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002 不想失去他!

002 不想失去他!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章

    “妈,你不压不讲理好不好?”付婷看着自己老妈有点受不了的说道,不分青红皂白凭什么就压赶她走呀?她还一肚子的委屈呢。

    “谁跟你讲理,赶紧给我滚回去!”付妈妈看着自己女儿一个人回家,再看她那脸色不用想也知道定然和宁宗发生什么不愉快了,然而,宁宗是什么人,女儿又是什么人,她还是清楚的知道的,绝对是自家闺女又无理取闹来着,“赶紧滚回去,以后宁宗不来,你也就不要回来了!不知惜福的蠢蛋!”付妈妈对着付婷大骂。

    “……老太婆,你有没有搞错呀,我才是你亲闺女,你不向着自己的女儿也就算了,竟然还向着别人欺负我,有你这样当妈的吗?”付婷有些受不了的说道。

    “搞没搞错也不管你的事情,你赶紧给我滚就行!”付妈妈也不和她废话,直接赶人,哪有闹点小矛盾就往娘家跑的,这明明是小矛盾也会变成大矛盾,夫妻之间又什么问题,还不如使劲儿吵吵,把心里的话全部吵出来,知道了哪儿做的不对不好,有什么误会了反倒可以解决,然后不吵不闹,什么都不说,自己一个劲儿的生闷气,反倒容易滋生问题,让小问题变成了大问题。

    只是付婷也是个倔性子的人,听着自己的老妈如此维护别人一点也不担心她是不是受了委屈,原本便很火的心顿时便火大了,“我今天就不滚,我不仅不滚,我以后还就住在这里了,吃你的喝你的,死也呆在这里,哪儿也不去!”气呼呼的说完,便砰砰砰……踩着重重的脚步上楼去了。

    “你……你胆子肥儿了!你给我回来!”付妈妈跟在身后喊,然而,付婷就是铁了心要和作对,不仅没回来,反而加快了脚步上楼。“算了,我管不了你,等你爸爸回来收拾你!”

    “咩!”已经爬到楼梯口的付婷,回头对着自己的母亲做了一个鬼脸,然后便哒哒哒的踩着高跟鞋走进了自己的屋里,关上门的那一刻,所有的情绪都卸了下去,一张脸空白的厉害,让人看着,心疼的厉害,唔,没有人的时候,就可以不用装的很坚强很坚强,然而,饶是如此,付婷终究还是没让自己哭,已经发泄过了,在哭,只会让自己再一次陷入那种无助恐慌的绝境,趴在自己的床上,付婷想要好好的睡一觉,然后,脑海中却不住的闪现着那个人的身影,那句我们离婚吧,好像魔音穿耳一样,不住的在她的耳边回荡,于是,哪怕十分的想睡,她也只能让自己睁着眼睛,因为,她害怕见到那个人说出那句话的模样,那么温柔却说出那么残忍的话来,她害怕。

    趴在床上,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窗外,心中,却像是被钝刀割肉一般,疼的厉害,闭着眼睛,明明说好了不掉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许是忍受不了那样的疼痛,只是那人死不承认,唔,因为趴在那边,地心引力太强,所以才把她的眼泪给引下来的,她真的不想掉眼泪来着。

    楼下,付妈妈终是担心,坐在客厅里,想要给宁宗打电话,只是,把电话拿起又放下,来来回回好多遍,终是没有打出去,因为突然有事不得不去一趟公司的付爸爸,回来的身后看到的就是这个模样的付妈妈,不知缘由的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是要给谁打电话,犹豫成这个模样?”一边向客厅走来,付爸爸一边轻笑着询问。

    “哎,你可回来了!”付妈妈一看见付爸爸,就跟看见救星一样,连忙站了起来,一脸焦急的开口,“你快去看看那个臭丫头!”

    “嗯?出了什么事情了?”付爸爸放下手中的公文包,收了脸上的笑容,一脸严肃的开口询问!

    “哎,铁定是和宁宗闹矛盾了,这不,一个人回家了!现在在楼上呢,我说她也不听!她最听你的话,你赶紧去看看她!”付妈妈焦急的说道。

    “嗯,你别担心,我上去看看!”付爸爸拍了拍付妈妈的肩膀,让她不要担心之后,便转身上楼去了。

    “咚咚咚……”

    “…。我睡着了,有什么话等我睡醒了再说!”付婷听到敲门声,愣了一下,随即将脑袋蒙在薄被里,对着门外的人大吼道。

    站在门外的付爸爸,听了里面传来的声音,不由得滑下三条黑线,然而,终究还是没有非要进去的意思,也许,先让她静一静比较好,这样想着的时候,终是将自己的手给缩了回来,声音淡然的开口:“那你好好睡吧,我让你妈妈给你做好吃的!”

