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驸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霄!楚霄!”龙跃站在病房里,任由那个男人倒在那里渐渐的死去,看着窗外漆黑的外面,明明,甚是死寂,他的心中却好似万马奔腾一样,楚霄……楚霄竟然在帝京,还是住在华府豪庭,龙跃自然知道华府豪庭是什么地方,哪里正是那些老不死的的聚居地,而楚霄竟然出现在那里,是不是……是不是早就和他们有联系?最近这些事情是不是也是他在搞鬼?还有舒砚那个贱女人的背后,是不是也站着这个男人?所以,他的人才一直查不到舒砚那个贱货在什么地方?

    越想越心惊,龙跃的脸色渐渐的难看了起来,惨白惨白的,好似被人握住了脉门一样。楚霄……龙腾,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渐渐的,龙跃那张惨白的脸渐渐的浮现出一抹狰狞,似乎,已经给楚霄定了罪,楚霄也就是龙腾,就想从他的手中把帝位抢过去的,对,一定是这样的。

    怪不得那些老不死的会因为如此一件小事就如此的逼迫他,原来……原来,早早的就和龙腾接上头了?怪不得,怪不得!龙跃在铁青着一张脸,在病房来回来的转圈,显然,心中乱的可以,一会儿浮躁,一会儿愤怒,一会儿紧张不安,大转盘一样,就宛如他的脸色来回来的变个不停。

    本来,那些老不死的,就喜欢龙腾比他多,从一开始,他们就希望龙腾继承帝位而非他,如果……如果不是龙腾自己走了,那些老不死的还不知道要哦翻出什么浪来,所以呢?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想翻盘不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谁他的位置,谁都别想抢走,无论这个人是谁都不行。敢违逆他的,都只有死路一条!

    想通了这一点,帝君也便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扫了一眼已然死透的人,这是皇甫卿在任期间,他好不容易安插进去的心腹,专门负责监视皇甫卿以及他那些心腹的行动,而今终是没了,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现在整个暗卫团都是属于他了,还要监视作什么?于是,眼中在没有任何的可惜,转身便走了出去。

    “帝君!”围在门口等待接过的军士们,看着帝君出来,连忙开口询问。

    “安葬了吧,好好抚恤他的家人!”面对那些士兵,帝君还是表现出一种很难过心痛的神情,终归,做了这二十来年的帝君,收揽人心这基本的做法还是有的。

    “是!”这些过来的将士们都是平日里相处好的,却没想到……听得帝君这么说,虽然心痛,却依旧大声的应着。

    帝君状似疲惫的摆了摆手,这才拖着无力的身子离开了医院。

    “查!给我查!给我好好的查!”一出了医院,上了自己的车上,帝君便没了之前的颓废无力,精神抖擞的对着自己的司机兼侍官吩咐,“一群没用的废物,敌人都在帝京了竟然半点痕迹都没有察觉,废物,都是废物!”

    “是!是!是!”侍官并不知道啥情况,然而,他却没有胆子去问盛怒中的人,只是开口,连连应是,开车,直接送帝君为宫。

    回到帝宫,龙跃便招来了舒墨,“马上去给我查楚霄现在的行踪!”

    “是!”舒墨虽然觉着莫名其妙,还是老老实实的大声应了,只是……不是忙着对各位元老进行敲警钟行动吗?怎么突然又扯到楚霄的身上了?然而,与那名侍官一样,因着知道这次任务失败了,再加上眼前这人狰狞愤怒的脸,最最重要的是,这个敲警钟行动还是他自己下达的命令,如今不仅行动失败,还有了人员伤亡,帝君没找他麻烦就不错了,哪里还敢多问。

    “还不赶紧给我滚!没用的东西!”显然,帝君虽然愤怒,却也没有到了完全失去理智的程度,这么简单的任务都没有完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现在没心情和他计较罢了,废物!冷哼一声,帝君又骂了一句。

    “……”舒墨黑了一张脸,心中再是不服,却不敢有半句违逆,只能重重的点个头,便灰溜溜的退了出去。

    而帝君看到他这个模样,更是失望透顶,真的……真的很没用,和皇甫卿比起来,那差的还真不是一星半点儿。然而,饶是如此,他也没法子,谁让,皇甫卿是站在他对立面的人,而这个没用的人却是他的女婿,所以,哪怕再没用,自己也只能依靠他不是吗?

