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41 大家久等了吧?

141 大家久等了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41

    “你看我干嘛?难道和你打电话的人想我了不成?”容颜扫了一眼皇甫湘笑呵呵的说道。

    皇甫湘白了她一眼,这才起身离开了餐厅。

    “喂,湘儿,还在吗?”对面的人握着手机因为对方长时间的没有回应而小心的问道:“还是一时想不起来我是谁?不会吧,我才多久没给你打电话,就把我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哪有忘!”皇甫湘到了大厅,坐在长椅上,这才开口小声的说道,说不出现在是什么感觉,只是面对打电话的这个人时蓦然觉着心虚。

    “呵呵呵……真的吗?那说说我是谁?”手机那端的人开口轻笑着说道。

    “舒砚姐姐么!”皇甫湘开口说道,“你的声音那么好听,我怎么可能忘记!”

    “嘴巴这么甜好吗?”电话那端的舒砚笑的越发的开心了,然而这个度却把握的很好,没有太过矜持也不显得过分张扬,完完全全一个由内到外的淑女。

    “哪有!”皇甫湘小说的说道,“明明就是事实么!”

    “好了好了,谢谢我的湘儿!”舒砚也不逗她了,这才正经的开口说道:“我今天会帝京了,咱们有空出来喝杯咖啡聊聊天吧!当然,我可没忘记给你带礼物哦!”

    “舒砚姐姐!”听着对面的人这样说,皇甫湘越发的为难了。

    “好了好了,我现在不跟你说了!”对面的人突然变得神神秘秘起来,“你不知道,我这还没回家呢,哥哥若是知道我第一个打电话的竟然是你而非家里人,非醋狠了不可!就这么说定了,等我空了找你喝咖啡!”说完,也不等皇甫湘回答,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皇甫湘坐在长椅上,愁眉苦脸的模样,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如果容小猪是个坏丫头,她可以不管不顾一定拆散她跟哥哥让哥哥和舒砚姐姐在一起,可是现在……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她真的很喜欢容小猪这个人,即便有时候说话太讨人厌了一点,她还是喜欢容小猪,喜欢因为她而变得更容易亲近的三哥,便是大哥他们,似乎也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可是……舒砚姐姐该怎么办?她对自己那么好,自己如果向着容小猪,舒砚姐姐会不会很伤心?越想越烦躁,皇甫湘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真是,比自己脚踏两只船还要为难。

    “湘儿,你这不吃饭在这里数头发呢?”吃好饭后,容颜过来找吃了一半的皇甫湘,恰好便看到她这疯狂的模样,这便甚是惊讶的说道。

    “要你管!”皇甫湘瞪着她,还不都是她,要不是她自己现在用得着那么为难么?小笨猪!

    “咩!”容颜对她做了个鬼脸,“狗咬吕洞宾,你接着抓头发吧,我让阿卿洗碗了!”说完,转身便走了!

    看看,就是这么讨厌!她竟然还觉着为难,这么压榨她英明神武的哥哥,她不是该很干脆的把这只猪给踹的远远的吗?还有什么好为难的。

    “湘儿,你那眼神好凶呐!”不知何时,那个说着要去让皇甫卿洗碗的姑娘又跑了回去,凑在皇甫湘的面前甚是认真的说道。

    “容颜!”皇甫湘恼羞,“你才凶,你全家都凶!”

    “啊?是吗!”容颜愣了一下,“我的心中,除了阿卿,你就是我最亲最亲的家人!”

    “噗!死滚!”皇甫湘一个没忍住喷了出来,随即想到自己正应该发火呢,立刻又板起了一张脸,恶狠狠的说道。

    容颜扫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圆滚滚的,确实很适合滚,只是……“咩!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容颜!”皇甫湘咬牙,终于忍不住,伸手捏住她的小脸,狠心的往两边拽着!

    “唔唔唔……你介个坏银!”容颜的双手也捏住她的脸,一边用力一边开口说道。

    “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两个人互相捏着对方的小脸,大眼对着大眼,像个斗鸡一样。

    最后还是皇甫琳看见,急忙跑过来把这两个人给拉了开来,扫了一眼自己的弟妹和妹妹,两个人都眼泪花花的模样,顿时哭笑不得,“你俩还是小孩子么?玩这么幼稚的游戏?”

