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麻烦 > 第八十二章 ·事急从权

第八十二章 ·事急从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十二章

    袁长卿放开藤蔓,轻轻落在珊娘的身边,低头默默看着她。

    此时风变得更烈了。夜空中,吹散的云层飞快聚拢过来,将那昙花一现的月亮重又遮去了身形。

    便是没了月光,以袁长卿的目力,他仍能将珊娘的狼狈看得一清二楚。

    只见珊娘正以一只手肘支撑着身体,侧卧在地上。她抬头看着他,湿漉漉的长发贴在巴掌大的小脸上,衬得她原本白净的肤色更显苍白,也衬得那道从脸颊直至下巴处的划伤更加醒目。

    然而,便是她看上去如此狼狈,她看着他的眼眸仍是那么弯弯的,唇角也带着笑意般微微翘起。

    袁长卿的牙根忽地咬紧,在她的身旁单膝跪下,伸手以拇指轻轻抚过她脸颊上的划伤。

    珊娘一怔,被他这突兀的举动惊得都忘了躲闪。而等她反应过来时,袁长卿早已收回了手。她有心想要问他这是几个意思,可抬眼间,忽然看到他眉宇间的隐忍,她顿时不敢吱声了——以前世的经验,她知道这时候的袁长卿正在生气。真正的生气。

    要说袁长卿此人,其实并不容易动怒。但他一旦真生气了,其实挺可怕。

    珊娘谨慎地看看他,选择了保持沉默。

    此时,一阵风过,带下了几滴雨点,显然是又要下雨了。

    珊娘这会儿早已浑身湿透,被风一吹,顿时打了个喷嚏。

    袁长卿看看她,忽地站起身,背转身去脱下自己的衣裳,然后转过身来,不管不顾地将他那其实也是湿的衣裳,裹在珊娘的身上。

    珊娘眨了眨眼,看看只着着件中衣的袁长卿,低声道:“我……不冷。”

    袁长卿没吱声,只伸手过来拉住她的胳膊,想要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珊娘原本就长得又瘦又小,袁长卿又是从小就练过的,轻易就把她给拉了起来。偏珊娘腿上有伤,自己都不敢动,这么被他强行拉起来,险些把珊娘给痛晕过去。她尖叫一声,指甲当即死死抠进袁长卿的胳膊。也亏得她不喜欢留长指甲,才没把袁长卿抠出几个血洞来。

    袁长卿一惊,顿时僵在那里不敢动弹了。

    “你……哪儿受伤了?”

    终于,他开口说了他们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像是他曾长时间地喊叫过一般,他的嗓音听着有些嘶哑。

    珊娘这会儿却没那个精神去注意袁长卿的声音,她正痛得一阵死去活来。她死攥着袁长卿的胳膊,直到疼痛渐渐退却,重新能够掌握呼吸,这才喘着气道:“腿,断了。”

    便是她的指甲不长,也仍然隔着衣袖,把袁长卿的手臂上抠出几道伤口。可见她有多痛。袁长卿神情复杂地看着她,垂在身侧的手指无声捏紧。

    缓过劲儿来的珊娘一抬头,便只见幽暗的天光下,袁长卿的眼正凝视着她,一眨不眨的,偏那紧绷着的一张脸,看着像似在跟谁生气,又像是在跟谁较着劲一般。

    珊娘想了想,觉得他许是认为自己给他添了麻烦,便忙推着他仍握在她手臂上的手,笑道:“我没事的,你不用管我,我……”

    她的手忽的一痛,低头看去,只见她虽然把袁长卿的手从她的胳膊上推开了,他却反手握住了她的手,且握得很紧。

    “嘶……”

    她倒抽了一口气,袁长卿这才松开她。

    珊娘抬头看向他。就只见他一直凝视着她的眼忽然间变得乌沉沉的,竟看不出一丝情绪的起伏。这不禁让她想起前世他们吵架时——不,确切说来,是她想找他吵架时——他那时的神情,阴鸷而愤怒,偏又以极大的忍耐力在克制着自己……

    她几乎是本能地移开了眼。可片刻后,她忽然想到这一世她已经不是他的妻子了,便又扭过头去,抬着下巴挑衅地瞪着他。

    也不知道袁长卿这会儿在想些什么,他就那么默默看着她,半晌,才忽地一眨眼,先移开了视线,看着她那被裙裾裹着的伤腿又是一阵低头沉思。然后,跟做了个什么重大决定一般,袁长卿用力一握拳,低头嘀咕了一句,“我看看。”不等珊娘反应过来,他伸手托住她的膝盖,轻轻卷起珊娘刻意盖在那条伤腿上的裙摆。

    这可不合礼数!