    “……嗯!”付婷听见老爸的声音,止不住的心中一酸,轻轻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外面的人能不能听见。

    付爸爸听着,心中依旧担忧,却不显山不露水,慢悠悠的下了楼去,刚下楼,付妈妈连忙就迎了上来,一脸的担忧关切。

    “怎么样?是不是受啥委屈了?”付妈妈焦急的问,显然,虽然知道自家闺女缺点多多,虽然在付婷的面前毫不客气的骂人,然而,心中,那个身为母亲的担忧却是一点都不少。

    “你先别管,你去做饭,做点她喜欢吃的!”付爸爸对着自己的老婆交代,“她现在在睡觉,等吃了饭之后,我再和她好好的谈谈!”

    “嗯!”付妈妈应了一声,终是快步的去了厨房,然而到厨房才发现,已经没什么闺女喜欢吃的东西了,这不,又赶紧拿起自己的钱包出门了,先不管其他的事情,总得把宝贝闺女给喂饱了才好。

    只是,饭后,当付爸爸做好了准备要和付婷好好谈谈的时候,付妈妈已经回避了,然而,付婷却没有要谈的意思,当然,也不想真的让自己的老爸老妈替自己担心,于是,抱着付爸爸的手臂,甚是认真的开口,“爸,这件事情,你交给我自己处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就让我自己来处理吧!”

    付爸爸看着付婷那认真的模样,于是,那么多已经到了嘴边的话,便乖乖的吞了回去。皱着眉头,看着她思虑良久,方才点了点头,很是费力的应了一声:好!

    “爸,你放心,不会苦了自己的!”付婷看着付爸爸认真的说道,“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哪怕现在不如我的意,我也会想法子的!”付婷看着神情担忧的父亲,很是坚定的说道,是了,她已经想通了,与其一个人哭哭啼啼婉转幽怨,还不如想法子让自己过的好一点,而唯一能让自己过得好一点的方法便是……“爸,你告诉妈,我和那个混蛋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就当最近我回娘家住!其他的你们就当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年少轻狂时的爱恋,因为不成熟的心智,因为不够勇敢而放弃,这一次,却是如何也不能轻易的放弃。想通了这一点,剩下来的就好办了。

    付爸爸认真的看着,看着女儿眼中那灿烂的光辉,那一颗高高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容,声音爽朗的道:“好!你放手去做吧,有需要帮忙的时候,就和爸爸说!”

    “嗯!不过,自己的战役自己打!”付婷说道,想到那个人,不由得来了精神,真的,自己给他的那一脚真是太便宜他了,奶奶的,竟然要和她离婚?当初坑蒙拐骗把她拐到民政局,如今却想这么轻易的把她一脚踹开有可能么?“爸,你去忙吧,我要休养生息了!”

    “去吧去吧!”付爸爸挥了挥手,心情一点也不如原本那般沉重了。

    付婷上楼去了,休养生息,文艺一点的休养生息,通俗一点的那就是睡懒觉。养足精力,才能好好思考如何解决如今这个麻烦,离婚?离婚?那个人个律师,如果他铁了心想和自己离婚,自己以前那么粗心大意,真的很难斗得过那个人呀!所以,一定要想一个万全之策。于是,想通了,现在最迫切的便是睡觉。于是,在衣柜中挑出一件睡衣,便倒头就睡,外头依旧很是炎热,而别墅里,因为中央空调的云状,屋里几乎都维持着二十六度的恒温,盖着一条凉被便可以入睡了,只是,想的很简单,做起来的时候,却有点困难,闭着眼睛,怎么样都睡不着,脑海中还是那个人的一颦一笑,付婷想,她可能中了那人的毒,明明以前,她不是很讨厌他来的吗?用了近两个小时,付婷终是睡着了,然而,睡的却依旧不甚安稳,只是因为床的另外少了一个人,明明…。明明之前,她在家他出差,她也没有睡不着的情况呀?何时,这个人已经对自己这般重要了?想来,这出差和吵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出差了那人终会回来,可吵架了要离婚了就眼中多了,一个不稳,她的男人就变成别人了。许是做梦也梦到了这里,好不容易睡着了的人不由得紧蹙了眉头。

    而她这边不好过,宁大叔那边同样的不好过,自从在大楼下看到那一幕回去之后,便坐在阳台上不住的抽烟。一根一根,几乎把烟当成了午饭一样,本来,他就抽烟,只是在结婚之后,因着听说二手烟不好,若是别人也就算了,可是自己的媳妇儿,总是希望他好的,于是,没有什么难与不难的问题,只要有这个心,就很容易戒掉,哪怕是偶尔心痒难耐,他也只是忍着,在嘴里含一颗薄荷糖,只是现在,突然便没了坚持的理由。是呀,抽不抽烟都不会伤到那个人,又何必压抑着自己呢!