    两个人的脸上一人两个指印,谁也不比谁好过。

    “哼!”皇甫湘冷哼一声,不甘示弱的模样。

    “咩!”容颜则送了她一个鬼脸,同样不服气。

    最后还是皇甫琳出手,一只手拉着一个把她们拉到了客厅里。

    “这是怎么了?”赫连非白看见她俩这样吓了一跳,“赶紧坐下,我去厨房煮两个鸡蛋给你们敷敷!”

    “哎哎哎,不用了大姐夫!”皇甫湘和容颜才是被吓了一跳,疼是疼了一点,哪里到了要鸡蛋敷敷的地步,过一会儿就消了。

    赫连非白却不理她们,许是照顾皇甫琳太久了,明明是很小的伤口,他都不敢耽搁片刻,忘了只是皇甫琳敏感,其他人这点小伤可没有那么痛。

    看着赫连非白不听劝直接进了厨房,容颜和皇甫湘对视一眼,知道这下玩大发了,若是被餐厅里面那几个人不知道,不知道会不会挨骂?

    他们的担心很快得到了验证,明烨去厨房里盛烫的时候恰好看到去煮鸡蛋的赫连非白,而赫连非白是个厨房白痴,本就为难煮鸡蛋该放多少水,正好看到明烨过来,连忙开口询问。明烨一边帮忙一边询问缘由,这不,很快就把得来的消息送到了皇甫卿和皇甫琅的耳里,说两个下丫头互掐把脸都给掐肿了,两人一听,哪里还顾得上饭吃不吃好,径自出了餐厅去了客厅,看见那两个丫头的脸上果真一边一边掐痕,皇甫卿顿时就黑了一张脸。

    容颜和皇甫湘此时才知道怕,两个人争着抢着把脸塞到皇甫琳的身后。

    “我有这么胖么?能塞得下你们两个?”被她们两人闹得哭笑不得的皇甫琳甚是无奈的问。

    “出来!”皇甫卿开口,明明再云淡风轻不过的声音,愣是吓得那两人一跳,条件反射一般,两个人乖乖的从皇甫琳的身后站出来,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小孩模样,老老实实的等着首领大人训话。

    皇甫卿看着她们这个模样,哪里还能多么凶狠的话来?“行了,过去坐着吧,再有这种情况发生,你俩的脸就不要要了!”

    “这个不好吧!”不要脸?容颜恶寒了一下,这才很小心的嘀咕了一句。

    “你再说一遍!”皇甫卿扫了她一眼,语气淡淡的道。

    “嗯!”容颜连忙摇头,她又不是傻子敢和他过不去。抬头挺胸低眉敛目,容颜很是大声的宣告:“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皇甫卿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把目光扫向自己的妹妹。

    皇甫湘激灵了一下,自然也不敢耽搁,学着容颜的模样,将刚刚容颜说的话很是大声的重复了一遍。

    “噗……”其他几个人终于受不住哈哈大笑出声。

    容颜和皇甫湘挨不住,抬眼,偷偷挨个瞪了一眼,笑,有毛好笑的!

    不一会儿,赫连非白就把煮熟的鸡蛋拿了过来,皇甫琳拿着鸡蛋替皇甫湘敷,容颜的自然就由皇甫卿代劳了,而餐厅和厨房的收拾工作自然而然落到了明烨的头上,皇甫琅则跟过去帮忙打下手,明烨却是舍不得让他动手的,只让他在边上看着,偶尔让递个东西就不错了。

    而这时,帝京国际机场,舒砚刚刚出了机场的大门,看着外面的夜空,舒砚的嘴角勾出一抹绚烂的笑容,帝京,我回来了,皇甫卿,我回来了!大家久等了吧?白色的貂皮大衣里面衬着一款长裙,长长的卷发梳在一边,雍容贵气。十二公分的高跟鞋让她原本就高瘦的身子越发的高挑靓丽,妆容精致的小脸上漾着恰到好处的笑容,让她生生成了机场中最靓丽的风景线。

    “终于舍得回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舒砚的目光顺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看到熟悉的那个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哥!”舒砚顾不得提自己的行李箱,欢快的跑了过去,很是热情的给了舒墨一个拥抱。

    “嗯,你还知道我是你哥!”舒墨的脸上带着笑容,声音却冷冰冰,好似一点也不高兴的模样。

    “呵呵呵……”舒砚放开他,脸上依然挂着甜腻的笑容,“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忘掉?你看,我回国,可是谁都没说,只跟你一个人说了!”

