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 > 127 好可惜,你不在

127 好可惜,你不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二点二十,两人在一家快餐厅见了面。

    苏槿馨一身干练的白领装,叶慕青则一身比较休闲,她怕冷,所以将自己基本上裹成了一个粽子,穿了蓬松的羽绒服不够,还围了一条厚厚的围脖。

    进了房间,因为有热空调,所以,进屋后她又把围脖取下来,露出一张白净的脸蛋。

    “我以为你并不关心我们这件事呢。”苏槿馨比她稍晚些到,她坐下来,喝了一口服务员送过来的柠檬水,抿嘴开口。

    “怎么会?”叶慕青把点餐单递到她面前,“昨天真的是比较忙,你也知道,我刚来这家公司,都请了好多次假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接着请,年终了也很忙。”

    “嗯,你不用解释那么多。”苏槿馨点了一套黑椒牛扒套餐,叶慕青点的是黑椒鸡排。

    “你找我出来,是想跟我谈与姚晓玲相认的这件事的?”苏槿馨抬头看了一下叶慕青,她的目的她很清楚,见她不说话,她抿了抿唇,“是,姚晓玲说的那些事,我的确没有立场再恨她当年的抛弃,可是,这些话,不是她一面之词的说出来,我就要完全相信的,不是吗?”

    她其实是信了,因为在她看来,姚晓玲那种人是不会说谎骗她的,何况,她还是她心心念念了近一辈子的女儿。

    她可以想见姚晓玲在当初失去她的那段最初的日子,她过的是怎样煎熬的生活,她心疼,但是,她却没办法一下子接受她。

    也没办法一下子就喊她妈,因为一旦她认了,那叶慕青就真的是她妹妹了,她曾经深爱的男人,她先遇见的厉津泽,就成了她妹夫?

    这关系,一下子被转变成这样,她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她没有想过要破坏厉津泽跟叶慕青,但是,请多给她一些时间,让她缓过这一阵再说吧。

    “对,我理解,不过,妈她曾经因为没有你而自杀过,这件事,你可以去医院查。”叶慕青点点头,认同她的说辞,当她这话一出口,她看到苏槿馨浑身一怔,她知道,她的这些话,不过是一些借口罢了。

    两份套餐上来了,两个女人的胃口都很好,那么大一份套餐,被她们吃的光光的,连汤都没有剩几口,服务员过来收盘子的时候,都将两人多看了两眼。

    叶慕青顺便又叫了两杯茶,苏槿馨看了会时间,她跟人约的两点在这边一家名叫经典的咖啡厅见面,现在才一点,时间上没问题。

    叶慕青也不急,她出来的时候,跟前台说了,有个作者来G市了,要去见一面谈谈,所以,她今天下午在外面也算是工作了。

    “上午的时候,苏俞良来找过我,他让我……离婚。”

    叶慕青说完,苏槿馨握着茶杯的手顿住,有些惊讶,这苏俞良是神经病吗?

    还有,他是怎么找到叶慕青这里来的?

    “……”苏槿馨没吭声,她不知道怎么说,这叶慕青的心里应该是气死了吧。

    “这辈子能让我离婚的,只有你跟妈两个人,如果你想让我离婚,我会离。”

    叶慕青继续说,苏槿馨就继续懵。

    等她缓过来,意识到叶慕青都说了什么的时候,她心里替厉津泽不平起来,她现在还记得,厉津泽新婚第二天跑过来找她的时候,跟他说的那番话。

    他对叶慕青是真心喜欢,真的爱她,他是真的动心了,否则,他那样清冷的一个人,怎么会为了叶慕青改变那么多。

    甚至,在叶慕青的面前,这么的宠她,疼她,连她都看得出来,厉津泽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用心在做。

    可是叶慕青却能这么轻轻易易的说出离婚,她这是在践踏厉津泽,践踏厉津泽的付出跟感情,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得到厉津泽的爱的?她有什么资格拥有厉津泽那么深的爱?

    同时也是在践踏她,她凭什么就要捡她叶慕青施舍给她的?

