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 > 168 我答应了经彦的求婚

168 我答应了经彦的求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到了酒店门口,厉子萱就想从杜佑尘的手上接过自己的背包,可是杜佑尘却大踏步的朝酒店里面走,他兜里的身份证,也没打算直接给厉子萱。

    厉子萱狠狠愣一下,这是要送她进房间的意思吗?

    “走啊,怎么了?”杜佑尘诧异的转过身来,看着厉子萱待在原地,不动也不说话。

    “……没事。”厉子萱摇摇头,以前,杜佑尘可从来不避嫌,哪怕她是他女朋友,可是他的表现,总是让她感觉崩溃,有时候,她的主动勾引,都没法让他失控。

    现在是怎么回事,竟然主动要送她去房间,他们现在这样的关系,不是应该要避嫌一下的吗?

    不管杜佑尘怎么想的,厉子萱也没去提醒他,反正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想必他对她也跟从前一样吧。

    或者,他想要送她去房间,无非是想问一下,刚才杜珺瑶跟她说了些什么吧。

    两人进了酒店,杜佑尘在前面带路,不过,他并不是往电梯的方向走,他朝前台那边走去,然后他从兜里掏出她的身份证来。

    厉子萱有些诧异,可没过多久就想明白了,他刚才其实没有来给她订房间,她也没说什么,安静的站在杜佑尘的身边,任他给她做着安排。

    拿了房卡,杜佑尘转身过来跟她解释,将身份证跟房卡一起递还给她,“刚才没有订房间,走吧,我送你上楼。”

    “嗯。”厉子萱将东西接了过来,也没拒绝,也没多问,乖顺得不像话。

    “……”杜佑尘顿时就觉得有些心酸了,这个时间,坐电梯的人不是很多,杜佑尘看着面前厉子萱的头顶,“子萱,……”

    “你是想问阿姨跟我说了些什么吗?”厉子萱抬起头来看他,一双眼睛,璀璨无比。

    “……”他不是想问这个,其实杜珺瑶会跟她说什么,他其实猜得到一些,哪怕原话他猜不着,但是意思,他肯定能猜准,可是如果不是问这个,他又要说点什么才好呢。

    “阿姨她希望你幸福,懂得幸福是什么,学会如何幸福。”厉子萱看着他,继续道,“以前,我以为你跟我说,你父不详,不过是为了让我知难而退,没有想到,还是真的,所以,你自卑,你封闭,你孤僻自己,那么,你是在惩罚阿姨呢?还是惩罚你自己?”

    连带的让出现在你身边爱你的人都跟着受伤,杜佑尘,你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她虽然同情他的出生,他成长经历的不健康,可是这并不是让自己变成那种悲观者的理由。

    就算杜珺瑶是小姐又怎么样,那是她的职业,谋生的能力,她又没有去偷去抢,甚至还跟小三情妇不同,又没有破坏谁的家庭,然而,身为母亲,她跟全天下的母亲都一样,是这样的深爱着自己的儿子。

    为了儿子的尊严,她都不敢跟别人说,那是她的儿子,因为顾忌着儿子的心理健康,儿子无论怎么排斥她,她都忍着痛楚接受。

    要不是杜佑尘得了那种近乎变态的心理洁癖,需要花钱诊治,她想,杜珺瑶肯定也不会一直进行着这项职业。

    总之,在她眼里,杜珺瑶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是一个非常疼爱儿子的伟大母亲,跟别的母亲比,她不差,也够格。

    至于杜佑尘自己,每个人的出生没有办法选择,就像某个哲人曾经说过,每一个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都是上帝赐予的天使。

    可恨的是,那些带着有色眼镜的世俗凡人对天使的亵渎,所以,杜佑尘就不应该在意那些没有爱心,又爱胡说八道的俗人们。

    “……”面对厉子萱的质问,杜佑尘有些难以回答,他有些震惊的看向厉子萱,像厉子萱这样的人,豪门长大的千金,加上还有何雨晴那样一个对世俗观念特别关注的母亲,她怎么可能一点儿都不介意他的家庭呢,想当年,就是那些所谓的‘豪门’的后辈,指着他的鼻子,大声的嘲笑,那些受惊的眼睛,有时候还会出现在他的梦境里呢。

    那样不堪的过去,不堪的记忆,他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想再回想了。

    为什么厉子萱就能这么的坦然,如果当时的豪门千金里,有像厉子萱这样的人,或许,他的人生也不会这样了。

    “杜佑尘,你这样的性格,太阴郁了,如果不改,就算让你跟你最爱的女人在一起了,你也阳光不起来,能改变自己生活的人,除了自己,没有别人,就算我二嫂当时跟你在一起了,你就能保证,这样的你,一定就幸福了吗?”

