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姜老夫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50章

    花似玉轻轻的笑着,似乎太过聪明的人就是这样,什么事情对她来说都再简单不过,没有一丁点的挑战,所以才会那么的乏味,所以看见那个人的时候,那种心动的感觉她不会忘。起初她是打定了主意,想方设法一定要得到那个人的,然而渐渐的,经过这几天的昏昏沉沉,她似乎看透了一些东西,不一定非要得到那个人,只要…只要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孩子,一个他和她的孩子,花似玉想,她可以把自己的所有心力都放到这个孩子的身上,所以哪怕最后得不到那个人,她也不会觉得很难受很难受,毕竟她并没有做过什么努力,可是孩子不一样,这是她的宝贝,哪怕有一点冲动,但是她不觉得后悔,她相信,哪怕多少年后自己也不会觉得后悔,因为她有了一件很想做的事。

    “你以后就不打算嫁人了?”花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女儿,不再暴跳如雷,而是很平静的问着,终归,为人父母的,哪一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有一个安安定定的家庭,因为虽然自己愿意庇佑他们,毕竟他们年纪大了,终有离开孩子的一天,那个时候孤独无依的孩子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又该依靠谁?这让他们如何能放心呢!可是既然女儿如此平静的说了出来,他也不会一意孤行。

    “嗯!”花似玉点了点头,至少现在没有结婚的打算,当然以后如果遇见了让自己心动的人她也不会排斥,不过对方一定要接受她的孩子就是了!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花老爷子淡淡的说道,“只要你高兴就行,其他的有什么事情都交给我吧!”

    “谢谢你,爸爸!”花似玉看着自己的老爸第一次认真的说道,她知道他们都很爱很爱她,她也知道自己一直都很任性,很是让他们为难,谢谢你们,一直这么包容我!

    “傻丫头!”花老爷子拍了拍女儿的脑袋轻声的说道,虽然这个女儿有点特立独行,然而却正是他心中的骄傲,又有谁能跟他一样,有一个这么聪明的女儿?为人父母,并不是告诉儿女应该走哪一条路,而是在她们努力前行的时候拖他们的后腿,在他们遇到困难阻碍的时候全心全意支持他们,自然,努力用自己的经验引导他们走向正确的道路。“吃完了就早点休息,早一点把精神养回来!”

    “嗯!”花似玉点了点头,微笑着应了一声。

    花老爷子看着她这个模样,一颗始终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他不在乎别人是如何评价他们家或者他的女儿,他只在乎女儿过得好不好开不开心,只要她做的事她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就会支持她。

    第七天的时候,花似玉通过测试,证实自己已经怀孕,当她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中那种全然的喜悦告诉她她不后悔那次冲动。她想,或许这是她一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之前她还会想着用这个孩子得到了个人,然而现在,花似玉抚摸着自己的腹部,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了,她不愿意把肚子里的孩子当成抢夺男人的工具,她会很爱很爱她,这是她的至宝,为了这个宝贝,她愿意放弃那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她要做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把自己所有所有的爱都给她的孩子。

    当然这是三天后的事情,而第二天,就是凤临离开的第二天,天水山庄便迎来了一位客人。就在吃过早饭,皇甫苒和皇甫小五打算下山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便停在天水山庄的门口,而正打算上车的皇甫苒和皇甫小五便停了下来,想要看一看来的人到底是谁!

    然后便看见了一个老妇人慢悠悠的从车上下来,看起来六七十岁的模样,衣着华贵,手中还拿着一个镶玉的拐杖。

    “姜老夫人!”本来要送她们下山的管家大叔看见下车的老人之后,连忙走了过去,甚是疑惑地喊了一声,显然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来拜访天水山庄。

