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57原来,你们今晚约好了?

57原来,你们今晚约好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段吏弘瞬时说不出句完整的话,面色发白,嘴唇哆嗦。

    褚桐看他这样,心里生出悲凉,“我真不明白我姐姐当时爱上你哪点,你有什么好的?”

    他的精气神被阳光一点点吞噬掉,段吏弘甚至都不敢像方才那样歇斯底里地说话,他垂下眼帘,也不敢去看远处,前后判若两人,犹如丢了魂似的。

    褚桐盯着他的脸,想一走了之,可心里隐隐的不舒服令她还是选择问出口,“段吏弘,你给我看的那张支票,真是简迟淮给你的吗?”

    段吏弘知道,他完了。

    其实他早就完了,将钱梦关进精神病院,是因为他跟那个富家千金好上了。人家有权有势,可以让他走得更高,他当然要牢牢攀住高枝才行。可褚桐的突然出现,不止搅乱了他的婚礼,还把他精心设想的美好生活全部毁了。准岳父火冒三丈,他之后的穷困落魄也全是拜褚桐所赐,他当然不能让她活得那般如意。

    可是,他得罪不起简迟淮,又看不了褚桐逍遥自在,只能兵行险招。再说,段吏弘自己认为,他所说的那些并不是污蔑。

    他和简迟淮的第一次见面,褚玥晴也在。

    彼时,段吏弘刚是个从学校毕业出来的毛头小子,仗着一腔热血开始创业,赚到第一桶金后,就想犒劳自己犒劳女友,便拿出一半的钱去了家高档会所。

    褚玥晴留着齐肩的头发,攥着段吏弘的手一直在用力,段吏弘不由取笑她,“我的手指头都快被你捏碎了。”

    “吏弘,我觉得这儿没什么好玩的,还是走吧。”

    “我知道你舍不得钱,没关系,钱可以再赚。”段吏弘牵住女友的手,跟着服务员往前走,这种高档的地方,好像连脚下的毛毯都是不一样的。软的出奇,一步一步,整个人都跟着飘飘然。

    “前面是台球区,底楼有游泳馆、健身房,西南区还有高尔夫球场。”

    “我们先去打桌球吧?”段吏弘询问身侧的褚玥晴,她安静地点头,“好。”

    走到活动室前,里面有打桌球的声音传出,服务员替他们开门,第一时间将他和褚玥晴引到靠窗的酒柜前,“这儿的酒品类都是免费的,您若需要开取,可以招手示意服务员。”

    “好的,谢谢。”

    段吏弘拉过褚玥晴的手,“我们先去打一局。”

    前面那桌人玩得正在兴头上,酒杯放在台球桌上,起哄声打赌声不住传入耳中,一人拿起酒杯转身,却不想正好撞上走过来的褚玥晴。杯中红酒顺她领口处往下灌,里面加了冰块,褚玥晴冷得忙用手去捂。段吏弘见状,怒火直飚,“干什么你!”

    执酒杯的男人手指朝他一点,“臭小子,找死啊!”

    “你才找死,道歉!”

    褚玥晴见他们人多势众,怕段吏弘吃亏,忙去拉扯他的手臂,“吏弘,算了。”

    “不能就这样算了!”

    手里拿着酒杯的年轻人态度同样横,“让我道歉,你也不多长个眼睛,看看我是谁。”

    “东子,”这时,另一名男人插了句话,褚玥晴循声望去,看到对方身材高大,面容出众,举手投足间的气质明显高人一等,“算了,让他们走。”

    被唤作东子的年轻男人轻哼声,可段吏弘却反而不罢休起来,“你们泼了别人酒,难道不该道歉吗?”

    “别他妈没地方找死,找爷的晦气……”

    两人眼看着要干起来,褚玥晴也劝不住,却见一只手伸到自己跟前,她吃惊抬头,接过对方给她的白色餐巾,“谢谢。”她垂下头,用餐巾整理着领口,不让自己太过狼狈。

    男人转身轻拍东子的肩膀,“要打出去打,别扰了我的兴致。”

    褚玥晴拉了拉段吏弘,满脸哀求,“算了,算了,我们去打桌球。”

    两人这才骂骂咧咧分开,段吏弘打球的时候,褚玥晴就坐在旁边的沙发内看,他偶尔抬头,却看到方才劝架的男人正盯着褚玥晴看,面目沉寂,满眼深意。

    东子笑着高声说道,“四哥,你要对人家有兴趣,就抢过来!”

