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如何生?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67

    商迩雪想到商迩嫚的话,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她虽然视那晚上的事情为噩梦,恨不得将那件事情彻底遗忘,然而,事实终归没有让她如愿,那个男人……她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却也敢肯定绝对不是商迩嫚口中的混混,那样的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人,绝对不会是一个肮脏又丑陋的混混可以模仿出来的,而且,当时的他和自己情况有很大的相似,同样的身不由己,她还清楚的记得,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主上,这个女人可用!是了,从头至尾,她就记得这么一句话,因为越到后面,她的神识越是混乱,除了心中的不甘和愤恨只剩下被药物控制的躯体。

    “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站在她对面的男人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将她乱飞的神识给拽了回来,微微皱着眉头问道。

    商迩雪看着眼前的人,连忙收敛了心思,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哪天问问颜颜的意思,如果她想弄明白自己是的父亲是谁,自己是不会反对的,终归,她有这个权利。只是,自己也并不知道那人的身份而已,唯一的一条线索,便是当初挂在颜颜身上的那条项链,那是那个男人无意中留下来的东西,而她鬼使神差,没有将之丢弃。

    “记住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妻子了,以往的事情不算,咱们从头开始!”没有所谓的背叛,没有阴谋算计,没有十八年的分别,有的只是前两日我们初见,对对方一见钟情,而今成婚,相守一辈子。徐傲松看着商迩雪,很是认真坚定的说道。

    “是!徐先生,以后请多多关照!”商迩雪点头,对着徐傲松明艳灿烂的说道。

    “徐夫人,以后请多多包涵!”徐傲松看着她,语气温润的回答。

    “啪啪啪啪……”坐在下面的人,终是发自内心的鼓起掌来,祝福这一对历劫归来的新人。只期望,他们能将过去遗失的幸福时光都补回来。

    “好!好!好!”徐老太爷看着他们终是流下了泪来。

    “老头子,丢人不,多大年纪了,还嚎!”商绯月看着他,很是嫌弃的说道,本来也没人请他,也不知道谁透露了消息,这丫的竟然颠颠的不请自来。

    “……爷爷是高兴!”他的儿子,愁眉苦脸了那么多年,终是露出了笑容,他想,自己果真错了,平白让儿子糟了这么多的罪。幸而儿媳妇儿回来了,他的儿子也恢复到以往的模样。

    “你也是谁爷爷啊!”商绯月扫他一眼,觉着这个老头子的脸皮是越发的厚了,自己有说要认他么?

    “晨儿,爷爷错了!”徐老太爷看着自己鼎好鼎好的孙子,真心的认错。

    “……”原本还理直气壮的人看着这样有些颓丧的老人突然便说不出话来了,终归,他也是个善良的孩子,没法子对一个老人家咄咄逼人。“哎哎,算了算了!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吧!”终归,他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自己就大人大量的原谅他了吧!

    “你原谅爷爷了!”徐老太爷看着自己的孙子,原本有些浑浊的双眸瞬间发亮,整张脸都显得神采奕奕。恍若年轻了好几岁一样。

    “以后眼睛擦亮点,别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把你给骗了!”商绯月绷着一张脸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是,是!爷爷知道!爷爷以后一定放精明点儿!”徐老太爷一点也不计较孙子的没大没小,反而认真的点头应是,那模样,欢喜的不得了。

    “……”其他人扫了他们一眼,终是也跟着轻轻的笑了出来。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在教堂里举行了仪式之后,大家便去了酒店,好好的吃了一顿团圆饭,本来,年轻的那一帮打算晚上去闹洞房的,尤其是萧敬东和十二智囊团,闹洞房的心思很是高涨,当然,这样的想法被徐傲松坚决反对了,威胁都用上了:“我和你们师母都是老夫老妻了,大不了一坐到天亮,你们可别忘了,你们都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一个个的!”然后,趁着所有人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拉着商迩雪就跑了。

    “切,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么?咱们直接去徐宅等着不就好了吗?”回过神来的众人很是不赞同徐傲松的这个做法,觉着太小家子气了,当然,最主要的是不明智,他们很容易破解呐!