    “怎么?我过来很意外吗?还是说天水山庄不欢迎我?”老妇人看着管家大叔轻笑着开口说道,只是语气微微有些冷淡,姜老夫人不同于自己的丈夫和三个儿子,他们的考量皆出自于家族利益,凡是与家族利益相悖的事情都不能使她做,所以哪怕她舍不得女儿留在世上唯一的一个儿子,不想和家里人闹翻,她就只能让自己冷心绝情不去管他,哪怕她时常会梦见天上的女儿怨怪自己不管不顾她的孩子,每次除了暗自落泪,她却什么都不能做,就像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所说的那样,死人终究是死了的,活下来的才最重要!她不能为了让死人安心就让活人活在痛苦之中。她以为自己到死都见不到自己的外孙了!如今,丈夫和儿子终于改变了主意,她终于可以见一见他,那个被所有人都亏欠的孩子!无论是她的女儿还是她,又或是她的丈夫,她的儿子,或者是整个凤家,所有的人都在亏欠,亏欠那个可怜的孩子,如果他生活在一个正常的家庭之中,如果他的父母不那么自私,不因为自己的儿女情长而选择牺牲他一个人,这个孩子不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如今的凤天,是所有人一同作孽造就出来的,姜老夫人痛心地想着。

    “哪里?老夫人大驾光临,是凤宅的荣幸,老夫人里边请!”管家大叔对着皇甫苒和皇甫小五使了个眼色,这才招待着姜老夫人向天水山庄走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禀告老爷!”管家大叔一边引着姜老夫人向院子里面走去,一边对着身边的下属说道。

    “是!”下属愣了一下连忙说道,对着姜老夫人点了点头,便快步的向主楼跑去。

    “姐姐?”皇甫小五看着自己的姐姐小声的说道。

    “没事儿!”皇甫苒拍了拍妹妹的手温和的说道,这才看向守在一旁的家仆,“那个老太太是什么人?”

    “回禀二少夫人,那位应该是姜老夫人,就是大少爷的外家,姜老夫人便是大少爷的姥姥!”家仆对着皇甫苒认真的解释道,之所以有一定的不确定,也是因为太长的时间,自从大少爷伤了腿之后,姜家的人便再也没有来过天水山庄,只是听着管家大叔对着人的称呼,以及这个人的姿态,他还是能猜出这人就是姜老夫人的!

    “原来是那个人的外婆吗?”皇甫苒小声的呢喃。

    “是,肯定就是她!”家仆越想越肯定,看着皇甫苒认真的说道,“她已经好几年不曾来天水山庄了,自从大少爷的腿伤了之后,姜家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再来过!”凤天的腿,知情的人知道是怎么断的,不知情的人只以为是凤天自己不小心甩断了腿!怎么摔的就另当别论了,当然凤家的家规甚严,一般很少有人敢谈论这种事情!

    “这么些年没有来了那现在怎么又突然过来了?”皇甫苒勾了勾唇轻轻的说道,事有反常必有妖,皇甫苒突然不那么想下山逛街了。“小五,我们今天不去逛街了好不好?”歪着头看着自己的妹妹,皇甫苒很是温和的说道。

    “好!”皇甫小五很是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

    皇甫苒看着妹妹应了自己,点了点头,便拉着自己的妹妹一同回家。

    “姐姐,那我先会回屋了!”走进大门,皇甫小五对着皇甫苒温和的说道。

    “好,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就找你!”皇甫苒拍了拍妹妹的肩膀,看着她向因风院走去,这才转身向着主楼走了过去。

    “凤长清,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过分吗?”

    皇甫苒刚走进门,便听见那个老太太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并不觉着我有什么过分的地方?”凤长清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姜老夫人声音淡然的说道。

    “还不过分吗?”姜老夫人的脸色铁青,有些苍老的手狠狠地拍在桌子上,显然被气得不轻,“你这算是什么?囚禁?你有什么权利囚禁他?就算他犯了罪,能囚禁他的也不是你!就算你手中握的权利在高,你也没有这个权利!”

    姜老夫人很生气,凤长清却依旧平静淡然,丝毫不为所动的模样,“怎么样这也是我凤家的事情,外人也没有权利置喙!”

    “外人?”姜老夫人冷笑连连,“我是外人吗?就算你和姜婷离婚了,就算你不认我这个岳母,但是凤天,他终归从我女儿姜婷肚子里出来的孩子,你想要撇清他和姜家的关系门都没有!”

    “您是他的姥姥我从来就没有否认过!”凤长清开口淡淡的说道。“以后我也不会否认!”