    男人双手抱在胸前,倚着台球桌沿淡淡的笑,褚玥晴也知道他们在拿她开玩笑,她越发垂着脸,面色羞红。

    段吏弘想,他真是不该带褚玥晴来这种地方,能在这潇洒玩乐的,有几个会像他一样,砸了全身积蓄的大半才能走进这个门?他们个个都比他家世好,财富、样貌,举手投足的范儿力压他一等,他怕褚玥晴的心会跟着飞走。

    褚桐盯着跟前的男人,他大口大口喘起粗气,汗珠顺他瘦削的脸颊滚落,渐渐地,衬衣浸湿后附在背上,整个人犹如刚从水里捞出来。

    午后的阳光亮的晃眼,一点点粘落在男人的眼睫毛上,他吃力睁开眼,似乎这才看清楚对面站着的人。段吏弘怕死,还想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不敢正眼去看远处的简迟淮,他握紧粗粝手掌,脑中好不容易搜素出褚桐方才丢给他的那个问题。“是,我……我那时候就跟简家有生意往来,这是货款,也是简迟淮唯一签给我的一张。”

    “你之前不说,他拿这个钱让你离开我姐姐吗?”

    段吏弘嘴唇颤抖,“你把我害成这样,我为什么要让你好过?”

    褚桐并没有因为男人的这番话而愤怒,她平静地摇摇头,“真为我姐姐不值。”

    段吏弘眉角处轻跳下,想要动怒,可却不敢放肆。褚桐生怕有人过来,便挥了挥手,“你走吧,以后别来打搅我们的生活,我曝光你,是因为你自己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一个钱梦被你毁了,这是你欠她的。”

    男人杵在那里一动不动,褚桐见状,自己先离开了。段吏弘像条丧家犬似的站了许久,知道有些事躲不过,这才抬起脚步往前走。简迟淮已经出去了,他走出小区门外,看到简迟淮站在公交站台下方。段吏弘耷拉着脑袋过去,“四哥。”

    “是你跟褚桐说,我和褚玥晴认识?”

    “是。”

    “是你跟她说,我和她在一起,是把她当成了褚玥晴的替身?”

    段吏弘脸色晦暗,不敢隐瞒,“是。”

    “是你跟她说,我拆散了你和褚玥晴。”

    “是。”

    简迟淮抽着烟,抿紧的唇瓣犹如道直线,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随着他开口说话时,薄烟自潋滟的嘴角处散开,“段吏弘,你可真是不争气,你这样的人,应该换你死去才是!”

    段吏弘的脸色由白变至透明,可他不敢强辩,“四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看在晴晴的面上,放过我,我保证以后不去打扰褚桐,我放弃让她也不好过的念头……”

    “你以为她听了你的话,会一个人藏起来哭死去?她比你聪明。”简迟淮用烟指了指段吏弘,目光落到他手上,他掌心不由攥紧,害怕无比,身体抖成筛子,简迟淮狠狠吸了口烟,段吏弘咬咬牙,将手掌伸出去。

    简迟淮将明亮的烟头戳在他掌心内,崩开的烟星伴随着段吏弘强忍疼痛的嗓音传到简迟淮耳朵里,他率先抬起脚步,“以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了,烦。”

    段吏弘抱住手腕往下蹲,脸色因疼痛而涨的通红,五指张开,掌心内被烫出个黑洞。

    褚桐在棚子内找了圈都没看到简迟淮的身影,刚走出去,就看到他从不远处过来,“你去哪了?”

    “你出去后,你表舅妈坐到了你位子上,缠着问我,我身上这套假货在哪买的,还说要买套一模一样的给她老公穿。你说,她怎么就那么喜欢把人往下贬低呢?”