    皇甫卿扫了一眼自己的特助和智囊团,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boss?您那眼神时什么意思?”萧敬东眼尖,颠颠的跑了过来甚是好奇的问。

    “你们很蠢的意思!”皇甫卿搂着容颜甚是坦然的说道。

    “……”萧敬东以及宁宗他们瞬间被打击到了。谁蠢了谁蠢了?

    “呵呵呵……”容颜看着他们敢怒不敢言的模样,不由得也笑了出来。

    “看吧看吧,容颜都觉着你们蠢的可以!”皇甫卿对着自己的一众下属很是无奈的说道。

    “……”本来还想开口问一问为什么的商绯月,瞬间也闭上了嘴巴,问了不就是承认他也蠢了么?虽然他也觉着想要闹洞房直接去徐家就好了。

    “夫人,你懂boss的意思?”良久,实在想不通的萧敬东不得不看向容颜好奇的询问。

    容颜点头,“徐叔叔既然做出这样的举动,自然就有把握让你们进不去徐家或者进了徐家也见不到他们!”看着他们一脸认真聆听的模样,容颜微笑着声音软软的说道。

    “……”众人瞬间了然,低头反思,觉着自己这些日子果然蠢了几分,难道是这些日子过的太安逸了?

    “行了吧,老师好不容易得偿所愿,你们就放过他吧!”良久,皇甫卿方才开口,声音凉凉的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一群人静默,总不能为了闹洞房全帝京的搜捕自己的老师吧?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明烨拉着皇甫琅有点激凸的说道。

    “嗯?”皇甫琅看着他,一副迷惑的模样。

    “你这是什么表情?”明大公子看着皇甫琅,大受打击,立刻委屈了神情可怜巴巴的问着。

    “去哪呀?”皇甫琅看着他依然茫然,不明白他怎么就这副神情了。

    “皇甫琅!”明大公子瞪着他,恨不能扑上去咬他一口,很少这么连名带姓的喊他,这次也不管不顾了。

    “去哪儿你倒是和我说呀!”皇甫琅看着他那模样,不得不开口说道,脸上依然无辜,心中却差点笑翻了天!呵呵呵……

    “昨晚上你明明答应过我,参加了徐叔叔和阿姨的婚礼之后跟我出国去旅游的!”明烨看着他指控道,明明答应好好的,他什么都准备好了,他竟然问他去哪儿?这是有多不把他放在心上啊!

    “哦,床上说的话谁会记得!”皇甫琅看着他甚是无辜的说道。

    “我要和你绝交!”明烨瞪了他一眼,然后气呼呼的转身走了,那模样,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威武!”一旁,因为有幸设计了商迩雪的婚纱从而可以来参加婚礼的芮曲娜也就是明烨的堂妹明筝,此刻看着皇甫琅,差一点五体投地对他顶礼膜拜了,她的堂哥,不管在外面如何,在明家也就是皇帝一般的存在,一个眼神就能杀死人的模样,如今,竟然被人家云淡风轻的几句话就激的跳脚失控,真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太威武了!

    “哥哥,你不能老这么欺负明大哥!”一旁的容颜小心的提醒到,“那天把明大哥气跑了,你哭都没地儿哭!”

    “……”皇甫卿扫了俩丫头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容颜看着他的模样,终是轻轻的笑了出来,“看吧,明明比谁都在乎明大哥!”

    “唔,我也是看出来了!这下终是可以放心了!”明筝站在容颜的身旁,看着那人匆忙的脚步,终于放下心来,他们谁都不是对方的玩物,他们和别的爱人一样,会笑会闹会相互在乎。整个明家,她唯一能够当成家人的,除了父母之外,便是这个堂哥了,初始,听说他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听着家里那些人背地里说他如何如何的恶心破坏纲常,她只是厌恶和担忧,厌恶那些人用着他的钱却不知好歹,担忧,担忧他遇人不淑,终归,见面两次,虽然哥哥是被吃的死死的那方,这人也不见得好多少,因为哥哥生气那人虽是带着笑意终归掩不掉焦急不是吗?

