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216 终究还是来了!

216 终究还是来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说什么?”帝君愣愣的看着传信的侍官,声音之中,难掩激动,然而,其中还有一些别人很难察觉的东西,例如恐惧!他……他要回来了,他竟然要回来了!放在身侧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似乎又回到了那日,相隔近二十年,他第一次见到那人的情形,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思,当他知道那人没有死的时候,他是多么的庆幸,那人不仅没死,还一如他记忆中那个完美的模样,当时,他快要控制不住那快要喷涌而出的欢喜,直到……直到他看到那人眼中的讥诮,只一刹那,便让他心中所有欢喜的泡泡幻灭,一颗心好似突然沉落到谷底一般,他……他怎么能忘了自己为了得到那人而做的那些事情?依着那人的性子,若是能原谅他才怪!控制不住的打了个激灵,他是来夺回原本属于他的帝位的吗?这样的心思一起,让他心中因为再一次见到那人而产生的喜悦全部都没了,唯一剩下的,便是深深的恐惧,这人……特意回来,就是为了报复他当年做的事情,想要从他的手中夺回帝位的?他不想相信这个事实,然而,在那人以楚霄的名义在帝京停留的那几日,这种想法却折腾的他苦不堪言,食不知味寝不安枕,所以,在最后,那人转战E国的时候,他便派了他的利剑——潜龙暗卫,执行暗杀那人的任务,终归,相比于得到那人,他最最不能忍受的便是失去帝位,因为,他从小便知道,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便要坐上那至高之位,虽然,坐上了至高之位,自己想要的也不一定就能够得到,然而,没有那至高之位,他更加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潜龙暗卫是帝国的利器,专门执行替他执行一些棘手的事情,比如,暗杀,追踪,监察还有许多不能在明面上做的事情,他都交给潜龙暗卫去做,皇甫卿便是潜龙暗卫的首领,徐傲松是前任,当初,在皇甫卿有能力接任时便直觉的退位让贤,自己担当潜龙暗卫的教导员。儿那次,他之所以让徐傲松也参加那一次暗杀任务,除了相信徐傲松的能力之外,还是一种试探,小时候,他,徐傲松还有龙腾也就是现在的楚霄,三个人一起长大,然而,他却一直都知道,徐傲松一直与龙腾相处的比与他相处的好,徐傲松与龙腾之间感情,从来就不是他可以超越的。所以,他才会相处这么一个法子,让徐傲松去刺杀龙腾,他想要看看他的反应,看看徐傲松知道了自己让他杀的人就是龙腾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是会忠心的为他效命还是,为了所谓的兄弟情义背叛他,幸而,徐傲松的反应让他很满意,虽然没能要了龙腾的性命,然而,却也让自己看大了他的选择,毕竟,子弹命中胸口,这样的事实就表明了徐傲松的选择了不是吗?当然,要是说完全满意也是不可能的!毕竟,无往不利的潜龙暗卫这一次没有完成他的任务不是吗?哪怕是伤了龙腾,哪怕差一点要了龙腾的性命,然而,没有完成任务就是没有完成任务,这是谁都不能改变的事实,只是……只是,他终归,还是舍不得真正的将那人给弄死,他只是想……只是想把那人禁锢在他的身边,只是想,如果那人实在不愿意回来,就永远不要出现在他的眼前就行了,终归,他也不是非要逼着那人去死。

    对,就是这样简单,只要那人别再出现就行了,帝君看着前来报信的人,那宛如狂风骤雨一般的心情渐渐的归于平静,唯有眼神,阴鸷吓人。

    侍官看着这样的帝君,小心脏乱颤,不知道为何帝君的脸色会如此难看,难道他禀告的这个消息有什么不对么?楚霄掌权人啊,这是多少国家元首都要奉做上宾来对待的人,帝君难道不是应该高兴吗?如果楚家入驻华夏帝国,那就代表着数之不尽的财富涌入,这这这……帝君到底是怎么想的?然而,侍官虽然心中疑惑,面上却还是不敢有半点其他的反应,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不敢动弹分毫。

    “行了,我知道了!”帝君挥了挥手,“通知外交部准备接待!”帝君冷着声音说道。

    “是!”侍官听到命令,连忙应了一声,快步的走了出去。

    帝君看着另外一个侍官,想到那个粉粉嫩嫩的孩子,眉头皱了皱,挥手,烦躁的开口:“让他们进来!”