    厉子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杜珺瑶将杜佑尘托付给她之后,她就真的存了那样的心思,想让杜佑尘快乐起来。

    对于杜佑尘过去对她做的那些,她现在已经基本能够释怀了,毕竟,杜佑尘这样做,是他的性格有缺陷,确实如此。

    站在他的立场,他能成长成现在这样,还能拥有如今的成绩与天才般的摄影能力,那真的是很不错了。

    这个世界上,像他这种身世的人不在少数,这个世界,有多少做着跟杜珺瑶那个行业有关的女人,难道,她们就全部都该死,全部都不能有孩子吗?

    生孩子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她们是世界的公民,理应该享受各种天伦之乐。

    “……”杜佑尘愣了,厉子萱这话的意思是,她觉得他最爱的女人还是叶慕青,“我跟你二嫂,是最好的朋友,我……”

    杜佑尘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电梯门却在此时打开了,从里面进来一对男女,他们才知道,原来他们进电梯这么久,一直没有按上楼的按钮,以至于他们现在还在一楼,后来,杜佑尘在别人按了按钮之后,也才按了一个10。

    到了十楼之后,厉子萱对他说道,“你早点回去陪阿姨吧,我看她情况不是太好,多陪陪她,我明天自己过去,我早点过去,顺便把早餐买过去吧。”

    “好,那你早点休息,房间里二十四小时有热水。”杜佑尘也只好应道,“对了,我现在爱的女人,不是青青。”

    说完,杜佑尘转身又进了电梯,很快,电梯门就关上了。

    “……”厉子萱瞳孔睁得很大,这话是什么意思?说了这话,人就走了,这是不让她好好睡觉的节奏吗?

    厉子萱有些郁闷的走进房间,将自己横在床上,掏出手机,还是黑屏,她才想到自己手机没电了,她打电话到前台,让服务员给她找来了与她手机同型号的充电器,让手机充电。

    厉子萱任手机自动充电,她先去浴室里洗了个澡,坐了一天的动车,不洗澡身体不舒服。

    也顺便洗了个头,房间还配备了吹风机,她吹了头发,拿着手机看了看,有很多未接来电,有杜佑尘,邵卓宇,还有经彦,就连二嫂也有给她打过电话,二哥也有。

    看着这么多来电记录,厉子萱都不知道该回哪个。

    就在这个时候,厉子萱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是米琪发来的,她说:【厉子萱,你跟经彦要结婚的事情,杜佑尘已经知道了,你猜猜看,他会怎么看你?】

    厉子萱眉眼顿时一跳,什么叫她跟经彦要结婚的事情,杜佑尘都知道了?

    他知道了,也没什么反应,厉子萱还是觉得,有一阵失落。

    闷了半晌,终于想明白,知道就知道吧,这件事,反正早晚都会公开的,她只是不明白,经彦这么弄是什么意思?

    回过神,她就想要给经彦打电话,结果,不知道经彦跟她是不是真的有默契,她才刚这么想,经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休息了?”还不等厉子萱开口,经彦那边就柔声问着。

    “经彦,你少给我装,你这是什么意思?”厉子萱想到米琪的短信,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杜佑尘早晚都会知道,但是能不能别在她什么心理准备都没有的情况下?

    这多少让她做一点心理准备吧。

    哪怕他们这根本就是假的,可也太突然了,突然到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跟家人解释这茬。

    “我爷爷想跟你说两句,等着。”经彦却无奈,知道厉子萱会爆,谁让她手机没电来着,经滨等了一天,终于等到她的手机通了,说什么都要跟这未来的孙媳妇儿说上两句才罢休,所以,经彦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老爷子就在他身边。

    “什么?你——”这会不会太过分了,什么解释都没有,直接给她来这么一出,现在直接就搬上老爷子了,没两分钟,经滨苍老却仍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萱萱,是萱萱吗?”

