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三个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8章

    “可是要怎么样才能叫醒他呢?”和自己的哥哥一样,对这个小舅舅同样没有多少记忆,然而,从别人的口中却听到不少,尤其是外婆和妈妈,因着要照顾深深和阿愿两个小弟弟,那时外婆和妈妈都没有很多的时间过来,然而,固定的,每天晚上都要来看一遍的,无论那一天有多忙。他和哥哥也曾问过外婆,问这个小舅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每次一问,外婆就控制不住掉眼泪,告诉他们,这个小舅舅吃了很多很多的苦,于是,为了不惹外婆难过,终归再没有开口询问。

    “研究呗!”皇甫离双臂环胸,有点漫不经心的说道。

    “好!”皇甫苒看了一下自己的妈妈,每一次都那么难过,她舍不得妈妈难过,所以,最根本的法子,那就是让躺在床上昏迷了好些年的人醒过来,可是……可是余叔叔研究了这么些年都没研究出个方法来,能容得他们这么轻易的找到法子么?

    皇甫离扫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妖气十足的眸子闪过一抹幽光,开口,语气坚定的说道:“咱们去藏书阁!”

    “嗯!”皇甫苒看着自己的哥哥,知道他要做什么,也跟着坚定的点了点头,藏书阁,就是位于帝宫之内的一座大型的书库,里面藏书多到一个人几辈子都看不完。可谓帝国最大的藏书阁。

    而容颜,不知道自己难过激发了两只小宝的雄心壮志,良久,终是起身,看着容盛那被自己压红了的手,顿时愧疚自责了起来,一边道歉一边给容盛揉着手,最后,终是落下了眼泪。一颗一颗落在容盛的掌心,好像珍珠一般,最终汇聚成一汪水泉。容颜见状,连忙伸手将容盛掌心的眼泪给擦拭干净,他的掌心,应该握着换了欢乐和幸福,不该……不该握着眼泪。

    强撑起一抹笑容,容颜看着脸色苍白的容盛,用那带着笑意的语气开口:“阿盛,你赶紧醒过来吧,妈妈都给准备找媳妇儿了!那天妈还说了,如果你再不醒来,她就帮你招亲了!到时候一定给你找一个又丑又凶巴巴的女人做媳妇儿,天天欺负你!”余味有交代,要多和容盛说说话,刺激刺激他,说不定哪一天奇迹就降临了,突然醒过来了呢,这也是她和商迩雪天天都要来报道的其中一个原因,无论是她还是商迩雪,都希望容盛能够尽快的醒过来。还有商绯月也孟贤,也会时不时的带着他们的小宝宝商小鱼过来探望。如今,孟贤已经成功晋级成为帝国外交部的副部长,外表看去,已然完全不是当初那个假小子的形象,大波浪长发,白衬衫配西装,干练精明。每个小家都越发的幸福,这也是容颜最近有些焦躁的原因,她也想容盛可以幸福。

    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饮食不规律的原因,这几天似乎肠胃有点不好,容颜将容盛的手放进被窝里,这才起身,捂着嘴巴快步的走了出去。

    刚出了门,便看见皇甫卿脚步匆匆的向这边走来的身影,容颜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平复了一下躁动不安的肠胃,这才微笑着上前迎向走过来的皇甫卿。

    一走近,皇甫卿便看见容颜的双眼有点红,不自觉的皱紧了眉头,等着容颜,半晌不说一句话。

    “我不是故意的!”想起这人对自己的叮嘱,容颜连忙举手投降,“我保证,保证下次不掉眼泪了!”

