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麻烦 > 第五十二章 ·没脸没皮

第五十二章 ·没脸没皮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二章

    绣房一向是五太太躲避凡尘的地方,而以五太太那害羞腼腆的个性论,若不是林老夫人主动要求,她打死也不会领人来参观她的绣房——当初珊娘头一次进来,可就差不多是强闯的。

    此时,几人随着五太太进了绣房,抬头就见那墙上挂着一幅石兰图。林老夫人和林如稚都以为那是一幅水墨画,只有珊娘认出,这正是她回来时,太太正在绣着的那幅,便回头对五太太笑道:“太太竟也做了个框挂上了?”

    五太太抿唇一笑,道:“原本绣完了,便只能当废物塞到一边,倒是你这主意好,好歹也算是废物利用了。”

    林老夫人和林如稚这才知道,这竟是绣的。林如稚顿时一阵“阿弥陀佛”,道:“这么好的东西,怎么竟说是废物?!太太不要,不如送我吧。”

    而这会儿林老夫人看着那惟妙惟肖的石兰图,也是一阵震撼,当下不禁更坚定了心里的念头,回头对五太太笑道:“昨儿看你绣的那个海棠就已经不俗了,却不想你的技法竟如此高超,我看比外面所谓的那些‘玉绣’强多了。这样一来,这件事还非你不可了!”

    说着,这才说明了来意。

    却原来,当初大周始得天下时,因经年战乱,民不聊生,偏朝廷刚刚坐稳江山,力量有限,那世祖皇帝便鼓励各地兴办民间捐募会,以民间力量自助互助。如今虽然天下承平日久,这捐募会却已经在各地形成了定例,各地每年都会定期举办募捐拍卖会,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而林老夫人,便是梅山捐募会的会长。昨儿在春赏宴上看到太太纯熟的绣技,她便想起她一直盘算着的念头,打算把五太太拉进募捐会去帮忙。

    林老夫人道:“所谓受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我是这么想的,与其每年给那些贫困人家捐钱捐物,倒不如教会他们一门手艺。我看太太绣活如此出众,若是能教会那些想学的女孩子们这门手艺,好歹她们能凭这门手艺养活自己,这岂不是件好事?”

    五太太一阵为难。她人前说话都心虚脸红,哪有那能力教人,“老夫人所言极是,可、可我的绣活……真的不怎么样……而且我也不会教人。不过我可以认捐,捐钱捐物都行……”

    林老夫人原以为五太太跟其他太太一样,是怕麻烦,可盯着五太太看了半天,见五太太目光真诚,老夫人这才明白,原来五太太不是谦虚,而是真的认为她不行。

    做了一辈子的教育工作,老夫人岂能不明白,五太太这是缺乏自信,便微笑道:“这件事我们且暂时搁一搁吧,来日方长。倒是最近的春季募捐会,太太这里既然说捐什么都可以,我倒想劝太太把这幅石兰图捐出来呢。”

    太太一怔,回头看看那石兰图,又为难了:“这个?可……我还是捐钱或首饰吧,这东西原是我绣着玩的,哪能当个正经东西捐出去,会被人笑死的。”

    老夫人也不说什么,只回头问着珊娘和林如稚,“你们觉得太太绣得如何?”

    林如稚那里眼馋太太的绣品好久了,当即没口子答着一连串的“好”,珊娘也是一阵点头。

    于是林老夫人微笑着看向五太太。

    五太太想说,她们只是客套,是面子情而已,可看看林如稚那诚挚的眼眸,再看看仍点着头的珊娘,五太太垂头不语了。

    林老夫人这才道:“便是你信不过自己,难道还信不过别人?我们且打个赌,太太就捐出这绣画,我们看看到时候能拍出多少钱。便是做慈善,也没人肯花钱买不好的东西不是?”