    “哦?是吗?”舒墨扫了她一眼,这才抬脚,将她遗落在一旁的行李箱给拿了过来,这才开口说道:“我还以为你刚刚打电话让别人来接你呢!”

    “哪有!”舒砚娇俏的说道,“就算没有事先打电话,我若也知道哥哥定然回来接我啊!我完全不担心这件事情嘛!刚刚是打电话给国外那边的好友告诉他们我已经安然到达了!”舒砚走过去,很是自然的挽着自己哥哥的手臂,“哥哥,有没有很想我!”

    “我才不想你这个不省心的呢!”舒墨戳了戳自己妹妹的脑袋,这才把行礼塞进后备箱里。打开副驾驶的门,让舒砚上车,直到她坐好了,这才把车门关上,自己绕到另外一边上了驾驶座,驱车离去。

    “拿到学位证了?”车上,舒墨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那是自然!”舒砚抬着头甚是骄傲的说道,“我是谁啊,你这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的嫡亲的妹妹,学了三年,又如何拿不回一个简单的证件?那我还有脸回来见你么?”

    “算你有自知之明!”舒墨淡淡的说道。

    “哥哥……哥哥……你就不要在和我生气了么!我这一辈子可能就喜欢这一个人了!”舒砚抓着舒墨的手臂撒娇着说道,她能用了三年就拿到别人用五年才能拿到的证书,智商自然也算不得低,从她出现到现在,哥哥虽然欢喜,说话却不咸不淡,她只要稍微想也想也便知道了其中的缘由,终归哥哥是心疼她,为她为那个人那么辛苦的学习而觉着不甘,可是……可是这是她愿意的,只要能和那个人比肩站在一起,便是再辛苦又能如何?

    舒墨终究还是不说话了,他还能说些什么呢?他只能想着皇甫卿,想这个男人万不能辜负他的妹妹,否则,便是拼了他全部的身家,他也不会让皇甫卿好过的。

    “哥哥……”舒砚抬头,怯怯的扫了一眼不说话的舒墨一眼。

    “行了!把你的手拿开,我还要开车呢!”舒墨淡淡的说道,虽然心中这样想,面上却不曾那么表现,依旧不冷不热的模样。

    “哦!”舒砚听话的应了一声,乖乖的缩回自己的手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余光瞄到她的脸,大眼睛微湿,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蓦然心软,算了算了!何必让她不舒服呢?“好好休息一下,一会儿就到家了,妈妈可准备了好多你喜欢的菜!”

    “真的么?”原本落寞的人儿突然便得到了惊喜一般,舒砚看着自己的哥哥欢喜的叫道,“唔,在国外这几年,可辛苦我了,没吃过一次正宗的家乡菜,更别说妈妈的手艺了,可想死我了!”

    “以后不用想了!”舒墨轻笑着说道,“以后什么时候想吃都可以,去哪儿都能吃到!”

    “嗯!”舒砚重重的点了点头,“以后再也不离开帝京了!”

    半个小时的时间,从机场到舒家。

    舒砚一出场,就受到了家人的热烈欢迎,舒妈妈更是控制不住掉下了眼泪。

    “你可回来了,想死妈妈了!”舒夫人搂着自己的女儿喜极而泣。

    “妈,我也可想你了!”舒砚回搂着舒夫人,同样认真的说道。

    “快,给妈妈看看,可瘦了没?”舒夫人放开舒砚拉着她的手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透彻,最后方才心疼的说道:“瘦了!瘦了!在外面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

    “妈,她是想你的手艺想的!”一旁的舒墨开口说道。“以后你可别藏私,天天做好吃的给她!把她养成猪!”

    “我才不要胖成猪!”舒砚抬头瞪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大声的说道,然后才低头看着自己的妈妈小声的说道:“妈妈,现在可不流行以胖为美,那只是远古的某个时代流行的价值观,现在流行骨感,骨感美懂不懂,我这样的就正好了!”