    而此时的华府豪庭,几个重量级的老头老太太们聚在一起,分析商量今天晚上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谁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真是太无耻了!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不知悔改也就罢了,竟然敢妄图敲打我们,真是让人失望之极!”有人愤怒。

    “谁又说不是呢?要是龙腾还在就好了,哪里容得他如此胡作非为!”有人感叹。

    “……”皇甫兴国和墨老头儿坐在一旁,相互看了一眼,终是没有直说,这事儿,他们终究要考虑一下楚霄自己的意愿,显然,皇甫兴国早就知道了楚霄便是龙腾的,而楚霄作为容颜的亲生爸爸,自然有何皇甫家人见过面,只一眼,这些几乎可以说是看着楚霄长大的人,就把他给认出来了。只是楚霄并不曾想过要回帝宫当什么帝君,他和老太婆以及皇甫家人自然也不会乱说,只是,皇甫家和墨家相处极好,这其余的人瞒着,这墨老头儿却是没瞒着,也是知道那位名震天下的楚霄便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优秀的龙腾,只是,听这些人感叹,虽然十分想告诉他们,然而,为了确保楚霄的安全,两人还是决定考察考察再说。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是不是谁都有和他们一样的有决心。

    “咱们要几块召开内阁会议!”其中一个说道,“这样的帝君,迟早有一天,会给帝国带来无尽的打击!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帝国在这样的帝君手中灭亡。”

    “就是,其身不正,何以正人?如果帝国上上下下的官员都和他一样,随意的玩弄,咱们又该如何向先帝交代?”

    “真是太岂有此理了!”

    “到处都在严打贪官污吏,整顿风纪,偏偏,一个帝国的首要领导人,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不是自打嘴巴么?”

    “最最主要的是态度问题,哪怕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他也不觉着自己有错,这才是最最主要的问题!”

    “就是,太混账了!”

    一群老头老太太们激烈的讨论着,他们都受到先帝嘱托的人,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帝君越来越糊涂?

    皇甫兴国和墨老头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发表意见。

    至于皇甫卿和楚霄那边,楚霄已然回到自己的房间睡着了,而皇甫卿,在战事宣告结束之后,便也上了楼回到自己的房间,此时,容颜已然安抚好对面房间那对被闹醒的两只小宝,正坐在床上瞪着皇甫卿回来。

    “没事儿吧!”皇甫卿去隔壁看了两只睡熟的小宝,这才安下心来,轻轻的关上门,回了卧室,那个坐在床上的人便如此问道。

    “放心吧,没什么事情!”皇甫卿看着她声音柔和的说道,“你先躺着,我去冲个澡马上就回来!”

    “嗯!”容颜应着,看那人模样,似乎真的没什么事情,便也安心的躺了下来。

    皇甫卿只是冲了澡,随意的擦干身子,便穿着长裤光着身子走了出来,直到走到床边,皇甫卿才一僵,唔,忘了身上的伤痕还没有全消了,刚要转身,那个趴在床上的人便抬起头来,声音软绵绵的询问:“洗好了吗?”

    “嗯!”皇甫卿一僵,转身的动作连忙停了下来,回头,连忙乖乖的上床,将人搂进怀里,小声的说道:“睡吧!”心里想着,只要小心一点,这人不应该会察觉。

    “嗯!”而现在的容颜,困得不行,也着实不容易发现,然而,容颜没发现皇甫卿身上的伤,却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

    在皇甫卿的书房中,容颜看见了一封信,看见上面那熟悉又陌生的字迹,容颜的眼泪忽然便掉了下来,坐在藤椅上,双手将那封信捂在自己的心口上,眼泪啪嗒啪嗒的掉着,好,只要活着就好!呜呜呜……