    “你已经保证过很多次了!”皇甫卿听了她的话,终归无奈,伸手,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揽着她向外面走去,“你不要急,这种事情急也没有用,余味以及整个明魅研究所都在研究这件事情,你要相信他们!”一边往回走,皇甫卿一边轻声的说道,虽然,他也知道这样的劝说有多么的苍白无力,然而,他终归看不得她这般难受。

    “嗯!”容颜点了点头,努力的平复着自己,她也知道,自己焦躁的不对,可是……可是她就是不想容颜一直躺在床上,如此这般的浪费他的生命,虽然,当初,她见他活着,能留下一条命便万分的感激上苍了,然而,终归,人都是贪心的,在死亡面前,她求他能活下来,在活着的前提下,她就希望他能够活奔乱跳的,唔,哪怕天天给她惹祸回来也好,哪怕青春期叛逆早恋都行,只要他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然而,终归是她心急了。“呕……呕……”

    “怎么了这是?”看着突然推开自己跑到一边不住干呕的人,皇甫卿哪里还敢责怪,快步的走了过去,一边拍着他的后背,一边认真了神色,有些焦急的询问。

    “我没事儿!”终于平复了要造反的肠胃,借着皇甫卿手站直了身子,这才开口说道:“可能最近事儿忙,没按时吃饭伤了肠胃!”

    “我是怎么交代你的?”容颜这句话一说,站在她身边的皇甫卿便直接爆了,瞪着她,目光凶狠。

    容颜连忙投降,“哎,这个真不怪我!我也想好好吃饭,可是,每次一看见桌子上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处理,我就吃不下去!”扑在皇甫卿的怀里,容颜小声的申辩,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讨厌做一件事情,呜呜呜……真不知道那些人为了帝君之位抢来抢去到底是为了什么?看看,她本来多活泼青春的一个人,如今都快变成老太婆了!和那些人面对面商谈事情无所谓,唯独看那些个文件,越看越头疼。“阿卿,要不,我跟我爸一样,把帝位送给你,我当太上皇?”

    “……”皇甫卿听了她的话,一张脸瞬间就黑了。明明,面对来访的其他国家元首,面对那些挑剔的老头,她都能雷厉风行,让所有人说不出一句不好的话来,偏偏,面对那些没什么挑战性的文件,一看就犯愁,还为此屡次想要退位,这件事情若是被龙跃听到了,铁定得把已经疯了的龙跃给气正常了。还有,她当太上皇,他当帝君,她倒是会安排,他的那些个文件,哪一次不是拖着让他帮忙收尾的,还好意思嚷着要退位。“你在坚持几年,等阿离长大了,丢给阿离就是!”

    “那我不能现在就丢给阿离么?”容颜赖在皇甫离的身上不想起来,听到皇甫卿那么说,便很是不负责任的开口说道,是呀,几百年前,那些个皇帝还有六七岁就继位的,他们家阿离都九岁了!再说,按着阿离的智商,这个小小的帝君之位应该也吓不到他吧。

    “阿离现在才读小学!”皇甫卿不得不提醒这个小没良心的妈妈。

    “可是阿离不是偷偷摸摸的把大学的课程都学了!”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个臭小子比他妈的张狂,她虽然连连都拿第一,但是很少跳级,老老实实的把每个班级都呆过了。他倒好,不仅把初中高中的学了,如今,正在攻克大学的课程,容颜觉着,自己真正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你说,儿子学那么多,他消化的了么?”

    “有岳父在边上看着,消化不了也难!”皇甫卿开口说道。其实,阿离和苒苒都是楚霄的人在教导,当然还有赫连铭,三个人按着各自的性子选择三种不同的道路,阿离,是注定要继承帝君之位的,学业难免重了些,当然,楚霄也不是那种不管实际情况,只知道一味地给阿离脑子里塞东西的人,每个人的学习方向,都有参考他们各自的意向,而对于他们的接受能力,楚霄也让人做了专门的测试,自然在他们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当然,现在,皇甫离和皇甫苒有了新的目标,不得不将那些不是必要的课程给推出去,他们现在最最主要的任务便是唤醒正在沉睡中的容盛,也就是他们的小舅舅。

    两个人泡在藏书阁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两个人,将关于大脑方面的书几乎都看了一遍,当然,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整理消化这些东西,最终得出来的结论很简单,那就是大脑是一个很奇特的东西,可以制造很多的奇迹,阿离和苒苒想,兴许,他们也能创造另外一个奇迹。