    “是!”侍官应了一声,这才快步走了出去。

    而在外面等候的几名皇家卫队的军士不一会儿便走了进来。

    “帝君!”连着那名军官,一共五个人,一看到帝君,连忙站的笔直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嗯!”帝君皱着眉头,扫了他们一眼轻轻的应了一声,“把当时的情况说说!”没有看到皇甫离,自然也知道他们没有完成任务了,只是,到底是什么情况,让他们这几个人一个小孩子都带不回来?

    “回禀帝君!”为首的那名军官上前一步,面色同样不好的回答:“我们根本就没有见到皇甫离,在医院一楼便被拦了下来!”

    “混账东西!”帝君大怒,一张脸瞬间变得铁青无比,“他以为医院是他家开的不成?”随即又瞪着眼前的这几个废物,“他拦着不让你们进去,你们就真的不进去了?”

    “……”为首的那名军官被骂的一脸委屈,最终,方才小声的说道:“医院现在就是他家的了!”

    “你说什么?”帝君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瞪着那名军官,不可置信的询问。

    “今天早上,魅影集团已经是帝京第一医院的最大股东,现在,一院,皇甫卿说了算,并颁布了一条条令,一周之内,拒接皇家卫队的病患!”那名军官看着帝君甚是小声的说道。

    “放屁!”帝君怒了,脏话都飚了出来,“发生这种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那名军官没有说话,这种事情反正他一个皇家卫队的小队长能够知道的。

    “行了,都给我滚出去!”帝君挥了挥手,甚是恼怒的说道,现在,现在他没有空暇计较皇甫卿的桀骜不驯,现在最要紧的是,是如何应对龙腾,也就是楚家掌权人楚霄的到来。他到底该怎么办?龙腾,我该拿你怎么办?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在我已经找到替身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回来?

    帝君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有点颓丧的问,你为什么要回来呢?

    而一院的警戒依旧继续,民众们虽然疑惑,然而,因为并没有扰乱正常的就医顺序,倒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想着可能是哪个大人物住了进来,才会有这么大的阵仗,而帝京这种地方,从来就不缺大人物。因为,这种情况,想想,也觉着再正常不过了。

    “boss,人已经回去了!”萧敬东和宁宗两人上了楼,进了皇甫苒所在的病房,在小客厅中,两个人对着皇甫卿汇报道。

    “嗯!”皇甫卿轻轻的应了一声,没有多大的反应。

    “boss,如果他不死心怎么办?”萧敬东坐在一旁,眉头微皱,如果,如果那个人不死心,他们要如何应对,总不能日日派着这么多人守着两只小宝吧?这样,皇甫离还有平静的生活可言么?

    “呵……”皇甫卿听到这句话,嘴角微微的扬了起来。

    两个人看着皇甫卿这样的笑容,忍不住齐齐的一抖,他们……他们似乎好久都没有看到过自家boss这样的笑容了,唔,帝君,愿你一路走好哈!如果你在如此作死的话,咱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你默哀了。

    不一会儿,余味便领着一般人赶了过来,给皇甫苒换了药,重新包扎好,方才去向皇甫卿作汇报。

    之后,大家好似商量好似的,分批次前来探望皇甫苒小丫头,没有集中来,也没有集中不来。总之,在两只小宝可以承受的范围。

    商迩雪和徐傲松早早的过来了,当然,给这一家四口准备了吩咐的早餐。而孟贤和商绯月,却在十点多的时候赶了过来,孟贤的脸上一直挂着痴傻的笑容,便是到了医院,便是想要忍住,也没有成功,看见谁都是。看谁谁顺眼。而与她一起的商绯月却没有多大的差别,依旧一如往常。

    “对不起宝贝儿!”孟贤弯腰,将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皇甫苒搂了搂,甚是认真的说道:“你受伤的时候我是不该笑的,可是我就是忍不住!”

