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 > 215 也是我们厉家的福气

215 也是我们厉家的福气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个周末,因为有志不回家过夜,就掀起了轩然大波。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何雨晴做好了饭,也不见叶慕青去接有志,她直接走出来,“怎么?青青,不接志志回来吗?”

    昨天晚上,一大家子一起吃饭的时候,何雨晴原本计划要带几个孩子去玩,叶慕青就说有志不能去,然后她说起了有志拜师学艺的事情,何雨晴就不满意。

    当时是因为厉家齐拉着她,所以她才没有发脾气,可不代表,她心里就赞同叶慕青的做法,毕竟有志还这么小,还有几个月才三周岁呢。

    就是送幼儿园,她都不乐意,更别说,跑去麒麟山那么远的地方去学画画。

    再说了,就算是学画画,随随便便在市中心找个画廊就可以学了吗,还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何况,到底是什么样的师傅,他们都还没有见过呢。

    “嗯,他以后周六都不回来。”叶慕青正在给乐乐讲白雪公主的故事。

    现在的小孩子,还有谁愿意听白雪公主的故事嘛,这种故事,也就他们小时候爱听了,现在难道不应该是听巴拉拉能量,啥小魔仙的故事吗?

    她带着一双儿女走在大街上,听到好多三四岁的小朋友在讨论这个,或者是芭比娃娃啦,或者是啥托马斯,什么宝宝啦。

    可是自打她哄乐乐睡觉的时候,给她讲过一次白雪公主的故事之后,她就不要那些会讲故事的小白兔了,就要她来跟她讲。

    她也愿意跟乐乐讲以前的故事,她总觉得安徒生童话故事是最好的,比现在电视上拍的动画片要好,故事简短且有深意,也很美好。

    小孩子就应该看、听、接受这些美好的东西,而不是现在的灰太狼跟喜洋洋,尤其是灰太狼跟红太狼相处的一些细节,她觉得可以删掉。

    小孩子的模仿能力很强,据说,某个省的六岁小女孩,自从看了这个动画片之后,就硬是让家长去给她买了一个平底锅,然后拿着这个锅就开始四处打人了。

    还有诸如此类的消息,都是动画片带来的影响。

    现在的动画片,就是太过成人了,当然,或许网友的一些抨击力度太大了,但是她觉得小孩子确实是没有办法用他们现有的思维去理智的看待他们所接触的内容。

    因此,那些动画片,她真的不希望志志跟乐乐看。

    所以,乐乐缠着她讲故事,她也爱讲给她听。

    “以后周六都不回来?叶慕青,你把这话给我说说清楚?”何雨晴实在是受不了,现在原本就周末的两天可以看看孙子了,可是这儿媳妇儿倒好,竟然一声不吭的就把她孙子送去学画画了,还周六都不回来。

    那周日,他们去接了志志,不是又回答他们自己的家去了,那她现在就只有周五下午跟晚上跟志志待在一起了,是这个意思吗?

    居然没有人跟她商量,就把这件事的主给做了,太过分了,也太不把她这个婆婆给放在眼里了吧?

    这些年,她不满意叶慕青的地方多了去了,可以说,从一开始,她就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儿,为了这个家,她忍受了她多少,她难道不知道吗?