    两个人询问了好多人,得知了这个小舅舅的生平,两个人似乎也知道了妈妈和外婆为何会那么疼宠这个小舅舅的原因,便是他们,听到小舅舅的这个经历,也不由得心生不忍。

    “哥哥,以前是为了妈妈和外婆,现在,单纯为了这个人,我也想把他唤醒!”站在容盛的床边,皇甫苒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人,这个人的长相斯文俊秀,唔,和她的妖孽哥哥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当然,两个稚气未脱的小弟弟们也比他美,然而,这人却完全不会被盖了颜色。

    “嗯!”皇甫离听了妹妹的话,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意味不明的点了点头。

    “可是该怎么办呢?”皇甫苒爬到床上,盘膝坐在那里,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沉睡的人,甚是迷惑的问。

    皇甫离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皱着眉头沉思,良久,方才开口,声音和小时候一样,有点软:“你说,会不会是小舅舅根本就是他自己不想醒过来?”

    “啊?”听了自家哥哥的话,转头,看着哥哥,一脸惊讶的问道。

    皇甫离的目光落在床上昏睡的人身上,目光微沉,却并没有开口解说。

    而皇甫苒也没有等,而是转过头,看着沉睡中的人,想象着这种可能有几分。听干妈说,这个小舅舅,小时候就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六七岁的时候,便被他们的妈妈给带走了,然后给外婆认作了干儿子,可是又在第二年,发生了那种可怖的事情,之后便是几年不为人知的生活,如今,终是大仇得报,这样也可以说是顺心如意了,为何不愿意醒过来?

    “咱们试一试吧!”皇甫离并没有多说,虽然他也想不通其中的缘由,然而,还有别的原因吗?外婆当初也是植物人,然而还不是被余叔叔给治好了,可是这个小舅舅明明就和外婆没什么两样,按理来说,不应该出沉睡这么长的时间不是吗?

    “怎么试呢?”皇甫苒从床上爬起来跪着,看着自家的哥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显然,是赞同了自家哥哥的建议,反正,反正再坏也不会比现在还坏不是吗?既然看了那么多的书也找不到半点法子,那就不用那些书上的法子。

    皇甫离沉默了,看着床头,那个与屋里完全不搭嘎的破旧的长耳兔娃娃,皇甫离记了起来,自己和妹妹都有一个的,据说是老爸亲手做的,只是这个看起来,却不是和他们那个同一批次的,至少,这个娃娃的针脚太疏太稚气,用料太差,显然不会是爸爸做的那个,这是……妈妈做的?皇甫离心中有了某些认知,这个小舅舅,心中最最重要的人,除了他妈妈应该别无二选了,哪怕外婆他们,对他来说应该也很重要,但是绝对没有能和妈妈相比,有了这个认知,皇甫离的心中便有了些噗,似乎看到了一丝光明。抬头,看着自己的妹妹,声音微软的说道:“咱们出去说!”

    “好!”皇甫苒看着自己的哥哥,看着哥哥脸上的神色,知道哥哥定然是想出了什么法子,连忙开口应道,看着哥哥起身出去,自己连忙下床穿鞋轻快的跟在哥哥的身后出去。

    “以后,你多注意一点,想法子不要让妈妈再到这边来,唔,无论你用什么法子,都别让妈妈来探望小舅舅!”走廊上,两只小宝坐在垫子上,看着外面的夜色,皇甫离对着自己的妹妹很是认真的说道。

    “唔,哥哥,这个不好办呀!”皇甫苒摸着自己的下巴,甚是为难的说道,“你知道的,妈妈除了外出,其他的只要呆在帝宫就一定会过来绕一圈,哪怕只是看一眼也要来看一眼!”

    “一点不为难还要你出什么力!”皇甫离扫了她一眼,甚是理所当然的说道,“或者,我想法子绊住老妈,你执行剩下的任务!”