    没用几分钟,皇甫琅便追到了负气出走的明大公子。

    “你过来干嘛?”明烨扫了他一眼气呼呼的说道。

    “我回家啊!我车在那边!”皇甫琅扫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讨厌你!哼!”明烨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怒吼一声,终是大步的离去,亏得他以为……以为他终归会向自己道歉,特意走慢了几分,而今却是……明大公子在心中发誓,三天之内,他绝对不和他说一句话!刚在心中下定了决心,自己的手臂便被对方抓住,停下脚步,瞪着他不说话。唔,三天之内,他绝对绝对不和他说一句话!

    “给你一个机会,跟我表白一下,我带你出国游玩!一周!”皇甫琅看着他,忍着笑,很是认真的说道。

    “我爱你!”想也不想,明大公子很是干脆的说道,至于自己之前下的决心瞬间就被抛到了脑后,于是有人问,明大公子,您的节操呢?只是,节操是什么东西?能吃否?多少钱一斤?

    “呵呵……看你那出息!”皇甫琅终于忍不下去,轻笑着说道。

    “你敢说话不算话!”明烨瞪着他,心想着如果他敢说话不算话,他就算是下药也要把这人带走的!

    “行了,走吧!”明烨被拽到皇甫琅的车上,直到上了车,才发现车上放了一个行李箱,显然,这人早就做好了出门的准备,只是他不知,平白被耍了一下,只会,终于达到自己的目的,被他耍耍也是可以接受的。本来,只要他高兴就好的不是吗?

    皇甫琅和明烨出国度假,而皇甫卿他们,则开始了新一年的工作,初八,魅影集团正式恢复运转。

    正月十九,正在建的帝京标志性的建筑之一——明珠电视塔,因施工不当,发生重大事故,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是影响极其恶劣,身为建设部的部长舒墨,再一次受到牵累,因着其在任期间,事故不断,名望受到严重的影响,经过监察部审核上报,帝君批复,撤去舒墨建设部部长一职,调往地方,希望其能认真为帝国建设出力。建设部其他的人员,皆降薪水两成!望能吸取教训,在不出这样恶劣的事情。

    当舒墨接到这个处罚命令的时候恨不能把办公室给砸了,然而,帝君的侍者就在边上,他是什么都不能做的,只是摆出一副谦逊的姿态,说着自己一定会吸取教训,再接再厉,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地方上做出一番成绩来。

    舒墨便会如同被下方了,至于他的妹妹舒砚,就在那一天回来之后,便收拾东西再一次出了国。

    她说,“哥哥,我不爱他了,我要为自己活一次,我要成为一个真正的让人不敢忽略的人,而非凭着美貌和教养堆积起来的虚名!M国道尔顿家族企业邀请我作为他们公司的设计顾问,之前为了那人我想也没想就舍弃了,如今想想,我之前做的决定太过草率了,幸而……幸而对方依旧等待着我!”

    “好,你去吧!哥哥不期望你成为女强人,哥哥只期望你能过得快乐!”这是当初他对妹妹的回话,是了,皇甫卿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啃老一族的成员而已,如果没有魅影集团这么一个家底让他继承,他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他能得到那个女人也不过是亏了他的家世而已。那个女人,自然是指那个在他脑海中生根发芽的身影——容颜。本来,本来他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那个人影在他的脑海中拔除的,只是如今……舒墨握了握拳,他终归会回来的,到时候,谁强谁弱就不一定了!

    正月二十五,舒墨便离开帝京前往一个稍微有些远的城市任职,同样离开的还有他的妹妹,他们离开了就是真的离开了,除了他们的父母,对其她人而言倒也没甚影响,其她人的日子当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尤其是容颜,没了这两人的虎视眈眈,倒是简单自在了不少,尤其是商氏母女正处于休养生息的时候,这日子过得越发的平顺了,偶尔和容盛和婷婷罗斌他们通通电话,偶尔和肚子里的小包子们说说话,两只小包子现在是越发的精神了,动不动就把她的肚皮踢得凸起一块,每每看的她胆战心惊,生怕他们一个用力把自己的肚皮给戳破了!尤其是后期,两只包子是越发的欢脱。

    “两个呀,以后你一个人可怎么带呀!”商绯月经常会坐在她的对面对着她那被踹的一上一下的肚子甚是担忧的道。

    “这有什么不好带的,左边牵着一个,右边牵着一个!”容颜白他一眼,甚是淡定的说道,况且,还有这么多人呢,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徐叔叔还有妈妈,唔,还有隔壁的大哥和明大哥,谁空了都可以帮忙带的不是吗?