    “那为什么不让我去看他?”姜老夫人怒声质问。

    “为什么突然要看他了?”凤长清问,始终是那种温润如玉的模样,“多少年了,我想便是凤天也忘了你们的存在了吧?”

    “这个……”姜老夫人突然便没话说了,一张脸涨得通红,她能怎么说,说她想要来的,说她当初在外孙犯错之后想要把外孙接回去的?说家里人却不同意吗?无论是哪一个理由,她都说不出口。“当年,我们对他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同样的痛心疾首,现在我老了,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里了,什么事情都看淡了,我想看看他过的好不好,以后去了天上,也能和女儿婷婷交代了!”姜老夫人突然卸下了身上所有的攻击姿态,坐在沙发上,就像一个无助的老人一样,神情落寞的说道,当年,女儿一直不想嫁给这个人的,她有自己相爱的人,可是,为了家族利益,她的父兄愣是逼着她嫁到凤家,如果,他们没有逼迫的话,女儿是不是也不会那么早的离世?还有外孙,是不是也不会拥有这样的遭遇?所以,她现在说的话,这样的神情,倒也不全是装的。

    “姜老夫人……”

    凤长清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对面的姜老夫人打断,“这么多年的惩罚还不够吗?哪怕他当初做错了,可当时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因为缺乏关爱和照顾,所以才让自己走上了歪路,这么多年,被囚禁这么多年,便是坐牢,也到达期限了,况且,就算没有刑满释放,也是可以探监的不是吗?”姜老夫人看着凤长清苦口婆心的说道。

    凤长清看着这个模样的姜老夫人,拒绝的话突然便说不出来了。

    皇甫苒一看自家公公那个模样,便知道这人和她的丈夫差不了多少,心性还不够狠绝,虽然这是人之常情,谁又能对一个老年人如此心怀戒备呢?然而,想到那日见到的凤天,那样一双充满恨意的眸子,一直站在门口的皇甫苒突然便走了进去,在凤长清答应姜老夫人之前开了口。

    “爸,这位老夫人是谁?咱们家的亲戚吗?”皇甫苒走了进去,一脸微笑着问道。

    “……”凤长清很是意外,愣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一个故交罢了!”不想小孩子扯上这种家族恩怨,她是无忧无虑的公主,就一直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好了。这种事情他会解决。

    “怎么?不介绍我们认识认识吗?”姜老夫人扫了凤长清一眼,显然是很不满他说的那句话的,故交?他和她只是故交这么简单吗?就算他和自己的女儿离婚了,中间不是还有一个凤天在吗?他想完全撇清关系有可能吗?“想必这位就是凤临娶的媳妇儿苒苒公主吧?凤临有福气,不像他的哥哥,是个没福气的,别说娶妻了,到现在,我这个外婆都不知道是生是死!”姜老夫人认定了凤家不会把这种肮脏事情说给堂堂的公主殿下听,公主么?还不都是娇俏美女没脑子的,只要公主信了她的话,她想要见到自己的外孙那还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姜老夫人很得意,至少皇甫苒看过去的时候就是这么觉得的?得意什么?得意什么都不懂的自己会被她轻易的玩弄在股掌之中?唔,皇甫苒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还以为,她的高智商已经全国皆知呢,原来也就家里的人认为她智商不错呀!确实有点遗憾呢!

    “原来老夫人是凤天大哥的外婆呀!”皇甫苒讶异的说道,“怎么会生死不知呢!只是自己错了受不过良心的谴责精神有些失常罢了,不知道事情原委的,听了老妇人的话还以为我们凤家怎么亏待了哥哥呢!”皇甫苒轻笑着说道。

    凤长清看着老夫人,一双与凤临相似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凶光乍现,这人用心太过恶毒!

    听了皇甫苒的话,姜老夫人的神情不由得一僵,凤家已经把当年的事情告诉给这个公主了?怎么会?这到底是一桩丑闻不是吗?“你……”

    “本来,老夫人想要见一见大哥倒也不是不行!”皇甫苒却不理会她变得危险的眼神,继续淡然的说道,“可是,老夫人想必也知道,这精神病患者,最受不得刺激,本来,大哥的病情倒是稳定了不少,若是被您这一刺激病情加深了,咱们这么多年的苦心不就白费了?”