    现在的行径居然不知道收敛点,还越来越过分了,不管厉家齐如何拦着她,她也要爆发。

    把这些年,积累的一些东西,全都说个遍。

    何雨晴就是这样的人,一旦有个小事令她不舒服了,那之前积累起来的抱怨,就会全部爆发出来,跟姚晓玲吵架也是那样。

    所以,孤儿院里,也就姚晓玲算得上是她的朋友了,遇上厉家齐,这人的脾性是真的宽和,不然,她这样的性子,怎么能有这么好的知己跟丈夫。

    有人就是这样,哪怕本身不够好,可是遇上的身边人很不错,那她的人生也会不错。

    “妈,意思就是周六跟周日上午,志志都要在他师傅那儿学画画,他不回来。”放下书,叶慕青耐心的跟何雨晴解释。

    何雨晴气得当即将手上的筷子给甩了过去,戳到了叶慕青的额头,力度很大,没一会儿叶慕青的额头就红肿了起来。

    “啊——,奶奶,我讨厌你,你打妈妈——”厉有乐看到叶慕青被何雨晴丢过来的筷子给砸到了,还红肿了,顿时就伤心的哭了起来。

    奶奶平时对她就不怎么样,她敏感的心思也知道奶奶更喜欢哥哥,可是奶奶对她还是很好的,但是在这两人之间,她更爱的还是她的妈妈。

    看到妈妈被欺负了,她自然是护着妈妈的。

    “你说说你,你怎么还动起手来了。”厉家齐脸一黑,朝着叶慕青走过去,“慕青,没是吧?我让人拿冰块来敷敷吧。”

    “不用了,爸,没那么严重,我用热水敷敷就好了。”叶慕青倒是不介意,跟厉家齐说了之后,也没有看何雨晴一眼,将大哭的有乐抱起来坐在她膝盖上,“乐乐,别哭,妈妈没事,待会儿就好了,还有啊,奶奶她是手滑,不是打妈妈,你看错了。”

    “……呜呜呜。”厉有乐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她明明看到的就是何雨晴丢筷子过来的,“爸爸说,撒谎的人不是好人。”

    “……”叶慕青也没想到,她只是不想乐乐误会了何雨晴,结果这下自己也成了坏典型,成了一个说谎的人了,“好吧,那妈妈跟你说声对不起,的确,妈妈不该撒谎的。”

    “怎么了?”厉老太太从楼上看了曾外孙女下来,杜佑尘在边上扶着她,两人就看到客厅里的不正常。

    “青青,你额头怎么了?”哪怕上了年纪,可是厉老太太的眼神还挺好使,一下就看到叶慕青额头上的红肿了。

    “没事,奶奶。”叶慕青敷衍的说着,还拨了一些头发丝下来挡住那一块儿。

    幸好厉津泽这个时候跟大哥去书房了,大嫂陪着有诚在房间里睡觉,不然,以厉津泽那脾性,肯定会跟何雨晴闹起来的。

    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就不好了。

    “太奶奶,是奶奶打的妈妈,把妈妈额头给打的肿起来的。”厉有乐从叶慕青的膝盖上跳下去,跑到厉老太太的脚边,哼哼唧唧的说着。

    小嘴里,满是对何雨晴的愤怒。

    何雨晴脸顿时就黑了,她没有想到,平日里这么宠乐乐也是白宠的,这小丫头竟然这个时候出卖她。

    虽然,她的确是打人了,她既然做了也就不怕,可是这话,让乐乐说出来,跟他们说出来的效果是不一样的。

    “阿晴,你这又是在闹哪一出啊?”厉老太太将拐杖在地板上拄了拄,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家,他们大家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有什么不好?

    她跟青青又因为什么事闹成了这样?

    “妈,您都不知道,这叶慕青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带志志去拜了个师傅,学什么画画,周六还不让回来,你说,这一个还没有三岁的小孩子,就这么放在外面,她这个当妈的还真的放心得很,现在拐骗小孩子的那么多,您说说,我能不担心吗?”

    何雨晴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不太喜欢青青,可是这叶慕青生下来的厉有志,她却喜欢得紧,比喜欢恒恒还要喜欢。

    有志也确实很懂事,懂事的令人心疼,这么小,就不回家过夜了,她这当奶奶的心里不好受啊,而且,做这个决断的竟然是孩子的亲生母亲。

    她原本就对青青不满,这回还能放了她?