    “OK!”皇甫苒对皇甫离的决定没有异议,伸手,摆了一个OK的姿势,哥哥负责对付老妈,她负责对付小舅舅。

    两个人商量好了,这才爬起身子,慢悠悠的离开这里,不知道老妈是不是为了方便行事,特意把容盛安排在他们附近的院子里,关于深深和阿愿的院子,则在对面,外婆和外公和深深他们住在一起,伯伯和干爸在住在他们的院子后面的院子,这两人,倒不是长住,一个星期大概会在这边住上四天,哪一天不定。

    回到自己的院子,两个人各奔东西进了自己的屋,这里,帝宫的建筑,不是有多么的高大,却雄伟不减,处处透露着古朴的气息,皇甫苒对这里感情很复杂,很喜欢这种美到不行的环境,然而,却更喜欢他们的市中公寓,哪怕是壹号院,她也喜欢的不行,总觉着这里,屋子太多人太少,以前出了自己的屋子就能看到爸爸妈妈,而今还要走很远的路才能见着。然而,她也知道,这是妈妈身为皇族的责任。说道皇族么,皇甫苒不由得想到自己的外公,那才叫自在随心呢,偶尔和徐外公去出去钓个鱼,偶尔带他们去野营,唔,这一点她和哥哥还是很喜欢的,就是外婆比较辛苦,一边要照顾深深和阿愿,一边还要照顾小鱼儿,幸而,深深和阿愿大了上了幼儿园,平日里还有爷爷和奶奶照顾,不然外婆就要累疯了。

    而皇甫离那边,此刻正躺在床上,想着自己到底该用什么借口来让妈妈不要去看小舅舅,天天在下课之后就去堵她问她这个那个?可是,一天两天还好说,这要是时间长了,妈妈要是不发觉其中的问题才怪!

    然而,事实上,根本就不需要他费力的想法子,因为他那妖精似的妈妈已经给他准备好了比较好的理由。

    第二天,当他们还在学校的时候,便接到消息,妈妈在和那些官员开会的时候突然晕倒了,皇甫苒和皇甫离听到这个消息哪里还呆得住,和老师说了一通,便快速的离开学校,招来老爸安排在学校保护他们的人,让他开车带他们两人赶紧的赶了回去。

    帝宫,帝君的私人院落,容颜躺在床上依然昏睡,皇甫卿站在旁边,卫宁正在替容颜把脉。外室围了一圈的人,都是比较关心帝君身体的官员,不敢进来打扰,只能在外室等着,皇甫离和皇甫苒赶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个场景,看着外室围着的这么多人,一颗心瞬间便提了起来,来不及询问,兄妹两人便冲进了内室,还没看见妈妈,便看见爸爸那张有些黑沉的脸。

    “卫爷爷!”转头,兄妹两人,看着正在给妈妈把脉的人,兄妹两人异口同声得叫道,语气之中难掩焦急。

    卫宁一听他们对自己的称呼,一张还算帅气的脸瞬间就黑了,他……他真的有这么老吗?

    然而,他黑脸不打紧,边上的人看着却都提起了心,“很严重吗?”盯着床上昏睡的人,皇甫卿沉着声音问。

    “当然严重!”卫宁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我这还没媳妇儿呢!你叫我爷爷,我还要不要找媳妇儿了!”

    “……”无论是皇甫卿还是皇甫离或是皇甫苒,一张脸瞬间空白,随即,忍不住都黑了脸,目光如刀,狠狠地射向卫宁,现在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吗?再说了,你七十岁不找媳妇儿,人家是不是还得继续喊你卫哥哥?

    “呃……”看着他们三人齐刷刷的黑了一张脸,饶是卫宁,万分的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称呼,此刻也不敢再耽搁,连忙漾起笑容,抬头,脸上漾起讨好的笑容,不敢耽搁,赶忙开口道:“那个帝君大人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了身孕罢了!”

    皇甫卿以及阿离和苒苒,听到没有大碍,终是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快速的抬起头来,齐刷刷的瞪着卫宁,身……身孕?

    “容颜怀孕了?”

    “妈妈有小宝宝了?”

    瞪着卫宁,皇甫卿以及阿离和苒苒异口同声问。

    卫宁被他们瞪得发毛,连忙举手投降,“是,已经三个月了!”说道这里,连忙把手缩了回来,瞪着皇甫卿,“你也太不小心了,自己媳妇儿怀孕这么长时间了你竟然没有察觉?”