    哪怕她施舍给她的,在她眼里是天下至宝,可是天下至宝不是用来施舍的,如果她能从叶慕青手里抢回来,那么,她骄傲,可是叶慕青扔给她的话,不好意思,她也有自尊的。

    “叶慕青,厉津泽是个人。”苏槿馨咬牙说着。

    “我知道,所以,我只是承诺离婚,并没有承诺,你们一定就在一起。”叶慕青继续头脑发热,糊里糊涂的说着。

    她跟厉津泽的开始,原本就不是从一段轰轰烈烈的热恋开始的,所以,她觉得可以舍弃,再说了,像她这样的人,一直都知道,这个世界离了谁都可以活。

    她跟厉津泽的开始,本来就开始的有些莫名其妙,而且,他们曾经也签过一份协议,只是后来莫名的因为家里人的关系,把这婚姻坐实了。

    当然,厉津泽有让她觉得感动的地方,甚至帮她实现了心中的梦想,那场婚礼,也是隆重繁华的让她心颤,身为女孩,她心中也曾幻想过这么盛大且隆重的婚礼,这些都是厉津泽给她的。

    可是这种种的一切,都还不足以让她觉得没了厉津泽就活不下去了,或许是她这个人性子真的太冷了些,像当初杜佑尘离开,她也没觉得太难过,甚至,她还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进入了重点高中念书。

    所以,她觉得离婚,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她想厉津泽对她也是一样的。

    不然,他也不会在苏槿馨之后又接受她了,不是吗?

    她想他们俩都是属于那种理智的人,其实这种人真的挺好,不用感情用事,理智冷淡的处理所有突发状况,对双方都好。

    “好啊,你离一个给我看看,只要你离婚,我马上就认她。”苏槿馨简直就快被她给气死了,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生气过。

    苏槿馨站起来就走了,她真的一点儿都没有觉得开心,她也无法冷静的去分析,叶慕青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她跟姚晓玲。

    叶慕青怔住了,她实在不理解苏槿馨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

    这,难道不是她想要的吗?还有她说的那话是真的吗?只要她离了婚,姚晓玲就能认回这个女儿了?

    叶慕青招来服务员买单,离开包厢前,她重新围上围脖,又把自己给包了起来,却在这个时候,接到了叶浩南的电话。

    “爸,妈到家了?”叶慕青知道姚晓玲今天回去,这个时间,应该是到家了。

    “嗯,槿馨不肯认她啊?”叶浩南小小声的问,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姚晓玲那么失落过,回来之后,她平静的像是什么都不在乎,可叶浩南知道,她期待苏槿馨叫她一声妈。

    她也理解,毕竟,这是姚晓玲想了一辈子的事。

    人都是有贪念的,以前,总觉得这辈子活着能再见女儿一面就行了,可真的见到了,就希望相认,这也不算是贪念,是人之常情。

    槿馨那丫头,至今他也没顾得上跟她说上话,所以,他也不了解,他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就是希望叶慕青去了解一下,然后他们父女俩再商议看看,能不能从哪儿找到突破口。

    让她们母女俩早些认了,圆了姚晓玲的心愿。

    “爸,她会认的,给她点时间。”叶浩南没有说姚晓玲的状况,叶慕青脑中也能浮现出姚晓玲此刻的模样。

    她脑中不断浮现出姚晓玲对她的好,每天饭桌上变着花样的各种好吃的饭菜,冬天,那个时候不兴电热毯,热水袋的范围太小,所以姚晓玲用身体给她暖被窝,她生病的时候,姚晓玲整宿整宿的不睡觉,她早恋的时候,其实叶浩南是想要揍她的,但是被姚晓玲给挡在了前面,那一拳揍到了姚晓玲的身上,她身上那块淤青花了整整一个星期才消。

    这样的妈妈,难道就因为她没有生她,她就不用对她全然付出了吗?

