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 > 148 第一次胎动

148 第一次胎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厉家。

    吃过早餐,厉津泽接到朱杏儿的电话,要去律所一趟,想让叶慕青陪他去,叶慕青托辞有点累,昨晚因为萱萱的事,她确实没有睡好。

    厉津泽只能作罢,承诺给家里的三个女人带蛋糕回来吃就走了。

    叶慕青这阵子也爱上吃甜食了。

    厉津泽一走,三个女人就着手准备了一下,最后敲定让叶慕青给杜佑尘先打个电话。

    杜佑尘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里休息,虽然没有伤到筋骨,可是皮肉也很痛,之前黏他黏得要命的米琪,这个时候,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曼在他家厨房给他做早餐,李曼来的时候,他原本不想让她进屋来的,可是李曼都买好了食材,好说歹说一番之后,他才让她进屋。

    昨天经过厉家人来大闹一通之后,李曼才是真的相信了杜佑尘跟厉子萱之间是彻底闹崩了,她今天之所以上门来照顾他,只是不想莫名的丢了工作。

    得罪了米琪,她的饭碗迟早保不住。

    杜佑尘接到叶慕青说厉奶奶跟阿姨要来,他原本在沙发上躺着看电视,站起来,朝厨房走去,“李曼,你做好了早餐,你就先走吧,我这边有点事。”

    “嗯,我知道,杜总,我能不能求你件事?”李曼点点头,也不打算死缠烂打。

    她现在算是彻底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杜佑尘的身边,即便不是厉子萱,不是米琪,也轮不到她李曼,她打算好好的工作,什么都不多想。

    “你说。”杜佑尘一双黑眸盯着她。

    “就是,就是我昨天有可能得罪了米小姐,我能不能请杜佑您届时保我一下?我以后一定好好工作,不跟您还有厉小姐添任何麻烦。”李曼赶紧承诺着。

    “……”所以,她是为了这事,今天才一早跑过来帮他做早餐?

    “你放心吧,米琪还没有这个能力。”杜佑尘此话一出,算是给了她承诺。

    “谢谢,谢谢您。”李曼非常感激,“那您忙,我这就先走了。”

    “嗯,李曼,这几天,影楼你先帮着看着。”杜佑尘忽然开口,他这可能需要休息几天,尤其是手,还很痛,没办法像之前那样扛摄影器材。

    “厉小姐今天早上八点就来了。”李曼说着,不然,她也没时间跑这儿来。

    “……你先去吧。”难怪,米琪没有到他这里来找麻烦,估计这个时候是去影楼了,他不担心,影楼的保安都是厉子萱的人,相信米琪欺负不了她。

    厉奶奶,何雨晴以及叶慕青都还以为厉子萱在房间里休息,殊不知,她已经去了影楼。

    三个人按照杜佑尘给的地址,让司机载他们来这儿,这儿的小区,是杜佑尘用自己的钱首付买的一套房子,当时厉子萱要给他买别墅,让他把杜珺瑶接过来,被他拒绝了。

    他庆幸自己欠厉子萱不是太多,当然,这辈子,他注定是欠这个女人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得清。

    想到昨天厉子萱开车走之前说的那番话,他心里忽然就觉得一阵空落落的,用了不少时间说服自己,这是一件好事。

    他正在犹豫着,以后两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上面,看样子,她因为米琪,打算加入影楼管理了,这对他来说,是好事,他愿意厉子萱管理,而他就当个纯粹的摄影师就好。

    三个人敲开杜佑尘的大门时,已经近十点了,杜佑尘将他们迎进来。

    厉奶奶一看到杜佑尘这惨状,蹙眉,“这老二给揍的?”

    不用问,也知道是答案,厉奶奶替萱萱心疼,这萱萱当时看到肯定难过。

    “坐吧,厉奶奶。”杜佑尘笑了笑,规避了这个问题,如果他挨一顿揍,萱萱就不难过了,那么,他挨得心甘情愿。

    “佑尘啊,你这二哥,他就是冲动,你放心,奶奶会让他来跟你道歉的。”厉奶奶这话既是安抚也是承诺,这老二动手,也不照看一下萱萱。

    “没事的,奶奶,二哥他也就是给我点教训,并没有伤到我哪儿。”杜佑尘说的是实话。

    叶慕青一直没有说话,这也就是说,这打,他挨得是心甘情愿了?既然如此,那么他能不能不要把事情做到这么绝?