    褚桐捂着嘴笑,“她就是这样的人,我偷偷告诉你吧,以前还拿我和她女儿比,可我成绩好,又貌美,我表舅妈逢人就说,褚桐没我女儿的屁股大,她生不出儿子。”

    简迟淮站在门口,微笑展颜,棚子里热闹极了,待会还要唱大戏,这样的生活,告别了觥筹交错,在简迟淮眼中,有点像是……回到原始社会。听人斗斗嘴,攀比攀比,有褚桐在这,倒也有些乐趣。

    这两日,褚桐又忙起自己的工作,秦秦走后,等于她缺了最得力的助手,什么事都得自己谋划自己干。所幸最近新闻不少,也很有热点,主编看她累得不轻,说是给她安排些轻松的活。

    到了主办方单位,褚桐背着包往里走。她今天要打交道的人名叫温乔,是上个世界80年代最有名的女影星,至今出演过上百部电影,大大小小的奖杯拿到手软,就算到了今日,她在娱乐圈中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上个月才力压江意唯,在上海举办的电影节上夺冠成为影后。

    而这,哪里是什么轻松的差事啊,褚桐拿到节目单时就被虐了。谁都知道温乔难伺候,近50岁,却因保养得当而在娱乐圈中以不老美人自居。走到哪,都会带上自己的造型师化妆师,据说拍戏的时候,连灯光师都是自带的。

    台下,温乔和江意唯并排坐着,台上有人致辞讲话,温乔穿了身黑色的丝绸晚礼服,雍容高贵,“江意唯,听说你最近很少拍戏,难道是想淡出娱乐圈?”

    “温老师想多了,我只是前段日子太累,想歇歇。”

    “以前你靠着简迟淮,靠着殷少呈片约不断,可如今,他们一个结婚了,一个另结新欢,你当初真应该跟了简迟淮的。”

    江意唯冷笑下,尽管是晚辈,她气势上却并不输人,“我要真心想跟一个人,那人必定要能娶了我才行,没名没分的事情,我才不做。”

    温乔顶着精致妆容的脸看向江意唯,上下打量她,眼露不屑,“你跟殷少呈的事情在圈中传得沸沸扬扬,你以为别人都不知道?”

    “男未婚,女未嫁,谈场恋爱而已,谈的好就结婚,谈不好就分手,这么平常的事,温老师有必要拿出来说吗?”江意唯丝毫不让,同样的表情,她学起来惟妙惟肖,那种不屑还给温乔,一张美人脸瞬时就要崩塌。

    这时,褚桐走了过来,笑容温润,站到温乔的跟前,“温老师您好,我是易搜的记者,先前跟您助理约好等活动结束后要给您做个专访。”

    温乔收敛起脸上的不悦,她抬头看眼褚桐,却在看清楚她的五官后,眸子一紧,江意唯注意到她的面色,不由轻笑。温乔很快镇定下来,面带微笑,“好,待会会有人通知你。”

    褚桐退出活动现场,在外面的休息区等温乔。她把待会要提问的问题重新捋一遍,抬起头,却看到江意唯不知何时站在沙发前。

    “江小姐,有事吗?”

    “你可别以为温乔是什么好人。”

    褚桐跟江意唯之间的这层关系,很微妙,要说情敌吧,似乎谈不上,可江意唯不喜欢她,她也不见得喜欢江意唯。毕竟江意唯跟简迟淮曾经也算……算是看对上眼过吧,褚桐点下头,“谢谢你的好意。”

    江意唯知道她听不进去,她毫不在乎轻耸肩,“俪缇最近,还好吗?”

    “很好。”

    江意唯噢了声,“那就好。”她还要回去会场,逗留不过三五分钟,便转身离开。褚桐看眼时间,看到江意唯挺直了脊梁一步步地走,她觉得奇怪,她怎么好心好意来提醒她?

    半个小时后,活动结束,温乔的助理过来问褚桐,“你是想在这采访,还是出去找个地方呢?”

    “一切随温老师,她方便就好。”

    “那好,你随我来吧。”

    褚桐跟在助理的身后,她觉得江意唯应该言重了,温乔的助理既然来询问,单单这方面讲,就已经很尊重别人。助理将她带到底楼,推开扇门进去,呈现在眼前的,是个露天泳池,温乔就在躺椅上坐着,黑色的礼服还未换下,而且已经补过妆,对于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讲,她仍然精致的要命。

    褚桐走过去打招呼,“温老师。”

    “坐吧。”温乔笑容和蔼,“你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

    “来杯果汁吧。”温乔冲旁边的助理吩咐。

    很快,鲜榨的果汁送上,温乔自顾端起手边的酒杯,“我最喜欢就是蓝天、白云,碧蓝碧蓝的海水,可惜工作忙,我都想退下来了。”

    “温老师,这么多影迷可还等着您的新作品呢,您啊,这么年轻,还没到享福的时候呢。”