    “青青,志志周六不回来的吗?”厉老太太也觉得对于一个还没有满三岁的孩子来说,这样的方式是不是太早了,当然,他们的有志跟别的孩子有些不一样,她虽然觉得不好,可是她愿意听听看叶慕青的想法。

    或许了解了她的想法,就不会觉得这件事太过分了。

    这个世界上,哪个当妈妈不爱自己的孩子的?谁都想给自己孩子好的,叶慕青尤其是,所以,她觉得叶慕青要这样做,定然是为志志着想的。

    “是的,奶奶,因为老师傅在麒麟山太远了些,而且,这是人家师傅要求的,志志很喜欢那个师傅,他本人也不反对。”叶慕青解释着。

    “那明天,我跟你们一起去接志志,好吗?”厉老太太点点头,有志是一个喜好都不太显著的人,不管是人还是事,他的喜好,向来都不强烈。

    能遇上一个都愿意让他放弃周末好吃好玩时间的师傅,且跟着他学画画,那对有志来说,这个人应该是拥有一点魅力来的。

    老太太顿时就想见见有志的师傅了。

    “那我待会儿给陈师傅打个电话问问。”叶慕青点点头。

    “你还要跟人家打电话问问,你这出钱给咱们的孩子学画画,你是老板,就没见过,你这么卑微的家长。”何雨晴又是不满,口气很冲的说道。

    刚才她是太冲动了,将筷子丢过去砸人确实不对,但是叶慕青让她太生气了,反正她是不道歉的。

    “少说两句,行不行?”厉家齐觉得头都大了,不过就是有志周末不回来而已嘛。

    “我干嘛要少说。”何雨晴白了厉家齐一眼。

    杜佑尘看着叶慕青额头上的红肿,心底微微叹口气,这个时候,也轮不到他出头替她打抱不平。

    “妈,我只是想要遵从孩子的想法而已,找那个师傅学画画,是志志要求的,不是我逼他的,希望您能明白。”叶慕青也只能解释这么多了。

    “她那么小的孩子,有什么自己的想法,还不都是听父母的吗?你要是嫌烦,你就让两个孩子都留在别墅里好了。”何雨晴越说越有点离谱了,还觉得是叶慕青嫌烦,不想带呢。

    “妈,那是我自己的孩子,我怎么可能嫌自己的孩子烦呢?”叶慕青简直不能理解,何雨晴这脑子里想的东西都是什么。

    “就是啊,你这脑袋瓜到底在想什么啊?”厉家齐也没法理解他这老婆。

    “你们在说什么?”厉津泽跟厉梓煜聊完话题后下楼,就看到一家人都围堆在一起,他眼尖的发现叶慕青额头上的红肿,“媳妇儿,你这额头怎么了?”

    “爸爸,是奶奶打的。”厉有乐尖声尖气的说着,还跑到厉津泽跟前。

    刚才跟太奶奶说了这件事,可是太奶奶却没有帮妈妈,她这心里正不舒服呢,然后奶奶还跟妈妈吵架,她听不太懂大人们在说什么,眼下看到爸爸来了,在她心里,真正的救兵就到了。

    果然,爸爸是不不会辜负她的,他抱都没抱她,就冲着何雨晴犀利的问着,“妈,你干嘛打青青啊?你什么时候这么暴力了?”

    厉梓煜也有些意外,何雨晴竟然朝叶慕青动起手来了。

    “还不是因为志志周六不回家的事情,你说说,你是志志的爸爸,你也允许你媳妇儿这样做吗?”何雨晴不觉得自己没理,所以也吼向了自己的儿子,“这志志还不到三岁啊,你们当父母的也狠得下这个心吗?”

    “那是志志愿意的,而且,早上我送去的时候,人家陈师傅挺好的,志志跟乐乐是我跟青青的孩子,他们俩的未来,只有我跟青青有发言权跟决定权,妈,我拜托您,您能不能不要瞎操心了,也别闹了,好吗?”

    厉津泽实在无语得很,就为了这件事,他媳妇儿额头就肿那么一大块,他朝叶慕青走过去,“来人啊,去拿个冰袋来敷敷,都是些没眼力劲的人,不想干了,就回家吃自己的去。”

    不好朝母亲发火,厉津泽便将所有的愤怒都喷向了佣人,以表达他的心头不满。

    “不用了,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叶慕青觉得他太严重了,她这点肿睡觉前用热帕子敷一敷就好了。