    “嗯,佑尘你就是实在,比邵家那小子实在多了,那就是一个油头滑舌的家伙,萱萱要跟他在一起,肯定会吃亏。”厉奶奶点点头,大力赞赏着杜佑尘,同时装作不经意的提到邵卓宇。

    “……”邵家小子?杜佑尘不由自主的紧蹙双眉,这么快,就有新对象了,他看了一下叶慕青,可叶慕青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个眼神都没有,他低着头,讪讪道,“厉奶奶,对不起,我跟萱萱她……”

    “你跟萱萱她真的分手了?”厉奶奶不等杜佑尘说出来,抢着问,“佑尘啊,萱萱这丫头,善良淳朴,你是她第一个喜欢上的,她没那么容易缓过劲来的,你都不知道,她前天晚上回来,哭得有多惨?一双那么好看的眼睛,都肿成什么样了哦,她是你厉奶奶我的大宝贝儿啊,从小到大,还没有谁让她这么委屈过,佑尘啊,就当厉奶奶求你,你就真的不能试着去喜欢她一下吗?”

    “奶奶——”

    “妈——”

    当厉奶奶用着求这个字,叶慕青跟何雨晴异口同声的阻止。

    在叶慕青看来,奶奶真的犯不着用求这样的方式给子萱求一份爱情来,如果是这样,她觉得厉子萱肯定不会要的。

    她跟子萱接触不长,可对她还算有点了解。

    她性子执拗,说话直接,对人专一,但是这样的人是有小脾气的,如果她将来知道,杜佑尘的回头是奶奶给她求回来的,她觉得厉子萱必定是不会接受这份感情的。

    何雨晴阻止是因为,她觉得一个长辈不应该这么卑微的去求一个晚辈,更何况,她是他们厉家的老太太,这要是让家齐知道了,这还了得。

    “奶奶,我——”杜佑尘有些犹豫,“对不起,或许您还不知道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你背叛她了?”厉奶奶盯着杜佑尘的眼睛问着,她并不觉得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就要闹到分手的地步。

    “我……”蓦地,杜佑尘却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厉奶奶,其实我跟子萱分手,是我配不上她,我想,你们这样的家庭,或许不会接受我这样的人。”叶慕青听到这里,忽然心颤,这杜佑尘是打算把自己的身世向两位长辈坦白了,她觉得不好,这个时候说这件事真的不好,如果只有厉奶奶的话,或许还行,但是何雨晴也在这儿,那他说这件事,他跟萱萱之间,只会更加困难,然而,她已来不及阻止。

    “我是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不是父亲去世了,也不是父亲不要我,而是父不详,连我母亲都不知道我父亲是谁,因为我母亲是……是……妓女。”说到这儿,杜佑尘停顿了一下,然后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迎向何雨晴那双由惊讶变成鄙视的双眼,“所以,厉奶奶,这是为什么,你让我们双方见家长,我一直不愿意的理由。”

    “你……”厉奶奶听到这里,也是十分震惊的,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这杜佑尘竟然是这样的家庭背景,她刚想说话,就被何雨晴给阻止了。

    “妈,我们走吧,我想,这件事到此为止,他跟萱萱分手是好事。”大概是看他跟萱萱已经分手,何雨晴没有故意刁难他,而是开口让厉奶奶走。

    “阿晴啊,这事——”厉奶奶明白何雨晴知道这件事后的心情,可是她却真心想为杜佑尘这孩子说点话,父不详,母亲又那样,可孩子是无辜的,杜佑尘又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所以他是无辜的。

    心疼杜佑尘的同时,厉奶奶也明白自己媳妇儿的心里,萱萱是她的宝贝,自然也是何雨晴心中的宝贝女儿,她身为一个母亲,怎么允许自己的宝贝女儿选择这样的人生。

    “妈,您不要说了,这事,我不会让步的,您不走的话,我自己走了。”说完,何雨晴迈着步子真的往门外走去。

    “……青青,我们也走吧。”半晌,厉奶奶叹口气,叫上叶慕青,就这么离开了。

    杜佑尘听到门咚的一声关上,知道这事已经尘埃落定,他像个呆子一样坐在沙发上,手机响了,不看也不接,脸颊上,是两行清泪。

    回去的路上,三个人都没有说话,何雨晴坐在副驾驶,厉奶奶跟叶慕青祖孙俩坐在后座,三个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叶慕青没有想到,杜佑尘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毁掉他跟子萱的缘分,既然如此,那么子萱选择别人,或许会更好。

    如此,也好。

    快到家的时候,叶慕青看到提了大包小包的穆秋红,还有她的老公苏启邦,两个人就这么突兀的站在大门口。

    她顿时眉眼一跳,这两人怎么来了?