    这样的姚晓玲,跟厉津泽并排放在一起,她当然选择姚晓玲。

    “行吧,我们这周末再上来,你看你跟阿泽到时候把槿馨单独约出来,我来跟她谈谈,另外,这件事就不要告诉你婆婆妈他们了。”

    在叶浩南的心里,对何雨晴还是有些芥蒂的,她不喜欢他的青青,这点他看得出来,只是没有说出口而已。

    可是老太太却喜欢青青的紧,他没有抱怨,没有发牢骚,是他知道,有老太太护着,阿泽的呵护,青青的日子不难过,否则,他当老爸的肯定是要出面的。

    “不用你跟她谈,爸,我学过心理学,我会跟她谈好的,你跟妈等着,我会让她心甘情愿的叫妈的。”叶慕青不想父亲来回的折腾,虽然厉家有司机过去接,可是她爸爸这样的人,肯定是不会麻烦厉家的,每次来都坐大巴车。

    其实,来来回回的折腾,真的很累,哪怕路途不算远。

    “那好吧,你跟阿泽有空也回家来吃饭,春节早些做安排。”叶浩南随口叮嘱了两句,就把电话给挂了。

    结束了通话,叶慕青心里更加确定了她之前所做的决定。

    她给苏槿馨发了一条短信,提醒她说话要算话,苏槿馨走在大街上,看到叶慕青发来的这条短信,气得差点没把手机给摔出去。

    要不是陈一岚的电话打来的很及时,这手机怕是免不了要粉身碎骨的命运了。

    “好,陈小姐,我马上就过来。”苏槿馨接了电话,在进咖啡店之前,她调整好了情绪才一脸微笑的出现在史天佑的面前。

    史天佑看到苏槿馨一脸讨好,苏槿馨不认识史天铭,找她的是史天铭身边的陈一岚,她让她父亲出面找的安霁,最开始并没有说是这件事,安霁安排了苏槿馨,并把苏槿馨在国外的案例拿出来给他们看,史天佑比较满意,便认定了让苏槿馨来做他们史家的代理律师。

    今天双方是来谈代理活动的。

    “陈小姐,我先看看你们的案子吧。”看了看史天佑推过来的聘请协议,苏槿馨直接忽视,转而对陈一岚说着。

    “好。”陈一岚并不知晓苏槿馨跟厉津泽曾经的关系,只知道他们曾是同学,苏槿馨在国外的成绩又是不错,所以,他们相信苏槿馨出面定然是比胡律师更强。

    “对方代理律师是津泽律所?”苏槿馨看到厉津泽律所的红章,有些压抑,安霁竟然会同意接这个案子,他不是从来不跟厉津泽打对台战役的吗?

    还是说,安霁这个人,想要看她跟厉津泽对战的画面?那他这个人会不会太腹黑了。

    “是,苏律师也怵?”史天佑挑眉,用着激将法。

    他想的是律师嘛,总不至于还没有开始战斗,就被人当成胆小鬼的,何况,苏槿馨这刚从国外回来,想要在国内迅速站稳脚跟,那可不得打一个漂亮的战役吗?

    厉津泽可是最完美的对象啊,要是能打败厉津泽,那在业内的名气肯定噌的就上去了,当然了,他主要是不想他们史氏支付那么大一笔的赔偿,不然,明年想要拓宽企业路子的项目,就只能搁浅,拱手让人了。

    “是啊,我怵厉津泽,所以,不好意思,这个案子,我可能没法接,你们另请高明吧。”苏槿馨微笑着说了声抱歉,然后起身离开。

    史天佑跟陈一岚面面相觑,在史天佑的要求下,陈一岚只好再一次的厚着脸皮给她父亲打电话,请求她父亲再帮忙想想办法。

    这心里可把史天美骂了个半死,以前姑嫂俩好的时候,可以像个连体婴,可现在把她老公害到这一步,她心里对史天美别提有多气了。

    为了一个男人,竟然可以置自己的大哥于不义,这种小姑,她当时真是瞎眼了,这么巴心巴肝的去讨好她。

    她不知道的是,史天美其实也很懊悔,她当时预估的,不过就是像史天铭那样,最后等那几个老家伙的租期到期就是了,她哪里知道,厉津泽会让那些人向他们史氏讨要赔偿,个个还这么的坚决。

    虽然还没有上法庭,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即便是上了法庭,法官也会支持厉津泽的这个决定,所以,她一边在向厉津泽服软的同时,一边打听有没有谁愿意与厉津泽对立。

    苏槿馨走出咖啡厅,就给安霁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事跟安霁说了,安霁也很诧异,苏槿馨才恍然,原来安霁也不知道,看来是那两个当事人的问题了。