    珊娘张了张嘴,有心想要反对,可看看袁长卿,忽地闭了嘴——这时候再说那种话,倒显得她多矫情一样……

    幽暗的光线下,珊娘的腿显得白皙而修长。偏如此漂亮的腿,竟扭曲成一个可怕的角度。袁长卿看得心头一紧,回头看了一眼珊娘,见珊娘早扭开了头,似不敢看向伤腿,他一时没忍住,终于还是伸手过去,以指背抚过她的脸颊,咕哝了一声:“别怕。”

    珊娘一怔,回头看向袁长卿时,他却早已经收回了手,正低头观察着她的伤腿。珊娘不自觉地顺着他的眼瞟向她的伤腿,只一眼,就叫她扭开头不敢再看了。

    他,这又是几个意思?!

    借着将湿发从脸上拨开,珊娘悄悄摸摸脸颊,心头一阵疑惑。

    许是因为见她不敢看向伤腿,此时袁长卿不动身色地挪动着身体,以后背挡住珊娘的视线,一边轻声道:“我要摸一下你的腿骨伤得怎样了,可能会有点疼。若忍不住,叫出来也没关系。”

    珊娘一惊,赶紧伸手按在他的肩上,“你、你要做什么?”

    “帮你正骨。”

    “你……会?”

    袁长卿背对着她点了一下头。

    珊娘以为,以他的性情,点过头就表示回答过了,她原没指望他会再开口的,不想他接着又道:“略知一二。”他托牢珊娘的膝盖,一只手谨慎地沿着她的腿骨一点点往伤处摸去,一边淡定答道:“小时候对什么都好奇,看到什么新奇就想学什么。”

    “就是说,你学过?”珊娘倒有些不信了,“那你给人接过断骨?”

    “嗯。”袁长卿从容应了一声,又道:“骨伤最好当时就能将断骨复原,时间拖得越久,对伤处越不利。”

    许是他这从容淡定的语调太能安抚人心了,直到他的手落在她的伤处,巨痛袭来,珊娘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啊”地痛呼出声。她本能地想要把伤腿往回抽,偏那条腿被袁长卿牢牢握着,于是她只能往前一扑,便这么伏在了袁长卿的背上。

    袁长卿的背微僵了一僵,手中却并没有因为她的呼痛而停下,仍那么镇定地替她正着骨。

    珊娘从不知道自己这么怕痛。她以为才摔断腿的那会儿已经叫痛了,谁知这会儿竟比刚才还要痛上好几倍。她想要挣扎,却抵不过袁长卿的气力,且那持续的痛令她浑身无力,只能软软地拿额头抵在袁长卿的背上,努力不让自己叫得太惨。只可惜,便是她能管住自己的声音,却管不住眼泪。于是乎,难忍的痛楚中,她一阵涕泪横流。

    就在珊娘觉得自己再也熬不过去时,袁长卿忽地一转身,大手捞过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往胸前一按,另一只手飞快环至她的身后,像哄孩子似地上下抚着她的背,哑着声音安抚她道:“嘘,不哭了,已经接好了,不痛了……”

    如果这会儿珊娘神智还清醒,她一定会被他的举动惊呆了,可这会儿她的意识仍停留在痛楚当中,便哭着骂袁长卿道:“你什么蒙古大夫,还不如杀了我呢,疼死我了。”