    宁宗从来没有这么颓废过,就像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他妈的这么善良,是了,如果是以往,他管她呆在身边会不会不高兴,是不是多在乎别的男人一点,只要他的心里满足了,那便是绑也要将他留在自己的身边,所以现在,他的恨不能将这个假清高的自己给杀了埋了。

    当然,这一对活得憋屈,那一对同样的难受,比如罗斌,虽然运气不差,年纪轻轻已经睡过两个女人,可是情商真的低的让人心疼,每一次,睡过的第二天,便意味着失去了这个人,虽然,他睡之前,他只是认为对方是他的知己好友,然后睡过之后,他便乱了,再也没法子用知己好友的态度来对待。当然,付婷那一次,被人陷害,他伤了付婷,这一次,他心来之后,先是惊讶,随即便皱眉思考,知道自己昨夜和露西都喝醉了,自己竟然趁着醉酒就侵犯了人家,本来,那一次,他放弃露西而选择救付婷的时候,对露西便怀有一种愧疚,虽然,他又不得不选择付婷的理由,可是,放弃了露西这也是事实,如今,确有趁醉做出这样的事情,更是没有脸面面对这人,然而,他没有想到,当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露西的时候,那个躺在他身边同样有些慌张的人便消失了,他回过神之后,便慌里慌张的起床穿衣服出去找,却在楼下看见哭的伤心不已的付婷,自然,无论是自己对她的愧疚还是两个人的朋友之谊,他也不能放任哭成这样的付婷不管不是?然而,就是这么一错过,露西竟然辞职了,直到现在,罗斌才知道,自己对露西知道的那么少,不知道她家乡在哪儿,不知道她的父母,除了露西这个人,他几乎什么都不知道。

    罗斌愁眉苦脸,拿着自己的电话一遍一遍的给露西打电话,明明知道,露西的电话就在自己的卧室,可是依旧打个不停,怎么办?怎么办?露西一定恨死他了!可是,他真的是喝醉酒不是故意的!幸而露西回国了,否则,听到罗斌这解释还不得吐血,她宁愿他是故意的!

    所以说,就像付婷骂的,罗斌就是榆木疙瘩,愣是把别人对他的爱情当成友情,所以,活该一辈子打光棍。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罗斌犯傻的除了天天打电话,便是找自己的师傅问问到底不知道露西的底细,武胥禁不住罗斌的死缠烂打,便央了萧敬东替他查一下,这一查不要紧,最后竟然查了一个没有此人。然后罗斌就慌了,使劲儿拽着自己的师傅,这这这……这怎么可能?是不是遇害了?然后,武胥觉着,他这徒弟的脑袋可能被门夹了或者被驴踢了,遇害了就查不到此人了?很显然,对方有一定的势力,故意掩去了露西的踪迹罢了,要想知道露西行踪,只能找他们的*oss。至于*oss告诉不告诉,就不得而知了。

    听到这里,已经慌了神的罗斌终于镇定下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至于找*oss么?他得先好好酝酿酝酿。

    而付婷宁宗那一对,直接分居了,每一次,当然,宁宗也给付爸爸和付妈妈道过谦了,不论对错,终归没做到当初对两位长辈的承诺,没能守候那人一辈子,他就是有错,这道歉自然必不可少,只是付爸爸和付妈妈的态度很诡异,不仅没有责怪他半分,只是微笑着倾听,然后一句话没发表,当然还一如以往的留他下来吃顿饭,当然,他是没见着付婷的,那丫头,从那一天之后,似乎便打定了注意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一样,他说离婚,她说好,他说离婚协议书给她签字,她说好,他说去民政局领离婚证,她说好,然后,让助手送过去的离婚协议书她收了,然后便再也没有音讯,多天后,当他打电话给她询问的时候,她说,哦,忘了放哪儿了,不会被人偷了吧?那什么,你在打印一份寄过来!然后,电话挂断,事情轮回,一如既往,送过去的东西她总能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没了丢了被偷了被抢走了,于是,姑娘,谁闲的蛋疼,不抢你的手机钱包抢你的离婚协议书?