    “小丫头也不知羞!”舒夫人点了点她的鼻子笑着说道。

    “哈哈哈……”站在一旁的舒爸爸忍不住哈哈大笑。

    “爸,我也好想你!”舒砚这才回过神来,离开妈妈的怀抱,伸手投进了舒爸爸的怀里。

    “乖,回来就好!”舒爸爸拍了拍舒砚的肩膀很是感慨的说道,这才多久,他的孩子竟然都已经长大成人了,明明,他还那么清晰的记得他们小时候的模样。

    “好了,不说了,赶紧开饭吧,别待会儿冷了就不好吃了!”一旁的舒夫人开口说道。

    “嗯,吃饭,我现在可饿了,肚子里都能塞进一头牛!”舒砚很是认真的说道。

    “哪有姑娘家这么说话的!”舒夫人佯瞪了她一眼,这才领着她们走进了餐厅,不小的长方桌上,摆满了满满一桌的好吃的,舒砚扫了一眼,竟然都是她爱吃的,顿时暖了心肠。她的家人,真真是这个世上最爱他的人了,而她却把自己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一个男人身上,至今不曾有悔改的意思。

    “爸妈,哥哥,谢谢你们如此包容我!”扫了他们一眼,舒砚甚是认真的说道。

    “说什么傻话!”舒夫人拍了拍让她坐下,“你是我们的女儿你哥哥的妹妹,我们不包容你包容谁?赶紧坐下吃饭!”

    “嗯!”舒砚忍住即将掉落的眼泪,乖乖的坐下来,享受着舒夫人为她准备的美食。

    一顿饭,一家人吃的热热闹闹,一个小时之后方才吃完。

    “哥,你的车借我用一下!”被赶上楼休息的舒砚却偷偷跑到了舒墨的书房门口,探着头,舒砚对着正在书房里办公的舒墨小声的说道。

    “这么晚了要车子干什么?”舒墨扫了她一眼,声音淡淡的问道。

    “我出去见个朋友啊!”舒砚很是认真的说道,“况且,现在才八点钟,哪里算得上很晚?”

    “不许去!”不用想,舒墨也知道她想见的人是谁,就算不是去见那人,也是和那人有着莫大的关系。

    “哥?”一听舒墨这样说,舒砚就着急了,也不偷偷摸摸的站在屋外了,直接走了进来一脸焦急的看着舒墨:“我就出去一会会儿!”

    “就是一秒钟也不行!”舒墨严厉着神色果决的说道。

    “为什么?”舒砚瞪着自己的哥哥,声音焦急的说道。“我都这么大了,难道还有门禁不成?”

    “不管你多大了,也不管有没有门禁,今天晚上就是不准你出去!”舒墨起身,看着舒砚认真的说道。

    “哥,我讨厌你!”舒砚终是忍不住,委屈的掉下了眼泪,也不等舒墨在说些什么,直接转身跑了出去。

    舒墨皱着眉头,虽然舍不得她哭,却也没有后悔的意思,刚回来就跑去见他算个什么意思?这让别人知道了又要如何说她?平白失了身份。

    舒砚却不懂舒墨在想些什么,只知道他不让自己出去是成心让她难受了!

    天知道,她有多想多想看到那个人,以前在国外看不到,现在……现在终于和他同出同一片土地上,她又如何忍得住?哪怕……哪怕只是站在一边偷偷的瞧他一眼也好不是吗?可是……可是哥哥竟然……趴在床上,舒砚哭的越发的伤心,她真的……真的很想看看那个人,哪怕就一眼也好!

    良久,方才抬起头,从行李箱里找出那本记事簿,那是她为他专门做的,里面全是关于他的新闻,因为他不喜欢拍照,便是登上商务杂志或报纸的头条,都甚少有照片相陪,而记事簿上,都是她从报纸和杂志上剪下来的关于他的报道,唯一的一张照片,还是湘儿手机中被她看到,被她偷偷转发到自己的手机中随后打印出来的。

    看着照片中才二十出头的男人,舒砚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好像要跳出来一样。

    “对不起,不能第一时间去看你!”低头,虔诚的在照片中男人的唇上印上一个吻,舒砚开口甚是歉疚的说道。

    “咚咚咚……”很有旋律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谁呀?”舒砚擦了擦眼泪,轻声的问道。

    “是我!”站在门口的舒墨声音淡淡的道。

    “我已经睡下了!”心中还在怪着舒墨不让自己出门,舒砚嘟着嘴闷声说道。

    站在门口的舒墨脸色一黑,这丫头……还跟他较真起来了!“行吧,既然你不想见到皇甫卿,那你就好好睡吧!”说完,作势就要离去,只是还没等他走两步,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而他的衣袖也被身后的人紧紧的抓住了!