    温乔觉得这Y头,嘴巴真是甜,她笑眯眯轻啜口酒,“你可比江意唯会说话多了。”

    有了这样愉快的开场,接下来的采访自然也很顺利,温乔倒没像传说中那样的难伺候,本人很好相处,不知不觉聊得久了,超过了约好的半小时。她的助理从外面进来,俯身说道,“待会还要去广州,快点吧,不然来不及了。”

    “好的。”

    褚桐也采访的差不多了,温乔先起身离开。褚桐收拾着桌面上的东西,将它们一样样归置放入包中。她站起身,才要离开,就看到两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迎面走来。她以为是来这游泳的,所以并没放在心上,直到他们拦住她的去路,褚桐不由停顿脚步。

    其中一人伸手握住她的肩膀,将她往旁边的泳池方向推,她吓得忙挣开,往后退去,“你们是什么人?想做什么?”

    两人伸开手,要去抓她,褚桐脚底打滑,可还好站稳了没有摔跤,这时,有道女声从男人们的背后传来,“你们做什么?”

    褚桐循声望去,居然是江意唯。她已经换了套休闲装,只是头发盘起,妆也没卸,她踩着高跟鞋过来,“外面那些有头有脸的人可都没走光呢,我知道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你们就不怕我报警?”

    两名男子对望眼,江意唯丝毫不畏惧,擦过他们身侧走向褚桐,“你怎么还在这?殷少呈在外面等你。”

    “殷少呈?”

    江意唯冷哼声,“对,三分钟内不出去,他就进来,还不快走,别以为他现在对你有兴趣,你就争得过我。”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殷少呈是谁,相信这个圈子里无人不知。褚桐抱紧手里的包,迈开脚步,离她近侧的那名男人伸了伸手,可最终没敢去抓她。江意唯也想走,却被他们轻松拦了下来。

    “做什么?”江意唯扬高精致下巴,“不认识我是谁?”

    “既然殷少给别人撑腰了,你的身后,还会有人吗?江小姐,外面那么多媒体,要不要他们都进来看看?”

    褚桐清楚听到这句话,她回头看了眼,脚下步子没有减速,很快走出去。到了外面,哪里有什么殷少呈的身影,光可鉴人的微晶石砖发出冷硬光芒,一眼望去,大厅内空荡荡的,一个人没有。

    褚桐心口扑通扑通直跳,她撤回去两步,偷偷来到游泳馆门口,往里探头看去,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两名男子一人一边按住江意唯的肩膀,正将她的头往泳池内按。隔个不过三五秒钟,将她拉起身,然后再度往下按!她想掏出手机报警,可时间有限,这样下去恐怕会出事,她又想张口喊人过来,但江意唯的身份摆在这,如此狼狈不堪,指不定随后会传出怎样的新闻。

    她谎称殷少呈在外面,显然是帮了褚桐。褚桐心急如焚,一抬头,猛地看到顶上的一个小圆孔。她心生一计,目光朝四下搜索,看到旁边陈列架上有给客人提供的打火机。褚桐忙脱下外套,焦急用打火机点燃,然后挥舞着,外套很快燃烧起来,出来的烟蹿升到上方,紧接着,尖锐的警报声在头顶传开。

    褚桐丢下手里的破外套,“起火啦!”

    不远处的两名男人听到报警声,忙松开钳着江意唯的手,朝着另一边的出口快步而去。江意唯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前栽,头率先埋进水中,窒息感迎面而来,褚桐快步跑过去,隔着水面冲她喊,“江意唯,你没事吧?”

    江意唯跃出水面,还好她会游泳,她不住咳嗽,一时也答不上话。褚桐蹲下身,仔细端详着,江意唯头发凌乱,盘起的发掉下大半,眼线也花了,总之,绝对绝对狼狈。外面有脚步声蜂拥而来,几名服务员冲上前,看到地上有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发生什么事了?”

    江意唯忙背过身,不让别人看见自己这幅模样,“刚有个变态在这烧衣服玩,还不清理掉。”

    “江小姐,那您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我游泳。”

    服务员满脸的疑惑,还有人穿着昂贵礼服游泳的?有钱人就是任性啊。她们很快将地上的衣服和灰烬处理掉,然后退了出去,又极有素质地关上门。

    褚桐皱皱眉头,“都这幅样子了,还装什么啊。”

    江意唯将头上的发夹一个个摘下,“我就喜欢在人前漂漂亮亮的,怎么了?不行啊。”

    “行行行,成了吧?”褚桐仍旧维持着蹲下的动作,“要不要我拉你上来?”