    “……嗯,我是。”半晌,厉子萱才回复,她知道的经滨的事件不多,但是她知道在她爷爷奶奶那辈,经滨是英雄,大无畏的英雄,所以,厉子萱不敢太怠慢了,“您好,经爷爷。”

    “嗯,好好好,听你的声音,就知道你是个乖孩子,不好意思啊,累了吧,爷爷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晋城啊?回来就来家里跟爷爷吃饭,好不好?另外,你朋友的事情棘不棘手啊?要不要叫小彦去陪你处理呢?”

    对厉子萱,经滨可是露出了久违的温柔,就像那个时候,颜小影要来家里之前一样,之后,经滨对别人,可再没这么温柔过,厉子萱是第二个。

    在经滨身边,听着经滨这么跟那丫头说话,经彦眉毛都是挑起来的,这爷儿跟着丫头还没有见上面吧,怎么对她就这么温柔呢。

    他还记得老二的媳妇儿进门的时候,经滨可没有这么轻声细语的说过话,逢年过节,这老二的媳妇儿回不回来,老爷子都是不搭理的。

    自从老大走了,经滨对颜小影跟经小宝那可是无比的疼爱,比对他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时,老爷子就承诺了,哪怕经平安走了,这颜小影跟经小宝的日常开销,都由经世集团扶着,经彦自然是没二话的,他父母也是没二话的。

    不过,在那儿之后,经彦有向颜小影告白,并告诉她,其实他比经平安更早爱上她,经小宝很喜欢他,屡次帮着他说服颜小影,可那女人就是个硬骨头,不肯屈从于她,甚至当着经家所有人的面,宣誓自己这辈子唯一的丈夫就是经平安。

    他知道,颜小影这是在断他的念头,同时也断别的男人的念头,这就是颜小影,永远会活在他心里的女人。

    他哪怕不能成为她的丈夫,他也仍然会是她们母女俩可以依赖的一片天。

    颜小影是绘画天才,这些年,带着经小宝四处各地的开画展,开得有声有色,过年的时候回来了,之后又走了。

    她对经小宝的教育也跟别的父母不一样,不用去学校,按部就班的学习,而是在晋城的重点小学报名,学习是颜小影另外帮她找的老师,更多的,则是颜小影自己教,之后每学期期末的时候,回到晋城参加考试,经小宝每一次的考试都名列前茅。

    偶尔一两次考差了,学校的老师都会建议她,让孩子去学校学习,颜小影顶住压力,不让小宝去学校,后来,事实证明,颜小影的决定非常的正确。

    一些小事,动不动就能让经彦想到与颜小影有关的记忆上去。

    “不用了,经爷爷,我办完事情就会回来的,我还要拍戏呢,等我回来,我就来看您,好不好?现在很晚了,要不,您先休息吧。”她奶奶说的,老年人的作息一定要规律,不然对身体不好。

    她也很认同这个观点,毕竟老年人跟年轻人不一样。

    “好好好,爷爷知道,你也累了,那你也早点休息,对了,萱萱,不要生小彦的气,对外宣布你们俩的婚事,是爷爷自己的决定,他也不知道,你家人那边,也是爷爷打电话跟他们说的,我认识你爷爷奶奶,爷爷很愿意跟他们做亲家,也很喜欢你,所以,听小彦说,你是他女朋友,爷爷一下子就激动了,然后每忍住,就这么武断了,你不会生爷爷的气,是吧?”