    既然如此,安霁与她的决定一致,不会自找死路,跟厉津泽站在对立面,史家的钱,他们律所不需要挣。

    苏槿馨直接乘车回了律所,工作的时候,她也是极度认真的,将叶慕青与她之间所发生的不快,暂时抛诸脑后。

    另外,她也觉得叶慕青应该就是一时头脑发热,断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出来,厉津泽也不会让她做那样的傻事的,也就没有真的把这事给放到心上了。

    再说了,她与姚晓玲之间还需要一点契机,如果没有这个契机,那么还是缓一阵再说吧,毕竟苏启邦那个人,小肚鸡肠,谁知道他要是知道了姚晓玲就是当年的姚晓静,又会不会再发什么疯。

    何况,不还有穆秋红这么一个角色吗?她也不知道忧虑什么,反正,她觉得这件事,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她现在对苏启邦的想法,远远不如从前那么单纯,对这个人,她一定要有所防范。

    叶慕青回了公司,就被前台告知,张仰已经回来,让她回来了之后去找她。

    叶慕青也没去自己的办公室,直接就去找张仰了。

    张仰侃侃而谈的说着他的农场计划,以及未来农场与网站之间的联系,叶慕青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完全同意。

    这个计划,应该是张仰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决定的,叶慕青没有意见,全部都同意了,张仰看她表情,觉得有些异常,最终也没多说什么,反正投资,是利润与风险并存,而他有那份自信,他所做的这项投资,利润比风险高。

    “总投资需要一千万,你占40%,你需要给我四百万,你这边应该问题不大吧?”张仰歪着头问,叶慕青全然相信他,这一点让他发誓更要把此事给做好。

    “不大。”叶慕青点头,原本她想着,一百万的话,那她自己可以想办法搞定,可是四百万,这么大一笔钱,她可没这个能力。

    厉津泽结婚的时候,给过她一张卡,她从未动过里面的钱,可她知道里面有很多钱,挪四百万出来,是没什么问题的。

    “行,那我现在去办我的事,然后我再弄一份合作协议出来,咱们也正式一点,签份合同,到时候你再给我那四百万就行。”他自己的六百万还差两百万,他今天晚上要找朋友去借钱,这件事,他没有跟顾斯嘉说,他想等做成了,再当成惊喜送给媳妇儿。

    “嗯,你最好快点,张仰,我隔一段时间,想要请假,网站的事,你上心一些,另外,农场那边,我自己不去管理,但是我会请人过去,至于这个人,她所有的酬劳由我负责,你不用操心。”届时是请假还是辞职,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叶慕青心里想着。

    “你事儿挺多的啊,行吧,你届时说一声就行了。”张仰有丝小小的抱怨,他原本打算是农场刚开始弄的这段期间,将网站全权交给她呢,这下倒好,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张口,她倒先撂了挑子。

    “嗯,回头把钱打给你。”叶慕青说完,就离开了张仰的办公室。

    打开门,没来得及闪身而去的程心怡只好扯了笑脸来面对,她事实上什么都没听到,她是来找张仰批准假条的,却不曾想,叶慕青竟然在里面。

    “主编你刚才不在,我明天要参加朋友的婚礼,所以过来找张总批假条。”程心怡解释。

    “嗯,拿来吧。”叶慕青也没计较,在她递过来的假条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谢谢主编。”程心怡见她这么爽快就给签字,还算开心。

    明天是她十多年的好朋友结婚,所以,这个假,她必须请。

    “不客气。”叶慕青转身回了办公室。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都帮她,在快下班的时候,叶慕青接到了厉津泽打来的电话,他那边很嘈杂,仿佛是在车站这样人生鼎沸的场所。

    “媳妇儿,临时有事要出差,大概要三天的样子,你会想我吧?”

    厉津泽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厚颜无耻的求垂怜,叶慕青心里都鄙视他,他一个大男人,这么说话,也不怕周围的人听到笑话?

