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麻烦 > 第七十章 ·登徒子

第七十章 ·登徒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十章

    珊娘的睡眠原就不好,容易惊醒不说,醒的过程还极漫长,且醒来后往往会有很重的下床气——后世把这种症状叫作“低血压”。

    所以这会儿便是她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头脑已经醒了大半,身体却仍是没能反应得过来。

    等她终于反应过来,忽地坐起,才刚要吸着气放声尖叫时,一只大手早已准准地侯在了那里。那只大手严严盖在她的脸上,且那力道还顺势把她压回了枕上。与此同时,她的耳旁迅速响起一个虽清冽却很是镇定的声音。

    “嘘,是我,袁长卿。别怕,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当晚的月色极好,月光透过半开着的窗棂照进来,照得室内几乎纤毫毕现。可奇怪的是,站在床头的袁长卿却仿佛隐身于一片黑暗之中一般,只能叫珊娘看到一双黑白分明的眼。

    珊娘初醒时原就极容易脾气失控,如今遭遇袭击,她哪肯乖乖就范,才刚要挣扎尖叫,却是这才发现,这会儿她正全身无力,头晕耳鸣,眼前一阵阵地发着黑——原来,不是那袁长卿隐于暗处,而是她刚才那一下起猛了,这会儿眼前正飘着片黑云呢。只片刻的功夫,那片黑云就把袁长卿的身影给整个盖住了,她的两只耳朵里也是一阵嗡嗡鸣响……

    袁长卿却是不知道她是犯了低血压,见珊娘被他压回枕上后,竟就那么乖乖地躺着,且还冲他默默眨着眼,他还当她是特别地镇定从容呢,心下一阵佩服。

    “失礼了。”他轻声道,“很抱歉吓着了你,我有很要紧的事想要请你帮个忙,可又不能叫人知道了,只好这么冒昧了。”

    珊娘仍是一阵默默眨眼,直到眨得眼前的黑云散尽,她才终于看清了袁长卿。

    袁长卿穿着件紧身的黑衣,头脸都包在一块黑巾当中,只能叫人看到他那双暗藏锐利的眼。这会儿他正以左手捂着她的嘴,右手则奇怪地半屈在胸前,看着像是护着胸口,又像是在随时准备着好压制住她的反抗一样。

    只听到袁长卿又道:“我这就放开你,你别叫,好吗?”

    珊娘仍是没有任何反应地默默凝视着他。黑暗中,她那双狐狸眼睁得大大的,看起来既无辜又有点可怜,直看得袁长卿心头一柔,自己都不自知地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然后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掌。

    只是,他的手才刚刚抬起,就被珊娘一把抓住,并且狠狠一口咬在他的手掌边缘处。袁长卿吃了一痛,本能地往回夺着手,珊娘便顺着他的力道被他拉了起来,然后又跟只暴怒的小老虎似的,扑过去就没头没脑地给了他一通老拳。

    “混蛋!你吓死我了!”——亏得她暴怒之中还记得维护自己的名节,仍是小心地压着嗓门。

    袁长卿再没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先是大吃一惊,然后不知怎么,忍不住就无声笑了起来。这十三儿……

    直到十三儿的拳头不客气地再次捣上他的伤处。毫无防备的他顿时再一次闷哼出声。

    第二次了……

    珊娘那里拳打脚踢了半天,原还感觉自己就跟在踢打一块木板似的,袁长卿那里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这会儿听到他闷哼,便知道她肯定是打到什么要害之处了,于是她毫不犹豫地冲着那个方向又捣过去一拳。

    这一拳下去,就听到袁长卿的闷哼声更沉了。他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然后一闪身,把自己藏于床头一侧的暗处就不出来了。

    直到这时,珊娘才感觉到指背上似沾了一点湿意。她把手凑到眼前看了看,却因屋内光线暗淡而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鼻翼间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你受伤了?”她皱眉抬头,眯了一会儿的眼,才看清缩在床角阴影里的袁长卿。