    于是付婷翻白眼,怎么了?我就是这么说你能拿我肿么样?我就告诉你,每次送来的都被我送碎纸机里了你又能拿我肿么样?一个月,整整一个月,付婷都不曾见那人,直到那天晚上,付婷被一群小混混围住,付婷一看见这些人,就知道他们是谁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显然一点也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

    “妖女,还我们老大的命来!”领头的混混指着付婷凶相毕露的说道。

    “呵呵呵……这位兄弟,你老大好好的在牢里呆着,你现在就想要他的命是不是太急切了一点?你这样表现,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啊,误会你到底是急着为你老大报仇还是着急着想要取代你老大的位置!”

    “你你你……”领头的混混,瞬间就涨红了脸,看着其他的兄弟们怀疑的眼神,顿觉恼羞成怒,“兄弟们,别被这个妖女给骗了,咱们老大就是被她给忽悠的丧失斗志,去什么投案自首的,咱们可不能被她给忽悠了!给我上,好好的教训她给老大报仇!”

    “上!”那些迟疑的小混混愣了一下,终是发了狠,一个个咬牙切齿的冲了上去。

    打架对于付婷来说,那就是家常便饭,为此,还特意去学了多种武术,所以,应付这些混混根本不在话下。

    宁宗出现的时候便看见的便是这个场景,一时间心跳如鼓,顾不得这里能否停车,停了车子就冲了过去,只是,等他到达的时候,最后一个人也倒下了,自然,哪怕付婷的战斗力再强,被众人围攻的时候,还是难免挂了点小彩,嘴角有点破,手臂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虽然不是很深,血却流的不少,容易让看的人惊慌失措。至少,宁宗就吓到了,虽然,这样的伤口哪怕再三倍的落到他的身上,他也不会觉着有什么,但是,落到这个丫头的身上就是不行,平日里,不会做菜的她硬要给他烧个菜什么的,切破了手指都要被他狠狠的骂一顿,更何况是那么长那么深的刀口,宁宗只觉着刺眼的厉害,挨个扫了一圈倒在地上的人,眼中说不出的阴鸷,将这些面孔一个一个的记在脑海中,宁宗便快步的走到付婷的面前,脸色阴沉的厉害。

    然而,付婷却不看他,说了句:你好,再见!然后便直接转身走人,完全不把他的脸色放在眼中。好似,那个人就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你给我站住!”宁宗是彻底火了,上前一步,直接把那个任性的丫头给拽了回来。

    “干嘛?是要拉着我去领证么?不好意思呀,我现在受伤了,有点不方便,等我伤好了咱们再去离婚好不好?”付婷看着他,和自己一样,消瘦了许多,满身的烟灰呛得她难受,皱了皱眉,心中不喜,然而,看见这人,却抑制不住想要扑进他的怀里,也直到这个时候,付婷才明了,原来,自己是这么想念一个人。只是为了弄清楚一件事情,她只能忍着,哪怕悄悄的把自己的舌头咬破了,她也只能忍着。装着很冷漠的看着这人,甚是清冷的说道。

    “放屁!我带你医院!”离婚,她就不能不要提这两个字儿吗?脸色有点阴沉,宁宗终是不在多说,拽着她就往医院自己的车走去。而此时,地上的小混混心有不甘,看着他们好似在吵架的模样,就准备偷袭来着,爬起来,拿着匕首悄悄的就走了过去,只是,宁宗是何许人也,岂能被他一个刚出道的小混混偷袭到?还没等他靠近,便揽着付婷转了一圈,抬起一脚,直接踹了那混混的下巴,那人直接就砰的一声摔倒在地,直接就晕了。“给我滚!”冷冷的几个字儿从他的口中吐了出来,好似飞镖一样,见血封喉,让那些混混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相扶着起身,跌跌撞撞的离开这里,只剩下那个晕倒的娃纸,依旧倒在那边,无人问津。一时间,还清醒的人也就只剩下他们这对夫妻了。

    “谢谢了,我自己找到医院,不用麻烦你!”付婷趁他警告那些小混混的时候得了空子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站在与他一步远的地方,声音清冷的说道,随即,转身,慢悠悠的离开了。

    宁宗站在那边,目光死死地盯着她,一双漆黑的眸子几乎能喷出火来,良久,在她离自己九步远的时候,一直站在那边不曾动弹的宁宗终于动了起来,三两步追到那个倔丫头的面前,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转身,大步的向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

    “喂,你这是……”