    三个月?皇甫卿直接傻眼了,想到那次,这人在路边吐的那次,她说只是肠胃的问题,他也便当真了,本想让医生过来看看,这人却不允许,只说了以后保证好好吃饭,于是,他便在她的吃食上多下功夫,根本不曾想到怀孕这个方面。

    “如果只是怀孕,妈妈为什么会晕倒?”皇甫离看着自己的妈妈,看她脸色似乎很是苍白,连忙抬头,有些焦急的问着卫宁。

    “怀孕了本来就应该多多休息,哪像她,天天处理这个处理那个的,会见这个会见那个的!不晕倒才怪!”卫宁瞪着眼睛说道。

    皇甫卿理亏,终是不在说话,三个月,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大意到这种程度,可是……可是每一次,他都做好了防范措施,根本就不可能……皇甫卿的眉头紧皱,开始考虑要不要让人好好监察一下避孕套的生产厂家了,这质量也敢拿出来卖?

    卫宁叮嘱了一些事情,这才告辞走了出去,自然,是要把这个好消息通知给自己的主子的。当然,出门的时候,顺带把那些担忧的官员也给赶了出去,知道自家的帝君怀孕,这可是一件喜事,众人放下心之余,终是乖乖的退了出去。皇甫卿坐在床边守着自己的媳妇儿,而阿离和苒苒同样坐在床边守着容颜。

    “爸爸,妈妈这次会生个小妹妹么?”知道妈妈没什么大碍,皇甫离和皇甫苒方才放下心来,看着妈妈,皇甫苒开口问着自己的老爸。

    “你们想要妹妹还是弟弟?”皇甫卿歪着头,看着他们问。

    “我要小妹妹!”皇甫苒举手表态,不知是怎么的,他们这一辈儿,除了苒苒是小姑娘,其他的竟然都是小男孩,小姑姑家的是,舅舅家的是,萧叔叔家的也是,就连刚刚出生的宁夏也是男宝宝,这样,她很弱势啊!

    “阿离呢?阿离想要小弟弟还是想要小妹妹!”听到皇甫苒的话,皇甫卿微微一笑,看着自己的儿子问。

    “随便,只要是妈妈生的,我都喜欢,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皇甫离声音软软的说道。目光落在躺在床上的妈妈身上,妖气十足的眼中是显而易见的心疼。

    皇甫卿点头,终归,是男是女都无所谓,只要是她给他生的孩子,他都一样宠,只是……皇甫卿万分想不通到底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意外。让他很想查一查避孕套,只是女儿儿子都在,皇甫卿只得将这个想法压下去。

    “爸爸,妈妈怀孕了,就暂时别让她去看望小舅舅吧!”突然想到这个,皇甫离对着自己爸爸说道,对上爸爸疑惑的眼神,皇甫离连忙开口说道:“妈妈每一次去都好难过好难过,不是说,怀孕的人不能有坏心情的么?最近,就让阿离和苒苒代替妈妈去吧!”

    “嗯!”听到那句每一次去都好难过的话,皇甫卿想也没想就点了头。

    皇甫离对自己摆了OK的手势,顺理成章将这件事情交给了自己的老爸。

    晚上,明烨和皇甫琅抱着已经上幼儿园的深深和阿愿回来,自然,两人也得到了容颜又有孕的消息,少不得恭喜一番。

    而皇甫卿看到自己的两个儿子,很快便知道自己媳妇儿为何会意外怀孕了。

    “爸爸,我和哥哥比赛,阿愿赢了哦!”穿着可爱小西装的皇甫愿从伯伯的怀里下来,一边跑向自己的爸爸一边得意的说道,不忘从自己的口袋拿出一块糖塞进爸爸的嘴里。

    “你上一次也有输给我啊!”皇甫深看着弟弟小声的说道,“我都没有告诉任何人!”瞥了一眼弟弟,皇甫深甚是委屈的说道。

    “唔,什么比赛?”皇甫卿把深深也给抱进自己的怀里,微笑着询问。皇甫琅和明烨则在一旁微笑着看着。

    “戳气球比赛呀!”皇甫深小声的说道。

    “爸爸也有哦,好多好多!”嘴里塞满了东西的皇甫愿也不愿意落后,连忙举手发言!