    “……”皇甫苒翻白眼,开口,声音清脆的说道:“苒苒受伤了也不能让所有人陪着哭不是?你有高兴的事儿可以说给苒苒听,苒苒也高兴高兴啊!”

    “舅妈就会笨蛋了!”坐在一旁看书的皇甫离声音软软的活动。

    于是,一直忍不住笑的孟贤听了这话顿时就笑不出来了,看着皇甫离,孟贤翻了翻白眼,甚是不服气的说道:“谁说我笨蛋来着?我的智商可是和你老妈不相上下的!”孟贤盯着皇甫离,一脸的认真。

    “……”皇甫离扫了她一眼,便不再说话,低头,认真的看书,砖家说:最好的反击就是漠视。

    “你对你舅妈就是这个态度?”孟贤扫了皇甫离一眼,甚是不满的说道。

    “行了行了,就你这表现也看不出有多么的聪明!”容颜扫了她一眼轻笑着说道,“说吧,有什么喜事啊?”

    “你猜!”孟贤看着容颜,再一次笑的露齿不露眼,显然,消化了两个小时还是没有把这份喜悦消化完全。

    “和哥哥领证了?”容颜看着她微笑着说道。

    “啊……”孟贤的脸一僵,这么好猜吗?“你不能先猜猜别的再说这个么?让我好没有成就感啊!”

    “嘻嘻……就你这性子,哪怕是高考状元也不见你会笑成这样,若是以往么,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看见美人了,如今么,你的眼中心中除了哥哥再无其他美人,所以,这一条完全可以排除,至于哥哥么,也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哥哥让你吃了,要么就是结婚了,然而看你小脖子白白净净没有一点那什么的痕迹,所以,只剩下这么最后一种可能喽!”容颜看着孟贤,一条一条分析道。

    孟贤直接听直了眼睛,到现在,她不得不承认,容颜比她确实要聪明许多。

    “妈妈,痕迹是什么痕迹!”躺在那里的皇甫苒,歪着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容颜,甚是好奇的询问,“舅妈怎么吃舅舅?”

    “……”容颜看着自己的女儿,顿时哑口无言。

    “哈哈哈……我今晚回去吃,明天回来告诉你我是怎么吃的好不好?”孟贤忍不住哈哈大笑,随即,不正经的说道。

    “不要!”皇甫苒扫了她一眼甚是大声的说道,“我喜欢舅舅,你不要吃舅舅!”唔,她就这么一个舅舅,被吃了那可怎么办?

    而坐在床尾的皇甫离,抬头扫了他们一眼,无奈的撇了撇嘴,低头,继续看书。

    “唔,你也喜欢他!不行,他是我的!”孟贤看着皇甫苒如临大敌,这小丫头要和她抢男人,自己那是完全没有胜算的么?

    “谁是谁的?”正在这时候,在小客厅里聊完事情的男人们,走了进来,正好听到这句话,商绯月走到孟贤的身边,甚是不解的询问。

    “你是我的!”孟贤看到这人,直接伸手,八爪章鱼一样的缠在商绯月的身上,比一般男生还要高的她做这样的动作,那才叫想怎么诡异就怎么诡异。

    “……”商绯月的脸有点红,尤其是病房里所有人那或暧昧或诡异或疑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让他觉着越发的尴尬了,看着赖在自己身上的人,小声的说道:“下来!”

    “你告诉这个小丫头,你是我的,让她别肖想了!”孟贤听话,乖乖的站直了身子,只是还是不放心,指着皇甫苒甚是认真的说道。

    “……”商绯月一脸的不解,然而,看到皇甫苒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顿时心疼的不得了,上前两步,在床头蹲了下来,甚是温和的开口:“苒苒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

    “她在吃醋!”身后的孟贤上前一步,帮忙回答。虽然心疼,依旧不放松,唯独牙刷与男人不能与别人公用,哪怕是很招人疼的小三儿也不能心软。

    一旁,容颜直接无奈的摇头了。

    “舅妈要吃舅舅,如果舅舅被吃了,苒苒以后是不是就没有舅舅了!”皇甫苒看着商绯月,甚是可怜兮兮的说道。

    “呃……”孟贤瞪大了一双眼睛,不是吧?这小丫头想要表达的是介个意思么?这这这……一张老脸瞬间就红了,唔,找个地洞把她埋了吧!