    “你给我闭嘴!”宁宗扫了她一眼,尤其是看到她那几乎几乎被血液整个染红的手臂之后,脸色就更难看了,听她还敢叽叽歪歪,直接就凶了过去。

    付婷被他这么一凶,条件反射一般的就闭上了嘴巴,显然,平日里,和这人吵吵闹闹斗来斗去习惯了,然而,这人真正生气的时候,她还是知道进退的,每次真生气,她就老实了,果然,这次也是一样的,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自己已经被放到车上,安全带系的妥妥的。哼,算了,有免费的司机不用白不用。在车子发动之后,付婷将自己的脸转到窗外,在他看不见的时候悄悄的勾了勾唇角,好吧,果然如她所料,这一刀挨的也不算太亏。

    是了,在打斗的时候,她便看见他的车子往这边开过来,那辆车,几乎天天接送她上下班,她自然认得清楚,所以,才故意挨了那一刀,只是为了确认,确认她还有没有胜算,如今,见这人的反应,倒也不算太差!嘴角的笑意加深,看来,她得再接再厉了。

    去了医院,包扎好伤口,拿了药,然后这人送她回家,全程,付婷只有谢谢两字儿,其他一句话也没和他说。

    宁宗不知道她的想法,按理来说,与她离婚,应该正合她的心意才对,既然,她和罗斌两人都忘不了对方,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所以,在得知罗斌再找露西的时候,宁宗直接和顶头上司打了招呼,让*oss不将露西的情况告诉罗斌,虽然,这个对露西来说有点不公平,然而,他本就不是心善之人,在付婷好与露西好之间,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付婷,哪怕别人说他自私,他也无所谓。

    只是,这人的反应却脱离了他的掌控,他说离婚,她答应的轻而易举,却迟迟没有动作,他……他不敢想,是不是因为她不想要离婚的原因,然而,这一而再再而三,哪怕是心如死灰,也渐渐有了死灰复燃的感觉,只是,好不容易见着她一面,却见她与人打架受伤,没人知道他的心疼与愤怒,他捧在手掌心恨不得含进嘴里的宝贝,竟然被一群人欺负……

    “我到家了,谢谢你!再见!”付婷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好似这人就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当然,还是个不要钱的出租车司机。

    本来想要下车的宁宗,顿时便僵住了动作,瞪着付婷的背影,视线如刀,他有点想要弄死她了!这个臭丫头。

    咩!付婷感受着身后的视线,浅笑着做了一个鬼脸,继续慢悠悠的向自家屋子里走。当然,到了屋里之后,自家老妈想要出来叫他来家里吃饭,自然也被她给拦了下来。

    坐在外面车子里的宁宗,久等不到动静,想也知道是那个臭丫头搞的鬼,然而却无法厚脸皮进去,呆了一阵,终是无奈开着车子走了。

    “你哟!”付妈妈与她一起站在二楼的窗户后,看着宁宗的车子缓缓的离开付家,终是转头,狠狠的瞪了付婷一眼,“迟早哪天把女婿气得不要你,看你找谁哭去!”

    “妈!你错了,我就是不想失去他,所以才会这么做的!”付婷看着自己的老妈认真的说道,她终归要确定,确定那人是不是真的如他表现的那般不在乎自己。今天,她是终于确定了一点点了,哪怕他不爱自己,也是在乎自己的,付婷想,这就够了,这个世界上能这般在乎自己的人又有多少呢?除了她的爸爸,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人了。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就好!”付妈妈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我只是觉着,能遇见宁宗,是你这辈子的运气!”

    “我知道!”付婷看着窗外,那人的车子已经没了踪迹,她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如此算计,否则,直接赌气与他领了离婚证就是了。

    而此时,离开的宁宗便接到了*oss的电话,最终,按着皇甫卿给的地址便赶了过去。

    “你和付婷怎么了?”握着手中的酒杯,皇甫卿开门见山的问道。

    ------题外话------

    好吧,还是没能万更,关于完结文活动,明天截止,要留言的赶紧留言哈!

    书名:《神探影后之疼妻上瘾》

    笔名:天下为奴

    简介片段:

    她在他眼里,除了科班出身,演技一流,姿色拔尖儿以外,还是个查案小能手。

    他在她眼里,除了生来好命,断案如神,相貌出挑点以外,还是个老来好依靠。

    他说,既然我看上了你,当然要死缠烂打,立志与你缠缠绵绵到天涯。

    她含笑默认。

    **片段四**

    新剧发布会上,记者提问:“据说今天是闫检察长的生日,不知道您有什么生日愿望么?”

    他墨眸轻眯,向来冷硬的俊颜温柔惑人,握着夏乔的手紧了紧,道:“我的愿望,就是娶她回家。”

    【本文一对一,女主影后养成,男主妻奴渐变,身心皆干净。喜欢的妞儿们,记得戳进去看看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