    “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唔,宝宝的名字起好了吗?”商绯月问,“为了好记,左边那个叫左左,右边那个叫右右!怎么样?”

    “……”容颜看着他不说话。

    “你这是什么表情?”商绯月看着她甚是无语的问,难道他这名字取的不好?他觉着很好啊,一左一右,想想那个画面就挺美的!

    “起什么名字管你什么事情,让阿卿考虑就行了!”最后容颜说道,当孩子七个月的时候,已经没有人敢放任她一个人呆在家里了,两家人特意排了一个时间表,哪一天由哪个人陪着他,直到皇甫卿下午归家。

    容颜的预产期是阳历六月初,四月底的时候,皇甫卿便不再去公司了,如果有重要的事情非要皇甫卿解决的话,便由萧敬东或者宁宗他们拿到壹号院等他下了决策再拿回去。

    容颜倒也没有反对他这样做,实在是……她害怕呀!她的肚子大的超乎了她的想像,老早之前她就看不见自己的脚了,睡觉的时候,翻个身都得费好大的力气,更别说起床了,仰着睡难受,侧着身子睡她又怕压着包子,偏偏还尿频,一个晚上要起来去卫生间三四趟,自己睡不好也搅得那人睡不好,因为每次起床,都得让他帮着自己才行。偶尔还会腹痛,一开始不知为何,经常吓得她脸色发白。幸而这人在家陪着她,才让她稍微不那么害怕。

    “阿卿,你说,到时候咱们是顺产还是剖腹产?”坐在客厅里,容颜问着对面的皇甫卿。

    “顺产会很疼,剖腹产之后会很疼!”皇甫卿将最自己知道的告诉她,这也是他跟智囊团打听的,当然,不是余味,依然是姐姐生过孩子的武胥告诉他的。

    “都很疼?那肿么办?”容颜看着他,小脸微白。

    “……我明天去医院看看!”皇甫卿也不懂,听人家乱说还不如去医院问问清楚。

    “嗯!”容颜看着他使劲儿点头,到底是个十八岁的孩子,心中害怕,倒也情有可原。

    第二天,商迩雪过来陪着容颜,皇甫卿这才去了医院。

    “阿卿这是怎么了?有什么急事吗?”商迩雪拉着容颜坐在外面,此刻,五月初的天气,外面不冷不热,花儿还开的灿烂,母女两正好散散步。

    “阿卿去问问,到底是顺产好还是剖腹产好!”容颜也没有瞒着,对着自己妈妈说道。“妈,你觉着是顺产好还是剖腹产好?”容颜不知道,因为自己没有生过孩子,可妈妈不是生了两个孩子么,应该懂得吧?

    “当初生你哥哥和你都是顺产的!”商迩雪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两人一直走到后院,此时,之前正好的地里已经种满了东西,蔬菜瓜果,绿油油的,看着倒也舒爽。当然,这可不是皇甫卿的功劳,而是大家伙一起的功劳,尤其是皇甫爷爷和奶奶,功不可没,其他人跟在后没,没添麻烦就不错了。而边上的郁金香花也开的大好,甚是生机勃勃。

    “那我也顺产!”容颜想着,妈妈生两个可以顺产,她也可以顺产,而且,上次产检的时候,钟主任说了,胎位挺正,应该好生的。这姑娘只想着妈妈能做到的事情她也能做到,却忘了自己妈妈那是生了一个之后隔了好几年又生了另外一个,而她却是一次性生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性子。“妈,据说很疼很疼,真的吗?”