    哭的很大声,心中却渐渐有了欢喜,活着……她的弟弟还活着,容颜想,这样真的很好,当初,她不让皇甫卿他们继续寻找,这是存了这一分想望,想望容盛能是最幸运的那一个,想望着容盛能活下来,然而,日复一复,她也知道这样的想望是有多么的渺茫,如今,得知他还活着,她是多么的感谢上苍。

    良久,容颜方才平静下来,从信封里取出里面的信件,一张信纸,寥寥几个字儿,近乎贪婪的看了一遍又一遍,好不容易停歇的眼泪再一次掉了下来。

    皇甫卿进来的时候,便看见她哭的眼睛红肿的模样,顿时便紧张了起来,快步的走了过来,一脸担忧的询问:“怎么了这是?”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容颜看着这人,眼泪不停,噘着嘴,有些生气的询问。

    “不告诉你什么?”皇甫卿问,看着她那红肿的双眼,眉头微皱。

    “这个!”还和她装傻,容颜瞪了皇甫卿一眼,这才把手中的信封递了出来,“你有容盛的消息为什么不告诉我?”说着,又委屈的掉下了眼泪。

    皇甫卿在看到那个信封的时候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没想到,他特意放在壹号院的书房,竟然也被她无意中知道了,站在藤椅边上,将容颜搂进自己的怀里,皇甫卿小声的说道:“别哭了,我……我只是想把他带回来再和你说的!可是,这小子不听话!越长大越厉害了!”

    “他肯定是受苦了,你该带着我的,我骂他他就该和我一起回来了!”容颜趴在他的怀里,小声的说道,不用别人说,她也知道,容盛能活下来,是费了多大的力气,然而,是她自私,哪怕受再多的苦,她也想要他能够活着,死了的那什么就都没了,活下来的,才有可能创造无限的可能。

    “……”皇甫卿只是轻轻的拍着容颜的后背,没有说话,那是最为凶险的战场,别说她怀孕了,饶是没怀孕,他也不可能把她带到那种地方。

    “所以,那一次,并不是去F国商谈公事,而是去找容盛了?”容颜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歪着头,甚是认真的询问。

    “……”皇甫卿一僵,随即开口,淡淡的说道:“没有!”

    “哼,你自己看吧!”容颜戳了戳她的胸膛,那紧绷的力道,一看也知道他说着两个字儿可不可信。

    “……”皇甫卿脸上闪过一阵不自然的神色,刚想要开口继续扯谎,然而看着那人了然的神情,终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下不为例,以后天大的事情你也要和我说!”容颜戳了戳皇甫卿的胸膛嘟着嘴,甚是认真的说道,“哪怕是有危险,也得告诉我!”

    “嗯!”皇甫卿应了一声,倒也不是真的答应她以后什么事情都得和她说,终归,他还是要考量,什么对她最有利。

    “容盛是不是变得很帅了?”容颜的脑袋再一次靠在皇甫卿的胸膛,手中握着那孩子的信件,好不容易晾干的双眸再一次湿润了起来,声音,温温软软的问道。

    “嗯!”皇甫卿点了点头,“长高了不少,都快比你还高了,五官和小时候一个模样,比较帅气,只是太过清瘦,算不得健壮!”皇甫卿回想着容盛的模样,认真的说道。

    “唔,他的体质就这样,吃好吃坏都胖不起来你!”容颜不敢深究皇甫卿话中的深意,只小声的跟着附和道。

    “你放心吧,总有一天,容盛会回来的!”皇甫卿感受着胸膛的湿意,眸光为暗,拍了拍容颜的肩膀,保证一般的说道。

    “嗯,我相信你!”容颜在他的怀里,微笑着点了点头。

    一直到晚上,皇甫卿和容颜一行人才从壹号院离开,前往市中公寓。只是刚出了华府豪庭的大门,皇甫卿便感觉到有人在跟踪,嘴角露出浅淡的笑容,倒也不曾怎么理会,跟踪就跟踪呗,反正,他也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

    一家四口,那叫一个光明正大。

    “车上没有别人啊!”后面的跟踪的车上,一个男人拿着小型的望远镜,对着正在开车的同伴说道,这车上,明明只有四个人啊!