    商绯月瞪了一眼孟贤,这才转头,温和的安抚着皇甫苒,“你舅妈胡说来着!别听!”

    “舅妈不会吃了你吗?”皇甫苒看着商绯月,依旧一脸的担忧。

    “……不会!”商绯月脸一僵,反应过来时,连忙开口说道。

    “唔!”皇甫苒这才安下心来。轻轻的应了一下。

    “……”孟贤已然把头垂的低低的,真的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尤其是在其他人控制不住大声嘲笑的时候,她是一句话也没法子反驳的。以后,以后绝对不会在小孩子的面前谈论这样的话题。

    “哈哈哈……”容颜笑了好久,方才停下,看着自家哥哥又看了一眼孟贤,开口询问:“你们都结婚了,难道不该买点喜糖带过来么?”

    “结婚?唔,舅妈终于转正了吗?”一旁,认真看书的皇甫离突然抬起头来,甚是惊讶的询问。

    “什么叫转正了呀!”孟贤瞪着他,“说的我好像是来路不明的小三一样!我可是正室!”孟贤认真的说道,妈妈说过,人这一生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不能失了德行,破坏别人家庭这种伤风败得的事情绝对不能做,孟贤想,哪怕妈妈不这么交代,她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因为她原本还算美满的家庭便是毁于此,她那般痛恨张琪云,又如何能做张琪云那样的人呢?

    “舅妈!”躺在那里的皇甫苒似乎终于微微理解,孟贤说的吃和她所理解的那种吃不是同一个概念,终是微笑,询问:“以后舅妈和舅舅,就像妈妈和爸爸那样了么?你吃舅舅是不是就是啃舅舅的嘴?”

    “……”孟贤的老脸一红,然而想到这小宝宝终是不在误会自己了,连忙点头,“告诉舅妈,你妈妈有没有吃你爸爸?”

    本来还嘲笑的甚是大声的容颜顿时就紧张了,瞪着孟贤,赶人:“赶紧滚!怎么说今天也是你们的新婚之喜,我们现在也没空帮你庆祝,等苒苒出院的,咱们好好给你大办一场!现在赶紧滚!”

    “不要!”孟贤开口说道:“我们现在不办,要办也得等我从F国回来的!”放在现在自己的证领了,她哪怕是呆在国外也可以放心了,这人,现在已经是她的了,唔,说实在的,若不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还真想打电话好好的感谢孟廷一声,如果不是他那么一激,这人,还不定什么时候才会答应和自己结婚呢!

    “好吧,随你,不过庆祝还是要有的!到时候熟悉的人一起吃顿饭吧!”容颜说道。

    “唔,这个可行!”孟贤点头,甚是认真的模样。

    “哈哈……恭喜恭喜!”

    “谢谢谢谢!”

    又哈拉了几句,孟贤和商绯月便被赶了出去。

    “每次都是爸爸吃妈妈!”就在人们把孟贤那个问题遗忘的时候,皇甫苒却看着自家妈妈笑的甚是鬼灵精的说道。“妈妈,对不对?”

    于是,这下子无言以对的人变成了容颜,一张妖精似的小脸瞬间就染了红色。

    “嘻嘻嘻……”皇甫苒看着妈妈那个模样便自觉的不在多说,嘻嘻哈哈的笑了一会儿,便乖巧的闭上眼睛装睡。

    “……”容颜看着,终是无奈,幸而,病房里已经没有旁人,至于儿子和丈夫,倒也不用十分的不好意思。伸手,将被子向上扯了扯,看着她安然的睡觉,嘴角微微勾起,绽放一抹平静的笑花。

    中午的时候,楚霄赶了过来,给他们一家四口打包了水墨楼的饭菜。“赶紧吃饭吧!”