    “……”商迩雪看着她,使劲儿的点了点头,“尤其是生你哥哥的时候,差点没疼死我!”也差点咬掉徐傲松的一块肉,那人怕她咬到自己的舌头,便把手臂塞到她的口中,每当她疼的受不了的时候就咬他,当时疼的都失去了理智,哪里还顾得上嘴里的是那人的手臂还是手帕之内的东西,她也是生完了之后才无意中发现的,那咬痕,实在是不忍直视,至于生容颜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没有人可以撒娇依靠,反倒没感觉有多么的疼。

    “……没事儿,我能忍!”听了妈妈的形容,容颜的小脸一白,然而终究还是咬牙说道,阿卿也说了,剖腹也是疼的,只是先疼和后疼的差别。

    “这个不用担忧,也不是你说顺产就顺产,剖腹就剖腹,到时候医生会根据一系列的检查而确定到底有哪种生产方式!”商迩雪拍了拍女儿的手安慰着说道,“医生肯定会做最有利你和宝宝的决定!”

    “嗯,到时候先听医生怎么说吧!”容颜觉着自己妈妈说的对,他们在家里愁白了头发下了决定,到医院却不好生又有什么用,所以,一切只能看当时的具体情况!想到这里,容颜有点后悔让皇甫卿白白跑这一趟了。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的在家里睡一觉。

    “这预产期快到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在八角亭里坐了下来,商迩雪问着自己的女儿。

    “嗯呐!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容颜说道,那人已经把当初她的房间装修成婴儿房,里面的东西更是都备齐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更是逮着机会就送些东西过来,更别说哥哥和明大哥了,那两只,简直了,一整箱一整箱的往壹号院送东西,劝也不听,还有其他的叔叔婶婶舅舅舅妈之类的,当然,徐叔叔和自己妈妈也没少买,“妈,东西都不缺了,就两个孩子,又不是二十个孩子,哪里用得着那么多的东西,浪费了多可惜!你让徐叔叔也哥哥也别再买了!”

    “嗯!”商迩雪点头,“等着他们满月了再买!”

    “……”容颜无语,她想说的是三岁之前都不要在买东西了。之前买的那些,三年都用不了。

    下午的时候,皇甫卿回来了,一张脸白的有些吓人。

    “阿……阿卿,怎么了?”容颜看着这样的皇甫卿,着实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竟然把这人的脸都给吓白了,“阿卿,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是啊?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了?”本来打算离去的商迩雪见状也不敢走了,这孩子的脸色,看着就让人担忧。

    “我们剖腹产吧!”皇甫卿拉着容颜的手臂,很是认真的说道。

    “啊?”容颜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说的会是这个,“怎么了?医生是不是说了什么?”想到自己的小包子,容颜也不由得跟着紧张了起来。

    “医生没说什么,你别担心,咱们的孩子很好!”看她也跟着自己紧张了起来,皇甫卿连忙开口说道,“我只是觉着顺产太疼了,你会受不了!”

    “这样啊!”容颜舒了一口气,差点没吓死她,她还以为出了啥事儿呢。

    “剖腹产好不好?”皇甫卿看着她认真的问。

    “为什么?不是说一般情况下都是顺产的好么?”容颜看着他,甚是疑惑的问。

    商迩雪同样很疑惑,一般夫家为了孩子多会选择顺产。她也很奇怪为何皇甫卿一定要容颜选择剖腹产。

    “很疼!真的很疼!”皇甫卿看着她很认真的说道,想到那种疼痛要加诸在容颜的身上,他就控制不住的脸色发白,他自认自己绝对的忍耐力,体验那样的疼痛差一点受不住,更何况是容颜,毫无抵抗能力的容颜,又该如何承受?是了,他之所以这么晚回来,就是听了钟主任的提议体验了一把孕妇分娩阵痛,只因他问了一句有多痛,钟主任便提议他自己感觉一下,然后他也便去感觉了,再然后,他便做了这个决定,剖腹产!一定剖腹产!他是宁愿不生孩子也不要容颜去体验那样的疼痛的!“我请最好的医疗团队,保证万无一失,好不好?”

    到现在,母女两要是在不懂他这么做的原因也就太笨了,商迩雪对皇甫卿的感官,虽然觉着这人是个很优秀的人,可是让自己才十八岁的女儿怀孕生子这件事情却一直记在她的心中,宛如一根刺儿一样,直到现在,这根刺儿终于消失于无形。这样的人,这样怜惜自己女儿的人,她觉着把女儿交给他放心!