    “那应该还在华府豪庭没出来!”驾车的司机对着沉着一张脸小声的说道。

    “可是,咱们没法子进去啊?”坐在副驾驶上拿着望远镜的男人皱着眉头说道。

    “那就在外面守着,一直守到里面的人出来,我就不相信,他们能一直躲在里面不出来!”开车的男人黑着一张脸说道。

    “是!”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应了一声,便快速的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同伴打电话。

    皇甫卿就像没看见他们一样,直接将车子开到适中公寓,进了小区门口,那些人自然不能在跟进,皇甫卿开车,让容颜和两只小宝下车,看着他们上楼,皇甫卿才去停车。

    这时,另外一波人,正密切的监视着华府豪庭,当然,这一系列的行动自然没有瞒过里面的人,只是,呵呵呵……知情的几个人冷笑,“你们算什么东西,就这么点人还想困得住华府豪庭,简直痴人说梦!就是在他们的面前走,他们也没有这个本事把人给拦下来。”而楚霄,根本就不再华府豪庭里,现在的他正在和徐傲松下棋,商迩雪给这两人做饭,谁也没有把那些个人放在眼中。

    三天后,舒墨给帝君送去了一份调查报告,据说,调查报告显示,现在楚霄正在X国度假,帝君看到这个结果的时候直接把报告砸到舒墨的脸上去了,度假?度假?度你妹的假啊!果然,蠢货就是蠢货,从舒家拉到帝宫,依旧还是蠢货。

    “你说他在X国度假,那为什么有人竟然再帝京看到了?到底是你的调查出错了还是别人看错了?”帝君瞪着舒墨,愤怒的质问,这人,真是让他一次比一次失望,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这人几乎没有办成过一件事情,这样的人,如何能辅佐自己的女儿成为一国之君?龙跃很失望很失望,对舒墨,以前,这人做建设部部长的时候,虽然也会出错,却也没像现在这样这么无能,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就因为做了驸马之后,便丧失了上进心了吗?嗯?

    舒墨忍着报告书砸在自己脸上的奇耻大辱,谁让人家现在是帝君而他只是这人的女婿呢?哪怕再没有尊严,他也只能生生的忍着。

    “再给我去查!直接在帝京查,哪怕是掘地三尺,也得给楚霄给我找出来!”龙跃看着舒墨,铁青着一张脸说道。

    舒墨脸色同样僵直,然而,听了帝君的吩咐,终是低着头,领着命令出去了!舒墨觉着,自己的岳父就是个神经病,如果一开始,就让他在帝京找人,他用得着满世界的找嘛?满世界的好不容易找到了,不仅没夸他还把东西扔他脸上去了!你说这不是神经病是什么?简直就是神经病中的神经病。舒墨一边走一边在心中暗骂,显然,已经快要受够了这个权势滔天的岳父。

    而书房中的帝君,同样的不舒坦,为自己有一个愚蠢的女婿,屁大点事情都办不了,真是……早知道当初,就该选沈家或者墨家的孩子,虽然,那两个和皇甫家的关系太亲厚,但是,谁不喜欢自己家权掌天下?就像舒家,还不是为了能永享大权,连把自己的女儿都给出卖了。而选择了这个看似精明实际上一点用处都没有舒墨,直到现在才知道反作用是多么的大,而无论是沈靳淘还是墨哲玟,既然能和皇甫卿做上好朋友的,那能力定然也是不差的,结婚之后,定然也会为自己着想多过朋友,虽然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但是,有多少男人能为了朋友就不要自己的女人的?他倒是见过不少兄弟为了女人而大打出手的。

    不这样想的时候,帝君对舒墨虽然愤怒失望,却没到不能忍受的程度,然而现在,似乎,越发的看不下去了。

    “来人!”帝君在书房里沉声的开口。

    “是!”站在门口的侍官听到帝君的吩咐,连忙从屋外走了进来,甚是恭敬的站在帝君的面前,“帝君有何吩咐?”