    厉奶奶也看到了,她本来心情就不好,眼下看到穆秋红,这脸色变得更不好了,“这女人怎么又来了?”

    “是啊?脸皮还真厚。”何雨晴附和着,可不管如何,对方是来找叶慕青的,见与不见,总归问过叶慕青的意见才是,“青青,你打算怎么办?”

    “我下车去见他们好了。”叶慕青想了想,不想让他们进屋去,免得惹人心烦。

    “不行,你下车去见他们,奶奶不放心,行了,我们进去,待会儿让管家把他们带进来,这在我们自己家,家里人这么多,难道还怕他们不成?”厉奶奶做了决断。

    心中正好有气需要纾解,眼下主动来了两个炮灰,刚刚好。

    等到佣人将穆秋红跟苏启邦夫妇俩迎进来,厉奶奶端坐在客厅的中央,她让叶慕青上楼休息,由她跟何雨晴两个人来对付他们就足以。

    另外厉家齐在书房里,听到他们回来了,从书房出来走下楼,正好看到苏启邦。

    “厉总——”苏启邦先认出了厉家齐,厉家齐在G市也是传奇,他大儿子继承了他的能力,这厉家人也是人中翘楚。

    当时苏槿馨跟厉津泽在一起的时候,厉家正好遇上事了,当时的厉梓煜那般颓废,厉家齐看起来也无心打理厉氏,所以他才不愿意让槿馨跟厉津泽有过多的来往。

    何况,当时的厉津泽,根本无心插手厉氏,他自然对他更不抱期望。

    他苏启邦的女婿,必须得有雄心壮志,或者为富一方的地位。

    厉津泽一方都没有,自然不可能成为他苏启邦理想中的女婿,他只是没有想到,厉津泽如今竟然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律师,几乎没有人敢与他分庭抗礼。

    当年,他真的是小看他了。

    “苏总,我已经退休了。”厉家齐也认识苏启邦,就没几个人喜欢他的,他今儿怎么跟夫人来他们家了,“苏总今儿怎么来这儿了?”

    当年,虽然双方家长没有见面,可他知道,苏启邦瞧不上他们家,他也庆幸,老二没有跟苏槿馨走在一起,有苏启邦这样的亲家,他不会觉得愉悦的。

    当然,如果厉津泽当年真爱苏槿馨爱得深,那么,他会建议老二跟槿馨在外面单过,即便是槿馨怀孕了,他也不会建议槿馨回来住。

    媳妇儿如果不同,对待的方式自然不同。

    “哦,厉律师的媳妇儿,是我夫人的亲生女儿,这件事,我刚得知,又听说青青她怀孕了,所以我们赶过来看看她。”苏启邦知道厉家齐这声苏总,是代表着距离。

    无妨,他反正又不是来攀亲的,而是来见识一下,那个不认自己亲生母亲的白眼狼女儿,究竟长啥样。

    “青青?是你夫人的女儿?”厉家齐对这件事一无所获,虽然他知道姚晓玲不是叶慕青的亲生母亲,可是也没有想到叶慕青的母亲竟然是苏启邦的现任老婆。

    穆秋红这个女人着实厉害,即便不是苏启邦的最后一个女人,但是却是他最后的老婆,这样的本事,可不是一般女人能够做到的?

    “当然了,厉总不相信啊?”苏启邦笑得很是小人,感觉跟厉家齐的旧叙得差不多了,他朝厉老太太跟何雨晴走过去,“老夫人,厉夫人,二位好,这是我们夫妻俩的一点儿小心意,还请老夫人笑纳。”

    “不用了,我们厉家跟你苏总又没有什么交际,你这样送礼,不太好。”厉老夫人直接拒绝了,她会看上他们的东西?