    “好好好,我这是瞎操心。”何雨晴气得直接哭了出来,将身上的围裙取下,捂着嘴,哭着跑上了楼。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辛苦怀胎十月所生的儿子,又养了这么多年,到头来,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站在媳妇儿这边,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多么的心寒,多么的伤心。

    她真是伤到了,她是关心孙子啊,可怜孩子那么小,一个星期就有一天不回家,想想多可怜啊。

    “阿泽,你这话说的有点过分了啊。”厉家齐也没有想到,何雨晴竟然就这么哭了,他瞪了一眼厉津泽,就跑去追自个媳妇儿了。

    “……”厉津泽不以为意的扁扁嘴,叶慕青推了他一下,“赶快跟过去,跟妈道个歉吧。”

    “我说那话怎么了,她动手的还没有道歉呢?真的不用冰块敷啊?”厉津泽的手摸上了她额头的肿块。

    其实就是肿,不会有多疼。

    “真的不用了,又不疼。”叶慕青摇摇头。

    “好了,我们吃饭吧。”厉老太太摇摇脑袋,都是有孙子孙女的人了,居然还要这样闹脾气,也真是绝了。

    “有志晚上不回来啊?我还说教他玩游戏呢。”听说有志不回来,厉有恒有些失望来着。

    他们原本周五就可以过来,可是外公昨天过生日,所以他们是今天下午才过来的。

    他周日下午还要上奥数,所以明天上午就要离开了。

    吃过饭后,叶慕青领着有乐去看厉子萱跟淳安了。

    厉有乐很兴奋,刚推开门,她就笑着道,“小安安,乐乐姐来看你来了。”

    “什么小安安,乐乐,你乱叫什么呢?”厉子萱不乐意了,这小安安三个字听上去,怎么那么像太监的名字呢。

    “我叫安安妹妹啊,小姑姑。”厉有乐回道,然后就去婴儿车那边去看淳安了,“小姑父,放音乐风铃上的音乐给妹妹听,好不好?”

    “好啊,乐乐会不会放啊?”杜佑尘笑着问道。

    “嗯,会,不过乐乐没那么高啊,小姑父。”厉有乐垫脚尖也勾不着那音乐风铃的开关。

    杜佑尘笑着伸手过去帮她。

    “嫂子,妈对你动手啦?”厉子萱拉过叶慕青的手,蹙眉问着。

    “也不算,大概是被我气急了,然后顺手把筷子给甩了过来。”叶慕青其实能够理解何雨晴,或许这件事,她确实应该先跟她沟通一下。

    可昨天晚上想说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提起这件事,就会别的事情打断,到最后,一直都没有机会说出口。

    厉津泽其实也是反对过的,但是他去问志志的时候,志志很坚定的说,是他自愿去跟陈师傅学画画的,也愿意在陈师傅那儿过夜,儿子自己都愿意了,当父亲的也不能说什么。

    “啊?你也不知道躲一下,我妈那人也真是的,晚上她给我送蛋的时候,我说她一下。”厉子萱简直不敢相信,何雨晴还真的是动手了。

    “唉,不用了,本来就是件小事,志志的事情,是我之前没有跟大家说清楚。”叶慕青不想把小事给闹大。

    “跟志志有关啊?那就难怪了,二嫂,你知道吗?妈她最喜欢的孙子其实是志志。”厉子萱总算是明白了。

    杜佑尘听到了之后,心里也没那么介怀了,厉子萱这话是实在话,何雨晴最在乎的孙子还真的是有志,不是有恒跟有诚。

    “我知道,所以,帮我劝劝妈,另外,我下周五带志志过来的时候,会让志志跟她说的。”叶慕青想或许让有志跟何雨晴表达了他的想法,何雨晴就比较能接受了。

    “嗯,可以。”厉子萱点点头。

    ——

    翌日,午饭过后,有乐睡了个午觉起来,就下午三点了,然后厉津泽开车,载着叶慕青还有厉老太太以及想早点见到志志的何雨晴,一起出发了。

    昨天晚上,经过厉家齐的劝说,加上她给子萱送蛋去的时候,子萱也帮着劝说,她这心里才好受了些。

    就算是志志所希望的,可是叶慕青身为志志的母亲,难道不该劝说一点吗?小孩子,肯定还是肯愿意跟自己父母待在一起的。

    叶慕青之前不还在怪厉津泽,太宠有乐了吗?怎么这会儿志志说什么,她都依呢?