    直到此刻,姜老夫人终于明白,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完全不可小觑,几句话,字字如刀,割的她生疼。果然,后生可畏么?然而,她终究要让她见识一下什么姜还是老的辣。

    “我求求你了!”噗通一声,姜老夫人突然对着凤长清跪了下去,姜老夫人知道,凤长清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然而,却又做不到真正的冷硬如铁,果然,她刚一跪下去,一直淡然的凤长清便有些急了,终归,她是他的长辈。只这一点,如果他还不让见,如果把事情曝光出去,对他们凤家也绝对没有半点好处。“我求求你了,就让我见他一面!我已经没有多长的时间好活了,我只是想在死前看一看,看一看婷婷的儿子怎么样了,这样,等我下地的时候,婷婷问我我也知道该怎么说!我求求你了,你不看在和婷婷的夫妻情分,就看看我一把老骨头跪下来求你……”

    “你先起来!”凤长清却是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之前说的没有错,姜家和凤家确实算是故交,尤其是自己的父辈,和姜家相处的极好,他如何能承受她老人家这么一跪,心想着让她见就见一面吧,凤天的腿废了,她还能翻出什么浪来,可是刚刚苒苒又说……

    皇甫苒自然看见公公那为难的神态,不由得叹了口气,还能怎么办呢!自己喜欢的人是这个性子,喜欢的人的老爸也是这个性子,可也正是因为这个性子她才喜欢他们的不是吗?眯着眼睛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嘴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然后才上前两步,将跪在公公面前的姜老夫人扶了起来,“老夫人行这么大的礼做什么?”皇甫苒微笑着说道,“之所以不让你见,只时考虑大哥的身体,大哥的情况稳定了咱们只是不会拦着你,只是,老夫人切莫在哥哥面前乱说话,否则刺激了大哥,使得大哥的病情加重,老夫人若是真下地了还不好和伯母交代!”

    “……”姜老夫人很是不想起来,然而,不知道这小姑娘怎么弄的,转身握着她的手腕,愣是让她疼的脸的白了,只能乖乖的从地上被她拎了起来,一张脸难看的可以,听了她的话,就更难看了。自己说自己老不死的那是自谦,别人说你老不死的,那就是咒她死呢,让她如何能高兴?

    凤长清看着皇甫苒,她这是……同意让姜老夫人去看凤天了?

    “三天吧,这两天,我们请医生过来检查一下,确定没什么大碍,就通知姜老夫人来探望大哥,爸,你觉着怎么样?”皇甫苒说完,歪着头看着凤长清,询问道。

    “好,就这样决定!”凤长清点头,表示赞同。

    姜老夫人还能说什么?这是人家的地盘,只能别人说了算。

    “老夫人这么多脸难得来一次,就在这里用过餐之后才走吧!”皇甫苒看着姜老夫人微笑着说道,怎么看怎么无害。

    姜老夫人看着她的笑容,却生生的打了个寒战,连忙摇头,“不了,三天后我再来!”

    “老夫人再见!”皇甫苒很是干脆的说道,没有再客气一分。

    “……”姜老夫人气得,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然而,最终,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拄着自己的拐杖快步的向外走了出去,刚出了门口,与她一同来的人便迎了上来,为她趁着伞扶着她慢慢的走了出去。

    管家大叔得了凤长清的命令连忙出去相送,别人如何他们不管,但是该有的礼数还是得做到。

    “不是说好了要和小五去逛街的吗?”凤长清看着皇甫苒,一脸慈爱的说道。显然,今天皇甫苒也是让他见识到另外一面的,果然,皇家无庸才。

    “看有客人来,总要见一见的!”皇甫苒微笑着说道。

    “哎!”凤长清抚了抚皇甫苒的脑袋,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声的说道:“我不懂他们当初他们放弃了凤天如今怎么又突然想起了他!也许真的像老夫人所说的吧!”显然,他是怎么也想不到,作为凤家世交的姜家,竟然会生出那种将凤家拉下马的心思。

    “……”皇甫苒没有多说,她虽然坚信反常必有妖,但是没有证据,她也不会胡乱咬人,既然一定要看,让她看就是了,“爸,不用多想,看就看吧!”只有对方敢乱动,就一定会有破绽,否则,一直引而不发,并非是好事儿。

    “嗯!”想的不那么深的凤长清点了点头,这才开口说道:“去吧,现在时间还早,你带小五下山玩玩,小五还小,总呆在一个地方会腻!”