    “……”厉子萱很无语,她能不生气吗,这可是婚姻大事,他虽然是老人家,可也不能这么武断吧,但是,经滨都低声下气到这一步了,她又能怎么样呢,她就算再生气,也不可能让事情回到没有发生之前啊,“放心吧,经爷爷,我生您的气,您好好睡觉就好。”

    “好好好,我把电话给小彦,你俩好好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由男方这边搞定,你什么都不用操心,国庆节之前,你的戏应该就拍完了,到时候给自己放个长假。”

    经滨断章取义的下了决定,然后把电话递给经彦,“好了,萱萱那边,我已经说服好了,明天,你就开始筹备婚礼,所有的一切,咱们都要给萱萱最好的。”

    “……”这么快就说好了?不过才说了三两句嘛,果然还是他爷爷有本事啊,经彦确实佩服了,他伸手接过电话,经滨已经快速回房间了,好像真的是避嫌一样,让他们小两口可以好好的亲亲我我一番,“喂,你——”

    经彦才开口说了两个字,那边的厉子萱就炸了,“经彦,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大骗子,你凭什么都没经我同意,你就对外公布咱们的婚礼,连日子都订了,你还骗我说,是演什么戏?你这个大骗子,我当时怎么就没看出来呢,你对我有意思?你真的对我有意思吗?我告诉你,我已经不是处了,你的头上现在就顶着一顶大绿帽,你确定,你要娶我吗?你就不怕,以后被别人知道,我不是处的事情之后,你颜面无存吗?”

    太过分了,厉子萱被气炸了,这股气,她不知道往哪里发泄,只好一股脑的全都抛到经彦的身上。

    经彦蹙眉听着厉子萱的连番质问,要不是确实心存愧疚,他会这么容忍她爬到他的楼上撒野吗?这女人,实在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还有,这就是他爷爷说的,把人给说服好了?就跟个小疯子似的,还好意思说是说好了?如果他真的是骗子,那源头必定就是他爷爷。

    “……说够了吗?自己不是处,这件事,你还觉得很光彩,是吗?”经彦的脸都黑完了,他从出生就是天之骄子,他的骄傲,不比那些开国元帅的孙子差,再加上爷爷如此喜爱他,护着他,经家的人,每个都是社会里的佼佼者,都把他给捧在手心上,就没有谁这么对他叫嚣过,就连他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曾,厉子萱这小妮子,仗势的究竟是什么。

    “……”厉子萱被噎住了,是啊,这种事,她一个女人这么不知羞的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说出来,确实挺不光彩的,可是她真的是被气急了啊。

    “看样子,是说够了,厉子萱,你给我记住,这是最后一次,我让你在我头上撒野,要再有下一次,我就拗断你脖子,不信,你可以试试。另外,你要是不乐意,我可以立即解除我们之间的合作,这件事,我们其实是互相帮助,我只是不想我爷爷总是让我去相亲,哪怕让我安静的过几个月的日子也好,还有尽快把这部电视剧给拍完,了我一件心愿。”

    “我可以跟你保证,如果婚礼必不可免,你放心,我经彦的新娘,还轮不到一个不是处女的女人给我当,而你,也可以验证一下,杜佑尘对你到底是怎么样的,如果到了你都要嫁给别的男人,都还不肯争取一下的男人,好好想一想,不要也罢,如果他肯争取你,那么,你的幸福,难道不是我帮你达成的吗?自己好好想一想,不要觉得总是你吃亏,我还额外给你了两个人情。”

    言下之意就是,这件事情,吃亏的人是他,而不是她,不要搞不清楚状况。

    “……你说的是真的?”真的不会有婚礼?厉子萱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届时两家人都知道,那场婚礼要是真的开始筹备了,到时候,要怎么办。

    “我经彦说过的话,你是第一个这样质疑过,你要不信,就现在解除。你确定杜佑尘这个时候就会回头?还是说,为了这个男人,你准备蹉跎一生去等他慢慢醒悟?”经彦挑眉坐在沙发上挑眉,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挑衅他的底线,别当他真的不会发威。

    现在解除了,那他要收回的可不是两个人情,而是三个人情。

    “好吧,那就按你说的去做,我累了,挂了。”厉子萱有些颓废了,她觉得,在杜珺瑶这个时候,杜佑尘即便有心也不会做什么的。

    何况他很有可能,对她根本就没有那个心。

    其实,她都觉得这样刺激杜佑尘,有些过于残忍了,毕竟,杜珺瑶这样,她看得出来,杜佑尘很难过的。

    厉子萱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想到杜珺瑶的状态,她心里有些担心,她感觉得到,刚才杜珺瑶跟她说话的时候,人很疲惫,得到她的应允之后,杜珺瑶有一阵的全身放松,似乎坚守着一口气,就是为了等到她来。