    “爸,怎么让你亲自送饭过来了!”容颜接过盒饭,小声的说道。

    “给女儿送个饭怎么了?”楚霄淡淡的说道,给女儿送饭,这还是他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新奇且珍贵,如果可以,他也想体验一下,送女儿上学,下雨了给女儿送伞,带女儿看电影,陪着她一点一点的长大,他想体验很多很多东西,平常任何一个父亲很轻易就能做到的事情,而今,他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又如何能错过,从在水墨楼点餐到等打包好,开车送到医院里,与他而言,都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记忆。

    “岳父,你怎么发出那样的消息!”伺候两只小宝吃饭,皇甫卿和容颜坐在小客厅里,楚霄也坐在一旁,一边吃饭的皇甫卿一边开口问道。

    “……”容颜抬头,也看着自己的爸爸,她可没忘记,皇甫卿说过,他的身份特殊,不让随意泄露,今早上,萧敬东向皇甫卿汇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好被她听见,她也很想知道,楚霄这么做的原因,外面剑拔弩张的气氛她不是没看见,只是,就像阿卿说的,谁都不能分开他们一家人,所以,即便是违逆了帝君的意思,她也是和皇甫卿一样,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儿子送到别处的。

    “你们不用担心!”楚霄开口说道,“我昭告四方,大大方方的来,龙跃根本就不敢把我怎么样?哪怕他很想弄死我,他也不得不派人保护,只要我在帝京,他就比别人更紧张我的安全!至于除了帝京,他也没有这个能力把我怎么样不是吗?”楚霄冷笑,没有说的便是,他宣布这个消息,便可以打乱那人的计划,龙跃也不会一直盯着阿离不放。

    “可是,那样,你会变得很不自由!”皇甫卿皱着眉头说道,楚霄没有说出来的话他自然明了,也知道这个消息宣布与阿离有利,只是,现在的情况还在他的控制之下,根本就不用…。

    “帝君为什么讨厌你!为什么想要弄死你?”容颜皱着眉头,甚是不安的问道。

    “唔,因为我太有钱了吧,他心理素质不好,仇富!”楚霄淡淡的说道。

    容颜翻白眼,骗她,也不找个好一点的理由,仇富,一个国家的元首能没有钱么,仇富,说的也太不像样了。

    “放心吧,岳父不会有事儿的!”皇甫卿看出容颜的担心,开口,认真的说道。

    容颜看了皇甫卿一眼,确定他没有骗自己,方才点了点头,她可以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问,只有所有她在乎的人都好好的,这就行!

    饭后,容颜要出去一趟买些东西,皇甫卿不放心,特意让萧敬东陪着一起。

    “萧大哥,这两日辛苦你了!”容颜看着萧敬东,甚是愧疚的说道,人家也会有家有室的人,而且媳妇儿还怀孕了,他却不能在边上陪着,反而在他们这边忙前忙后的。

    “夫人客气了!”萧敬东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温润的说道,“瑶姐白天上班,我有拜托阿妹多多注意,下班我若赶不及,琳达也会帮我送瑶姐回家,回到公寓就更不用担心了,有那些兄弟,还有付婷露西,不会有危险的!”萧敬东说道,虽然心中对瑶姐有些愧疚,然而,男子汉,该做的事情却还是要做到,幸而瑶姐的性子也是个懂事的,从来没有抱怨他一句。

    “嗯!”容颜点了点头,然而,就在这时候,萧敬东的手机响了起来,萧敬东一接通,听到电话那端的话,脸色就变了。

    “怎么了?”容颜一看,连忙焦急的询问。

    “瑶姐摔了一跤!”萧敬东看着容颜,脸色苍白。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呀!赶紧去看看呀!”容颜问。

    “可是夫人你……”萧敬东左右为难,现在情况特殊,要是夫人有什么事情……

    “我就是去个超市买个东西,一会儿就回去,再说了有什么事情我打电话给阿卿就是了,你赶紧的去看看瑶姐!”容颜伸手去推他,瑶姐这怀孕才没几个月,不知道这摔跤严不严重,“快去呀!”