    袁长卿没有出声,只用力收紧手臂抱住她,仿佛这样就能替她分担一点身上的痛一般。

    而如果说在回京之前,他决定不再把十三儿往心里放,那么这会儿他则已经明白了,放进去的人,便是想拿,似乎也不是自己说拿就能拿得出来的……

    其实珊娘并不想哭的。便是受了一天的惊吓,便是淋着大雨逃命,便是摔断了腿,便是接骨的时候痛得她涕泪横流,那都不是真正的眼泪,她觉得她都能应付得过去。直到袁长卿的大手覆在她的脑后,直到他将她揽进怀里,直到她感觉到他的体温,感觉到他双臂有力的拥抱,忽然间,无来由地,她只觉得一阵软弱,觉得她又累又乏,又冷又痛又害怕,觉得原本可以自己独自一人支撑着的世界,忽然就这么崩塌了一角……于是,那眼泪不知不觉就变成了真正的眼泪,甚至还流得很有些收不住的架式。

    那眼泪,有着今生的惊吓,也有着前世的委曲。前世时,哪怕她哭瞎了眼,那人也只会一身清冷地走开,她何曾想到过,有一天那人也会抱着她,拿小话哄她……

    而正是这“前世”二字,令珊娘浑身一凛,哭声顿时嘎然而止。她忽地推开他,抹着眼泪道:“对不起,我……”

    “我要向你道歉。”忽然,袁长卿抢着道:“我说谎了。”

    珊娘抬起泪眼,却是这才发现,袁长卿的额上竟布满了汗珠,有些汗珠甚至顺着他的鬓发滴落了下来。

    袁长卿低头看着她,微笑道:“我说谎了。我是接过断骨,但不是给人。”

    珊娘怔了怔才反应过来,“你……”

    她伸手狠狠一戳他,可那指尖传来的触感却让她一阵眨眼。低头看去,目光所及处竟是一片光裸的胸肌。

    她一惊,抬头看向袁长卿,然后又不受控制地垂眼看向眼前那一片大好肌肤。

    年轻的肌肤经过泪水的洗礼,闪着一片莹润的光泽。那修长优雅的肩部线条令珊娘看得一阵耳热心跳,蓦地转开了眼。

    于是她便看到,她的左腿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扭成一个奇怪的角度了。且她的腿上还缠着一截白色的布料——袁长卿的中衣。

    除了中衣外,袁长卿似乎还贡献了他的剑。

    垂眼看看那柄裹在她断腿上的剑,再抬头看看半裸的袁长卿,珊娘怎么也想不起来袁长卿到底是什么时候脱了衣裳的了,她就只记得一片漫无边际的痛了……

    她飞快地垂了眼,又一把扯下身上袁长卿的那件外衣,朝他甩了过去。

    在珊娘看不到的地方,袁长卿的脸也悄悄红了。刚才见她疼成那样,他只想着尽快帮她接好骨了,也没多想就撕了中衣……然后看她哭成那样,他一时也没想到自己是怎样的状态,便那么自然地就去抱着她,哄着她了……

    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这样哄着一个人,更别提这样和什么人肌肤相亲了……

    若是珊娘对袁长卿这突兀的拥抱感触良多,其实袁长卿自己也感触颇多。他自幼父母双亡,偏唯一关心他的外祖一家又都是铁血硬汉,相信流血不流泪的那种,所以他记忆中从来没有人抱过他,他也从来没有抱过谁。如今一时失控,将十三儿抱在怀里,感受着怀里那么小小的一个人儿,感受着她贴在他胸前的温暖脸颊,都在在令他有种别样的柔软,一种深深的震动,以及,某种难以明状的满足……

    他背过身去穿好衣裳,回头道:“看着又要下雨了。摸黑下山不安全,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避雨,等雨停了我再带你下山。”

    直到这时,珊娘才想起来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你是一个人来的吗?我弟弟呢?你可知道我弟弟怎么样了?”

    这连珠炮似的问题,问得袁长卿一阵微笑,道:“你弟弟和你奶娘都还好,我不是一个人来的,带来的人都散开找你去了,”又道,“其他的,等到了避雨的地方我再一一告诉你,又要下雨了。”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一样,天空中果然又飘起了细细的雨丝。

    袁长卿低头看看她,忽然道了声,“得罪。”便伸手插-在她的膝下,将她抱了起来。

    珊娘吓了一跳,猛地抓住袁长卿的衣襟,“你……干什么?!”