    看着五太太犹豫低垂的头,教育工作者林老夫人自然知道,想要叫一个不自信的人自信起来,非一日之功。她笑着又道,“很多时候,人都未必能够正确评价自己。而自己怎么看自己,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怎么看你。别人觉得你好,便是你觉得自己不够好,在别人眼里,你就是个好的。”

    五太太原就不是个心性坚强之人,如今被林老夫人这么款款一番劝慰,她顿时便觉得该投桃报李才是,虽然不能如老夫人所愿去捐募会帮忙,捐出一幅绣品还是可以的,于是咬咬牙,再三嘱咐着不叫人知道是她绣的,便点头同意了。

    那林如稚今儿可算是入了宝山了,岂肯空手而回,此时见五太太松了口,当即抱着五太太的胳膊就是一阵撒娇,非要五太太也送她一幅。

    林老夫人那里想着替五太太竖信心,也就没有阻止林如稚。

    五太太则是想着两家交好,且送出一幅是送,送出两幅也是送,便点头答应也送了她一幅。

    终于如愿得偿的林如稚得意非凡,四人重又回到月观台,她免不了拿出那幅尺余长的锦鲤戏莲图,向着袁长卿和周崇好一阵显摆,又扭头过去跟珊娘讨论着要怎么装裱。

    周崇虽然年纪小,见识却高,哪能看不出五太太绣品的不凡,便不是“玉绣”,也自有一种独特的风韵。五皇子的眼当下就绿了,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往小里又缩了两岁,过去拉着五太太就是一阵痴缠卖憨,只说家里祖母生辰,偏祖母一生最爱的就是收藏各种绣品,五太太如此高超的绣技,一定会叫祖母喜出望外,吧啦吧啦……

    宫里一向威严的老太后都吃不消五皇子的没皮没脸,又何况一向不惯跟人亲近的五太太。才刚在绣房里,她就已经被林如稚缠过一回了,如今竟又遭遇了周崇。偏那林如稚好歹是个小姑娘,缠着她倒也罢了,周崇又是个男孩子,且还是个生得颇为俊俏的男孩子,这般泼皮似的缠上来,倒叫五太太不知该如何应付了,只得求助地看向林老夫人,一边讷讷道:“我那东西,原是我无聊时消遣的玩意儿,岂能给你祖母当寿礼?这也太不敬了。”

    林老夫人心里却是别有计较,便笑着替周崇求情道:“怎么会不敬呢?太太为什么绣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费了这么一番大力气替他祖母来求这么一件寿礼。我看他这孝心够虔诚的,太太就允了他吧。”

    珊娘也想着替五太太竖信心,便笑道:“是呢,太太不知道,当初他第一眼看到太太给我的那几幅绣品时,都恨不能上手来抢呢。”

    说得周崇赶紧过去冲着她一阵打躬作揖,逗得众人一阵笑。

    五太太原就不是个有主意的人,被众人这么劝着,又再三交待周崇不许说是她绣的,这才命人去将她这些年积下的绣品抬过来。

    众人一边兴致勃勃地观赏着那些绣品,一边挑选着合适的寿礼。虽然五太太那里打死也想不到,这憨皮臭脸的周崇会是五皇子,他那祖母就是那天下最为尊贵的老太后,其他诸人对这一点却都是心知肚明的,因此挑选时,便多了不少忌讳。偏五太太绣东西原就是全凭兴趣,合适用来做寿礼的绣画本就不多,众人几番商量后,决定在几幅观音像里挑一幅。

    五太太和林老夫人都比较喜欢那幅针法细腻的坐莲观音,周崇和袁长卿却都觉得那用色艳丽的千手观音更容易讨得老人家的欢心。众人正细细讨论时,珊娘无意间一低头,忽然就看到那箱里各色绣品下方压着个小木匣子。她一时好奇,拿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卷微微泛着黄的乳白色丝绢。

    那乳白色的丝绢上,绣着一个手执杨柳枝的观音立像。这幅观音像用墨极为简洁,甚至可以说,整幅绣像就只用了几条粗细浓淡不同的线条,粗粗勾勒出一个大概的观音轮廓,偏那只执着柳枝的手,却又极尽精描细绘之能事。

    看着这兜帽遮住眉眼,只能看到一只纤纤玉手的观音像,珊娘忽地就是一眨眼——眼熟!