    萧敬东左右为难,被这么一推,终于下定了决心,快步的到自己停放在一边的车旁,上车,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一颗心噗通噗通的狂跳个不停。

    而容颜,看着他那焦急的模样,同样不放心,忐忑着一颗心,容颜这才走进一家购物超市。在女性用品专用区,容颜买了一套内衣,又给两只小宝各买了一套里衣,今儿早上,皇甫妈妈给他们带来了欢喜的衣服,却没带内衣,这不,下午得空,容颜才过来买的,却不想瑶姐竟然出这样的事情。容颜的愧疚不是一丢丢。

    “啊,对不起!”就在这时候,一个人转身之际直接撞上了胡思乱想的容颜。

    “没关……”容颜一边捡自己掉落在地上的东西一边开口说道。然而一句没关系还没有说完,容颜看到那个撞到自己的人,便彻底的愣住了,虽然三四年没见,这人的脸却没有半点变化,容颜抬头,愣愣的盯着她,有些不敢置信的开口:“柴……柴蝶?”

    “……咦!”女孩抬起头,同样愣愣的看着容颜,一脸迷惑的模样,“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你不认识我吗?”容颜看着她有点不可置信的问,“我……我叫容颜,你不记得了吗?”

    “……”柴蝶看着容颜,皱着眉头想了半晌,最终,只是无力的摇了摇头,“我……我不记得了!”

    “那…。墨哲瀚呢?你还记得他吗?”容颜问,小心翼翼的模样。

    柴蝶忽的抬头,原本一张红润的小脸立刻变得煞白,抬起手,慢慢的覆盖在心脏的位置,刚刚……刚刚这里好像被针戳了一把,疼的很,然而,那个名字,那个叫墨哲瀚的人,她的脑海中依旧没有半点印象,她……她到底怎么了?这些人到底是谁?为何她一个都记不住?为何会觉着疼?

    “不要想了!”容颜看着她痛苦的模样连忙开口说道,“你现在住在哪里?有手机吗?”

    “……”柴蝶看着容颜,听着她温柔的话语,原本,好似被针扎的脑袋方才渐渐的恢复平静,看着容颜,眼中闪过一抹感激,柔声的开口:“我现在住宿舍的,我的手机号码是1770512**!”

    容颜点了点头,将号码输进自己的手机里,又和柴蝶说了几句,这才和她告别离去。

    而柴蝶,看着她渐渐的远去,方才转身,继续购买自己的东西,没有半点的异样。

    而容颜,拿了手机号码,便给墨哲瀚打了电话,这小子,继承墨爷爷的衣钵,成功的进入帝国机关工作,今天得知小宝受伤了一大早便赶过来探望,这人,虽然还在最底层,然而,却也被给予厚望,唔,那审美观一如往常的诡异,只是当时,没有柴蝶的消息,她也不敢当面问他,她不知道柴蝶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而今,遇见了,她却不能不告诉他,她只是告诉他一个信息,至于怎么做,选择权依然在他。

    电话响了两声,便被对方接通了,容颜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柴蝶的不记得他是谁,以及柴蝶的电话号码,至于其他的她的个人意见却一个字儿都没说,联系与否,都交给他自己决定。

    “……我知道了!”墨哲瀚在愣了很长的时间之后,终于开口,淡淡的说道。

    “嗯!那没事儿我挂了哈!”容颜开口说道,在对方应了一声之后,终是挂断了电话,这才付钱,拎着东西离去。

    然而,刚出了超市的大门,就和另外一个女人撞了个对面,容颜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

    而张琪云在看到容颜的时候,同样也皱了皱眉,显然,容颜是很招惹她讨厌的一种人,除了因为孩子而闹起的矛盾,再有便是容颜的这张脸,女人,尤其是自视甚高的女人,最厌烦的一件事情便是遇见一个让她想违心的说自己比对方漂亮都说不出口的人,除了容颜的容貌,还有容颜运气,能够遇到那么好的男人,拥有那么多那么多她不曾拥有的东西,例如权势滔天又把她当宝一样的亲人,还有,就是她和孟贤之间的关系,这人身上的每一点都让她讨厌无比。

    “杀人犯的妈!”张琪云扫了容颜一眼冷哼着说道,就像孟廷想的一样,她也惧怕皇甫家的势力,然而,有了帝君在身后的支持,皇甫家再有能耐,又能奈她何?所以,现在看见容颜,张琪云是一点也不觉着心虚,反而觉着高傲无比。

    原本不想与这人纠结的容颜,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住了脚步,转身,两步退了回来,站在张琪云的面前,凭借着身高优势,容颜居高临下的看着张琪云,“你口中说的人是谁?”