    “不是睡下了吗?”舒墨回头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哥!”舒砚委屈的叫着,那模样,似乎又要掉下眼泪的趋势。

    舒墨狠狠的点了点她的额头,无奈的开口:“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

    “……”舒砚嘟着嘴,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不说话。

    “进屋说!”舒墨淡淡的说道。

    “哦!”舒砚应了一声,乖乖的向边上让了让。

    舒墨进了屋子,得知她今天回来,房间里老早就让人打扫的干干净净,打量了一圈,舒墨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为了不让的哥哥说自己没出息,舒砚硬是把到嘴边的疑问给吞了回去,明明她很想知道……真的很想知道哥哥说的是什么意思?见皇甫卿,难道他愿意让她出去了?

    “今天是不可能让你出去的!还有之后的几天都不准你去找那个男人!”只一眼,舒墨就能猜到她的心思,于是开口毫不迟疑的说道。

    “哥?”这下,舒砚又要掉眼泪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见他!”

    “因为你是我们舒家的大小姐!”舒墨淡淡的摆出事实,“即便要见,也是他来见你!”

    “你说什么?”原本还很是委屈的舒砚瞬间便愣住了,一时间不能理解自己兄长的意思,让他来见她,这个……这个怎么可能?虽然舒家的家世不输皇甫家,但是依着那人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否则,她也不用如此辛苦了。

    “周三或者周五,你选一个,我将为你举办一个接风洗尘的慈善晚宴!”

    “哥!”舒砚惊喜了,恨不能立刻就扑过去抱一抱他,是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个法子,按舒家的家世,那个人即便再是不喜欢这种场合,也是一定要出场的。

    “周三!”舒砚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今天周五,到周三还有好些天的时间,更别说周五了,她不想等那么长的时间。

    舒墨扫了一眼自己的妹妹,终是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表示OK,“这几天你就安心的做做美容,买买衣服首饰,让自己那天以最完美的姿态出场!”

    “嗯!”舒砚重重的点了点头,是了,她一定要以最完美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对她有一个重新的认识,让他在现在的第一眼就对她惊艳莫名,想到了这里,舒砚越发的激动了,她甚是想到了皇甫卿因为看她而看到发呆的模样。

    舒墨这才起身走到舒砚的面前,神色认真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在好好休息吧!”

    “哥哥!”舒砚终是忍不住,扑进了舒墨的怀里,声音愧疚:“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做人家宝贝妹妹的本就有任性的资格!”舒墨拍了拍舒砚的肩膀难得声音柔和的说道。

    “谢谢你!哥哥!”舒砚感动的说道。

    “行了吧,别煽情了!”舒墨开口道,“早点休息!”

    “嗯!”舒砚这才放开舒墨,看着他出门这才安心的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睡觉,是了,现在,她已然不急着见那人了,做了一天的飞机,这样疲倦没有精神的她若是被那人看见了岂不是……

    无声的笑了笑,舒砚一边放着洗澡水一边想着,果然是关己则乱么?

    而此时,壹号院的两人也正在收拾入睡。至于其他的人,早就各回各家了,明烨和皇甫琅回了二号院,皇甫湘和皇甫琳以及赫连非白去了十号院,本来,容颜是打算留后三个就住在壹号院的,只是他们说十号院都有现成的东西,还不如去十号院,无法只能送着他们离去。

    第二天,早早的皇甫琳和皇甫湘便过来,叫着容颜跟着他们一起去逛街。而此时,容颜还躺在床上,睡的跟小猪一样。

    “二师兄!二师兄!你家老公被妖怪抓走了!”皇甫湘蹲在她的床头对着容颜小声的说道。

    “唔!”容颜嘤咛一声,便把头转到了另外一边,接着睡。

    “果然是猪!”皇甫湘冷哼一声,终于不再客气,直接把容颜身上的被子给揭了,屋里虽然是恒温,只是离开了被子还是有些冷的,尤其是穿着睡裙的容颜。

    皇甫琳赏了皇甫湘一个爆栗子,连忙把被子又给容颜给盖了回去。

    “姐,逛街呢,等她睡到自然醒还不得等到天黑?”皇甫湘一边揉着自己的后脑手一边委屈的说道。

    “那也不能掀被子,她现在可是孕妇,冻着了可怎么办?”皇甫琳开口认真的说道。

    “嘻嘻嘻……”而躺在床上的容颜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显然,看着皇甫湘挨训她还是很开心的。

    “容颜!”皇甫湘又咬牙了,这只猪老早就醒了,偏偏装着没睡醒的模样,只是为了看她挨训?