    “……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叶慕青却觉得有些鼻酸起来,嘴上不知不觉的就轻轻的应了声,酸到连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怎么了?感冒了?”厉津泽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的异常,悬着一颗心问着。

    以叶慕青的脾气,宿舍现在没她的床位,他不在,她定然是不会回宿舍的,就算有床位,他也不会让她回宿舍。

    问题的关键是让她回紫安山,她肯定也不会回去,所以他要出差的这件事,没有跟家里人说,也没有托人照顾她,反正就两三天而已,她想她自己应付得来。

    可前提是她身体健康的情况下,这万一真的身体不舒服,感冒上了,那就得另当别论了。

    “没有的事,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她调整了情绪,再开口,声音顿时恢复了正常。

    “不用,就两三天,缺什么再买。”厉津泽心里美滋滋的,可这个当事人,他没法拒绝,是厉家齐的朋友家的孩子,所以没办法,要跟着一起过去看看。

    “……那好吧,你到了再给我打电话。”叶慕青点点头,也不多说就把电话给挂了。

    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厉津泽有丝小郁闷,不过,也没计较太多,买票的人就回来,“小少爷,厉律,不好意思,今天的动车票卖光了,我买了两张明天一早的。”

    “那明天一早过来就行了。”厉津泽没意见,朝他的当事人说道,因为他的这个当事人,是不坐飞机的,不然,晚上十点还有一班飞往清城的飞机。

    对,他这次是去清城出差,他的这个当事人,名叫简孟帝,简是父亲的姓,孟取自其母亲的姓,帝代表霸气,是简爷爷的小孙子,兄弟里排老五,兄弟姐妹里,就排的很后面了。

    简爷爷是他爷爷的朋友,简孟帝的父亲简子超是他父亲的朋友,可他没有跟简家任何同辈的人成为朋友。

    简孟帝如今是简氏说一不二的总裁,他在清城的地位仅次于苏启邦,当然,这是媒体并不知道简孟帝在国外产业的情况下,因为简家的人向来低调。

    之前他们跟苏俞良有个合作案,本来一切都谈的还行,现在都在进行中了,苏启邦却突然要提高他们当初谈好的百分点,几次协商下来都不成,这一次,苏启邦还直接将苏俞良给轰走了,简孟帝也不想与他啰嗦,亲自来这里请厉津泽跟他去一趟清城。

    既然他中途想要反悔,那不好意思,一切按程序办事,听法院怎么判。

    厉津泽接这案子,是因为父亲的关系,其他手头上的案子,他基本都分出去了,他目前手上就两件案子,其中一件就是简孟帝的。

    “明天很早,我让人去开两个房间,你也住这里吧?”简孟帝提着建议。

    “不用了,我明天会准时到这里的,简总,告辞。”厉津泽心情愉悦的朝外走,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给叶慕青打了电话之后,他心里想的就全是她了。

    还以为今晚要过一个不眠的相思之夜,可现在完全不用了。

    正要给叶慕青打电话,说晚上一起吃饭,可想了想,他决定给叶慕青一个惊喜,于是给方骏翼打了一个电话,将他今晚要制造惊喜的事情告诉了他,一路让他教他,他就这么一路打着电话,去了超级市场买菜,然后回家,一边打电话,一边煮饭做菜。

    叶慕青并不知道厉津泽要明天才去,所以,她下了班,开车去了杜佑尘的影楼。

    到了影楼,已经都七点十分了,因为下班高峰,她在路上整整堵了四十分钟,不然,从她上班的地方到市政路这边,交通顺畅的话,也就半个小时。

    杜佑尘刚收工,出了门口,她的车正好停在他边上,她朝他按了喇叭,他一俯身就看到了她,二话没说,拉开了副驾驶室的车门。

    杜佑尘一坐上去,叶慕青就开车走了,杜佑尘的助理李曼正好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杜佑尘上了一个女人的车,眼神顿时眯了起来,掏出手机,给厉子萱发了一条短息。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也没有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要是他早早的就收工了,这不是就碰不上了吗?

    “嗯,就过来看看,碰不上就回去了。”叶慕青解释着。

    “遇上事了?”杜佑尘挑眉看着她,什么叫过来看看,碰不上就回去了。

    叶慕青没说话,杜佑尘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口,“那我来开?”

    “不用了,坐好吧。”叶慕青噗嗤笑了一下,这杜佑尘什么时候这么怕死了?