    江意唯捂着胸口,面色发白,顶着两个熊猫眼,她面带不屑地朝褚桐说道,“你怎么走到哪,就把人得罪到哪呢?”

    “我真没得罪人。”

    “我都跟你说了,温乔那老女人心眼坏,她肯定要整你。”

    褚桐越发不明白,“今天是我和她第一次打交道,而且接受采访的时候,她很正常啊,态度又好,我哪里会去得罪她?”

    江意唯欲言又止,可最终咬着唇瓣,“反正,下次离她远点就好。”

    “谢谢你刚才救我。”

    江意唯听到这话,反而觉得鸡皮疙瘩要起来,“你不用谢我,上次你帮我骂了郑念那货,我们就当扯平了。”

    “你还不起来吗?”

    江意唯洗了把脸,声音低低问道,“你有卸妆液吗?”

    “没有。”褚桐摇头,谁会把那东西随身带身上,“有块香皂要吗?今天刚买的,被我塞包里了。”

    “好吧,拿来。”江意唯垂着头,拿到香皂后,先将脸上的妆洗去,半晌后她抬头,露出一张素净的小脸,皮肤底子十分好,白皙剔透,五官自然也是出众的,“你有口红吗?”

    “你又不走红毯,哪有那么多规矩!”褚桐觉得这人真是……够够的了。

    “不化妆可以,但嘴上颜色一定要好看,那样才能笑出高傲的姿态,懂什么你。”

    褚桐无语,从包里翻出个口红和镜子递过去,江意唯画完后,显然不甚满意,“颜色太淡,真不知道简迟淮看中你什么。”

    “喂,一个口红颜色你都能扯到我被人看不看得上,你无聊不?”

    江意唯不由笑出声来,“态度好点,好歹我刚才救你了。”

    褚桐朝她伸出手,“来,我拉你上来。”

    江意唯上岸后,褚桐从藤椅上拿条大披巾给她,她裹住肩膀,坐了下来。褚桐有些过意不去,“对不起啊,要不是我的话,你也不用这样狼狈。”

    江意唯对上她的视线,“你觉得我现在这样,很狼狈吗?”

    她扬高她那张出众的脸,出声询问,她头发披在脑后,红红的唇色潋滟而笑,褚桐跟着展颜,“不狼狈。”

    “在这个娱乐圈里,我是一步步艰难爬过来的,我第一次当上影后的时候,才20出头,锋芒毕露,可又有什么用呢,拿了奖走下台,连采访都还没做,就在后台那一个挤满人的地方。我被温乔打了一巴掌,噢,不,应该说是被她的助理,她是不会亲手打人的。而我呢,不能哭,不能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挺直我的脊梁,我和她说,您是前辈,我是晚辈,您教训我是应该的。但教训也有教训的方法,巴掌打在脸上,是个人都会看见。”江意唯回想着几年前的事,心中颇有感慨,“你别看那些人,人前光鲜,其实人后,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从那晚开始,我就和她们学,我这么聪明,学到一点皮毛就够我在娱乐圈里立足了。”

    褚桐听在耳中,不知为什么,竟觉得心里有些难受起来。

    江意唯嘴角轻挽,“那晚呢,我就顶着五个手指印,拿着个被摔碎的奖杯出去接受采访,记者是最富有想象力的人了,巴掌加上破奖杯,多有炒作点啊。那个奖杯,至今还被摆在我的家里,它是被我自己摔坏的。”

    褚桐朝她看眼,江意唯嘴角展开,“是不是觉得我很坏?”

    “不,我觉得很正常。”

    江意唯肆意笑开,双手撑在两侧,笑得身体都在颤抖,“其实你也很坏,我看得出来。”

    褚桐跟着笑出声,“得了吧,你才是高级坏,以后别害我就行。”

    回去的路上,褚桐看眼副驾驶座上的背包,里面有方才采访的资料,人心真是难测,难道前一刻对你笑脸相迎的人,转过身就能无缘无故去害你吗?