    “唔,也不算老早醒!”容颜老实交代,“就是你喊二师兄的时候醒了!和尚啊,我老公被哪只妖怪抓走了?”

    “被你妹抓走了!”皇甫湘怒不可遏的说道。

    “不好意思呐!孤身一人,没有妹妹!唯一的妹妹,你勉强算上一个!”容颜甚是无辜的说道。

    “容颜,我要掐死你!”皇甫湘说着,作势就要扑过去。只是还没碰到容颜便被皇甫琳给拽了回去。

    “小心容颜的肚子!”皇甫琳说道,那里可有两只小家伙呢!

    “嘻嘻嘻……”容颜又得意了,倒也不怕把皇甫湘给惹火了,一边起床一边嗤笑个不停,可把皇甫湘给气疯了。

    “怎么突然想起来要逛街?”容颜在洗浴室里刷牙,刷了一半突然想起来,看着坐在卧室里等的皇甫湘和皇甫琳问道。

    “刷牙的时候不要说话!”两姐妹异口同声的开口。

    容颜满脸黑线,抬手把门给关了起来,她算是发现了,姓皇甫的,似乎都有些强迫症,只是轻重不一罢了。

    “怎么突然想起来要逛街啊?”当容颜再次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半小时之后,什么都收拾妥当,已然坐在一楼餐厅里吃着皇甫卿做的早餐。

    “空着啊!不逛街干什么?”皇甫琳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要把男人的钱都给花光,让他没办法在外面花天酒地!”

    “……”容颜再次黑线,同情的扫了一眼坐在旁边笑呵呵的非白姐夫,然后又扫了一眼明烨和皇甫琅,容颜不知道,他俩到底谁用谁的钱。

    “不要看我们!”皇甫琅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就算他不用我的钱他也不敢在外面花天酒地!”

    “那是!”明烨瞬间举手表明自己的坚定立场。

    “赶紧吃饭!”皇甫卿开口说道,怕她这么耽搁下去早餐就该冷掉了。

    “哦!”容颜应了一声,连忙低头吃饭,算了,逛街就逛街呗,就当散步,反正她也没啥要买的!

    最终,三个女人一同去逛街了,家里只剩下几个大男人,四个人正好凑一桌麻将。

    皇甫卿不放心这几个女人出门逛街,特意打了电话通知萧敬东,让他一路保驾护航。

    “不用了,这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让人家陪着逛街不好吧!”皇甫琳小声的说道。

    “就是啊,我们三个人呢,又不是一个人有什么好怕的,就别打扰萧大哥了吧?”容颜也觉着这个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皇甫卿淡淡的说道,“就当练习练习了,以后陪他女朋友逛街的时候也不会束手无策!”

    如此理直气壮的话让其他三人瞬间没了反驳的能力。最终,还是等萧敬东赶来,将他们送到了商场门口。

    “萧大哥,如果你有事情的话就去忙吧!我们可以自己逛的!”到达目的地之后,容颜对着萧敬东说道。

    “没事的!”萧敬东温和的说道,“就当练习吧!”

    “……”还打算劝说的容颜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就静默下来,好吧,这个……就当练习吧!

    于是一行四个人就走进了商场,漫无目的的乱逛。

    一行人逛了一上午,容颜的腿都累的走不动了,此刻,她才见识到,皇甫湘和皇甫琳两个购物狂,丫的,太狠了,中间都不停歇的。

    “不行了,姐姐,你和湘儿接着逛,我要歇会儿了!”容颜对着那两姐妹说道。

    “猪!”皇甫湘小声的道。

    “啊,累了啊?”皇甫琳这才想起来容颜和自己可不一样,她可顶了四个多月的肚子呢,“走吧,先不逛了,咱们去咖啡店坐坐!”