    “青青,你也真是奇怪呵,之前说阿泽太宠有乐了,这有志不也是想不回家,你不也依了他吗?你俩这根本就是差不多啊。”何雨晴心里还别扭着呢。

    大周末就让孩子学这些东西,也真是的,又不是孩子都上初中高中了,连幼儿园都没有上,这起跑线,会不会开始的太高了些啊?

    “……”叶慕青直接闭了闭眼睛,不想说话,何雨晴自然看到了,又不满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现在觉得跟我没话说了,是吗?”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我们吵架而已。”叶慕青也不是那种会一直无限制忍让下去的人,在她看来,何雨晴这会儿真的是有些咄咄逼人了。

    她是不想家里不平静,可是偏偏何雨晴处处都要针对她。

    她满足有志的愿望,那是因为有志学的东西,跟有乐所提的那些物质要求,玩具是不一样的,有志这是学习,可是有乐那纯粹是贪玩。

    她不是不赞同这个年龄的孩子玩,可以玩,她其实也没怎么拦着,但是就芭比娃娃这样的玩具,仅仅因为娃娃衣服的款式,颜色不同,有志就吵着让厉津泽买了十几盒回去,然后堆在房间里,她玩不过半个小时就觉得没意义了。

    出门后看到更漂亮,又吵着让买,厉津泽没有反对,所以,她才说了厉津泽一回,偏偏不巧的是,她说厉津泽的时候,被何雨晴给听到了。

    她当时没有说话,也没有发表意见,但是叶慕青没有想到,她这是给她记在心里面去了啊,而且,还拿到这会儿来说。

    之前她还不觉得,现在,她真的觉得何雨晴的心胸太狭隘了些。

    “你有什么就说,我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吗?”何雨晴直接翻了个白眼,这叶慕青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她现在在她眼里,成什么了?

    “那妈,我就说了啊,你说我跟阿泽一样,有志这是要求学画画,这是一门艺术,先别说真的让他学出了点什么名堂,将来不至于饿肚子了,即便什么名堂都没有学出来,在我看来,那也是一门可以陶冶情操的艺术,长大了之后,遇上什么事,也可以陶冶陶冶自己的性情,我觉得挺好。有乐要求的玩具,只要不是一样的,我也没说过什么,上一次,我说阿泽,那是因为有乐的芭比娃娃实在是太多了,我才那么一说的。”

    “对,没错,就是这样,妈你上次听到了啊?我拜托你,你能不能别听到一些些就这样以点概面啊?”厉津泽也认同,他其实也不想给乐乐买了,只是拗不过乐乐的撒赖。

    还是叶慕青厉害,一出马,直接将他的钱夹给缴了,之后乐乐哭了一鼻子,但是再也不敢提要买芭比娃娃的事情了。

    “行行行,你们的事情,我也不想管了,就像你昨天说的,孩子是你们的,我们当爷爷奶奶也就那么一说,决定权在你们,只要那师傅值得信任,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何雨晴算是彻底妥协了。

    叶慕青跟厉津泽相视一眼,总算是笑了。

    “乐乐,这小嘴嘟的,还生奶奶的气啊?”何雨晴逗着厉有乐。

    “奶奶以后要保证,不准朝妈妈动手了,行吗?”在有乐的眼里,她还是护着她自己的妈妈的。

    “好好好,昨天是奶奶不对,奶奶跟乐乐道歉,好了吗?”何雨晴赶忙道歉。

    “好,乐乐不生奶奶的气了。”厉有乐甜甜的笑着,拥抱了何雨晴。

    一行人到达麒麟山的时候,陈大山亲自送有志下来,有志看到太奶奶跟奶奶都来了,赶紧拉着陈大山的手朝一家人走过来。

    陈大山已经认识过他的父母还有妹妹了,他就介绍了太奶奶跟奶奶给师傅认识。

    “奶奶,爷爷没有来吗?”有志好奇的问着。

    “嗯,他没来,他不想坐车。”何雨晴回应着,“有志这两天都学了些什么啊?”