    “老夫人,话不能这么说,青青是您孙媳妇儿,她也是我夫人的女儿,那就是我苏启邦的继女,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既然知道了,这么多年,是我让她失去了母爱,我得给她补偿来着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另外,我们将来也是一家人啊。”

    苏启邦极其不要脸,方的都说成是圆的。

    旁边的穆秋红,也挺会来事,在苏启邦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顿时就红了,还哽咽了。

    “……”厉老太太素闻这个苏启邦会说话,不要脸,可也没有想到竟然这么不要脸,黑的能说成白的,穆秋红当年抛夫弃女的责任,他倒是一力承担下来了,还说的好听,要来赔罪,给青青补偿,这扭转乾坤的本事,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要被吓一跳的。

    “谁跟你是一家人啊?你夫人当年做的出那样的事,就要做好青青不认她的心理准备。”

    “我们国家的传统是保守的,夫人当年抛夫弃女,无非是当年对我误会了,她担心我会因为这件事而生气,这是我苏某做人的失败,那天要不是看到她在家里哭,这件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让我知道,这不,我一知道,立即过来跟青青赔个不是。”

    “是啊,老夫人,让我见见青青吧。”穆秋红哭哭啼啼道,好像厉老太太成了阻止她们母女俩见面的罪魁祸首。

    “苏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何雨晴当即就怒了,这两人究竟会不会说话啊?

    “苏总,我就是叶慕青,你有话直接跟我说。”叶慕青其实进屋换了家居服,不放心楼下,就出了房间,刚走到楼道口,就听到这不要脸的两口子在奶奶面前唱双簧。

    这话,叶慕青说得不卑不亢,直视苏启邦的一双眼睛,清澈见底,苏启邦还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一个对手,厉津泽口才能力很棒,可是双方谈判,他不一定输,只不过上一次,厉津泽手上有证据。

    他刚才与老太太博弈,他也不怕,见招拆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叶慕青这人很简单,然而在他看来,越简单的人越不容易对付。

    “原来你就是青青——”苏启邦先扯开一个笑脸。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是这话在叶慕青这里,行不通。

    “打住,苏总,我跟你不熟。”叶慕青直接截断他的话,极其不客气,“你可以叫我厉太太,也可以叫我叶小姐,谢谢。”

    “……”从钟志诚变成苏启邦之后,这个世界上,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的人,就不超过三个,这个小丫头片子,她仗势的是什么?

    “青青啊,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啊?”穆秋红适时的痛心疾首的喊道,“早知道你会变成这样,这当初,我说什么都要把你给带走。”

    “我不会跟着一个贪慕荣华富贵的母亲的,更不想要一个趋炎附势,看似繁华实则冰冷的家庭的。”叶慕青根本就不为所动,苏槿馨就是个例子。

    如果没有苏启邦这么一个父亲,她跟厉津泽大概就成了。

    “真是没教养的一个丫头,难怪把你亲生母亲气成这样,你要是我的女儿,早被我教训了。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苏启邦冷言说着。

    叶慕青不怒反笑,他们俩这双簧唱的还真是好,今天来这里做什么?只是,不等叶慕青开口,刚进屋的厉津泽,已经出口反驳了。

    “没教养?这么说,苏总认为,跑到人家的家里来像个疯狗一样疯喊,这就是教养吗?”厉津泽快步走过来,将叶慕青揽入怀里,像护犊子那样护着,然后冷颜面对着那两只疯狗。

    “厉律师,我这是在教……”

    “教什么?我厉津泽的媳妇儿,需要谁来教?她想要做什么,能做什么,都有我来护着,就算杀了人放了火,这牢也有我陪,苏总跟夫人这担心什么?”厉津泽说完这话,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在颤动,他轻轻的拍了拍,算是安抚,然后他叫来了家里负责开门的佣人,“你们几个都给我看清楚了,从今往后,只要是这两张脸,咱们家的大门永不开放。”

    “是,二少爷。”几个人齐齐的应着。

    “两位,是自己请,还是我请?”厉津泽从来不在无关人等身上浪费时间,哪怕穆秋红是叶慕青的生母,眼下看来,这样的母亲真的没必要再认了。

    厉津泽已经在着手查苏启邦的事情,他原本还不想对苏启邦出手,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圈子,以及处事手段,苏启邦为人如何,与他无关。