    “没事的,你和湘儿接着逛,我和萧大哥去对面的店里餐厅等你们,反正一会儿就该吃午饭了!”知道她们逛的不尽兴,容颜很是体谅的说道。“咱们下午在接着逛就是!”

    两姐妹看向萧敬东,别的不说,容颜可是重中之重,万不能出丝毫差错的,若是为了逛街而……

    “小姐请放心,我会照顾好夫人的!”萧敬东推了推镜框,甚是温和的说道。

    “嗯,那你们先去,我们最多半小时就和你们汇合!”皇甫琳说道。

    “嗯!”容颜应了一声,这才和萧敬东一同离开商场,商场的对面便是各式各样的餐厅咖啡馆,由萧敬东做主选了一家餐厅,两人便走了进去,容颜又将餐厅的名字发信息告诉了皇甫湘,这样就省的她们胡乱的找了。

    “东子?”他们刚坐定,便听到一声惊讶的声音,容颜和萧敬东循声望去,便看见一个长相如画的男人,西装革履魅力无边的站在他们的不远处。

    “绯月!”萧敬东显然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商绯月,同样有些惊讶的说道。

    “刚来么?”商绯月走了过来轻笑着问。

    容颜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这个男人,真的……真的很漂亮,这张脸甚至比女人的脸还要漂亮,只是……那双眼睛?不知为何,竟然让容颜产生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只是……一时之间想不出何时何地见过而已。皱着眉头,容颜很认真的思索。

    而当她打量商绯月的同时,商绯月也在打量她,当商绯月看到容颜的时候,神色一愣,良久,都忘了转移视线。

    萧敬东看着这样的商绯月,心中一愣,自然知道自家夫人的魅力,只是没想到会把商绯月这样的人物也给迷住,脚步一动了一下,正好站在商绯月和容颜的之间,商绯月好歹是他的朋友,他可不喜欢他惹上boss这样的人物。

    然而,商绯月却好似没有察觉一样,依然盯着那个方向,似乎连换了人都不曾察觉。

    “喂,回魂了!”萧敬东的手在商绯月的面前挥了挥,商绯月这才回过神来,有些讶异的萧敬东。“这可是有夫之妇,你就别肖想了!”萧敬东不便暴露容颜的身份,只是对商绯月无声的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呢!”商绯月给了萧敬东一拳恼羞的说道,然而……不可否认,刚刚他确实是失神了,皱了皱眉,商绯月想着刚刚所想的。随即又摇了摇头,将脑海中复杂的思绪甩出去,这才抬头看着萧敬东,声音带笑着说道:“你们坐吧,我有事就先离开了!有空联系!”

    “OK!”此刻,萧敬东也不敢留商绯月一同吃饭了,实在是他对容颜的态度太过奇怪,饶是朋友,这顿饭还是省了吧,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而容颜站在萧敬东的身后同样在思考,到底何时见过……然而,饶是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所以然来,最终只能摇头,让自己不要想了。她的之前的人生很简单,为了生活所迫除了打工就是打工,说不定是打工的时候惊鸿一瞥吧,就怪这张脸太美,所以印象才这么深,最终,容颜也只能这么想了。

    他们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因着那两人还没来,便只点了喝的,饭菜什么的倒是没点,只等人到齐了再说。

    容颜坐在靠窗户的位置,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形形色色,倒是看出了点兴趣。然而,片刻之后,容颜的视线便定格,距离这边不远的地方,一个坐在地上乞讨的小男孩!那张脸……容颜的心一抖,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和萧敬东说一声都忘了,抬脚便走了出去,幸而,还记着自己顶着一颗球,没有撒腿就跑。

    萧敬东却是一惊,连忙快走几步跟了上去。

    “夫人,你这是……”

    容颜摇了摇头,然而,头脑已然快被愤怒占领,心中不住的告诉自己,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一定不会是他,然而,当她慢慢的向他走近的时候,那个男孩的脸却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很清楚明白的告诉她不是她看错,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当萧敬东看到那个男孩的时候,瞬间就明白了容颜这一系列异样的由来,便是他,也觉着无语异常,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的家人!

    “容盛!”容颜站在小男孩的面前小男孩的面前大声的喊了一声。容盛,李容盛,这是她给他起的名字,她不是该好好的在学校里读书,周末了该好好的在家学习吗?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乞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