    “嗯?”皇甫卿皱了眉头,不明所以。

    见此,皇甫愿连忙从皇甫卿的腿上滑下来,颠颠的跑到一旁的柜子旁,皇甫卿看着自己儿子动作,眼皮直跳,直觉的想要去阻止,然而,还没来得及动作,便看见他的小儿子从柜子里拿出一罐一罐各种口味的和口香糖瓶子差不多大笑的瓶子,一个一个的摆在桌子上,回头,对着皇甫卿笑的那叫一个阳光灿烂,“哥哥戳破了四瓶,阿愿戳破了三瓶,爸爸,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气球?”最后一句,问的那叫一个天真无邪单纯无辜。

    皇甫卿的脸直接就变成了黑煤球,而皇甫琅和明烨早就忍不住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而容颜恰好在这个时候醒来,睁开眼睛,那叫一个囧。连忙在众人没看见她的时候,闭上眼睛,却正好撞见大儿子带着笑意的目光,一张脸烫的要命,然而,相对于面对这么尴尬的事情,她宁愿给儿子一个人笑。至于深深和阿愿,容颜只能喟叹:两个小冤家!这种东西也能玩的么?

    “爸爸,你的脸好黑哦!”依然坐在皇甫卿腿上的皇甫深,软软的手中戳了戳爸爸的脸,甚是担忧的开口。

    “爸爸,这个气球能不能给我和哥哥玩?”皇甫愿从柜子旁边跑回来,对于伯伯和干爸为何那么小显得很是迷惑,然而,在迷惑也不如玩重要,连忙将之抛诸脑后,拿着一盒草莓味的套套走到皇甫卿的面前,甚是欢喜的问。

    皇甫卿觉着,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最后还是皇甫琅和明烨,终于笑够了,将皇甫深和皇甫愿从皇甫卿的眼面前给抢走了,至于阿离和苒苒,也怕自家老爸恼羞成怒,找了个借口,乖乖的退了出去。

    皇甫卿看着他们那样,愣了一下,反倒有点哭笑不得了,抬头,他……他是会因为恼羞成怒就对孩子动手的人么?转头,看着自己的媳妇儿,那模样,明显是憋笑憋着的,无奈,笑意却晕染了双眸,“想笑就笑吧!憋着对身体不好!”

    “哈哈哈哈……”得了特赦令,容颜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皇甫卿,笑意汹涌。

    皇甫卿由着她笑着,看着她那原本有点苍白的小脸染了些红晕,心中终是欢喜不少,“你怀孕了,三个月!我不曾察觉,你竟然也没有发觉!”显然,两个人对那个套套的质量都十分的相信,自然不曾想到深深和阿愿会拿戳套套当比赛。真的,这样的意外让他们防不胜防。当然,对于这样甜蜜的意外,两人也是欢迎之至,皇甫卿舍不得容颜再生孩子,然而有了,他们却都又舍不得将这个孩子舍弃,而且,容颜也有一个和苒苒一样的想法,在生一个漂亮的小公主,唔,苒苒他们这一辈,真的,只有苒苒这么一个小姑娘。

    外面,皇甫琅和明烨各抱着皇甫深和皇甫愿,哪怕是出了皇甫卿的院子,两个人依旧止不住笑容,尤其是看着皇甫愿的手中还拿着一罐子套套,每看一次,就忍不住大笑出声。越看越觉着这两只小宝可爱,是了,阿离和苒苒聪明过人,他们小的时候,想要看他们一个笑话那是难之又难,而皇甫深和皇甫愿不同,虽然同样的聪明,但是却不曾如他们的哥哥姐姐那般特别,因而干的傻事也就比较多。

    而皇甫离和皇甫苒则一同回了他们的院子,两个人没有回各自的房间,而是一同去了大厅,商谈起接下来该怎么做。

    “哥哥,你确定要这样说?”听了自家哥哥的话,皇甫苒有点不确定的问。

    “嗯!”皇甫离点了点头,“放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咱们先这样试试么!总比一直等着毫无头绪好吧!”

    皇甫苒点头,“是了,咱们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好,我今晚就去试试!”