    这会儿他一向挺得笔直的脊背正微微弯起,两只手臂环抱着身体——显然,她打中了他的伤处。

    好吧,珊娘有点不忍心了……

    袁长卿默默忍耐了半晌才忍过那阵痛,悄悄摸了摸似又裂开的伤处,他抬头应了声:“没……”

    他原想安慰她说“没什么”的,可迎着那双略带不安的狐狸眼,那话竟不知怎么一拐弯,含糊地答了声“一点小伤”,又直起腰,远远地以手一指她的床头,“很抱歉吓着你了。我原没打算惊动你的,只是想给你送封信,没想到还是吵醒了你。”

    见他重又挺直了身体,看着不像有什么大碍的模样,珊娘顿时把那有些不安的良心抛到一边,撇着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扭头看了一眼枕边。果然,枕边放着只浅色的信封。她并没有去碰那信封,而是抬手将披散到眼前的长发往肩后一撩,冲着袁长卿一翘唇角,嘲道:“有必要这么大晚上的给我送什么信吗?搞得我俩好像有什么奸-情似的。我俩有那么熟吗?!”

    这话说的……

    袁长卿一呆。便是他早就知道这十三儿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儿,可也想不到她竟会大大方方地说出这样两个字来……

    此时珊娘正侧盘着腿斜坐在床上,身上只一件白色的睡衣。而任是哪个小姑娘被人看到这副衣冠不整的模样,便是不生气,肯定也会很窘迫的。于是袁长卿自认为很是君子地微侧了一侧身子,移开视线。

    只是,他在移开视线前,却是看着珊娘又是一愣。

    因为珊娘这会儿看着可没一点不自在的模样。她正拢着她那一头长发,试图把它们辫成一条辫子……

    “信里写了什么?”珊娘问道。

    袁长卿一怔,这才发现,他竟已经呆呆看着珊娘看了好半天了。

    其实也难怪珊娘没把他当个外人,毕竟前世他俩曾光溜溜地打过滚的,何况这会儿她还正而八经穿着衣裳呢——虽然这睡衣大概也算不得是件正经衣裳……总之,这会儿珊娘正用她那才刚被惊醒的、还不怎么灵光的脑袋,分析着眼前发生的事。而且,虽然她这会儿脑袋不怎么清醒,可脑洞却挺大。从袁长卿的伤,她一下子就联想到山下的排查,以及城里那个贪官知府,于是她这里就只顾着猜测袁长卿到底因为什么才受的伤,以及他想要做什么的问题上了,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眼下的处境……

    袁长卿那里发着愣,珊娘先不耐烦了,瞪他一眼,“说话啊!”又道,“既然我醒了,就没必要再看什么信了,你找我有什么事,直说吧!”

    袁长卿一眨眼,这才移开视线,开口道:“我想请你帮我给林学长送封信……”

    求救?!

    珊娘脑中立时得出这么个结论。于是都不等他说完,便截着他的话,向着枕边的信封一扬下巴,“这封?”

    “不是,那是给你的……”

    “给我的?”珊娘一阵诧异。

    “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送那封信,所以才想先写信问一问你……”

    “拿来!”不等他说完,珊娘就向他伸出一只手。

    袁长卿一愣,“什么?”

    “信。你不是让我帮你给林学长送信吗?信呢?!”

    “没……带在身上。”他又愣了一下才答道。

    珊娘顿时不客气地一咂嘴,“那你是来干嘛的?!”

    袁长卿看看她,眼眸一弯,“我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忙,所以想先投石问路,问你一声儿,如果你同意,我明天再找机会把信交到你的手上……”

    “那也没必要大晚上的学人做贼啊!”珊娘白他一眼,再次截断他的话。

    袁长卿顿了顿才道:“白天不方便,而且……”

    珊娘忽地一挥手,“不用给我解释那么多,送封信而已,我帮你就是。你快去拿……”

    话说到这里,她忽然反应过来,猛地坐直起来,瞪着袁长卿道:“我说,这事儿你干嘛找我?!不是应该找我哥哥或我爹才更合适吗?!”