    开车经过城大,褚桐不由将车停靠在路边,校园内的铃声响起,三三两两的同学朝着各自的教室飞奔。两旁的合欢树竞相开放,地上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

    城大二字镶嵌在门口的假山石上,气势恢宏。褚桐从仪表盘上拿过张纸,上面是简迟淮的课程表,他今天就有堂阶梯教室的课。褚桐想进去再看看简教授的风范,她拿出记者证,只能跟保安商量商量,就说她是进去采访的。

    车子开到门口,她探出身子,保安看了眼她的车牌号,回身朝坐在保安室中的人示意下。

    褚桐还未说话呢,保安就笑着道,“我记得你,上次来学校,简教授吩咐给你放行的。”

    她赶忙说了声谢谢,将车子开进去。浓郁的青春、简单气息扑面而来,路的右侧,还有大块的黑板报。有的班级在上体育课,一跃而起的扣篮动作精准完美,赢得漂亮!

    褚桐停好车,那个阶梯教室她去过一次,来到门口,后门敞开着,依稀能听到熟悉的说话声传出。褚桐猫着身子进去,捡了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前面的同学忽然转过身,将卷子给她。褚桐怔怔出神,看到旁边的同学正将考卷一张张往下递,敢情她难得来一次,还遇上考试了?

    简迟淮的声音有力地回荡在教室内,“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当然,能提前交卷最好。”

    褚桐是靠窗坐着的,外面就是花圃,不知名的花鲜艳绽放在枝头,她整颗心都是前所未有的宁静,舒适、惬意。

    简迟淮拿着教鞭,在掌心内一下下敲着,从台上走到台下,褚桐出神看着窗外的景色,完全沉浸在这种美好内不能自拔。前方,有男同学忽然做了个动作,简迟淮了然于目,他走过去,弯腰从他抽屉中拿出本书来。

    那男同学足足一米八的个头,身材魁梧,可偏偏只是摸下头,不敢多说句话。

    简迟淮拿着书本往后面走,凌厉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忽然,他的视线定格在某个身影上。她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简迟淮不由浅笑,褚桐单手撑起下巴,敞开的窗外清风徐徐而来,她束在脑后的马尾被轻轻抛起。

    旁边的椅子忽然晃动下,褚桐不由回头,见简迟淮正好整以暇地盯着她看,她轻笑出声,食指压在唇间,“嘘。”

    有同学悄悄回头,简迟淮抬头看去,“认真做卷子,这些内容我在课上都讲过。”

    只要面对他的学生,他总是这样一本正经,简迟淮将没收来的书放到桌上,他搭起长腿,人往后看,以眼示意褚桐答题。她摊开卷子,再摊开两手,简迟淮从衬衫兜内掏出夹着的钢笔,拉过褚桐的卷子,在空白处写上六个字:怎么想到来这?

    褚桐从他手里接过笔,挨着旁边写道,“路过,听到上课铃声,就忍不住进来看看。”

    简迟淮将她写的那些字圈起来,再在上方写了个丑字。

    褚桐侧过脸不想理他,简迟淮拉过她的手握在掌心内,湿腻的触觉令人有种紧张感。他们尽管坐在最后排,可前面就坐满了学生,褚桐红着脸挣扎,但简迟淮用力握着,她的手臂因幅度大而撞在了桌上,阶梯教室里的座位,前后排都是连着的。坐在褚桐前面的女学生不由回头看眼,但在接触到简迟淮满脸的严肃后,忙缩缩脑袋别回去。

    没办法,她只能由着他。过了会,简迟淮的手放到她后背上,褚桐正襟危坐,瞪他眼。她捡起手边的钢笔,字迹潦草写上:简教授,请自重!

    他两根手指朝她裤腰上方的脊梁骨处一掐,褚桐整个人往上蹦,痒的不行。简迟淮顺势搂住她的腰,让她朝自己身侧挨近,褚桐再度拿起笔:信不信,我把这张卷子交给你们校长?