    可是今天这两人竟跑到他家里来这样羞辱他媳妇儿,他厉津泽就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惹怒他的后果。

    他可不是什么谦谦君子。

    由始至终,厉家的三位长辈一句话都没有说,包括厉家齐。

    “等一下,东西带走。”就在两人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厉老太太厉声说着。

    穆秋红伸手提了东西,跟着苏启邦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叶慕青的身子弓了一下,这个异常,厉津泽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赶忙扶着她去沙发那边坐下,“怎么了?不舒服了,是吗?我马上叫李医生来看看。”

    这个时候去医院时间有点长,怕路上出事,先让李医生过来瞧瞧放心些。

    厉津泽这么想着,就要打电话,叶慕青伸手拦着他,“不用,我没事。”

    “还没事,脸色这么难看。”厉津泽最不喜欢她逞强,也不在意家人都在身边,就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他去律所想要把她带着,就是担心在他触及不到的视线范围内,她会受了委屈,她身边的渣人实在是太多了些。

    这不,穆秋红跟苏启邦就找上门来了,他一会儿还得去门卫那里说一说,怎么什么人都往这里放。

    “……真没事,是……好像是孩子……刚才动了。”叶慕青还不是很确定,毕竟她这是第一胎,好多第一胎的孕妇要在四个月或者第五个月才能感觉到胎动,她这才三个多月而已。

    前两天其实也有过一两次,忽然肚皮好像有点感觉,可她平心静气的再去感受的时候,又没了,所以,她也不是很确定,那是不是胎动。

    就在刚刚,她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被踢的那一脚。

    “你说……”厉津泽顿时眼睛都亮了,一张脸,刚才还抑郁来着,这下灿烂了,他小心翼翼的伸出大手覆盖在叶慕青的肚皮上,五秒后,里面的小宝贝,果然又狠狠的踢了一脚,这动静略大,叶慕青跟厉津泽都感觉到了,很明显的感觉。

    厉津泽更是高喊,“动了,动了,真的动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父亲的喜悦,肚皮里面的小东西,又来了好几下,厉津泽心软的要命,对着叶慕青的肚皮,十分认真的说着,“好了,好了,咱不动了,爸爸的小公主,踢累了,要休息哦,乖乖的在妈妈的肚子里,好吃好喝好睡,再等半年,咱爷俩就见面了,到时候,爸爸给你亲个够。”

    这一幕,很傻,这番话,更傻。

    可是,叶慕青却看得泪流满面,眼泪真的就这么掉了下来,孕妇的情绪,说来就来,在叶慕青的身上,体现的更是淋漓尽致。

    “……你怎么哭了?”厉津泽看到手背上的水珠,诧异的抬头,就看到叶慕青还没有收回去的眼泪,他起身,将人给抱在怀里,大掌,细细柔柔的摩挲着她的腰,“傻媳妇儿,不要担心,有老公在,天塌下来,都有我替你撑着,以后你跟咱女儿只需要幸福就好了。”

    “……嗯。”叶慕青伸出手,将他抱起来,咕哝着,“我只要一个女儿就行了,另一个我希望是儿子,这样,我跟女儿由你们父子俩一起保护。”

    “……好,一个就一个。”厉津泽愣了半晌,最后应着。

    有一个总比一个都没有的强。

    客厅里,除了他们夫妻俩,其他闲散人等早已离开,等到叶慕青恢复意识的时候,看到空荡荡的大客厅,顿时觉得羞愧不已。

    第二天,不是产检日,厉津泽却还是载着叶慕青来到了爱妻医院。

    金菲絮也在,因为今天没有安排他们的产检,所以,金菲絮忙着别的病人,厉津泽也没有让小护士去专门说,两口子等到近中午,金菲絮才空下来。

    “你们怎么来了?”金菲絮看到他们颇为诧异,难道是叶慕青见红了?