    袁长卿一默。事实上,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从在前殿看到珊娘一家起,直到他拟定下一步的计划,他脑子里思考着能帮他送信的人选,竟自始至终就只有珊娘一个。他竟是从头到尾一点儿都没有想到过五老爷或侯瑞,虽然如珊娘所说,按照常理来说,他应该找他们才更为合理……

    他隔着面巾摸了摸鼻子,正想着找个什么借口时,就见珊娘一偏头,低声嘀咕道:“也是,侯瑞最近挺恼你的,大概不会帮你。”——她竟主动帮他脑补了一个理由。

    “不过,”她忽地抬眼,咄咄逼人地瞪向他,“老爷应该会帮你的,你为什么不找他?!”

    袁长卿飞快地转动着脑筋,却一时想不到什么合理的借口,便一眨眼,故作神秘地抬手指了指正屋的方向。

    于是再一次,珊娘又主动帮他脑补了一个理由,点着头道:“也是,有太太在。”

    袁长卿忍不住又摸了摸面巾。

    他抬眼偷偷瞅向珊娘,却不小心和珊娘看着他的眼对在一处。他有点想躲,可又觉得若真躲开了反倒显得他心虚,便直直看着她。

    珊娘也直直望着他。

    二人就这么默默对视了好一会儿,珊娘才不耐烦地一抬下巴,“还有什么事吗?”

    袁长卿一怔。

    “赶紧去拿信啊!”珊娘皱眉道,“趁我还没睡着,你赶紧去把信拿来,省得我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你给吵醒。”

    袁长卿又怔了怔,这才“哦”了一声,转身撑着窗台就跳了出去。站在窗外,他又愣了一下。

    这十三儿……

    月光下,袁长卿微笑着偏了偏头,然后一提气,轻盈地跃上了房顶。

    他那里才刚一跳出窗户,珊娘就光着脚跳下床去,跑到窗前,隔着窗户小心看着他的动静。见他跟只鸟儿似地轻轻一跃就上了房顶,珊娘忍不住一阵惊诧。虽然袁长卿出身将门,可因着他四叔一直防着他,不许他沾着武事,所以她一直以为他便是会点武艺,也不过是些花拳绣腿。这还是她头一次知道,原来他居然还挺有两把刷子的,难怪敢大半夜的客串个梁上君子了!

    经过这么一通折腾,珊娘那受阻的气血终于畅通了,下床气也消了不少。她转身回到床边,点亮了灯,拿过枕边的信就看了起来。

    那封信极短,其实就写了几句话。袁长卿在信里说他因为一些私事要在这里滞留一阵子,暂时不回梅山镇,问她愿不愿意帮他给林山长和林如亭林学长各带一封信,如果她同意,明天他会找机会把信给她送过来。

    放下信,珊娘一阵冷笑。可见那袁长卿果然没做惯这些偷鸡摸狗之事,刚才竟只说了给林如亭带信,可提都没提给林山长送信的事。

    而她,傻了才会信他说的,给林如亭的只是封普通报平安的信!

    就着烛火将那封信烧了后,她才刚要重新上-床,忽然感到一阵寒凉。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她一直穿着睡衣在跟袁长卿说话……

    想到袁长卿竟就这么一声不吭地看着她这副模样,珊娘顿时一肚子的恼怒,连原本已经消下去的下床气似乎都在陡然间又升了上来。

    于是,袁长卿拿着信回来时,便只见珊娘的卧室里已经亮起了灯,她的身影跟个门神似地,清晰地映在那半透明的窗纸上。

    他顿时就明白了,珊娘这是不欢迎他再进屋去。他微一提唇角,以指节在窗棂上轻扣了两下。

    一直在窗前侯着的珊娘猛地推开窗,冲他无声地伸出手。

    袁长卿看看她,见她此时已经穿戴整齐,偏垂在肩侧的一根辫子仍是被她编得那么歪歪扭扭的,便忍着笑意,从怀里掏出两个信封。

    珊娘一撇嘴,悄声道:“不是说,只要给林学长送一封信吗?”