    简迟淮接过笔,潇潇洒洒写下:你最好再附上一句,校长,这个老师心术不正,整天想把我……

    褚桐看到这,一手握住那支钢笔,不让简迟淮再写下去。男人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本来,今天下午算是无趣地监考,没想到褚桐自投罗网,给他找乐子来了。

    窗外的风带着香气袭来,偶尔,还有合欢花瓣吹进来,褚桐好久没这么惬意了,她靠进身后的椅背,简迟淮握住她的手,将两人交扣起的手掌放到他腿上。

    教室内,只有沙沙的落笔声,每个人都埋着头,褚桐好像回到了她还在念大学的时候,那时的她们,不知烦恼,安然自在。她闭起双眼,忽然明白为什么简家家大业大,可简迟淮却甘心在这做个教授。一片浊世,总有安静的一隅,简迟淮守着的这个地方,真好。

    有只手忽然楼过她,褚桐睁开眼,脸颊处一热,反应过来时,简迟淮已经退坐到座位上。

    他亲了她,她居然在坐满学生的教室内亲了她?方才,他也是情不自禁了下,简迟淮很少在卧室以外的地方冲动,他清了清嗓音,目光看向前方,做出一副在监考的样子。

    褚桐摸摸自己的脸,她嘴角忽然展开,简迟淮松开她的手,褚桐见状,一把又将他抓在手里。

    两人依旧沉默不语,一个小时后,依稀有同学上去交卷,褚桐和简迟淮还是并肩坐在后排,她真希望时间慢点过去,让她享受下这些难得的时光。

    下课铃声却依然准时响起,简迟淮拿起桌上的书起身,“好了,卷子往上传,交卷!”

    褚桐前面的女学生将自己的卷子传上去,见她没动静,她转身拿过卷子的一角,褚桐动作迅猛得用手按住她和简迟淮写字的地方,“我,我不交。”

    “你是哪个班级的?”

    褚桐将那张卷子一抽,抱在手里后起身快步离开。她先把车开出学校,在外面等他。很快,简迟淮驱车也出来了,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同一个家而开去。

    回到半岛豪门,时间尚早,褚桐抱起笔记本电脑来到阳台上整理资料,简迟淮这人爱干净,这种天,回来就要洗澡。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不住响起,褚桐走过去看眼,来电显示是东子。

    是她老板!褚桐可不敢接,再一想,今天又是周五。褚桐气不打一出来,她干脆坐向床沿,简迟淮洗完澡出来,正好手机铃声再度响起,他走过去接通,“喂?”

    隐隐约约有说话声传出,简迟淮拿起桌上的手表看眼时间,“现在?还早吧。”

    肯定又是约他出去玩乐的,褚桐站在床上,简迟淮眉头展开,完全一副身心愉悦的样子,他懒洋洋开口,“不是很想出去。”

    东子在那头显然不放过他,缠着,磨着,又故意将声音说那么大,“四哥,是因为嫂子吧?没关系啊,把她带上啊,我们玩我们的!”

    “你们在哪?”简迟淮问了句。

    褚桐听到这,一颗心悬起,啥意思?这是要出门吗?

    东子很快说了个地址,简迟淮再度开口,“约了几点?”

    “六点半!”

    简迟淮眉间轻动,他朝旁边的褚桐看眼,将手机握在掌心后从耳侧挪开,“我出去会。”

    “简迟淮,今天是周五!”褚桐咬牙提醒他。

    “恰好是今天喊我出去玩而已,再说几个大男人,能出什么乱子?”简迟淮耐着性子说道。

    “你答应过我的。”

    简迟淮手指轻按太阳穴,他这样的性子,自然不肯被女人管着,再说,他总会把握住自己的分寸。可在褚桐看来,哪个女人又肯老老实实放自己的老公出去花天酒地?况且她老板那样的人,那么爱玩,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是没有道理的。

    “四哥,四哥。”东子又在鬼喊了。

    简迟淮重新将手机放到耳边,嘴角轻动,这一开口,肯定是要答应下来的。褚桐不会跟他闹,因为那样完全得不到好处,她有一套对付他的法子。她原地蹦了下,然后往前扑去,正好跳到简迟淮的背上,她双手抱紧他的脖子,两条纤细的腿夹住他有力的腰身,嗓音糯糯开口,“不是说好了,接下来的时间都要给我吗?”

    简迟淮背部猛地着力,腿动了动,生怕她掉下去,长臂往后正好搂住褚桐的臀。电话那头的东子将这话听得一清二楚,“哎呦四哥,真不好意思啊,原来你和嫂子今晚已经约好了啊,约约约……炮啊!”

    最后的两字,异常有力暧昧,褚桐抱紧简迟淮的脖子,就是不下去。

    ------题外话------

    明日精彩预告:

    58——替身沉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