求可就让人费解了。凭什么答应那种人渣?

    “不是有一句话叫叫想把这人摔死就得先把这人捧得高高的吗?”皇甫卿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终归,那个女人已经变成了过街老鼠,而董家,也势必在近日内坍塌灭亡,那么现在给他点脸又如何?除了让他们在心中越发的洋洋得意飘飘然再无其他影响,他又何乐而不为呢?现在越爽死的时候才越不甘不是吗?

    “小的明白!”一句话,就让不解的萧敬东笑若春风,理解的同时又多了一个认知,那就是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他家boss,否则,他会送一堆糖让你再甜腻中死亡。临死之前才幡然悔悟,原来是那一堆糖让自己活不下去的。

    皇甫卿抬头,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萧敬东接了,控制不住的抖了抖,连忙漾起狗腿的笑,“您老放心,小的这就去办!”

    皇甫卿这才不去看他,想着今天要办的事情。

    萧敬东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这才转身走了出去,而宁宗叶名琛几个,也偷偷的跟了上去。

    “boss吩咐了你何事?”一出了皇甫卿的办公室,叶名琛就开口询问。

    “好好招待楼下的那位!”萧敬东淡淡的说道。

    “来来来,我和你一起招待!”宁宗拍了拍萧敬东的肩膀欢喜的说道。随即又转头对着叶名琛他们开口:“你们赶紧回去,待会儿你们在出场,咱们全上也得想想那人有没有服气消受!”

    本来打算誓死也不回去的叶名琛等人,听着还有出场的机会顿时打消了反抗的念头,也是,董玥是个什么东西,也配他们全员招待?

    于是,萧敬东和宁宗就下楼去接待了。

    当董玥见到他们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尤其是萧敬东,当初就是这人带走了湘儿,然而湘儿便说要和他分手的,想到这里,狠狠的瞪了一眼萧敬东,很想一拳揍过去,只是想着对方人高马大,自己似乎不是对手,还有就是他有重任在身,不能搞砸,对,不能搞砸了!这样想着,他的心里也能稍微好受一点!

    “董先生,你好!”萧敬东却像第一次见董玥一样,甚是恭敬的模样,“boss正在楼上等你,请跟我来!”

    “啊?哦!”董玥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竟然有人专门下来接他,顿时觉着自己重要了不少,“好!好,咱们上去吧!”

    “董先生这边请!”一旁的宁宗伸出手来,替董玥指路。

    “好!”董玥左左右右的扫了萧敬东和宁宗一眼,心中很自觉的将这两人当成了小厮,自己成了贵客,抬了抬头,挺了挺胸,第一次,皇甫卿特意让人下来接他,这让他如何能不激动不骄傲自豪?

    然而,当他直直的走到VIP电梯的时候,却被两个人伸手拦住了,于是,原本高傲的脸顿时就沉了下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董先生千万不要误会,实在是你也知道,我们boss有洁癖,这所有人见他都得经过一套很重要的程序!这个是必不可少的!”萧敬东语气甚是恭敬的说道。

    董玥想了想,觉着有钱人有这种那种的癖好也是值得认同的,不就是洗个手吗,去就是了!

    “行了,前头带路吧!”董玥自认和善的说道。

    “董先生里面请!”宁宗指了指VIP电梯旁边的普通电梯,笑的甚是和颜悦色的说道。

    “嗯!”董玥大爷似的应了一声,这才抬脚走了进去,萧敬东和宁宗笑了笑,这才跟着走了进去。

    董玥被带到八楼,直接被带到了一个房间。

    “大哥会在这里见我吗?”进去之前,董玥看着站在自己对面静默不动的两人,疑惑的询问。

    “不不,您先进去处理一下,我们再带你去见boss!”大哥?萧敬东想,这天下果然是在没有比这个姓董的男人还幽默的人了?真不知道这句大哥若是被自家boss听到了会有如何的后果!

    “行吧!”董玥想了想,终是走了进去,当他进去之后,门便自动关了起来。刚回头,一盆水就兜头倒了下来,瞬间就变成了落汤鸡。

    没见过这种阵仗的董玥不知是惊是怒的大声尖叫,奈何却没有人理会他,水刚倒过了,又是一阵消毒水冲着他全身上下左左右右的喷洒了起来,消毒室里,董玥的尖叫声不断,最后,愣是把眼泪都吓了出来。

    楼上,透过监控,未能参与的智囊团成员莫不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在外面的宁宗方才关闭了消毒室的总开关,里面的声音消了,一旁的萧敬东才开门,看见里面的董玥,状似万分惊讶的开口:“怎么的一身湿?”

    董玥愣愣的抬头,看着他们一时回不了神。

    “这可不好,该冻感冒了!”一旁的宁宗开口说道,“都怪我,关的时间太早了,这还没结束呢!”说着,当着董玥的面又把门关了起来,按了开关,便和萧敬东去喝茶去了。

    第二次,董玥想,他已然可以接受了,又是清洗又是消毒又是烘干,整整四十分钟,人才虚脱一般的被放了出去。

    “这下我可以去见大哥了吗?”董玥看着前面这两人有气无力的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