    “马上去把墨哲玟和沈靳淘的资料查来给我!”帝君对着侍官冷冰冰的说道。

    “……是!”侍官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便连忙点头应道。在帝君挥手之后,便快速的走了出去。

    不到半个小时,沈靳淘和墨哲玟的资料便送了过来,当然,这只是官方的档案,只有更加私密一点的事情,却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查。

    “行了,你出去吧!”帝君坐在书桌后面,接过侍官手中的资料,便挥手让侍官退了出去,自己则认真的看着这两个人的资料。

    看到墨哲玟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资产原来这么多,不仅拥有帝京最美味儿餐厅的水墨楼,甚至连帝国大酒店都是属于他的名下,帝君皱了皱眉,当初,他怎么没有察觉到这一点?还以为他就拥有一个水墨楼!想到这里,帝君懊恼不已,在看到他已然成婚之后,这种懊恼便更甚了,哪怕,哪怕他再欣赏这个人,也不能让人家结了婚的人再离婚和她女儿结婚吧?

    将墨哲玟的资料扔到了一边,直接看起了沈靳淘的资料,这一看完,瞬间觉着,沈靳淘才是自己的理想女婿,哈哈哈……帝君的脸上漾起笑容,似乎很是高兴得到这个消息,对,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做自己的女婿。帝君坚定了想法,他有空了得好好的女儿说一说,如果舒墨还这样下去,一事无成的话,那么就直接和他离婚,这样的没用的男人要他做什么!

    当然,他也要事先和沈家的人打个招呼,让他们好好考虑考虑,让他们别不是好歹,毕竟,不是谁都能做皇家的女婿的,他看上他们的儿子,也是她们沈家的福气。

    三天,龙跃给舒墨三天的时间,如果他还是不能查到楚霄的行踪,他这个驸马也就不要当了。哼!龙跃冷哼一声,显然,十分的生气。

    然而,三天之后,舒墨依然没有查到楚霄的行踪,哪怕他快要把帝京给翻过来找,也不曾有半点踪迹。所有的结论都如他之前查到的那样,楚霄正在X国度假。

    所以,哪怕不想面对,舒墨还是来向龙跃汇报来了,将自己查到的事情说了一通,最后,加上了一句:“这是我从帝国驻X国大使馆得来的消息,如果父君不相信,舒墨也无能为力了!”

    “……”这下,龙跃为难了,皱着眉头,从舒墨的手中接过那份资料,一张那人的照片,还有大使馆的接待记录。看了这些,帝君很是迷茫,这到底……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如果,那人如果真的不再帝京,那那名暗卫团成员说的楚是什么意思?不是楚霄?然而,如果那人指的是楚霄,这正在X国度假的人又是谁?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帝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皱着眉头,无力的挥手,显然,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当然,这换女婿的事情暂时却是不能提起了。

    舒墨不知道,幸好他这次证据拿的充分,否则,他这驸马的身份就该保不住了。

    然而,这保住也只是暂时的,因为,那个被他查了据说正在x国度假的人,此刻就在帝京,在帝京也就算了,还碰巧被龙跃看见了,可见,这一后果会有多么的严重。

    其实,这一场相遇,也实属巧合,因为没有了舒砚作为泄欲的工具,憋闷了好些日子的龙跃又把主意打到了皇甫离的头上,这不,在快要放学的时候便悄悄的开着他那辆小破车去幼儿园门口蹲守了,然后,然后便看见了杜肯,甚是恭敬的把两只小宝给迎上了车,再看那辆车上,哪怕那人没有下车,哪怕只是一个背影,龙跃也能一眼就认出那个人是谁,楚霄真的……真的就在帝京,还和皇甫家搞在了一起?

    噗!一声,龙跃觉着,好似有一支利箭直射他的胸口,痛的他快要承受不住,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和他作对呢?为什么非要和他作对?他看起来就这么好欺负吗?兄弟,下属,女婿等等,竟然没有一个人对他忠诚,他看起来就这么好欺负吗?