    “你能走?”袁长卿挑着眉梢笑道。

    看着他下巴上的浅沟,珊娘的眼微微恍惚了一下,又猛地一眨眼,摇摇头,道:“你……可以背我。”

    袁长卿没说话,只看了一眼那条和剑捆在一起的伤腿。

    珊娘只好垂着眼不吱声了。

    袁长卿低头看看她,忽然道:“抱紧我。”

    珊娘一惊,抬头看向他。

    “抱着我的脖子。事急从权,”袁长卿又道,“等一下我们要爬上去,我得用一只手抓着藤蔓。”

    “一只手也能爬得上去?”珊娘忍不住问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袁长卿冲她微微一笑,下巴上再次笑出一道浅沟,看得珊娘心头一跳,忽地就转开了眼,却到底别别扭扭地伸手环住了袁长卿的脖子。

    而袁长卿果然只用一只手就把他俩带了上去。

    雨夜的树林,在珊娘看来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袁长卿却似生了双猫头鹰的眼一般,抱着珊娘轻松自如地在林间穿梭着,终于赶在大雨落下前,带着她找到了那间位于山坳中的小屋。

    山坳里就那么一间孤零零的小屋,且木屋的门上也只虚虚插了个木棍。叫珊娘诧异的是,袁长卿也不叫门,竟直接拔了那小木棍,就这么抱着她进了屋。

    屋里一片漆黑,珊娘仍是什么都看不到,袁长卿仍是跟生了双猫头鹰的眼一般,抱着她绕开屋子中央一片黑乎乎的地方,然后将她放下,又小心搬着她的伤腿放好,这才转身走开。

    不过显然袁长卿并不真是猫头鹰,珊娘听着他在屋内磕磕碰碰了好几下,才终于找着了火折子。火光亮起时,珊娘才知道,原来她是坐在一个火塘边。

    “我们就这么闯进来,不要紧吗?”珊娘问。

    “不要紧。”袁长卿以他这样的身份不该有的熟练,点燃了火塘里的火,又拿起一旁的几块柴火,一点点地添加着,一边缓声道,“若有人来,大不了把你留下抵债就是。”

    珊娘一愕,立时瞪大了眼。她再想不到,袁长卿居然会跟她开玩笑……这是第几次了?!

    袁长卿抬头看看她,微微一笑,道:“这里原是猎户进山打猎时歇脚的地方,谁都可以来得。”

    说话间,火塘里的火便旺了起来。于是就这样,珊娘又发现了袁长卿的一项新技能。

    她忍不住抬头看向袁长卿,才刚想要表扬他几句,忽然就看到袁长卿那乌黑的眼眸直直看着她,一副正等着她表扬的模样。于是她傲骄地一扭头,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借着火光,珊娘向四下里一阵张望,这才发现,这是间极简陋的小屋。地上铺着一层坑洼不平的木地板,中央挖着个火塘,从屋顶上方吊下来一只缺了口的铁锅。除了这只铁锅和墙角处堆着的一摞柴火外,屋里就再没有其他东西了。

    在珊娘打量着四周时,袁长卿走到柴堆旁,从柴堆里挑了几根相对比较平直的树枝,然后盘腿坐到珊娘的身旁,伸手便要去解珊娘伤腿上的布带。

    珊娘吃了一吓,赶紧按住他的手,“你要做什么?”

    袁长卿看看她,再看看她那只按在他手上的手,淡定答道:“刚才一时找不到称手的东西,只能临时拿我的剑当夹板用了,可到底不够支撑,需要再加固一下。”

    珊娘忍不住缩起肩。

    袁长卿知道她这是怕痛,忙又道:“我会尽量轻些。”

    珊娘看看他,忽地扭过头去,以一副视死如归的口吻道:“随你吧。”

    袁长卿轻笑一声,直到看到自己的手几乎就要触及她的头顶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下意识的动作,忙不迭地收回手。

    扭开头的珊娘却没有看到那只险些落在她头上的手,她只听到了他的笑声,顿时一阵恼怒,嘴硬道:“我哪里知道你要做什么?!说起来你这人也真是,心里想什么从来不跟人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这是她第几次这么说他了?!袁长卿飞快瞅她一眼,一边替她重新裹着伤腿一边道:“你对我有偏见。”