    想到这儿,金菲絮不敢怠慢,起身过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没有。”叶慕青低下了头,小声的说着。

    她是觉得不好意思,毕竟,她身体又没有不适,可是厉津泽却偏要来医院看看。

    “那是?”金菲絮转过头,看了一下厉津泽。

    “胎动,我们的孩子动了。”厉津泽一本正经的说着,“你不是让我们注意一下第一次胎动吗?昨天中午十一点三十九分。”

    厉津泽把时间还记得特别清楚,他原本吃了午饭就想过来,可是叶慕青吃过午饭太困了,两个人就去睡午觉去了,他陪着叶慕青,从一点睡到近五点才起来。

    “记得这么清楚?行,我让护士备注一下,那没别的事儿了吧?”金菲絮忍住笑,她是见怪不怪了,这刚当父母的准爸妈,紧张一点也是正常的,可以理解。

    “嗯,没了。”厉津泽点点头。

    “就为了这件事,你们俩竟然等了这么久,这样吧,我中午正好约了方骏翼,一起吃饭?”金菲絮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开口邀约。

    “嗯,行啊,那小子最近挺忙的。”厉津泽算是抱怨,事实上,他也挺忙的。

    虽然他是忙着陪老婆孩子,可那也是忙啊。

    “那麻烦再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金菲絮离开办公室,去了隔壁的更衣间,她的更衣间是独立的。

    等她再出来时,已经是靓丽的白领丽人的装扮。

    上次在慈善晚宴,叶慕青就对她已经有比较清楚的认识了,她与金菲菲是同卵同胞兄妹,两人一模一样,他们的父母都难以分辨。

    现在长大了,为了让父母可以分辨清楚,金菲菲是一头利落的短发,金菲絮则留着一头长长的秀发。

    金家曾经也是G市的豪门,后来移民去了国外,金家的产业重心也全都移了出去,金菲菲致力于做慈善,金菲絮则致力于无条件的帮着方骏翼。

    以她的才能,自己创办医院,都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她却愿意帮着方骏翼管理。

    四个人坐在包间的时候,都让金菲絮点菜。

    金菲絮点的菜,将三个人的口味都给照顾了,尤其重点照顾叶慕青,以营养为主。

    “刚才我忘了,待会儿去我办公室,上次回了一次家,给你带了两盒补钙的。”待服务员一走,金菲絮对叶慕青说着。

    “嗯,谢谢。”叶慕青点头。

    两个男人聊他们自己的,女人也聊自己的,男人时不时的会拨个空瞅瞅女人。

    菜上齐了,厉津泽自然是专注于照顾叶慕青。

    金菲絮点了一盘螃蟹,放在自己的面前,一共就三只,她先挑了一只放在厉津泽的盘子里,“嗯,青青不能吃,如果爱吃螃蟹,等生完孩子之后再吃吧。”

    “哦,那我也不吃了,给骏翼吃,他爱吃。”厉津泽直接将螃蟹夹到方骏翼的碗里。

    “给我吧,他爱吃,可是只爱吃肉,不喜欢挑螃蟹。”金菲絮直接伸手把螃蟹又拿了回来,她其实自己不爱吃螃蟹,之所以叫三只,是帮厉津泽叫了一只,给方骏翼叫了两只。

    她虽然不爱吃螃蟹,但是她却练就一身挑螃蟹的功夫。

    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她就这么熟练的先掰开螃蟹壳,然后用筷子仔细的将里面的蟹肉,蟹黄一一给跳出来,放在小碗里,快速挑好一只,她把碗放在转盘上,直接转到方骏翼的面前。