    这下,别说什么发泄*了,龙跃连看都没看皇甫离一眼,便发动车子,快速的离开这里。

    回去之后,立刻招来了舒墨,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个巴掌便甩了过去。“你这个混账东西!”声音如冰,清冷刺骨。

    刚到这里,便挨了一个巴掌的舒墨瞬间就懵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帝君,半晌回不过神来。

    “让你查一遍两遍,你信誓旦旦的告诉我,楚霄不在帝京,那我今天出去是撞见鬼了吗?嗯?为什么我在帝京的街头却看见了楚霄?”龙跃对着舒墨破口大骂,口水刷刷刷的往舒墨的脸上喷着,然而,这还未结束,愤怒中的人依旧骂的凶狠:“我是怎么和你说的?啊?我是不是让你挖地三尺也要把楚霄给我挖出来?嗯?你告诉我的又是什么?”

    “……”终于被口水喷醒的舒墨听到帝君的话也是一脸慌张,这……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自己查的事情有错,那驻X大使馆难道也有错吗?“不……不可能的!”

    “呵!”龙跃冷笑一声,“没有人比我更想这件事情不可能,可是,别人说的,我可以不相信,可是……是我亲眼所见,你让我还如何为你找理由?嗯?”龙跃气得咬牙切齿,恨不能直接掐死眼前这个没用的人。

    “不…。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舒墨摇着头无意识的说道,显然,也有些承受不住这一连串的打击了,到现在,似乎只要是经他手的事情都是以失败告终,便是他,也开始忍不住怀疑,自己真是这么没用!

    “给我滚出去!”龙跃不想看到他这个死样,挥了挥手冷冰冰的说道。

    舒墨愣了两下,终是转身,有些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哎,如何能不败了,也不看看,你的对手到底谁!这对舒墨来说还不算最打击她的,最最打击他的,便是他刚回到公主府,便接到了龙跃的撤职令,暗卫团已然不在属于他的管辖范围之内。

    而一直在屋中休息的龙天玉,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同样也是一愣,顶着微微凸起的肚子,龙天玉快步的走到舒墨的旁边,“舒墨,发生了什么事情?父君为什么要撤你的职?”这暗卫团可比什么建设部部长有用多了,关键时候,可比得上一个军区的兵力了!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给我让开!”心情原本就不好的舒墨哪里还想听到龙天玉的追问,手一挥,直接把龙天玉给推了出去,龙天玉一个踉跄,直接装在了一旁的矮柜上,好巧不巧,正好磕到了她那微微凸起的腹部。

    “啊!”龙天玉惨叫一声,额上瞬间沁满了冷汗。

    “公主!”一旁的侍者见到,连忙上前,将趴在矮柜上无力动弹的龙天玉给扶了起来。

    “啊!血……出血了……”另外一个侍者,看到龙天玉的那白色的裤子上,几乎是瞬间,便染了一大片红色,顿时慌了手脚,有些失措的大喊。

    “天玉!”而此时,舒墨终是回过神来,看到舒砚的裤子上一片殷红,整张脸瞬间就白了,快步跑了过来,直接抱着龙天玉就往外跑。

    十几分钟之后,皇家医院中。

    舒墨神情焦急的蹲在手术室的门口,抓着自己的头发,近乎自虐一般的扯着,先不谈爱情与否,那是他的孩子,他第一个孩子,如果……如果没了……

    咚咚咚……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舒爸爸和舒妈妈一起焦急的走了过来,他们得到消息,便匆忙的赶了过来,一看见自己的儿子,舒夫人便抓着儿子摇晃,“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大孙子怎么样了?你们都是怎么搞的,好端端的怎么伤了我的大孙子!”

    “……”舒墨任由她摇晃着,半个字儿也不说。

    倒是一旁的侍者们看不过去了,这都是一群什么人,一个个尽想着自己的儿孙,有没有人想一想他们的公主是不是生命无忧?哼,一群人渣!

    不一会儿,帝君和帝后也赶了过来,帝君盯着舒墨沉着一张脸,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公主是被驸马推开正好腹部撞到柜子上了,现在正在抢救!”一旁的侍者本就生气,此刻,自然不会维护他了。

    “啪!”帝后走到舒墨的身边,抬起手,毫不犹豫的甩了舒墨一个巴掌,声音愤怒的开口,“如果我的女儿有半点损伤,我也不会放过你!”