    而那边原正听着林老夫人点评的五太太扭头看到,立时就惊呼出声,一转身,便要过来夺那观音像。偏她的手尚未碰到珊娘,便又有另一只大手从天而降,一把将那观音绣像从珊娘的手中凌空抽走了。

    珊娘和五太太同时回头,就只见五老爷正一脸惊愕地看着那幅观音像。

    五太太心虚地转身背对着众人,耳根下一片通红。

    五老爷身后,林二老爷也探头看向那幅观音。他一时竟没能认出这是绣的,只惊诧着此画用笔的简练和构图的精妙,忙道:“这观音是谁画的?有点意思。”

    “我。”

    五老爷答着,目光则一瞬不瞬地看着五太太。

    这幅观音像一出,顿时就统一了众人的意见。众人一致认为,所有观音中唯这一幅最为出色。对五老爷夫妻关系一无所知的林老夫人甚至还夸着:“一个画得好,一个绣得好,这正是夫妻二人珠联璧合之作,寓意就更好了。”

    可惜的是,不管怎么夸,五太太那里只垂着头不吱声,五老爷则干脆把那绣像卷巴卷巴塞进了袖笼,然后不由分说,将那坐莲观音和千手观音全都塞给了周崇——以实际行动表示,此幅绣像不予割爱。

    *·*·*

    晚间,虽然已经过了往日就寝的时间,五太太却仍滞留在绣房里。只是,她并没有在绣花,而是心神不宁地在绣房里来回打着转。

    直到五老爷推开忠心护主的丫鬟明兰,直直闯进绣房。

    听到五老爷进门的声音,五太太一个转身,背对着五老爷,然后闭了闭眼,暗暗叹了口气。她再没想到,因一时疏忽,叫她那一直藏得好好的观音像就这么在五老爷面前泄了底……

    她垂着头,等着五老爷发问。却不想等了好半天,身后那人只静静沉默着,竟是一点声息都没有。

    这可不像急脾气的五老爷。

    五太太悄悄回眸,却吃了一惊——她的眼,正和五老爷的眼实实对上。

    她飞快转回头。

    便听到五老爷叹道:“我真有那么可怕?”

    五太太:“……”

    她想说,我怕的不是你,我怕的是我自己……却终究没敢开口。

    五老爷那里又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其实,我头一次看到你,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一次。在那之前我就见过你。那时候,你拿着个绣绷坐在窗下。你低着头,手里捏着根针在发呆……那时候我就想,如果非要我娶姚家的女儿,我只愿娶你。”

    五老爷紧紧盯着五太太的背影。若不是这背影他看了多年,他都发现不了,五太太听了他的话后,那肩背微微晃动了一下。

    这点晃动,忍不住就叫五老爷心头一热,上前一步,将手放在五太太的肩上。

    五太太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肩头紧张地一颤,却并没有闪身躲开他。

    这顿时更加坚定了五老爷那想要和她坦诚相对的决心。他吞了吞气,低哑着声音又道:“他们都说,世间的夫妻都是这样过来的,我父母就是那样各不相扰地过了一辈子,可我不想像他们那样,我想跟你和和美美地过一辈子。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娶你,是因为我想娶你,我只愿娶你,可如果你……如果你怎么都不会喜欢我,我……”

    他顿了顿,长叹一声,却仍执着地盯着五太太那截低垂的白皙脖颈,问道:“你……要我走开吗?”

    半晌半晌,五太太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于是五老爷咬咬牙,自说自话道:“那我就当你是不想我走开了。”

    他忽地上前一步,没脸没皮地抱住了五太太……

    *·*·*

    于是,第二天晚上,泡在浴桶里的珊娘便又知道了一条本不该她知道的大新闻——五老爷连着两晚留宿在太太的院子里了……

    新闻之所以称之为“新”闻,便在于其不多见的新奇。而当同样的事件坚持不懈地发展了一个月,且看样子似乎还会继续坚持下去,人们对此事的态度,渐渐也就从猎奇变为平和,再渐渐的,也就习以为常了。

    五房的下人们是如此,五太太居然也是如此。直到某天,当她打开衣柜想要找件衣裳,却发现她的衣柜竟被五老爷的衣裳占了半壁江山后,才猛然醒悟到,他们夫妻间的关系,似乎不知不觉间,变得不太一样了……

    于是,五太太忽然就想到了林老夫人说的那句话:“别人觉得你好,便是你觉得自己不够好,在别人眼里,你就是个好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麻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西并收藏麻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