    “……嗯!”皇甫苒看了一眼时间,才九点多确实不算晚,皇甫苒对着凤长清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出了主楼,打给电话到因风院,叫来了小五,姐妹两人在管家大叔陪同下由司机载着一同下了山。

    一行人直到傍晚才回来,这一次同样买了好多东西,只是这一次以吃为主,很多小吃,大人很少吃的那种,所以特地买回来给凤长清他们尝一尝,最后,皇甫苒和皇甫小五才抱着两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回了因风院。

    “快去试试!”刚到屋子里,皇甫苒便很是积极的催促着小五。

    “我去冲个澡,都是汗!”皇甫小五对着自己的姐姐说的。

    “嗯,去吧去吧,我也去!”皇甫苒将其中一个小一点的盒子塞到皇甫小五的手中微笑着说道,“待会儿我们在那边汇合!”皇甫苒指了指青梅树下的小屋子说道。

    “嗯!”皇甫小五应了一声,这才抱着两个盒子回了东厢房。

    不一会儿,皇甫苒穿着一身睡衣抱着刚刚的那个大一点的礼盒走了出来,和昨天晚上一样,拿着剪刀捡了一个小福袋,在妹妹没有出来之前,钻进小屋子在软榻上坐了下来,在怀里抱了一会儿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取出里面黄色的小星星,白皙纤细的指微动,小星星便被打了开来,上面,同样写了一行字儿——想我了没?我好想你!

    虽然知道不可能,皇甫苒还是四处张望了一下,这人,到底是真走了还是就躲在某个角落?还是,树上的所有袋子都写了类似的话?这也太贴合场景了些?

    将自己抱来的大礼盒打开,里面是一个精致的水晶瓶,这是她今天特意买来的,专门用来存放这些小星星的,将昨天晚上那个福袋里的小星星拿了出来放进水晶瓶中,至于今天这个刚刚看完的,皇甫苒想象着小五昨天晚上教自己的法子,最终勉勉强强把它圈回了原来的模样,小心翼翼的放进水晶瓶中,这才把盖子盖上,捧着水晶瓶左看看右看看,尤其是看着里面安静的躺着的两颗小星星,皇甫苒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唔,她要把这些福袋给收好,等那人回来之后把这些都给补上。

    等她刚把福袋放好,穿着一身旗袍的皇甫小五便出现在小屋前,看着这样的小五,皇甫苒不由得一愣,似乎终于明白老师傅说的那句话了,这样的小五,确实好像为旗袍而生的。

    “姐姐?”看着皇甫苒,小五难得有些羞涩的开口。“不好看吗?”

    “好看!真好看!”皇甫苒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开口说道。

    皇甫小五终是没忍住,微微红了脸。然而,这样看去,竟然又美了几分。

    咔擦!是拍照片的声音,穿着旗袍含羞带怯的皇甫小五便被定格了下来,皇甫苒一脸的激动,盯着手机,几乎没流口水!

    “我要把照片发给爸爸妈妈看看!”皇甫苒嘻嘻哈哈的说道,“爸爸妈妈看见了,一定更舍不得把你嫁出去了哈哈哈……”

    “……”皇甫小五脸红,唔,难得的,一向大方温润的姑娘,脸红,确实,难得一见。

    原来帝京的皇甫卿和容颜,天知道,虽然才短短的几天,已经是相思成灾了。无论是大女儿还是小女儿,都想的要命。此刻收到这样的照片,不仅没能望梅止渴,反而更加的想念了。

    “怎么办?我好想苒苒和小五!”容颜趴在皇甫卿的怀里,差点没哭了。

    “要不,咱们偷偷去看她们?”皇甫卿提议!他也想闺女了!

    “为什么要偷偷的去?”容颜抬头,甚是不解的问。

    “正大光明去的话会很麻烦,麻烦还不算什么,我不想惹苒苒哭!”皇甫卿说道,不用想也知道,苒苒看见他们,还没有好好相聚就要分别,一定会很难过很难过的,那结果,还不如不看见他们呢!