    “我说的谁和你有什么关系?”张琪云双臂环胸,想要很有气势的顶回去,然而,仰着头和人家说这句话,气势就少了一半,向后退了两步,张琪云方才冷哼一声。

    “哦!本是没什么关系的!”容颜漫不经心的说道,“就是听到喊捉贼的贼说话有点好奇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你什么意思?”张琪云瞪着眼睛,看着容颜怒道。

    容颜双臂环胸,学着她的模样,冷哼,“我什么意思又与你何干?”

    “你……”张琪云瞬间就气白了一张脸。瞪着容颜,半晌说不出话来。

    “把你的儿子送给别人教吧,就你这样的妈,饶是他过了这一关以后一定也是进监狱的命,唔,就像你说的,你终归会是一个杀人犯的母亲!”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张琪云忍不住怒吼道,“你儿子就是好东西吗?你儿子才多大,就能冷心冷情到把我儿子的手指切下来而面不改色?你的教育好,也不过如此!”

    “呵呵…。”容颜轻轻的笑了起来,眼中冷蔑:“我只知道,我的儿子不会无缘无故拿刀杀人,至于我儿子把你儿子的手指切下来,不知道这位夫人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若再犯,斩草除根!对于欺负到自己头顶上的人,让他得到一些教训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你倒是能言善辩!”张琪云怒极反笑,“可是又如何呢?你女儿还不是白白的被砍了一刀,你又能奈何我儿子何?”

    “……”容颜看着她,眼中满是同情。

    “你这是什么眼神?”同情?她有什么资格同情自己?这一仗最多算是两败俱伤?他们孟家有帝君的支持,他们皇甫家又有什么?哼,惹怒了帝君,他们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没什么?希望你能一直笑的这么开心!”容颜说完,再也不做停留,本来,看在孟大哥的份上,阿卿想要教训他们孟家的时候她还打算拦这么一下,而今,显然是教训的不够,才让她丝毫不觉着自己有错。

    张琪云看着她的背影良久,一直不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意思,还以为……还以为她只是故弄玄虚,知道第二天,满帝国的新闻,孟廷的知法犯法,她的黑历史,她从一个官太太瞬间变成了网红,这还不打紧,孟廷的那些罪证,哪怕是帝君想要护短也是护不住他们的,这样明白的罪证被昭告天下,如果帝君想要抵住天下众生的悠悠之口,就必须拿出态度,否则,这舆论的压力,便可以让龙跃的帝君之位产生动摇,再加上楚霄还有两日即将归来。龙跃想要稳住帝君之位,想不给楚霄可趁之机,他只能拿出一个帝君该有的态度,这么一个大贪官留着,如何能服众?

    然后,孟家便已极快的速度倒台,孟廷被带去检查,很快的便得到结论,所有爆料的违法证据皆属实,孟廷被撤职,因为受贿行贿且涉金额巨大,孟廷被判处十八年有期徒刑,并没收全部家产。

    张琪云听到这个判决的时候,顿时就懵了。十八年徒刑,没收全部家产?那她和儿子怎么办?他们的生活该怎么维持下去?帝君,你不是说站在我们这边的吗?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却放弃了他们?为什么?

    为什么?能因为什么?帝君做事,自然是有其用处的,尔等不过都是他的工具而已,之前之所以表态,只是因为你们与皇甫卿不和,而他正要找机会压制皇甫卿,你们的存在自然就有用了,然而,当你们经不起皇甫卿一根手指的打压时,他又如何肯浪费力气挽救一个国家的蛀虫,没有用的工具只有被舍弃的命运。

    元月一号,一架专机从M国飞往华夏帝国,与夜间十一点中在帝京国际机场降落,帝君之下一切重要官员都亲自前来迎接这位贵客,当然,帝君是没有在这寒风中傻站着的,只是,他在自己的宫殿中,哪怕温暖如夏夜,他也是没有丝毫睡意的,他的一颗心都放在别处,时不时的就要打一通电话问一问守在机场的侍官那人来了没有。

    “帝君!来了,来了!飞机着陆了!”当帝君拿起电话的时候,便听到电话那端兴奋的低喊,来了,终究还是来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