    而容颜,则直接上前一步搂住他,小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安抚他被吓到了灵魂,良久,方才开口轻轻的说道:“没事儿的,咱们到时候听医生的!医生说顺产就顺产,医生说剖腹就剖腹好不好?”

    “……”皇甫卿看着她,眼神复杂,良久都不曾回应。

    “好不好嘛?”容颜撒娇,“每个女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不是吗?医生的决定肯定是最有利于咱们母子的不是吗?所以,听医生的好不好?”

    “是啊,医生会根据颜颜的情况给出最有利的方案!”一旁的商迩雪也开口跟着劝,实在不忍心这孩子把自己吓死。虽然,生孩子,确实很疼!

    “嗯!”良久,皇甫卿终是点了点头,心中却想着,如果真得那么疼,他去威胁医生让他一定给容颜剖腹产就是了。

    “行了,不要多想了!”商迩雪开口说道,“我先回去了,这几天就辛苦你了,颜颜说不定哪天就生了,一定不能大意!我明天在过来!”商迩雪对着皇甫卿说道。

    “妈,留下来吃饭吧!”皇甫卿说道。

    “不用了,十几分钟的路程!你老师还等着我做饭呢!”商迩雪说道,现在,他们已经搬到了新房子,就在华府豪庭前面的一个别墅区,结婚那日,徐傲松便将她带到那里,现在更是直接搬到了这里,按徐傲松说的,这里离颜颜比较近,她什么时候想女儿了,走十几分钟的路就到了,很方便,虽然远离市中,但是她很喜欢!

    “那我送您回去!”皇甫卿说道。

    “不用,你在家里顾着颜颜就成!”商迩雪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而且又很近!”

    “那好吧!妈您慢走!”容颜和皇甫卿一同说道。

    “嗯,进去吧!”商迩雪挥了挥手,这才转身离开。

    目送着商迩雪离去,直至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两个人这才转身进了屋。

    “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屋里,皇甫卿问着容颜。

    容颜摇了摇头,“我睡不着!”想着宝宝不定什么时候就出生了,她就有点紧张的睡不着。还不如拉着这人说说话的好,“咱们还没给小包子起好名字呢!”

    “皇甫春花?皇甫秋实?”皇甫卿扫了她一眼,轻笑着说道。

    “你想你儿子出来和你拼命吗?”容颜扫了他一眼无语的说道。

    “呵呵呵……”皇甫卿看着她认真的模样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太不着调了,简直比哥哥还要不着调!”容颜说道,左左右右也比春华秋实来的好听。

    “嗯?商绯月又做了啥?”皇甫卿敛了笑容问。

    “他说孩子左左右右!”容颜道。

    “他怎么不说叫上上下下?”皇甫卿睨了她一眼凉凉的道。

    “……你倒是能干,你起呀!”容颜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果然,这种大事只能落在我的身上!”皇甫卿道,“等孩子出生了再起吧!”

    “……”这也太日理万机了!孩子的名字还得等出生了再起。容颜看着皇甫卿,一时间没话了,她便又开始紧张了起来。“阿卿,你说话!”

    “嗯?”皇甫卿看着她,疑惑。

    “你随便说点什么我听!”容颜看着他说道。

    “哦!”这下,皇甫卿也是瞧出了她的紧张,“你要是不想休息,要不,我带你去隔壁串门子?”

    “啊……好!”容颜点头,脸上漾起了笑容,现在,就要找点事情做做,否则,她就能听见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声,心脏都快负荷不了的模样。

    皇甫卿看她点头,连忙走了过去,将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两个人一同向外走去。

    “不对呀!”容颜回过神来,“哥哥和明大哥都还没回来了吧?”这个点儿,应该正在上班吧?那他们还怎么串门子?

    “放心吧,我有钥匙!”皇甫卿淡淡的说道。

    “啊?”容颜愣了一下,小声的道:“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皇甫卿甚是淡定,“你不想看看他家二楼的那些照片吗?”