    “嗯!记住了!先从最轻的开始说!”皇甫离交代到。

    “我知道的!”皇甫苒点头,认真的开口说道。

    而容颜那边,得知自己怀孕,正好又到了该去看容盛的时间,容颜便想起身,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容盛。

    然而,还没起身,便被皇甫卿给制止了,皇甫卿让她继续躺在床上,沉着一张脸叮嘱:“最近你都不要去看容盛了!”

    “阿卿!”容颜一听他这么说顿时便急了。

    “你知不知道你突然晕倒便是因为劳累过度,胎像不稳,现在的你,必须好好休息,什么事情都不能管!”皇甫卿沉声的说道。

    “我会好好休息的,不会伤害到自己和孩子的!”容颜看着阿卿,小声而认真的说道。

    “那也不行!”虽然看着她那水盈盈的双眸有点心软,然而,为了她还有孩子,终是恨下心肠坚定了语气。

    “可是……”容颜不想和这人发生争执,可是,终归还是放心不下容盛,虽然,她有安排人好好的照顾容盛,可是每天和他说一说话都成了习惯,这突然……还有,余大哥也说了,多和他说说话,说不定能刺激他的大脑,说不定哪天就醒过来了。容颜一直抱着这个希望,不想一天一天然后像所有人一样,将那个孩子遗忘。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皇甫卿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放柔了声音说道,“但是阿离和苒苒说了,这些天,由他们代替你去和容盛说话!”

    “阿离和苒苒?”容颜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是他们。

    “是啊,算起来,容盛是他们的小舅舅,也该让他们培养培养感情不是吗?”皇甫卿理所当然的说道。

    “……好吧!”思虑了一下,容颜终是点头答应,想着,等自己稳定下来,再去看容盛,她不想让皇甫卿为难,她什么都愿意尝试,唯独夫妻吵架这种事情不愿意。

    “先好好躺着!”皇甫卿看她答应了自己,终于放下了心来,“这几天你什么事情都不要管了,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

    “嗯!”容颜应了一声,这才闭上了眼睛,哎,又怀孕了!这一声感叹说不出是喜是悲,然而,缓缓勾起来的嘴角却泄露了她的心情,想来,就如皇甫卿说的那般,虽然没有准备再好一个孩子,可是来了之后便欢喜的接受。

    而此时,喂饱了自己独自的皇甫苒和自家哥哥说了一声便去了隔壁容盛的院子,而皇甫离坐在自己的屋子里,正在漫不经心的看着书,听到妹妹来打招呼,应了一声便打算继续看书,然而,整整两分钟,终是一个字儿也没有看进去,那双妖气十足的眸子闭了闭,再睁开时已然是一阵清明,起身,将书放到该放的地方,终是抬脚走出了房门。

    而此时,皇甫苒已经到了容盛的院子,将伺候容盛的人叫乐出去,自己慢悠悠的走了进去,最终在容盛的床边坐了下来,想要伸手去够容盛的手,却发现手臂不够,非得伸直了才能勾着,而这样,她会很累,想通了这一点,皇甫苒把鞋子一脱,直接爬到床上,在容盛的边上盘膝坐了下来。

    “小舅舅!”皇甫苒抓着容盛的手,声情并茂的喊着,然而,还没有想要下面应该要说什么,却被容盛的那双手给迷住了,白皙修长的嫩滑的恍若大家闺秀的手一般,至少比她的手要精美细致的多了,皇甫苒不想承认,可是事实便是如此,因为喜欢枪械这种东西,时常摸个不停,这不,掌心已经有了好几个薄茧,虽然不是很深,但是确实存在。而小舅舅这双手,真的精致的可以去做专业的手模了,皇甫苒不知道,容盛原先的手,那茧子可堪比那些农民工的手了,如今之所以这般,只是亏了容颜的功劳罢了。

    “咳咳……”双臂环胸,倚在门边上的皇甫离忍不住咳嗽两声,提醒自家的妹妹应该干正事儿了。

    皇甫苒一愣,顿时回过神来,仰着头酝酿了一下感情,然后,握着容盛的手,一脸凄惘的神情,“小舅舅,我该怎么办?爸爸好像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你说……你说我该不该告诉妈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