    厉有志在那边跟何雨晴说着他这个周末学的东西,那边,陈大山跟厉老太太打着招呼,“厉老太太,您好,我叫陈大山。”

    “你是陈大山?是那个湖村的陈大山吗?”厉老太太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这个人,如果他真的是湖村的那个陈大山的话,那么,她是认识陈大山这个人,这个人当时比她小十岁来着,却是他们那里津津乐道的一个传奇人物。

    天赋异禀,就跟神笔马良似的,没有人教,就能画得一手好画,有志如果是对画画很有兴趣的话,那么,跟着这个人,肯定能学的一手好画。

    有一年,湖村涨大水,那一次,算得上是湖村的灾难,陈大山水性相当好,救了很多人,最后,因为体力透支,被大水给冲走了。

    之后陈大山就再没有消息了,厉老太太见过湖村的人,也没有人知道陈大山的下落,每个人都以为他死了,却唯独没有人见到过他的尸体。

    “老太太也是湖村的人吗?”陈大山对厉老太太不是很熟悉。

    “嗯,发大水那年,我们就全家人都搬出了湖村。”厉老太太点点头,现在,他们一家人也就只剩下她了。

    “原来如此。”陈大山并不打算多说从前的事情。

    “嗯,阿晴,大山从小就是绘画天才,有志跟他学画画,你放心,那绝对是比任何所谓的画家还更值得我们信任。”厉老太太突然朝着何雨晴道。

    “……”何雨晴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是谁啊,竟然有这么大的魅力。

    就因为一个名字,就让老太太这么的全然相信了。

    可是老太太都相信了,她也就无话可说了,刚听老太太的意思,对这个人很是了解。

    “老太太太夸赞了,有志,师傅回去了。”陈大山对厉有志说道。

    “师傅再见。”厉有志立刻应声。

    “对了,老太太,有志有个很好的妈妈,是这个孩子的福气。”陈大山说完这话,转过身就朝公园里面走,没过一会儿,那个苏老头就追了上去。

    “也是我们厉家的福气。”厉老太太慈爱的看着叶慕青。

    何雨晴听了之后,顿时脸就红了,她不知道那个陈大山说这个话是为了哪出,可是婆婆后面说的这话,一定是说给她听的。

    想来,昨天她真的是太冲动了,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有时候就会控制不住自己似的,总觉得叶慕青所做的不是很合她心意。

    然而,每一次,叶慕青其实啥都没有做,都是她个人在别扭。

    想到厉家齐昨天晚上上来劝她的那些话,她都觉得汗颜,是啊,一个老太婆,还那么别扭。

    “对不起啊,慕青,妈妈跟你道歉。”何雨晴开口道了歉。

    “没关系的,妈妈。”叶慕青对何雨晴向来大度,因为她不是别人,而是厉津泽的母亲。

    回去的路上,气氛要和谐多了,厉老太太问着叶慕青跟陈大山是如何认识的,叶慕青也就把他们的认识经过,详细说了一下,除了陈玉珊跟捐款的事情。

    ------题外话------

    推荐一篇新文,有兴趣的亲们,可以收藏来看看哈。

    书名:鬼医冷妻的压寨夫君

    作者:一尾妖鱼

    她是顶级法医,他是灵魂心理师。

    办案时吵吵嘴、骂骂情,歹徒大骂:“直接让我死算了,太虐单身狗!”

    剧场:

    “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装得了酷,摆得了帅,杀得了罪犯,挣钱养得了家,又暖得了床,懂事体贴人,你为何不从?”——这是他说的。

    “你高端大气温柔体贴貌比潘安闭月羞花倾国倾城仪态万千,可这和我有何关系?别说那么多,欠我的房租,拿来!”——这是她回的。

    顾先生脸一黑:“工资在卡上,卡在你手上。”

    穆法医伸出手:“亲,请把密码给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格子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子虫并收藏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