    “什么?”珊娘一怔。

    “你不是问我心里在想什么吗?”他抬头看看她,“我心里正好在想着这个。你对我有偏见。”他轻轻放平她的腿,然后直起腰,看着珊娘的眼眸又道,“自你那么说过之后,我已经尽量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跟你讲了,只是你好像一直不怎么信我。”

    珊娘默默看着他。火塘里的火苗映在他深浓的眸色中,似带得他的眼也热了起来一般。她忽地一阵不自在,扭头看了一眼火塘,转移话题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这么一间小屋的?”

    “这里是后山。”袁长卿答着,起身又走到柴堆旁,再次挑选起树枝来。

    珊娘自以为了然地点了一下头。上一次书院帮着捐募会做游学调查时,袁长卿就被分配到后山乡的,想来是那时候知道的。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珊娘又问道。

    此时,袁长卿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截草绳,正把几根差不多长短的树枝捆在一起。他一边捆着一边答着珊娘道:“我原就一直在这里。”

    “你没回京里?”

    “回了。不过又回来了。只是暂时没回梅山镇。”

    “那你……”

    不待珊娘把话问完,袁长卿便拿着捆好的树枝过来了,一边将那些树枝摆弄成一个支架,一边道:“是这样的,我原打算今儿回梅山镇,结果在半路上遇到一辆翻进河里的马车,把人救上来才知道,原来是你家的人……”

    却原来,因为袁长卿挨了一刀的那件东西,终于叫朝廷知道了金矿盗掘一事。皇帝震怒,命令太子彻查此事,于是袁长卿便受了太子派遣,秘密跟随钦差回了江阴府。而最近江阴府治下之所以乱相频生,便是涉案的那些人为毁灭罪证而故意引发的种种骚乱。袁长卿在调查知府利用地痞流氓毁灭罪证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袁昶兴竟跟这些人也有联系。再细查下去,他又发现那牵线之人竟是珊娘奶娘的丈夫。鉴于袁长卿心里对十三儿颇有些在意,且那袁昶兴最爱干的事就是找他的不痛快,他顿时便警觉起来,派人盯着两边的动静。昨儿线人来报,说是那伙人有了异动,且梅山镇上的消息也说,珊娘和侯玦今儿要下乡,袁长卿顿感事情不妙。只是,等他赶来时,到底已经晚了一步。

    而他之所以晚了一步,却是因为那些人虽然受了袁昶兴的委托掳人,却在掳了珊娘姐弟后,并没有按照袁昶兴的设计,等他来上演一出“英雄救美”,而是起了黑吃黑的贪念。他们直接绑架了珊娘姐弟勒索钱财,这才有了珊娘的这一场劫难。

    袁长卿并没有把袁昶兴的不轨意图告诉珊娘,只略略说了他救下家丁们的经过,以及他和他的人找到道观,救下李妈妈,又找到侯玦的经过——若他没有猜错,袁昶兴对珊娘下手,是因为他看出了他对珊娘的心思。既然这件事因他而起,那他自己会去解决,顺便替珊娘讨回公道。至于珊娘,他不打算叫她因那些没来得及发生的事而再受惊吓。至少她现在还不需要知道。

    “这么说,你没遇到桂叔他们?”对错过的另一种危险一无所知的珊娘歪头问道。

    袁长卿摇摇头,又在柴堆里挑了一根长些的树枝,一边道:“那些人的目标不是他们,想来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他将那根长树枝搭在之前捆好的架子上,然后隔着那架子看着珊娘问道:“你相信我吗?”

    “什么?”珊娘被他问得一愣。

    “你相信我吗?”袁长卿又道,“现在别的事都不打紧,但有一件事,我需要跟你商量一下。很要紧的事。”

    “什么事?”

    “我……”袁长卿顿了顿,似在组织话语一般。“过了今晚,我怕我们得……”他再次顿了顿,抬头看着珊娘叹道:“你,大概得嫁给我了。”

    “什、么?!”

    珊娘一惊,下巴险些掉在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麻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西并收藏麻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