    想问一下杜佑尘,病房里是个什么情况,最后,厉子萱还是克制住了。

    没两分钟,她的手机又响了,她心里咯噔一下,快速的拿起手机,不是杜佑尘,她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电话是邵卓宇打来的。

    “喂,萱萱,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邵卓宇也是打了很多遍电话,刚才看到手机提示,知道厉子萱开机了,他都顾不得擦湿漉漉的头发,马上就给厉子萱回了一个电话。

    “不知道,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了,就回去。”厉子萱模棱两可的说着,她总觉得杜珺瑶大概真的没几天好活了,这几天,她想多陪陪她,自以为是的以儿媳妇儿的身份送送她。

    哪怕杜佑尘不承认,她自己承认就可以了,何况,她感觉得到,杜珺瑶今天跟她所表达的那个意思,就是认可了她。

    否则,在她临死之前,她为什么要把杜佑尘托付给她,而不是别人呢?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可以跟我说说吗?或者,你去了哪儿,我可以来帮你。”邵卓宇尝试的问着,厉子萱请假的时候只是说有些私事要办,至于是什么私事,她没有说。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搞定的,你好好拍戏吧,你的戏份才是最多的。”厉子萱直接拒绝了,邵卓宇跟杜佑尘又不熟,让他来,不合适。

    “……好吧,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事给我打电话,别忘了,你答应过,给我机会追求你的。”邵卓宇提醒着,哪怕经家已经对外宣布了经彦跟厉子萱的婚礼日子,可在他看来,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绝对不是真实的。

    “邵卓宇,对不起,你可能没有机会了,我答应了经彦的求婚,对不起,真的很抱歉。”厉子萱特别的诚恳的道歉,因为邵卓宇的提醒,她才想起了自己还有这一茬。

    她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她自己都不知道,好像杜佑尘离开她了之后,她的桃花运一下子多了起来,可是这些所谓的桃花运,并不是她所欢喜的。

    “……”邵卓宇简直不敢相信,厉子萱就这么拒绝了他,而且还变相的承认了,那个公告是真实的。

    当然,输给经彦,他邵卓宇确实心服口服。

    半晌,邵卓宇这边没有反应,厉子萱等了十秒,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关机了。

    她望着天花板,想着自己的事情,渐渐的睡着了。

    凌晨五点半,她蓦地睁开眼睛,她睡了五个小时,明明还很疲倦,可是怎么都睡不着了,她翻来覆去,想要再睡一会儿,可是怎么着都睡不着。

    她想给杜佑尘打电话,最后作罢。

    睡不着,她就起来洗漱,六点的时候,她就收拾好了,快六月的季节,六点的时候,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

    她拿了包,打开房门,杜佑尘就坐在门边,这把她给吓了一跳。

    当看清楚地上坐着的是谁之后,厉子萱赶紧蹲下来,杜佑尘的神色很不对,眼睛红红的,仿佛哭够,而且,他浑身冰冷,他究竟在这里坐了多久啊?

    最重要的是,他其实是看到她了,他抬头与她对视,可是他的一双眼睛,却非常的茫然,一点焦点都没有。

    “佑尘,杜佑尘……”厉子萱尝试的喊了他两声,可他却没什么反应,看着她,仍然一脸呆呆的,他其实是有反应的,因为厉子萱很快就看到杜佑尘的脸颊上,滑出两道清亮的眼泪,厉子萱莫名的害怕起来了,带着哭腔问着,“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了?”

    “我妈死了。”杜佑尘哽咽着说,更多的眼泪涌了出来,他蓦地伸出双手,将厉子萱紧紧的抱住,脸埋在她脖子处,浑身颤抖着,“她死了,就死在我怀里,我看着她闭上眼睛,然后就再也唤不醒了……”

    他原本还想说,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他失去了一切,就只有厉子萱了。

    可是想到厉子萱马上就要结婚了,那么,他就真的彻底失去一切了。

    然而,当杜珺瑶被送入太平间,他不知道该去哪儿的时候,他就跑来厉子萱的房间外,一坐就是三个半小时。

    “……”死了?真的死了,她赶来就见了杜珺瑶最后一面,她浑身也僵住了,颤颤的伸出手,紧紧的回抱着他,“什么时候的事情?”