    袁长卿看她一眼,便把其中一个信封塞进另一个信封里,然后递给她。

    珊娘看看他,满脸不高兴地收了信,回手就要关窗,却不想被袁长卿一把抓住窗框。

    “你不问我出了什么事?”袁长卿问。

    “需要我知道吗?”珊娘反问。

    袁长卿愣了愣,摇了摇头。

    “这不就得了!”

    珊娘白他一眼,回手才刚要关窗,手下忽地一顿。她看看他,拿下巴往他那只一直屈在胸前的右手示意了一下,道:“伤得重吗?”

    袁长卿忽地抬头看向她,顿了顿才道:“还好,一点皮肉伤。”

    珊娘被他看得又翻了个白眼,回手想要关窗,手下忽地又是一顿,看着袁长卿撇了撇嘴,道:“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好奇。出什么事了?”

    袁长卿微微一笑,“出了点小岔子。某人做贼经验不足,叫人发现了。这不,挂了点彩。”

    “哦……”珊娘应了一声后才反应过来,这袁长卿居然是以一副调皮调侃的口吻在回答着她!她忽地一抬头,一脸惊讶地瞪着他,倒把袁长卿瞪得一阵不自在了,以左手摸着脸道:“怎么了?”

    这会儿他已经拿掉了蒙面巾,只那一身夜行衣依旧没有换下来。

    “你居然也会跟人说笑。”珊娘冲他又是一撇嘴,回手再次要关窗,关到一半,却又忽地推开窗,探头问道:“你偷什么了?”

    袁长卿略一停顿,才刚要回答,珊娘已经撇着嘴道:“算了,当我没问……”

    “几本账册而已。”袁长卿一把抓住那扇窗户。

    珊娘一眨眼,“捐募会的?”话音刚落,她就知道肯定不可能,于是不等袁长卿回答,就又一挥手,“别告诉我,我没兴趣知道。”

    说着,又瞄了一眼他那只一直屈在胸前的手臂,撇着嘴道:“没这个金钢钻,就别揽那瓷器活!明明是当大爷的命,偏要去做小偷,受了伤也是活该……”

    她那里明明是不客气的嘲讽,却不知道袁长卿的耳朵是怎么长的,竟只听出了“关心”二字。于是他一时没忍住,那薄薄的唇角便明显往上翘了起来,鹰眸的眼尾也勾出一道漂亮的弧月儿——竟是露出一个难得的笑容。

    可惜的是,这会儿他正背对着月光,且那抓着窗框的手又遮住了他的半张脸,珊娘那里竟是一点儿都没看到他这如春-光乍现般的笑容。她这会儿仍不屑地鄙夷着他:“……平常看你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关键时刻竟不懂得什么叫作‘术业有专攻’了……”

    “不是我。”袁长卿柔声打断她,“那个笨贼不是我。原是不需要我动手的,是他们那里出了点岔子,我怕影响到下一步……”

    说到这,他忽地一顿。他可从来不是个爱跟人扯闲篇的,何况,扯的居然还是该保密的正经大事……

    他这里忽地一住嘴,便叫珊娘敏感地抬眸看他一眼,撇着嘴嗤笑一声:“嘁,当谁乐意知道!”说着,屈起中指在他扣着窗框的手背上弹了一下,又趁着他吃痛松手之际,飞快地关了窗。

    窗内,珊娘背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道:“看在你做的是正经事的份上,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再有下次,我直接拿刀剁了你这登徒子!”

    窗外,袁长卿捂着手背,对着紧闭的窗户又默默站了好一会儿,直到珊娘吹了灯,听那动静应该是重新上了床,他这才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回过身,对着月亮长长吐出一口气。

    直到这时,他才有空去细细品味胸臆间悄悄积累起的那股莫名情绪。那股酸酸的、胀胀的,叫他莫名地想要笑上一笑,想要跳上一跳的情绪。

    于是他忍不住在原地蹦了两蹦,双腿一蹬,跃上了房顶,却因牵扯到肋下的伤处而险些又从房顶上栽落下来。

    这十三儿,下手够狠的!

    捂着伤处,袁长卿一阵倒抽气,眼底眉梢却全是藏不住地浅浅笑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麻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西并收藏麻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