    她开到一家中餐馆,将车停在马路边,跟杜佑尘下去点餐吃饭。

    “到底什么事啊?你满脸都写着事呢,说出来我帮你想想办法。”杜佑尘坐下来,焦躁的问着,他百分之两百相信,叶慕青有事。

    “我想离婚,你打算怎么帮我?”叶慕青认真严肃的说道。

    杜佑尘当即心脏就漏掉了一拍,这怎么突然想要离婚了?

    “发生什么事?厉津泽出轨了?”杜佑尘能想到的肯定是厉津泽那边有了问题,不然,叶慕青怎么会突然想到要离婚,她明明过的是那般幸福。

    “……不是,是我自己的问题,你说,我要是离婚,我现在应该去哪儿比较好?”叶慕青相信他,才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

    “去湖城吧,那里至少不是完全陌生,而且,我可以帮你藏起来。”杜佑尘道,那里是他出生的地方,他对那里还算比较熟悉。

    “好,那你帮我安排,我想过几天就走。”叶慕青点点头,认可了杜佑尘的提议。

    她也没有想过完全消失,就是想等厉津泽签了字,把离婚证拿到手了之后,再回来。

    这样,量苏槿馨也不敢反悔,不然,她会撕了她的。

    至于厉奶奶,她届时只能跟她说抱歉了。

    “真的不打算把事情告诉我?”杜佑尘反问了一句。

    “到时候再说吧。”叶慕青想了想,不打算说。

    饭菜上来的时候,两人默默的吃了一会儿,叶慕青又抬起头来,“对了,你跟子萱的事儿呢?不打算领证结婚啊?”

    “这事还早。”杜佑尘低着头,没有说话,她都要离婚了不是。

    “既然还早,那好好跟子萱说,不要让她患得患失的,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叶慕青开始训人了,她觉得子萱是个好姑娘。

    她这话的意思其实是,既然恋爱了,那就该好好恋,这么凉着人家姑娘也没意思不是,子萱也不是逼他结婚,而是,他身为男人,确实也该给人家一个交代。

    “……我知道了。”杜佑尘应着。

    叶慕青不知道的是,杜佑尘完全将她这话给曲解成了别的意思。

    吃过了饭,两人又去压大马路消食。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雪,今天马上都要过了,我连雪的影子都没有见着。”从两人的身边,缓缓踱来一对情侣,其中的女孩子开口抱怨。

    “八年没有下雪了,今年会下雪才奇怪咧,这全球都在变暖,再说了,我们南方都下雪了,你是让人家北方的人不要出门了吗?”男生似乎不太解风情,就这么干瘪瘪的回应着。

    叶慕青忽然就笑了,默默的倒数着,三、二、一……

    “唉,你生什么气啊……”男生忽然大声开口说着。

    叶慕青抬头看去,女生加快了速度,男生还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脸纳闷。

    “下雪了。”忽然,杜佑尘带着欣喜的声音说着,双手举起来,掌心向上。

    叶慕青压抬起头,真的耶,她也举起了双手,突然,她掏出手机,将雪花拍了下来,没怎么想,就给厉津泽发了一个下雪的短视频过去。

    还附了一条文字:【下雪了,好美,好可惜,你不在。】

    简单的一句话,却有很多复杂的意味。

    只是,叶慕青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视频里,她还拍到了杜佑尘的脸,虽然一闪而逝,但是却不难辨别。

    她更不知道的是,厉津泽就在他们家阳台,看着天空飘下来的雪花,炉上还炖着汤,他盘算着时间,等汤炖好了,他就将这些全都装进保温盒,给她送过去。

    但是,饶是厉津泽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此刻的叶慕青竟然没有在公司加班,反而跑出来看下雪,零星的几多雪花,虽然算不上美,可是对于G市来说,也真是难得遇见的稀奇事,所以,他能理解叶慕青看到下雪的场景,会多么的激动。

    她能第一时刻想到他,并且发这样的短视频给他看,他很满意,可是他不满意的是,她此刻看雪的地点,以及陪在她身边看雪的那个人。

    他黑着脸,很快的给予了短信回复:【没有加班?】

    【嗯。刚吃完了饭。】

    【什么时候回家?】

    【马上。】

    厉津泽看到马上两个字,没有再发短信了,他就着咸菜勉强吃了半碗饭,就是为了将他第一次下厨做的成品带到她面前,与她一起分享,可是她倒好,没加班不知道早回来就不说了,既然还跟杜佑尘鬼混在一起。

    她非得让他向她下达死命令,禁止她跟杜佑尘来往,是不是?