    “……”容颜反驳的声音顿时就没了,当初,明大哥就带他心伤到二楼边缘,二楼屋子里的照片她一张也没瞧见!只是……这是哥哥和明大哥的私人领地吧?他们就这样进去是不是太不道德了?虽然这样想着,容颜的小脸上只有兴奋没有一点开口拒绝的意思。

    然后,两个人就光明正大的去串门子了,无论是上班中的皇甫琅还是明烨都齐齐的打了个喷嚏,然而,他们却没有强大到可以预测有人进了他们的屋子欣赏他们的照片。

    皇甫卿和容颜也没有客气,皇甫卿倒是对他们的照片不感兴趣,只是为了缓解容小猪的紧张心情,他也只能舍命陪媳妇儿了!

    倒是容颜,看的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一边看皇甫琅和明烨的果照一边意淫自己男人的,容颜想着,她什么时候也得像明大哥学习学习,偷拍一些这人的果照放在家里挂起来!真是太有美感了!哈哈哈……

    “有这么好看吗?”看着眼前这人色眯眯的模样,皇甫卿终于觉着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蠢的事情,有哪个老公做的像他这么大方的,带着自己的媳妇儿看别人的果照?幸而只果着上半身,否则……但是有必要露出这种口水都要掉下来的模样吗?幸而,他不知道容颜心中所想,否则铁定更加的后悔。

    “还有最后一间卧室了!”皇甫卿将她从书房里拽出来,要是不拽的话,这人根本就不想出来,“卧室就不要去了吧!”

    “为什么?”容颜抬头,很是疑惑的问。卧室那张应该是最有看头的吧,唔,她想看!

    “那是人家的卧室!”皇甫卿提醒,做人难道不应该有点底线的吗?

    “……”容颜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模样。

    “……”皇甫卿也看着她,努力控制自己不被她那模样给迷惑。

    “阿卿,就一眼!”容颜竖起一根手指头,哀求着说道。

    “……就一眼?”良久,皇甫卿方才无奈的开口,问。

    “恩恩恩,就看一眼!”容颜连连点头,保证自己就看一眼。

    “好吧!”皇甫卿把门打开,无奈的开口说道:“你自己进去看,看过了就快点出来!”

    “你不看吗?独看看不如众看看看……”容颜还想劝说,只是看到那人的眼神之后,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好吧,我自己看!”

    皇甫卿看着她进去,然而,这次还没等他喊人,那姑娘就很自觉的滚了出来,一张小脸还很可疑的红了几分!

    “容颜?”皇甫卿疑惑的看着她,“卧室怎么了?”

    “没啥!”容颜连忙说道,随即想到自己反应有点不正常了,连忙咳嗽两声,板着一张小脸说道:“我饿了,咱们去十号院找吃的吧!”

    “岳母没做饭给你吃?”皇甫卿问,这扯出来的理由也太蹩脚了!

    “有吃啊,妈妈做了好多好吃……”说道一半的容颜终于反应过来,只好干笑着看着眼前的人,“走嘛,大哥和明大哥都不在,咱们怎么能随意进别人的房间呢!太不道德了!咱们以后再来看!”容颜说着,还顺带把卧室的门给关了起来,那模样,是打定了注意不让这人进去看的!

    “……”皇甫卿看了她良久,终是无奈,应了一声好,拉着她转身离开了二号院,说来也巧,他们刚出了二号院的院子,一辆车便在他们的面前停了下来,里面的正是明烨和皇甫琅,显然,这两人为这容颜的事情,也总不能安心的上班,这不,逮着个空就跑了回来。

    “你俩站这里干什么?”两人从车上下来,看着他们甚是好奇的问。

    “……”容颜心虚,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来,尤其是看着他俩,就想到在他们卧室看到的东西,一张妖艳的小脸瞬间就红了。

    “哦!想去十号院找吃的!”皇甫卿看着他们甚是坦然的说道,“本想看你们有没有回来叫你们一同去的,这不,还没来得及喊,便看到你们的车来了,嗯,你们要不要一同去?”

    “去呀,那就上车吧,一起去!”明烨看着他们连忙答应,一没有察觉到丝毫的异样。

    “那就一起去吧!”皇甫卿坦荡的说道。

    “……”容颜看着皇甫卿,顶礼膜拜。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么么哒,真的很感谢你们的支持,花花会加油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