    叶慕青这边看得叹为观止,她从来没有看过谁挑螃蟹挑的这么快,又这么干净的,这要是举行挑螃蟹比赛,那金菲絮肯定拿第一。

    就在她陷入在自己的思绪里,方骏翼看着金菲絮挑螃蟹的时候,忽然想到的是,他给苏槿馨做饭,他跟苏槿馨一起吃饭的时候,从来都是他照顾苏槿馨,不是苏槿馨照顾他。

    这样想来,他又多看了金菲絮两眼,这些年,金菲絮一只默默的在他身边,照顾着他,从来都不多说什么,他觉得有些心酸。

    这丫头,太傻了,而他之前还觉得,他们俩就是那种哥俩好的情谊,这一次,要不是爷爷提醒他,他都还不知道要这样重视眼前这个小丫头。

    她也一直大大咧咧的,像个男孩一样。

    可是她却是一个女孩,还是一个心细细腻的女孩,也是一个隐忍的女孩。

    他离婚,她就悔婚。

    他单身,她就一直都不找男朋友,可她对他的心意,却从来都不说,不想给他负担。

    他是欠了她多少,可是即便如此,他却仍然无法接受她,每次想到这个问题来的时候,他的脑中不由自主的就回浮现出第一次见到苏槿馨的模样。

    他其实知道这丫头不吃螃蟹,可是偏偏这么会挑螃蟹,那都是因为他,因为他爱吃螃蟹,苏槿馨也爱吃,可是她不会挑,她都是用嘴直接啃,那样子,跟金菲絮的优雅没得比,可他看得却觉得赏心悦目。

    他也有看过苏槿馨优雅吃螃蟹的样子,他就说嘛,苏启邦的女儿,怎么会用嘴啃螃蟹?那一刻,他竟莫名的觉得很自豪。

    螃蟹肉都转到面前了,方骏翼却还在出神,厉津泽用筷子伸手敲了敲,他才回神,拿过小碗里的肉,细嚼慢咬起来。

    “想什么呢?”厉津泽没好气的问着。

    “没什么。”方骏翼没说,他对金菲絮说,“你自己也吃一只。”

    “好。”金菲絮应着。

    叶慕青看了两人半晌,这两人平日里也是这么相处,说话的?难怪一直擦不出火花来。

    她觉得两个人要在一起,总要一个人迈出一步来,先喜欢的那个人最好主动些,不然,这给人的感觉也会怪怪的。

    厉津泽一直照顾着她的吃食,吃鱼,会帮她挑刺,吃排骨,会帮她把骨头先剔下来,喝汤的时候,她总是能喝到一碗温度适中的,不会烫,更不会凉。

    之后,方骏翼跟金菲絮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流,就连说话,也不是很随性,叶慕青忽然就想到了楚妍妍跟赵齐。

    不管楚妍妍怎么想,赵齐主动了,那么他们两人之间总会有一个准确的结果,要么成,要么不成,可这两人,那就是默默的喜欢,而对方却什么都不知道。

    一场气氛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的午餐结束了,厉津泽跟金菲絮去医院拿补钙的,方骏翼陪着叶慕青坐在包间里等。

    包间的门打开着,就在这个时候,两人还没有开始聊,苏槿馨的身影在门前一晃而过,叶慕青觉得只是像,方骏翼却已经确认了。

    “慕青,不好意思,看到一个熟人,我先走了。”方骏翼起身,拿了刚才随手放在桌面上的车钥匙就走了。

    叶慕青甚至一个好字都没有说出口,他人都不见了。

    等到厉津泽跟金菲絮一起现身包房的时候,两人看到就她一个人的时候都很诧异,“方骏翼那老小子咧?”

    “他说看到熟人了。”看到金菲絮眼中一闪而逝的失落,叶慕青不敢说那人是苏槿馨。

    “没事,我待会儿打电话给他就好了,你们先走吧。”金菲絮对两人如是说。

    她今天下午不上班,原本想着约方骏翼看一下电影的,上次慈善晚宴过后,她就打算找个时间把心意跟方骏翼表白下,看来,今天又注定不凑巧了。

    “行,那我们俩就先走了,拜拜。”厉津泽拿了东西,牵着叶慕青就走了。

    叶慕青只来得及开口跟金菲絮说了一声谢谢。

    坐到车上,厉津泽就听到叶慕青叹气,笑着问,“方骏翼看到苏槿馨,所以走了?”

    叶慕青诧异的回头,都没开口,就很明显的一副,你怎么知道的表情。

    “刚才安霁看到我了,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我故意那么问的,行了,他们三个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操心去,这个周五,你真的不打算陪我去吗?”厉津泽解释着。

    他提到周五,就担心,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虽然是不会发生了,可是他就是恨不得能把她拴裤腰带上。

    “不是还有两天吗?到时候再看吧。”叶慕青这一次没有直接拒绝,也没直接答应。

    她是担心,她早上起不来,耽误乐言就不好了。

    ------题外话------

    先道歉,对不起,公告竟忘了发,唉——

    感谢:15178648008(1张月票)、18351899616(1张月票)、296876993(3朵鲜花+2张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格子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子虫并收藏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