    “好!”容颜说着,原本以为这人只是说着玩的,然而,却听见这人真的打电话让人安排了,不由得一愣,只是愣怔的时间没有多长,便被皇甫卿给拽走了。

    天亮的时候,本应该在帝京的帝君帝夫却出现在了梅山的山下古镇,当然,坐在车里的两个人没有被任何人认出来,就在他们打算开车上山的时候,突然看见一辆电动车,从山上下来,呲一声,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司机转头,对上后座那人疑惑的眼神,连忙开口:“是苒苒和小五公主!”

    “什么?”本来昏昏欲睡的容颜突然便醒了,一脸紧张的看着司机,“她们在哪儿呢?”

    “那辆电动车!”此时,皇甫卿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看着她们骑着电动车一路欢笑,嘴角不由得也勾了起来。

    “两个小没良心的!”容颜看着她们很是哀怨的说道,她想她们想的食不下咽寝不安枕,她们倒好,玩的这么高兴。嘴上虽然这么说着,然而心中更多的还是欢喜,只要她们过得好就行了,只要她们过得好,哪怕自己多想她们一点,她也是愿意的。

    皇甫卿看着她们欢喜的模样,一颗担忧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看来她们适应的很好,当然最最主要的还是要苒苒适应好才行,毕竟,小五只是在这边陪她一段时间,最终还是要回帝京去的!

    “跟着他们!”皇甫卿对着司机吩咐道。

    “是!”司机应了一声,便转弯跟了上去。皇甫苒骑的电动车旁边还跟着其他几辆车,凤长清毕竟不放心让她们姐妹俩骑个电动车下山,只是苒苒想要骑车,他又不忍拂了她的意,只好让其他几个人骑着电动车守在她的边上,要是一般的路也就算了,实在是山路太过陡峭。

    皇甫卿和容颜看到他们这样的安排自然又放心了一分,凤长清也是认真的在照顾他们的女儿。

    皇甫苒和皇甫小五在山下玩了一天,两个人玩得尽兴,却不知道,他们的父母一直守在他们不远的地方,就像她们爸爸猜测的那样,幸好她们不知道,否则在知道他们要走的时候,你一定会哭的很难过的。

    皇甫卿和容颜两个人,直到她们姐妹两个人在一排电动车护卫的情况下上山,两个人才恋恋不舍的让一直跟着她们的司机停下了车,两个人站在山脚下,看着上山的道路良久良久,直到她们的身影消失不见,这才上了车,吩咐司机把他们送到机场。

    飞机上,容颜伏在皇甫卿的怀里,因为当上了帝君,出国访问的次数比较多,以前,连坐飞机都比较惧怕的容颜现在已经渐渐习惯了,不是说恐惧一点都没有了,只是不再像之前那么难过。

    然而这一次她却很难过,过来这一天,似乎并没有解了她的相思之情,尤其在回程的路上,唔,就是这个时候,她好像比昨天更难受了!

    “容颜,你要高兴,我们的女儿即便嫁人了,都生活的很好不是吗?凤家,是真的把苒苒当成自家人在宠着的!”其实皇甫卿也不好受,然而,为了让妻子不会更加的不好受,他只能把自己的难受隐藏起来,而且他说的也是事实,凤家的表现让他很满意,他很放心把苒苒交给他们,至于小五,他虽然很想把她带回家,然而,终究舍不得让自己的大女儿一个人呆在这里,哪怕只是二十天,至少让苒苒适应了这里再说!

    容颜和皇甫卿回去的第二天,也是凤临离开的第三天,这一天,皇甫苒哪儿也不想去,就是在家里面等着,虽然知道那些纸条只是凤临写了哄她高兴的,然而她就是深信不疑,坚信那个人今天一定会回来的!

    皇甫小五知道姐姐的心思,同样乖巧的守在自己的屋里,看书,偶尔去主楼陪凤长清下一盘棋。

    然而,事实却让人很失望,从天亮到晚上,天水山庄的门口一直很安静,别说是凤临,便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来过。

    ------题外话------

    妹纸们我爱你们啊!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