    “十二点半。”杜佑尘回想着那一幕。

    他回去后没多久,杜珺瑶就醒了,眼神明亮,就跟别人说的回光返照那样,拉着他,津津有味的说了好些话,那些话,他都听不懂,像是在说还没有生出他之前的日子,之后,她也提到了他跟萱萱,告诉他,萱萱是值得他珍惜的女孩,只是,她这个做婆婆的看不到萱萱穿婚纱出嫁的样子,这是她最大的遗憾。

    她都已经把自己当成是厉子萱的婆婆了。

    整个过程也就是十来分钟,杜珺瑶一直不停的说,不停的说,他根本就插不上嘴,他也不愿意插嘴,就安静的听着她说。

    说到最后,她说有点累了,想要睡一觉。

    杜佑尘就让她躺了下来,他这才起身去外面洗漱,等他洗漱完回来,像前两天,那样去看看她的时候,他才发现,她的表情有些安详,过于安详了。

    之前,她虽然也是闭着眼睛的,可能是因为身体疼痛,她睡着的时候,双眉是紧蹙的,可是刚才,她却没有,双眉平展,而且似乎还含笑。

    他伸手摸了她的手,发觉手的温度不高,探入鼻息的时候,他一惊,立刻去找了医生来,医生用仪器探测了下,发觉已经没有了生命特征,跟他宣布了人已死亡。

    之后,医院来人了,将死者推入了太平间,杜佑尘就等着天亮后去医院相关部门办理手续,距离医院办事的相关人员上班还有好几个小时,他不知道该去哪儿,就来了厉子萱房间外,没有敲门,就在她门外席地而坐,等了三个多小时。

    “……”厉子萱好想说,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打电话给她,想了想,打电话也没用,死亡证明,要等白天医院相关部门上班之后才能办理,就算是夏季工作时间,也要八点,现在才六点多一点点,还有近两个小时,“先进来,你去洗个热水澡。”

    厉子萱将他拉起来,在进门的时候,杜佑尘有些犹豫了,“你跟经彦……,这样,会不会不方便?”

    她跟经彦就要结婚的事情,杜佑尘最终还是没有办法说出口。

    “你还真的知道了?”厉子萱苦笑,“你怎么不问问我?你跟米琪的关系还挺密切的,她说的话,你都信。”

    厉子萱知道这个时候,不该不高兴,可是偏偏,她就忍不住。

    在杜佑尘的面前,她要是能忍住,也就不会让自己这么不开心了。

    “……”杜佑尘一愣,这么说,她跟经彦不是真的,“你没有答应经彦求婚吗?”

    杜佑尘以为经彦是求婚了,听厉子萱这么说,他猜测,会不会是经彦单方的公示,厉子萱这边并没有承认。

    既然她让问,他就问问吧,他觉得杜珺瑶的那些话,提醒了他,哪怕这个时候跟厉子萱说这些是那么得不合适。

    可是,他就是想要确定一下。

    “我答应了经彦的求婚,不过,这并不影响你进入这个房间,反正,我的身子都让你给破了,到了现在,你介意这个?还是说,你打算让我在婚礼前去做修复手术?”厉子萱看着他,狠狠的反驳着,这个男人,他现在担心介意这个,是不是太晚了,不过,如果他是怀着这份心思来娶她的话,她也是不乐意的,“好了,不要废话了,快进去洗吧,不然你想感冒啊,接下来,还有得你忙,其他的事情都先放一边,先让阿姨入土为安吧。”

    厉子萱说着,又转身出门,“我去帮你买一套新衣服吧,或者,还是去病房……算了,买套新的吧。”