    走回厨房,将炉上的火给关了,反正她都吃过饭了,他今天的辛苦,想必她是没什么口福了,自己给自己盛了一大碗饭,夹了保温盒里的菜,酸酸甜甜的,就跟馊了的菜似的,厉津泽一口进去,全都给吐了出来。

    他黑着脸,将保温盒里的菜全都给倒在了垃圾桶,又去砂锅里装了些汤来喝,汤的味道还将就,最后,那一大碗饭全部就着咸菜给吃完了。

    可是等他吃完饭,洗了碗,某人说过马上就回来的,也还没有见到影儿。

    厉津泽更没有想到,这一等,又是两个多小时近三个小时,他明天要早起,五点半的火车,意味着他这边四点就要出发。

    十点半的时候,叶慕青的那辆甲壳虫终于停在了小区门口,她从副驾驶室下来,把车拿给杜佑尘开,杜佑尘试探的问着,“我明天过来接你吧?”

    “不用了,你要有时间就给我开到我们公司去就行了,你慢点开。”叶慕青说完,转身朝小区内走。

    与门口的保安点了个头,算是打了招呼。

    晚归的叶慕青并不知道厉津泽在家,开门进屋,手才刚举到电灯开关处,就被一只略显粗糙的大掌给抓了下来,正要惊呼,她整个人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翻转,被压在了门板上。

    厉津泽准确无误的找到她的唇,俯身用力的咬了下去,啃噬,用了力道,却不会真的把她伤到,他满腔的怒火需要找地方发泄。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叶慕青诧异的看着袭击她的男人,竟是厉津泽。

    他脸上不再是一如既往的和煦,而是一脸的怒容。

    前所未有的震怒,是叶慕青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哪怕之前两次误会,他差点都强上了她,她也觉得,那两次加起来的火气都比不上这一次。

    可是——

    他不是出差了吗?

    他怎么没有去呢?

    他没去,怎么没有提前告诉她呢?

    之前,他们不还通过短信,他都没有告诉她,他在家,那样的话,她会早点回来的。

    她不知道啊,不是吗?

    就在叶慕青还在诧异的时候,厉津泽伸出手,捏住她下巴,另一只手打开屋内的电灯,叶慕青闭了闭眼睛才适应了突然的强烈的光,她睁开眼,才看到厉津泽脸上的五官因为震怒而有多扭曲。

    可是即便如此,仍然不影响他俊朗的面貌,她曾经不理解,有人描绘一个漂亮的女人,生起气来会更漂亮,可她现在知道,原来帅气的男人,发起怒来也真的不难看。

    “告诉我,今晚的雪很美,是吗?”厉津泽看着这张在他眼里,美得真的很纯净的脸,是那样的让他着迷,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如此深深的迷恋上了。

    “……”叶慕青回答不出来,美是很美,可是她说了很遗憾,他没有在她身边,那是残缺的美。

    “那我再问你,今晚的雪,是不是你人生中见过最美的一场雪?……说话。”半晌,叶慕青还是没反应,厉津泽加了些力道。

    很疼,叶慕青却强忍着没有滚出眼泪来,可她没有说话。

    她在等,等厉津泽冷静下来,他们之间才能好好说话,这个时候说话,他们只能吵架。

    “……很好。”最终,厉津泽苦涩一笑,他从来没有在哪个女人面前这么低声下气,这么狼狈不堪过。

    这大概就是上天给他的报应。

    叶慕青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只感觉,身边一阵旋风穿过,下一秒,房间大门,砰的一声,被人用力给甩手关上。

    ------题外话------

    今天是12月的最后一天了,明天就是16年了,祝大家新的一年发大财。另外,还有票票的亲们,赶紧给喜欢的文投去吧,不然可就要过期作废了哟。

    感谢:18623212033(1张月票)、13553908807(1张月票)、☆蓝月亮★(2张月票)、15538711188(1张月票)、yingmanne(2张月票)

    谢谢大家,万更继续走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格子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子虫并收藏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