    “亲家……帝后,舒墨肯定不是故意的!”本来还担心自己大孙子的舒夫人,连忙松开儿子,走到帝后的面前,一脸讨好的说着,“再说,儿媳妇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危险的!”

    然而,就在这时,医生终于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告诉他们,大人没事,小孩儿没保住!

    此话一出,舒家人差一点全晕过去,尤其是舒夫人,那……那可是她的希望啊!她还指望着这大孙子用舒姓继承帝位呢!她还指望……还指望她能够成为帝君的奶奶呢!哇哇……坐在地上,舒夫人呼天抢地的哭着,那叫一个伤心。

    其他的人脸色同样难看,显然,谁都期望这个孩子的到来,哪怕,哪怕是不想要这个女婿的帝君,他也在期待女儿给他生个外孙,如今……转头,狠狠的瞪着舒砚,声音冷冰冰的开口:“如此恶毒的心肠,我怎么能允许你这样的人呆在天玉的身边,给我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父君!”听到这话的舒墨愣了一下,连忙扑了过来,死活的哀求,“父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弥补天玉的!”舒墨抱着帝君的腿,万分愧疚的说道。

    “弥补?你怎么弥补?你能让天玉的孩子回到她的肚子里吗?”帝君盯着舒墨,恶狠狠的模样,“来人,把舒家的人都给我请出去!”

    “帝君!”

    “帝君!”

    无论是谁喊,帝君都没有理会的意思,挥一挥手,直接让皇家卫队的人行动。

    帝后看着帝君,心中微微疑惑,虽然,她同样心疼自己的女儿,同样责怪女婿不仅没有照顾好女儿反而弄伤了她,然而,帝君这意思是打算让女儿和舒家人老死不相往来吗?这是不是太严重了些?还有,平日里,也不见他有多么的宠女儿呀!

    帝后不知,帝君的心中正觉着这个时机正好呢,本来,他还想着,如何说服天玉和这个没用的废物离婚,如今这下,却是在圆满不过了,只是,他也没把话给说绝了不是吗?他得探探沈家人的口风在决定。

    “你觉着我像垃圾收费站吗?”躺在自己的小铁板床上,沈靳淘看着通讯器屏幕上的人甚是漫不经心的问着。

    “哈哈哈……我看着不像,可是帝君看着像啊!哈哈……沈靳淘,哎哎哎,不对,我是不是该改口叫你驸马了?”对面的人笑的那叫一个张狂,不久之前,帝君将沈家父母宣到帝宫的问了这个话的时候,皇甫卿便也知道了帝君的想法,这不,显得无聊,墨哲玟过来的时候就八卦了一把,墨哲玟是个把不住自己嘴的人,连忙就坐在皇甫卿的办公室和沈靳淘来了一个视频通话,因为,他实在很想看到沈靳淘听到这个消息黑脸时候的样子呀!可是他料错了,沈靳淘那叫一个淡定如斯,躺在床上,姿势那叫一个*,哪有半点紧张的姿态?

    “驸马?如果很想听的话,等我有机会见到帝君的时候,和他推荐推荐你!”沈靳淘坐在扫了他一眼,脸上带着笑容,甚是和善的模样。

    “别别别!我可是有媳妇儿的人,你可千万不要胡来啊!”墨哲玟顿时紧张了,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媳妇儿给追到手,要是真的来这么一出,他晚上就该跪方便面了,绝对不行,别人推荐那只是推荐,若是沈靳淘开口,就凭帝君那狗屁性子,还不立马被忽悠了!“哥们儿,你万万不能胡来啊!”相熟的人都知道,沈靳淘的眼睛有毒,让你干嘛你就得干嘛,至今,就他知道的,似乎只有阿卿一个人没有受到蛊惑,其他的人,便是他,做足了准备,当初也被这人蛊惑着在战友面前跳脱衣舞,如果不是阿卿及时给他一个巴掌,他就真脱了…。脱光了!这是他一生都不愿意在回想的事情,墨哲玟觉着,自己到现在还愿意和沈靳淘这家伙做朋友真是太难得了!

    “那还想叫驸马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