    说完,厉子萱就开门出去了。

    杜佑尘没有辩驳,也没有给予意见,就这么任由厉子萱安排着他的一切。

    他收回飘散远去的心智,将自己泡入热水中。

    这么早的时间,那些商场自然是没有营业的,厉子萱去了超市,买了男士内衣跟外套,然后经过早餐店的时候,她又买了些粥,才回到酒店。

    此时,杜佑尘已经从浴缸里出来了,他裹了一条浴巾,因为厉子萱说要给他买衣服回来,他就没有再穿那些脏衣服了。

    厉子萱推开门,就看到这一幕,脸上有些微微的发热,杜佑尘的身材很好,虽然他很瘦,可是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做过锻炼之类的,总之,他有着令男模都羡慕的美好身材。

    他们之前在国外的时候,国外的那些女人,看到穿着衣服的杜佑尘,就会流露出色女的表情,在酒吧的时候,前来搭讪的女人也特别的多,如果杜佑尘要不是有心理洁癖这样的病理特征,估计,杜佑尘这茬,早就没她什么事了。

    厉子萱不自觉的就看得有些呆,杜佑尘看到她的表情,刻意的咳了一下,厉子萱回过神来,“喏,这是你的,换上吧,要我回避吗?”

    “不用了,我去浴室换。”杜佑尘摇摇头,从她手上接过袋子,“辛苦了。”

    “不客气。那你换好,就过来喝粥吧,我买了粥,还有小笼包,接下来的几天,会比较辛苦,要吃的饱饱的才行。”厉子萱提醒着他,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得接受。

    “嗯,好。”杜佑尘乖乖的点了头,他现在不想让厉子萱也担心他。

    他已经让很多人都担心了,他要学着慢慢的改变。

    首先就是他阴郁的性格,刚才在泡澡的过程中,他就想明白了,现在距离国庆节,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他要振奋起来,用这几个月的时间,来向厉子萱证明,他才是她最好的选择,而不是那个经彦。

    至少,他确信,现在的厉子萱,那颗心还在他的身上。

    他会为了他过去的愚昧,向他赎罪。

    这些事,等杜珺瑶的后事办好了之后,他就会努力去改变,让厉子萱看到他的决心。

    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承受着厉子萱现在对他,还有他母亲的付出,因为杜珺瑶已经将她当成是她的儿媳妇儿了,而他,更是决定了,她是他的结婚对象,余生的伴侣,如果错过了厉子萱,那么,他真的会选择不婚的。

    杜佑尘去换衣服的时候,厉子萱在房间里,摆放着早餐,然后她接到了叶慕青打来的电话,叶慕青打电话来是问她跟经彦的事情。

    “那件事,我稍后跟你解释,二嫂,杜珺瑶死了,就在今天午夜十二点半,你现在身子应该还可以,让二哥陪你过来一趟吧,我担心……担心他会迈不过这道坎。”

    厉子萱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杜佑尘,她其实没有那个自信,仅凭一己之力,就能让杜佑尘走过这道坎,她需要叶慕青的帮助,如果她希望杜佑尘能够好好的话。

    哪怕,杜佑尘之前说了,他跟叶慕青之间只是朋友了,可她知道,那是因为叶慕青已经成为她的二嫂,跟她二哥结婚了呀,所以,他不得不这么说服自己。

    “你在清城?”叶慕青很诧异,杜珺瑶死了的消息,让她颇为震惊,她一点儿都不知道的,这件事,杜佑尘根本就没有跟她说过,哪怕是发一条短信,都不曾。

    杜珺瑶怎么就死了呢?现在,杜佑尘真的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如果他真的跟厉子萱错过了,那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嗯,二嫂,答应我,一定要来,好吗?”厉子萱替杜佑尘,请求着叶慕青。

    ------题外话------

    2月7日感谢楼:

    [2016—02—07]yu901014 投了1票(5热度)

    [2016—02—07]yu901014 投了3票

    [2016—02—07]紫爱倾城 投了1票

    [2016—02—07]654231 投了1票

    [2016—02—07]yu901014 送了99朵鲜花

    [2016—02—07]凤贞 送了6朵鲜花

    [2016—02—07]回(⊙_⊙)忆 送了1朵鲜花

    [2016—02—07]w20011225 投了1票

    今天初一,带小包子去公园玩,太多人,堵车又严重,腿都走断了,还好,万更保证了,亲们新年快乐,群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格子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子虫并收藏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